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翼犽

[同人文] 【特傳+因與聿】執著 11/13 更新 第十九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0-21 11:41: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10-21 06:49
把漏掉的兩章看完了!好期待阿因的搭檔……是自創角還是原有角色啊?

怕被作者太太打臉所以是原創角色哦(喂

點評

原創嗎!(開始期待  發表於 2019-10-23 21: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7 10:28:29 | 顯示全部樓層
最近因為事情較多,跟新晚了,真得很不好意思啊各位大大----------!

之後會盡量加快跟新時間的。再請各位多多包涵


-----------------------------------------------------------------------------------------------------
第十八章






「我以為妖師一族都會安排進七陵學院…….。」玖深有些愣愣地說道。

「本來也是這樣,但是好像是我要入學前,賽塔有來本家拜訪過一次。」彷彿在回想般的虞因歪著頭說道:「結果他們討論完後就跑來問我想要選哪一間,那時候我也因為有認識的人在Atlantis學院,所以就沒到七陵就讀了。」


玖深以前曾經有聽說過關於Atlantis學院的傳聞,傳言是由無殿三主所創辦的學校,其豐富的資源及師資是眾多學院所望塵莫及的;所有的消息當中讓玖深最印象深刻的當矚在校園中死亡並不成立這點,據說是因為當時在建校時有與各界精靈以及時間種族簽訂契約,所以只要不要成灰都能被復活。


虞因作為一個學生,玖深自然會希望對方就讀Atlantis學院,然而考慮到身份的問題,不得不說確實對妖師而言七陵是最安全的;但是---------------------


「阿因在Atlantis過的開心嗎?」

「很開心啊,在那交到一些不錯的朋友而且還認識了嘴上不饒人但是心很軟的搭檔。」講完後虞因先是頓了下,像是自言自語地補上一句:「最後一句可不能讓他聽到啊。」


------------『阿因已經不是小孩了,他作的決定我們會尊重他。』


不知為何,昨天虞夏對安地爾說過的話語在玖深的腦海中再度響起;看著講到友人和搭檔時眼神變得柔和的虞因,玖深對賽塔升起一股感謝之意;就如同黑山君說的,他的白精靈友人確實在虞因的人生道路上給予了他選擇的空間以及權力,那他們能做的就是尊重虞因的選擇並在他需要幫助時伸出那隻手而已。


「下次有機會再介紹我的朋友和搭檔給玖深哥認識。」

「好啊,我也很期待可以見到阿因的朋友們。」勾起一個大大的笑容,玖深對於虞因願意向自己介紹友人這件事不由自主地感到開心,「那阿因,你先去忙吧,我也先去賽塔那邊了。」


和虞因簡單道別後玖深丟出移動陣,在眼前的景色被光芒遮蓋並再度消散前,玖深首先感受到的是來自四面八方向自己湧來的充沛力量;有些訝異的眨了眨眼,雖然對這間學院的風聲早有耳聞,但實際來過後才發現這塊土地所蘊含的力量遠遠超出玖深的想像。

看著經過自己眼前嬉鬧的學生們,三、四個人當中就有著三種不同的種族;這在七陵學院中算得上是十分罕見的畫面,或許是比起七陵的保守校風,Atlantis學院自由風氣讓學生有著更多的選擇以及可能性,也讓學生們得以展現出豐沛的生命力。

一想到虞因是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玖深便露出淺笑,同時他也沒有忘記自己原來的目的;將注意力從學生身上收回玖深朝著當初為了找賽塔而放出的時之力位置看去,根據時之力傳回的消息,賽塔應該在前方的不遠處了。


當玖深邁開步伐朝著賽塔的位置前進時注意到越是往前走,四周的風屬性越發充沛,而且其力量密度高的不太尋常,比起說是充斥的風屬性的寶地更像是用風屬性做出來的封印之地。這麼思考著玖深想起曾經聽說過Atlantis學院的地基是由四大元素所建構而成的傳聞。


感受著大氣中豐沛的風屬性,玖深不禁有些好奇水屬性的封印之地會是什麼樣子。一邊想著玖深拐進一個轉角,映入眼簾的是充斥著接近初雪色調的白色建築,通體白色的圓形廣場以及圍著廣場一圈的柱子聳立在眼前,雕刻在雪白柱子上的咒紋配合著持續性地散發出的柔和的力量,散發著一縷的莊嚴感。


