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6 18:53: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20-6-6 19:07 編輯

64啟動徹城計畫(下)

網頁版:https://hotdog4545666.pixnet.net/blog/post/218753199

所有熟悉的事物崩盤很快,一個人、一瞬間,先前最壞的打算成為真實,而擔任長官的我們必須果斷快速的命令。我看向窗外的夜空,弦月高掛,商店街的方向只有零星火光在移動,是夜晚值班巡邏的騎士隊。

「在皇宮等暴風帶撤城計畫總體報告書來,再去和國王陛下報告。」

我乖乖依照雷瑟哥哥的吩咐待在休息室等希歐哥哥趕來,皇宮如白晝熱鬧,外頭傳來許多人奔走討論與呼喊,門碰一聲被打開,扭頭一看,是氣喘吁吁、臉色蒼白的傳令兵,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大喊:「國王陛下有令,請天空騎士先行到大廳報告現況。」

「等等,暴風騎士長還未到……」我連忙說明,但傳令兵飛快地打斷我:「現在大廳亂成一團,國王陛下需要知道最新、當前的狀態!」

一頓,我總算明白外頭亂哄哄的緣由,我整理上衣扣好披風跟在傳令兵後,同時請託:「等會暴風騎士來到皇宮,請讓他立刻到大廳。」

越靠近大廳,紛亂的腳步聲與喧囂聲增大,傳令兵通報一聲,但國王哥哥分身乏術的面對眾大臣的質問與咆哮,面容疲憊不堪。

「等等、我知道上午街道上的死亡法術攻擊案,光明神殿那的回應是調查中,再派皇家騎士去也無濟於事,先去清點街道毀損與統計百姓傷亡人數……」國王哥哥剛回應完左邊的咆哮質問,右邊又收到貴族焦躁不安的詢問,無奈之下,我恭敬的行禮並大喊:「國王陛下,天空騎士來了!」

揮揮手制止貴族喋喋不休的話,國王哥哥喘了口氣看向我,臉色既難看又憔悴,同時帶著深深的困惑與煩躁:「天空騎士,我有很不好的預感,請告訴我──」

「我的王城、我的葉芽城究竟發生什麼事。」

低著頭維持行禮的姿勢,我悄悄嚥口水不知該從何說起,最後眼睛一閉,盡量讓自己說出口的話堅定與果斷:「稟告國王陛下,太陽騎士今日早晨失蹤,目前推測與一名渾沌祭司有關……」

「還有同時告訴您,請立刻執行撤城計畫,葉芽城要成為魔王候選人征戰的場地了!今早街道的死亡法術攻擊案,就是魔王候選人開始動作。」語氣沉重且熟悉的嗓音從身後傳來,希歐哥哥連停下行禮都沒有大步經過我身邊,將撤城計畫總體報告書放在國王哥哥前方、堆滿公文地圖的桌面。

那厚厚一疊報告書的封面,大大簽著我們十三聖騎士的名字。

話一落,整個皇宮彷彿炸鍋般喧鬧不已,我聽見左手邊崩潰的貴族大聲嚷嚷為何撤城,右邊的大臣一臉哀大莫於死的喃喃最糟的情況、該如何說服百姓……

唯獨國王哥哥又是重重的嘆口氣,伸手用力揉著眉心,露出虛弱的神情看向仰起頭的我:「要開打了嗎?我還來得及撤離百姓嗎?」

「光明神殿將盡力協助撤離,」我偷偷看了眼走回身邊的希歐哥哥,他輕輕點頭後我繼續說:「仁慈的光明神絕不會殘酷對待他的子民!我們一定還有時間。」

「是嗎……是嗎……」國王哥哥喃喃,不顧一旁哀號崩潰的大臣與轉向質問其他大臣的貴族,他十分認真的思索與翻閱撤城計畫總體報告書,最後伸出手對一旁的文書官說:「筆和印章!」

