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11-7 11:59:0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5-10-17 20:33
45謎樣的元素寶石(下)

「唔~」我緩緩地睜開眼,疑惑的看著四周,將視線轉到窗外偏西的太陽上。

恩...被封印的力量應該是身為神之子的力量吧(?
話說我知道拿下來的後果很嚴重,不過我說蘭碧老師,您也太兇狠了吧,斯凱又不是故意的(無奈

「我是來轉達審判騎士長的話。」飛米笑了笑,刻意壓低嗓音模仿雷瑟哥哥的話:「『斯凱,沉默之鷹來訪,你身上先前的傷還沒修養好,敢亂跑就讓你體會光明神的嚴厲。』就是這樣~」
呵呵~這幾句讓我笑了,飛米真是可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1-7 12:27:0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莉.西里安 於 2015-11-7 12:31 編輯
小廷 發表於 2015-11-5 21:36
46沉默之鷹的拜訪

我四處張望一下,立刻發現站在窗邊和狄倫說話的銀黑色身影。


老實說,當初在看吾命這一段的時候,我的心中一直在抱怨格里西亞,要他別隨便用羅蘭的身分亂跑,要是搞壞羅蘭的形象怎麼辦!!尤其是要和等陽比劍的時候,我真的超怕他爛到暴的劍術惹出麻煩...
天天真是的,居然和格里西亞一樣偽裝成別人亂跑,飛米真可憐,他怎麼可能打得贏等陽...幸好最後沒有比試

話說等陽,我從很久以前就很想說: 你的演技真的好爛...
另外我也有些話要和太陽騎士說(燦笑+青筋
臭格里西亞!!你除了用羅蘭的身分亂跑外,居然還灌醉他?!太過分了!!
還有,斯凱只是小孩,是個孩子!!!你居然也灌醉他!!

小廷加油~~你更文速度已經比我看得其他文章快了,別給自己太多壓力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1-12 10:40:08 | 顯示全部樓層
西亞你好壞壓
居然在果汁裡面加酒
不過小斯凱
你反應好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5 23:28:50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5-11-7 11:48
呵呵~烈火真是的,都不會看現場氣氛,另外,雷瑟才不會欺負斯凱呢!!(被伊希嵐用冰塊塞嘴活該
總覺得雷瑟 ...

烈火就一個字可形容:呆!
我總在想,如果希歐是公文改太多過勞死,雷瑟就是操心過度而憔悴累死
人太厲害就要分擔更多事物啊......

點評

是啊,真是辛苦他們了  發表於 2016-1-23 14: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5 23:33:21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5-11-7 11:59
恩...被封印的力量應該是身為神之子的力量吧(?
話說我知道拿下來的後果很嚴重,不過我說蘭碧老師,您也太 ...

看來我伏筆埋得太淺,這樣有待加強~
蘭碧的這種反應,是標準的"愛之深,責之竊"
天下父親沒有任何一位希望看到自己的小孩出事,雖說斯凱是被憤怒沖昏頭,但在他年幼時就被交代過元素寶石絕對不能離身
再加上時間逼近,斯凱的力量只會越來越不穩定
37代的老爸們都快操心死了啊!

飛米可愛吧~他就像年幼的斯凱一樣
因為崇拜天空騎士長,所以會下意識地模仿
斯凱小時候也會模仿格里西亞呢!

點評

抓错字,强迫症抱歉,是责之切喔~  發表於 2016-6-23 17:1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5 23:40:11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5-11-7 12:27
老實說,當初在看吾命這一段的時候,我的心中一直在抱怨格里西亞,要他別隨便用羅蘭的身分亂跑,要是搞壞 ...


沃弗爾是位很機警,也是最會反抗自家隊長的副隊長
不管斯凱擁有的力量在怎麼強大,他的實際經驗還是比別人硬生生的少一大截
再加上尚未成熟的心智、年幼的外表等種種因素
所以沃弗爾超擅長阻止斯凱
更何況當初他也被尼奧交代過,要稍稍擋一下斯凱的魯莽
斯凱沒像格里西亞那樣出師的陰險狡詐,所以要擋還是有一定機率會成功的!

