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魅妖殤

[同人文] 《(綜)大開眼界》(別名:《柯南三觀破滅之旅》)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1-1-22 20:55:20 | 顯示全部樓層
白羽曦 發表於 2021-1-22 18:03
因為我們學校比其他學校晚開學一個禮拜
所以理所當然的考試也延一周 放假也延一周

原來如此
就該還的還是要還這樣?
不過恭喜,放假了,可以好好放鬆了:)

點評

是的沒錯(點頭點頭  發表於 2021-1-22 22:0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3 12:14:39 | 顯示全部樓層
CH25

  晚上八點半,虞因按著簡訊上的地址來到陳永皓家附近的大樓。
  「傳個簡訊就要我來救人,我又不認識『阿禾』,也只有一個人,我真的能救嗎?」虞因拿著手機,邊四處張望邊碎念,「你有沒有搬救兵啊?不要只寄望我啊。」
  又是一聲簡訊聲,「上頂樓。」
  虞因有點抓狂,「可以傳簡訊跟我溝通就回答我的問題啊!什麼都沒說就叫我上頂樓真是──」
  「阿因。」熟悉的男聲從他背後傳來,是虞佟,「你怎麼在這?」
  把手機螢幕轉向虞佟,虞因沒好氣地答,「還不是被鬼叫來的。」
  褚冥漾看向虞因,「虞因哥也收到了?」
  「嗯。」把手機收起,虞因的口氣稍微好點,「我還在想如果事情麻煩,只有我一個沒辦法救人怎麼辦,原來還有你們一起啊。」
  柯南眼尖看到幾抹熟悉的身影,輕拉莫陽衣角,「陽姊姊,我們上頂樓吧。」
  來的路上已經想起大概是哪段劇情,莫陽從善如流地開始引導他們往大樓電梯去,「既然都到了就快走吧,不然來不及救人就不好了。」

  幾人快步走進大樓,正好電梯門大開,裡面空無一人,他們五人連忙走進電梯。
  沒多久,電梯就到頂樓。電梯門打開後,空曠的頂樓只有一盞小小的燈亮著,欄杆旁坐著一名似乎和虞因差不多大的青年。
  不是想像中的危急場景,虞因等人都有些愣住,卻還是在電梯門將要關上時一一走出。青年聽到聲響,轉頭看向他們,臉色有些青白,表情緊繃,卻在看見他們的時候鬆了口氣。「你們就是永皓說會幫我的人嗎?」
  虞佟反問,「你就是『阿禾』?」
  「是。」他抹了把臉,「我叫楚晉禾,永皓都叫我阿禾。」
  「楚大哥,你怎麼了嗎?」褚冥漾看著臉色不太好的楚晉禾,疑惑地問,「我們收到永皓的簡訊說要我們來救你,能跟我們說說是怎麼回事嗎?」
  「我今早收到永皓的簡訊,要我晚上幫忙找東西,我就按著他指示的方向去找。」他苦笑了下,「說找到似乎也不對,但我好像聽到了不該聽的東西。」
  虞佟追問,「怎麼說?」
  「我在他家後面的巷子找,經過別戶人家牆邊時聽到一些聲音,聽起來是兩、三個人在對話和挖東西,就稍微湊近聽一下,結果聽到『早說先收錢再把人做掉,現在弄成這個樣子,要等條子的風聲過了才能收尾。』」
  莫陽問,「你有看到裡面的人嗎?」
  「沒有,本來想看,結果被那些人注意到就被追了,我好不容易才甩掉他們。不過他們也不是什麼好人就是了。」抹去額上冷汗,楚晉禾接著說,「剛甩掉他們就收到永皓的簡訊,讓我來這裡等,會有人來幫我。」
  柯南開口,「大哥哥,你記得是哪一邊嗎?」
  「記得,就在永皓家後面,轉過去就會看到一戶種滿樹、門口擺金桔的人家。」
  楚晉禾才說完,又是響亮的簡訊聲響起。
  「看樓下。」
  收到簡訊的幾人順從地走到欄杆旁向下俯瞰,旋即聽見楚晉禾的抽氣聲,「那些人找到這裡來了。」
  柯南抓著欄杆細看,「在哪?」
  順著楚晉禾指的方向看下去,果然看見四個人在樓下走來走去,臉色不善,似乎在找什麼,褚冥漾驚了一下,脫口而出,「那不是昨天在麵攤找碴、發酒瘋的人嗎?」
  虞因轉頭看向臉色發白的楚晉禾,「確定是他們?」
  「嗯,沒看清楚人,但我記得他們的聲音和衣服,是他們沒錯。」
  簡訊聲再度響起,卻沒前幾次響亮,只有莫陽和虞佟的手機收到簡訊,「跟上去。」
  站在虞佟身邊的虞因看著簡訊皺眉,「不會太危險嗎?莫陽是女孩子,還只是高中生。」
  莫陽眨眨眼,「我閨密是空手道比賽冠軍,雖然不像她能踢歪電線桿,但跟她學空手道的我也還是有自保能力的喔。」
  想起毛利蘭那可怕的武力值,柯南嘴角抽搐幾下,乾笑著附和,「陽姊姊很厲害。」
  莫陽看他們似乎有點動搖,又開口,「而且這裡他們沒見過的只有我和佟叔叔,我們去跟是最保險的,大不了你們離我們遠點跟在後面,這樣情況不對你們還能報警。」
  虞佟沉吟了下,「我跟去就行,莫陽妳還是跟阿因他們一起,有我在,沒必要讓你們這些孩子、學生涉險。」
  「陽姊姊,他們要走了!」
  想想書中提到的虞家雙生兄弟的武力值,莫陽也沒繼續堅持,「那我跟柯南他們一起,佟叔叔要小心喔。」
  「當然。」虞佟溫和一笑,「好了,走吧,你們記得離遠點,別被他們看到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4 14:13:20 | 顯示全部樓層
CH26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虞佟保持不會被他們發現又能聽見他們對話內容的距離,小心地跟在那四人身後。
  轉過幾個彎,走進安靜的巷道裡,看著他們走進楚晉禾說的那間房子,虞佟悄悄湊到牆邊,側耳細聽他們的對話。
  裡面的人罵得很大聲,綜合前面的表現,似乎是飲酒過量在發酒瘋,不時能聽見不堪入耳的髒話,被一旁沒那麼醉的同伴安撫,才稍微消停。趁著較安靜的空檔,虞佟很快地打量了下那間平房,屋裡空蕩蕩的,連家具都沒有,似乎只是個他們暫時休息的地方。
  不過前院跟陳舊的屋子不太一樣,他們腳下的土似乎挺新的。

