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25更新 65集下)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8-27 15:26:40 | 顯示全部樓層
60彼此隱瞞的心意 外傳


「格瑞登,你竟然協助審判騎士灌少主吐實劑!」銳利的旋風夾雜著高亢的童音襲來,格瑞登只是皺了皺眉,俐落的揮出一瓶藥水。

藥水一接觸到旋風,立刻侵蝕得無影無蹤。

「斯凱需要休息,不管用什麼方式。」身為藥劑師,格瑞登觀察病患臉色的本事可好了。

斯凱那身子,再不休息繼續硬撐,只是提早回去見父親與叔叔。

「況且你又偷溜下凡,路恩斯叔叔會很頭疼。」

「你才是,什麼時候才要回去?雅洛斯大人很想你。」

「我是依照正規手續遊走人間,在壽命到達盡頭前,別想叫我回去。」

況且在這可以就近觀察十三聖騎士,真得很有趣呢!

「但是天界發生動盪……」

「不甘我的事!」打斷對方的話,格瑞登看著窗外另一支巡守騎士隊伍,露出了些笑容:「人間比較好玩,我剛才說過,不.回.去!」

「還有,少主為什麼又被襲擊了!」沒讓格瑞登耳朵喘息幾分鐘,他想起另一件事大聲嚷嚷:「你都不會幫忙看照一下嘛!」

「我有啊,否則審判騎士怎麼會得到那一大袋的魔藥。」

拜託!魔藥調製可沒那麼簡單,要依照服用者的身體狀態、承受力等多方因素考量,所以那些魔藥有一大半只有斯凱能喝。

剩下的幾瓶,都是按照十二聖騎士的能力調製,不管誰基本上都可以喝,但太陽騎士暫時先不喝比較好。

雖然在向審判騎士交代時,這句話引起了他的質疑……

「但只有幫這一點,你不能到聖殿幫忙殺光光啊!」
孩子不悅的嘀咕,格瑞登隨手將一個空瓶子砸過去。

「這叫強人所難,我只是個小小的魔法藥劑師。」格瑞登拎起孩子,真的很想丟回天界。

自己清楚他是出於擔憂斯凱才會有這反應,但能幫的都幫了,只能看他們自行造化了。

「回天界記得向路恩斯叔叔再提醒,趕快把幕後黑手抓出來。」煩躁的抓抓頭,格瑞登勉強交代,避免這腦容量極小的男孩又忘記。

魔王事件加上神的對付,他也會擔心斯凱撐不下去。

畢竟……他也好不容易有個堂弟,當然不容許別人傷害斯凱啊!

但,這不妨礙他留在人間繼續遊玩,危機重重的世界才可以看到人性最光明也最黑暗的一面。

他喜歡觀看這些事,就像家裡長輩也喜歡從雲端偷看人間。

「因為很重要,所以說三次──我是不會跟你回去的!」

「真是的,永遠都說不贏你。」孩子氣的蹦跳,一些褐色的羽毛飄然落下。

「而且父親沒有找我,我可不能回去。」格瑞登翻個白眼,說出最根本的原因:「你真的有記清規則嗎?疾風~」

無視小老鷹神使嚷嚷著不孝,格瑞登看著巷口的甜點店,那墨黑高大的身影購買巧克力點心。

父親,您的十二聖騎士,不管何時、不管哪一代,真的都團結一心呢!

我就代替忙碌的您繼續觀看著,屬於他們的奇蹟吧……
     

天陽的碎碎念:
原本想多寫一些,結果前幾天在動漫瘋上看到《死亡筆記本》的動畫,就......開始看了XD
這個魔法藥劑師-格瑞登,身分可不單純喔~但一開始我寫出這角色時還沒有想這麼多,不知不覺他就長成這個樣子了
每次寫文章都會覺得,是故事中的人物像我叫喊,希望接下來發生什麼事
有時我想太多也沒用,自己又會變另一個模樣

天陽:乾脆不要想好了
斯凱:(斜眼看)你試試看啊~
十二聖騎士:(磨刀霍霍向天陽)
天陽:好啦好啦~我知道了QQ

就這樣,我要抱著筆記本繼續去編故事大綱了~

對了,最近我想寫一個吾命X特傳的文,計畫有三部分(以時間軸來算),有人有興趣嗎?
又有一種,文章自己生長的感覺(望天)