然而比起周遭美麗奪目的景色,對玖深而言真正無法移開視線的是站在廣場中央的身影;似乎是注意到有其他人的存在,身著白袍披著淡金色長髮的精靈優雅地回過身,琥珀般的綠眸中不見對玖深出現在此地的訝異,只是沁著淡淡的笑容對玖深說道:「許久不見,親愛的友人。」


「賽塔、」


不知從何而來的暖流湧上心頭,玖深原先規律的步伐也被情緒牽引著逐漸變成小跑步,似乎也察覺到玖深接下來的舉動,賽塔將原先架在前方的手鬆開並向兩邊微微敞開,接著幾乎是在下一秒賽塔便感受到從懷中傳來的屬於友人的體溫以及重量。


「這還真是熱烈的歡迎。」穩穩地接住玖深撲向自己的身軀,賽塔並沒有因為這突如其來的擁抱而感到訝異,而是帶著笑意的輕聲說道:「很久沒有像這樣收到你的擁抱呢。」


「我的臉皮還沒有厚到可以在其他人的面前隨便抱精靈啊。」把臉整個塞在對方的胸膛,玖深的聲音被衣料擋著顯得有些模糊不清。

「上次因為一些狀況沒能好好打招呼,」將頭抬起,玖深笑著說道:「好久不見,賽塔,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汐時。」


輕柔的嗓音讓玖深想起在五百多年前對於毅然決然要設立結界的自己,賽塔所贈與的祈福話語;輕輕鬆開環著對方的手腕,玖深將原先靠在賽塔身上的重心移開恢復到站立的姿勢。

「賽塔,我有從阿因那邊聽說了。」正視著對方的綠眸,玖深緩緩地說道:「真的、很謝謝你,讓阿因可以有更多選擇。」

「也謝謝你在阿因困惑的時候,願意伸出援手幫助他、成為他的助力。」


說罷玖深準備低彎下腰向賽塔行禮表示感謝,然而對方似乎已經預料到玖深的舉動,伸出手輕輕的在玖深的頭上敲了下並說道:「在友人之間,我相信並不需要這個動作。」

「阿因的事,十幾年前再次相遇的那天從你的反應我便知道他是你願意付出一切守護的孩子。」並未將敲玖深頭部的手收回而是轉為輕柔的撫摸,同時像是想到什麼般賽塔露出無奈的笑容說道:「同時阿因也是個堅強且樂觀的孩子,然而過於堅強這點也讓人感到心疼。」

「我們會幫助阿因,不僅僅是因為著你的關係,而是因為他的人格特質吸引著周遭的人,讓我們都想站在他的身旁。」收回輕撫著玖深頭頂的手,賽塔繼續說道:「阿因現在所擁有的全部,並非都是因為我所促成,而是他自己努力所耕耘出的結果。」


「而現在站在他身邊的友人,便是他所得到的果。」


玖深靜靜的聽著賽塔的話語,他知道對方想要表達的意思,然而即使是這樣他對賽塔的感謝之意並沒有絲毫減少;在賽塔語尾落下之時,玖深開口道:「即使這樣,還是很謝謝你賽塔,謝謝你成為阿因的助力。」


聞言賽塔露出無奈的笑容,並轉過身朝最近的一塊大石頭走去後座下;用手輕輕拍了下身旁的空位,並對玖深說道:「如果有時間的話,不妨一起坐著好好聊一會吧?」


面對賽塔的邀約,玖深沒有絲毫猶豫的走到對方身邊座下。然而在玖深坐下的瞬間,一股強烈的既視感向玖深襲來,在有些恍神的同時玖深也清楚地知道這個既視感從何而來;在白陵崖還活著的時候,三人有時會在花園或庭院席地而坐一人一句的聊著天,雖然僅僅只是無關緊要的對話內容,但對玖深而言這份回憶至今仍是他的珍寶。

注意到玖深有一瞬間的恍神,賽塔薄唇輕啟詢問道:「怎麼了嗎?」


「沒事。」微微勾起唇角,玖深垂下眼簾輕聲說道:「只是為能像這樣坐在這裡聊天感到開心。」







再之後數個小時玖深和賽塔聊了很多事情,有的是關於虞因在高中部的一些插曲,也有一些則是關於守世界近年來的一些變化。賽塔所敘述的事件當中,都和從虞因以及藍菲那裏聽來的版本差不多,然而和前者不同的是在賽塔的敘述中多次出現了玖深曾經耳聞數次的名字。


