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567|回復: 115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9-29 21:13:1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20-7-11 19:35 編輯

大家好,我是小廷

筆名天陽

終於來到第三冊了啦~(灑花~),斷斷續續的這樣寫,希望大家別生氣喔!

天陽我也從高二來到大一了,時間過得真快啊~

這套第十三位聖騎士,有關小斯凱的故事,從一開始決定有五冊了!

可是看這進度...不知道我大學畢業前寫不寫得完...

不過坑是自己挖的,填也要想辦法填完,所以就苦了大家慢慢看囉~

還是要說一下,這是我的部落格,一些原創故事會放在那,有空可以去晃晃:天空上有太陽





這裡是目錄:(持續更新中)

第一冊-天空騎士的工作:協助哥哥(0.5~22集)
0.5契子
 1我是天空騎士長
 2肥豬國王
 3休假囉!
 4死亡騎士出現了
 5想要幫上忙
 6死亡騎士是...
 7事實的真相
 8事前準備
 9埋伏,戰鬥,妥協的正義
 10事情落幕了嗎?
 11大王子哥哥的頌讚典禮
 12吃早餐很重要
 13和不死生物逛大街
 14戰神殿、戰神之子、出事了
 15魔獄哥哥是誰呀?
 16搶奪公主姐姐?
 17訓練,計畫,秘密實行
 18衝突
 19夜半的任務,達成衝突
 20三人決鬥,獎品是公主姊姊?
 21有情人終成眷屬>∼<
 22終於結束了

第二冊-天空騎士的任務:處理魔法(23~44集)
 23創世神話及預言
 24戰神殿的邀約
 25風雲色變的晚宴
 26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27十三年前的預言
 28出發,打醒四神獸
 29絕望,希望,永不放棄
 30戰爭中,過往的記憶
 31焰舌竄天
 32風起雲湧
 33大地悲鳴
 34這次好慘呀~
 35額外的任務(上)(下)
 36套話要鬥智鬥勇
 37最強的冒險隊伍
 38威脅要親自出馬
 39失蹤的聖殿之首
 40尋找翹班的哥哥
 41抓人之旅的驚喜
 42凋落的燦綠葉牙
 43暴走的天空之子
 44清醒繼續向前行

第三冊-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
 45謎樣的元素寶石(上)(下)
 46沉默之鷹的拜訪
 47黑暗襲擊的前兆
 48事情脫序的情況
 49墮落的審判之月
 50把悲傷化為力量
 <把悲傷化為力量>外傳
 51血濃於水的親情(上)(下)
 52吹響號角的時刻
 53你永遠是我兒子
 54休息一下別著急
 55勇闖賊窟討歡心
 56信任、判斷、闖 
 57出乎預料的事態(上)(下)
 58讓人落淚的關心(上)(下)
 59魔王誕生的秘密
 60彼此隱瞞的心意(上)(下)
  <彼此隱瞞的心意>外傳
 61各自持有的秘密(上)(下)
 62永遠相挺的兄弟
 <永遠相挺的兄弟>外傳
 63連環爆的壞消息(上)(下)
 64啟動徹城計畫!(上)(下)
 番外篇:那一夜副隊長們
 65看那悲傷的人們(上)

番外篇:我的隊長是孩子(1) (2) (3) (4) (完)

番外篇:羅蘭的騎士之路 (前言)(1)(2)(3)(4)(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9-30 18:36:1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的第一冊-天空騎士的工作:協助哥哥
我看過了,不過第二冊-天空騎士的任務:處理魔法
還沒看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 21:34:16 | 顯示全部樓層
臨聞盡 發表於 2015-9-30 18:36
大大的第一冊-天空騎士的工作:協助哥哥
我看過了,不過第二冊-天空騎士的任務:處理魔法
還沒看過

要看第二冊的話請點上面反藍的字就可以直達了~
還有番外故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2 18:28:23 | 顯示全部樓層
非常謝謝
大大請加油
加加加加油油油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3 20:41:37 | 顯示全部樓層
45謎樣的元素寶石(上)

「為甚麼你會出現妨礙我們。」夢中,尖銳的女孩音聲嘶力竭地喊著:「你會害格里西亞出事的!」

誰?誰說我會害西亞哥哥出事?

