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翼犽

[同人文] 【特傳+因與聿】執著 11/13 更新 第十九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0-5 11:14:4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10-4 22:46
看著玖深威了一把很開心XD不過阿因竟然比冰炎強了嗎!?(我記得冰炎跟安地爾打還是會吃虧……結果阿因你竟 ...

我內心的虞因的程度是和學長不相上下(可能有比學長稍微厲害一咪咪。至於阿因跟安地爾打架有一個決定性的不同就是:
一個認真被想幹掉對方
一個抱著來追我啊ㄏㄏㄏ的心情在逃給人追
結果就是打壞人家古跡然後是阿因賠錢(蓋衰
嘖嘖嘖,只能說老安心,海底針(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13 01:07: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哇哇哇哇!!!因與聿的同人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3 10:48:1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六章






當移動陣的光芒消散後,玖深眼前的景色從自家客廳轉變為久違的妖師本家。用著帶老媽去逛街的名義取得假日的玖深在約定的時間丟出移動陣移動到妖師本家的庭院,周圍熟悉的景色讓他不自主地帶著懷念的神情環顧四周;自從白陵羽懷上虞因之後,她就再也沒有踏入過守世界一次,與對方一起行動的玖深自然也就沒有再造訪過本家。

一旁的大氣精靈似乎是發現了玖深的存在,先是露出訝異的神情接著便豪不猶豫地朝玖深靠了過來;沁著淡淡的笑容大氣精靈伸出手輕柔的撫著玖深的臉龐;感受著冰涼的觸感從臉頰上傳來,玖深舒服地將眼睛微微瞇起享受著來自大氣精靈的觸碰。


『歡迎回來,汐時』


輕柔好聽的聲音在玖深的腦袋中響起,睜開眼睛看著眼前的大氣精靈,玖深笑著輕聲回覆,「我回來了,好久不見,席娜。」


看著眼前熟悉的臉孔,之前與席娜相處時的回憶片段不由自主的浮現在腦中;當白陵崖還在世的時候,在房間裡和白陵崖聽著席娜輕聲哼唱優美旋律的日子至今對玖深而言仍是十分美好的時光之一。


「恭候您的光臨,汐時閣下。」


一個有磁性的熟悉嗓音從玖深後方傳來,睜開眼玖深回過身,曾有過一次照面之緣的白陵尉欠著身的身影映入玖深的眼簾。


「今天還真是遇到老面孔的日子。」看著白陵尉距離上次見面以來面容已刻劃上些許歲月的痕跡,玖深帶著苦澀的笑容說道。


對方臉上代表著時光流逝的細紋刺痛著玖深的眼睛仿佛是在提醒著他,和擁有永恆時間的自己相較之下,名為人類種族的壽命如同稍縱即逝般的短暫。


「能再次見到您是我的榮幸。」持續保持彎著腰的姿勢,白陵尉輕聲說道,「真的很感謝在多年前您為虞因做的一切,謝謝您替我們保住他的性命。」


說罷白陵尉直起身子,向玖深說道:「今日將由我白陵尉負責您在本家的行程,若有任何需求請別客氣盡請提出。」


「其實你們不用這麼興師動眾。」玖深揮了揮手示意對方可以不必顧慮自己,「我也只是來修復結界的,修完後就會離開。」

「這是我自己的意思,汐時閣下,就算是讓我回報您當年的恩情。」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一絲微笑軟化了白陵尉總是繃著臉的硬冷線條,「現任妖師首領剛才正在會面,現在應該差不多結束了,我帶您過去首領那邊。」


和席娜簡單地告別後,玖深便和白陵尉一同向現任妖師首領所在的位置移動;在移動過程中白陵尉向玖深提及到關於現任妖師首領.白陵然的相關訊息,同時玖深可以從白陵尉的語氣以及措辭中察覺到對方所流露出對白陵然的敬畏之情,即使比起自己還要年幼,但他依舊把白陵然作為一族之首那般的尊敬及服從。