下次更新時間:8/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1 10:26:13 | 顯示全部樓層
61各自持有的秘密(上)

我的意識迷迷糊糊,身體一直傳來需要休息的警訊,但是每到夜晚眾人休眠之際,那些黑白人影都會悄悄的穿牆而入,展開夜半的戰鬥。

我毫不意外〝他們〞可以穿過聖殿重重守備進到我居住的內殿房間,從第一晚被嚇醒舉劍戰鬥,到後來我只能選擇不睡覺整夜提高警戒。

我從來不知道,不能睡覺是如此痛苦,而戰鬥力也逐漸下降,第三晚就讓黑白衣人在我身上留下傷痕。

我不敢讓哥哥們知道,每位哥哥們都很忙,我只能下隔離結界阻擋戰鬥聲傳到隔壁房。

但是,我的身體真的快撐不住了,如果可以把潛力全部開啟,會不會比較好……

       



我聽到武器的碰撞聲與些許的對話聲。

「滾!不准來打擾斯凱休息。魔獄,還有隱身躲起來的嗎?」

「沒有,審判,目前都已經清空了。」

奮力睜開沉重的眼皮,我看到墨黑的身影與黑中帶銀的身子,意識還在渾沌狀態中,但一聲驚呼把我完全喚醒。

「審判,斯凱醒來了!」羅蘭哥哥欣喜的望著我,解開龍的聖衣法術,恢復生前的褐金髮與騎士服。

無言的望向窗外,旋月高掛星空,目前時刻深夜12點。

「……為什麼雷瑟哥哥和羅蘭哥哥會在我房間?」我想起剛才所聽到的戰鬥聲,聲音沙啞顫抖。

該不會雷瑟哥哥發現了有……

「斯凱,」從桌上端過一盤鬆餅坐在我面前,雷瑟哥哥慢條斯理地將鬆餅切塊,用叉子叉起一大塊放到我嘴邊:「我要先跟你說對不起,我用了格瑞登給我的吐實劑。」

香甜的氣息瀰漫在四周,巧克力與蜂蜜點綴在鬆餅上,睡飽的身體傳來肚子餓的訊息,我也終於有胃口吃下雷瑟哥哥餵的鬆餅。

嗚哇~好好吃,這一定是伊希嵐哥哥做的,話說雷瑟哥哥剛才說什麼……

「吐實劑?!」我不敢置信地看著雷瑟哥哥,墨黑的雙眸有些愧疚,但卻絲毫不閃躲我的目光。

「你問了我什麼?」我完全沒有記憶啊!況且格瑞登說吐實劑用在我身上會有減輕的效果……嗚哇!對了,我睡著了!

「在擔心什麼。」短短的一句話,讓我直接在床上打滾抱頭哀號, 接著我感受到滿是無奈與不知所措的視線。

「起來,把這份鬆餅吃完。」雷瑟哥哥拍拍我的身子,又叉起一塊鬆餅遞到我嘴邊:「你太久沒進食了,需要補充熱量,我特地請寒冰做了這份鬆餅。」

我放棄掙扎的坐起,開始接受雷瑟哥哥的餵食,不用再想,吃了吐實劑的我肯定連黑白衣人的事都說光光了。

一邊吃一邊胡思亂想,我大概是從格瑞登那睡到現在,但為什麼今晚黑白衣人來夜襲時我卻沒有醒來,我的身體真的累到這程度了嗎?

「格瑞登在那瓶吐實劑中混了大量的安眠藥,」一眼就看出我在想什麼的蛔蟲哥哥無奈地邊嘆氣邊說:「我也是離去前才被告知,但藥量其實夠你睡到隔天早上,看來你渾身的聖光對任何藥劑都有減輕作用。」

如果是聖光量的原因,那對哥哥應該也有相同作用。

吃完加大量的整份鬆餅,我滿足地打了個飽嗝,因為沒睡飽又一直提心吊膽黑白衣人的襲擊,我真的快一禮拜沒進食了。

「把這個喝下去。」雷瑟哥哥伸手探入斗篷拿出一罐藥水:「這是格瑞登調配的,雖然我們都不同意釋放你體內的全部潛力,但這些藥劑可以盡量把你的身體狀況調整較好。」

我感激地接過藥水瓶,但有些困惑的問:「應該不只一瓶吧?」像這樣的配藥會是每天一定藥量的服用,怎麼只有一罐?