「你本來就不應該存在~!!!!」

一聲淒厲的叫喊嚇得我直接從床上跳起,我喘著氣,驚慌地看著四周,是我的房間。

圖畫書零零散散的丟在書桌上,角落還有一疊改完的公文,爸爸以前買給我的玩具被塞在櫃子下層,所有的一切就和我睡著前一樣,沒變。

抓起床邊的天空神劍,我換件衣服打算去外面散散心,現在根本睡不著。

那個女孩是誰?為什麼說我不應該存在?

疾風上次說的話又是什麼意思?

我現在,到底該怎麼辦?





晃進聖殿廣場,天快亮了,這時間大家都還在夢境中,那麼那兩個人影是誰?

「腰蹲低一點,腳要踩穩。」一個重低音傳來。

我默默地走近,看到了雷瑟哥哥和一個小孩。

是飛米。

他很努力地踩穩腳步,手中持著一把短劍,以他的年紀,長劍無法自由發揮,短劍真的比較適合。

陽光漸漸灑落,照亮了飛米紅潤小臉上的汗珠。

「喝!」飛米喊了一聲,開始揮舞劍,一下接一下,雷瑟哥哥不時在一旁指導些動作。

「斯凱,你要躲在角落看多久?」雷瑟哥哥看往我的方向,聲音依然毫無起伏地說。

我摸摸腦袋,無奈地走出來,畢竟我沒有刻意隱藏氣息,雷瑟哥哥當然會發現。

「天空騎士長早!」飛米中氣十足喊著,將手中的劍收回劍鞘。

我走上前,掏出手帕擦掉飛米臉上的汗水:「練劍不帶手帕,等會去沖個澡再去晨跑。」

「是!」開心的回答,將劍遞給雷瑟哥哥,就跑往宿舍了。

邊將武器放好,雷瑟哥哥邊說:「飛米每天清晨都會自己偷偷練劍,有一次被我發現後,只要有空,我就會稍微指導一下。」

我茫然地聽著雷瑟哥哥說話,話完全沒傳進耳朵裡。

「還在恍神?」雷瑟哥哥拍了我腦袋一下:「別再亂想了。」

「綠葉的死,太陽的視力,都不是你的錯!」

這句話,讓我快速的回神,真的不是我的錯嗎?

眼前模糊一片,雷瑟哥哥的臉看不太清楚,不過可以確定,雷瑟哥哥有些生氣。

「別哭了。」嘆口氣抱起我,雷瑟哥哥拿起手帕擦我的臉。

我哭了?

我什麼時候哭了?

「乖~」雷瑟哥哥的低音很溫柔的說,感覺就和爸爸很像:「不要和太陽一樣,把所有事都攬在自己身上。」

揉揉眼,我覺得想睡了。

「睡吧!」雷瑟哥哥反應很快的發現,伸手拍拍我的背:「別在自己一個人承受了。」

在我熟睡之前,我隱約聽到最後一句話:「不管你是誰的孩子,我們都還是你的哥哥。」





我抱著斯凱走回聖殿,許多聖騎士都已經起床,沿途可以聽到許多物品掉落的聲音。

默默地嘆口氣,審判騎士的威嚴應該不會就這麼受到影響吧?

深深的覺得,怎麼最近我都幫忙開導別人,先是太陽,再來是斯凱。

這對兄弟惹麻煩和風波的機率永遠比普通人高上十幾倍。

而且,開導別人會是審判騎士做的事嗎?

不過至少,太陽和斯凱都很相信我。

「審判,天天怎……」遠遠看到烈火,在我還來不及阻止,他已經大聲地問。

寒冰當機立斷的一塊冰堵住烈火的嘴。

「寒冰,謝謝。」我點點頭,寒冰面無表情,但語氣擔心的問:「斯凱,怎麼了?」

綠葉擔憂的彎過頭看斯凱的臉:「天天有哭過。」

「審判該不會是你欺負……」烈火拿出嘴中的冰塊又再度大喊,又被寒冰塞了一塊更大的冰塊。

用力壓下嘴角勾起的笑容,糟了,我好想笑。

「審判~」太陽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出來,臉上的笑容燦爛無比,被關了這麼久,不知道受到的教訓夠了沒?