然而玖深很快便注意到雖然是掛著笑容,此刻白陵尉的神態上卻有著幾不可見的疲倦,對方體內的力量似乎是在對應主人的情緒般地也有些不安份的騷動著;但就在玖深準備開口詢問之際,隨著越來越接近妖師本家的中心地帶,周遭的力量波動讓玖深的眉頭變得緊鎖,臉上也逐漸浮現不安及慍怒的神情。

「發生什麼事了?」停下腳步玖深沉聲問道;他發現越是接近本家中心,結界的狀況越發糟糕;彷彿經歷過巨大的力量拉扯般結界的架構幾乎已經破碎不堪,至今還沒消散的原因是多虧了設置在各處的修補法陣讓包圍著本家的結界在不造成結構負擔的最低限度下持續運轉著。

聽到玖深的質問,白陵尉停下腳步沉默半响後回過頭看向玖深,此時對方夾雜著悔恨的表情也映入他的眼簾,「昨天本家遭到來自黑暗同盟和時間種族的入侵。」

「詳細原因及經過會由首領與您做說明,」似乎驚覺自己此刻的情緒顯露在表情上,白陵尉試圖勾起嘴角的弧度,然而努力過後的苦笑只讓玖深感到更加難受,「這件事情目前只有族內少數人知曉,請您原諒我不能在這裡向您說明。」


點了點頭,玖深不再多說什麼,只是安靜地跟在再度邁出步伐的白陵尉身後。然而剛才從對方口中聽到的黑暗同盟一詞讓玖深想到虞因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現在不只是漾漾,老實說連我這邊都有派人過來勸誘。』



這根本不稱做勸誘啊,阿因。握緊了拳頭片刻又將其鬆開,玖深此刻認知到事情的嚴重度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險峻。


「汐時閣下,到了,首領就在房內。」在本家深處的某個房間前停下腳步,白陵尉向玖深招呼一聲後準備將門打開,這時屋內的人比白陵尉的動作更快,喀嚓一聲地從內部被拉開,門後出現一位銀髮紅眼男人的身影。

男人有著十分俊美的臉孔,銳利的紅瞳跟束起的細長銀髮形成強烈的對比;就像個白兔一樣,這是玖深對眼前男人的第一個印象。男子抬頭看見門外的白陵尉和玖深先是停頓了下,接著簡單卻也不失禮貌的點個頭代替打個招呼後便不多做停留俐落的側身離開。

在和男子擦身而過時,玖深這才發現對方左額的瀏海有一撮和自身眼瞳一般鮮豔的紅色頭髮;但是比起髮色讓玖深更感到意外的是從對方身上感受到的力量與氣息,和過去曾與白陵羽有過一段感情的冰牙精靈有著相似之處。但是------------------

在進屋之前,玖深忍不住回頭再瞄了一眼對方背後的身影,精靈的尖耳以及彷彿行走式電燈泡一般會發光的精靈標誌在對方身上卻是一點都沒有。


「汐時閣下?」


白陵尉夾帶疑惑的呼喚聲拉回玖深的注意力,玖深將盯著男子離開身影的視線收回,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歉後便跟著白陵尉一同進到室內。


室內有一男一女圍著桌子似乎在討論些什麼,但很快地便注意到有其他人的存在,唰地一齊回過頭看向玖深。女子身穿一襲紫袍,烏黑亮麗的及腰長髮以及冷豔的五官讓人不禁感到一種莫名的魄力;一旁的男子則是溫和色調的棕髮棕眼,清秀的臉龐搭配著一件白色的衣袍,相較一旁的女子讓人不禁感到一股莫名地親近感;然而玖深並沒有忽視對方體內蘊藏的龐大力量,幾乎在看到男子的瞬間玖深便察覺到對方的身分。