所以沃弗爾才會把偽裝成斯凱的飛米拖下台
雖然看不出是偽裝,但他知道台上的"斯凱"狀況不好

至於格里西亞灌醉小斯凱...其實小斯凱也快成年了
更何況當初格里西亞也是年幼時就把酒當水喝,再不訓練一下斯凱的酒量,到時被別人灌醉就不好了啊!

點評

這麼說也是...(汗 再度感嘆太陽騎士不好當...也慶幸羅蘭沒成為尼奧的學生  發表於 2016-1-23 14:10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5 23:41:58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玥茹 發表於 2015-11-12 10:40
西亞你好壞壓
居然在果汁裡面加酒
不過小斯凱

小斯凱表示:我沒想到西亞哥哥會來這招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15 23:44:00 | 顯示全部樓層
47黑暗來襲的前兆

我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看到酒保大叔一臉緊張地搖著我,急急忙忙地說:「小騎士,外面出現好多不死生物,你快回聖殿,免得出意外。」

什麼……不死生物……

咦??好多不死生物!在葉芽城?

我猛然跳起,往角落一看,羅蘭哥哥已經不見了,大概是酒醒回聖殿了。

我甩甩腦袋,拉住酒保大叔伸出的手,稍稍施力爬起來,頭還有些暈,但還不至於跌倒。

一衝出酒店,迎面就撲上來一隻不死生物,毫不猶豫的,雙手一揮,聖光就打中了不死生物。

路上許多聖騎士四處奔走,把百姓趕回屋中,一個聖騎士大哥看到我,驚慌地大喊:「飛米快回聖殿啊~!」

差點忘了我現在偽裝成飛米……

不理會身後大吼大叫的聖騎士,我快速的竄進巷子中,翻個身跳上屋頂,閉起眼,忍著些微刺痛感將感知擴散到全城。

為什麼?有這麼多不死生物?

伸手一抬,我集中全部的注意力,呼喚全城的光元素。

我需要你們的力量,幫助我。

該說很慶幸我在葉芽城,有整座光明神殿的幫助,我調動元素順利很多。

將光元素凝聚成一顆顆聖光球,鎖定不死生物的位置,一顆顆聖光球俐落的打中不死生物。

同一時間,我也看到了許多聖光箭命中了剩餘的不死生物,一看就知道是誰的傑作。

我再度放出感知,確認全城的狀況,正打算離開屋頂,趕回聖殿時……

我的頭……好痛啊~!

伸出手抱住頭,一波又一波的疼痛感傳來,腳沒踩穩,我爆出一聲慘叫,從屋頂上摔了下來。

頭好痛……痛到我拼命在地上打滾,一個腳步聲傳進耳裡。

勉強抬起頭,我忍住疼痛,奮力大喊:「誰?是誰?」

腳步聲凌亂起來,一雙大手扶起我的身體,同時熟悉又參雜著緊張的聲音道:「隊長,你沒事吧?」

沃弗爾?!而且他叫我隊長?

大概是看到我抱頭低吟,沃弗爾毫不猶豫的抱起我,開始移動步伐。

「沃弗爾,我現在看起來怎麼樣?」我有些擔心了……

「就和平常一樣,不過你穿著實習小騎士的服裝。」

沃弗爾的聲音聽得出疑惑,但他仍沒多問。

嗚哇!因為頭太疼,原本施加在身上的魔法就解開了……

等到頭疼的狀態好些,我緩緩地睜開雙眼,看到聖殿大門前的階梯。

示意沃弗爾放下我後,視線往上移,我看到飛米穿著我的騎士服,滿臉歉意地站在我面前。

「天……天空騎士長,」飛米怯生生地說:「被審判騎士長發現了……」

轉過身,拉上沃弗爾,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你要去哪裡?」一個超級低沉的聲音傳來,我小心翼翼抬起頭……

好恐怖!!雷瑟哥哥你臉色好恐怖!

雷瑟哥哥的臉黑到和身上的袍子沒兩樣,從三黑進化成四黑了~!