「天天怎麼了?」太陽臉上的燦爛在看到斯凱的那瞬間消散:「我感知到他天亮前就離開房門,可是羅蘭不給我出去。」

挑挑眉,我低聲提醒:「太陽,沉默之鷹已經在教皇的辦公室,你稍稍整理一下,我把斯凱帶回房間就去。」

輕輕的點點頭,太陽難得二話不說就直接離開,前往光明殿。

而我轉個身,打開斯凱的房門。

下一秒,一股旋風迎面襲來,長期訓練的身手讓我反射性的抽出審判神劍擊碎這道風。

「審判騎士,汝太恐怖了吧~」一個清脆的童音飄來:「不到幾秒擊碎吾的法術。」

手一揮,將劍收回劍鞘,我沉著語氣說:「不是違反諸神條約嗎?疾風。」

「嘿嘿~」眼前的神使搔搔腦袋,眼神飄呀飄,最後落在我懷中的斯凱上。

「少主!」疾風迅速跳起,撲到我面前,東摸摸、西碰碰的推著斯凱。

略帶不滿地推開疾風,我輕輕的將斯凱放在床上。

「少主的精神狀況……」疾風鬆了口氣說:「比吾上次見到時穩定多了。」

「說!」我嚴厲的瞪著疾風:「下凡來做甚麼?」

雖然這樣說很不禮貌,但套句格里西亞說過的話,這些神使前來通常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像上次,四神獸失控,大陸差點毀滅。

「警告!」疾風迎上我的視線:「這一年,不要太常讓少主使用法術和魔法。」

認真的打量,我不得嘆了口氣,疾風沒在說謊。

「為甚麼?」最近發生太多事了,讓平時冷靜的我也快受不了了:「你們神又做甚麼好事!」

疾風淡然的看了我一眼:「該來的本來就會來。」身影漸漸消散:「回想當時的預言。」

一陣風再度吹過,睜開眼,疾風又再度消失了。

可惡!我握緊拳頭,看著床上睡得一臉安詳的斯凱。

多久了,有多久沒看到斯凱這樣的睡顏。

無憂無慮,帶著笑容的熟睡。

闔起眼,我無聲的祈禱,光明神,可否讓大家平安。

作家的廢話:
我、我差點忘記要更文了~大腦不太中用了!
不過在晚上我還是想起來了喔~
這篇寫得蠻順,但我還要想接下來怎麼接軌...
啊~有些煩躁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0-11 23:35:3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耶
我又來留言啦
恭喜邁向第三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7 20:30:14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玥茹 發表於 2015-10-11 23:35
好看耶
我又來留言啦
恭喜邁向第三篇

謝謝妳~
不過上大學後我更文的時間不太穩定喔~當我回應妳留言時,就是我更文的時候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0-17 20:33:00 | 顯示全部樓層
45謎樣的元素寶石(下)

「唔~」我緩緩地睜開眼,疑惑的看著四周,將視線轉到窗外偏西的太陽上。

已經下午了?!

細細的回想,我好像是被雷瑟哥哥抱回房間的。

討厭!都已經決定不要再給哥哥們添麻煩了。

突然,一個褐色的東西映入眼。

是一根細長又漂亮的羽毛。

疾風?!

我飛快地拾起那根羽毛,上面透露出些許的魔力,像聖光一樣,十分溫暖。

絕對錯不了,這是疾風留下的羽毛!

毫不猶豫,我把羽毛別到衣領上。

就在我思考著疾風什麼時候跑來時「扣!扣!」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我跳下床,打開房門,這時間怎麼有人來?

