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26:02 | 顯示全部樓層
51血濃於水的親情(上)

隔天,我悄悄的溜出房門,打算去找教皇。

拜託風精靈讓自己快速飄到光明殿,正準備一鼓作氣撞開教皇房門時,聲音從門後傳出:「斯凱,別撞,門撞壞要賠錢的!」

我一呆,只好伸手推開門,紅茶淡淡的香氣迎面拂來。

「教皇,你年紀大了,熬夜對身體不好。」我環顧一圈,滿桌的魔法書籍和紙張隨處散落,一看就知道整夜沒睡。

「謝謝小斯凱的關心……但我一點都不老~!」教皇先是捧心感動,又猛然咬牙切齒地說完後半句話。

有夠矛盾的教皇。

「好啦!來找我一定沒什麼好事。」教皇又喝了口茶,一臉壯士赴死的模樣:「快說,什麼事不能和太陽、審判討論而來找我?」

雙腳一用力,我直接跳上了柔軟的沙發坐好:「教皇,我和精靈溝通的力量慢慢消失了。」

「噗~!」教皇將杯中的茶全數噴出,我偏過頭,皺起眉抗議:「教皇,你很不衛生耶!」

但教皇卻直接撲過來,抓住我的衣領一直搖:「這怎麼可能!」

我頭眼昏花的癱在沙發上,教皇總算發現他太粗魯了,才離開我身上,來回踱步:「你與精靈溝通的本領是天生的,根本沒有人可以阻止你們之間的溝通。」

「還可以溝通。」我趕緊說清楚:「只是越來越吃力,以前我可以一邊溝通,一邊感知,一邊耍劍術,但現在做不到。」

教皇又蹦又跳,花了一番功夫才冷靜下來,嚷嚷著要替我做全身檢查。

我只好認命的放鬆身體,躺在沙發上,鵝黃色的聖光佈滿我全身。

好想睡覺啊……我迷迷糊糊地想。

「喂!別睡著啊!」猛然地一聲大吼,嚇得我從沙發彈起來。

教皇惡狠狠地瞪著我,才終於開口:「你的身體沒問題,但精神力有衰退的傾向。」

嗚哇?精神力衰退?

教皇扶額嘆氣,喃喃:「我明明有教你,你卻把我教你的事全部還給我……」

「精神力,對魔法師來說非常重要,你必需靠自己的精神力催動分布在大氣中的元素精靈使魔法形成。」

「你現在精神力衰退,讓你沒辦法像以前一邊感知,一邊使用魔法,又一邊拿劍砍人。」

「但是精神力不會平白無故的衰退啊……都是中老年的魔法師精神力才會開始衰退,你這年紀的孩子精神力應該是持續增長才對。」

聽了老半天,我大概明白精神力對魔法的重要性,是說我以前從來沒在意過這點啊……

我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西亞哥哥醒來了~!

在教皇那待到接近中午,一名聖騎士突然衝進教皇辦公室報告這件事。

我立刻起身用最快的速度趕往西亞哥哥的房間,到那才發現所有的哥哥都圍在西亞哥哥身邊,除了在禁閉室的雷瑟哥哥。

不知道誰對西亞哥哥說了什麼,西亞哥哥竟然開始說自己的推論。

而且是老老實實的交代,從眼神可以看出,沒有一絲一毫的保留~!

我偷偷往窗戶外看,今天是要下紅雨了嗎?

「天天。」在我思考今天究竟是下紅雨還是下冰雹時,西亞哥哥突然出聲喊了我的名字。

我一回神,西亞哥哥繼續說:「等等你留下來,我有話要和你說。」

嗚哇……一定是沒專心聽,被發現了!

不理會我呆掉的反應,西亞哥哥對衆人宣告:「讓我們十三聖騎士攜手一起解決這次事件,讓世人知道十三聖騎士之間的情誼,以及宣揚光明神殿的威嚴!」

西亞哥哥很激昂地說完話,但大家都一揚眉,看起來似乎對這話頗不以爲然,一點激昂的情緒都沒有。

沈默了下,西亞哥哥惡狠狠地說:「讓我們一起把那個居然敢殺死審判的凶手找出來,讓她到地獄去後悔惹了十三聖騎士!」

哥哥們整齊劃一地點了點頭,然後全都露出猙獰到不像一個高尚的騎士該有的表情。

接著,我被逼問了。

「天天~乖孩子,快說!」西亞哥哥和藹可親的詢問,前提是你能忽略那越來越炫目,讓人無法直視的笑容。

我堅定地搖搖頭,嗚哇~不能說啦~!

「真的不能說?」雖然是疑問句,但西亞哥哥問得非常確定。

我奮力點點頭,手緊緊的摀住嘴,打死我都不說!

至少,在雷瑟哥哥和爸爸同意前我絕不說。

沉默瀰漫在四周,我和西亞哥哥大眼瞪小眼。

嗚哇~眼睛好痠,先揉一下。

「不能說就算了。」西亞哥哥不在看我,轉過頭下達指令:「天空,你和大地、白雲這段時間跟著我去探查。」

我點點頭,恍惚踏出房門。

西亞哥哥……在私下從來沒有這樣喊我……





「天天,你的臉色有夠難看!」在大廳,喬葛哥哥低下頭打量著我,隨口猜:「該不會是不告訴太陽你和審判半夜去做什麼?」

我虛弱的點頭回應,一把抱住喬葛哥哥。

喬葛哥哥難得輕拍我的背安慰我,過了會,在我耳邊說:「太陽來了。」

我跳下喬葛哥哥懷抱,只見西亞哥哥維持著太陽騎士應有的燦爛笑臉走了過來,但我覺得哥哥並沒有很開心。

有可能是鬥嘴輸給教皇,也有可能是我不說出真相……

「走了。」

雖然西亞哥哥什麽也沒解釋,不過喬葛哥哥連問也沒問,就跟著走了,而走出大門的時候,我也“看”見了帝摩斯哥哥,雖然下一秒種,他就又不知道躲去哪裏了。

我們四人(雖然看起來像是三個)走到街上,街上的氣氛和以往大不相同,巡邏的聖騎士和皇家騎士幾乎是以前的三倍之多,而且個個都面容嚴肅。

皇家騎士嚴肅倒還沒什麽,反正他們『臉跟盔甲一樣硬邦邦』已經不是十年二十年的事情了,那可是上百年的硬邦邦傳統!

