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驀羽

[同人文] {特傳冰漾} 平行時空的約定(古代架空)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8-25 16:34: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來秋風悲畫扇?(五)

還來不及從瞳狼背上下來,唐突出現的熟悉的十字弓「喀」的一聲,搭上在夜幕中發散銀輝的月牙色細箭,箭鋒卻是筆直描向了擋在我身前的男人。
⋯啊靠!我忘記家裡還有魔王二號這件事了!
結果突然出現在門口的夜玥阿嬤像是完全忽略我一樣,鳥都不鳥我,只是臉色發寒的用箭指著同樣是抽出長槍,擺出攻擊姿勢的冰炎,一語不發。
在這個電光火石的瞬間,我卻不禁幻想著守世界的學長和老姐如果打起來是什麼樣的,忽然好想笑。但是為了避免這座山待會被剷平危害到生態,本人還是勉強阻止一下兩位大魔王的世紀對決好了⋯正是所謂犧牲小我,完成大我啊啊啊!已經抱著必死的覺悟了。
況且現在我腳痛的要命,只想著要休息,他們真要開打還不知道要打多久勒。
一片冷颼颼的低氣壓中,我只好先是乾咳了一聲,「祖、祖母啊⋯⋯」
毫不意外的,馬上換來老當益壯的阿嬤可怕瞪視。
沒有拿箭瞄準我,但光那眼神已經夠恐怖了,大有「老娘很不爽」的氣勢,效果在冒牌冥玥臉上偏偏就是多乘了好幾百倍的MAX 效果。
「閉嘴!」
她老人家聲音尖銳的狂吼,不知道怎麼保養肺的,氣勢如虹。「⋯跑出結界外的事我都還沒跟妳算!」
聽到這個我一秒像卒子縮回冰炎身後,在他耳邊焦急地輕聲問道,「唉,這時候我要說什麼?哀爸叫母都不靈啊!如果跪在地上哭『孫女不肖』有用嗎?」
很明顯還在備戰狀態的無良紅眼殺人兔只是鄙視般的淡定瞥了我一眼,相當利索的沉聲回答,「沒用。」
⋯⋯嗚嗚嗚我也知道沒用啊!讓我多幻想一秒你會死嗎?
那位一溜煙跑到阿嬤身邊的罪魁禍首米納斯還在對邊用豆大的眼珠無辜地揪著我。
⋯⋯妳看屁啊啊啊!也不想想現在這樣是誰害的!?
悲哀地嘆了一口氣,身先士卒如我只好硬著頭皮再上了,「呃,那個啊,祖母我可以解釋的。」
其實就是一隻很混蛋的百米雞把我推到水裏,害的孫女現在腳殘加腦殘,好、淒、慘、啊~
夜玥阿嬤也沒再細問,就是繼續冷笑著把十字弓對準冰炎。
她忽地瞇起漂亮的墨瞳睨著我,一向沈穩的聲音此時多了一絲嘲諷,「喔?就算撇除那個不說⋯⋯妳把一個外邊的男人帶回來族裡,可是要用自己的性命擔保他?」
「咦?」
什麼時候又提升到我的性命問題了?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妳一個臭丫頭難道忘記祖先明訓,還要引狼入室?」
夜玥阿嬤說此番話時雙眼是正對著冰炎的,好像是打著啞謎,別有一番深意。
但是⋯⋯大大不好意思我真忘了。而且妳還真說對了,這位大哥就是個扒裙子的「色狼」。
結果好像不用看我的臉也能猜到我在想什麼的男人在眨眼之間就賞我一個肘擊。
⋯⋯告非⋯爆痛的啊!我是傷患欸!
「——這位高人,孤王只是護送姑娘回來的,馬上走,還請不要為難無漪姑娘了。」難得語氣恭敬的冰炎見狀只是斂去殺氣,收起長槍如此拱手道,變得像好女婿要拜見丈母娘一般⋯⋯
⋯⋯等等等,我我我剛剛在胡言亂語個什麼鬼啊?!現在是被鬼族毒素入侵腦部了嗎?
只見男人一個翻身帥氣的躍下馬,順道將我用公主抱放下來,還把圍在我下身的披風繫緊,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好似沒見到我在夜色中瞬間炸紅的臉,夜玥阿嬤也跟著放下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十字弓,不過語氣還是相當不友善,「⋯護送?你一個王,心思會有那麼簡單嗎?」
攙著我的冰炎對她的質問不置可否般地挑起眉頭,從容回答:「喔?怕是高人誤會了什麼,才會如此刺探孤王。」
冷哼一聲,夜玥阿嬤好像很不爽的環起雙臂,「你這樣說,難道是沒有『那個念頭』嗎?」
⋯⋯咳咳,是我個人太笨的問題嗎?為什麼聽他們說話有種霧裡看花的感覺啊?
結果掛著邪氣的笑容,冰炎又反問道,「孤王愚笨,還請高人明示『那個念頭』又是什麼念頭?」
雖然這時候我很想嗆他「你最好愚笨」,但看到男人一副老神在在的臉就知道這個問題就是明知故問的。
⋯⋯呃,看他的樣子好像還是專門問給我聽的?