  醉得醉厲害的那個忍不住大吼,「幹!那些警察還要查到什麼時候!」
  「死人了耶,我看這陣子風頭很緊……還是小心一點好。」一旁的同伴試圖壓低聲音,卻因醉酒,只比亂吼亂叫的男子小聲些。
  「去你媽的!又不是沒死過!」男子邊大聲嚷嚷,邊蹲下身,挖著腳下的土。
  「陳哥,別挖了,被條子找到,我們就慘了!」
  「慘啥小!那些吃飽太閒的員警敢來的話,我他媽的就一槍打一個!」

  聽著越來越大、越來越近的聲音,虞佟開始悄悄退開,不打算打草驚蛇。
  口袋裡一陣震動,虞佟掏出手機,看見了幾個孩子都收到過的簡訊,上面只有「小心」兩個字。回想剛才聽到的話,虞佟有了個猜想,邊退邊給自家雙生兄弟傳簡訊,直接把他的猜想和這裡的地址發過去。
  虞佟回頭要找方便繼續跟監的退路時,卻發現虞因他們竟沒按照他的吩咐在遠處等,反而跟到離他不到五十公尺的地方。正要發訊息驅趕不聽話的孩子們,就聽見東西碎裂的聲響,轉頭就見一個破碎的盆栽砸在他之前站的位置。
  顧不得驅趕虞因他們,虞佟轉身就要跑向他剛剛選定的退路,卻被出來查看的兩人看見他離開的背影。
  「幹!剛剛的話有人聽到了!」
  聽到這聲大吼,對虞佟舉動有些疑惑的虞因等人瞬間明白接下來的發展,同樣轉身就跑。
  莫陽抱著柯南跑,耳後傳來一道非常近的腳步聲。和後面追著的人不一樣,是穿著拖鞋快跑才會聽見的啪搭聲。她瞬間明白,這是書裡的哪一段,不由有些納悶。
  雖然有他們在加快了故事推進,但其實這些人最近本來就因為風頭很緊經常在喝酒解悶吧?不然明明是後天才會發生的事,怎麼今天就發生了?說起來,他們天天發酒瘋亂說話怎麼還沒人報警!
  對附近較熟的楚晉禾跑在最前面,領著其他人朝陳永皓家衝。等落後他們幾步的虞佟追上,楚晉禾直接甩門關燈,蹲在窗下朝外探看,邊平復自己過快的呼吸。