在男方和玖深四目相交之際,對方很快地便露出一抹淡笑並微微欠身對玖深說道:「您就是汐時閣下對吧?我是凡斯記憶的繼承著也是現任的妖師首領,名為白陵然。」

「我身邊這位是後天能力繼承者,褚冥玥。」白陵然向玖深介紹著身旁的褚冥玥,被點名的人向玖深欠了個身;在簡單的自我介紹後白陵然露出有些困擾的笑補充道:「很抱歉是在這個情勢下與您會面,如果可以的話本來是希望能與您好好坐下長談的。」


「相信汐時閣下在過來的路上已經注意到,現在本家結界十分岌岌可危。」

「嗯,像是被什麼力量拉扯過一樣結構散的差不多了,目前看起來應該是空間系法術所致。」玖深點了點頭說出了自己的猜測,回憶著殘破不堪的結界玖深無法克制的猜想著本家究竟遇到何等規模的攻擊,「發生了什麼事?」



「我們昨天受到黑暗同盟以及時間種族.重柳族的攻擊,對方的術士當中有能力相當高的空間術士,僅僅一擊就在結界上開個洞並施法減緩結界恢復的速度。」白陵然收起臉上的笑容,並開始低聲說明道:「黑暗同盟利用了現任先天能力繼承者內心的縫隙,造成他情緒一時之間的崩潰並引發黑色力量暴走。」


說到這白陵然和一旁的褚冥玥皆流露出一絲悲傷的情緒,但很快的就宛如是玖深的錯覺般,兩人恢復到原先冷靜沉著的神情。


「暴走的力量敲響了白色世界的警鐘,本家的位置差點暴露,在最後一刻是由與先天能力者有交情的一位重柳青年費盡最後的力量切割空間轉移本家才避免最糟的局面。」


經過了白陵然的敘述,玖深瞬時理解了結界的損壞以及結構上出現拉扯般痕跡的原因。然而此刻玖深更在意剛才的話語中對方所提到的,力量暴走的先天能力者。


玖深還記得虞因曾經說過他的名字叫做褚冥漾。


「那個先天能力者、褚冥漾現在的力量有平復了嗎?」


似乎是沒想過會從玖深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白陵然露出有些訝異的神情,接著隨即像是理解般的喃喃自語地說道:「啊----、是阿因吧。」


「漾漾他、」無法掩蓋的擔心及哀傷在眼底盤旋,白陵然低聲的說道:「他在我們轉移的最後一刻突然離開了法陣。就目前的情報他似乎是帶著重柳青年在眾人的眼前消失了,現在不管是我們還是白色種族、甚至是鬼族都在找尋他的蹤跡。」

「然而到現在依舊沒有人找得到他的位置。」


玖深注意到在講出最後一句話時,白陵然原先擺在身側的手掌縮起成握拳的姿勢,一旁的褚冥玥冷豔的臉孔上也浮現了既擔心又惱怒的神情,玖深甚至還可以聽到她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呢喃。


「那個傢伙真的是、……。」


雖然不知道兩人和褚冥漾的關係,但是從他們反應來看可以察覺對兩人而言褚冥漾是重要且不可或缺的存在。


「另外關於結界修復一事,原本兩天前收到虞因的消息時我們對於汐時閣下願意替本家修復結界感到非常感謝。」當白陵然再度開口時,眼底悲傷的情緒已被完美的掩蓋,取而代之的是正色說道,「但是在經過昨日的襲擊之後,結界的結構幾乎已經被破壞殆盡,若不是現在用法陣強行維持著,結界甚至可能早已消散。」


「妖師一族的文獻中記載著在汐時閣下500多年前第一次完成結界時因耗盡力量而陷入了沉睡。」停頓了下,白陵然向玖深確認道:「您這次的修復是否會造成歷史再度重演呢?」


沒有想過對方會替自己考慮到這點,玖深先是愣了下,接著便露出淺笑,「當代首領是如此心思縝密之人,相信妖師一族即使是陷入這般艱辛的困境,以你的手腕及清晰的思緒也可以替族人拓展出一條適合你們生存的道路。」