「國王陛下!!」貴族奮力大喊,卻還是無法阻止國王哥哥簽下姓名與蓋下官印。

「開始執行撤城計畫!」國王哥哥臉色沉重嚴肅地宣布:「動員皇家騎士撤離百姓至預定場所,立刻張貼皇家告示在鬧區告知百姓,並派傳令員通知居住在西邊山林的村落。」

「第一批撤離百姓是城中商店街居民,即刻起通知至明天日落停止一切商業活動,後天開始撤離。伊利亞!」

「在。」聚精會神聆聽的伊利亞哥哥立刻回應。

「留下足夠保衛皇宮的騎士,其餘全部派出用作撤離所需人手。」

「天空騎士,明天給我一份可協助撤離的聖騎士名單與人數。」

「收到!」





聖騎士這邊可以出的人手早就清點完畢了,當務之急是要向全光明神殿宣布撤離消息,在從皇宮回到光明神殿時已經晨曦初升,是聖騎士們清醒準備展開一日工作的時刻。我用感知告訴沃弗爾集合全部的聖騎士在聖殿廣場,全部、一個都不能落下。

聖殿的聖騎士加上神殿的祭司,如果這時透過感知看聖殿廣場一定是片璀璨刺眼的光明屬性,人群躁動不安,教皇安靜的站在台階上,身邊跟著光祭司與明祭司。
接著大門內走出了艾梅哥哥和伊希嵐,前者面容和藹溫潤,但眉宇多了些憂愁;後者依舊冷若冰霜,卻揮散不去疲倦。

我三步併作兩步搭配風元素跳上台階,轉身大喊:「注意!」

廣場上的人停下竊竊私語,我感覺到無數雙眼落在我身上,但還是有些人嘀咕。

他們說,太陽騎士長呢?

「撤城計畫啟動,」我無視這細語討論,立刻宣布:「即刻起開始動作,明日將撤離百姓離開葉芽城,所有細項如之前公布的內容……」

我感覺到眾人的不安、躁動,雖然聖騎士素質良好,卻掩蓋不了他們露出憂愁與驚訝。

葉芽城會發生什麼事?而在葉芽城中的光明神殿呢?

接著兩位哥哥分別再次宣布撤離順序與人員調動,教皇則負責他的神殿祭司,待三人都說完後,我看著更加不安的聖騎士,發現哥哥的失蹤帶來影響甚遠。

「魔王必須誕生,失去的家園可以重建,但失去的性命無法再回來,」我話鋒一轉,無視兩位哥哥的視線與教皇拼命偷戳我背的舉動,改變收尾詞:「我們可以平安度過這一次的劫難,即使毀損但可以再用我們的手建回,願光明神的仁慈散布全葉芽城人民!」

「願光明神的仁慈散布全人民!」一位、兩位,接著震耳欲聾的呼喊聲響徹聖殿廣場,此刻,似乎什麼事物都不能阻擋在這些英勇的聖騎士面前。





在葉芽城的商店街巷弄內,一間低調普通的平房,鵝黃髮紫眸的青年隔著窗戶看往光明神殿的方向。

他無奈的嘆口氣,隨手抓亂半長的髮絲走往隔壁狹小的藥材儲藏室,開始翻箱倒櫃檢視各樣藥物,走進走出扛出不少瓶瓶罐罐,同時頻繁的觀察光明神殿方向。

「那孩子的血脈力量快壓不住了……」他皺眉瞇眼看著藥品細小的標示文字,抓起一小把湊近鼻子嗅嗅,再丟進磨砵中:「才會有這麼強大的號召力與讓人信服……」

「路恩斯叔叔真是的,難怪十幾年前讓我下來遊歷那麼乾脆答應,父親也不阻止或透露一下。」青年邊碎念邊碰一聲開始磨藥,一絲絲金光隨著他伸出的手指灌入藥粉中。

一份藥材製作完畢,青年滿身大汗的喘口氣,翻出一張紙包起藥粉,又拿起別的材料準備。

「希望疾風已經告訴叔叔了,再不快點阻止就不單是魔王候選人之戰可容許的世界運行範圍了啊……」
     
 

