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1-13 19:44:29 | 顯示全部樓層
50把悲傷化為力量

狄倫小心翼翼的帶領魔獄小隊靠近城西的小路。

剛才東方衝出一股強大的聖光,混合著濃厚的黑暗之力及打鬥聲,當下心中警鈴大響,毫不猶豫地把隊伍帶離原先的巡邏路線。

要去看看,否則自己會後悔莫及。

「狄倫,我們要不要先回聖殿通知隊長?」法特林擔憂地問:「這好像不是我們能插手的範圍。」

狄倫搖搖頭,堅定地走在最前方。

一靠近接近廢墟的木屋,魔獄小隊訓練有素的聚集起少量的聖光,沒辦法,人家是殘酷冰塊組,也不能要求太多。

藉著聖光微弱的光芒,狄倫和其他隊員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各各驚恐的大喊:「審判騎士長!!」

「天啊!還有天空騎士長!」

「這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快!快把審判騎士長送回聖殿。」

「趕快去叫太陽騎士長啊~!」





「孩子,醒醒。」我感覺到,一個和藹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距離非常近。

我緊閉雙眼,拒絕睜開,如果我的力量沒有衰退,如果我能夠繼續靈活操控元素……在和紅詩打鬥時,就不會造成那種後果……

那種傷勢,就算馬上被人發現,也來不及了……

一滴滴水落在我的臉頰上,溫溫的,這感覺……是眼淚嗎?

「孩子,可憐的孩子。」一雙柔軟的大手輕撫著我的臉:「我真的不想看你受到這麼多痛苦,我可憐的孩子。」

誰?是誰?

那人雙手環住我的身體,一使力,我被帶進一個溫暖的懷抱。

寬大的手掌輕輕拍撫著我的背,不知不覺,我開始小聲地啜泣。

我好怕,先是艾梅哥哥,再來是雷瑟哥哥,那接下來呢?

雖然西亞哥哥的身分很棘手,但還在世界接納的範圍內。

但我呢?我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打從一開始,我就不應該出生。

「求求你,我的孩子,不要這樣想。」他繼續低語:「你的出生受到眾生的期盼。」

騙人……你騙人……

「孩子,不要再鑽牛角尖,還有更多事等著你。」我聽出來,他的話中飽含不捨:「再一次,我幫你修復封印。」

一股強大的聖光混合著風元素,灌入了我胸前的那顆璀璨的元素寶石。

我揉著眼睛,默然不語。

「你是我最優秀的孩子。」他輕輕地放下我,憐愛地摸著我的頭:「事出必有因,我相信你能了解,這不是我能插手幫忙的範圍。」

我伸出手,不自覺地朝聲音的方向拉住他的衣角。

但,他只是輕輕地撥開我的手。

「不要走!」我跳起,鼓起勇氣睜開眼,逆光中,我看到一個溫和帥氣的微笑。

金髮,藍眼,白色的長袍上刺滿許多美麗的圖騰,圖騰在長袍上流轉,飽含自然力量。

來不及仔細打量他的面孔,眼前一黑,厚實的掌心覆蓋住了我的雙眼。

「孩子,時候未到,現在的你還不能見我,對不起。」

這是,我最後聽到的話。





一雙大手摸著我的頭,一瞬間,我以為自己還在夢中。

但冰冷的溫度提醒我,是伊希嵐哥哥。

我睜開眼,看到伊希嵐哥哥一手摸著我的頭,一手繼續翻閱公文,帥氣的臉龐隱藏不住深深的疲憊,我甚至還看到眼眶下有淡淡的黑眼圈。

不會吧~!十三聖騎士裡,只有希歐哥哥才會有黑眼圈,為什麼伊希嵐哥哥也有了?!