「回答我!天空騎士長,你不是待在辦公室裡嗎?爲什麽會從外面走進來,而且似乎受傷頗重呢?」

「我沒有受傷。」我反射性的回答雷瑟哥哥話中不合理的地方。

「隊長,你的臉擦傷和淤青了一大塊。」沃弗爾小聲地提醒:「而且騎士服上沾滿了灰塵。」

「……對不起。」我立刻道歉:「我為偷跑出聖殿道歉。」

「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和雷瑟哥哥報告。」我認真地仰望雷瑟哥哥墨黑的雙眼。

雷瑟哥哥雙眼閃過一絲驚訝,卻又冷靜地喊:「寒冰。」

「什麼事?」伊希嵐哥哥從聖殿裡走出來,來回看著我和雷瑟哥哥。

「把斯凱帶回房間。」雷瑟哥哥繼續說:「在我去之前,不准他擅自離開。」

伊希嵐哥哥點點頭,直接一把拎起我,就往聖殿走。

嗚哇~伊希嵐哥哥也生氣了。





我在房間洗個澡,換好衣服,就聽到雷瑟哥哥敲房門的聲音。

隨口應一聲,雷瑟哥哥臉色更黑的走進房間。

……是誰又惹雷瑟哥哥生氣了?

「全聖殿有膽惹我生氣的人也只有你們兄弟倆。」雷瑟哥哥伸手揉揉眉心,一臉疲憊地坐在床邊。

哈哈~我忘了。

「不過現在可以多加一人了。」

咦?跳脫性太大,頓時聽不懂?

大概發現我困惑的視線,雷瑟哥哥無奈地說:「剛開始對飛米太好了。」

啊!飛米也是少數不怕雷瑟哥哥黑臉的人。

「你跟著格里西亞出去時,遇到了誰?」雷瑟哥哥將話題拉回,低聲地詢問。

我稍微組織一下,將拜託飛米當替身、偽裝、遇到等陽哥哥的事情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

咦?你說我在酒館被西亞哥哥下安眠藥睡著?

哼!西亞哥哥完全忘了,風精靈會將消息傳報給我,雖然我現在和元素精靈之間的溝通有些不清晰,但問些事還是辦得到。

只能說人再精明,還是有些小細節會遺忘。

但也因為跟風精靈溝通,加上光魔法、原先的偽裝魔法、感知,才會讓我累成這樣。

全部說完後,我拿起水壺倒杯水,一口氣說太多話,口乾了。

「我發現巫妖的下落。」雷瑟哥哥用一種『今天天氣真好啊』的語氣說出這句話。

結果我一口水就噴出來,附加嗆到。

「……雷瑟哥哥,你沒開玩笑吧……」我愣愣地問:「巫妖……是指粉紅嗎?」

微微轉過頭,雷瑟哥哥緩緩地說:「我也認識粉紅,不是她。」

嗚哇~按照風精靈告訴我的消息,總共有三位巫妖。

三名巫妖……魔王候選人……

我挑挑眉,盯著雷瑟哥哥:「不要告訴我魔王候選人也有三名。」

既然叫魔王『候選人』,那代表應該也有其他位魔王『候選人』。

接過水杯,雷瑟哥哥喝口水,依然悠哉地說:「應該吧。」

應該……我死目了,這回答有夠不肯定的。

「你知道紅詩嗎?」雷瑟哥哥輕輕地闔上眼,小心地問。

我搖搖頭,這名字好奇怪,而且要問人的話,為什麼不問希歐哥哥?

「她是格里西亞的引導巫妖。」雷瑟哥哥依舊雲淡風清的說,但我快被嚇死了~!

雷瑟哥哥,你到底知道多少祕密?

「這些都是前太陽騎士長告訴我的。」移一個放鬆的姿勢,雷瑟哥哥瞳瞳有神的黑眼盯著我:「絕對不能讓格里西亞知道。」

「當然。」這些事讓西亞哥哥知道,估計複雜度會上升一百分。

「我發現紅詩要到葉芽城,這幾天我會追查她的蹤跡並殺了她,聖殿暫時就先交給你了。」

我不悅的反駁:「那審判所怎麼辦?這件事交給我……」

「不可能!」雷瑟哥哥斬釘鐵鐵的說:「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沒辦法使用魔法。」

嗚哇~為什麼雷瑟哥哥會知道?

我明明沒有告訴任何人啊!