「藥水全都在我身上,每天要下班時來審判所找我拿,」雷瑟哥哥站起身很認真地宣布:「從明天開始我要每天都看到你!」

嗚哇~雷瑟哥哥超生氣的。

「我已經把夜襲的事告訴魔獄,他會每晚在你房內警戒。」剛才雷瑟哥哥在餵我吃鬆餅時,羅蘭哥哥拿著一疊公文在我的書桌上努力奮戰。

聽到雷瑟哥哥提到自己,羅蘭哥哥放下羽毛筆,用很哀傷的表情看著我:「斯凱,你忘了我不用睡覺……怎麼不找我幫忙。」


我……我真的忘了,而且羅蘭哥哥最主要是支援希歐哥哥的公文。

希歐哥哥說過,除了哥哥和雷瑟哥哥,誰敢跟他搶羅蘭哥哥,就來幫他改羅蘭哥哥平時幫忙的公文量。

「我會跟暴風說,是我借走魔獄。」

「把敵人解決後,我也會繼續改公文,你就放心睡覺吧!」

嗚哇~現在是兩位哥哥都不給理由反駁的啊!

但是,胸口暖暖的,真的好高興喔……





接下來的這幾晚,羅蘭哥哥都待在我房間,讓我可以準時的好好睡覺。

奇怪的是,自從羅蘭哥哥坐鎮我房間後,那些黑白衣人都沒有出現了,不知道是羅蘭哥哥太強了還是他們玩累了。

反正沒來最好,這樣也省力氣半夜不用在提心吊膽,多花羅蘭哥哥這份重要人力。

這幾天我都忙著皇宮聖殿兩頭跑,哥哥也真的不知道去哪,每次都找不到人,我也沒那力氣放感知找人。

幾瓶藥水下肚,效果真的好很多,我的魔法能力慢慢地有恢復,格瑞登人真的很好,所有事情忙完後,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他。

「天空騎士,」我看著滿堆的卷宗,眼前的大王子……不對,是國王哥哥聲音有些沙啞的開口:「剛才大臣的稟報你有聽懂嗎?」

我頓了頓,一條條說出剛才稟報的內容,長桌對面那接近不死生物狀態的大臣勉強一笑,他跟希歐哥哥一樣快過勞死了。

「幫我回去傳達給太陽騎士。」給心腹騎士使個眼色,他立刻跳出來說:「國王有事要單獨向天空騎士對話。」

所有大臣閒雜人等隨即撤光光,國王哥哥深深的嘆口氣,也示意心腹騎士退下。

我抿了抿唇,還是忍不住開口:「國王哥哥,嘆一口氣會短命三秒。」

「小斯凱,那麼我最近的嘆氣數可以讓我短命一兩年了。」國王哥哥勾起笑:「怎麼這幾天來皇宮的是你?格里西亞呢?」

「我也不知道,」我很無奈的回答:「所有哥哥們都忙翻天了,但國王哥哥更忙。」

我們十三聖騎士要負責的只有聖騎士,但國王哥哥要負責的是一整個葉芽城。

「撤離的安排大致都規畫好了,」國王哥哥說起了剛才的討論事項:「有了你們聖騎士的協助可以省去大半人力,民眾應該會比較肯離城。」

「要我們聖騎士扮黑臉也行,」我想了想教皇會有的反應,但還是決定到時直接無視:「我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平安。」

真的,這是我最大的心願,和自己所愛、所重視之人快樂的生活。

「你果然和小時候一樣,完全沒變。」國王哥哥伸手揉亂我的頭髮:「心中仍保有那希望與天真。」

我歪了歪頭,有些疑惑的問:「不好嗎?」

「我看著你長大,」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國王哥哥微笑著繼續搓揉我的頭,眼神中充滿著溫暖:「從當初看到我父親會大哭的幼童,蛻變成意志堅強、英勇善戰的騎士了。」

嗚哇~一想到肥豬國王還是很討厭啊!我小時候每次看到他都是大哭來做結尾的。

不過國王哥哥今天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會說出這些話?