不過,聖騎士是出了名的風度翩翩,笑容滿面,有禮貌到讓每個人都喜愛的職業。

但是,現在連聖騎士都嚴肅了神色,只要他們一經過,一旁的民衆都竊竊私語了起來,簡直都快要嚇壞了。

我愣了愣,這好像有點嚇壞大家了……但不死生物層出不窮,又不能要大家笑咪咪地去抓,該怎麼辦?

「好帥喔!」

「超帥的!我喜歡那邊那個,冷冰冰的好帥!」

「左邊那個才帥,眼神好酷喔!」

在一堆大姊姊的尖叫聲中,聖騎士們的臉開始慢慢紅了起來,別說嚴肅,就是要忍住嘴角的上揚都是件很困難的事情。

……原來如此,難怪前幾天我看到艾德一直對沃弗爾說什麼男人要冷臉才酷……

思緒飄回前幾天偷聽到的事,卻突然聽到喬葛哥哥嘖嘖兩聲:「大白天就來喝酒,太陽騎士,你這樣對嗎?」

咦?是酒館耶~

西亞哥哥沒好氣地回答:「對你個頭,這邊啦!」這才走往一旁的旅館。

喬葛哥哥有些興趣的問:「來找誰?」

「我老師。」

「尼奧.太陽?」喬葛哥哥愕然地問。

西亞哥哥點了點頭。

爸爸回來了耶~!原來是有跟艾崔斯特回來嘛!

「……我可以去旁邊的酒館喝酒,然後等你嗎?頂多幫你偷渡一瓶,我請客!」

喬葛哥哥飛快地說完,生怕西亞哥哥反悔,用飛一般的速度奔向一旁的酒館。

我無言地看著空蕩蕩的位置,跟在西亞哥哥身後走進旅館。



作家的廢話:
某小孩終於發現情況不是靠自己能解決了,所以決定尋求教皇協助
而且又馬上和哥哥冷戰了!
格里西亞算準跟審判問會問不出來,卻沒料到乖弟弟卻直接跟他槓上
因為這事不能亂說,斯凱可是守口如瓶的乖孩子呢!

今天超冷的,大家要記得穿多一點喔
我想去找棉被綑在身上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8 19:43:2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6-1-24 13:26
51血濃於水的親情(上)

隔天,我悄悄的溜出房門,打算去找教皇。

最近天氣有回溫了~~星期天和星期一真的冷死了...
天天放心,太陽不會真的生你氣的,他只是擔心罷了
大地還是一樣怕前.太陽騎士長啊...看來尼奧威嚴依舊
讓我們一起把那個居然敢殺死審判的凶手找出來,讓她到地獄去後悔惹了十三聖騎士!哥哥們整齊劃一地點了點頭,然後全都露出猙獰到不像一個高尚的騎士該有的表情。←這裡不管看幾次都很好笑
願早日解決紅詩的問題(雖然覺得她可憐,但傷審判的罪仍不可寬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3 22:08:47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1-28 19:43
最近天氣有回溫了~~星期天和星期一真的冷死了...
天天放心,太陽不會真的生你氣的,他只是擔心罷了
大地 ...

尼奧才離開短短三年,威嚴依舊沒降低~
格里西亞算在和斯凱賭氣><他真的沒料到乖乖的弟弟竟然不肯從實招來
我來更新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3 22:15:20 | 顯示全部樓層
51血濃於水的親情(下)

「太陽騎士!」

一走進去,旅館老板突然大叫了一聲,然後朝我們衝過來,慌慌張張地說:「太陽騎士大人,您可終於來了,好幾天前,旅館就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什麼不速之客?

西亞哥哥優雅地做出震驚的模樣,用不敢置信的口吻低呼:「在光明籠罩的葉芽城中竟有不速之客到來?」

旅館老板裝作要壓低聲音的樣子,還要我們靠近一點聽,不過他的嗓門大概只比奇克斯哥哥小一點:「他、他是一名黑暗精靈!」

我憤怒的說:「艾崔斯特是聖殿的好朋友!」

真是的!人們要歧視黑暗精靈到什麼時候!

西亞哥哥捏我一把,趁旅館老闆呆愣的時候開始長篇大論:「啊!雖然遙遠幽深的地底幾乎見不到一絲光亮,但光明神的仁愛無所不在……」

「真、真是太感人了呀!」旅館老闆涕淚縱橫地說:「他退房的時候,我一定給他打八折!一定!求求您千萬別再繼續講下去了呀,客人都跑光了……」

我無言地看著淚奔而去的老闆,光明神語簡直是一種無形的武器嘛……

「呵呵,格里西亞,你、你真是……哈哈哈!」

艾崔斯特趴在樓梯扶手上,笑得連斗篷帽子都掉下來了,他的黑皮膚立刻吸引住了一大堆被西亞哥哥念到正要落跑的客人,不過這些人的臉上是好奇大過於驚恐,甚至停下腳步,打量著黑暗精靈的皮膚和頭髮。

「艾崔斯特~」我一箭步的跳上樓,一把抱住艾崔斯特。

「斯凱,別那麼激動。」艾崔斯特連忙抱穩我,而我偷偷觀察客人的表情,本來想逃跑的人都偷偷溜回桌子旁,擺明一副喝茶看戲的樣子。

太好了,這樣艾崔斯特在葉芽城就不會被歧視了。

「吾友。」西亞哥哥笑著走上來:「說在光明照耀之下,黑暗無所遁形,太陽騎士也無須隱瞞任何話語,但此刻仍有些物事暫時不容旁人知曉,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艾崔斯特瞪大了眼看著我,完全不知所措。

西亞哥哥……你這樣說艾崔斯特哪聽得懂……

後方,被我們遺忘的帝摩斯哥哥開口說:「太陽說,去你的房間說話。」

走進房間後,西亞哥哥開口:「不是說老師沒有來嗎?你和別人一起住?」

咦?原來爸爸沒有回來啊……

艾崔斯特愣了愣,直到西亞哥哥對他比了比另一張床,他才連忙回答:「不,這房間本來就有兩張床……要不要喝點果汁?我剛榨好的。」

喔喔!轉移話題,艾崔斯特有隱瞞什麼事情。

但西亞哥哥好像沒發現,坐到桌子前,一邊看艾崔斯特倒果汁,一邊隨口問:「怎麽跟老師分開行動了,你一個黑暗精靈單獨行動,應該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吧!」

艾崔斯特苦笑著說:「兩個人也不見得比較好,尼奧的個性實在太火爆了。」

……這麽說也是,爸爸一定會在對方驚呼『黑暗精靈』時,就覺得別人是在歧視,然後就把人家打飛了。

艾崔斯特也倒了杯果汁給我們,然後才坐下來,問:「找我有事?想來要回寶石嗎?」

說完,他從脖子上拉出了項鏈,墜子正是永恆的寧靜。

等等!為什麼永恆的寧靜會在艾崔斯特身上?

