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小廷

[同人文] [吾命]天空騎士的使命:剷除邪惡(2020/7/11更新 65集上)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6-4-2 21:41:5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廷 發表於 2016-3-20 16:26
公告~公告~

在此解釋一下這篇故事的更新時間與為何如此緩慢的原因

這一篇的氣氛比較輕鬆呢,感覺很棒
話說尼奧騎士長,飛米只是個孩子啊,別那麼恐怖啊...
那對父子的交流還真激烈啊,教皇爺爺會不高興的
尼奧的耐心還是一樣少,幸好他沒有拔劍砍人...(皇家騎士也不好當啊
殲滅盜賊團,突然想起吾命番外─當老師還不是老師(應該是這個標題吧?記不太清楚)
尼奧也是一個人殲滅盜賊團呢,雖然之後受重傷讓大家擔心,但還是強的不可思議...
小廷加油,妳更文的速度已經是我的好幾倍了,我雖然會潛水消失,但一定會浮上來看你的文的
願光明神祝你五月的表演順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2 13:49:34 | 顯示全部樓層
莉.西里安 發表於 2016-4-2 21:41
這一篇的氣氛比較輕鬆呢,感覺很棒
話說尼奧騎士長,飛米只是個孩子啊,別那麼恐怖啊...
那對父子的交流 ...

哈哈~親愛的西里安好久不見>~<
我終於忙完五月的公演和六月的期末考囉~
所以今天要來久違的更文了!!
感謝你長久的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2 13:54:36 | 顯示全部樓層
55勇闖賊窟討歡心

「小兄弟,餓很久了吧?」一名滿臉鬍渣,又瘦又高的男子,手拿一塊麵包,對縮在角落的兩位小男孩說:「先吃點麵包,我在想辦法去弄些熱湯,給你們暖暖身體。」

「叔叔,謝謝你。」小兄弟中的哥哥帶頭先道謝,天藍色的雙眼水靈靈的轉動。

「不用謝,我叫摩瑟許。」男人愉悅的摸著孩子的頭:「吃飽了再叫我,帶你們去見首領喔!」

見到兩顆小腦袋整齊劃一的點點頭,摩瑟許就輕哼著歌曲離開。

門一關起來,一個透明的結界無聲無息地覆蓋住整間房間,年幼的孩子鬆了口氣。

「天空騎……」話才說一半,立刻被瞪了一眼,連忙改口:「斯凱,尼奧先生真的沒搞錯嗎?」

斯凱嘆了口氣,無力的啃著麵包:「我也有點懷疑了,摩瑟許是真心喜歡小孩子,一點都不像會從事販童的人啊……」

這裡,是艾瓦鎮,是一個遊走在黑色地帶的小鎮。

雖說是望響國境內,離首都葉芽城也沒多遠,但這裡經常發生走失、竊盜、縱火……任何你做了會進審判所的案件都在這裡發生過。

但這裡也是前往另一個商業大城的重要樞紐,如果不走這條經過艾瓦鎮的路,就必須繞遠路才能抵達。

尼奧接到的任務是調查孩子無故失蹤的主因。

尼奧先前調查出來的是販童集團偽裝成盜賊團行動,但一直查不到兩者之間關鍵性的證據。

「斯凱,我們該怎麼辦?」飛米皺著眉,他不太了解這種事該如何處理,尤其任務似乎有隱情。

「接下來我不會離開你身邊。」斯凱想了想,保障飛米的安全是首要準則,再來是自身的安全和任務的完成:「記住,不能再喊我的名字,喊我『凱』,我會喊你『飛』。」

飛米點點頭,忍不住又提問:「凱,任務會有變數?」

「我不知道。」斯凱很阿莎力地回答:「你覺得呢,飛?」

「摩瑟許人很好。」飛米毫不猶豫地說:「這樣的人是盜賊,一定有什麼原因!」

「那你覺得是什麼原因?」斯凱刻意問道,他希望飛米將來可以獨當一面,這次機會正好。

從一開始確定任務後,斯凱就將自己定位在輔助角色,像當年和格里西亞一起出任務時一樣。

「很多,」飛米伸出手一一清點:「有弱點、被威脅、或是不知道盜賊團真正的目的。」

這種事很常發生,上位者的陰謀有時下屬都不清楚,標準的被賣了還幫忙數鈔票。

斯凱的笑容伴隨著飛米的話越來越大,這孩子,真的很有天分。

「凱,你覺得是哪個?」飛米眼汪汪的問。

斯凱不說話,手一彈,結界被撤掉了。

「奇怪,這門真的要修了。」摩瑟許用力撞開門,走了進來,手上還端了兩碗熱湯:「來,一人一碗。」

「摩瑟許叔叔,你吃了嗎?」斯凱接過湯,遞給飛米,關心的問。

「我吃了啦!」剛說完,肚子就傳出響亮的咕嚕聲。

「哈哈哈~」摩瑟許豪邁的乾笑,用力揉著斯凱和飛米的腦袋:「小孩子吃飽比較重要,叔叔是大人,餓個一兩餐沒關係啦!」

斯凱一愣,這樣的人真的是販童犯嗎?