  「躲進來沒關係嗎?不會牽連到永皓的家人?」虞因壓低聲音問道。
  「不會,我和其他受過永皓幫助的人一起出錢讓阿姨跟妹妹暫時住外面了。」楚晉禾同樣壓低聲音回答,「本來我們今晚要用錢仙招永皓的魂,不過後來收到永皓的簡訊,我就暫時取消了。」
  楚晉禾才解釋完,外面就傳來那四人的聲音,手上還拿了棍棒之類的武器,在四周亂敲亂喊。
  「給我出來!再不出來被我們找到就等死!」
  聽到他們的話,褚冥漾忍不住壓低聲音吐槽,「現在出去也是被打死吧?傻子都不會出去。」
  柯南從窗縫向外看,眉頭緊蹙,「為什麼都沒人報警啊?」
  對這一帶情況較清楚的楚晉禾回答,「這邊的人都窮,惹不起那些混混,就都對這些視而不見了。」
  進門後就保持安靜的虞佟拿出手機,又給虞夏和玖深發簡訊,「好了,等等吧,晚點夏就會來了。」
  很快,吵鬧聲落到陳永皓家門外,門被敲擊的巨響響徹著個客廳。
  六人的視線都落到門前,屏息以待的同時,虞因卻看見一個模糊的破碎人影走出門外,接著就響起他們打人、叫罵的聲音。
  「幹!你總算敢出來了!你剛剛是在偷聽什麼!」
  看著他們圍毆空氣,柯南拉兩下莫陽的衣角,「陽姊姊,他們在打什麼?醉過頭看錯了嗎?」
  「不是。」莫陽還沒回答,褚冥漾就先開口了,「他們打的不是人。」還沒說完,外面就傳來他們的驚叫聲。
  「鬼!鬼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5 14:08:03 | 顯示全部樓層
CH27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屋外安靜了三秒,隨即聽見一聲巨響,陳家的門直接被撞開,四個人滾成一團跌進前院。
  就著路燈,虞因、莫陽、柯南和褚冥漾都看見一個面孔破碎的人影站在門口,直直盯著地上的幾個人。
  「鬼、鬼有什麼好怕的!」那個醉得最嚴重的傢伙邊大叫邊從口袋裡抓出一樣東西,似乎是護身符,而東西拿出的那瞬間,那抹破碎的人影便直接憑空消失。
  過了半晌,注意到威脅似乎不在了,他們從地上爬起來就是一陣叫囂和髒話辱罵,儼然以為他們大獲全勝了,「這不是那個姓陳的他家嗎?他家還欠我們那麼多利息,要不要順便翻翻有什麼值錢的,一起帶走?」
  「好啊!反正最近跑路,手頭緊得很。」
  「那就快翻啊!廢話個屁!」
  說完,就一陣翻箱倒櫃的聲音傳來,讓屋內幾人臉色都不好看。
  發現看不過眼的楚晉禾要衝出去,虞佟直接摀住他的嘴拉住他,在他耳邊低語,「別衝動,幫我顧好柯南他們幾個小的,我出去。」說完,把楚晉禾往虞因那邊輕推一下,給了虞因一個眼神,就起身走出去。
  虞佟拿出他的警證,大聲朝他們厲喝,「警察,不准動!」
  「幹!是條子!」其中三人慌了一下,竟順著虞佟的話停下手中動作,「快跑!」
  「怕什麼!」醉得很的傢伙看向虞佟,渾濁的眼神閃過狠辣的殺意,「多管閒事的條子,來一個老子打死一個!」說完,慢慢走近虞佟,並將手上的棍棒就朝虞佟狠狠揮下去。
  虞佟閃過對方的攻擊,快速閃到對方左側,一手握住他揮出的右手向前拉,一手在對方背後用力一推,腳也沒閒著,直接用力踢倒踉蹌的對方。把人摔趴下的同時,虞佟低頭閃過另外一人的攻擊,空出來的手用力擊打對方腹部,製造空隙來閃避另外兩人的攻擊。
  沒花多少時間,虞佟就把四人打倒在地,哀嚎聲此起彼落。
  躲著沒出來的楚晉禾目瞪口呆,柯南和褚冥漾臉上也掠過一絲訝異,顯然沒想過看起來斯文年輕的虞佟這麼能打。