天陽的碎念:
好像比我預計的撰寫速度還慢耶......原本希望暑假前結束第三冊的內容,看樣子會延到七月初。

下篇增加不少關於撤城的規劃、皇室的部屬與聖殿的動員,撤離一座城池(尤其是王城)的百姓是件大工程,但在原著小說中卻沒有提及讓我覺得很可惜(也是畢竟第一人稱視角的格里西亞被冰凍了)。
所以花了一點筆墨琢磨聖殿與王室兩方的反應,下一章開頭將會是第三方的反應--人民。不過在下一章(65集)前,會更新一個小番外,是從十三聖騎士小隊的副隊長為主,來說撤城這件事(但主要聚焦在亞戴爾和沃弗爾啦~)
我挺喜歡多設想和增添新的事物進去,希望你們也會喜歡,可以和我討論討論XD

下次更新日期:6/27(多一個禮拜,因為期末小論追殺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7 14:02: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Noelny 於 2020-6-7 14:05 編輯
小廷 發表於 2020-6-6 18:34
啊!雷瑟的確在和格里西亞進行精神傳話,你說了之後我才發現這段寫得有些模糊(之後還會修改的)

恆十超 ...


恆十感覺真的很棒,我也是被恆十出版之後的特傳圈之熱絡嚇到,覺得是個好坑(##

您不介意就好~~要討論原作劇情我超OK喔,歡迎歡迎//
是說,忘響國好像是忘記的忘?我覺得御我大取這個名字真的很容易讓人打錯,跟妄想同音之外,望/忘、想/響都很容易讓人弄錯ww

寫不同視角的故事感覺很棒!比較有新意,很有趣~
期末小論文加油喔,祝寫論文順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7 18:30:58 | 顯示全部樓層
Noelny 發表於 2020-6-7 14:02
恆十感覺真的很棒,我也是被恆十出版之後的特傳圈之熱絡嚇到,覺得是個好坑(##

您不介意就好~~要討論 ...

謝謝祝福XD

我也覺得寫不同視角很有趣,吾命騎士是格里西亞的第一人稱視角故事,換個角度看看會有更多趣味與看見格里西亞沒看見的,只是構思劇情合理化比較麻煩,有考慮吾命七八集整個大翻修(然後就卡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7 18:34:30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篇:那一夜副隊長們

得知太陽騎士長失蹤消息的亞戴爾昏倒一個下午,等到晚上清醒又收到審判騎士長們救援失敗的消息,勉強撐住身子回到宿舍門口,又直接倒下去。

「亞戴爾真的很可憐耶……」幫忙把亞戴爾扛進房門的綠葉小隊副隊長亞羿伸出手指,戳了戳躺在床鋪上的亞戴爾臉頰,嘆息:「他現在的精神根本風中殘燭吧。」

「有這麼誇張嗎?」烈火小隊副隊長朝祈緊張的詢問:「要不要我去找祭司來幫亞戴爾看看?」亞戴爾可不能倒,他倒了太陽騎士長會跟著倒,太陽騎士長倒了會讓審判騎士長和天空騎士長發瘋的。

「朝祈,你想到哪了……」孤月小隊副隊長狄齊克捧著一疊公文推開門,就看見自己好友滿臉愁容:「還有你們怎麼都窩在亞戴爾房內?」

「我在想要不要去叫祭司,」朝祈轉頭向狄齊克求救:「亞戴爾看起來快不行了。」

「誰說亞戴爾快不行了!」門板大力被拍開,沃弗爾衝進房內直奔床上的亞戴爾,瘋狂搖動對方身體:「亞戴爾、亞戴爾你醒醒啊!!」

「……吵死了,你們。」被輪番話語轟炸的亞戴爾不醒也難,他一手握住沃弗爾的手,另一手撐起自己的身體:「讓我再睡一下不行嘛。」

「恩好,你快睡。」上前推開沃弗爾,亞羿伸手蓋住亞戴爾海藍的眼睛:「快睡快睡。」

不到幾秒,亞戴爾砰一聲,身體又倒回床上。沃弗爾探了探亞戴爾的呼吸,確認對方還順暢的呼吸後,在場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沃弗爾你冷靜點,我們是在說亞戴爾的精神不好,不是他快去見光明神。」亞羿解釋、朝祈連忙道歉,順便在自己心裡補充,如果亞戴爾出事會瘋掉的人還要加上沃弗爾。