「尼奧很擔心你和格里西亞,」國王哥哥不給我開口的機會,語氣十分懷念的訴說:「每次他來皇宮作客時,都會提到你做了什麼調皮搗蛋的事、或是格里西亞的劍術爛到慘不忍睹的地步。」

我噗哧一笑,難得有人可以抱怨,相信爸爸一定說了不少。

「但你知道尼奧最常跟我抱怨什麼事嗎?」

我偏頭想了想,最終只能困惑地搖搖頭。

「是你和格里西亞最像的地方,」國王哥哥一把抱起我,雙手繼續摧殘我的短髮:「斯凱,你真的不清楚?」

我睜大眼,和哥哥像的地方……

「就是你們兩個孩子經常貼心到莫名其妙的地步。」國王哥哥垮著一張臉,無奈地公布答案:「每次他事情耽擱一下,就被你或格里西亞處理好了。」

爸爸,你的擱一下常常就是十天半個月,事情都火燒屁股才想到要處理,與其到時趕得要死,還不如我和哥哥先處理掉……

「所以啊,有時也可以倚靠我們,別只想靠自己!」國王哥哥收攏手臂,把我緊緊環抱:「乖弟弟,沒有任何一位哥哥希望弟弟賭上自己的性命而換得他們的平安。」

國王……

「謝謝你,阿奇爾哥哥。」





從皇宮走出來已經接近黃昏,經過廣場噴水池時,我隨即察覺兩股濃厚的黑暗氣息包夾著一股熟悉的光明氣息。

腰際上的天空神劍反射性出鞘,腳一蹬隨即抓穩劍橫砍過去。

「硄!」金屬相互碰撞的聲響,墨黑的斗篷在眼角翻轉著,我借力使力,一個翻身準備再度直劈時……

「天天,他是暗騎士!」哥哥高亢的嗓音嚴厲的喝斥,心一驚,狠狠一揮-劍在人影身旁幾公分處將地磚砍出一道深深的裂痕。

「哥哥,你沒事吧!」一個高分貝的嗓音從一旁傳來,渾身漆黑,混沌祭司裝扮的女孩衝上前,很警戒的把我從頭到腳掃一輪,突然露出驚慌的表情:「你是前太陽騎士收養的小鬼。」

咦?除了葉芽城有年紀的居民,已經很少有人會記得我是第三十七代太陽騎士的養子,因為後來天空騎士的身分壓過爸爸收養我的驚喜了啊?

「夏洛特,不可以這麼沒禮貌。」暗騎士大哥按住女孩的肩:「他是天空騎士,第十三位聖騎士長。」

「對不起,」我盡量無視那名叫夏洛特敵意的視線,向暗騎士大哥道歉:「因為我以為太陽哥哥受到危險,所以才會做出這種行為。」

「施分,真抱歉。」哥哥掛著微笑走近,剛才我攻擊施分時哥哥跑得遠遠遠,就怕被我們倆波及:「我回去會好好教訓他。」

「哥哥,我不喜歡那小鬼,」夏洛特繼續用一種討厭的眼神看我,很少有人對我露出如此明顯的敵視:「為什麼他可以待在太陽騎士身邊,就因為被收養。」

「我也不喜歡妳。」我皺了皺眉,很直白的說,夏洛特一直給我一種很排斥的感覺,但我好像在哪聽過這名字……

「好了,夏洛特,我們該歸隊了。」施分勸說夏洛特:「下次我們再來見太陽騎士吧。」

「再見,太陽騎士。」夏洛特一看向哥哥,就露出普通女孩看到帥哥的表情(不過我哥真的就是帥哥,不用懷疑):「下次我還能再見到你嗎?」

哥哥微微一笑,要不是現在在外頭,我看哥哥都要笑到嘴巴裂開了:「當然可以,光明必定會讓我倆相逢並感受到它的慈愛。」

哥哥,你夠強大,連渾沌神殿的人員都可以順便傳教……

等到他們走遠,我仰起頭問:「哥,他們是渾沌神殿的人?」

哥哥點點頭,壓低聲音回:「沒錯,我問過等陽,施分在混沌神殿的地位和亞戴爾差不多。」

……簡單來說,又是一個十項全能?!

「可是我不喜歡施分和夏洛特,」自從見到那兩個人,我的頭就開始發疼,那種感覺就像童年時見到肥豬國王,那滿身的惡意與邪念……「哥,你確定他們真的是單純的黯騎士和渾沌祭司?」不是我愛亂想,但敵對神殿的人對哥哥如此喜愛就要抱持極高警戒,經典案例就是等陽哥哥。

像麥凱那樣敵視才正常呀!