「走,我帶你們去見首領。」摩瑟許左手牽一個,右手也牽一個,帶著他們往屋內走。





任務不一定像公文或表單上寫得那麼簡單,這件事我很早就發現了。

我幫暴風騎士長改過那麼多公文,看著那麼多聖騎士哥哥們出任務歸來,他們都會和我說其中的變數。

聽多了就會懂,並且懂得在實際情形運用。

這次天空騎士長不會幫太多忙,我感覺得到。

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訓練自己。

屋內陰暗,從心理上給人很大的壓迫感,我發現走在前方摩瑟許的腳微微顫抖。

他怕自家首領,但這是人之常情。

上位者通常會分為兩種,一種是展現出那驚人的力量,讓人因恐懼而臣服;另一種是因體諒民心而獲得大家擁戴。

用騎士長們來說的話,前者是審判騎士長,後者是太陽騎士長。

「首領人很好喔!他很喜歡小孩子。」摩瑟許緩緩地開口說:「等會乖乖的,首領說會找好人家安頓你們的。」

我一愣,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飛?」天空騎士長也停下,轉頭問我。

我……不可能,難道那個首領用這種方式……

「沒事。」我搖搖頭,邁開腳步追上。

光明神啊,希望事情不如同我所想的那樣。

摩瑟許推開最裡面的房門,一個溫和有禮的聲音傳了過來:「摩瑟許,是那對小兄弟?」

「是的,首領。希望你可以替他們找對好人家。」摩瑟許十分誠懇地低頭鞠躬道。

我稍稍往天空騎士長背後站,仔細觀察這些人口中的〝首領〞

一說到盜賊團首領,大部分的人都會想到滿臉大鬍鬚、長得又高又壯、講話粗聲粗氣的莽夫。

但眼前的人可不是如此。

他白白瘦瘦、滿臉笑容、長髮柔順的披散在肩上,看起來……就是好人的模樣。

果然,凡事不能看外表。

「孩子,你們流浪街頭多久了?」首領從高椅上走下來,蹲下身靠近我們,很和藹地問。

「我、我也不知道。」天空騎士長裝作恐懼的縮了縮,戰戰兢兢地說:「我和飛翻垃圾桶……晚上很冷,抱在一起取暖……」

「別擔心,我會幫你們找好爸爸和好媽媽收養你們的。」

我伸手抓住首領的衣袖,滿臉高興的說:「真的嗎?謝謝大哥哥。」

首領依舊笑笑,但不著痕跡的轉身掙脫我的手。

我發誓,我有看到他眼裡一閃而過的厭惡。

「摩瑟許,帶孩子去休息吧!」





我翻轉著鏡子,反射著月光偷偷向躲在不知名角落的爸爸打暗號。

聖騎士執行任務時,經常會碰到這種情況,如果在可看見彼此的情形下,我們會比手勢。

再不行,我們會用光線打訊息,或是用聖光。

但現在用聖光太早了,會引人注意。

在我們見完首領後,摩瑟許就將我們帶回原本的房間,給了我們好多件厚外套和棉被後,才離開。

飛米坐在一旁沉思,我猜那孩子大概也發現什麼了。

「凱,我想問你幾件事。」我點頭答應,果然,這孩子真的沒辜負我的期望。

「這任務的目的是查出孩子失蹤?」雖用疑問句,但飛米眼神肯定的問。

他只是想再次確認自己是否有搞錯。

「對。」其實我也開始懷疑任務的目的了,失蹤的孩子雖然大部分是孤兒,但也有普通人家的小孩。

這首領,肯定不止一種手段。

「你有看到首領手腕上的圖騰嗎?」飛米說出了件引起我注意的事。

「你抓住衣袖時看到的?」我馬上知道怎麼回事:「畫出來吧!」

我一說,飛米就用手開始在地面畫出圖騰。

「凱……」一畫完,我吃驚地瞪大眼,而飛米則略帶猶豫地說:「這是康納家族的圖騰?」

事情嚴重了,原本以為是單純的孩童販賣集團偽裝成盜賊團,沒想到背後還牽扯到一個貴族勢力。

康納家族可是建國時協助的大功臣之一,他們家族的子孫在各行各業都有人才。

我們聖殿雖然沒有,但光明殿也有位祭司是那家族的人員。

畢竟聖騎士風光,但職業傷害其實很大的,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辦得到。

貴族寧願把男丁送到皇家騎士,也不會送到聖殿,前者可以關說,得到一個不危險的身分;後者……太陽騎士可沒那麼好說話,而審判騎士直接讓你說不出話。

以前的太陽騎士有沒有和貴族勾搭我不清楚,但我敢打賭爸爸和哥哥都沒有。

想從爸爸與哥哥這走後門,哼哼!向光明神祈禱比較快。

「我在書中看過這圖騰。」飛米眼神飄移,不太肯定的說:「是白雲騎士長推薦的書,但我不太確定……」

「你沒搞錯家族,」我勾起一抹冷笑:「就是那建國大功臣的後代子孫。」