「晚安,天空騎士長,很抱歉這時刻來拜訪您。」來者溫柔又和藹的說,是光祭司。

光祭司是教皇的左右手之一,最擅長的技能是封印和輔助神術,想當初要出兵對付四神獸時,我和西亞哥哥還特別去請教封印的法陣及知識。

「晚安,光祭司,很高興您來找我,請問有甚麼事嗎?」我恭敬的問,先別說光祭司看我從小長大,他年紀也大了,對待長輩本來就要恭敬。

「天空騎士長,我將您的項鍊拿來歸還。」說完光祭司遞上了一條寶石項鍊,在夕陽的照射下反射著刺眼的碧綠光芒。

我伸手接過,被帶回聖殿醒來後,我發現身上的元素寶石不見了,當時雷瑟哥哥對我說拿給教皇修理,所以後來我忘了追究。

「這顆元素寶石的魔力非常強大。」光祭司看向我手中的項鍊,雙眼透露出疑惑:「您做了甚麼事導致寶石損毀呢?」

老實說我也記不得了,只記得醒來後蘭碧叔叔喪失病狂般的把我拎起,掐著我的脖子惡狠狠地說:

「雷瑟把寶石還你後,一定要掛在脖子上,絕~對~不准拿下來,再有一次我就叫尼奧把你揍扁~!」

我頭一次看到如此恐怖的蘭碧叔叔。

就連法爾叔叔抓開蘭碧叔叔後也一直耳提面令的唸,唸到飛米闖進房間後才停止……

「而且這顆寶石有封印力量及防止配戴者力量外洩的功用。」沒注意到我的恍神,光祭司繼續說。

「封印我的力量~?」我不自覺的拔高音量:「那為什麼我帶這麼久都沒什麼影響?」

「經過我和教皇大人的研究,似乎只有封印特定力量。」光祭司不確定,猶豫地說:「所以天空騎士長您在使用神術及魔法時,並沒有影響。」

聽到這雖然還是有很多疑惑,但我想再問光祭司也問不出什麼了,只好笑著說:「謝謝您的協助,修好這顆寶石。」

「別這麼說。」光祭司話中帶些歉意:「我沒辦法將這顆寶石完全修復,只能利用聖光將寶石破損的地方填補,現在的元素寶石並沒有像先前的如此強大。」

我翻轉著元素寶石,沒仔細感知還真的沒發現,以前風元素和光元素一樣多,現在比例是光元素多。

「沒關係!」我不介意:「沒有破碎就很好了,真是十分感謝您。」

「不用客氣。」光祭司笑了笑,伸手揉亂我的頭髮後,就轉身離開了。

……為甚麼大家喜歡弄亂我的頭髮啦~!





光祭司才沒出去多久,「叩叩~叩!」的敲門聲又傳來。

我挑挑眉,嘆了口氣:「進來吧!飛米。」

也就只有這孩子,會這樣敲門,太好認了!

話才剛落,飛米滿臉笑容的衝了進來,喜孜孜的說:「天空騎士長,今天烈火騎士長陪我練習劍術呢~烈火騎士長的劍術好厲害,雖然沒有審判騎士長那麼厲害,但還是好強喔~我總有一天也要變得那麼厲害!還有亞戴爾哥教我些神術的使用方法,我已經可以使出些許聖光了喔……」

無奈的嘆氣,雖然有些過分,但我還是開口打斷飛米開心的發言:「你來找我應該不是要說這些吧?」

「啊!」飛米露出『對了』的表情,我不禁哭笑不得。

最近發生太多事,讓我忙到沒時間關心飛米進聖殿後的情況,但目前看來大家都對他很好。

「我是來轉達審判騎士長的話。」飛米笑了笑,刻意壓低嗓音模仿雷瑟哥哥的話:「『斯凱,沉默之鷹來訪,你身上先前的傷還沒修養好,敢亂跑就讓你體會光明神的嚴厲。』就是這樣~」

我嘴角抽了抽,雷瑟哥哥~你好狠呀~!

