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007|回復: 212

[同人文] {特傳冰漾} 平行時空的約定(古代架空)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8-7 18:08: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驀羽 於 2018-4-15 22:05 編輯

嗨嗨各位讀者
以下是食用前警告
1 主cp冰漾 副cp夏千 傘扇
2 穿越加古代有
3 冰炎未婚妻渣渣有
4 不定時更文
另外這篇是前情概要所以冰漾沒有太多
真正的內容就會有很多冰漾了
能接受的話歡迎踴躍留言

*****
褚冥漾的時間,停滯在一把冷劍穿過身軀那日。
而他陷入黑暗前最後的印象,不過那把劍的柄端就扣在心愛之人的未婚妻手中,血花則盛放在自己背後,以褚冥漾的身軀為根,開了大盞的紅。
再次張開眼,現在的他卻不再是褚冥漾,而是巫族之女夜無漪。
平行的世界、不同的脈動,卻有同樣是他所眷戀的氣息。
當本該不再牽塵的夜氏因為他的穿越,意外染上狼煙,被因而翻起的多年前舊案卻織纏了王朝與巫族半生。
當本該不動凡心的皇子因為他的出現,意外情竇初開:那麼薄情如他彼生窮盡時間,也不過為了美人卿首一笑。

時空的彼端,糾葛的紅線。
可這世界從來不是「愛」一個字說了算...
更重要的是他的「衰」啊啊啊啊啊。
*****





楔子.

「漾漾,你沒和學長在一起嗎?」
「噗!」
一大早的,聽到喵喵的如此勁爆性發言真是讓我把早餐都噴出來了。
我是不是聽到什麼很可怕的東西啊啊,為什麼我原本以為很單純很可愛的喵喵會為出這種衝擊力滿點的事情啊媽媽。
原來妳把千冬歲和萊恩他們支開是要問這個嗎!妳的問題是認真的嗎!
望向喵喵燦爛無比、此刻卻顯得有些刺眼的笑容,我抱著難以平復的心情沈默了。
「啊!漾漾好髒。」結果她只是看著桌上的狼藉小小的哀嚎一下,完全忽略了我的表情。
「咳咳咳,喵喵你剛剛說了什麼?」那句話是我聽錯吧、一定是的。
「你沒有和冰炎學長交往嗎?」扇著長長的羽睫,喵喵的臉好不清純,但吐出的東西卻讓我倒退三百步。
她說了、她真的說了。而且還很認真地強調了。
「當然是沒有啊。」未避免她腦洞大開,我也跟著義正嚴辭起來。「我們都是男生,怎麼可能。」
雖然不知道守世界的民風到底是怎麼樣子的,但真要和學長交往,別說性別好了,我們兩個背後的家族、我爸我媽如果知道他們辛辛苦苦把屎拉提大的兒子和一個很有可能是攻的學長交往,大概就欲哭無淚了吧——何況還有妖師精靈的種族問題、王子平民的身分問題。真是麻煩。
⋯等等,我又沒有要和學長交往,考慮那麼多是在考慮個什麼勁啊我說!?
被外星人引導思考方向了可惡。
「可是喵喵覺得學長對你很不一樣欸。」一手支著下巴,喵喵看起來很疑惑。
「⋯有嗎?」
「嗯嗯。學長對漾漾真的很好。」
仔細想想,的確是這樣沒錯。
從入學開始,就是學長他的存在默默扶持著我前進。
一直到後來的鬼王塚,也是學長保護了我。
再加上之後,學長從冰牙族調好靈魂與身體的協調回到學校後,對我好的程度似乎也有增無減——儘管巴頭踹臉也無減就是了 。三不五時的把黑袍限定的糕點帶給我,還會指導我功課,害我的成績上三年級後一直突飛猛進。
這些看似有好的行為,結果便是部分人士將我和學長交往的假消息傳的沸騰揚揚,可我原本以為會大發雷霆的暴力火星王居然只是淡淡的帶過,並沒有表示什麼。
總歸,憑著良心說,雖然我一直抱怨他是暴力火星王,但他對我真的不錯。
「那你有喜歡他嗎?是情侶之間的喜歡喔」大概是看我陷入了思緒中,喵喵在我眼前擺擺手,把我從回憶之中拉出來。
——情侶的喜歡嗎。
也許,在無行之中我對學長已經有了依賴感了吧?
「我⋯」
「你們倆個背著大家,是在說什麼喜歡不喜歡?」來不及回答,千冬歲冷冷的聲音就這麼插進來。
我嚇的回頭ㄧ看,就發現不知曾幾何時回來的千冬歲和萊恩兩人雙手各一個餐盤,上面疊滿不少飯菜。
不看還好,看了就發現千冬歲在鏡片下的眼隱隱地閃出八卦的金光,用我形容不出來的詭異眼神視殺著我,感覺像是被蛇盯著的感覺。
別吧,不要把情報班的那套弄在我身上啊大哥!
「沒、沒有」像是被抓到在做什麼不該做的事情一樣,我有些結巴。
⋯⋯不對啊啊啊~我根本沒有做錯什麼是在緊張什麼!
「漾漾的臉有點紅,很可疑。」一直處於隱形狀態的飯糰偏執狂默默地道,然後又隱身了。
⋯⋯咳、這時候不說話沒人當你是啞吧呀。
「真的什麼都沒有嗎?」輕推了眼鏡,千冬歲的臉看起來很狐疑。
「真的啦。」
結果當天我又花了一個小時和他們周旋,亂七八糟地黑白講了很久,扯到嫦娥奔月喜歡上吳桂去,千冬歲和萊恩才信了我去出任務。但始作雍者的喵喵在那之前早就徒留一個天使般的謎樣微笑ㄧ走了之。
那個,這些狀況是妳搞出來的吧,妳能再不負責任有點啊小姐。
面對我身邊的這群人,我再次無言了。