「要通知聖殿嗎?」飛米立刻這麼說。

聰明,在情況牽扯到貴族勢力的時候,向聖殿詢問再做下一步行動比較保險。

但……我不想錯失良機,何況這不是聖殿任務,是爸爸私下接的冒險者任務。

至少要掌握到關鍵情報,帶回聖殿後,才能動用聖騎士之名清查。

否則人們質疑起為何聖殿知曉這件事,就不知道該怎麼圓謊了。

「現在還不行,我怕打草驚蛇。」我繼續翻轉著鏡子,跟爸爸暗示任務牽扯到貴族:「難得的機會,我想那位康納先生應該沒見過我。」

或者說,不常待在葉芽城。

至少葉芽城內的百姓都很清楚我的外貌,但出城後大部分的人只知道我是黑髮藍眼的小孩。

黑髮藍眼的小孩可說是滿街跑,沒見過你哪知道他是天空騎士。

「你覺得下一步該怎麼做?」我繼續考考飛米。

「找到孩童失蹤與康納先生有關、並了解他背後的家族是否有參與,還是他個人行動。」飛米眼睛轉了轉,快速的分析:「如果家族有參與,就要通知聖殿。」

我滿意的摸摸他的頭,分析得太好了,將來一定可以成為非常傑出的聖騎士。

「今晚先睡,明天再繼續找。」我交代:「我們也要找到其他孩童的下落。」

目前可以確定,失蹤的孩童在摩瑟許所待的基地都沒有被虐待。

但,離開這後呢?

這就是接下來的任務,絕對不只盜賊團那麼簡單。

「凱,這些你也有想到吧!」我準備休息,飛米突然喊住我說:「我這樣……真的幫上忙了?」

「你聽過哪個八歲小孩會分析這些事。」我無奈地拍著飛米的腦袋。

「這、這些都是太陽騎士長或暴風騎士長說給我聽的。」

「能聽懂,並在實際情況想到就很了不起了。」我鋪好棉被,一把躺下說:「我八歲時還不會呢!」

「咦?真的嘛!」

嗚哇~這可是實話,我可沒哥哥那八百萬心眼呢!

這些都是我十二歲以後才漸漸搞懂的。

等等!我是不是要先擔心七年後,飛米就可以跟哥哥比心機了啊!

嗚哇~不知道是好是壞。
      

作者的廢話:
大夥~好久不見,失蹤很久的天陽終於從戲劇的繁忙與期末考的轟炸中回來了~
從3月就沒有再更新真是抱歉,我會解釋為什麼我失蹤這麼久的原因
也會順便說說暑假的更新進度喔!

再來久違的故事解釋:
大家還記得上一集飛米與斯凱準備去殲滅盜賊團嗎~?
這集就是他們的任務過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22 14:02:14 | 顯示全部樓層
公告~公告~我來解釋為什麼我消失了3個多月的原因囉!

上次的公告我有說到我是戲劇社,而這次5月底的公演是創社以來第一次的大型公演
從演員的選角、場地、人員分配、這些事前作業,到後來我被選上當女配角的排練,在在都極耗精神與時間
加上我以前沒有演戲的經驗,所以被學長電得很慘><
但公演還是順利落幕與結束了,真是可喜可賀

但是...5月公演結束就是6月的期末考,因為演戲所以我上課都狂睡(好孩子不可模仿喔!)
為了這次的期末考,我唸書唸得要死要活,好不容易才撐過來

暑假的更新還是不定時,但應該不會出現消失很久的情況了><
八月不會更新,因為我要跟老師去中國文化考察和與學長們再演一齣歌仔戲~

以上,就是原因始末與暑假更新情形,報告完畢~下台一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6-23 19:15:4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辛苦了~
大学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
真期待~
但我大概还要等上五年吧。。。
大大千万不可以放弃更文哦~
最后,这里是印象中有看过此系列文却又忘了的新读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18 17:38:28 | 顯示全部樓層
花心大少 發表於 2016-6-23 19:15
大大辛苦了~
大学生活到底是怎样的呢~
真期待~

感謝你回流的讀者,這篇故事的時間會拉得很長,我已經有心理準備大學四年才寫得完了~
大學生活就是看你的積極與參與度,但太過興奮與樂中就會像我一樣忙得要死要活....
所以時間分配很重要喔!
祝你有個精彩大學生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18 17:43:05 | 顯示全部樓層
56信任、判斷、闖