「你們……全聚在亞戴爾房內做什麼?」門又被推開,刃金小隊副隊長尹默站在門口看著不大的房間內擠滿了人:「開派對?」

「這時間開啥派對,我的時間不夠用到都想去和光明神嗆聲了,你們還開派對?」陰測測又毒舌的聲音從依默背後響起,擠開依默,暴風小隊副隊長溪普雙眼掛著不亞於他家隊長的黑眼圈出現,他走向亞戴爾房內的書桌搜括出一大疊公文,繼續說:「開派對給我等到掛掉去找光明神後再開。」

「溪普……你是不是又沒睡飽了,」亞羿無奈地詢問,只要溪普沒睡飽,會從溫和狀態切換成毒舌模式。

而溪普乾脆地給對方一個大白眼:「你要暴風小隊睡飽?先叫太陽騎士長快點回來啦!」

「我們也睡不飽啊!最近發生這麼多事。」狄齊克安撫:「尹默你來看看亞戴爾,亞羿說他的精神似乎不好。」

點點頭,尹默走上前流暢的做出一套觀察手續,在察看過亞戴爾的臉色、鼻息與呼吸與試探性地翻翻眼皮後,尹默給出了結論:「精神操勞過度,能睡飽最好,不能就盡量吃些養精蓄銳的食物。」

「跟亞羿說的一樣耶!」朝祈好奇的湊上來觀察:「可是我看不出亞戴爾和平時有哪不一樣。」

「喏,看他的頭髮,」指指亞戴爾淺褐色的短髮,輕輕地翻開露出頭皮與髮根:「他的髮根是白的,再這樣下去會冒出不少白頭髮,這是精神操勞過度的徵兆。」

「可是要亞戴爾不操勞根本不可能啊……」朝祈呢喃,溪普跟著附和:「嘖嘖,可憐的太陽小隊副隊長,看似風光實則滿腹辛酸。」

「……亞戴爾有風光過嗎?」亞羿吐嘈:「我們該回去工作了,隊長和小隊員會找我們的。」

「對喔!」狄齊克連忙把手中的公文放到亞戴爾的書桌上,嘀咕:「感覺很對不起亞戴爾。」

「阿靠,我才準備扛走一疊,你又送來一疊。」溪普驚嘆:「我們是不是該提前替亞戴爾找塊風水寶地了。」

「也替我找啦!」

「還有我!」

沒有人反駁溪普的毒舌,紛紛舉手要求。

只有朝祈很認真的想,因公殉職不是會葬在聖騎士墓園嗎?正當他想開口說這件事時,狄齊克眼明手快的騰出一隻手按住他的嘴。

「原來你們都在這,」門用力地被拉開,站在門口的維達氣勢洶洶喊:「要開討論會全部都給我窩在亞戴爾的房間做什麼啊!要不是有奇納林(大地小隊副隊長)幫我,誰知道你們在哪。」

「好啦好啦,要去忙了快去忙~」

很快,亞戴爾的房間內就空曠許多,但沒過多久,那雙海藍的眼又緩緩睜開,扶著額頭小心翼翼的下床,亞戴爾淺淺的嘆口氣。



神殿的一間小祈禱室,亞戴爾靜靜地跪在光明神圖騰面前,淺褐色的短髮長了不少,零碎的髮絲掩蓋他的面容。

嘎呀──祈禱室門悄悄地被推開,亞戴爾不用回頭就猜出來者:「沃弗爾,怎麼不去睡?」

再過一兩小時就要天亮了,可能是他太憔悴,所以維達沒有把他挖起來開討論會,而是放任他繼續睡。

「經過時發現熟悉的光明屬性,所以來看看。」闔上門,沃弗爾走到亞戴爾身邊跟著跪下,先雙手合十對著光明神圖騰祈禱一會,才說:「討論會還好,就是提前比對各自的資料與撤城計畫。」