「斯凱,現在情況很不好。」雷瑟哥哥嘆了口氣,疲倦的低語:「算我求你,你可以幫我看著格里西亞嗎?」

頭一次……看到雷瑟哥哥如此疲倦的樣子。

「嗯!」我認真的說:「但雷瑟哥哥去擊殺巫妖時,我也要跟去。」

「好。」雷瑟哥哥毫不猶豫的回答,讓我有些擔心了,不會騙我吧?

看了看窗外的太陽,雷瑟哥哥站起身,拍拍黑長袍,離開了我的房間。

默默地看著雷瑟哥哥離去的身影,我突然萌生出一股很不安的感覺。

光明神,我祈求,希望風波可以很快平靜。


作家的廢話:
好吧!從週更變月更,現在應該可以一個月更新兩篇
期中考上個禮拜也結束了,考得不多,大部分都是報告
謎之音:你禮拜三還要考文字學
我甚麼都沒聽到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28 21:44:53 | 顯示全部樓層
48事情脫序的情況

我昏昏沉沉的清醒,記得昨天和雷瑟哥哥報告完,我好像直接躺在床上睡著了。

腦袋現在雖然還有點昏沈,不過也不像昏過去之前那麽痛了。

「天空騎士長,感覺好點了嗎?」熟悉的聲音在床邊響起,我甩了甩腦袋,想辦法讓自己在清醒些。

「還、還是不舒服嗎?我去找祭司……」緊張地說完,就準備奪門而出。

我趕緊抓住他的手臂,頗無奈的說:「飛米,我沒事,只是剛睡醒頭腦有些不清楚。」

「真的嗎……」飛米紅著眼,哽咽的詢問。

「我沒事。」我有些無言了:「聖騎士長的工作本來就有一定的危險性,沒受傷才奇怪。」

就連我那史上最強的太陽騎士爸爸難免也會受傷,有時大小傷根本是家常便飯。

「可是審判騎士長跟我說,天空騎士長你的狀況不好,所以他才下達禁足令……」飛米嘴巴一撇,眼淚掉了下來:「但我沒聽審判騎士長的話,才讓你拖著不好的身體去打擊黑暗……」話還沒說完,飛米就哭得不成人形。

雷瑟哥哥……你到底跟飛米說了什麼,好像我得了絕症一樣……





花了一番功夫把飛米哄好,我才走出門準備吃早餐。

但一想到飛米剛才的情況,我真心覺得雷瑟哥哥太厲害,也太恐怖了……

飛米會認為是自己不聽從雷瑟哥哥的命令,所以才害我受傷,那這樣以後我要找飛米做這種事可是難如登天了。

你知道嘛!我這種小孩身材又不像西亞哥哥可以找亞戴爾當替身,我和沃弗爾光是身高差就有一顆頭那麼多了~!

嗚哇~這樣我下次要偷溜能找哪個小孩幫忙了啊!

就這樣胡思亂想的吃完早餐,我正準備去找沃弗爾時,卻看到亞戴爾領著一位披著斗篷的人往西亞哥哥房間走。

那位是……

「艾崔斯特?」我略帶疑惑地開口喊,沒想到前方的人渾身猛然一抖,緊張得回頭。

嗚哇~真的是艾崔斯特啊!

「斯凱。」略帶中性的聲音從斗篷下傳出,我趕緊追上前詢問:「你怎麼會來聖殿?」

一旁的亞戴爾接著回答:「他要找太陽騎士長,說要轉達前任太陽騎士的話。」

喔喔!一定是爸爸懶得走來聖殿,所以叫艾崔斯特傳話。

也有可能是在外面迷路,找不到聖殿的位置……

亞戴爾打開房門,卻大聲喊:「隊長,人帶過來了!」

雷瑟哥哥和羅蘭哥哥分別站在床邊,而西亞哥哥一副剛睡醒的模樣,詢問:「艾崔斯特?」

「我們在外地聽說了你失蹤的事情。」艾崔斯特憂心忡忡地說:「你有把永恆的寧靜好好地掛在脖子上吧?」

西亞哥哥從衣服中拉出,我只看到整顆寶石都被強大的光屬性纏繞。

為什麼要封印起來?