  褚冥漾回過神,喃喃著吐槽,「我以為學長他們那些不是人的就已經很誇張了,原來人類也這麼臥虎藏龍的嗎?」
  柯南默默推眼鏡,想起他那一樣看著纖細溫柔卻能踢歪電線桿的青梅,把幾乎湧上喉頭的驚呼吞回腹中。果然不能以貌取人……
  虞佟打量了下被他們弄得亂糟糟的屋子,想找繩子或布條之類的代替他沒帶在身上的手銬來把這些人綁起來,卻在移開視線時,沒注意到最先攻擊的男子正悄悄從衣服裡掏出東西。
  眼尖的柯南和記得這段劇情的莫陽異口同聲大喊,「小心!」
  一聲巨響劃破夜晚的寂靜,隨後是幾秒的死寂。
  「你找死嗎!敢在我面前開槍!」破門而入一腳踹倒持槍人的虞夏,在對方還來不及反應的時候就壓制住對方,並把他手上的槍枝踢遠,暴怒的厲吼在屋內炸開,「哪隻手開的!信不信我把它拽斷下來!」
  被槍聲嚇得從屋內衝出來的虞因忍不住開口,「二、二爸,折斷犯人的手要寫報告的。」
  虞夏瞥了他一眼,轉頭看像自家雙生兄長,「你不是說只是看看,讓我們準備好來逮人嗎?怎麼出手了?你明明猜到他們可能有槍,你還差點被打到?」
  「沒辦法,他們開始偷竊了。」沒說出楚晉禾的衝動行為,虞佟簡單帶過他出手的原因。
  在後面同僚進來後放手,讓同事把這些人帶走,虞夏才直起身,去撿落在地上的槍枝,「好眼熟……」沒細想,準備讓鑑識組直接給他答案,他轉頭看向從屋裡陸續走出來的幾個大學生和未成年,「佟,你怎麼帶著幾隻小的亂跑?阿因也就算了,還有未成年的耶。」
  「什麼叫我也就算了啊!」虞因出聲抗議,並直接幫虞佟說出答案,「是鬼叫我們來的啦,我自己才不想來咧。」
  「鬼叫你來你就來,叫你去死你去不去?」虞夏沒好氣地嗆了一句,「還算你們機靈,有發簡訊告訴我地址,不然等我來就只能給你們收屍了。」
  虞佟笑笑,「謝了,夏。」
  虞夏輕嘖了聲,「下次注意點。」
  「好了,都去警局做筆錄吧,把你們今晚遇到的事跟這些傢伙的事都好好說清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6 16:22:18 | 顯示全部樓層
CH28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錄完口供,因時間已晚,楚晉禾很快就離開了,只拉著虞因要求後續有發現一定要通知他,他想知道陳永皓的死因。
  交換完聯絡方式,虞因熟門熟路鑽進休息室,跟最早做完筆錄被送來休息的柯南打了個招呼,就坐到邊吃宵夜邊手翻著資料本的虞夏旁邊,「二爸,今天那把槍是哪來的?」
  「剛剛送急件讓玖深比對完了。」虞夏心情很好地哼起了小曲,「是我那個案子丟了的那把凶器。」
  「這麼巧?」虞因驚訝了下,「同一把?」
  「就這麼巧,而且那幾個傢伙也有目擊者說他們當天都在場。」虞夏闔上手中資料本,起身到一旁小冰箱拿了三瓶果汁,一瓶丟給虞因,一瓶拿給數著耳朵聽的柯南,「如果證據都吻合,我這邊就結案了。」
  虞因微微皺眉,突然覺得有些違和。這個案子跟永皓有關嗎?總不會是他看虞夏工作太辛苦,特別給的線索吧?
  「夏叔叔。」柯南啜了口果汁,狀似天真地問,「那些壞人跟永皓哥哥認識嗎?我記得我聽到他們說永皓哥哥家欠他們很多錢,利息還沒還清。」
  虞夏一聽,挑眉露出一抹笑,「還有這回事?我等等去問。」
  被柯南的問題一點,虞因恍然想通了些什麼,「二爸,你可不可以順便幫我問件事?」

