樓主: 翼犽

[同人文] 【特傳+因與聿】執著 12/11 更新 第二十二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1-30 11:33: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24738570 發表於 2019-11-30 11:00
抓吧抓吧,讓黑山君開心一下(我想看打斷腿w

看到打斷腿我心動了w
來吧,讓他被打斷腿綁起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 00:22:48 | 顯示全部樓層
玖深很強,所以動用到水晶應該是情況十分危急吧?

P.S.那讓白川主帥到一半被黑山君親自抓走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1 22:48: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24738570 發表於 2019-11-30 11:00
抓吧抓吧,讓黑山君開心一下(我想看打斷腿w

大大 這種毫無猶豫又對慾望不加隱瞞的態度我很欣賞(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1 22:49: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19-11-30 11:33
看到打斷腿我心動了w
來吧,讓他被打斷腿綁起來吧!

白川主的人品到底多糟糕到大家都指名打斷腿wwwww
一種愛他就要打斷他的腿的概念(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1 22:50: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19-12-1 00:22
玖深很強,所以動用到水晶應該是情況十分危急吧?

P.S.那讓白川主帥到一半被黑山君親自抓走呢~ ...

終於出現一個有一半良心的人了(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4 17:28:18 | 顯示全部樓層
翼犽 發表於 2019-12-1 22:50
終於出現一個有一半良心的人了(喂

我覺得黑山君來會做出的事應該比打斷腿更殘(?
黑山君應該對白川主常常亂跑很怨念吧?
之前那個白蟻讓黑山君臉超級黑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前天 21:47 | 顯示全部樓層
讓大家久等了!

在最後大家的表決下,決定讓白川主半帥半殘(喂


---------------------------------------------------

第二十二章








「--------我要先澄清,我沒有聯絡黑山君。」


看著眼前站在門口幽幽的瞄了一眼自己一眼的白川主,玖深為了表示自己的清白開口說道。



就在白川主把項鍊交給玖深後拿起便當就往門口走去準備離開時,只見門一拉開,三到四位手拿鎖鏈府君們站在門口堵住白川主的去路,後者或許是沒想到府君會追到這邊來,身軀先是幾不可見頓了下,隨即便用懷疑的眼神看向站在後方的玖深。


『白川主閣下,下臣等人乃受個黑山君閣下所命,將您帶回時間交際之處。』


在白川主還在和玖深做眼神交流時,站在第一位的府君率先開口報出自己此行的目的。熟悉的古語讓玖深忍不住看向發話者,他還記得即使是在守世界,這個古語如今也已經從歷史的洪流中消失,退出世界的舞台;現在也只有像時間交際之處等這種脫離了時間以及輪迴之外的地方還有可能使用這個被歷史所遺忘的語言。


「我知道這會讓你們難交差,但是我還有事沒有辦法隨你們一同回去。」看向站在門口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府君,白川主先是無聲的輕嘆口氣後便說道:「看你們的人數,要抓我好像人數還不夠。抱歉啊,我先走了。」

『黑山君閣下有傳令,』看白川主準備要離開,站在前方的府君不急不徐的再度開口說道:『若白川主閣下不願隨下臣等人回返,接下來將由黑山君閣下自身至原世界追捕您。』


聞言,白川主硬生生停下欲往門邊離開的腳步,半响後緩緩轉過頭看向發話的府君,臉上平常笑咪咪的神情已消失無蹤,取而代之是接近冰冷的慍怒。

站在一旁的玖深在目睹白川主那毫無溫度的神情時忍不住輕嚥了口水,即使知道那份怒意既不是針對自己也不是針對府君們,但此刻瀰漫在空氣中的冰冷氣息還是讓玖深只能怔怔的站在一旁如坐針氈。

此時的他突然想到原世界曾有一句諺語:伸手不打笑臉人。頓時覺得應該要頒獎給發明出這句話的人,因為-----------------


因為笑臉人真的打不起。



「……..小黑他身體的狀況,是來不了原世界這點,你是知道的吧?」

『是的,身為府君兩位大人的身體狀況自然是下臣的觀察事項,』並未被白川主那突如其來的怒意所震攝,府君依舊平靜的說道:『然而就像您說的那樣,力量懸殊之差,下臣等人既然攔不住您,勢必同樣也無法攔住黑山君閣下。』


在府君回覆白川主的問題後,一時之間沒有人開口講第二句話;在一陣令人坐立難安的沉默後,瀰漫在空氣中的冰冷氣息逐漸消散;正當玖深注意到這個變化時,白川主像是沒轍般摀住自己的臉,浮誇的大聲嘆氣說道:「所以說這是什麼『你要我還是你的腿』的終極選項?這跟原世界的鄉土劇裡出現的『我跟你媽落水你要救誰』有什麼差別啊,是誰給小黑灌輸這種不營養資訊的!?」