「嗯,我知道了。」交流完訊息,亞戴爾愣愣看著沃弗爾,勾起一抹疲倦的笑容:「你該去剪頭髮了,馬尾再留下去就要和隊長一樣長。」

「是嗎?」扯開髮圈扒了扒褐色長髮丈量,沃弗爾隨興的任髮披散不紮:「我可沒興趣留那麼長,但最近真的沒空剪,還有亞戴爾你的頭髮也是!」

兩位盡忠職守的副隊長這時累到不想說話,任由沉默蔓延,窗外太陽似乎升起了,隱約從外頭射入些許光線,淡淡照亮玻璃上的光明神圖騰。

「你覺得,光明神會聽見我們的祈禱嗎?」亞戴爾難得動搖,他很擔心太陽騎士長,身為知道一堆秘密的副手,他再清楚不過自家隊長個人的武力數值只有多少。

「會吧。」沃弗爾深深嘆口氣:「我相信神的存在,但他們肯不肯聽、聽了會不會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如果神明肯聆聽,在自己知曉那活潑個頭矮小的隊長身世之謎後,怎麼會一直無視他的禱告呢?

「你也會替天空騎士長祈禱?」亞戴爾有點好奇,就自己對他的了解,沃弗爾是那種相信自己可以戰勝一切的人啊?

「如果你知道自己的隊長身世之謎很複雜的話……也會想奮力一搏的。」只能說到這,沃弗爾面容有些扭曲,勉強維持理智:「前太陽騎士長曾說,如果找到隊長的親生父親會號召前十二聖騎士長們去揍他,我也要加一。」

腦子幻想了那畫面,亞戴爾不禁想替天空騎士長的親生父親點上幾支蠟燭,會死吧,尤其是在有前太陽騎士長的情形下。

突然,亞戴爾察覺沃弗爾的身軀晃了晃,接著微微偏過頭瞇起深綠的眼眸,似乎在聆聽什麼。

「該去做事了。」俐落地扒梳頭髮紮起馬尾,沃弗爾起身同時拉起亞戴爾:「剛才隊長傳訊給我,要我集合全聖殿的聖騎士到聖殿廣場。」

「宣布撤城了?」

「嗯。」


天陽的廢話:
這是發生在撤城前,屬於副隊長們的一個小短篇故事。當然要讓十三位副隊長同時出現很有難度,加上這裡是亞戴爾的房間,所以溫暖好人派的副隊長比較多。
有機會會讓這些副隊長多多出現的,他們挺可愛而且有趣,能夠書寫出很多好玩的事。我會盡快把十三聖騎士小隊副隊長的人設寫出來,如果有人想提供人設非常歡迎XD

下次更新:7/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3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小廷 於 2020-7-11 19:38 編輯

65看那悲傷的人們(上)

網頁版在此:https://hotdog4545666.pixnet.net/blog/post/218877390

不用等到隔日,當晚的葉芽城便喧嘩吵鬧不已,安穩度日的百姓不解,為何皇宮突然張貼告示,說日落起停止商業活動並準備撤離葉芽城,撤離日就在隔日。

這裡是他們出生、成長的地方,有他們熟悉的每日風景、鄰居與生活,現在毫無解釋、一紙公告就要他們撤離,就算是說是為安全與生命保障撤離,是要撤離去哪?

為什麼要撤離?撤離多久?

他們還回得來嗎?

回來後,房子、財產都還會在原地嗎?

「請給我們一個解釋!」舉著火把,大量的百姓聚集在皇宮前,皇家騎士可以阻攔百姓情緒失控衝進皇宮,但阻擋不了百姓的吶喊傳入:「為什麼要撤城?請給一個解釋!」

「我們不想被隱瞞,葉芽城發生什麼事了?」

「還有今天早上的街道爆炸案,調查結果呢?」

百姓們吶喊著,表情充滿不安與困惑,這幾個月增加的騎士巡邏人數、渾沌神殿前來忘響國拜訪國王,加上昨日的街道爆炸造成受害者全體死亡,他們想問,為什麼?

平日生活的巷弄街坊,怎麼變得危機重重?