我又錯過什麼了?

默默地來回看著西亞哥哥和艾崔斯特,艾崔斯特有些心虛地將眼神移開,而西亞哥哥……完全不理我……

我只好小聲地跟帝摩斯哥哥報告要去找喬葛哥哥後,就離開了旅館。





經過幾次的經驗,我立刻用風把自己吹進酒館。

再被酒館老闆拎起來教訓我會受不了的!

「天天,怎麼沒繼續跟著太陽了?」喬葛哥哥一臉新奇的看著我,隨手倒杯果汁遞給我。

我默默接過果汁,心情不太好的反駁:「我哪有整天跟著西亞哥哥!」

「嘖嘖!叛逆期到了嘛……」喬葛哥哥發出意義不明的嘀咕。

「打從我們進聖殿後,你很喜歡跟在太陽那傢伙的背後。」

「我才沒有,我也會跟在雷瑟哥哥和其他人身後。」

「但你大部分的時間都跟著太陽。」喬葛哥哥再添一杯酒,一口灌下:「你昏睡的那三年,太陽曾說過身旁好像少了什麼。」

西亞哥哥……這是真的嗎……

「老實招了吧,除了你家老爸是前太陽騎士長這點以外,你和太陽根本可以算親兄弟了!」喬葛哥哥毫不留情地說出這件事。

的確,我和西亞哥哥都是一起的,剛開始是因為爸爸要照顧我,也要教導西亞哥哥的關係。

到後來,西亞哥哥漸漸接手太陽騎士的工作,我也開始學習聖騎士的相關事務,就和西亞哥哥一起行動。

我好像很少,和西亞哥哥吵架過……

因為西亞哥哥,是除了爸爸以外,最親的人。

爸爸曾說過:「一日為師,終生為父」,所以西亞哥哥算是爸爸第二個兒子。

西亞哥哥是我的哥哥。

所以不管說什麼,我都不會讓西亞哥哥這樣被兩位大神擺布。

因為格里西亞,是斯凱的哥哥……

猛然一聲撞擊驚動了我們,我一抬頭就看到哥哥用飛一般的速度穿越酒館,優雅地推開後門又跑掉了。

「快走,跟上!」喬葛哥哥一把拎起在呆愣中的我也撞開後門緊跟,趁這時間我小心放出感知一看……

「爸爸!」我掙開喬葛哥哥的手,一個躍步追上哥哥。

這屬性……是爸爸沒錯,但怎麼會……

前方的哥哥揮手招來水鎖鏈,但立刻被幾個快速斬擊砍斷,摔在地上變回一灘灘的水。

我抽出劍,一道鬥氣隨即砍去,又被長劍砍破,但時間已夠我和哥哥趕到。

我已經站在爸爸身旁,愣愣地盯著右邊,爸爸的右手邊。

原本爸爸是右撇子,卻左手拿劍……

哥哥衝上前,一把扯掉了爸爸身上的斗篷,爸爸的右邊袖子空蕩蕩的,根本沒有手臂!

「爸爸!你的右手!」我驚叫出聲,連哥哥也是。

爸爸依舊保持鎮定,甚至有點斥喝地說:「孩子,你冷靜一點,雖然是小巷,也不見得就不會有人進來,你想讓人看見太陽騎士失態的樣子嗎?」

「那我可以不用冷靜吧!」我的聲音根本沒辦法降下來,依舊尖銳地喊:「爸爸,到底是誰這樣傷害你!」

爸爸可是、可是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卻有人可以傷到他,甚至斷了爸爸的慣用手!

用劍的人失去了慣用手……這叫我們怎麼冷靜!

「是……一個小女孩。」

「是哪一隻?」我腦中飛快的運轉,巫妖嗎?

「是紅詩。」爸爸吐一口氣,終於說出來。

紅詩……我一定要讓你死到不能再死!

「十年前,我曾經砍死她……我是說,砍壞她使用的那具屍體。」爸爸連忙對哥哥解釋。

十年前?我六歲,那時我在昏迷啊……

『斯凱。』正當我在努力回想有沒有聽過這件事時,腦中突然出現哥哥的聲音。

我偷偷看向哥哥,但哥哥還是面不改色的繼續詢問、呃,逼問爸爸。

『這是精神對話,晚點跟你解釋原理。』我悄悄的點頭,示意我明白。

『現在去巷口和白雲、大地一起等我,我和老師說完馬上去找紅詩算帳。』

嗚哇~這個我超樂意的!

不管說什麼,紅詩你欠我們太多了,砍斷爸爸的手,殺死雷瑟哥哥,還讓哥哥一度吸收過多黑暗屬性……

等著!就算巫妖殺不死我相信還有更多方法可以處置你。

哥哥一定會有辦法的!


作家的廢話:
斯凱真的對紅詩起了殺意,因為紅詩一再傷害他重視的人,他想用劍守護的人
所以他很認真地想用劍捍衛他所珍愛的事物

對不起,上禮拜假日忘了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13 12:59: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16-2-13 13:03 編輯

52吹響號角的時刻

哥哥一走出巷子,立刻下了指令:「現在保護我,我要進行感知。」

說完一邊往前走一邊感知,等等!前面有……

碰!一聲,哥哥痛得抱頭蹲下。

前面有柱子啊,哥哥……

欣賞完哥哥的快速變臉後,我也同時感知到了紅詩的存在。

哥哥立刻用剛才的方法將包圍網逐步建構起來,開始一一指派任務。

「我呢?」我尖聲提問。

「你跟著大家去消滅蜂湧而出的不死生物。」哥哥頭也不回地丟下這句話。

「但、但是哥哥你要感知,如果被偷襲……」那瞬間,我想到艾梅哥哥身下的那攤血,我看到暗刃劃過雷瑟哥哥的脖頸……

不!不要!