回想著剛才提到下落不明的褚冥漾時白陵然的反應以及考慮到修補結界可能會造成的局面;有著會掛念著自己族人以及隨時保持謹慎的首領,玖深在此刻可以理解白陵尉為何對尚年少的白陵然感到敬畏,同時也為著當代首領是眼前的人這點感到無比慶幸。


聞言白陵然不卑不亢地向玖深輕輕欠身道:「汐時閣下繆讚了,這是身為一族之首該做的事。」


「另外關於修補結界的事情,不用擔心。」玖深揮手示意對方不用太拘謹,「之前會力量用盡沉睡是因為要融合崖的力量跟時之力,畢竟融合不相性的力量我並不拿手。」

「但是幸好你們有先用術法保持結界運轉不至於消散,只要作為結界心臟的力量還存在,修復結構對我而言並不困難。」


說罷玖深輕輕闔上眼睛,再次睜開眼時原本黑色的眼瞳儼然已經染上深邃的藍,夾雜著藍色髮絲的褐色長髮飄浮在空中,浮現在臉頰上的小片魚鱗紋路為玖深增添了一抹妖異感。


勾起嘴角的弧度,玖深薄唇輕啟道:「那事不宜遲,如果沒有其他問題,我們就先來修補結界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3 11:32: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月涼君 發表於 2019-10-13 01:07
哇哇哇哇哇!!!因與聿的同人文!!!

感謝大大回覆!我也超喜歡因與聿的,一直在盼望是不是有生之年因與聿會出第三季(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13 11:35:15 | 顯示全部樓層
玖深給人的感覺差好大,原來記憶被洗掉人的反差會那麼大
P.S.那是學長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13 14:37: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翼犽 發表於 2019-10-13 11:32
感謝大大回覆!我也超喜歡因與聿的,一直在盼望是不是有生之年因與聿會出第三季(跪 ...

我也是!!!超喜歡!!!

看到翼犽大大的文文好感動哦唔唔唔(痛哭流涕)……阿因玖深虞佟虞夏都超級愛的啊!

翼犽大大加油加油支持您≧∇≦

期待有沒有玖深跟虞佟虞夏說其實我超強(眼睛發光)(。・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3 19:46:1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19-10-13 11:35
玖深給人的感覺差好大,原來記憶被洗掉人的反差會那麼大
P.S.那是學長吧? ...

感謝大大的留言。我在寫的時候也是一整個很糾結,原作玖深的哪些特質可以保留,哪些反應不適合出現在幻武兵器的玖深身上。

結果好像就繃出了這個玖深2.0哈哈(啥鬼

大大你猜對了,那位露面不超過10秒的就是學長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13 19:47: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月涼君 發表於 2019-10-13 14:37
我也是!!!超喜歡!!!

看到翼犽大大的文文好感動哦唔唔唔(痛哭流涕)……阿因玖深虞佟虞夏都超級愛 ...

大大我只能說   敬請期待>w0(喂別爆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0-20 07:33:1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翼犽 於 2019-10-20 16:41 編輯

第十七章






在位於Atlantis學院的醫療班中,身穿各式袍級的人們人來人往,人群中包含了來自各方各界的不同種族;然而令人感到疑惑的是當中代表著醫療班身著藍袍的人們手上拿著的並非只有醫療用具,有些則是操著自己的幻武兵器追逐著不願意好好治療的袍級們。



轟隆-------



仿佛遭受到巨大撞擊般突如其來的聲響從遠處傳來,建築物也隨之震動並發出喀噠喀噠的聲音,正當眾人停下腳步有些疑惑的看向聲音來源時,從走廊的另一端傳來氣急敗壞的怒吼聲:「前面的抓住那個黑袍!那傢伙中毒還沒清乾淨就想要跑!今天沒把你關禁閉我就不叫醫療班!」