艾崔斯特也驚呼:「你爲什麽要封印它?這樣就沒有用了!」

我偷偷看雷瑟哥哥,身旁是零下五十度的寒風。

嗚哇~現在根本不敢問,我和雷瑟哥哥說過永恆的寧靜功用了,為什麼?

突然,西亞哥哥手上的寶石被雷瑟哥哥一把扯走,然後開始怒吼:「難道你還希望它有用嗎?你到底是什麽居心?想讓太陽變成……變成另一個人!」

然不成在我昏過去的時候有發生什麼事嗎?

看來這邊大概會吵好一陣子,我想先偷偷離開好了。





「天天,你一定要來找我問嗎?」希歐哥哥掛著兩輪黑眼圈,憔悴不堪的提出微弱抗議。

「嗚哇……」我猶豫了零點零二秒,但最終還是硬著頭皮說:「希歐哥哥,你就長話短說吧,在我和艾梅哥哥出意外時,西亞哥哥那發生什麼事了?」

其實我比較想問的是為什麼雷瑟哥哥會對永恆的寧靜如此反感?

但想一想雷瑟哥哥在處理這件事上才不會讓其他哥哥知道,只好請希歐哥哥全說,再來自己推敲。

「你沒聽其他人說嗎?」希歐哥哥話中帶著濃濃的疑惑:「我們去屠龍了啊。」

「嗚哇?~屠龍?」不是去基辛格王國找西亞哥哥嗎?怎麼去屠龍?

「當時烈火和寒冰都失去消息。」希歐哥哥邊說邊奮力的改著公文:「我們還不知道你和綠葉出事了。」

「是魔獄告訴我們,在森林的那個方向有強大的黑暗屬性,還有集中吸收的現象。」

「我們聽了覺得很不對勁,魔獄去拜託粉紅準備大型移動陣,讓我們可以趕過去。」

「但我們趕到時簡直嚇死了,寒冰和烈火都上了重傷,而太陽他、他當時失憶了,完全變了一個人!」

跟雷瑟哥哥說的一樣!

「當時他的髮色變成黑色,全身都是黑暗屬性,還和審判吵架,一直想要保留那黑暗力量打敗龍。」

「怎麼會?」我困惑不解,就算是魔王候選人,但是西亞哥哥其實還是太陽騎士,照理說不可能那麼順利的就吸收大量的闇元素啊?

「審判在猜,是那顆『永恆的寧靜』幫助太陽吸收黑暗屬性,所以找了光祭司封印了那顆寶石,也順便修補你的寶石。」

可是……永恆的寧靜是水屬性的寶石啊!水和光有一樣的效果,對付闇元素超好用。

難不成,是有人在永恆的寧靜上動了手腳?

「希歐哥哥,那你知道……」話還沒說完,希歐哥哥丟下羽毛筆,表情慵懶地微笑看著我。

怎、怎麼突然生氣了?

「我累了,想睡覺。」希歐哥哥把我推出房門,淡淡地說:「再不睡一下我會死掉的。」

我回過神,衝回房內抱走一大疊公文,想幫希歐哥哥減輕一些負擔。

在走回房間的路上,感覺希歐哥哥……有點怪怪的?





等到斯凱走遠後,希歐無力的躺回床上,有肉體上的疲憊,也有精神上的疲憊。

「我知道你和審判瞞了我們很多事。」

「大概猜得到很嚴重,也是相信審判,所以才沒有深入調查。」

「但是天天,求求你量力而為啊……」

作家的廢話:
我有種快忙死的感覺.....
十二月我會非~常忙喔!學校很多活動都在十二月
大有把學生逼死的fu~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2-20 15:5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15-12-20 15:55 編輯

49墜落的審判之月

我快步地奔往審判所,遠遠的就在門口看到維達。

最近這幾天真是不平靜,一大堆不死生物在街上亂闖,簡直像是不死生物在開嘉年華會一樣,少見的、不常見、一輩子都見不到的不死生物通通都跑出來了。

西亞哥哥帶著太陽小隊忙碌地四處擊殺,我也把天空小隊外派給西亞哥哥幫忙。

「今天有幾名犯人?」我邊走邊問。

「只有兩名。」維達趕緊回答:「其中一名是慣竊犯,另一名是……」

我挑挑眉,怎麼今天維達吞吞吐吐的?