很久很久以後我才知道,這,只是學長回歸後的一個小插曲。
因為真正重大的改變,是甚至連外星人們都料想不及的——學長的未婚妻,來了。

事情發生在那個依舊平凡的一天後,我回到黑館之時。
當時的我,在大廳裡遇見一個無論衣冠還是氣質都相當耀眼的氣質美少女。
像是將銀河披戴在肩上般,她長長的燦銀色直髮如我在冰牙族見到的精靈一般,在夕陽的餘暉之下更加絢爛,襯托出精巧的小臉。秀麗的五官不像學長,反而是個標準的西方面孔,彷彿洋娃娃般細緻典雅,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陌生的少女穿著奶白色的蕾絲洋裝,始終掛著溫婉的倩笑,規規矩矩地端坐在沙發上,卻已足以吸引全世界的光芒。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存在吧,因為她緩緩地轉過頭來看著我。
「哎呀。你是那個吧,冰炎殿下的代導學弟,褚⋯冥漾嗎?」可愛的偏著腦袋,她噘起櫻色的小嘴,用銀灰的瞳幽幽地打量著我,可我卻沒有感覺到任何的惡意。
她怎麼連說話的聲音都溫柔好聽的像在唱歌一樣啊。
「咦?」我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看過還認識這位大美人了啊,她應該也不是這裡的住戶吧。難道她是新進的黑袍? 左思右想,我都不知道曾經在哪裡看過這個人。
「呃⋯妳是誰?」搔搔頭,我不好意思的回道。
意外的是,聽到這句話之時,那女孩漂亮的臉蛋竟似因微顯愧疚而黯然起來。她纖細如羽的窈窕身材在起身後又更加明顯,就在我困惑的同時,她馬上朝我做了一個學長稱之為貴族通用的唐突行禮,像教材一樣的動作流暢且標準無比。
「真是怠慢了,我是殿下的未婚妻,桃樂絲.貝爾。」她聲音相對沈靜地說,可別緻的臉早已被垂落如縷的髮蔽起,看不出表情。「⋯你好。」
「未、未婚妻?!」我驚叫。
學長你什麼時候有未婚妻了!這是要叫百萬後援會心碎,然後公幹這位桃樂絲小姐的前奏嗎?
——可不知道為什麼、我心裡也沒來由的發酸,像是被不知名的東西梗住般,很不舒服。
「是。我和殿下乃冰牙的王和燄之谷的王御賜的婚約。」桃樂絲平身後如此朝我說道。
依舊是溫潤的笑靨,她笑的比我看見的任何人都來的美,但我的心卻又沒來由的再次揪起一股鮮明的疼痛。
「⋯⋯請多指教,貝爾小姐。」我極力隱藏住那股莫名的不悅,和悅的朝她說道。
學長畢竟是這麼高貴的強大人物,王子配個傾城的溫柔公主也是應該的嘛哈哈。
「嗯,麻煩你多多關照了。我能叫你漾漾嗎?」
看著銀灰之中那不容忽視的單純雀躍和期待,再加上也沒有理由拒絕,我含著隱晦的微笑應允了。「太好了,謝謝你。漾漾,不如你就和我家人一樣叫我小樂吧,這樣感覺比較親切,你畢竟是我來這裡認識的第一個朋友呢。」