『那白川主閣下----------』


「會跟你們回去、會跟你們回去。」對還想說什麼的府君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白川主力道略大的耙了耙自己的白髮,「一條腿算什麼,這種小傷一下子就好了。」


啊,所以比起腿果然還是黑山君比較重要對吧。


「汐時你自己好好保重,我先回去了。」白川主回過身心情似乎還沒有完全平復般的眉間依舊保持蹙起,「走吧。」

「嗯、好的,您也多保重……。」


看著和府君一同消失的白色身影,玖深默默的為對方的腿默哀了一下。



















「所以,白川主真的斷腿了?」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黑山君是認真的。」


在白川主被抓回時間交際之處幾天後,在虞佟的邀約下幾個警局的同事一同聚集到虞家烤肉。此時的玖深和虞因坐在稍微離人群有一段距離的板凳上討論著白川主的腿是否健在的話題。
一邊嚼著剛才虞佟夾過來的肉塊,玖深看著似乎和當初的自己一樣正在為白川主默哀的虞因問道:「聽賽塔說你們找到褚冥漾了?」


「嗯,雖然詳細地點無法告知,可是聽說四肢健在還活跳跳的很健康。」一邊咀嚼著夾肉吐司,虞因的眼神像是想到什麼般突然很死的補上一句:「漾漾沒事是好事,可是現在換他的直屬學長一臉就想直接衝過去種人的模樣,都不知道該不該讓他回來了。」

「聽起來他的學長還挺在乎他的。」又咬了一口肉,玖深隨意地問道:「他的學長是什麼種族的?」

「精靈。」想了下,虞因又補上一句,「應該說是半個精靈。」

「……….妖師跟精靈的磁鐵作用還真的是不容小覷。」雖然知道在過去中不少妖師和精靈總是會不自覺的被對方所吸引,但沒想到連續兩代的先天能力繼承者都和精靈走到一塊,這讓玖深忍不住再次感嘆到磁鐵作用的強大。


要知道精靈跟妖師都不是隨便在路上一把抓都可以抓到種族啊。


「然他現在的女朋友也是精靈。」像是在講今天天氣真好一般,虞因很乾脆地把自家首領有女朋友這件事給抖了出來。

「……..阿因你這樣賣自家首領真的好嗎?」

「你又不是外人,而且這也不是什麼秘密了。」對玖深的疑惑虞因不以為意的說道:「你下次要是有空回本家,搞不好就會看到兩人放閃的身影。」


或許是第一次見面時對方的謹慎以及從身上散發出的那股威嚴感,玖深輕蹙起眉怎樣都無法想像白陵然和別人公然放閃的模樣。



「喔!阿因,我們來了。」

玖深和虞因抬頭看向聲音的方向,5、6位約莫大學生年紀的男生站在門口向他們的方向揮著手。玖深注意到當中有幾個人的面孔相當熟悉,似乎是在恢復記憶前見過面的虞因大學同學。


「阿方。」跟玖深示意後虞因便一邊喚著向友人的名字朝對方走去;一邊喝著飲料一邊看著虞因和朋友打著招呼並邀請他們進門;正當玖深準備收回視線時,他注意到走在阿方身旁一位有著清秀臉龐的中分頭男子對上自己的眼神,隨即並露出淡淡的微笑。


我認識他嗎?


看著對方對自己展現中的笑容,玖深先是重新翻了一遍過去的記憶,確定自己沒有和眼前的男子有過互動;正當玖深感到疑惑之時,對方突然薄唇輕啟-------------------


『謝謝你,時間與水之子。因為你我族才得以支付較少的代價來完成所被託付的使命。』


那是無視了兩人之間隔了一段距離再加上周遭雜音、直達腦門的聲音;先是感到錯愕,隨即玖深便從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力量察覺到他的身份。


那是既不屬於原世界、也不屬於守世界的陌生力量。




『有來自異界使者的委託,希望將剛誕生於原世界的混有神族血統的後代安置在他們派遣的監視人員附近』

『但由於這孩子在未來會遇到一個案件,失去家人流離失所。礙於監視人員要是隨意插手可能被神族察覺,所以希望我們能將一個【必然之外】的存在安排在內,好讓監視人員在進行未來走向更改相關的變動時可以避免被神族察覺。』




在過去支付代價時,黑山君曾經向他這麼說過。


所以他就是黑山君提到的監察人員嗎?