褚冥漾。


玖深對這個褚冥漾的認知僅僅來自在和虞因對話中簡短提及到「天生能力繼承者」的身分以及今天從和白陵然的對話中知道現在對方「行蹤不明」的現況;然而在賽塔的話語中就如同像是往黑白線稿塗抹上彩色顏料般,名為「褚冥漾」的人在玖深的印象中逐漸變得活躍鮮明。


從原本僅止於「現在行蹤不明的天生能力繼承者」的認知到知曉他是個表情和肢體語言皆很豐富的黑髮孩子,從賽塔的話語中玖深甚至可以想像對方在第一次進圖書館看見逾期還書者下場時那一副驚恐又想逃的表情。


但在同時玖深也意識到,對一個人觀察越細微、了解越深,同樣的代表著這個人在心中所佔的份量大小;賽塔是重視著褚冥漾的,這麼想著玖深將視線對上了對方的綠眸,而此刻玖深這才發現在對方的眼底有著幾不可見的悲傷。賽塔眼中的情緒讓玖深瞬間像是哽住般的什麼話都說不出來;同時今早白陵然見面時對方所提及的話語再度於玖深的耳邊迴響---------------



『然而到現在依舊沒有人找得到他的位置。』



「……..關於褚冥漾的事,我很抱歉。」在尋思片刻後,玖深只能吐出這句話,「今天去本家的時候我聽說他現在行蹤不明…….。」


對玖深的話語,賽塔只是輕輕搖了搖頭,並說道:「在任何人都無法向他伸出手的現在,我們只能期望在過往對他說出的話語以及忠告,能成為跨過困境的助力。」

「也希望褚同學可以相信他身旁友人,不管發生什麼事我們都會站在他這邊,主神的祝福以及守護也會與他同在。」

「-------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上忙的、」靜靜聽著賽塔祈福的話語,想了下玖深開口說道:「例如有沒有什麼殘留他力量的物品可以讓我去用時之力去追蹤的、」


聞言賽塔只是搖頭說道:「從當時在場人員的報告中可以得知現在黑暗同盟中有相當厲害的空間術師;從能闖進本家的結界這點,我相信你也知道對方的力量不可小覷。」

被賽塔這麼一提醒玖深這才意識若黑暗同盟當中要是真的存在比他還要厲害的術師,到時時之力若是真的成功追蹤到褚冥漾的所在地,就等同是為對方雙手奉上褚冥漾的行蹤;這麼一想玖深為自己的考慮不周感到有些懊惱,放在腿上的手也不自主地成握拳姿態。


「即使是這樣仍舊非常感謝你願意幫忙,汐時。」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注意到玖深情緒的變化,仿佛是安撫般的賽塔微笑著說道:「現在其他人都盡量避免使用空間系的法術在尋找褚同學,我相信沒過多久我們便會收到關於他的消息。」


頷首表示同意,玖深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伸出手帶點安慰性質地輕輕的拍了下一樣賽塔放在腿上的手背;注意到玖深的舉動,賽塔笑著說道:「謝謝你,汐時。」

正當玖深想要回覆賽塔的道謝時,從前方傳來呼喚的聲音。


「喔,賽塔你在這邊啊----------。」


似曾相識的嗓音,這是玖深的第一個念頭;隨著聲音的方向看去,具特色的土著頭印入玖深的眼簾;我記得他是之前那位----------------


「提爾。」賽塔笑著微微頷首向來者打招呼。


對來者的稱呼讓玖深確定了自己的猜測,對方就是在白陵羽死亡後趕到現場的醫療班;向兩人走進的提爾似乎也發現了玖深的存在,先是愣了下後便像是豁然開朗般的手指著玖深說道:「喔!是那時候的玖深小弟!」


這個稱呼讓玖深的腦袋中無法克制得冒出原世界某法醫的身影,現在醫科的都是這副模樣嗎?看著眼前的人玖深默默地想道。


「你好,那時候虞因受您關照了。」直起身子,默默壓下想吐槽這個稱呼的衝動,玖深像提爾說道:「很不好意思之後因為一些原因沒能第一時間跟你道謝。」

「不用這麼客氣,玖深小弟。」揮了揮手表示不在意,提爾豪爽地笑著說道:「阿因小朋友現在還能活蹦亂跳的很大部分也是你的功勞,要不是你支付代價不然老實說那時候我們真的是束手無策。」