「是什麼?」我走進審判廳,看到一名犯人坐在刑架前。

「是虐童犯!」維達一咬牙,快速地說完。

哼!虐童犯嗎?竟然做出這種事……

我跳上審判台,大喊:「把這名犯人交給刃金哥哥,將另一名虐童犯給我拖上來。」

審判小隊員從地下監牢拖出了一個男人,快速地將人綁到刑架上。

「斯凱,等等!」說曹操,曹操到,萊卡哥哥從另一間審判房奔出,驚慌地大喊。

「啊……你怎麼發現的……」萊卡哥哥摀著眼,絕望地說:「維達你幹嘛告訴斯凱。」

我身邊的維達仰天……花板長嘆,無奈地說:「不要怪我,刃金騎士長,是天空騎士長要我回答的。」

「刃金哥哥放心,」我露出一抹笑容:「我一定會讓犯人把前因後果全交代清楚地。」

萊卡哥哥垂著頭,默默的站到刑架旁,拿起刑具喃喃自語:「斯凱的笑容,從小天使變小惡魔了……」

無視這句話,我瞪向刑架上的男子。

「為什麼要虐童?」我嚴肅的低吼,非要把原因問清楚。

「我沒有虐童啊。」犯人扯出一個邪媚的微笑:「我只有把小孩子殺了做成娃娃,很可愛呢~」

好啊!維達,你竟然沒把事情說清楚!

我深深吸口氣,再吐氣,吃力地繼續問:「那孩子們的屍體呢?」

「不告訴你。」犯人依然邪笑:「那可是我珍貴的收藏品呢~而且……」

「如果可愛的天空騎士也能變我的收藏品,我說不定考慮告訴你。」

聽完這句話,我奮力的深呼吸,我要冷靜……要冷靜……

「給我打~!」我憤怒地向萊卡哥哥大吼,你要我怎麼冷靜啊~~!!

我斯凱.天空生平最恨的就是有人虐待小孩!

為什麼?為什麼要那樣對待一個毫無反駁之力的孩子?

他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

聽到我大吼,萊卡哥哥舉起刑具就挑最痛的地方打,我默默地看著犯人皮開肉綻,比起小時候,至少現在的我還可以接受處刑的血腥。

「你不是天使。」犯人奮力掙扎,可是鐵鍊將他死死的綑在刑架上:「是惡魔,光明神怎麼容許你這樣對待他的子民!」

「我相信看到你的所作所為,光明神也希望你可以『稍稍』體會他的嚴厲。」我冷冷地說。

「天空騎士長……」維達弱弱的說:「打到犯人招就夠了,如果打過頭救不回來……」

「放心,維達。」我一字一句地說:「我最不缺的就是滿身的聖光。」

摸摸鼻子,維達也不開口了,只好低聲地說:「天空騎士長,維達有事先離開。」

我點點頭,朝犯人大吼:「快招,否則我就把你打扁再救回來,就回來再打扁!」

「你不敢……」犯人渾身是血,緩緩地說:「這有違你們聖騎士的風範。」

「喔~是嗎?」我笑道:「我確定這件事傳不出去,因為你的罪最少可以判死刑。」

犯人抖了抖,總算露出驚恐的神情:「不……」

其實拖這麼久時間,我也有點想吐了,畢竟可以忍受並不代表可以長時間一直看。

「快說!」我鬆了口氣,應該快結束了:「現在說就不打了。」

正當我要等犯人說實話的同時,審判所的大門被踢開了。

我好奇地看向門,有誰有這膽子踹審判所的門啊?

「天天……」奇克斯哥哥氣喘吁吁地說:「審判受重傷了……」

什麼?!!

雷瑟哥哥重傷……這怎麼可能!