哥哥停下腳步,轉過身,逆光中我只能模糊的看到哥哥溫柔的笑臉。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斯凱。」



我飛快地鑽進巷子,順手斬擊了好幾隻骷髏怪。

拐個彎,再躍上屋頂,我一提氣撞破了天窗,直接衝進一間房子。

「格瑞登!格瑞登你在嗎?」我扯著嗓門大吼,濃厚的藥草味瀰漫在室內。

我愣了幾秒,立刻拔劍揮出鬥氣,形成一個半圓圈。

下一秒,碰!一聲,樓下傳來了爆炸聲,我默默的看著腳下的木板冒出陣陣黑煙及幾公分旁剛才炸出的洞。

「斯凱,來怎麼不喊一聲?」一名鵝黃髮紫眼的青年訝異地從剛炸出的洞看見我,又將視線看向天花板……

「啊!我的天窗~斯凱你要撞天窗幾次才甘心啊!」

格瑞登又叫又跳,滿眼血絲的瞪著我;「我家天窗跟你有仇嘛!」

「你又熬夜了,格瑞登。」我滿臉無奈地說:「還有我不撞天窗,你什麼時候才會發現我?」

別傻了,要找格瑞登直接炸了他家的某個地方比較快,否則他根本不甩你。

你說大門?我撞過了,但他忘了修門結果半夜遭小偷,一堆藥品被竊走。

當然囉,審判小隊也抓回了那批竊賊,雖然找到時竊賊已經半死不活了……

嗚哇!扯太遠了,總之經過多次實驗結果得知,撞天窗是最快引起他注意的方式。

「上次跟你提過我不太能使用魔法。」我稍稍提醒,想勾起他的記憶:「你說可以製作出藥物解決這問題,做出來了嗎?」

「當然。」格瑞登得意洋洋的說:「這幾天我就一直在做這藥物啊!」

「你是精神力衰退,所以必須針對精神力這方面來補強。」格瑞登的雙眼散發出熱誠,激動地侃侃而談:「不過說真的,你這年紀的孩子有這樣的精神力已經很了不起,要知道大部分的人……」

「說重點。」我毫不猶豫地打斷他:「現在外面鬧成一團,我要聽你說藥的結果和使用方式。」

「真是沒耐性……好啦,我說。」格瑞登停下了演說,從孔洞裡離開,又一陣乒乒乓乓,他才氣喘吁吁的跑上閣樓。

「這是提高精神力的藥。」格瑞登小心翼翼地捧著一個玻璃瓶,裏頭只裝了幾顆鮮藍色的藥丸:「我現在只做出這幾顆,用完要等半年後才有。」

「依你現在的魔力與體力,吃一顆能感知半座城和使用五次元素魔法。」格瑞登將藥瓶交給我:「但一場戰鬥最多只能吃兩顆。」

「兩顆而已?」我挑挑眉,以往的戰鬥我可是好幾個魔法丟出去加持續感知戰況耶!

「笨!只要是藥,都是雙面刃。」格瑞登瞪著我,臉色凝重地說:「最多兩顆,多吃一顆變白癡我也沒辦法救你。」

我只好道了聲謝,倒出一顆藥丸先吞了下去。

嗚哇~好苦啊!

「記得,最多兩顆。」我翻身跳出閣樓,身後格瑞登扯著嗓門吼:「別給我多吃了,你這個愛逞強的小鬼~」

……誰愛逞強了啊!





我手持天空神劍不停地砍殺越來越多的不死生物,腳也不停地奔往東城門附近。

那一帶的黑暗屬性已經濃厚到不須特別感知都能發現了。

稍稍停下腳步,我快速的從懷中摸出一袋橙金的粉末,將精神力藥從原本的瓶子中倒出,先丟到小布袋裡,再把粉末倒到瓶中……

一隻死亡騎士迎面撲來,我趕緊一個後空翻,把他踢了出去。

趁這短暫的空檔,我再翻出一隻匕首,往手臂上割出一條血痕,把自己的血滴入瓶中,蓋緊,用力搖了搖。

你問我在做什麼?當然是在做有用的道具啊!

這粉末是剛剛從格瑞登家中拿出來的,如果我沒記錯,是用來繪製魔法陣的素材。

要對付紅詩,魔法陣我想應該用得到。

疾風也提過,我的血堪稱是最好接引元素力量的媒介。

鮮血和粉末混合在一起,形成一個奇妙的顏色,將瓶子收回懷裡,我又繼續趕路。

好了!差不多在這帶就可以了!

我已經看到艾梅哥哥他們,正忙著和不死生物廝殺。

「斯凱,丟幾個魔法。」伊希嵐哥哥依舊面無表情地和死亡騎士對戰,還抽空對我說這句話。

我點頭回應,伸手輕輕一揮,一股強大的火元素纏繞上了我的手掌。

嗚哇~格瑞登的藥真的有效耶~!

像以前一樣把光與火揉在一起,在一口氣丟出去。

「淨化之火!」

轟一聲!帶著強烈光芒的火焰燒盡了四周的不死生物,同時也小心地避開哥哥們。

我鬆了一口氣,但又感受到強大的闇元素凝聚在隔壁街。

而闇元素的正中心,有一抹微弱的聖光。

「哥哥!」我立刻翻上牆,看到一坨又一坨的闇元素黏在哥哥身上,而哥哥身後,還有一匹黑色的……獨角獸?!

我不敢置信的揉了揉雙眼,誰來告訴我獨角獸這種純潔的聖獸會全身充滿闇元素?

呆滯了兩秒,我馬上拍拍自己的臉,現在不是思考這種事的時候。

哥哥他是魔王候選人,如果、如果在接收過多的闇元素,會變成另一個人的!

掏出剛調製好的材料,我拔開瓶蓋,同時又拿出一顆精神力藥吞了下去。

「太陽!」帝摩斯哥哥慌張的聲音傳入耳裡:「大家快來這裡幫忙!」

我小心翼翼地用精神力把魔藥從瓶子裡移出,開始努力在腦中構思魔法陣的樣式。

現在我們需要的是,驅逐闇元素的魔法陣!

我操控著精神力,將魔藥勾勒出魔法陣的圖騰,也分出些精神查看一下哥哥的情況。

好幾個人的聲音響了起來,艾梅哥哥的驚呼、喬葛哥哥的叫罵,甚至有希歐哥哥的聲音,看來其他哥哥也陸續趕來了。

這時,哥哥的聲音衝進了腦中。

『把馬趕走。』

「把那匹獨角獸趕走!」我分神大喊,圖騰猛然晃動一下,我飛快地穩住。

好險!要是崩毀那可慘了。

勾勒完最後一筆,我釋放出感知搜查整座葉芽城,要找兩個人。

『羅蘭哥哥。』我依照哥哥使用時的感覺,依壺畫壺的精神傳話。

看到羅蘭哥哥東張西望的反應,我知道我成功了。

『羅蘭哥哥,請立刻遠離戰場,我要使用魔法陣,驅逐以哥哥為中心的闇元素。』

透過感知,我看到羅蘭哥哥點點頭,要是驅散了闇元素,卻傷到了羅蘭哥哥,那可不好了。

至於第二位要找的人……

『請您住手。』女孩子的聲音在我腦中響起。

就是紅詩!!