「夏洛特說,她在葉芽城見過太陽小騎士的我,」哥哥滿臉困惑的說:「但我對她完全沒印象。」

「會不會是她記錯人了?」哥哥的記憶力一等一的好,沒印象就真的沒見過:「金髮藍眼的小孩說少也不算少。」

「我有給她藍莓口味的棒棒糖。」眼神死的說出這讓人無從反駁的鐵證,哥哥的表情十分複雜。

我嘆口氣,這大概是不解之謎了,暫時拋開這件小事,我一一轉告國王所說的每件事,腳也不停歇的走回聖殿,我正努力回想還有什麼事情要跟哥哥說時,艾維斯哥哥急急忙忙的朝我們走來,還來不及開口詢問,艾維斯哥哥就壓聲音說:「太陽,你最近跑到哪了?今天早上審判酸溜溜的說禁止你吃甜點後都沒找他交流,等到你想吃甜點才會想出現。」

哥哥一臉晴天霹靂的模樣,似乎腦迴路轉了幾圈,最終說:「我去找審判。」

得到回覆的艾維斯哥哥更擔憂的說:「……你最近說話真簡潔明瞭。」

我邊發呆邊想,當哥哥說話過度簡潔時(對我和爸爸除外)就真的需要擔心,通常那會是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花在一件事上。

附帶一提,那件事一定是很嚴重的事,否則不會讓哥哥花費那麼多心力,說話都說明白了。

哥哥似乎頗無言的翻個白眼,沒好氣地反問:「不好嗎?」

艾維斯哥哥搔了搔臉,說:「也不是不好,只是不太習慣。」

哥哥很乾脆的再送個白眼給艾維斯哥哥,就去張羅物品了。

而我則沿路跟在哥哥背後,今天的藥水我還沒去找雷瑟哥哥拿呢~


天陽的碎碎念:

這次是意外的災害讓我延遲一天更新,我那欠揍的弟弟拔了一整晚的網路線不讓我上網,線接回去還衝著我耳朵大吼大叫,要考試的是誰啊

這集標題是:各自持有的秘密
斯凱有秘密(雖然雷瑟知道了)、太陽有秘密(雖然雷瑟、斯凱和堅石都知道了)、而下集審判也知道一個小秘密XD
快要開學了,更新的時間會拉長,但我還是會記得寫下去

下次更新時間:9/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9-9 20:16:4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18-9-23 20:52 編輯

61各自持有的秘密

(太陽視角)

我張羅完水、手帕、凳子,發現斯凱跟在我屁股後,還順手拿了張小凳子,擺明要當個十足的跟屁蟲。

我挑挑眉,這小鬼何時起又開始跟了?

「斯凱,你不去吃晚餐嗎?」這年紀的孩子正在發育,食量會加大且容易飢餓,何況他整日在外奔走。

斯凱頓了頓,眼神流露出一些感動:「哥哥,我不餓的,而且我也有事要找雷瑟哥哥。」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孩子……我是要趕你走啊!

但在我成功之前,我們已經來到審判所旁的廁所,審判已經在裡面而且清理得差不多了,如果我再晚點來,說不定他都要走人了。

審判擡頭看見我,表情看起來有點訝異,不過立刻又恢複平靜,淡淡的說:「籃子裡有甜食。」

居然准備了甜食?該不會又是苦到沒天理的『甜食』吧?我搖頭說:「我不餓。」然後走過去遞了個凳子給審判。

斯凱也非常自動的拿著小凳子坐在我們倆中間,伸出手喊:「雷瑟哥哥,藥。」

審判先是上下打量斯凱一番,又抓住他伸出的手腕闔上眼細細摸索一會,最終才將手伸進懷裡拿出一瓶元素組成詭異的藥水。

我警戒的看著那瓶藥水,但斯凱和審判都一往如常的樣子,沒什麼在意。審判沒發現我不奇怪,但斯凱呢?

重點是,那孩子什麼時候開始服藥了?

斯凱接過藥水轉開瓶蓋,表情十分糾結的開始吞嚥藥水,我將感知更加集中在斯凱身上,吃驚的發現藥水竟然慢慢平緩斯凱身上紛亂的元素之力。

很厲害的藥水,有點好奇那位藥劑師的身分了,能調配出斯凱喝的……等等!