但……等陽哥哥來訪,是出了甚麼事?三大信仰通常不會互相干涉,大家都憑自己的實力拉攏信徒,而且我覺得等陽哥哥轉移陣地也沒用,葉芽城的百姓可是非常團結一心,完全的篤信光明神信仰。

不行!我得去問問。

看了看眼前疑惑的飛米,我想到一個好點子了。 

「飛米~」我對飛米說出絕對會被雷瑟哥哥罵死的話:「有沒有興趣和我交換一下身分。」

「咦?」


作家的廢話:
我、我總算來更文了~
有許多報告要寫,明明只有幾題功課,卻寫了快一個小時...
啊啊~一整個悽慘啊!
不過我會想辦法榨出時間,來寫這故事的!
就希望這樓不會沉了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5 21:36:35 | 顯示全部樓層
46沉默之鷹的拜訪

我四處張望一下,立刻發現站在窗邊和狄倫說話的銀黑色身影。

我走到旁,小聲地開口:「『魔獄騎士長』,我有事想請教您。」

眼前的『魔獄騎士長』轉過身,被面罩遮住的臉看不清表情,不過我敢肯定他在笑,而且笑得非常開心。

「你想問什麼,『飛米』小騎士?」『魔獄騎士長』依然用正經的語氣回答。

我不行了!好想笑呀~

調整一下臉部表情,我燦笑著說:「我想請『魔獄騎士長』指導我劍術。」

魔獄騎士長認真的點點頭,揮手跟狄倫道別,就率先走在前頭要踏出聖殿。

但一陣淩亂的腳步聲拉走了我的注意力,好幾名聖騎士怒氣沖沖,一點都不優雅的大聲嚷嚷:「快!快去找天空騎士長!天空騎士長一定能打贏。」

我緊張地轉頭,看到聖騎士敲敲天空騎士的房門,『天空騎士長』疑惑打開房門,就立刻被兩位聖騎士拖著走。

「你們在做什麼~!」『天空騎士長』緊張的揮舞著雙手:「出了什麼事啦~」

「魔獄騎士長也在這裡呀!」突然,一個聖騎士看見了我,臉上的表情好像看見光明神一樣的興奮。

他這麽一喊,其他聖騎士也全都轉頭看向『魔獄騎士長』,臉上表情高興得好像發現了救世主!一整團人沖過來,還把我們團團包圍住,每個人嘴裏都不斷地說話。

「他實在太過分啦!」

「也不想想他可是在光明神殿!混沌神殿的人在這裏囂張什麽!」

「那個小白臉,以爲長得好看點就了不起呀!」

「魔獄騎士長,您的劍術是最強的,請您一定要去打敗他!」

我聽了一頭霧水,『魔獄騎士長』滿是疑惑的開口:「要去打敗誰?」

聖騎士沈默了下來,個個眼神憤恨,最後,由第一個呼喊的聖騎士作發言人,他一字一字地高喊:「沈默之鷹!」

不……不會吧~!!!





被一大群聖騎士簇擁到聖殿的練劍場,我看到『天空騎士長』一臉緊張的站在沉默之鷹面前,手上的劍還微微顫抖中。

「隊長~上啊!把沉默之鷹打扁~」一旁的豆里一臉憤慨地大吼,平時屌兒啷噹的模樣早已消散。

「你冷靜一點,豆里。」法布爾慌亂地安撫豆里高亢的情緒:「隊長的樣子有些不太對近。」

「是啊!隊長的劍在抖。」終於有一名天空小隊員點出重點。

我還在想你們沒發現,就打算把你們重新訓練了。

如果你的感知能力足夠就會發現,在場上的,根本不是『天空騎士長』,而是實習小騎士飛米。

真正的我,偽裝成飛米囉!

而我身邊的『魔獄騎士長』當然不是羅蘭哥哥,是西亞哥哥!

都要怪雷瑟哥哥下令,不准我亂跑,我才必須這麼累的偽裝成飛米出來探查情報。

我想,雷瑟哥哥大概也對西亞哥哥下了相同的命令,否則何必偽裝成羅蘭哥哥呢。

等陽哥哥一看見我身邊的『魔獄騎士長』,臉上的表情很明顯扭曲了一下,這讓我有點疑惑,他難道認識羅蘭哥哥?