『你給我閉嘴!』我將精神力化為一把利劍,在腦中說出的同時,劍也擲了出去。

『嗚……我不能傷害您……』紅詩有些虛弱的開口:『格里西亞是屬於我的,這點請您諒解。』

『他是我哥哥!』凝聚龐大的聖光在魔法陣上,我撇見雷瑟哥哥抽出太陽神劍用力壓在哥哥手中,而哥哥也努力地將闇元素驅逐出體內。

『他是屬於我的!』一聲淒厲的尖叫響起,聲音尖銳地像是可以貫穿人的腦袋。

這時,我看見艾梅哥哥和帝摩斯哥哥都抱著頭,身體搖搖欲墜……

不再慢慢輸送,我一口氣將龐大的聖光從體內釋放出來,同時將魔法陣往前方一擲。

「不准對我的哥哥們動手!」


作者的碎碎念:
啊哈~最近在忙著寫另一篇小說,所以又忘記更文了
感覺以後如果我當作家,會是被編輯追殺的那種
這篇出現一個新角色喔!以後應該會有他露面的機會
還有很抱歉,我都會忘記來更十三聖騎士
所以請原諒我啦!!

接下來標題解釋:
吹響號角的時刻,代表戰爭開打
以前都以號角聲當作軍隊前行或撤退的指令
所以才這樣取標題的名字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27 21:32:45 | 顯示全部樓層
53你永遠是我兒子

一口氣猛力把體內的光屬性爆發,我聽見了衆多尖叫的聲音,非男非女,那是不死生物粗糙卻又尖銳的難聽尖叫聲。

我一陣虛脫,搖搖晃晃地從牆上摔下來,卻沒有預料中的疼痛。

「斯凱,你沒事吧?」輕柔獨特的嗓音在耳邊響起,我微微睜開雙眼,看到艾崔斯特擔憂的紅眼。

微微搖頭,我一跳下地,天旋地轉立刻襲上腦袋,毫不意外,這次艾崔斯特真的來不及拉我,我就摔在地上了。

迷迷糊糊地撐起身子,我就聽到爸爸的怒吼:「你這個臭小子!」加上重物搥擊的聲響。

「竟敢騙你老師我!你是活得不耐煩了,想去光明神面前懺悔嗎?啊?」

完、完蛋了!爸爸來了啊~

「還有你也是!」一個拳頭快、很、準的砸中我的腦袋,我才剛爬起來,馬上又被揍到趴地了。

「再一個人這樣闖啊!雷瑟那孩子全告訴我了,你不能用魔法,還用!」爸爸的怒火以光速飆高,似乎沒有極限:「到時你半死不活,老子直接把你打死!」

嗚哇~下次不敢了啦!

不過……爸爸和雷瑟哥哥為什麼知道我不能用魔法?
該不會是教皇告密吧!
(教皇表示:我是冤枉的~)

我的頭好痛……爸爸的威力果然比巫妖大多了……等等!說到紅詩,那她人呢?剛才的聖光爆發也許可以殺死其他不死生物,但是足夠毀滅巫妖的身體嗎?

我一感知,立刻發現紅詩就躺在離我們不遠的地上,獨角獸卻已不見蹤影,不知道是不是逃跑了。

她的情況簡直是慘不忍睹,整個人趴倒在地上,背早就融化地不像樣,只勉強能看出人的輪廓,她全身上下也剩下半張臉是完整的,雖然如此狼狽不堪,她卻努力地擡起頭來看向哥哥,臉上分不清到底是血還是淚水。

見狀,我閃過一絲不忍心,但也只是閃過而已,她三番兩次地傷害我身邊的人,不但砍斷爸爸的手,甚至還殺死了雷瑟哥哥!我說什麽也不能放過她!

「路恩斯之子……我現在還不能消失……」似乎察覺我在注意她,紅詩微弱的嗓音在我腦海中響起。

我呆了呆,為什麼紅詩會這樣叫我……

「我才不是什麼路恩斯之子!」我惱怒的加強精神傳話,再度聽到紅詩刺耳的尖叫聲。

「您、您的身分很特別,不是我們巫妖可以隨意傷害的對象……」

「您也知道那孩子的真正身分,世界需要一位魔王的誕生,否則會發生很可怕的事。」

「哦?」我挑挑眉,打算從這套出情報:「那你說說看是什麼可怕的事啊?」

「魔王就是收納所有……」我仔細聽著紅詩的話,突然爸爸凶狠的轉過頭大吼:「斯凱,你在跟她交談?」

我被嚇了一大跳,但爸爸瞪了我一眼,粗暴地搶過哥哥手中的太陽神劍,下一秒就響起了尖銳的慘叫聲。

爸爸拿著太陽神劍砍了紅詩,他揮劍的速度快得我根本看不見劍身,我只能呆愣地看著爸爸的舉動。

「所有人都聚集起聖光!」艾崔斯特著急地大喊:「別離開自己的位置。」

十三聖騎士……其實應該是十二個,但說是十三個倒也沒有錯,因爲伊力亞哥哥也在裡面,他遲疑,甚至是左右張望了一下,然後也跟著發出了聖光,雖然聖光的量並不多。

他的表情有點做賊心虛的樣子,讓我覺得有點好笑。

我也反射性的聚集聖光,等等!紅詩還沒說完啊!

「爸爸,等一下,先別把她砍死……」我跳開位置,連忙往爸爸的方向衝去。

這時爸爸高高地舉起太陽神劍,身上的氣勢比一頭龍還恐怖……哥哥連忙大喊:「大地!保護盾!」

一股力量奮力把我往後扯,我感知一下,發現是雷瑟哥哥。

不知是鬥氣還是純粹力道太大擊中地面吹起的風,要不是雷瑟哥哥抓著我,我才沒被吹飛。體重輕的艾崔斯特甚至真的被吹倒了,風暴過去後,所有人的臉色都不是太好看,尤其是喬葛哥哥,他的表情比剛才躺在地上的紅詩還難看。

爸爸竟然把地面打出一個大凹洞,足足可以把我們十幾個都埋進去的大凹洞,躺在其中的紅詩早就消失無蹤了,連稍微大點的屍塊都不見蹤影,只剩下一點點碎屑……爸爸,你太恐怖了吧!

「斯凱,你是怎麼了?」雷瑟哥哥壓抑著怒起在我耳邊低語:「尼奧老師的氣勢你沒發現嗎?」

嗚哇~我、我只是想套出情報啊!