小樂嗎?真是人如其名。快快樂樂的。
上樓前默默地看了桃樂絲的背影一眼,我不禁想道⋯學長他,一定會愛上她這樣的一個完美公主吧。

似乎是顧忌著貝爾家族的勢力和兩族的王吧,我日後聽說學長出任務回來的那晚看見桃樂絲,只是滿臉不爽的瞪她一眼,就回房去休息,也不甩她;畢竟對方只是要來學校,也沒有逾矩的行為。可這對一向不近女色的學長或許已是最大的寬容。
然後那天之後的每個隔天,桃樂絲便隨著學長成了我們聚會時固定的人之一了。她的個性那麼好,自然和喵喵他們每個人都處的不錯,雖然所有人剛知道桃樂絲的身分時不免吃驚了一下。
『漾漾,你還好吧?』
喵喵甚至曾經來探詢我的心情。
『⋯我能有什麼好不好的嗎?』當時我的聲音似乎悶悶的,因為喵喵的表情看起來很擔心。
只是我總覺得每次見到她和學長相處的畫面,心裡又會泛起揮之不去的刺痛感。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我也始終沒弄懂不舒服的原因。


「漾漾。」
遠遠的,我便看見一襲黑袍的桃樂絲站在夏卡斯旁和我招手,臉上漾著大大的朝氣笑容。
不過這身強大的象徵總能提醒我自己,彼此實力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小樂?」沒想到夏卡斯在簡訊裡的黑袍就是她。
「真沒想到,今天的任務會搭檔到你欸!真幸運。」她的快樂看起來真心誠意。
「阿哈哈,說的也是。真巧。」我乾笑。
「那個亮晶晶的西瑞呢?」
桃樂絲歪著頭似乎在用那銀灰的雙眸搜尋五色雞頭的蹤跡。
⋯⋯不過,亮晶晶的西瑞真是確實的掌握西瑞的特質了,不錯。
「他家裡有什麼祭典活動,任務就臨時改人了,沒想到會換到妳。」我說。同時也疑惑著:「學長呢?」
桃樂絲最近總喜歡巴著學長不放,今天卻單獨行動了。
「冰炎?他昨天晚上就和夏碎一起去紫灍城處理食靈囉。」她嘻嘻笑道,我才突然想到這件事。桃樂絲說到學長的名字時語調總特別溫柔,可我聽著又一陣難受。「⋯吶,漾漾,任務地點是荼靡谷嗎?」
「嗯。來吧。」
看著學長給我的傳送陣,那勾勒出一幅畫般的銀亮色線條舒展在我們面前。我踏進去順勢朝桃樂絲伸出手,而她從容的淡笑著搭上了。