在怒吼聲主人一聲下令後,手邊空下來的其他醫療班人員絲毫沒有半點遲疑地唰地一齊奔向聲音的方向;看著自家同僚們一聽到要關黑袍禁閉每個人都毫不掩飾的露出興致勃勃的模樣,提爾耙著頭誇張的嘆了口氣並轉向一旁的正在接受治療的褐髮黑袍。


「嘖嘖你看看你們黑袍都不乖乖接受治療,搞得我們醫療班壓力山大,結果現在搞得抓脫逃的黑袍像當遊戲一樣,抓到得一分,打斷腿得十分。」一邊說著一邊搖了搖頭,提爾感嘆的說道:「最近都有收到黑袍投訴進醫療班後反而傷勢變得更嚴重,你看這樣以後還有人敢來醫療班治療嗎?」

「大家想跑的原因十之八九是提爾哥你跟九瀾哥吧………。」收到抱怨的虞因一整個眼神很死的看向罪魁禍首之一,「沒有人醒來可以接受身上少器官或多一個繡花的啊。」

「繡花多美麗啊,怎麼大家都這麼沒有欣賞美的眼光。」

「當繡花出現在自己的皮膚或內臟上的時候,那個心情我們稱作驚恐不叫美。」

「好了,這樣基本上就沒有問題了。」選擇性忽視虞因的最後一句話,提爾在包紮好的傷口上下了簡單的治癒法術,很快地虞因便感到原本還又些刺痛的傷口像是不曾存在過一般感覺不到任何不適感。

看著虞因揮舞著自己受傷的右臂似乎是在確認傷勢恢復的情形,提爾從白袍的口袋中取出一瓶巴掌大小的玻璃罐補充道:「我有開一些藥可以去除火地精攻擊時殘留在傷口的火之氣,記得要準時喝啊。」


一邊道著謝虞因從提爾手中接過藥品並仔細一看,瓶中裝滿了深藍色的液體,底部則沉澱著發著淡光的銀白色粉末,隨著虞因的動作而晃動的液體中銀白色粉末隨之起舞,像極了群星燦爛的盛夏夜空。


「很美對吧,」似乎是注意到虞因眼底的驚艷,提爾滿意地說明道:「這是用水妖精聖地裡具鎮定作用的池水和周遭生長出來的藥草所做出的藥水。」


「這個藥水對於去除火之氣有極大的功效。」想了想提爾加上一句,「大概跟你們原世界那個說可以退火的冬瓜茶一樣。」


聽見提爾的最後一句話虞因拿著玻璃罐的手瞬間抖了下,裝著藥水的罐子差點從手掌中滑落;緊緊抓住手中的藥品虞因眼神死的看著眼前的人默默吞下差點爆出口的髒話。


冬瓜茶?你拿冬瓜茶跟人家聖地的池水比降火功效!?


無視來自對方的眼神控訴,提爾向虞因說明了幾點藥品服用時的注意事項,「基本上當營養飲料一樣喝就好沒有限制次數,但是記得如果有要施展中階火屬性的法術,至少要停藥半天再施法會比較好。」


「畢竟這東西的原本功能就是剋火,」說罷提爾想了下又補上一句,「不過阿因小朋友拿手的力量是風不是火屬性,所以應該也沒太大的關係。」


「我知道了,這部分我會注意。」將玻璃罐妥善收好後,起身活動筋骨虞因突然意識到剛剛對方對自己的稱呼後轉頭抗議道:「我說過不要再叫我小朋友了提爾哥,我已經成年了。」

「你這點年紀在哥哥我眼裡根本還是個小鬼頭,」從鼻子發出愉悅的哼聲,提爾將手平舉到腰間位置,「不過還是很懷念還是這個大小的小阿因叫著『提爾葛格』朝我跑過來的模樣,啊啊真的是太可愛、嗚噗!」