這時,那個被爸爸打出來的大凹洞慢慢聚集起一小團黑暗屬性,大約只有拳頭大小,然後它開始往上飄移。

「看見了嗎?巫妖的靈魂?」艾崔斯特有點緊張地問。

我點點頭,那一小團在聖騎士的聖光圍繞中特別明顯。

哥哥緩緩地呼喚她,要封印進永恆的寧靜,我則開始聚集水元素,預備等會用來封印紅詩。

雖然知道即使殺害巫妖,渾沌神殿也不會怎樣,但總覺得,等陽哥哥沒有把所有事情交代清楚。

因為事情很零碎,無法順利的組織起來。

靠著艾崔斯特的協助,紅詩順利地被封入永恆的寧靜中。

然後,爸爸在哥哥的強力要求下,當著所有哥哥們的面,說出了十年前發生的事。

原來紅詩老早就把哥哥帶走,要不是哥哥跑來光明神殿參加太陽小騎士的徵選,現在就會被教成貨真價實的魔王候選人吧。





處理完最大宗的紅詩,也說完當年的事,哥哥們各自分開忙各自的了。

正當我準備去協助修復打鬥所造成的破壞,爸爸卻突然對哥哥說:「格里西亞,斯凱這孩子我先借走一下。」
說完,就把我打包帶走了。

左彎右拐,在我頭暈腦轉,差點吐出來之前,爸爸總算把我放下來了。

定眼一看,是聖殿後方的小山丘。

「爸爸,你沒有迷路耶~」我高興地說,這一次這麼順利走回聖殿了啊!

「囉嗦!」爸爸又揍了我一拳:「快點跟我說最近發生的事。」

我委屈地摸摸腦袋,從沉默之鷹的拜訪開始說起。

整件事說下來,爸爸沒提過的只有這條,沉默之鷹可以幫魔王候選人。

但是有三位魔王候選人,哥哥是其中一名,如果等陽哥哥要幫魔王候選人,他想幫的是哥哥?

為什麼等陽哥哥選哥哥?

因為他只知道這位魔王候選人?

「爸爸,」我猶豫的開口:「哥哥是不是注定要當魔王?」

「你蠢了啊!」爸爸氣得破口大罵:「如果那孩子注定當魔王,當年怎麼會跑來選太陽小騎士?」

「又怎麼會這麼順利地當上太陽騎士?」

這麼說也對,至少哥哥是穩當當的太陽騎士,另一個身分只是魔王『候選人』而已。

「兒子,」爸爸突然捧起我的臉,皺著眉頭說:「你的臉色怎麼這麼蒼白?」

臉色蒼白?啊!該不會是藥……

我連忙掙脫,啪!袋子好死不死的剛好從我懷裡掉出來。

我慌亂的伸手,爸爸飛快地把我的手拍掉,拿過袋子拉開查看。

「尼奧,你的表情怎麼這麼難看?」艾崔斯特爬上山坡,先疑惑的問,又看到爸爸手中的袋子。

「斯凱,」爸爸緩緩地攤開手掌,眼熟的藍色藥丸靜靜地躺在爸爸掌心:「這你要怎麼解釋?」

啊……這個……

「尼奧,那是魔法藥劑調出的藥。」我還來不及辯解,艾崔斯特就藉由他黑暗精靈的本事看出事實:「那種力量和顏色……應該是提升精神力的藥。」

爸爸挑挑眉,示意艾崔斯特繼續說下去。

趁機開溜~

「別想走!」爸爸牢牢踩住我的腳,冷冷地警告:「別以為我不會像揍格里西亞一樣揍你,你現在長大可以揍了。」

嗚哇~救命啊!

「精神力是魔法師使用魔力所需的力量,伴隨著年齡成長,精神力只會越來越豐沛。」艾崔斯特鮮紅的雙眸透露出不解:「那是斯凱的?可是他現在用不到吧?」

我拔!我拔!腳好痛啊~

「除非他受到什麼攻擊導致精神創傷啊?」

下一秒,爸爸手一揮,藥袋就扔給了艾崔斯特,空出的手迅速的拎起我,低聲喝道:「受傷了?」

我左右高速搖頭,沒有啊~

「尼奧……這藥很高級,至少要提煉一個禮拜以上……」艾崔斯特黑著臉……不對,他的臉本來就是黑的說:「斯凱是早就知道自己不對勁,才隨身攜帶藥。」

我幾小時前才拿到藥啊~

「可不可以聽我說啊……」我小聲的抗議,讓我有辯解的機會啊!

「好啊!」爸爸很阿莎力地答應:「把前因後果老實交代,我就放過你。」

「……」

「一定要嗎……」我怕啊……我那麼特別,如果害到爸爸怎麼辦?

我是、我是……我其實都知道的……

「喂!怎麼突然又哭了?」爸爸的臉模糊了起來,我開始放聲大哭。

我怕啊~我和哥哥的情況相似,但等級完全不同啊~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出生啊!

「斯凱,聽著斯凱!」爸爸把我攬進懷裡:「我曾說過,你是我尼奧.太陽的兒子,對不對?」

我縮在爸爸胸口,點頭。

爸爸溫和但不容反駁的說:「就算你是啥路恩斯之子,還是我尼奧.太陽的兒子。」

「你和格里西亞,都是我最驕傲的孩子。」

爸爸!

啊啊~爸爸怎麼這時候都那麼會安慰人,嗚嗚……

我也不清楚自己究竟窩在爸爸懷裡哭多久,但那雙熟悉的手掌一直溫柔地拍著我的背……

作家的廢話:
恭喜尼奧爸爸獲得好爸爸獎章一枚~(尼:你找死啊!)

現在是228連假,又只剩我一個人獨守宿舍空房了><
而且太久沒更新了啊~感覺一直被心得、小說進度追著跑
光明神啊,哪天我才能輕輕鬆鬆地做完這些事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0 16:20:48 | 顯示全部樓層
54休息一下別著急

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了爸爸。

包括疾風、四神獸、紅詩說的話、元素寶石封印力量、精神力衰退……

連吃兩顆藥的後作用立刻湧上身體,腦袋變得昏昏沉沉,急需休息。

最後的印象,是爸爸結實又溫暖的手抱著我……





尼奧黑著一張臉走在聖殿的走廊。

四周的聖騎士一看到他就像看到魔王似的,飛快的閃躲。

「切!要找個人練劍卻沒看到半個人。」尼奧煩躁的嘀咕:「等會被我找到都完蛋!」

太多太多的事需要思考,斯凱的事、格里西亞的事。

偏偏他又不擅長做這種激烈的腦部運動,而雷瑟那孩子又快忙翻天,再去找他說不定夏佐等會又來罵人。

路過聖殿花園,眼角撇到一個小小的身影。

「斯凱?」那孩子……又不好好休息了!