荼靡谷的神氏受鬼門影響,帶著整個谷地的生靈逐漸黑化。而我和桃樂絲的任務便是關閉隱身其中的鬼門。一踏出法陣便有一股難聞的屍臭味,讓桃樂絲和我不禁難受的蹙起柳眉掩住口鼻。
「老頭公。」我忍住不適輕喚道。
玄黑的手環馬上應著我的聲音爆出結界,隔絕掉令我胃部翻騰不已的可怕味道。同時,桃樂絲也隨手甩出一個圖騰華麗的法術,招式相對熟練與靈活。
「⋯好了,那我們分頭去找鬼門吧。」環顧著四周的環境有些了無生氣,她如此建議道。
「明白。」
確實,荼靡谷的範圍相當的大,從我們所在的深處向外看去,如果要兩人一起行動恐怕任務的時間一個禮拜也做不完。四處都是谷壑,山壁崎嶇,只有一絲絲陽光能透過裂痕照進來,所以根本看不清什麼,我們於是各自點出一個淡黃的光圈。
「漾漾,如果有發現的話先別動,等我過來會合吧。」桃樂絲在光暈下的臉更加柔和唯美。
「嗯。」我說:「小心一點,小樂。」
但不知何時她早已離開。看著眼前ㄧ片空曠我不禁愕然道:真是夠了,這裡的人都這樣來無影去無蹤嗎?!

「⋯就是這個嗎?」隨著陣法和米納斯的指引,我來到一個紫黑色的迴轉陣式面前,而它正隱隱約約的透出惡意和鬼族的氣息,周圍更是寸草不生,我想這便是目標吧,於是通知了不知道找去哪裡的桃樂絲。
「哇,漾漾你真厲害。」不一會,黑袍的身影便出現在我面前,拿著冰藍色西洋細劍的桃樂絲臉上有著崇拜。
這是我第二次看見她的幻武兵器——凌霜。
第一次是在桃樂絲剛入學不久時,我們在右商店街遇見一群惡靈學院混混裝扮的幾個學生,眼神色咪咪的盯著她,感覺有些不懷好意。結果正要和喵喵他們打起來時,這位大小姐馬上御著凌霜劍,動作華麗無比的單幹了十幾人——這同時也是那件黑袍的由來。
這把劍相當纖細且耀眼,就像桃樂絲一般。
⋯咳、扯遠了。
「還好啦,多虧學長前幾天教的追蹤法術。」被黑袍稱讚,我突然很不好意思。
說到這個法術,我也依稀想起昨天和學長的謎樣對話。

『褚。』剛用好浴室,一出來很明顯沒睡好、神經好像有點接錯的黑臉學長劈頭就是這麼一句『⋯你覺得那個貝爾家的是怎麼樣的人?』
『咦?』
『靠!我認真的問你這個問題不要在那邊做腦部運動!』結果馬上就是ㄧ巴。
大哥冤枉我根本還沒開始做啊啊啊!不要跟我說我的臉看起來像在腦殘因為我現在才剛開始啊,這年頭的肖年怎麼都這樣不分青紅皂白的打人啊嗚嗚我的頭。
『褚。』學長的臉看起來很森冷,跟聲音一樣。
『我知道了我閉腦。』
學長看起來相當煩躁的咋著嘴,紅紅的獸眼繼續壓迫我幼小的心靈,不久我就投降了。
『⋯小樂嗎,她就是一個很厲害又很漂亮的公主不是嗎?』媽媽學長他今天真的怪怪的啊。
『哼。』他對這個答案似乎不太滿意。
不過⋯這位先生你在那邊逼問半天就回我個哼是怎樣?多說幾個字會少塊肉嗎?
『褚,聽好。』學長再度用血紅的眼瞪著我,我立馬站直,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的表情有點彆扭。『⋯咳,明天晚上我要跟你坦承一件事,記得來。』
『啊?』有什麼不能現在說的,那麼神秘?
『啊什麼!到底有沒有聽見!』眼看學長又是一巴,我趕緊的點頭。
結果學長他大爺這才滿意的放我回房間了。
⋯⋯結果搞半天到底是有什麼好說的啊、那和桃樂絲又能有什麼關係了?對於昨天學長奇怪的話,我有些頭痛。