我和飛米在陰暗的房子內亂轉。

原本是想找到其他被帶來的孩子,但走了這麼久只看到些人來來去去,完全不理我們。

而且眼神劉露出來的是,貪婪。

嗚哇~事情不太對勁了啊……

「你們兩個,不是說乖乖待在房間嘛!」嗚哇~被發現了。

「摩瑟許叔叔,有其他人嗎?」我故作天真地問。

「其他人?」摩瑟許滿臉問號。

「我要有人陪我玩。」一旁的飛米非常配合的開始鬧,一直嚷嚷著說要有玩伴。

「可是前幾天有一批孩子被送走了,現在只有你們喔!」摩瑟許無奈的蹲下身拍拍飛米的頭,滿臉寵溺的笑容:「願光明神保佑,讓他們有好家庭,可以有快樂的生活。」

如果說昨天是吃驚,那麼今天是震驚。

摩瑟許……我可以相信你嗎……

不管是那笑容或是對待孩子的態度,你怎麼看都不是販童賊。

就賭吧!相信你一次!

「摩瑟許叔叔,陪我們回房間啦~」我撲上去撒嬌,也沒漏看飛米訝異的表情。

嗚哇!演技有待加強。

「好好好,乖孩子。」摩瑟許也不拒絕,攬過我也抱起飛米:「走,首領現在不在,我今天可以陪你們到晚上。」

好機會!就是要讓摩瑟許變成助力。

一踏入房間,飛米就快速地站在房門口,機靈,猜得八九不離十。

我朗聲頌道:「風之精靈,傾聽我的聲音,化做無形之壁,隔離兩者世界。」

摩瑟許滿臉困惑的看著我,似乎不了解我在做什麼。

「摩瑟許,你知道離開這的孩子所到的家庭嗎?」

摩瑟許也沒發現我的態度轉變,還很自然的回答:「這我不清楚,是首領負責安排,我只是尋找流落街頭的孩子,並帶來這照顧。」

「那你有見過其他成員嗎?」飛米站在摩瑟許背後大聲質問。

「有啊,但是彼此都不熟悉,看臉還認得……」摩瑟許摸摸下巴,滿臉猶豫的嘀咕:「明明是做好事,怎麼各個跑得比飛還快。」

世界上真的有這種人啊……什麼都不清楚就搶著幫忙的……

「你怎麼會來這〝幫忙〞?」這是關鍵,幫助摩瑟許減輕罪刑的關鍵。

「我也是孤兒。」摩瑟許眼神哀傷的說:「我從以前很渴望一個家庭、一對父母,既然有這機會,我會希望有人可以幫忙這些孩子,你們也是啊!」

刻意放出感知探查,摩瑟許……沒有說謊。

那麼,我也不能對你說謊。

用眼神讓飛米注意到我,我偷偷伸手比了幾個暗號。

飛米幾乎傻了,沒辦法,這關我先應付,才能繼續考飛米。

「摩瑟許,我的名字叫斯凱.天空,是光明神殿天空騎士。」我一字一句盯著摩瑟許,看著他的表情從茫然到詫異的說。

「你、你是天空騎士,不、不是凱。」摩瑟許舉起手指指向我,又像想到什麼似的說:「那飛呢?」

「我是飛米,是聖殿實習小騎士。」飛米繞過摩瑟許,走到我的身邊,毫不膽怯的也說出自己身分。

「聖殿為什麼……」

「我只想知道,首領的去向和孩童的相關資料。」我截斷摩瑟許的結結巴巴,等他說完大概就天黑了。

「首領?」摩瑟許滿頭霧水的重複。

「我們收到的通報是,艾瓦鎮有多起孩童失蹤案。」我耐著性子解釋:「透過爸爸給予的線索,我們懷疑是你們所做的。」

嗯!打擊過大,摩瑟許已經呆掉了。

「我們只安排孤兒和流落街頭的孩子……」摩瑟許語無倫次的說。

「那其他人呢?」我厲聲質問:「你帶回來的是孤兒或街童,那其他人帶回來的呢?你又知道那些孩子會被送去哪?」

摩瑟許滿臉錯愕地盯著我和飛米,卻猛然轉身想開門。

吭一聲,他撞上了我剛佈下的結界。

「摩瑟許,說出你所有知道的事。」我緩緩釋放鬥氣,想讓他感到恐懼:「所有,你加入之後了解的。」

我沒有雷瑟哥哥那種十多年累積的威嚴,也沒有哥哥那種一笑就讓人恐懼的能力。

外表年幼是我最大的優勢,但在這情況只會變成最大的劣勢。

所以就用鬥氣去壓,讓他感到殺戮的肅穆。

摩瑟許渾身顫抖,眼神也慢慢開始改變,那是一種害怕的神情。

恐懼、面對未知的事物、以及我身上淡淡的殺氣,會讓人失去判斷能力。

其實……我很不喜歡做這種嚇人的事……

「我說。」摩瑟許滿臉慌亂,抖著音說:「我全都說,請您……」

「請您救回那些孩子吧!」





我鬆了口氣。

說真的,這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感受到天空騎士長的鬥氣,絕對不會輸給尼奧先生。

我也可以……變得那麼強嗎?