那另一個混有異界神族血統的後代,不就是、------------------


像是查覺到什麼一般,玖深把視線咻的迅速轉向一旁在幫忙虞佟拿烤肉食材的少荻聿;後者似乎察覺到來自玖深的視線,紫瞳和玖深的視線相互對上,少荻聿微微歪了下頭對玖深突然其來的注視表示疑惑。


彷彿是缺塊的拼圖終於鑲上般,玖深還記得自從恢復記憶後第一次和少荻聿見面的時候,當時的自己曾對對方的紫瞳中所挾帶的陌生力量感到疑惑;然而在這一刻玖深終於知曉了真正原因。


他就是黑山君口中提到的、混有神族血統的後代。


但即使有著這個身份,玖深也深知少荻聿並非是有力量之人,反而因著數十代的沖刷,帶有神族的血緣聯繫也隨著時間逐漸變得稀薄,到了近代可能偶爾才會出現帶有紫眼的孩子。


跟少荻聿揮了揮手表示沒事,雖然似乎還是感到些許疑惑但對方依舊輕輕點頭後把視線轉回去;瞄了一眼在和友人聊天的虞因,玖深不認為他會沒有察覺到少荻聿紫眼力量的事,然而就如同當初虞佟的決定一樣,即使沒有血緣的聯繫、也不知道來歷,虞因還是把少荻聿當成自己的親弟弟般的疼愛著。


…………………….而且還不是一般的程度。


想起在過去虞因曾經請教過尚未恢復記憶的自己幾家有名的甜點店地址,為的就是讓對方叫自己一聲哥哥,玖深就忍不住勾起嘴角。






「玖深哥。」


當玖深正準備起身往同僚走去時,身後突然傳來熟悉的嗓音。在意識到聲音的主人為何者時,玖深一時之間對轉身看向對方這件事有了片刻的遲疑。

此刻的他對回頭會看到對方表情這點有了不知何從而來的害怕。


「………東風。」過了半响玖深發生像是努力從喉嚨擠出的聲音輕喚道來者的名字,「我以為你會討厭這種一大群人聚在一起的活動…….。」

「確實很討厭。」自動的就往玖深旁邊板凳上,臉色不是很好的說道:「被嚴司抓過來的,那傢伙不知道去哪裡配了我那邊的鑰匙………。」


沒有繼續講下去,但也足夠讓玖深猜到接下來的劇情;幾乎快要掩面嘆氣,雖然知道總有一天還是必須面對東風,但是要在對方心情欠佳的時候面對這點倒是玖深想都沒有想過的。

雖然知道很不合理,但玖深還是忍不住瞪了一眼正在旁邊和同僚哈啦的嚴司。


坐在一旁的東風在抱怨完嚴司後,就陷入沉默,玖深對這突然其來的沉默感到有些手足無措;然而考慮到之前被拆穿身份的事情,玖深也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些什麼。一時之間令人感到壓抑的沉默瀰漫在兩人之間。


「………..對不起。」最後是先受不了這壓抑的氛圍玖深率先開口向東風說道。

聞言東風將原先盯著地面的視線移緩緩向玖深,並薄唇輕啟道:「為什麼要道歉?」

或許沒有想到東風會反問自己,玖深先是怔了下,接著便用著夾雜嘆息的語調輕聲說道:「為了在某種意義上,我奪取了你的友人這點,我向你道歉。」


只見東風先是稍微睜大了眼睛,隨即便把一度抬起的頭再次垂下並像是自言自語般的說道:「真的不一樣了啊……….。」


「如果是之前的玖深哥的話,可能再被我反問的時後,會緊張的手足無措。」撫摸著自己的食指指腹,東風像是在回憶著什麼般的,語氣緩慢甚至帶著幾不可聞的笑意,「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冷靜的、沉穩的回答我問題。」


看著低著頭呢喃著的東風,玖深只感到肚子再次沉重了起來,原先盤中香噴噴的肉片也在瞬間變得毫無吸引力;無聲的將手中的盤子擱在一旁,玖深看向東風尋思著此時自己應該說寫什麼,然而在短暫的思考過後,依舊和上次一樣玖深決定先不冒然開口。


畢竟與上次不同,這次是由東風率先踏出一步和玖深搭話的,那也就意謂著對方一定有什麼事想和自己表達才會主動坐在玖深身旁。


「但是----------」就如同玖深的推測,在短暫的沉默後,東風抬起頭對上玖深的視線,聲調雖不大但語氣堅定的說道:「就像上次我發現你不對勁的時候,你比起急著辯解,反而是選擇壓下想說的話,留給了我思考的空間和時間。」


「剛才的道歉也是,比起自己你考慮到的是對方的心情。」說道這裡東風的臉上雖然沒有明顯的情緒起伏但玖深注意到他的表情相比剛才添上了些許柔和,「雖然表達方式不一樣,但是你每個行動的出發點跟念頭跟我所認識的玖深哥並沒有差別。」