「隊長,你沒事吧?」沃弗爾湊上前,詢問著飛米。

「我……我不太舒服……」飛米抖著音,強忍著害怕的神情。

說真的,難為飛米了,等陽哥哥身上的鬥氣太強大,不是他一個實習小騎士可以抵擋的。

要不是他有和雷瑟哥哥每天對練,大概早就丟下劍跑走了。

聽到這句話,沃弗爾毫不猶豫地把飛米拖離中心。

狄倫走上前,態度桀驁不馴,高傲地說:「沈默之鷹,你的劍術令人欽佩,但請不要認爲聖殿已無人可以打敗你,魔獄騎士長是我們劍術最強的騎士長,從未在劍術比試上敗過!你敢不敢挑戰他?」

等陽哥哥只是點了點頭,沒有說半句話。

啊……這下完了……

西亞哥哥有點尷尬地舉起空空如也的雙手,說:「我沒有帶劍。」

狄倫立刻轉身,抽出他腰間的劍,恭敬地用雙手遞上,說:「隊長,請用我的劍,雖然比不上您的寶劍,但我相信……」他瞄了等陽哥哥一眼,笑著說:「應該綽綽有餘了。」

我相信,就算西亞哥哥左手太陽神劍,右手天空神劍,而等陽哥哥手上只有一支掃把,他要用劍術打敗西亞哥哥還是綽綽有餘。

但這種情況下,西亞哥哥也只能接過狄倫手中的劍。

「飛米乖,站旁邊些看隊長打敗沉默之鷹。」狄倫拉著我,走到旁邊。

我只好默默地跟狄倫站在一旁,心裡想著如何幫西亞哥哥脫困。

沒幾秒,等陽哥哥就自己摔出去,手中的劍也飛出去,他有些狼狽地站起來,對眾人宣佈:「我輸了。」

「……」這是大家的反應。

等陽哥哥,你的演技好差,在場的都是聖騎士中的菁英,你怎麼可能騙得過一大堆劍術高手。

西亞哥哥把狄倫的劍插到地上,對等陽哥哥說:「你是什麽意思?故意放水,想留給聖殿一個面子?你以爲我需要你怎麽做嗎?等我!我去取劍,就讓我們來場最公平的劍術比試!」

等陽哥哥愣了愣,但還是點了點頭。

趁著機會,我悄悄拉著飛米溜出練劍場。

「天空騎士長,我們可以換回來了嗎?」飛米臉上還有些許驚慌。

「現在還不行。」我趕緊說明:「等下我會跟西亞哥哥離開聖殿,你就去幫希歐哥哥改公文,希歐哥哥忙得昏天暗地,不會注意到你偽裝成我。」

「好。」飛米乖巧的點頭答應,飛快地跑往辦公室,深怕再度被抓去做其他事。

我東躲西閃的追著西亞哥哥走出聖殿,才踏進酒館就被拎起來。

……這場面好像曾發生過。

為什麼我進酒館都會被拎起來啊~!!

「不好意思,可以放下那孩子嗎?」西亞哥哥的聲音傳來:「我有事和那孩子說。」

酒保大叔放下我,對西亞哥哥說:「魔獄騎士,有什麼事要說別約在酒館,尤其當對方還是個孩子。」

……我無言了……

西亞哥哥聳聳肩,開始喝一瓶醉,我只好捧著果汁喝。

差不多西亞哥哥灌掉三瓶一瓶醉時,等陽哥哥就推開了酒館大門,他左張右望的同時,全酒館的人也都在看他,人人的表情都經典到可以編成一本人類表情面面觀了。

先是男人驚嚇女人驚豔,再來男人難以置信女人贊歎,最後男人咬牙切齒女人花癡著迷……

但是,對於眾人的表情表演,等陽哥哥似乎習以爲常,他完全無視聚集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一看見了西亞哥哥,就直直地走過來,然後坐到旁邊的位置,雖然他坐下了,但是聚集在他身上的目光還是很多。