甩甩頭,現在在出任務,不可以胡思亂想。

要先想想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了解摩瑟許不是壞人,但真沒料到天空騎士長會向他坦白。

貴族啊……有可能是把小孩賣到有錢人家當奴隸?或是更慘的?

一定要把他們救出來!

「飛米,給你個任務。」天空騎士長面露疲倦說:「把摩瑟許的話整理整理,等會向我報告,我先休息半小時。」說完,就捲起被窩躲了進去。

天空騎士長……最近好像很常疲倦,尤其是在施了魔法後。

「摩瑟許,請你老實交代。」我鼓起勇氣,展開生平第一次的偵查:「如果你真的希望他們幸福,請告訴我。」

「我竟然變成了幫兇……」摩瑟許表情很絕望:「我對不起那些孩子……」

「你要懺悔可以回到聖殿向太陽騎士長說。」我無奈地打斷摩瑟許的廢話:「但時間寶貴,請說。」

「大約從兩個月前開始……」摩瑟許釐清思緒,說起了他加入組織的經過和找了多少小孩。

我默默的一筆筆記下,沒多久,天空騎士長爬出被子,眼神銳利的問我:「可以了嗎?」

我認真地點點頭,開始報告。

「摩瑟許是兩個月前加入,他總共帶回十多名孩子到此地,再由首領帶走,通一集會場所是在鎮外的半山腰住宅,不過摩瑟許只去過一次。」

「那裡經常有貴族前來帶走孩子,其中康納家族最多,其次是傑蘭伯爵家。也有不少人來帶走孩子。」

「天空騎士長,摩瑟許說今天晚上原本他要將我們帶去集會所,他說那裡有孩子們的資料以及領養家庭的資訊,但他不知道資料統一放在哪處。」

天空騎士長在我說的過程中緊盯摩瑟許不放,直到我報告完,他鬆了一大口氣。

這代表……摩瑟許沒騙人?!

「感謝你。」天空騎士長揉揉眼,硬讓自己打起精神:「今晚照你的計畫帶我們去集會所,我會和審判哥哥請求減輕你的罪刑。」

「這沒必要,天空騎士,」摩瑟許突然撲通一聲跪地,磕頭說:「我的罪即便是光明神也無法寬恕,請讓我以死……」

「夠了!」天空騎士長大吼,我感覺到有什麼東西晃動了幾秒。

「摩瑟許,請你將這東西帶到屋外,隨便找一處扔了。」天空騎士長冷著聲音朝摩瑟許砸了個東西過去。

是昨晚用來打暗號的鏡子。

等等!鏡子看起來不太一樣,感覺鏡面霧霧的?!

「傍晚首領也會一同我們去集會地?」天空騎士長問。

摩瑟許點點頭,似乎還有話想說。

「你現在拿出去扔,傍晚再來找我們。」天空騎士長果斷的決定:「我和飛米有些事還要討論。」

摩瑟許又哀傷又自責地走出房門。

門闔上的那瞬間,天空騎士長毫無預警地往後倒。

「凱!」我衝上前一把接住,同時聽到物品碎裂的聲音。

「聰明……」天空騎士長撐著眼皮緩緩地說:「知道我結界撐不住,改口了……」

「記得,乖乖休息,晚上把我叫醒。」說完,天空騎士長筋疲力盡的暈過去了。

替天空騎士長蓋好棉被,我卷縮在一旁歇息。

尼奧先生有交代,不能讓天空騎士長過度使用魔法。

這個任務,晚上就會落幕了。

希望……摩瑟許有把鏡子拿去扔……





「凱、凱起來了!」我聽到飛米喊我的聲音。

我爬起身,看到了摩瑟許和首領。

「乖孩子,今天晚上我們要去另一個地方喔!」首領用哄小孩的語氣說:「該起床別睡懶覺了。」

我微微一笑,起身牽過飛米的手,偷偷打個哈欠。

最近只要使用魔法就會這樣,真是麻煩,但總比暈倒好幾天好。

我的身體……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讓摩瑟許牽著我離開屋子,也偷偷示意飛米注意四周,爸爸應該會把東西放在這附近才對……

路過一條暗巷,我甩開摩瑟許的手,撿起地上兩顆金燦燦的珠子。

「怎麼啦?」首領走上前,低下頭溫和的詢問我。

「是彈珠!」我裝作開心地把玩,笑咪咪攤開手,獻寶似的給首領看:「我和飛各一顆。」

首領依舊笑笑,拉過我的手,但眼底的厭惡沒有消失過。

這首領真失敗,小孩子都很敏感,何況是街童和孤兒,因為環境造就他們對惡意和敵意的敏感度都很高。

難怪需要摩瑟許,畢竟摩瑟許是真心喜歡小孩,而被帶走的普通家庭孩子,就是其他人負責的。

當我在想事情的前因後果時,已經到了鎮外的山腳。

樹叢裡微弱的光芒一閃一閃,我看了幾眼,側身比了幾個手勢。

接著,走進敵人的大本營!