虞因無聲地將踢出的腳收回,看著跪在地上摀著臉的人語氣毫無波瀾地說道:「啊,因為實在聽不下去不小心就出腳了,抱歉。」

「……..長大後這辛辣的個性哥哥我也是很喜歡的喔。」


看著摀著臉有些踉蹌站起的提爾似乎還在鬼話連篇,正當虞因尋思著要不要再補一腳時,提爾將摀著臉的手拿下,不正經的神情已褪下幾分。

「說到小朋友,就讓人忍不住想到褚同學。」提爾將視線對上虞因,後者則是在聽到熟悉的名字時神情瞬間便黯淡下來,「昨天襲擊的事情我已經有聽說了。」

「目前有褚冥漾的消息嗎?」


回應提爾的是虞因無聲地搖頭,見狀提爾深深地嘆了口氣,並蹙起眉頭說道:「這事鬧得很大啊,我剛剛還聽到消息說有時間種族正在組織聯軍準備獵殺妖師。」

「我這邊也有收到消息。」虞因拿起手機在提爾的眼前晃了一下,並露出擔心的神情低聲說道:「妖師一族被追殺也不是近幾年的事了,現在比較擔心的是漾漾,聽亞學弟說在最後分開前漾漾的精神狀況很糟糕。」

說到這虞因先是停頓了一下,再次開口時語氣中夾雜著幾不可聞的嘆息,「我們在最糟糕的時機,讓他知道了最殘酷的現實。」


說罷虞因穿上掛在一旁的黑袍並簡單地向提爾道謝後並準備轉身離開,這時提爾突然出聲叫住他,「阿因。」

被呼喚名字的人回過頭後看到的是提爾少見地收起玩笑的模樣,「你知道我不太管那些有的沒的種族矛盾,但是之後你跟褚同學要是受傷了當時的情況又不方便讓別人知道的時候,就連絡我吧。」

「當個醫療小天使這點事哥哥我是沒有問題的。」

「提爾哥你要是不說最後一句的話剛剛其實還挺帥的。」聞言虞因忍不住笑著挖苦著眼前的人,但不可否認地他確實因著對方的這番話感受到一股暖流淌進內心;勾起嘴角虞因輕聲地說道:「但還是謝謝你,提爾哥。」


道謝完虞因便丟了一個移動陣準備離開,而這次提爾也沒再次出口喊人,而是看著虞因的身影被法陣的光芒掩蓋後消失蹤影。看著前方已空無一人的空間提爾轉過身耙了耙頭自言自語地說道:「快回來吧,褚同學,你家的阿因跟冰炎殿下都很擔心你啊------。」


然而回覆他的只有門外再度響起的爆炸聲。












在移動陣的光芒消失後,虞因眼前的景色從醫療班轉變成本家的庭院。一邊環顧著四周虞因回想到昨天沒有照著虞夏的話在家待著而是跑去異界執行任務途中,突然接收到本家受襲擊的消息,這突如其來的噩耗讓他有了一瞬間的閃神,結果沒能迴避從斜後方來的火屬性攻擊法術,才導致今天一回來就被自家紫袍搭檔拖去醫療班治療。


在自家搭檔發現他不打算去醫療班治療時那氣急敗壞的面孔再度浮現在虞因的腦海,想到對方平時冰冷的表情在爆氣的瞬間蕩然無存,雖然對讓搭檔擔心這點感到抱歉但這依舊沒能制止虞因為能看到對方少見的外放情緒而不禁感到有些開心。


啊------自己真是個不合格的搭檔,一邊這麼想著虞因向白陵然平常所在的房間移動。拿出手機看了下時間,虞因注意到距離玖深與白陵然約定會面的時間儼然已過了將近八個小時,此時的天空也早已被夕陽染紅;在想著玖深是不是已經回去的同時,已經移動到本家中心位置附近的虞因突然感受到來自前方突然炸出的龐大力量。