似乎察覺我的頭動了動,伊希嵐哥哥丟下公文,轉移視線看向我。

我的雙眼和冰藍色的眼睛對上了視線。

伊希嵐哥哥難以置信地看著我,顫抖的手緩緩地摸上我的臉:「斯凱……你總算醒來了……」

總算?我困惑的開口:「我睡多久了?」

「你睡了四天。」伊希嵐哥哥恢復了冷靜,將散落一地的公文拾起:「肚子會餓嗎?」

摸摸肚皮,真的有些餓了。

看到我的動作,伊希嵐哥哥勾起一抹笑容,將我的短髮揉亂,就打開門走了出去。

當我把頭髮梳平時,房門又被打開了,希歐哥哥端著一碗稀飯,搖搖晃晃的走進來。

看那半闔的雙眼,我都覺得希歐哥哥是在夢遊了。

避免希歐哥哥夢遊到撞壁……不要懷疑,希歐哥哥正往我房間的牆壁走去,我開口喊:「希歐哥哥,我肚子 餓了。」

猛然一個顫抖,希歐哥哥睜開眼,半吃驚半訝異地盯著臉前的白牆,只差一步,希歐哥哥就真的要撞牆了。

「抱歉,天天,我太累了。」希歐哥哥轉過身,將稀飯塞進我的手裡,拉過一旁的椅子坐下:「你邊吃邊聽我說這幾天的事。」

我點點頭,快速的把食物往嘴裡塞。

「首先,審判已經復活了,太陽也付出了代價。」

我一愣,丟下手中的碗,一把抓住希歐哥哥的衣領,激動地喊著:「西亞哥哥付出了什麼代價~!」

要拿代價,也要從我身上拿,光明神,不要這樣對待西亞哥哥!

「斯凱,你冷靜點!」希歐哥哥拉下我的手,硬是把我壓回床上:「你現在的身體不能太過激動。」

我瞪大雙眼,奮力掙扎,我要去,我要去看西亞哥哥……

「太陽還在昏迷!」希歐哥哥生氣地大吼:「審判也才醒來一天而已!」

希歐哥哥呼了一口氣,把稀飯塞回我手中:「放心,這次付出的代價並沒有很嚴重,只是金髮褪色為白髮罷了。」

罷了?!金髮對西亞哥哥來說很重要耶~!

身為太陽騎士,本該有燦金的頭髮和蔚藍的雙眼。

藍眼已失去視力,現在連金髮都沒了?!

光明神,求求你告訴我,為什麼取這兩個代價?

是不想讓西亞哥哥當你的太陽騎士嗎?

「接著,沉默之鷹被軟禁了。」

嗚嗚~剛從雷瑟哥哥復活的事情中回過神,正在吃稀飯的我,聽到這句話就立刻噎住了。

希歐哥哥也發現這句話太刺激一個正在吃飯的小孩,連忙倒了杯水遞給我。

我咕嚕咕嚕的喝掉,喘了口氣,又問:「誰軟禁他?」

「我們。」

「什麼?!」我驚呼:「為、為什麼軟禁等陽哥哥,他可是渾沌神殿的首領,就算我們兩大神殿本來就互看不順眼,也不是這樣子吧!雷瑟哥哥沒有說什麼?」

「審判睡了三天,昨天才醒來。」希歐哥哥好心地再提醒我:「他醒來的時候,沉默之鷹已經被我們關了。」

我呆了一會,才擠出一句話:「為什麼要軟禁他?」

「爲了保護他。」

嗚哇?

希歐哥哥簡單地說:「因爲城內的不死生物的數量一點也沒有減少,已經驚動到國王了,他們派了伊力亞來聖殿質問,而且還把所有過錯都推到來作客的沈默之鷹身上,認爲是他搞的鬼,所以要帶走他,沈默之鷹當然不肯,兩邊僵持到都快打起來了。」

我的天啊~怎麼會搞得這麼嚴重?