作家的廢話:
哈囉~大家我回來了!忙呀忙回過神發現七月都過一半了><
這章終於生出來了喔~

再來標題解釋:
信任-相信摩瑟許,也相信飛米的能力
判斷-判讀目前的情勢,與可動用的人力資源
闖-就是衝衝衝啦!

尼奧表示:只是殲滅盜賊團想這麼多幹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7-25 19:40:09 | 顯示全部樓層
57出乎預料的事態(上)

「尼奧,你真的不回聖殿問問格里西亞?」艾崔斯特鮮紅的雙眼擔憂地看向山腰處。

「不用,看我把他們的老巢給掀了。」尼奧壓低聲音不耐地說,但視線緊盯兩個小小的身影不放。

就像……當初格里西亞帶斯凱出任務,尼奧其實都躲在各處看著他們。

「但還是要通知聖殿。」尼奧滿臉煩躁的掏出通訊水晶,扔給艾崔斯特。

「去告訴雷瑟那孩子,準備好康納家族的資料。」雖然沒耐心,但尼奧還是有條有理的交代:「順便叫他們帶隊出發,趕到這剛好可以抓人了。」

在艾崔斯特離去通知時,尼奧反覆翻轉著一面鏡子。

那面斯凱交代摩瑟許丟掉的鏡子。

尼奧不得不佩服自家兒子的腦袋,把聲音封入鏡子裡,並且保存起來。

至少可以幫助那位摩瑟許減輕罪刑,也成為盜賊團背後是販童集團有利的證據。

切!一個普通的殲滅盜賊團任務也可以搞得那麼複雜,還牽扯出康納家族的勢力,那群貴族真是吃飽沒事做,整天想些偷雞摸狗的事。

等會時機成熟,我沒好好揍你一頓都對不起光明神。

話說回來,斯凱辦事越來越像格里西亞,麻煩得要死。

優點是斬草除根,管你春風夏風秋風怎麼刮都生不出來。

缺點是……不能直接打……

真想直接衝進去通通殲滅!

算了,那孩子有轉移注意力也好,再讓他繼續待在聖殿裡一定換種方式封閉自己。

不過斯凱啊……我說的都是真的,不必擔憂自己的身世會給兄弟們帶來什麼災難。

事情的結果都是自己所選的路造成的,你哥哥們選了條的確會死的路。

但沒選這條路,還是你所認識的哥哥們嗎?

就像格里西亞如果被砍,你也會上前去擋一樣。

兒子,你要早點察覺……

不論你的真實身分為何,大家愛的都是你啊……





我們又被帶到房間裡了。

這棟房子真的很大,但偏偏把我們往地下室帶。

嗚哇~這是要關人的情況嘛!

摩瑟許在門口就被首領趕出去了,估計會被爸爸攔下來逼問。

「首領,我肚子餓了。」我摸摸肚皮,裝作可憐的說。

「乖,先在這待著別亂跑。」首領堆滿虛偽的笑容,就和肥豬國王一樣。

直到門板外的腳步聲越來越小,我捏破兩顆在路上撿的珠子,往地面一丟。

天空神劍和短劍靜靜地出現在原位。

「天空騎士長,這好厲害。」飛米壓低聲音拿起自己的短劍綁回腰際:「好方便啊!」

我點點頭,可惜這珠子只能用一次,不能回收再利用。

下次再向格瑞登多買一些,真不知道他去哪搞來的。

「目標是資料庫。」我再次重申:「一找到資料庫你就放聖光,通知外面的爸爸和艾崔斯特。」

「敵人我解決,有遺漏的不要自己上去硬拚。」我還是有點不太放心:「短劍給你是自保,不是要讓你打前鋒。」

飛米哭笑不得的說:「我清楚,天空騎士長。」

「那麼,走!」一聲令下,我打掉門鎖,跑往走廊,往樓梯的方向衝。

摩瑟許說聽人家講,首領的房間是在樓頂。

幸好現在宅內沒其他小孩,就怕把人逼急了,孩子都拿來當人質。

「你們兩個怎麼跑出來了!」一個人舉著火把喊到,我一躍,反手一劍敲往脖子。

砰!那人當場倒地。

趁這機會,我拉著飛米快速的往樓上跑。

「別過來。」飛米舉著短劍擊向一隻抓過來的手,我迅速補一劍上去。

唰!鮮血隨著皮膚被割開而濺出。

飛米一張小臉瞬間刷白沒了血色。


作家的廢話:
我為了考機車駕照,看筆試題庫看到快死掉了....
結果根本沒辦法寫完,只好停在一個有點吊人胃口的地方了~
我想小小抱怨一下,規則是這樣寫,但真的去路上看別人騎車哪個不超車、哪個不闖紅燈
所以結論是,規則是考完試後就可以丟到腦後的東西(那題庫竟然一種有三十多頁,比我一篇小說還厚...)