尼奧一肚子火粗魯地拎起,卻聽到驚慌的呼喊:「放、放開我,沃弗爾哥救命!」

尼奧困惑的放下,一把轉過一看。

「聖殿什麼時候有小孩子了?」

「你、你是……」雖然害怕,但他還是仔細觀察眼前帥氣又有氣勢的男人:「您是前太陽騎士長?」

「你知道?」尼奧挑挑眉,反問,格里西亞接任才三年,所以他一回到聖殿,聖騎士們都還認得出他。

但尼奧可以確定,在三年前他離開時,聖殿只有斯凱一個小孩。

孩子拍拍衣服,恭敬的行了個標準的騎士禮:「您好,我是飛米,是實習小聖騎士。」

「我知道。」尼奧淡淡地回答,飛米所穿確實是聖殿公發的騎士服,但估計年齡不到十歲……

格里西亞在想什麼?

「前太陽騎士長?」飛米困惑的詢問,他總覺得前太陽騎士長憂心重重。

「沒事,」尼奧上上下下打量,隨口問:「有在練劍?」

飛米乖巧的點點頭。

「走。」再度像老鷹抓小雞的把飛米拎起,尼奧三步併作兩步走往廣場。

今日下午剛好是聖騎士小隊的統一練劍日,聖騎士們各自對練,但更多的是在樹下三三兩兩的聊天。

「天呀……是前太陽騎士長!」

「飛米怎麼剛好遇到他啊……」

零零碎碎的話飄進尼奧耳裡,凌厲的眼神一掃,全部聖騎士像被下咒般鴉雀無聲。

瀟灑俐落的拔劍,尼奧勾起嘴角,笑著說:「來,讓我看看你和斯凱差在哪。」

飛米也流利的拔劍,在聖殿的這幾個月,他每天都非常努力,現在對上大人他也不太會怕。

前提是,對方沒動真格。

他還小,面對真正高手級別發出的鬥氣,幼童的防衛本能會讓他無可抑制的恐懼、手抖,甚至想拔腿就跑。

而一旁的聖騎士看傻了眼,天啊~前太陽騎士長,飛米和天空騎士長不是同一等級啊!

不要以為全天下的小孩都那麼厲害,那他們不就不用幹了嘛!

「給你攻,我守。」幸好尼奧還清楚對方是小孩,沒有真的認真。

恭敬的行了騎士禮,飛米腳一蹬,快速的奔向尼奧。

劍與劍碰撞出清脆的聲響,尼奧輕鬆的擋下飛米所有的攻勢。

但這動作、姿勢及步伐……

「雷瑟那孩子有教你?」尼奧挑挑眉,從飛米的招式中可看出,雷瑟絕對有指導。

拉開距離歇息,飛米氣喘呼呼的回答:「審判騎士長每天早上會、會指導我。」

「還有斯凱、伊希嵐。」尼奧點出飛米沒說出的人,依尼奧的實力,看出飛米的老師是誰一點都不難。

更何況他剛才說的那幾個孩子也是他教的。

「但火侯不夠。」尼奧眼神一利,殺氣微微溢出。

飛米渾身一抖,雙眼飄忽不定,臉上也透露出驚恐。

不能慌,不要怕!飛米清楚前太陽騎士長絕不會殺了他,但是……

尼奧舉起劍,輕輕一掃。

鋒利的劍氣狠狠劈向飛米,一旁圍觀,反應較快的聖騎士舉劍慌忙的想阻擋。

吭!一抹藍色的身影擋在飛米前,輕鬆的化解危機。

「爸爸,你是想殺了飛米啊!」稚嫩的童音隱約帶著怒氣,斯凱滿臉不悅地瞪著尼奧。

「飛米不是我,爸爸你不能這樣對他。」雖說斯凱在飛米這年紀也是這樣被尼奧教導,但尼奧是手把手養大他的親人,就算殺氣再濃厚,他也清楚絕不會有危險。

但飛米是憑意志力在苦撐,尼奧的殺氣連大人都會恐懼,何況小孩?

「乖兒子,你總算出來啦!窩幾天了?」尼奧勾起一抹英俊帥氣的笑容,但聖騎士們只感到背脊發涼,陰風陣陣。

「來,練劍!」說完,就再度砍向斯凱,斯凱只好開始和自家父親比劍。

飛米心有餘悸的喘氣,剛才那霎那,斯凱一把將他往後推,是沃弗爾接住了飛米,把他帶到旁邊。

「前太陽騎士長是想讓天空騎士長開心些。」飛米情緒平復後,對表情複雜的沃弗爾如此說。

「我們知道。」沃弗爾嘆口氣,全聖殿都知道,前太陽騎士長最保護的是斯凱和格里西亞,只是前者有說出口,後者沒說只表現在行為中。

「但這手法也太粗暴了……」只能說,這就是尼奧.太陽。

「我們先閃吧!」豆里一發火球砸開亂飛的石塊,只見尼奧和斯凱一來一往,廣場的大理石地板都被兩人強大的鬥氣給掀翻了。

「再不走會被這兩人波及啦~」一手一個,豆里把飛米和沃弗爾半拖半拉的帶離廣場。

至於那對父子……就讓他們以劍交流吧!

不想死就快滾~





打了整整一個下午,這場拼命的劍術交流以斯凱餓肚子沒力結束。

當然,在真正以命相搏的戰鬥中,斯凱才不會真的因餓肚子沒力而投降。

但這只是和爸爸切磋(?),沒必要把自己弄得那麼累。

「爸爸,我餓了。」我抗議,而且一停手才發現,整個廣場幾乎跟廢墟沒兩樣了。

唉~又要被教皇罵了……

「餓了?」爸爸帥氣的把劍收鞘,環顧一圈後瀟灑地轉身喊道:「走,爸爸帶你出城吃頓飯。」

「嗚哇?」我大腦當機幾秒,爸爸不耐地走上前悄聲說:「順便帶你出去散散心,去找格里西亞說,還有帶上那個有趣的孩子。」

咦?爸爸你想對飛米做什麼啊!





我牽著飛米跟在爸爸身後,排隊要出城。

因為不死生物大量的肆虐,所以葉芽城東西南北四座城門都被看守的非常嚴厲,平時很快就可以通關,但現在要等上好幾十分鐘。

爸爸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那眼神似乎要把前面的排隊人潮一劍清光光。

「爸爸,你進城時不就知道了?」爸爸進程應該也排過一次啦?