「你說呢?」
冒牌冥玥冷笑著,用再理所當然不過的語氣告訴他,
「——當然是,納無漪為妾的念頭啊。」




#第二章 完結



~後記:
好~的,一直以來看這篇文的讀者謝謝你們了。
應該很多人會覺得這篇好像比較短??
嘿嘿,那就抱歉囉,之後會加長後篇的,放心。
總之我會漸漸帶出所有要角的,故事也會越來越緊湊。
還拜託各位之後的點閱留言囉~謝謝謝謝謝謝
查閱破1500有番外~以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5 16:57:34 | 顯示全部樓層
阿哈~ 我又來亂...咳...我是說留言了<3
恩....這篇真的不是普通的短(點頭) 但只要有更就好XD(你去死吧
1500阿.....我是不是去辦個分身來點啊?www(你給我住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25 19:26:29 | 顯示全部樓層
納妾欸~
誰啊?(抱歉,沒看仔細,滑一下就過去了
而且我只看到這一句而已XDDDD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9-20 19:14:44 | 顯示全部樓層
羽大 求你別棄坑阿~~~~QAQ 我想看後續<3
因為你太久沒上來了 所以有點小擔心(?)QwQ
這篇很好看的說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8 18:35: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驀羽 於 2016-10-8 18:38 編輯

第三章 人間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一)