再來故事提要一下~
尼奧抱怨斯凱跟格里西亞越來越像,是因為小斯凱長大理解為什麼哥哥都這麼做
這種作法比起爸爸的暴力殲滅還好多~
所以在情況餘許下他就選擇這樣了~
但...事情還是出乎預料啦~
發生什麼事了?請待下回分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8-1 15:36:53 | 顯示全部樓層
57出乎預料的事態(下)

我是迷迷糊糊地被天空騎士長拉上樓。

在看到血濺開後,我的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想不到了。

我告訴自己,要快點回過神,現在在出任務,我需要做……

我需要,做什麼啊……

「飛米,清醒點!」有人在喊我的名字……伴隨著一股火辣辣的疼從臉上擴散,把飄遠的思緒給拉了回來。

我看到天空騎士長滿臉擔憂的看著我。

「來幫我找資料。」天空騎士長指著一扇房門:「這裡應該是康納的房間。」

我看到康納家族的圖騰大辣辣的刻在門板上。

哪一個人幹壞事還這樣大張旗鼓地宣告眾人啊……

「別露出那種表情,世上就是有那種笨蛋!」天空騎士長毫不留情地說。

房內,一櫃又一櫃的資料,天空騎士長也看傻眼了。

不用天空騎士長提醒,衝到窗台邊,深深吸一口氣-

咻!一隻箭破空而來,距離我撐著身子的左手只有幾米。

「孩子,別玩了!」清冷的嗓音傳入耳裡,不遠處的樹梢,我感覺到一股殺氣。

那裡,有弓箭手!

「凱、飛,你們兩個在做什麼?」首領的聲音響起,我轉過身,看到門口站著康納先生和一票人。

那些人都是盜賊打扮,凶神惡煞,舉著一堆武器瞄準著我們。

『表面上是盜賊團,有一些成員真的是作奸犯科的人。』

我猛然想起尼奧先生當時說的話。

然不成……天空騎士長要一個人對付他們?!

集中精神,我可以凝聚聖光的。

我辦得到,我一定辦得到!