「誒?你知道代價的事?」沒有聽漏對方話語中的重點字眼,玖深有些訝異,「我以為這件事只有阿因家人還有賽塔知道。」

「阿因痊癒後到上高中前,都有定期讓他到醫療班做檢查。後來跟阿因熟了之後有次就聽他提起過。」


簡單扼要的說明解開了玖深的疑惑,同時也代表著眼前的人對虞因而言是可以託付信任的友人並且也是他現在平安健康的原因;思考片刻後,玖深向提爾伸出手。

在提爾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露出疑惑的神情時,玖深開口說道:「很抱歉之前沒有以真名告知,我的真名為汐時,之後請多多指教,羅林斯。」


聽到玖深的自白,提爾跟賽塔皆是一愣,隨即便露出笑容;伸出手握住玖深懸在半空的手,提爾笑著說道:「叫我提爾就好,汐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7 17:39: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翼犽 發表於 2019-11-7 10:28
最近因為事情較多,跟新晚了,真得很不好意思啊各位大大----------!

之後會盡量加快跟新時間的。再請各位 ...

感覺嚴司就是提爾+九瀾的半綜合體呢~(欠扁的語氣+屍體)
P.S.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8 00:28:4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19-11-7 17:39
感覺嚴司就是提爾+九瀾的半綜合體呢~(欠扁的語氣+屍體)
P.S.加油

謝謝大大的留言+加油
看的覺得心暖暖\ˊwˋ/
我對嚴司的理解就是,他到底是怎麼長大的??(喂

點評

這正是是所謂「世界無奇不有」(笑~  發表於 2019-11-8 22: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11 06:50: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嚴司可能不用長大而是突然蹦出來的?像孫悟空那樣。提爾跟玖深搭上線了!我會看到變態獅毛土著騷擾玖深的畫面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11 21:52: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蒼凌 發表於 2019-11-11 06:50
嚴司可能不用長大而是突然蹦出來的?像孫悟空那樣。提爾跟玖深搭上線了!我會看到變態獅毛土著騷擾玖深的畫 ...

哈哈哈哈哈哈哈石頭蹦出來wwwww
笑死哈哈哈
果然有人跟我一樣想看被騷擾的玖深嗎(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翼犽 於 2019-11-13 02:39 編輯

第十九章








「提爾,你有事找我嗎?」看玖深和提爾的相握的手鬆開,賽塔才適時的提出疑問。

「啊、對,差點遺忘那個學生。」被提醒的提爾如夢初醒般的敲了下手心,並轉向賽塔說道:「白蔓館好像有學生炸宿舍,說是不小心召喚了什麼魔獸來著,現在情勢已經有先壓制下來了,再麻煩你過去一趟。」


炸宿舍?什麼鬼?在一旁聽到提爾轉述的內容,玖深感覺到自已的嘴角忍不住抽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一般學院為了避免一些學生械鬥所以會在宿舍施限制法術,就連用幻武兵器打架都有問題了,哪還輪得到召喚魔獸。


「我知道了。」反觀玖深的震驚,炸宿舍的消息顯然沒能撼動到賽塔的表情筋,只見他維持一貫平靜的態度說道:「謝謝你的通知,提爾,我現在就過去一趟。」

說罷賽塔看向玖深,神情中夾雜著些許的歉意,「很抱歉,汐時,我先過去學生宿舍一趟,下次如果有時間請務必再邀約。」

「沒關係,今天也晚了我剛好也要回原世界了。」壓住對宿舍召喚出魔獸的疑惑,看了下已經完全暗下來的天空玖深笑著說道:「今天聊得很開心,賽塔,有空再約吧。」


點個頭致意,來自移動陣圖騰的光芒蓋住賽塔的身影,消失在兩人的眼前。尋思著差不多要回去的玖深突然感到肩膀被拍了一下,回過頭發現拍著自己肩膀的手是來自還在一旁的提爾;不了解為什麼對方會叫住自己,在玖深感到疑惑之際準備開口詢問時,對方率先出聲道:



「有件事想要跟你請教,可愛的汐時小弟是否可以賞個臉跟我去保健室一趟嗎?」



啊,小弟這個稱呼沒有要改的意思啊?