「我叫艾崔斯特直接帶我從上空飛進來。」……對喔!有艾崔斯特,根本無法用常理思考。

「前太陽騎士長,請問您為什麼要帶上我?」飛米怯生生地問,我想他應該猶豫很久了。

「因為你很有趣。」爸爸沒頭沒尾的冒出這句話,飛米滿臉困惑。

「爸爸的意思是,你被我和哥哥看上一定很特別。」

幸好爸爸很好懂,所以我還能猜到這句話的涵義。

爸爸很好奇,被我和哥哥看上的小孩特別之處在哪?

飛米很特別,這點我不否認。

我認識很多小孩子,只有飛米的反應、機智和膽識超出正常孩童。

你說我?別拿我來比啦!

「我該高興還是害怕?!」飛米簡直哭笑不得,他一定從很多聖騎士那聽過爸爸的傳奇。

尤其太陽小隊,說得一定不會少。

「請掀起斗篷帽。」城門口守衛的皇家騎士嚴厲的說。

我推推飛米示意,他立刻掀開帽子。

「小孩子?」皇家騎士皺眉,飛米連忙拉開斗篷,露出底下的實習騎士服:「大哥哥,我是聖殿的實習騎士,奉太陽騎士之令,有事要離城。」

說完伸手指指我和爸爸:「這兩位也是聖騎士,同行成員。」

皇家騎士看了看飛米又看了我和爸爸,一愣,拉過身旁的同伴嘀咕:「聖殿在想什麼,一個大人帶兩個小孩?!」

……從身形來看解讀無誤。

「可不可以了!」爸爸脾氣到達極限了。

「可以,請告訴我們您的小隊。」

飛米反應急快的說:「我和他是天空小隊,哥哥是太陽小隊。」

皇家騎士隨筆記下後,才點頭側身讓出城門口。

「我要去問阿奇爾,把守衛弄得那麼複雜是怎樣!」

爸爸惡狠狠地瞪著皇家騎士,嘴裡發出恐怖的宣言。

倒是飛米,聽到國王哥哥的名字就傻了,似乎很訝異爸爸直呼國王的名諱。

「難怪艾德哥說,誰都能惹就是不能惹太陽騎士和審判騎士。」飛米近乎感嘆道。

爸爸隨處找間酒館就把我和飛米帶進去,點了許多美食和美酒後就開始灌酒。

「爸爸,你還沒說原因?」我相信爸爸帶我出城絕不是散心那麼簡單,一定有什麼事情是順便的。

「我接了一個冒險者公會的任務。」爸爸豪邁的擦擦嘴,扔了空酒瓶又抓過一瓶繼續喝。

「任務內容是殲滅盜賊團。」

飛米為難的面孔扭曲:「那個……尼奧先生,我可能幫不上忙。」

爸爸,說過多少次你不能把飛米當成是我啦!

「偽裝總會吧!」爸爸眼神銳利起來,盯著飛米問:「我需要兩個小孩進去打聽情報,你和斯凱一起去,不會出事的!」

聽到這,我懸著的心也平復下來,感謝光明神,爸爸還沒有到弄清正常小孩標準都辦不到。

「為什麼要兩位?」飛米快速的抓出問題中不合理的地方,如果需要小孩,我一個就可以了啊?

我什麼都不說,打算讓飛米和爸爸聊聊。

爸爸讚許的拍拍飛米的頭,滿意的開口解釋:「不愧是格里西亞看上的孩子,聰明。」

飛米嘿嘿的傻笑,能得到爸爸的稱讚……數數也沒幾個人呢!

「那是因為盜賊團長喜歡年幼的兄弟姊妹。」爸爸給出了令我和飛米滿頭黑線的答案。

這癖好……真令人不敢恭維……

「所以你們要偽裝成兄弟。」這不成問題,我和飛米一站,普通人都會說我是哥哥飛米是弟弟。

我的身高……是我一輩子的不完美啊!

「好了,別再哭喪著一張臉。」爸爸大手狂拍我的腦袋,哈哈的笑:「就靠你們囉!」

我和飛米互看一眼,點點頭。

嗚哇!出任務囉~


作者的廢話:
接下來的幾張都是過渡章節喔~是屬於斯凱與飛米的小小任務故事
至於為什麼我這麼晚才更新,我等會會發一篇公告解釋
謝謝大家閱讀,天陽在此一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3-20 16:26:38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公告~

在此解釋一下這篇故事的更新時間與為何如此緩慢的原因

天陽我自從2月開學後,下學期的課業開始加重,同時我又參加了社團,時間都被榨光了

我是參加戲劇社,所以還要忙5月底的表演,忙著幫忙寫劇本

還有要給出版社的小說、以及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所以第十三位聖騎士這篇故事真的只能看我有沒有時間來寫了

時間會變得很不穩定

我覺得我大學四年寫不完這篇了啊.......

光明神,求求你讓我一天48小時吧~

在此謝謝一路看到現在的朋友,這篇我一定不會棄坑的

只是時間必須多花點而已~哈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 20:58:2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6-2-13 12:59
52吹響號角的時刻

哥哥一走出巷子,立刻下了指令:「現在保護我,我要進行感知。」

小廷,好久不見,我來看文了~~
天天那孩子真是的,老是這麼勉強自己...
話說格里西亞,這篇一開始你就撞柱子了呢,小心一點啊...
尼奧的右手斷了讓人難過,不過他依然強的不像人就是了...
新角色感覺是個實驗狂,他的藥還真有效,但總擔心天天會太勉強自己...(千萬別吃第三顆啊~~~
至於紅詩我只能說:保重...希望妳別死的太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 21:11:0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6-2-27 21:32
53你永遠是我兒子

一口氣猛力把體內的光屬性爆發,我聽見了衆多尖叫的聲音,非男非女,那是不死生物粗糙 ...

尼奧騎士長好可怕.....(紅詩你安息吧...
爸爸,你沒有迷路耶~←這句話讓我笑了,尼奧居然沒有迷路!?這真是太神奇了,一定是光明神的神蹟
艾崔斯特真厲害,看一眼就知道藥的功效,
尼奧真兇啊,斯凱的腳好可憐(但之後溫柔的尼奧反而讓我不習慣...
還是恭喜尼奧成為一名溫柔的父親
(尼奧:妳今天的發言都很找死喔((瞪
呃...尼奧我只是實話實說啊...(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