望進東風的眼底,玖深看到了他以為在被揭穿的那天就失去的「信任」。


「今天來主要是想跟你說這個。」從板凳上站起來,方才略帶柔軟的表情已從臉上消失,看向嚴司的方向東風露出不悅的神情,「被那個傢伙拖出來的時候體力就用的差不多了,我先回去了。」


「下次見,玖深哥。」


「東風。」開口叫住準備離開的人,玖深只感到自己的嘴邊的弧度無法克制的勾起,然而在同時他也知道自己的嘴角正在不受控制的輕微顫抖著,望進對方的眼裡,玖深輕聲說道:「謝謝你。」


和玖深四目相對片刻後,東風才將眼神移開並說道:「這沒有什麼好道謝的。」



或許對東風而言是這樣,但對玖深而言這是何等珍貴的話語。



這句話,對玖深而言就像是在說『你留在這邊也沒有關係』。






「喔?小東仔和玖深小弟湊在一起在聊什麼有趣的事可以讓我加入嗎?」一旁原先在烤肉的嚴司注意到一旁的玖深和東風,似乎是對兩人鮮少的組合感到好奇便一臉饒有興趣往兩人的方向靠近。


「嘖。」看著嚴司向自己走來,東風毫不掩飾地咋舌,「麻煩的傢伙來了。」


「誒誒、怎麼可以這樣傷害我的心呢?我也是怕你哪天營養不良陳屍在家才配了把你家的鑰匙。」一邊喀擦喀擦的把玩著手中烤肉用的夾子嚴司浮誇的搖頭嘆氣道:「一切都是來自我對小東仔的關愛啊。」

「滾。」越聽臉色越糟糕的東風幾乎是咬牙切齒說道:「我不需要你的關心,不如說沒有你的關心我會過的更好。」


啊,眼前的場景讓人想到被踢飛的提爾。


「阿司不要鬧了,」一旁的虞佟在東風一副快要忍不住衝上去打人前適當的插入話題,「東風,我們這邊有做一些對胃比較溫和的蔬菜拼盤,可以的話過來品嚐看小聿的手藝。」

「我、」

「還是小東仔你要跟我一起烤肉?」


原本打算拒絕虞佟邀約的東風眼神很死的在前者和嚴司兩人之間徘迴後,默默的走向虞佟的方向;見狀嚴司也不再刺激對方,而是轉向玖深並勾住他的肩膀說道:「那玖深小弟就由我接收啦。」


一邊說著嚴司把玖深往圍在烤架旁的同僚方向拉去;看到嚴司和玖深靠近,在一旁的小伍拿著剛烤好的棉花糖就往玖深手裡塞。


「上次烤肉沒有棉花糖你不是看起來很失望嗎?」一旁的阿柳看著玖深呆怔的望著手裡的串烤棉花糖發呆忍不住笑著解釋道:「老大從家裡搜刮出來的,你吃吃看吧。」


被阿柳這麼一提,玖深才想起確實有這麼一事;轉過頭玖深向坐在一旁的虞夏笑著道謝:「謝謝老大!」


被點名的虞夏只是點頭頭沒多說什麼,見狀玖深臉上的笑意又增添了幾分;把烤的表面有些焦黃的棉花糖塞入口中,棉花糖特有的濃厚甜味在口中化開,讓玖深滿意的微微瞇起眼睛。


「喔喔,烤肉果然收尾就是要烤棉花糖,甜甜的超好吃。」


似乎是被玖深對棉花糖表現出略顯誇張的滿意神情所牽引,周遭的同僚也跟著隨之笑出聲。


此起彼落的歡笑聲、和諧且舒適的氛圍,一邊細細品嚐著依舊殘留在口中的香甜,玖深環顧了沉浸在愉悅氣氛中的大夥,嘴角勾起了好看的弧度。


此時方才東風的話語再度浮現在腦海裡。



『他』還可以繼續留在這裡。



想到這裡玖深嘴角的弧度彎的更高,然而隨即來自內心那突如其來又稍縱即逝的低語讓他嘴角勾起的弧度霎時有了些許的平緩。







有著幾近永恆生命的他究竟還可以留在這裡多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前天 23:21 | 顯示全部樓層
等到幾年後其他人都變老了,玖深可以用幻術嗎?
這樣就可以留久一點點了吧~
(只是有被催婚的可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00:43 | 顯示全部樓層
是跟異動之刻有關聯了嗎?
感覺阿司好像知道些什麼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昨天 02:41 | 顯示全部樓層
頭香
啊啊啊  終於有文了...不過大大還有嗎  求你把坑填完吧 多久完更我沒關係  只要不要棄坑就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