那位藥劑師是誰?斯凱的身分那麼特別,看審判的態度也應認識那個人,但會是誰……

就在我努力思索身旁有誰能調配出這種藥水時,斯凱已經喝完整瓶並瞇著眼吐舌頭,審判很快的扔了顆糖到孩子的口中。

「好苦好苦好苦!」斯凱舔著糖臉卻還是皺成一團的哀叫,審判默默嘆口氣,又遞出一顆巧克力糖。

等等!審判這是差別待遇啊!為什麼對斯凱就這麼好,卻斷我的甜點。

審判抬起頭輕輕掃我一眼,瞬間覺得他看透我內心在想什麼,為了避免再度惹火他,我忽視卡在中央的斯凱一五一十說出最近我在做什麼。

審判沒有說話,只是看著我的臉。在審判所十年,他光是從表情就可以簡單判斷犯人有罪無罪,所以我連眉毛都不敢動一下,就怕得到兩個字——有罪!

但他卻問了和我的行蹤一點也不相關的問題:「太陽,你今天吃過什麽?」

我立刻說:「我沒有偷吃甜點!」

他皺起眉頭,繼續追問:「那吃過什麽食物?」

我愣了,卻發現審判很認真的想得到答案,同時斯凱也抬起頭睜著圓滾滾的雙眼看著我,在雙重壓力下我只能努力回想,卻什麼也想不到,最後老實招:「我忘記了。」

聞言,斯凱露出讓我頭皮發麻的哭喪臉,眼角更匯聚起水屬性,幽幽地開口:「那是因為哥哥你什麼都沒吃!」

審判緊繃著臉,非常不高興的接話:「你最近很少到餐廳來,我本以爲你是偷吃甜點,所以才不餓,但一問之下,卻沒有人給過你甜點。你老實說,到底有幾天沒有好好吃東西了?我是讓你少吃甜食減肥,不是要你斷食!」

我連忙說:「我沒有斷食啊!只是不餓。」

斯凱惡狠狠地瞪我一眼,接著撲上我的身子,差點把我撞下椅凳,我一接穩,他奮力扯著我的腰帶。

喂喂喂!要被勒死啦!

我拍開他的手,低頭一看……等等!腰帶扣在倒數第三個洞上?之前不是都扣到最後一個洞去了嗎?

「你或許看不出顔色,但大家都發現你的臉色越來越蒼白,甚至很少說話。」

「我一直都很少說話。」我一說話就要贊美光明神,所以從以前就不太愛開口說話了,大家應該都知道。

「這幾天更少了,」斯凱在我懷中蹭啊蹭,我伸手偷掐他一把也不肯放手,似乎打定主意要撒嬌:「哥哥們膽顫心驚,紛紛說你最近說的話簡單明瞭到所有人都聽得懂。」他停下磨蹭,一張佈滿水屬性的小臉抬起,露出不符合年紀外貌的憂傷。

我讓弟弟擔心了,我後知後覺意識到這點,最近忙著追查魔王候選人,跟斯凱交流的時間大幅減少,有說話也都在談公事,沒有好好關心他。

不只斯凱,我對所有兄弟都是如此。

「你跟堅石從皇宮回來後就不對勁,但堅石卻堅持他什麼都不知道,所有人都不太相信他的話。」審判淡淡的說,斯凱卻轉頭疑惑的撇審判一眼:「你再不開口,大家就要去測堅石的固執程度有多高了。」

糟糕,我也蠻想知道堅石到底可以多固執……

「你真的不說?」審判的專屬低重音出動,嚴厲到彷彿再提醒我,繼續裝傻會親生體驗到光明神的嚴厲。

「那你先說刃金的真實個性到底是怎麽樣,我才要說。」

審判沈默了,所以我也跟著繼續沈默,斯凱來回看著我們,露出猶豫的神色,這小鬼……果然知道刃金的真實個性,連我都不清楚。

過了一陣子,他輕描淡寫的說:「刃金很崇拜我。」

「我知道,不過應該還有其他的吧?」我一點也不意外,哪個沒瞎的人看不出刃金很崇拜審判啊?不對,我就是瞎了都看得出來!