......四周的溫度忽地冷卻了。
我楞楞地瞄了一眼似笑非笑看著好戲的祖母,她竟然還在好整以暇地把玩一束皎白的月牙箭隻。
「怎麼?這世代的小輩莫不是崇尚有夢就去追?堂堂一個王連這點小事都害羞,豈不惹人笑話?」
「咳,祖母,我想並不是這個問題。」
「妳閉嘴。」祖母的瞪視於是掃了過來。
「……高人該當知道孤王要的不是這個...東西。」
冰炎接著用學長的臉擺出相當嫌棄的鄙視表情,好像要他納我為妾還不如去吃屎一樣,特別是在那短暫的點點點之後的語氣,我只能說那他這人還真是一個無賴的混帳。
是啦是啦,我這個東西就是入不了你火星王的眼,真是抱歉阿!
我用力的哼了聲。
「哦,竟然不是找我要無漪當妃子,王這是要讓她成為你們國家的,『神女』?」
「神女?」
那啥鬼?
夜玥沒有理會我只是自顧自地抿起唇角,彎著冷豔的弧度,繼續用那雙看似與我無異,實而妖冶許多的墨瞳打量冰炎的表情。「難道我有說錯?」
不過是聽見神女二字,男人堅毅緊繃的下顎卻好似不自覺的動了動。
——巫族先人,因為用高超的醫術懸壺濟世、教化百姓、開國有功,先皇賜姓其「夜」,封地孤峰㟰䣁,後代被世人喚做『巫族』。而在王都-上京則有傳言說,凡是巫族子嗣皆有得天獨厚的先天能力,那便是......
「高人怕是想多了。」冰炎接著雲淡風輕地笑了笑。
夜玥不屑的還起雙臂,語氣犀利回道:「別以為我活了那麼大把年紀還讀不出你一個小鬼的心思,既便,你是個王。」
男人寬闊的背影微乎其微的震了震,原本一觸即發的火爆空氣隨這句話又蒙上一層碎冰。
...喂喂喂,這兩個人感覺起來從方才便是在說我的事情,而且還是性命攸關的那種,我卻一點也聽不懂是怎樣阿!
沒有閒功夫顧及到我的內心小劇場一樣,盤起髮的祖母只是氣場強大地邁步走向男人。
「為了讓無漪遠離你們殺戮的塵世、為了讓她永生都不會接觸到那些混沌的存在,我將巫族遷徙至此更是為了讓這孩子遠離她所謂的可笑宿命,而你永遠不會知道我費了多少功夫。」
面對祖母不知從何而來的奔騰怒火,冰炎只是意外淡定地嘆了口氣,虧我還以為他會二話不說抄起槍來。「......凡人不可能逆天而行的,高人難道不清楚?」
「若是這種該死的註定我寧可她就是個平凡的女孩!」夜玥語氣強硬的吼道。
「但是她擁有天賦,高人應該要讓無漪姑娘救濟蒼生才是!」
頓了下,祖母隨即孤傲的嗤笑一聲,不過沒有溫度的眼瞳中漠然的寒光令人發寒。
「可惜我沒有那麼無私。」
「什......」
丟下連話都來不及說必的冰炎,那一隻白皙纖細的手便鉗著我,二話不多說就把一頭霧水的我直接拖進甜蜜的家中,那速度快到我只能用眼角餘光瞥見他在閘門口黑著臉的模樣。
嘖嘖,所以我才說真不愧是老姊的化身,這麼快就讓學長吃鱉,而且還能在牽手的一瞬間用謎樣的方法治好我的腿。佩服佩服。
結果最後,我還是很鴕鳥的沒膽問冒牌老姐他們剛剛到底在講什麼。

經歷了那麼多事,真該慶幸這一夜我有個好夢⋯⋯
才怪!!
事實是,我才剛脫離祖母長達兩個小時的嘮叨和罰跪趴上床,夢連結就強勢的把我拖進與女神版米娜斯對話的世界裡。畫面
眼前的模糊畫面一陣撕扯後先是直接碎裂成相當熟悉的黑屏,然後水幕中便竄出我的幻武精靈。同上次談話時一樣優雅的氣質,她朝我行了大禮,眼神隨之飛揚起來。
「主人。」
「米納斯。」
我疲憊的擺擺手打個招呼算是回應,平躺在地面直接切入正題。「⋯既然妳都來了應該是知道我找到妳的化身了吧?」
龍神微笑回道,「是的,先見之鏡接受到您那邊的感應,羽理便讓我來了。」
⋯原來是先見之鏡啊。看來是還沒找到我所處的時空,這陣子大概也回不去了,不知道老媽他們又怎麼樣?
沈澱了一會,我忽然想到一個很嚴重的問題。
「咳、米納斯⋯⋯保險起見,我先問一下妳知道妳在這裡是什麼嗎?」斟酌著用辭,我深怕眼前這個米那斯知道自己在這裡的身分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
聽到這個疑問,她便是偏了偏頭,眼神疑惑的回答。「我不知道,水妖精僅能辨別初與我一樣的力量感,看不出來那是何物。」
面對她的表情,我只得抱持著壯士斷臂之心正經八百的宣告:
「——妳,是隻雞。」
⋯⋯嗯,她應該不會暈過去吧?
⋯⋯⋯應該啦。
完了,看著龍神那張瞬間呆愕的臉,突然好想笑。
當然,身為一個有良知的主子,我也只是想想而已。
「⋯米、米納斯?」
「您、開玩笑的吧?!」
半餉之後,淒厲的尖叫聲直接響徹整個夢境,迴盪著高分貝的抗議聲。
我立馬正色。「不,我很認真。」
「⋯⋯」
結果很不幸的,某個精靈的人生像是挫折掉一般,漆上深沈的灰褐色,彷彿頹喪之花般。
——可憐妳了,米納斯。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8 18:43:39 | 顯示全部樓層
冰凜醬 發表於 2016-9-20 19:14
羽大 求你別棄坑阿~~~~QAQ 我想看後續