幾乎是在瞬間虞因全身緊繃進入警戒的姿態,但很快地他便察覺到這股力量來自某位他所熟悉的友人,而且說巧不巧就在昨天他還一度近距離感受過對方那慎人的力量;一想到昨天那一觸即發的場景以及本家遭受襲擊的消息,讓虞因無法克制的做出糟糕的聯想並加快腳步向力量散發的方向移動。



「呼--------,這樣應該就沒問題了。」


在虞因終於抵達力量的來源處後,映入眼簾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友人;臉孔與身形雖然沒有太大的變化,但飄逸的長髮和臉頰上鱗片般的紋路是過去自己從來沒有見過的模樣。


「嗯?」感覺到一股視線,玖深下意識朝視線的主人看去,在他發現是來者是身著黑袍的虞因後隨即露出一抹笑容,「阿因,任務剛回來嗎?辛苦啦。」

「…….嗯、我回來了、」望進對方此刻深藍的雙瞳,玖深與平常相異的外貌讓虞因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玖深哥,這是你原本的樣子嗎?」


「嗯?」看到虞因看似訝異的反應玖深先是感到疑惑,隨即立刻想起自己似乎從來沒在對方面前恢復真身,「對喔,阿因是第一次看到吧。」

「這是我原來的樣子。」玖深說道:「以前因為一些原因我一直都是保持一般人的外型,不過久而久之也習慣了就沒有再變回來。」

「不過當催動的力量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基本上還是會變回原本的模樣。」一邊說著玖深的頭髮長度以及髮色慢慢的變回原先的模樣,臉頰的鱗片紋路也隨之褪去,「只要不使用太多力量,基本上都沒有太大的問題;比較麻煩的是水屬性的力量。」

「水屬性?」

「只要一旦催動水屬性的力量,眼睛顏色就一定會變成藍色。」指了指自己的眼睛,玖深有些無奈地說道,「即使施了變身法術也沒有辦法,到現在還是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藍眼在一次眨眼後轉換成黑色的曈色,看著玖深已經恢復到一如往常的模樣,虞因不由得的在內心感嘆道--------------



以前害怕不科學的玖深哥,現在也變得不科學了。



虞因一邊感嘆著並環顧了下四周發現附近只有玖深一人,便有些疑惑的問道:「玖深哥,你怎麼會一個人在這裡?」

「我到剛才為止都在修復結界,因為本家的結界結構比較複雜而且修起來時間也長,所以我請其他人先離開。」說完後玖深先是停頓了一下,眉頭輕輕皺起並對虞因說道:「阿因,你受傷了?」


沒有想到對方會突然提到這個問題,虞因愣了一下,「嗯、剛任務結束回來,小傷口而已,沒有什麼問題。」


虞因夾雜著安撫性語氣的說明並沒有讓玖深因此鬆開皺起的眉頭;只見他盯著虞因受傷的位置片刻後伸出手並將手掌停在距離傷口幾公分的距離,同時玖深剛恢復的黑瞳像是顏料滴上染布般的再度化為深藍。


蘊涵著清澈力量的晶瑩水珠自玖深手掌中凝聚,其力量的純粹度讓虞因不禁感到訝異;不管什麼屬性只要力量越是純粹則越強大,對已經見識過玖深能力的虞因而言對方能凝聚出無雜質的力量這點對他來說並不是什麼會讓人感到驚訝的事,然而玖深現在所凝聚出的水珠讓虞因不由得想起剛剛提爾拿給自己的藥水。

幾乎是與妖精聖地所取得的池水有著相同的純粹力量,這可就不是什麼正常的事。


似乎沒有注意到虞因的神情變化,在隨著手中凝聚的水珠逐漸變多後玖深輕輕轉動手腕,充赤著力量的水便像是有了生命般的貼上虞因的患部,同時一股冰涼的氣息順著手臂滲透進虞因體內,並延伸至身體的各個角落,讓他不自覺的放鬆下來------------









「這樣就可以了。」


隨著玖深的聲音響起,虞因打了一個激靈;剛剛發生了什麼事?虞因有些難以置信的看著眼前收回力量的人。


似乎終於注意到虞因略帶錯愕的表情,玖深笑著解釋道:「啊、這是正常的,畢竟水屬性的力量其中一個特性就是『鎮定』作用高。」

「我在去除你體內的火之氣的時候,順便放鬆一下你的身體肌肉,所以覺得身體變得輕鬆是正常的哦。」


不是啊------!重點是我整個恍神了啊啊---!