「呃,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做?」看著靜靜駐在那的桃樂絲,我問道。畢竟面對這些情況,有些黑袍的建議還是比較保險的。
「⋯⋯」她似乎沒聽見,繼續安靜的站著。燦銀的髮擋住了她的表情,我不禁有些擔心地朝她走過去。
「小樂?妳怎麼——唔!」
只是看見一道奇異的眩光劃過,我的腹部頓時噴出艷紅的鮮血。
凌霜彼端的劍鋒穿過我的身軀,在背後滴著鮮血,而另一邊的兇手正似笑非笑的沈默著。
「小⋯⋯樂?」我聲音虛浮地呢喃,身體又因顯著的疼痛痙攣一陣。我隱約嚐到了嘴裡的腥紅。
「別用你噁心的聲音叫我,低賤的妖師。」桃樂絲薄唇敏著一抹冷豔的笑。
可那陌生音調和稱呼讓我不自覺恐懼的一震。「我⋯⋯」
「噓~不能說話喔。」她輕鬆優雅如初見的笑著將凌霜更加深入,好似我噴濺的鮮血不存在般。「⋯吶,是不是很好奇我這麼做的原因啊,褚、冥、漾。」
「呃啊啊啊!!」好痛,真的好痛啊。視線逐漸因為痛苦模糊起來。我似乎痛的哭了。
「呵!看在我們曾經有段美好的友情,本公主就好心的告訴你吧⋯」桃樂絲依舊愉悅的說道。
「五年前的家族會議上,那天冰牙的王當著所有家臣的面指定了我成為殿下的未婚妻而不斷培訓著,你可知道我為了他犧牲多少嗎?只因在我見到殿下的第一眼、就那一眼,我知道這樣的男人非是屬於我桃樂絲.貝爾的不可!」說到這裡,她銀灰的眸盈滿了自傲與瘋狂的愛意。
「⋯到了一個月前,我終於來了這個學校,見到了殿下。我當時興奮的無法言語,甚至快哭了,馬上告訴他我就是他的未婚妻。可你知道那男人見到我的第一眼說的是什麼嗎?!他說,他有喜歡的人了!!」
聽到這句充滿恨意的話,我的腦中似乎被投了一個震撼彈般,轟的一聲,無法思考。
學長他⋯⋯居然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你的表情看來很訝異呢。」桃樂絲滿臉諷刺的笑著。「⋯當時的我,當然馬上命令我的情報團隊給我搜出最可能的對象,結果在隔天就出來了,知道是誰嗎?」
誰?為什麼我會知道?真可笑⋯

「——結果是你啊,褚冥漾。」
她看著我的眼神充滿恨意,像是恨不得殺死我般:「⋯現在,你知道我這麼做的原因了吧?」

我的身體因疼痛和震驚不停顫抖著,學長怎麼可能⋯⋯喜歡我?簡直是不可置信的荒謬,可如果是假的桃樂絲幹嘛要殺我呢?
『漾漾,你喜歡學長嗎?情侶的喜歡喔!』在我不斷猶疑的意識間,喵喵的臉竟然緩緩浮現在我面前。
『我⋯⋯』我喜歡學長嗎?
好累、好痛苦,我好想睡啊。眼皮好重。
——『我,好喜歡學長啊。』
對不起喔,學長,我好像沒辦法赴今晚的約了呢。

最後映入眼簾的是,桃樂絲早已腥紅的那雙眼。

然後,沒有然後了。

評分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7 18:39:51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惡!那個女人是怎樣!竟敢捅漾漾!!
所以之後會怎樣?
是不是平行時空的古代人漾漾穿到這個漾漾的體內啊?因為經常看到這種的..
期待作者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7 20:18:15 | 顯示全部樓層
a0976725826 發表於 2016-8-7 18:39
可惡!那個女人是怎樣!竟敢捅漾漾!!
所以之後會怎樣?
是不是平行時空的古代人漾漾穿到這個漾漾的體內啊?因 ...