光明神啊,請讓我可以幫助到天空騎士長。

一抹鵝黃色的光芒從林中小屋竄出,飛躍到夜空中,十分奪人目光。

雖然小,但卻無法讓人移開視線。

「幹得好,那孩子。」在樹叢裡,尼奧喃喃自語。

「各位,目標是那房間。」尼奧轉過身,對著一隊的聖騎士下令:「將裡面的人一網打盡!」

「是!」





「乖孩子,從裡面出來好嗎?」康納先生依舊維持著那抹笑,但我已經看出裡面的虛假。

「不可能,康納家族的人。」天空騎士長斗篷一扔,露出了裡面的天空騎士服,鋒利的天空神劍筆直的指向康納先生。

「哎呀~我早該猜到。」康納先生毫不在意的擺擺手,臉上的表情和氣勢完全變了一個人:「混了兩個小臥底啊~」

「飛米,躲後面些。」天空騎士長伸手一推,就舉起長劍呼嘯而上。

天空騎士長流利的翻轉劍,用劍柄狠狠擊打人的脆弱部位,像是頭部或喉嚨。

一滴血都沒有。

但很有效,敵人紛紛倒下。

我躍出窗,跳上了窗邊的大樹,像天空騎士長一樣用劍柄攻擊弓箭手。

但那位弓箭手用弓擋下了我的攻擊,一臉邪笑的說:「小傢伙,一看就知道沒殺過人。」

我呼吸一滯。

「你知道殺人的滋味嗎?」他把臉湊近,隔著弓與我的劍低語:「你知道血慢慢從人體流出來,身軀逐漸冰冷嗎?」

我顫抖,用盡全身的力氣與弓抵抗。

「聖騎士不會殺人的!」我大吼,一股作氣打飛弓。

弓箭手俐落的翻身攀住樹枝,雙手丟出許多暗器。

我翻轉著短劍,將暗器一一打落,縱身一躍,劍鋒抵著弓箭手的脖子。

弓箭手不慌不忙的低語:「小傢伙,你砍啊!」

我嚥了嚥口水,血液彷彿凝固了,四肢感到冰冷無比,但額角卻慢慢冒汗。

如果砍下去……艷紅的血就會如瀑布般噴出……

鮮紅的鮮血……滿滿的紅……

「你知道,殺人的滋味嗎?」

世界,在眼前打轉。





放倒最後一個敵人,只剩下康納家的貴族。

這根本不用擔心,他不會造成過大的威脅性。

我比較擔心窗外樹上的飛米。

沒想到我認為完美的孩子竟然還有一個這樣的缺點。

對聖騎士、對騎士來說,致命的缺點。

精神已經到達極限了,看來不能再拖下去了。

我丟出一顆聖光球,精準地把弓箭手打翻下樹。

飛米還呆在那。

可惡,那個弓箭手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心理催眠師。

他看準了飛米不對勁的地方,從那下手進行精神攻擊。

就某方面而言,這比魔法精神攻擊還棘手。

「飛米,你醒醒,敵人沒有了。」我飛到空中把飛米抱下樹,感覺到懷中的小孩渾身冰冷。

「斯凱,你們沒事吧?」艾崔斯特焦急地趕來,慌亂地打量著我和飛米:「有誰受傷了?」

「沒事。」我隨口應付,拾起斗篷把飛米裹個滿懷:「爸爸叫聖殿的哪支聖騎士小隊?」

「這種案件當然是叫我。」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墨黑的斗篷隨風翻轉。

「嗚哇~是雷瑟哥哥啊!」我打哈哈的笑道。

雷瑟哥哥轉身對艾崔斯特說了些話,後者隨即離開。

「飛米,你還好嗎?」雷瑟哥哥接過飛米,聲音放緩的輕喊。

「……審判騎士長……」飛米停頓了好久,眼神終於聚焦喊出。

「你做得好,現在好好休息。」雷瑟哥哥極為熟練的輕搖飛米,看得我都傻眼。

這種保母姿態……如果是艾梅哥哥或伊希嵐哥哥還比較有可能吧!

「隊長,已經抓齊盜賊團人員……」莽莽撞撞的維達放聲大喊,立刻被我和雷瑟哥哥惡狠狠地瞪。

嗯!出產維達石像一尊。

「維達,把飛米抱下去好好照顧。」確定飛米情況穩定後,雷瑟哥哥把飛米塞進維達手裡:「叫隊員蒐集康納家族的犯罪紀錄,一個小時後整隊回聖殿。」

「是!」維達輕聲的答應,小心翼翼地抱著飛米離開。

墨黑的雙眸眨也不眨的看著我。

「飛米……被其中一位弓箭手下了些心理暗示。」我沉思會緩緩地說:「那位弓箭手很早就盯上飛米。」應該在我們一踏進宅子的時候就盯上了。

「我也是在砍了人後才發現飛米怕血。」說真的,我沒料到事情會變這樣。

雷瑟哥哥眉頭皺得可以夾死一隻蚊子:「這會毀了他的聖騎士之路。」

「我清楚。」我煩躁的扒著頭,明明是個簡單的任務怎麼會變成這樣。

飛米察覺了拿起劍背後的涵義-會有人死去。

再加上弓箭手說的話,飛米建立起劍=鮮血,鮮血=死亡的思考連結。

不知道那孩子醒來後還拿不拿得起劍……

「斯凱,你是什麼時候意識到劍的另一個含意?」雷瑟哥哥詢問。

「八歲。」我沒多想的回答,和飛米今年一樣的年紀。

「我是十二歲……」雷瑟哥哥沉思低語:「其他人大概在十幾歲的年紀都明瞭這件事……」

劍是我們騎士用來守護自己所重視的人事物的工具,但飛米還沒有想守護的事物。

應該說,他還沒建立起這樣的觀念就被那個該死的弓箭手給破壞了。

這次,我本來就沒打算讓飛米攻擊任何人。

更何況,拿起武器不代表會奪走生命。

有千百種方式可以讓對方生不如死,這是哥哥最擅長的。

武器只要發揮到出神入化,可以不致對方於死地的達成目的。

我也不常殺人,每一位聖騎士都沒有殺人的興趣。

我們都很了解殺了人代表什麼。

沒有必要,不會隨意殺人奪走生命。

而且會如此懼怕鮮血,飛米小時候有發生過什麼事嗎?

就像我怕水一樣……


「話說回來,雷瑟哥哥安慰飛米超熟練的!」

「因為我經常要安慰你,飛米又不怕我。」

「……」


作家的廢話:
我的閱讀量很大,而且無所不看,所以會有很多我看來的知識參雜在我的小說中
人很難把武器輝往自己的同伴,這是我曾看過的說法
所以人很難殺死彼此,就算這麼做,之後也會承擔很大的心理負擔(除非那個人已經瘋了,瘋子不算)
這章的結尾,斯凱和雷瑟的對話就是在說我上面講解的事
之後我應該會把有關守護與劍等故事寫成一個番外篇,不過要很久以後...(遠望

讓我小小抱怨一下,我最近很忙
我要考機車駕照、要準備行李、要寫小說、要看小說、要寫心得...
前兩者沒有接觸過的事,我會有很大的心理壓力
因為沒有接觸過,所以等於未知的事
其實我很討厭做以前沒做過的事...

好啦~話題拉回來,下禮拜我會再更新一篇故事,接著我就飛出國囉~~
所以會有兩個禮拜沒故事,但也沒人看啊!
天陽表示難過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8-1 15:59:27 | 顯示全部樓層
头香~
大大一次更好多呢~
看得好过瘾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