我快速地跑向雷瑟哥哥的房間,沿途和西亞哥哥擦身而過。

但是西亞哥哥身上的怒氣太恐怖了,我也不敢和他打招呼。

我一腳踢開雷瑟哥哥的房門,看到的卻是……雷瑟哥哥坐在辦公桌前改公文。

「雷瑟哥哥,現在改什麼公文!」我怒吼:「你應該去休息。」

我總算知道為什麼西亞哥哥那麼生氣了。

雷瑟哥哥轉過身,微微一笑:「你們太緊張了,我傷得並沒有很重。」

我挑挑眉,直接了當的說:「騙人!」

雷瑟哥哥嘆了口氣,淡淡地說:「如果你不相信,就別打擾我,我現在去休息總行了吧。」

嗚哇~?這麼阿莎力果然有問題。

「讓我猜猜……」我坐到床鋪邊,露出一抹笑容:「能讓雷瑟哥哥受重傷的人一定很強。」

雷瑟哥哥從容地整理公文堆。

「那個人絕對不是劍術派,因為雷瑟哥哥的劍術很強。」

雷瑟哥哥把公文分堆排列。

「而且那個人不是光明神的子民,身為光明神的子民,敢跟審判騎士當對手的人沒幾個。」

雷瑟哥哥頓了頓,將與毛筆和墨水瓶收好。

「再加上最近雷瑟哥哥秘密調查的事情,可以猜出結論了。」

雷瑟哥哥的動作停下了。

「攻擊雷瑟哥哥的,不是人,是巫妖。」我緩緩地公布答案。

雷瑟哥哥沉默了。

「你騙我,」我紅了眼眶:「你答應我要去擊殺巫妖時候帶我去,你明知道巫妖會魔法,你會很危險。」

我頭一次發現,雷瑟哥哥和西亞哥哥一樣胡來。

「對不起。」雷瑟哥哥墨黑的瞳孔閃耀著點點光芒:「當時我想說直接解決。」

「巫妖殺死了嗎?」我擦了擦眼淚,沙啞地問。

「沒有。」雷瑟哥哥搖搖頭:「但我有用聖光攻擊她。」

「雷瑟哥哥的聖光根本不夠。」我嘟著嘴,不高興的說:「而且除非找到本體破壞,否則也只是讓巫妖換具身體。」

雷瑟哥哥扯出一抹奇怪的笑容,我不禁愣了愣,幽幽的說:「以後要多讓雷瑟哥哥笑。」

雷瑟哥哥無奈地說:「我是審判騎士,如果我笑了,大家不都嚇壞了。」

我毫不猶豫地回答:「雷瑟哥哥就是不常笑,多笑就看起來好多了。」

我站起身,要回去繼續審理那個虐童犯,同時超級認真的跟雷瑟哥哥交代:「如果還要去找紅詩,我一定要跟去,不然……不然我就叫風精靈一天二十四小時緊緊跟在雷瑟哥哥背後!」

說真的,讓風精靈去當雷瑟哥哥的背後靈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雷瑟哥哥無奈地看著我,只好點頭答應,因為他清楚,他騙過我一次,再騙我真的會有背後靈出沒。





「嗚哇~」我從床上跳起,按住胸口,心臟緊張的砰砰跳。

看向窗外,月亮高掛夜空,夜半時分,聖殿格外寧靜。

咬著牙,我將感知擴散,順著房間一個個掃過。

雷瑟哥哥……為什麼你還是偷跑出去了……

穿衣,拿劍,熟練地翻窗而出,我小心翼翼的將感知擴散尋找雷瑟哥哥。

雷瑟哥哥竟然敢騙我,殘酷冰塊組的聖光都不太多,平時應付些骷髏、僵屍還行,但巫妖這種等級根本不足以抵抗。

我知道這件事,就別想把我排除在外。

一邊飛奔,我一邊在心中怒罵。

可惡!頭一次我發現葉芽城這麼大,緩緩的釋放感知太慢了。

從西亞哥哥失蹤時開始,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阻擋我和元素的連結,這情況沒好轉,反而越演越烈。

一股黑暗氣息在城外西區赫然爆裂開,腳尖一轉,我快速趕過去。

值得慶幸的是,城外西區這地方平時不太有人會去,那地方三教九流的人都有,審判小隊要抓犯人時,往那裡找到的機率超高。

而且現在半夜,傷害可以降到最低。

鎖定位置後,我發狠似的把聖光包圍全身,再將自己當砲彈般砸往黑暗氣息最濃厚的地方。

塵煙散落,等我看清時,前方站著一名女孩,單單用眼睛來看的話。

只要是聖騎士都會發現,她是不死生物。

還是最恐怖等級的巫妖。

悄悄的將視線往後挪,嗯,這黑臉黑得真徹底啊!