謝謝鍵閱喔❤️❤️
只能說桃樂絲是為愛而瘋狂的女人吧
漾漾被捅真的挺可憐的
不過接下來的劇情請拭目以待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7 20:33:0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

不過、說真的、為愛而瘋狂的女人都很恐怖wwwww
所以漾漾反捅回去吧~~~(誤X

大大加油唷~~
期待下一篇唷
by唯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7 20:51: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驀羽 於 2016-8-7 20:54 編輯
風無情 發表於 2016-8-7 20:33
大大你好~~我是新讀者~~

不過、說真的、為愛而瘋狂的女人都很恐怖wwwww


你好 謝謝回復
要讓漾漾反捅也不是不行啦
感謝鍵閱 最快週日更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8 00:01:28 | 顯示全部樓層
可惡的渣渣女ಠ_ಠ漾漾不要死啊T_T是漾漾要穿越到古代嗎?學長快出來啊!( ´•̥̥̥ω•̥̥̥`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4 18:24:40 | 顯示全部樓層
學生面對段考如臨大敵啊啊啊好想哭
那麼,第一章第一小節請下收

第一章 不是人寰是天上?(一)

看著眼前的披著老姐模樣的女人,我徹底懞了。
更正確的來說,這個老姐的模樣是冥玥的蒼老版⋯⋯所以才會那麼驚悚嘎啊啊啊啊!
玲瓏有致的身材被包裹在一件我肯定她平時絕不穿的那種玄色縞衣之中,我看著十幾年的那張美麗又冷艷的魔女臉沒什麼變,偏偏就是多了幾條皺紋,背有些駝了,而且不知為何轉白的髮被盤成造型復古的髮髻,配上那套有些飄飄然的古裝,她真的是那個魔女老姐嗎!這是冒充的吧!
我警惕外加驚悚的打量這個怪人。她是誰?
「⋯妳醒了?」我們兩人互盯了良久,她才語氣平淡的這樣說道。冒牌冥玥的薄唇勾著一抹冷笑,讓各種袍級大感不妙又寒毛直豎的那種。只是那一瞬間,我似乎捕捉到她夜色眼瞳之中一閃而逝的安心。
⋯⋯醒?
我愣了一會,然後記憶的片段就這樣緊接著晃過,我眼前一黑。
按著犯疼的腦門,我看見了彷彿隱身在一層朦朧薄霧中的模糊面容,僅僅露出那特別好看的櫻色紅唇,卻捕捉不到那人的臉。
『⋯現在,你知道我為什麼要殺了你了吧,褚冥漾。』
無臉人的聲音清晰迴盪在腦中。一字一句就像刀鋒銳利的讓人感到刺痛,直接狠戾地扎在我心上。
『⋯他喜歡的 ,是你。』
我瞬間想起來了。桃樂絲.貝爾。那個無臉人的名諱。先是桃樂絲那把凌霜在我腹上留下的劇痛感、然後是她在最後的最後說出的那段話。顫抖著的手不自覺心有餘悸地捂住肚子,卻意外的沒有料想中的刺痛。
等到解開纏在腹上的衣帶、掀開像冒牌冥玥一樣中國風的復古衣服,我更是風中凌亂了。
居然沒有傷痕?還有⋯
——誰能告訴我TM那胸部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為何被捅之後它、它還變大了?我這萬年衰人的身體是異變了嗎?醫療班是這樣辦事的嗎?能把男的變女的嗎?
等等,這裡不太像那個傳說中的醫療班啊啊啊~~
這時一整個很空白的我才很認真的開始後知後覺地觀察這個房間。
雕花的窗櫺讓人很想貼上喜氣洋洋的春聯、四周有股清幽的氛圍、連禽鳥和鳴和小溪泠泠的自然之音都有了,再加上這個略顯窄的房間銜著茅草砌成的屋頂。嗯,看來這戶人家隱居深山,彷彿那句什麼門前學種先生柳⋯⋯想到山上人家的這的這個瞬間,我有點眼神死。