「那時太陽和審判都在睡,沒人說話夠分量,所以我們只好跟伊力亞說這是神殿之間的事情,我們會負責關他。」

希歐哥哥聳聳肩說:「沈默之鷹本來氣得像是要拔劍砍人,不過我們搬出太陽的名字,他是有點心不甘情不願,不過還是乖乖被我們帶去關。」

原來如此~!我想了想,這的確是當時最好的處理辦法了,只要答應關了等陽哥哥,伊力亞哥哥多半就不會再爲難聖殿。

另外一方面,等陽哥哥又不知道爲什麽十分尊重西亞哥哥,以西亞哥哥的名義把他軟禁在聖殿,他也真的很有可能接受這安排。

只是,其他人不知道伊力亞哥哥其實是……曾經是魔獄騎士,也不知道等陽哥哥爲什麽會這麽聽西亞哥哥的話……因為魔王候選人嗎?

所以等陽哥哥會聽每位魔王候選人的話?

想來想去,我還是需要雷瑟哥哥,搖了搖在我床邊打盹的希歐哥哥,我遞出空碗,同時問:「雷瑟哥哥現在在審判所嗎?」

「審判?」希歐哥哥甩了甩頭,淡淡的說:「太陽復活他後,就把審判關禁閉了。」

什麼?!

我覺得這條消息比等陽哥哥被軟禁更驚悚。

西亞哥哥竟然有膽把雷瑟哥哥關禁閉~!

摀著臉,我衷心祈禱西亞哥哥醒來後可以了解自己到底做了什麼事蹟。

「那我可以去禁閉室見雷瑟哥哥嗎?」我誠懇的跟希歐哥哥說:「我還有許多事要和雷瑟哥哥討論。」

「討論?!」希歐哥哥微微勾起嘴角,碧綠的雙眼燃燒著烈焰,慵懶的說:「你和審判、太陽都一個樣,各各把事情瞞著我們,不讓我們知道。」

我呆掉了,希歐哥哥這次……真的生氣了……

「審判和太陽就先別說,連你也是。」喘了口氣,希歐哥哥臉上的笑容越來越燦爛:「你是我們的弟弟,你總是喊我們哥哥,但出事了不告訴哥哥,斯凱,你到底有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

我瞪大眼,慌亂地回答:「沒有,我從來沒有這樣想,你們都是我的哥哥……」說到一半,我想到自從身上魔力開始衰退後帶來的事……我帶來的好多災難……

「你們是我的哥哥……」我垂下頭,語帶哽咽:「我沒有……我從來沒有那麼想……」

「天天!」我聽到希歐哥哥倒吸一口氣,下一秒我被拉進希歐哥哥的懷抱。

「乖,不要哭了,我剛才說的只是氣話。」一下又一下,希歐哥哥輕輕地拍著我的背,即使自己很困,還是先安慰我……

想到這,我又開始哭了。

抓住希歐哥哥衣服前襟擦眼淚,我認真地說:「哥哥們想知道的事我現在不能說,因為這事和西亞哥哥有很密切的關係,在雷瑟哥哥同意之前,我不能說。」

希歐哥哥愣一下,緩緩地說:「連太陽都不知道的事,就是這次審判喪命的原因?」

我點點頭,抹抹眼,繼續說:「西亞哥哥身上牽扯到好多複雜的事,在雷瑟哥哥同意之前,我都不能說出來,對不起,希歐哥哥。」

希歐哥哥只是看著我,什麼話都沒說,我開始緊張起來,那些前因後果不管哪一個都不是現在能說的。

如果希歐哥哥硬要我現在說,我……我也不能說。

許久,希歐哥哥緩緩地嘆了口氣,咦?這動作好眼熟啊……

這不是雷瑟哥哥聽到我和西亞哥哥辦事的過程會有的反應嗎?!

「天天,我不強迫你了。」希歐哥哥碧綠的雙眼認真地凝視著我:「可是答應我,審判同意了,時候到了,要全部說給我和其他人聽。」

我點點頭,時候到了,紙包不住火,哥哥們遲早得知道。

但,不是現在。


作家的廢話:
大家~我來更文囉~希望還有人記得這篇故事><
昨天終於考完全不的期末考了~放寒假啦!
但是我和學長要忙一個企劃,而我也想趁寒假寫幾篇文章去投稿比賽
我會盡量保持在一個禮拜一更的(盡量!)