玖深第一時間先是忍住對稱呼的吐槽,隨後才意識到對方說了什麼;眉頭微微皺起,玖深霎時有些摸不清提爾此刻的意圖。然而似乎是注意到玖深的疑惑,提爾笑著補充道:「啊啊、抱歉這樣講感覺像是要誘拐別人一樣,的確會感到疑惑。」

「之前你在阿因身上下的封印力量法術,如果可以的話想跟你請教一下原理。」

「原理?」

「對,原理。」提爾露出興致勃勃的模樣,「在阿因那時候因為襲擊而進醫療班那次,我們之後有發現那個封印。」

「但說是封印更像是管制系統,會自動替力量進行分類後保存。」越是解釋提爾的眼神越發炯炯有神,「雖然之後封印被單獨分離出來時我們本來也想研究一下,但是很快的來自時間交際之處的侍從就過來回收封印,結果什麼也查不到。」

「但是只要知道原理,醫療班在處理力量爆走又或是被扭曲力量的傷員會多出很多黃金時間。」說到這裡提爾先是停頓了下,再次開口時的語氣與剛才略顯興奮的姿態相比顯然冷靜許多,「當然這要看你的意願,我也知道有些術法是有條約限制的,並不是能說外傳就外傳,所以不方便的話你也直接說就行,不用顧慮到我們。」


知道提爾的最後一句話是源自對自己的顧慮,玖深並沒有立刻回覆對方,而是稍微思考片刻;雖然之前確實是因為怕被拿去做不當使用所以極力避免讓他人知道這個術法,但在知道確切用途後,只要將法術的運作迴路稍作修改就可以限制住使用範圍;而且如果是用在醫療用途上,也沒什麼拒絕的理由。

這麼一想,玖深對上提爾的視線,「如果是這樣的話,當然沒有問題。」


或許是沒想到玖深會這麼爽快的答應,提爾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便開心的咧起嘴角外加手臂一伸搭上玖深的肩說道:「汐時小弟真是爽快,我本來都準備好其他東西要賄賂你了,真是省到了哈哈。」


敢情我要是拒絕你就準備死纏爛打嗎?說好的我的意願呢?


被勾著肩膀的玖深眼神瞬間很死的看著正在拉著自己走向保健室的提爾,並開始認真思考眼前的人和嚴司是否有遠房親戚關係的可能。短暫的移動時間中提爾也沒閒著,像是自動自發的當起了學院的解說員般沿路向玖深介紹關於Atlantis學院的建築物以及特色;在對方的介紹中玖深也終於知曉為什麼學生宿舍會召喚出魔獸。

為了促進學生學習的欲望,除了大門的石像警衛之外,校園中並無設置類似避免械鬥的力量限制法術。


「反正在校園裡死不了。」


提爾理所當然般的說道的最後一句話讓玖深的嘴角抽搐了下,學院裡死不了也不是為了讓你們這樣玩的啊;壓下內心吐嘈的慾望,玖深只是默默的點頭表示理解。


在提爾式的三觀全毀介紹下,很快地兩人已經移動到保健室,跟著在前方的人走向通往辦公室的房間的走廊時,玖深注意到走廊的底端正好有個身著紫袍的人正從辦公室內走出來。


「喔、斯弗爾!」顯然跟玖深一樣注意到來者,提爾率先向著對方打招呼道,「你找我嗎?」


被稱為斯弗爾的人隨著提爾的呼喚抬起頭對上兩人的視線;這時玖深才發現對方有著如同寶石般深沉但清澈的紫瞳以及精緻的五官,前方短翹的淡銀色瀏海搭配後方束起的長髮形成強烈對比讓人印象深刻。


「你拜託的藥草。」


相對提爾較為熱情的態度,斯弗爾用著幾近平淡的語氣不拖泥帶水的表明自己此行的目的。


「感謝啦。」並沒有在意對方的態度,提爾一邊道謝一邊接過遞過來的皮製束袋,「喔,比我想像的數量還多,你的動作還真快啊。」

「如果還需要的話我再過去取。」依舊是沒什麼起伏的聲線,但原先沒什麼情緒的表情在說出下一句話時瞬間變得有些猙獰:「畢竟這個是要給我那個急著找死的搭檔用的。」


「雖然你嘴上這樣說,結果還不是口嫌體正直的去幫他採藥嗎?」提爾不懷好意地列著嘴笑著,「就聽葛格我的人生建言,別傲嬌,要正視自己內心的聲音。有一天你就會發現,『啊、其實我還是很喜歡我的搭檔、』、嗚噗…..!」