拍謝拍謝,事實上是因為開學了,我想把重心放在讀書上,衝刺即將到來的重要考試,真抱歉讓你等了喔~不會棄坑,只是會更比較少,謝謝你的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8 18:44:59 | 顯示全部樓層
薇薇的夢天使 發表於 2016-8-25 19:26
納妾欸~
誰啊?(抱歉,沒看仔細,滑一下就過去了
而且我只看到這一句而已XDDDDDD ...

冰炎還能納誰?敢在我眼皮底下納別人嗎?哈哈!
謝謝回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0-8 19:43:43 | 顯示全部樓層
米納斯身上該寫[此雞為女神,請勿食用]嗎??
加油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0-9 13:57:59 | 顯示全部樓層
天阿  終於更了啊!!   我好感動阿QwQ((已哭
米納斯終於知道他在這邊是隻雞了 自尊心強的他絕對受到了很大的打擊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0-9 19:40:2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驀羽 於 2016-10-10 19:34 編輯

第三章 人生如夢,一尊還酹江月(二)

「既然找到分身了,妳知道該怎麼做嗎?」
雖然很不好意思——畢竟如果是我知道自己在別的時空是坨屎之類的東西,現在的心情也會變的像米納斯一樣,而不是幸災樂禍了——但夢連結的時間並不多,我只好輕咳了一聲打斷籠罩在龍神精靈上空的黑色雲霧,喚回她那風中凋零中的悽楚表情。
還算盡責的回過神來,她隨即哀怨的瞟了我一眼。
⋯真抱歉啊,百米雞的設定冤枉妳了。我會在有生之年防止妳被煮來吃的,就算妳的分身那麼混帳。
不過,這隻雞該不會還會下蛋吧?
⋯突然莫名有點想吃看看。吃了搞不好還會有神功護體。
「⋯根據無殿的說法,其實您應該要將我的意識型態附著在那隻、咳、雞上。」
用有點作噁的表情和我說著,米納斯還在介懷自己居然是雞這回事。
我都能看見她頭上的跑馬燈在閃著「我為什麼是雞我為什麼是雞我為什麼是雞⋯⋯」諸如此類的repeat 了。
「附著?」我接著又是一愣。「怎麼做?」
附著之後難道百米雞會像龍神一樣說話還會術法了嗎?一隻雞走在半路叫我一聲主人,然後拍拍翅膀就能發動水兵之類的?!
告非⋯⋯這畫面好違和啊啊啊!
「或許是當初和我簽訂契約時的咒文?」她隨即反問我。
這句話好像有點不太對吧?
「為什麼是或許?⋯等等、妳難不成不知道怎麼做嗎?」
我瞬間驚恐了。
「是的。」沒有零點一秒的遲疑,米納斯頷首。
「咦咦咦咦咦?!」
她優雅的撥了撥海藍的捲髮。「畢竟碰到這種事也是第一次,既便是當初在討論附著方式時也是假設我的分身會是個無機物質,而主人目前的狀況顯然和設想的不同。」
妳的語氣不要那麼悠哉啊啊啊啊!!想當初那個為人設想的幻武兵器,妳在哪?!
⋯不要因為妳不想變成雞就那麼隨性了混蛋!
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正在逃避事實的某人朝我畢恭畢敬的行了禮:「⋯總而言之,這段時間請主人將我的分身帶在身邊了,以上。」
「喂⋯!」還來不及伸出手。
——下一秒,黑色的空間被刺眼的金色曙光剖開,而米納斯的型態跟著散盡。
⋯我靠,這人是要我自生自滅了。