西亞哥哥搖晃著酒杯,十分肯定地說:「輸了吧!」

等陽哥哥點了點頭,十分大方地說:「輸了,但這不代表他一定能打贏我,如果我能用上一點混沌神術來輔助……」

「相信我。」我打斷他的話,得意地說:「羅蘭哥哥可也不只有劍術傲人而已!」

等陽哥哥愣了愣,看著我皺起眉頭:「為什麼實習小騎士會在這?」

我眨眨眼,小聲地說:「我是斯凱。」

等陽哥哥發楞了一會,才回過神來。

這時,我感覺到一個黑暗屬性比等陽哥哥還高的人推門進來,那是羅蘭哥哥,他穿著普通的聖騎士制服,也沒有蒙面,只是仍保持著人類的外貌。

他一走進來,男人們目露凶光,女人們眼睛發亮。

「今天哪來的這麽多小白臉。」不遠處的男人們咕噥抱怨。

羅蘭哥哥走到了離我們不遠的角落,面對著我們坐了下來,他一坐下來,馬上就有女侍沖上去招呼,但是羅蘭哥哥只要了杯果汁。

西亞哥哥招來了另一名女侍,勾勾手指要她靠近一些後,就靠著她耳邊說:「幫我做點調酒,用一瓶醉和果汁下去調,加上幾盤下酒菜,然後送去給角落的那位棕色頭發的男人,說是我請客的。」

女侍笑著說:「好。」說完,她還偷偷在西亞哥哥的腰間摸了一把。

唉呀!有小孩在這呢,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還有西亞哥哥,你打算把羅蘭哥哥灌醉嘛!

一個平時沒在喝酒的人一口氣喝那麼烈的酒,會倒下去的。

等等……不死生物會醉嗎?

應該不會……吧?

西亞哥哥笑了笑,喝了口酒後,說:「說吧!你爲什麽要來聖殿?你是沈默之鷹,混沌神殿之首,我可不記得光明神殿和混沌神殿的交情有那麽好,不要敷衍我,說實話。」

等陽哥哥又吃了塊肉,用輕鬆的口吻說:「魔王即將現世。」

噗!我一口果汁都噴出來了,咳了老半天,才回過氣來,壓低聲音說:「等陽哥哥,你會不會太老實了,就這樣告訴我們,這應該是機密吧!」

「反正你們很快就會知道了。」等陽哥哥輕聲說:「很不幸的,恐怕這次,葉芽城這次將成爲魔王誕生之地了。」

聽到這番話,西亞哥哥反而沒有多問,開始和等陽哥哥等東南西北聊了起來。

我悶悶的吃著下酒菜,沉默之鷹有辦法知道魔王候選人嗎?

自從知道西亞哥哥的魔王候選人身分後,我把聖殿圖書館有關黑暗的書籍都翻過一遍,沒想到一點有用的資訊都沒有。

虧我們光明神殿還是對抗黑暗的大本營,連資料都沒有怎麼對付!!

想問疾風,但每次見面的時機都不太好,而且有種直覺,疾風也不會告訴我。

再加上又發生許多事,調查魔王的事就一拖再拖,拖到等陽哥哥跑來警告。

我心不在焉的聽著西亞哥哥和等陽哥哥東扯扯,西聊聊,繼續想我的事,直到角落「砰!」一聲,我轉過頭,羅蘭哥哥已經趴倒在桌上了。

一瓶醉太強大了,連不死生物都能醉倒……

西亞哥哥可以連續灌那麼多瓶……都沒事……

突然,我眼前的畫面開始左右搖晃,奇怪,我喝的是果汁啊……

頭好暈……我勉強抬頭,西亞哥哥的臉在視線中出現好多個……

剎那,我明白了。

西亞哥哥……為什麼要在果汁裡偷摻酒……


作家的廢話:
天陽必須先在這拍謝拍謝再拍謝
大學的時間被切割得十分零碎,我還沒學會善用零碎的時間
導致寫小說的時間變得...不只一點少~~
下禮拜是期中考,我現在來更文應該很不知死活吧~
從周更快變成月更了啊....
但,我一定不會棄文的!
以光明神之名發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1-7 11:48:2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5-10-17 20:30
謝謝妳~
不過上大學後我更文的時間不太穩定喔~當我回應妳留言時,就是我更文的時候啦~ ...

呵呵~烈火真是的,都不會看現場氣氛,另外,雷瑟才不會欺負斯凱呢!!(被伊希嵐用冰塊塞嘴活該
總覺得雷瑟要憂心很多事情呢...願大家都能平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