這章還有一個拉出來的小番外喔!禮拜六我再來更新
其實其他十二聖騎士也沒那麼笨,都沒發現斯凱和雷瑟在搞什麼
只是他們都相信有審判嘛~一定不會很慘
嗯!結果很慘,人都死了
所以希歐才會那麼生氣,他們並不是蠢蛋,可惜太陽一直保護他們,連審判都把命丟了
這叫其他人還可以裝作什麼事都沒有嘛!
氣都氣死了,但又不能逼問審判,那氣勢太恐怖了
但小斯凱抱持著"最後會爆發,所以先不說"的想法
希歐的質問又讓他對自己開始質疑悔恨,所以才會哭
不是他很愛哭喔!是因為他很在意這件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 14:23:1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5-11-15 23:44
47黑暗來襲的前兆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到酒保大叔一臉緊張地搖著我,急急忙忙地說:「小騎士,外面 ...

終於放寒假了~~~
抱歉這麼久才上來一次,用電腦的時間不多...
目前只看了47章,該不會雷瑟也會和第五集一樣死掉吧QAQ
願光明神保佑一切順利(往48邁進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 14:34:4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莉.西里安 於 2016-1-23 14:36 編輯
小廷 發表於 2015-11-28 21:44
48事情脫序的情況

我昏昏沉沉的清醒,記得昨天和雷瑟哥哥報告完,我好像直接躺在床上睡著了。


再次體認到...審判騎士長生氣真的很恐怖...
話說希歐你說的也太淡定了吧 「我們去屠龍了啊。」←這句話讓我笑慘了
接著看下去總覺得希歐還有其他人真辛苦...明知道雷瑟他們隱瞞了什麼卻又無法幫忙,只能一直擔心...

小廷十二月辛苦了,抱歉當時無法在第一時間為你加油打氣(畢竟現在已經1月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 14:58:1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5-12-20 15:50
49墜落的審判之月

我快步地奔往審判所,遠遠的就在門口看到維達。

第一句感言:光標題就讓我不安了!!!QAQ
話說雷瑟哥哥啊...您讓天天這孩子負責審判罪人會不會不太合適啊...
不過他好像做的挺有模有樣的...(汗
總覺得天天越來越像格里西亞了...(小聲咕噥
雖然早就知道會這樣,但看到雷瑟的脖頸被飛刀劃過時,還是感覺胸口悶悶的...
看到最後面才知道小廷受傷了,現在應該好了吧??運動時要小心,暖身一定要確實,另外最近天氣冷了要多注意自己的身體,別感冒囉(繼續往下一章邁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1-23 15:10:1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6-1-13 19:44
50把悲傷化為力量

狄倫小心翼翼的帶領魔獄小隊靠近城西的小路。

金髮,藍眼,白色的長袍←差點以為自己看到太陽(誤!!
格里西亞把雷瑟關禁閉了,不管看幾次都覺得他不想活了...
嗚...希歐生氣好恐怖...但他依舊是天天溫柔的哥哥...
天天別哭,我會心疼...(眾:誰管你
願十二聖騎士們都能早日得到真相
PS.祝小廷寒假愉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09:18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1-23 14:23
終於放寒假了~~~
抱歉這麼久才上來一次,用電腦的時間不多...
目前只看了47章,該不會雷瑟也會和第五集一 ...

相信光明神在天之靈都會默默守護他的十二聖騎士和小斯凱的!

點評

恩恩^^  發表於 2016-1-28 19: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13:00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1-23 14:34
再次體認到...審判騎士長生氣真的很恐怖...
話說希歐你說的也太淡定了吧 「我們去屠龍了啊。」←這句話讓 ...