朝暾的金黃曦光灑在前庭,楊柳接著掃過東風面與桃花香,一切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
「——死丫頭,妳幹嘛整天抱著那隻雞。」
夜玥阿嬤婆娑踏步經過門廊,一手杵著一隻掛滿羽飾發出叮噹聲響的拐杖,滿臉厲色的掃了我一眼。
立刻正襟危坐的我將慵懶的視線移到身後,懷中的米納斯隨之咕咕ㄧ叫。「⋯啊哈哈,我這是觀察生態嘛、觀察生態!」
⋯觀察個鬼。
這傢伙根本生來找我碴的,昨天睡覺時居然敢拉屎在我上襟害我臭的要死。如果不是因為找不到辦法誰要帶著她啊。
用鼻孔狠戾噴了一口氣,祖母相當質疑的探了探米納斯。「是這樣最好。」
「嘿嘿。」我傻笑了會,打量起夜玥身上一襲富有民族風格的長袍。「不過⋯祖母您穿這樣是要去哪裡嗎?」
「族裡有事。我去一趟。」咬牙切齒的說完這句話,她又很不放心的看了我一眼。「⋯我只離開一下子,妳這丫頭最好記取上次的教訓,乖乖留在家裡,不然我就⋯⋯妳。」
那個「⋯⋯」不禁讓我聯想到被當標靶射穿成刺蝟的畫面,連忙是諂媚地點頭應允。
⋯⋯開玩笑!妳以為我這麼愛跑啊!還不是要抓雞!
「祖母路上小心。」
朝她瀟灑的背影揮了揮手,結界外的阿嬤便是冷冷回了我一「哼。」就隱身在濃霧中。
「⋯唉唉,真是世界和平。」我輕聲嘆息。

——結果,這個所謂的和平只持續了不到一個小時。
因為本該要是很堅固的神之結界不知為何在我睡午覺時忽然傳來一聲巨響,就裂了。
是的,在我提著長擺衝出柴門時看見的就是裂開成無數碎片的銀白防護壁,還有前方不遠處正在拍打著它的扭曲之物,鬼族。
純黑的晦暗氣息擄掠著它們身旁的生命,腐爛到露出白骨的手仍然持續不懈的撕扯保護符咒,但它們這種不詳的熟悉氣息無疑是鬼族。
緊跟在我身後的米納斯立馬發出不太可靠的尖銳啼叫聲。
我自然是定定的瞪了它們幾秒然後⋯
「⋯他媽的為什麼這裡會出現鬼族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秒,本是堅固的堡壘支離滅裂,一群散發惡臭的黑色種族直接叫著「嘎呀啊啊呃」衝了進來,而我馬上驚恐的看了看一樣驚恐看著我的米納斯肥美的雞身,現在應該要幹嘛?
腹背受敵如我,只好如此在心中馬上以最高轉速編排出幾個可能性:

A 直接抓住米納斯落跑
⋯否決。
人生地不熟,後面都是山林,鬼族恐怕還比我熟門熟路,而且可能會有埋伏。
B 把米納斯像棍棒一樣暴打它們
⋯否決。
武器缺乏殺傷力。
C 高喊「上吧!米納斯!重現水兵!」
一秒否決。
如果真的做了這麼蠢的事我們都不用活了。
而我更沒有所謂的D選項⋯

——「鏘」的一響。
我免強承受後腦爆出的劇烈疼痛,耳邊嗡嗡鳴叫,讓眼前花花白白的模糊起來。
最後仍然不支倒地。

待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