但……是你先騙我的,所以擺黑臉沒用。

似乎發現我在生氣,雷瑟哥哥十分難得的沒有質問我,而是開始下一波攻擊。

雷瑟哥哥舉起劍,強大的鬥氣就往紅詩招呼過去,我緊接著開口吟唱神聖淨化術。

「神聖祝福!」落落長的術語總算念完,刺目的聖光圍繞在四周,集中精神操控時,一股悶痛感襲擊大腦。

我悶哼一聲,手中的聖光立刻消散,來不及再次聚集,直接抽出腰際的神劍往後方一刺,但感覺到擦過一個物體。

甩甩腦袋,我奮力睜開雙眼,雷瑟哥哥有些重心不穩地站在一旁,身上出現了大大小小的傷口。

我立刻丟一個高級治癒術過去,治好雷瑟哥哥的傷。

趁著雷瑟哥哥和紅詩纏鬥,我翻攪著混沌的思緒,這種大腦悶痛感絕對有理由,教皇好像說過精神魔法……

腦中回憶起年幼時教皇的教導,精神魔法有很多種,像我和西亞哥哥擅長的感知也是其中之一。

如果把精神魔法拿來攻擊他人,小則頭痛,大則變成白癡,直接沒救了。

紅詩她……竟然用精神魔法攻擊,那麼前幾天也是她做的!!

紅詩露出一抹狡猾的笑容,伸手一揮,數十隻死亡騎士跳了出來,我也沒空亂想,只能舉劍對付。

可惡!如果我的魔法能力沒有衰退……區區幾隻死亡騎士哪能絆住我的行動。

偷偷分神注意雷瑟哥哥那邊,我心中怒火叢生,雷瑟哥哥下午已經失血過多了,現在哪能繼續這樣戰鬥。

四肢越來越沉重,手中的劍慢慢來不及擋下死亡騎士的攻擊,身上的傷口漸漸增加。

好沉……好疲倦的感覺……

我努力集中精神,想把精神力化為攻擊,但有什麼東西在阻擋我……阻擋我釋放體內的力量……

混亂中,我看到紅詩將黑暗之力化為飛刀,劃過了雷瑟哥哥的脖頸。

我大腦瞬間空白,回過神,手中握著扯斷的項鍊,我呆愣地看著倒地的雷瑟哥哥。

雷瑟哥哥……雷瑟哥哥……啊啊啊~~!!

我……要殺了妳~!紅詩~~!!


作家的廢話:
先來道歉,就如同上篇所說,12月學校很忙碌,所以拖那麼久才更新

再來名詞解釋,這篇標題:墮落的審判之月
墮落,是用來象徵死亡,墮落的審判之月,是指審判的死亡
曾經聽過一個故事,每當天空有一顆星星掉下來,代表又有一個人死亡了
而審判是月亮,所以才說是"審判之月"

而繼綠葉之後,又有一位哥哥親眼死在自己面前
可憐的小斯凱又受到重大打擊了!

雖說審判所的工作照理是殘酷冰塊組負責,但小斯凱本來就是兩邊都幫忙
所以也會到審判所幫忙審理案件
在經過幾次審理後,所有人都了解絕不能讓小斯凱知道有關孩童的案子
斯凱本身是孩子,所以他也特別關注有關小孩子的事
向這個虐殺孩童案,原本是想隱瞞的,但還是被斯凱問出來了!
其實維達也是希望斯凱審理這案子吧~

昨天運動會剛結束,簡直累死我了
因為腳扭傷的關係,我什麼都不能完啊~~
有夠怨念的
而且距離期末越來越近,許多報告功課考試也開始襲擊而來......
我不想和希歐一樣過勞死啦~
而且最近開始寫心得,有些忙碌
想知道我看了小說電影後感想的朋友,歡迎到我的天空部落走走>~<
網址就在最上面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