那麼多大風大浪,連四神獸都征服過了,屠龍不算什麼了><
希歐是最快察覺不對勁的人喔!再來是艾梅
前者是例行的收集情報發現不對勁,後者是感知隱約察覺小斯凱不對勁,體內的力量有些......失衡?!
讓我們好好祈禱,所有事情結束後,聖殿兩大龍頭不會被其他人圍毆~(笑)

點評

應該沒人敢打審判吧...太陽就不一定了(小格:不公平!!  發表於 2016-1-28 19:2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15:09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1-23 14:58
第一句感言:光標題就讓我不安了!!!QAQ
話說雷瑟哥哥啊...您讓天天這孩子負責審判罪人會不會不太合適啊... ...

哈哈~腳扭傷是走路踩空階梯發生的悲劇><
斯凱很喜歡模仿格里西亞喔!我了解很多小孩會模仿自家哥哥姐姐的行為
所以才會有句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
雷瑟啊......原本不想讓他死的,但為了劇情順利,所以
雷瑟請安息(一棒被打飛~)

點評

走樓梯時要注意才行!!  發表於 2016-1-28 19: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16:07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1-23 15:10
金髮,藍眼,白色的長袍←差點以為自己看到太陽(誤!!
格里西亞把雷瑟關禁閉了,不管看幾次都覺得他不想活 ...

那位是很重要,造成一切起源的人喔(咦???)
就先說到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1-24 13:18: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16-1-24 13:35 編輯

<把悲傷化為力量>外傳

「路恩斯,這次太超過了。」一名金髮藍眼,身穿白底金邊的長袍青年靠近了他,仔細一看,你會發現他們兩個長得一模一樣。

他們,是一對雙胞胎。

嘆了口氣,路恩斯語帶哀求的回答:「雅洛斯,我再不出面,孩子的心靈會完全瓦解,我想你也不希望見到這樣的情景。」

雅洛斯淡然地看了路恩斯一眼,微微撇過頭說:「既然都把孩子送回去了,我就把隔離結界撤了喔。」

輕輕點點頭,路恩斯表情有些呆滯地看著雙生兄弟撤掉結界,雅洛斯終於看不下去,決定轉移話題:「鬼族大戰你決定接回幾位比較重要的精靈?」

「兩名。」路恩斯語氣十分凝重:「螢之森的戰士和冰之牙的三王子。」

「冰牙三王子?!」雅洛斯聲音陡然拔尖:「你不是很喜歡他嗎?」

「時候已經到了。」路恩斯疲倦的揉揉眉心:「接下來我要把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守世界,斯凱就拜託你了。」

「說什麼拜託。」垂了一下路恩斯的肩膀,雅洛斯不客氣的說:「自家姪子哪有不照顧的道理,你就別擔心了!」

「我只有這個世界要看管,而你其實只須看管守世界。」

坐在兄弟身邊,雅洛斯緩緩地說:「有時我在想,你把小斯凱藏在我這個世界算不算對的選擇?」

「當然對!」路恩斯激烈的回答:「不這麼做小斯凱會被時間種族抹殺他的存在,而且現在也不能讓他待在天界。」

「到時狀況穩定,我再把他接回,或送到守世界。」

路恩斯沉痛地說:「孩子必須有多點經歷,才能回到我身邊。」

他真的很不捨,孩子還那麼小,卻須沉受來自各方的壓力,力保孩子十六年的單純時光已經是他的極限了。

他可憐的孩子,他善良、單純、可愛的孩子,要過多久才能見到他?

孩子五歲那年見到他,是他冒著極大的風險,靠著天時、地利、人和才辦到。

而且當時孩子年紀尚幼,也不記得他的樣貌,諸神才放過孩子。

他真的,好想念他的孩子,要等到哪一天?

那一天,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但其實,路恩斯快等不下去了。
    


作家的廢話:
我想這個短篇應該劇透的差不多了
那麼我就不多說什麼了喔!

我相信有些人看到裡面的名詞會感到異常的眼熟
沒錯,就是那兩位!
某小孩的父親來歷就是那麼大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