玖深默默的看了一眼被無預警一腳踹飛的提爾,再望向已經把腳收起來而且衣服跟頭髮整齊的不像是剛把人踹飛得斯弗爾;眼前的畫面突然讓玖深不禁感嘆道如果東風真的個子長高一點,身上多一些肌肉的話,這個景象應該也會在原世界上演。


「我有事先走了,需要的話在跟我聯絡。」顯然沒有那個閒情逸致陪提爾瞎聊,在說完話後便頭也不回的往外面走去;然而讓玖深有些意外的是在斯弗爾經過玖深身旁時,他收到了來自前者輕輕點頭的招呼。雖然外表跟舉止看請來冷冰冰的但是意外的是個很有禮貌的人,這是玖深對斯弗爾的第一印象。


目送斯弗俺離開後,玖深才把視線移向依舊摀著臉但已經站起來的提爾。


「提爾,你還好嗎?」

「該說不愧是搭檔嗎?連惱羞成怒就踹人這點都一樣。」比起說是回覆玖深更像是自言自語,提爾感嘆的又補上一句:「而且都喜歡踹臉,這到底是什麼默契。」


看著眼前開始自言自語起來的人,玖深想了下決定先閉上嘴給對方緩神的時間。


「抱歉讓你看到這個畫面啊。」當提爾把摀住臉的手移開時,臉上已不見任何紅腫的痕跡,「來吧,我們進去裡面。」


點點頭玖深跟著提爾一起走進辦公室,這時對方此刻像是想起什麼般的發出「啊」的單聲音節,並轉過頭對玖深說道:「順帶一提,剛剛那個人,是阿因的搭檔哦。」




誒?




突如其來的情報讓玖深腦袋先是陷入一陣空白,隨即迅速轉過頭看向對方離開的方向,想當然爾視線望去的方向已不見任何人的身影。


「他是阿因在高中部時的同班同學,」一邊說著提爾將散落在桌上的資料收好清出一個空間,並像是回想到什麼好笑的事般勾起嘴角說道:「其實兩人剛認識的時候彼此看對方都不太順眼,可是朋友圈剛好又重疊到所以不得不忍耐對方。」


「最後是在Atlantis學院三年就會舉辦一次學院聯合大競技賽中,被看不下去的班長強迫湊成臨時搭檔,結果不知道為什麼競技賽結束後突然就變成好朋友,沒多久就正式成為搭檔。」


「和好原因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除了本人以外沒人知道,有興趣的話你可以問問看阿因。」虞因搭檔的話題很快的就告一個段落,提爾看向玖深並指向一旁的椅子說道:「我們也別站著說話,請坐。」


找了靠近桌邊的位子坐下,玖深率先開口說道:「關於接下來提到的術法編程,希望可以僅於醫療班中相傳,畢竟依著使用者的念頭以及用法,可能會造成意外甚至是災害。」


雖然我等等教的編程有修改過所以基本上只能使用在治療上,一邊說著玖深默默的在心裡補上一句。


「當然,這個條件沒有問題。」對此提爾並沒有遲疑而是十分豪爽的答應玖深提出的要求。

聞言玖深將手抬起,只見晶瑩的水珠逐漸凝聚在懸在空中的指尖上,「這個法術主要是由時間與四大元素,水、火、地、風所交織成的空間術法。」


輕輕眨了下已染成深藍瞳色的眼眸,玖深一邊說著一邊將手指往右方滑去,聚集在指尖的水珠仿佛是以空中為畫布般的在玖深指尖所經之處留下水痕,「其實要做出空間,時間的力量是必須的,兩者之間密不可分,時間賦予空間存在證明,空間則負責延續時間賦予的意義,缺一不可。」


「最外圈的是時之力咒文,內部四大元素分別各占圓四分之一的位置並要做交互畫法,時之力跟四大元素連接之處要加上連鎖咒文讓他們產生呼應。」一邊說明著玖深手的動作也沒有停下來,只見隨著手指在空中飛舞著,一幅圓形的陣法也逐漸完成。