輕咳一聲:「不、不好意思,妳是誰啊,我姐嗎?」
雖然以妖師之力保證,不太可能,但畢竟也只有她能確認「我」在這的身份了。
過了半餉,床的那端果然如願的憤而傳來咬牙切齒的聲音。
「⋯⋯⋯姐、妳、妹。」然後是很有既視感的一巴。直接忽略我的哀鳴,女人的臉馬上扭曲,變得像厲鬼一樣可怕,然後是怒吼:「我妳祖母!!」
「祖母!?」這是什麼神發展?!
⋯⋯原來來人是祖母版的冥玥。個性一樣可怕。
「妳全部都忘記了?」祖母版冥玥臉色很沉的瞪著我。「竟敢?」
「欸?」
然後又是熟悉的巴頭加上憤怒模式。
「欸個大頭!我活著那麼多年還是第一回見到有人蠢到能去追雞追到跌下山谷半死不活還失憶的!偏偏那個白癡還是我孫女!」
是啊,還附帶穿越了呢。能衰成這樣,我也真是絕了。
還有追雞?害的我也開始好奇這個軀殼的主人是怎麼樣的人了呢⋯⋯呵呵⋯⋯
「呃,所以祖母,我是誰啊?」
一個翻滾,我輕身閃過憤怒模式全開的老人家。
「⋯⋯夜無漪。」祖母版冥玥似乎因過激而輕喘著道,卻是繼續用那雙美麗的眼睛狠瞪著我。「汝乃傳承我巫族長老夜玥之子,夜維恩唯一血脈。妳母親則是浪跡江湖的劍俠兼蘇二小姐,蘇蕥。妳真的全忘記了?」
說著說著,這個夜玥倒是很自動自發的從衣襟中抽出一張折起又發黃的紙來,遞給我。
結果不看還好,看了就很難淡定啊啊啊啊!果然是好奇心害死貓!怪不得那句介紹家世時說的人名真是莫名其妙的耳熟,原來我的父親是哈維恩,母親是喵喵,阿嬤是冥玥呢啦啦⋯⋯穿越神~這都是騙人的吧!
畫像中的喵喵同樣是穿著古裝,不禁使我想起那次的園遊會她穿的那套。只是這裡的喵喵沒有一貫的短金髮,反倒是綁成丸子頭的俐落髮型,穿著紅色披風之外又背著相當龐大的一把剽悍巨劍,表情卻很溫柔的笑著,身旁還站著一個挺拔的男人。那男人無疑就是哈維恩2.0,因為基本上造型沒什麼改變,只是皮膚變白又穿著古裝而已,手中環著一個看不出面容的嬰孩,呃,那應該便是夜無漪了吧?
「那他們⋯⋯」
「都去了。」也沒聽我說完,夜玥阿嬤便說。眼神閃過一絲難以掩飾的黯淡。「⋯在十年前的一場屠村為了保護沒有能力的族人,妳父母便死在那群人手中。之後為了躲避那群人,我族便遷徙至此。」
死了?我有些愕然。
看著夜玥阿嬤的神情似乎不想多說,不過他說的「那群人」真是讓我有點在意。而且這個都年頭居然還會被屠村,「巫族」又是什麼鬼?
隨著越來越多的謎團,我不禁很鴕鳥的捲縮在薄被中。
——我想回去啊嗚嗚嗚~放我走啊!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4 18:28: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驀羽 於 2016-8-14 18:30 編輯
梟云容 發表於 2016-8-8 00:01
可惡的渣渣女ಠ_ಠ漾漾不要死啊T_T是漾漾要穿越到古代嗎?學長快出來啊!( ´•̥̥̥ω•̥̥̥` ) ...


不會讓漾漾死的(後面還要虐他呢哈哈
至於學長要到第一章後段才出來喔,謝謝回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4 19:57:44 | 顯示全部樓層
神了,真的神了
這神劇情啊~那漾漾會回到原來的世界嗎?
原本那個世界接下來怎麼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6 14:04:08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追雞追到掉下山谷,所以那個「祖母」長得跟冥玥一樣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