虞因有些哭笑不得的看著玖深;作為一個黑袍居然在自己沒有意識到的狀況下恍神,怎麼想都很糟糕啊,這麼一想此刻的虞因都可以想像自家搭檔要是知道這件事會用多鄙視的眼神看著自己。


「謝謝玖深哥,」即使依舊有些無法釋懷自己恍神這件事,然而虞因還是不忘向玖深道謝,並隨即想到原先要用來去火之氣的藥水;掏出從提爾那裡拿來的玻璃罐,虞因像是想到什麼好主意一般抬起頭看向玖深,「玖深哥,這個給你,算是感謝你的治療。」


比起自己或許由擅長水屬性的玖深拿著會比較好,這麼想著虞因將手中的玻璃罐給了玖深;怔怔的收下虞因塞過來的玻璃罐,玖深一時之間沒能反應過來,但很快地便從罐子裡傳出來的細微力量察覺到內容物為何;露出有些又驚又喜的表情,玖深有些嗑磕巴巴的問道:「我、我真的可以收下這個嗎?這個很貴重吧?」


對方此刻的神情讓虞因腦袋中突然浮現出在過去玖深從嚴司那邊收到聽說很貴的蛋糕時的畫面,當時的他也是露出這個反應。


「我才要謝謝玖深哥,願意幫我們修結界,還順道幫我治療。」


聞言玖深並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並將玻璃罐小心翼翼的收起,「對了,我有跟然說我之後還有事,修完結界會請大氣精靈通知他一聲後直接離開。」


說罷玖深呼喚道:「席娜。」


隨著對方的呼喚聲,飄著水藍色長髮的大氣精靈出現在兩人身邊,只見被玖深稱作席娜的大氣精靈露出微笑並伸出纖細的手輕輕觸碰著他的臉龐。


「可以請你幫我轉達給然,說結界已經修好了嗎?」


『當然沒有問題。』薄唇輕啟,席娜輕聲回覆道:『希望下次還能再見到你,汐時。』


隨著話語落下,席娜的身影也在兩人眼前消散;看著似乎真的準備要離開的玖深,虞因開口問道:「玖深哥今天還有要去哪裡嗎?」


「嗯?我等等想要去見一位朋友。」

「朋友……難道是指賽塔嗎?」

「誒?阿因你認識賽塔嗎?」似乎有些訝異會從虞因口中聽到友人的名字,玖深露出訝異的神情,但隨即便想到在時間交際之處失去意識之前黑山君所說過的話語-----



『我相信那個孩子在將來若是陷入迷惘你的好友白精靈也會為他指明方向。』



「嗯,賽塔是我們學校的宿舍管理員。之前進高中部的時候受到他很多幫助。」仿佛在肯定玖深的猜測般虞因回答道:「有關於一些玖深哥的故事也是賽塔說給我聽的。」


然而虞因的回覆中的一句話引起了玖深的注意,「學校的宿舍管理員?賽塔原來在七陵就職嗎?」


「不是哦,賽塔在Atlantis學院就職。」


聽到虞因的回答玖深愣了一下,即使從對話中已經察覺到這呼之欲出的答案,但玖深仍然忍不住問道,「阿因,你不是在七陵學院就讀嗎?」


「對吼,我好像沒有跟玖深哥說過。」虞因笑著說道。



「我就讀的是Atlantis學院。」頓了下,虞因又補上一句,「高中和大學都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0-21 06:49: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把漏掉的兩章看完了!好期待阿因的搭檔……是自創角還是原有角色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