而一旁的提爾全程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全神貫注的聽著玖深的說明並拿起一旁的記事本開始速迅的抄寫。


「---------基本上這樣就完成了。」收回手指,一幅完整的圓形陣法飄浮在空中,玖深看向幾乎是和他同時停下手邊動作的提爾並說道:「目前有任何不清楚的地方嗎?」

「………剛剛在你說明這個陣法的時候,我就在想了。」沉思片刻後提爾緩緩開口說道:「這個陣法構成,就像是世界的最基礎構成一樣,對吧?」

聞言玖深點點頭並說道:「雖然離真正的可以孕育生命的『世界』還差的遠,但是結構上就如同你所說的,是當一個世界要成型時最基礎的需求:『水、火、地、風以及時間』。」

「畢竟空間法術結構越是完善,安全度會更高。」


在玖深說明完後,提爾先是再度看向自己做的筆記沉默半响接著便突然舉起手力道甚大的耙了耙自己的頭並看向玖深說道:「雖然由我講這句話是挺奇怪的,但你這個東西真的可以教給我?」

「嗯?」對方突然其來的態度轉變讓玖深有些反應不過來,回想了下自己剛剛說明的過程,然而玖深還是想不到自己有說過什麼會讓對方突然轉變態度的內容,「請問我說錯什麼了嗎?」

「誒?不是、我的意思是------」發現玖深不了解自己的顧慮,提爾思考了下並向玖深說明道:「即使我不是對法術相關很熟悉的人,我也知道你現在教我的這個牽扯到一些時間種族甚至是更古老種族的法術;建構世界的基礎只要是稍微有涉獵的人都知道,但是能用調整術法咒文達到元素與時間之間融合的沒幾個。」


「雖然這只是我的猜測------,但這個應該不是能讓你外傳的術法對吧?」


在提爾的說明下,玖深此刻終於意識到對方想要表達什麼;看著提爾此刻不帶任何玩笑的慎重神情,玖深知道如果自己若是回答「是」,眼前的人肯定會二話不說地把剛才抄寫的資料撕掉並燒的灰都不剩。


想到這裡,玖深勾起嘴角,「這外傳沒有問題,因為-----這是我自創的術法。」


看著對方因為自己的回答而露出呆滯的神情,玖深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而且這個術法其實在教給你的時候,我有修改一些限制。要拿這個要去做醫療以外的用途是沒有辦法的,所以你不用擔心。」


「汐時小弟,你究竟是------」提爾先是露出啞口無言的神情並似乎還想問些什麼,但隨即閉上嘴搖了搖頭露出無奈的笑並說道:「沒事,總之如果沒有問題的話,我將會把這個術法在下次鳳凰族集會時提出。」


「很感謝你願意分享這個術法,這對我們而言無疑的是莫大的幫助。」露出大大的笑容,提爾開心的拍了拍玖深的肩膀,「如果你之後有需要鳳凰族協助的事情,不用客氣儘管跟我聯絡,可以做到的範圍我都會幫忙。」

「不客氣,提爾。」看著提爾笑的牙齒都亮出來,被對方的情緒所牽引玖深也不自主地露出笑容,舉起手輕輕一揮,浮在空中的水珠便瞬間消散在大氣中,「時間也晚了,不好意思我今天就先回去了。」

「啊、對喔,太興奮了沒注意到時間。」看了眼外面的天色,提爾站起身對玖深說道:「有空要再來啊,如果是可愛的汐時小弟我隨時都很歡迎喔。」

「謝謝,…….是說我好歹也是破百歲的人了,被叫可愛還是有點彆扭啊…….。」隨著提爾一起起身的玖深終於忍不住對這個稱呼發出小小的反駁。

「嗯?不然叫美麗的汐時小弟?」





.................難道就沒有正常稱呼這個選項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沒有喔~這怎麼可能呢(笑
話說玖深的身分越來越讓人好奇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19-11-13 19:36
沒有喔~這怎麼可能呢(笑
話說玖深的身分越來越讓人好奇了呢!

比玖深更早看開的讀者(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翼犽 發表於 2019-11-13 22:57
比玖深更早看開的讀者(喂


重點不是嚴司和提爾是不是兄弟
而是......
他們的媽媽到底怎麼把他們養成這樣的(汗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