「斯凱、斯凱,你還好嗎?」朦朧中,聽見艾梅哥哥的呼喚,也感覺到身軀被輕輕搖晃。

但好悲傷。

我感覺到無盡的悲傷、困惑、不安與恐懼,源源不絕地從外頭傳來,漸漸的填滿我的神志,就像掉到水裡,不管怎麼掙扎都爬不起來……

「嘶──」我倒抽一口氣,閃避突如襲來的冰冷物品,睜開眼一看,伊希嵐哥哥握著一塊冰塊正準備再往我臉頰上貼……

「不要好冷啊啊!」我連忙揮手阻擋寒氣攻擊,伊希嵐哥哥停下動作丟掉冰塊,用冰冷的手掌拍了拍我的額頭:「醒了?」

點點頭,這才發現自己在小房間的長椅上,看這房間裝潢我明白自己還在皇宮內,困惑的看向伊希嵐哥哥,他皺著眉觀察我的臉色,解釋:「剛才你突然暈倒,綠葉說你的神志有些被帶走,要我盡快把你喚醒。」

「對不起,剛才還在清點人手我卻……」我想起失去意識前正和國王哥哥、一群大臣開會討論撤城動線,但自己就這樣倒下了。

可惡!

我跳下長椅閃過伊希嵐哥哥想抓我的手,推開門跑向皇宮大廳,經過一堆傳令兵與皇家騎士,他們似乎對著外面呼喊什麼──

「國王陛下!太陽騎士!請給我們一個解釋!」

緊急煞住,我一躍手腳並用攀上皇宮的梁柱,無視底下皇家騎士的叫喊,再從梁柱翻到外圍的大樹梢,幾個跳躍我就爬上樹頂,看到皇城外舉著火把、包圍皇宮的百姓。

他們神色驚慌、大聲叫喊,有人甚至對皇家騎士咆哮,空氣中瀰漫滿滿的不安與恐懼。他們要求有個領導者出來解釋、想要知道為什麼。

「光明神遺棄了他的子民嗎?為什麼我們要離開葉芽城!」

難受的晃了晃身體,我拍拍臉頰大概找到自己暈倒的緣由 ,釋放一股風元素,乘風滑下大樹直奔大廳。

「國王陛下!」我大喊,看見國王哥哥埋首卷宗的臉抬起,閃過一絲欣喜:「天空騎士,你清醒了?」

「是的,很抱歉突然離席。」先回應國王哥哥的問話,我指向大門說:「皇宮外包圍的百姓,國王陛下有收到消息嗎?剛才天空清醒時發現。」

「我知道,」國王哥哥往後一仰闔上眼稍歇,待侍從遞上一杯清茶,輕啜茶水後回答:「皇家騎士有通報,百姓們希望知道真相與撤城完整理由。」

搖晃著茶杯,國王哥哥先是下令暫時休會並撤清大廳,等到大臣貴族都在附近的休息室安置好後,才疲倦難掩的招手示意我靠近,我一走近他身邊,國王哥哥低聲傾訴:「你覺得我該告訴他們真相嗎?小斯凱。」

愣了愣,我抿了抿唇說:「阿奇爾哥哥,我覺得百姓有權知道真相,但告知真相多寡的把度在於國王陛下的決定。」

「他們喊著想見太陽騎士,可這時格里西亞那孩子不在這。」阿奇爾哥哥扯開一抹難看的笑容,低喃:「才不到幾天我都想念格里西亞了……」

哥哥……我吞下難過的心情,安慰阿奇爾哥哥:「如果是我呢?我出去要求百姓們相信?多少可以起到安撫作用吧。」

「我不知道,」毫無威嚴的攤在長桌上,半闔著眼的阿奇爾哥哥近乎耍賴的喊:「好累啊……」好久沒有看到阿奇爾哥哥這樣了,因為前任肥豬國王的無能,自我認識阿奇爾哥哥起,他就是一位認真、有威嚴和氣魄的人。