斯凱的嘴開開闔闔,最終雙掌摀住臉,大有不想插手的模樣,所以刃金的真實個性到底是什麼啊?我好奇死了……不對!重點是-

我低聲說:「你看,你也有怎麽樣都說不口的事情,我難道就不可以……」

審判突然開口說:「他喜歡被打。」

「……你說啥?」




天陽的碎碎念:
(土下坐)!嗚嗚,我忘記更文了,應該說這禮拜我沒寫文啊
忙準備研究所推甄,怕推甄不上我要考試了QQ我這奇葩的腦迴路怎麼期望寫出正常的答案啊~(哀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19:20:0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8-8-14 13:10
59魔王誕生的秘密

解開心中最深的結後,我發現真的欠粉紅蠻多的。

阿奇爾辛苦了,我完全能體會你的無奈、憤怒與心酸,如果你下定決心弒父,我會幫你毀屍滅跡的(誤
難得看到這麼強勢的斯凱,讓人在感嘆他成長的同時又心疼他必須承受這些...別擔心,就算你的太陽哥哥要離大家而去,其他哥哥也一定會把他帶回來的。
等陽也是疼斯凱的,可惜斯凱不可能放的太陽騎士不管,畢竟兄弟就是兄弟,永遠不會放棄彼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20:11:4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8-8-19 14:40
60彼此隱瞞的心意(上)

當我從皇宮走回接近神殿門口時,我隱約察覺不對勁,不禁越走越慢。

我知道小廷的句子有些會直接套用御我大大的寫在本篇的內容,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再吐嘲一次...(以前在閱讀吾命騎士的時候已經在心中吐嘲御我大大了)尼奧騎士長到底要怎麼雙手環胸啊XXXD
尼奧是個好爸爸呢~~溫柔到我都快不認識他了,不過他在原作本來就是很疼小孩(格里西亞)的,只是不常這麼坦率的表現出來。
心疼審判騎士長,要操心太陽、斯凱,連飛米都會幫斯凱瞞他,在質問過程還要小心不要嚇到孩ˊ子,真是太辛苦了。
看到最後,我也好擔心斯凱啊...願一切能早點雨過天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20:42:1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8-8-23 14:23
60彼此隱瞞的心意(下)

我坐在窗邊,看到外頭有一隊聖騎士與戰士的組合隊伍經過,帶隊的維達看了眼這間屋 ...

心疼斯凱....QAQ
但你有困難就要和哥哥們商量啊!不可以獨自承擔啦~真是、什麼不學偏偏要學太陽騎士長的壞習慣,這樣只會讓審判騎士長他們更擔心你的!
話說那些黑白衣人居然膽敢在聖殿攻擊斯凱,小看人也要有個限度!是當光明神還有十二聖騎士是吃素的嗎?!
ps.超喜歡審判騎士長視角的內容,可以看見在嚴肅的表面下溫柔的雷瑟哥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22:27:46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8-8-27 15:26
60彼此隱瞞的心意 外傳

啊,我也是在動畫瘋上面看到死筆就開始看了,很好看但我看的超心疼...還我L...QAQ
原來格瑞登是光明神的孩子,還ˊ真是個出乎意料的身份。
寫作就是這樣,寫著寫著筆下人物就好像活過來一樣,用自己的意識主導著故事,有時故事的發展連作者都會感到驚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23 22:42:5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8-9-9 20:16
61各自持有的秘密

(太陽視角)

哈哈哈,好懷念的大型廁所坦白現場...
刃金表示:審判長您居然在大家面前把我賣了~
小廷加油!!期待更新~~

點評

大型廁所坦白現場好歡樂啊~ 我要更新小說啦!  發表於 2020-3-30 20:4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30 20:34:38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9-6-23 19:20
阿奇爾辛苦了,我完全能體會你的無奈、憤怒與心酸,如果你下定決心弒父,我會幫你毀屍滅跡的(誤
難得看到 ...

太陽啊,大概會被十二聖騎士綁回來吧~帶頭綁架的會是審判和暴風

等陽疼歸疼斯凱,其實有部分原因是他的身世喔~這個挺可愛的,有機會當番外寫寫(又挖坑了Q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30 20:38:08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9-6-23 20:11
我知道小廷的句子有些會直接套用御我大大的寫在本篇的內容,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再吐嘲一次...(以前在閱讀吾 ...

啊!!尼奧斷一隻手要怎麼雙手環胸啊!!發現盲腸(?XD)了

尼奧疼小孩,一個是親自養大、乖巧聽話的;一個是學生鬼靈精怪的,當然對待方式會不同(雖然前者有朝後者看齊的趨勢)

審判騎士長就是個能者多勞的職位,顧審判所扮黑臉又要阻止太陽騎士胡作非為,現在有有兩隻小的
雷瑟表示,終於知道威嚴的重要性XD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