「我也是。」跟著附和,爬上阿奇爾哥哥的大腿,我安慰性的拍了拍他:「我還是出去試試看好了,有總比沒有好。」

「我再休息一下,」隨手揉亂我的頭髮,今天的阿奇爾哥哥讓我感到特別脆弱:「唉……好想有個像你一樣乖的孩子,我終於知道為何父王想收你為養子了。」

「……」

「開玩笑地,」阿奇爾哥哥乾笑,輕拍我的背:「不過我真的想要一個孩子。」

「那你加油,阿奇爾哥哥。」跳下國王牌人肉椅,我頭也不回的說:「我出去安撫百姓。」

「嗯。」阿奇爾哥哥揮了揮手目送我離去,在離開大廳時,我聽見他深吸口氣大喊:「傳令,會議繼續進行!」



但效果不好,這樣無法撼動的事實再再提醒我十三聖騎士缺一不可的重要性,我意識到光明神當初做的職責分工不是沒有理由,尤其是全大陸都知道的這項設定。

大家想看到哥哥,哥哥不出來安定人心,虔誠信仰光明神的信徒越是徬徨不安。

從撤城令宣布的隔天起,我來回奔跑臨時安置地與葉芽城,城門的控管十分嚴格,一批又一批的百姓陸續遵從指令扛著家當離開家園,但更多的是……

「我不走!!」一位男子當著我家天空小隊員面前碰一聲甩上門,我清點人數走到這時,正看見脾氣不怎麼好的豆里煩躁的來回踱步,氣勢凶狠大有破門的盤算。

「去前方廣場帶隊撤離葉芽城。」把豆里支開去做其他事,我上前敲敲門板大喊:「你好,我是聖殿的天空騎士,請遵循撤離規定收拾必需品──」

碰!門板又再度被大力揮開,男子滿眼血絲、頭髮凌亂的站在門後陰影處,午後的陽光照不清他的面容,我只能聽見他抖著音、近乎哀求的說:「天空騎士……我不走……」

我深吸口氣,壓低嗓音鄭重的否決:「不行!請依照撤離規定收拾必需品,到廣場集合。」

「為什麼……這麼突然,你知道街坊鄰居謠傳什麼嗎?」男子搖著頭瞪大眼,音量漸漸拔高:「說望響國要面臨滅亡,光明神殿無法守護這塊土地,只能讓我們人民逃難……」

「不是這樣的,因為……」我頓了頓,有口難言,只能盡量強硬的重申:「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你們,保護光明神的信徒、保護葉芽城的子民!」

「我不走、不走!這裡是我家,你們沒有權利要求我們離開……」男子似乎聽不進任何話,他又要關起門的瞬間,我上前卡住門板大喊:「請你到廣場集合,不然、不然──」

不然我可以做什麼呢?在對方不知真相、不知理由的情況下……

「天空!」轉角傳來了艾維斯哥哥的大喊,他一箭步衝上來一手大力扯開門板,一手把男人從屋內拖出來,男人奮力掙扎,但比不過長期鍛鍊渾身肌肉的艾維斯哥哥。

簡單壓制住對方揮動的雙手,艾維斯哥哥低頭對我說:「天空,勸百姓撤離時下次帶上你的小隊員,否則依你短小身材是無法強制帶離的。」

微微點頭,有些發楞看著艾維斯哥哥無視男子的叫囂拖著對方往廣場前進,我拍了拍臉頰轉身想繼續檢查這一區還有沒有居民滯留時……




天陽的碎碎念:

這段撤城過程由於第一人稱視角的太陽在沉睡中,所以我藉由斯凱的眼、口說出。

撤離一座城的百姓是大事,甚至是勞心勞力又費工夫的事,我寫出的也僅是一小部分,這些反抗、抗議是一定會發生的。

在我想像補足中,忘響國比較接近君主立憲國的概念,王國與光明神殿既分權又彼此抗衡。但信仰在民間的力量又大於王室,所以得到光明神殿協助的王室可以更順利(在不引爆更強大反撲)的情況下撤離百姓,不過協助撤離的光明神殿在百姓眼中也會成為和王室一樣壞(逼迫)的一方,因此斯凱在前幾章有提到說:即使教皇反對(怕信仰聲量降低)他也要來幫忙撤城。

大概就是這樣百姓的反抗是一定的,撤城的急迫也是一定的,才會有 看那悲傷的人們 這一章。

下次更新日期:7/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