(⊙.⊙)(⊙.⊙)(⊙.⊙)


  經過昨晚一晚的折騰,等回到虞家都已經半夜了,虞因和莫陽幾個小的都直接一覺到中午。
  虞因看了看客廳和飯桌,看見了保鮮膜封好的幾盤菜,明瞭這大概是給他和柯南他們吃的,就邊熱飯菜邊思考他今天下午的行程。
  一封簡訊跳到螢幕上,又是一整排的地址。
  虞因看著地址挑眉,「要我去?去幹嘛?我又不是警察,沒有公文什麼的去了也不能幹嘛,反正我大爸他們也快破案了,你等一下吧?」
  又一封簡訊跳出,上面寫著「晚上十點整」。
  「你根本不聽我說啊!」虞因有些哭笑不得,「等等,我是大學生啊,不是警察,你這封簡訊應該給我大爸、二爸吧?」
  一陣腳步聲響起,莫陽他們也都起床下樓了,看著對著手機自言自語的虞因,滿臉疑惑,「虞因哥,在講電話嗎?還是對著手機自言自語?」
  「你們沒收到嗎?」虞因把螢幕轉向他們,「今晚十點,永皓叫我們去借貸公司。」
  「咦?」莫陽拿出手機,「有耶,不過手機被我關靜音了,剛剛都沒感覺。」
  柯南和褚冥漾看了眼手機,「我們都收到了。」
  「為什麼連柯南都有份啊?他才七歲,九點就該上床睡覺了,昨晚已經熬太晚了,今晚還要接著熬嗎?」莫陽歪頭,「而且不是快破案了嗎?線索都找齊了。」
  才剛說完,又是簡訊聲響起,一樣是群發,連外表是個小學生的柯南也收到了,沒幾秒就又一封,一封接一封,讓他們的手機幾乎沒有停下震動的時候。
  虞因有點不爽,直接把手機關機,「你真的很麻煩,到底想幹什麼啊!」
  虞因正要放下被他關機的手機,卻發現他本該全黑的螢幕又跳出簡訊,沒有停頓。
  褚冥漾傻眼地看著眼前的靈異事件,忍不住吐槽,「也太執著了吧?不能等警察嗎?這兩天應該就會抓他了啊。話說永皓到底在哪啊?我都沒看見他,他是從哪聽到我們說話還發簡訊的?」
  柯南半月眼盯著虞因手上那支已經關機卻還不停響鈴的手機,表情有點複雜。他都不知道要怎麼說眼前的景況了……他本來以為這種靈異事件都是假的,結果他親身穿越、親眼見鬼,現在還親身體驗鬼的胡攪蠻纏,這心情還真是難以言喻。
  被煩得受不了,虞因鬆口答應,「好啦,我們會去啦!不要再傳了!」
  才說完,他們的手機全都安靜下來,客廳也陷入一陣沉默。
  莫陽率先打破沉默,「好吧,既然晚上還要熬夜,是不是早點吃完午餐,下午好好休息一下,不然晚上怕是會沒精神。」
  「嗯,吃飯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7 21:31:22 | 顯示全部樓層
CH29

  晚上十點整,虞因帶莫陽他們搭計程車到借貸公司樓下。據先前了解,借貸公司在下午五點就準時讓員工下班,個別加班的專員也都大概九點前就離開了,此時整棟樓一片漆黑,鐵門拉下,似乎無從進入。
  「這要怎麼進去?」褚冥漾張望了下,「進不去吧?」雖然他真要進也不是不行,有米納斯,還有各種術法和符咒,再不行他還能用言靈,不過還有不知情的虞因跟一知半解的莫陽和柯南,他不是很想用。
  莫陽回想劇情,提議道,「繞去後面小巷看有沒有後門?」
  想起之前山貓那次事件,虞因贊同莫陽的提議,「嗯,去看看吧。」
  四人繞到大樓後面的巷道裡,後門鎖死之外還有另一層厚重鐵門和保全守著,他們幾個根本進不去。
  「好吧,我們有來,但進不去,這不能怪我們對吧?」虞因聳肩,「一切都是命。」才說完要回頭,就聽見水滴落的聲音。
  「虞因哥!」褚冥漾拉了一把虞因,沒讓他繼續前進,在他們不解的目光下指向他們上方,「看那裡。」
  一張破碎的面孔從屋簷上倒掛下來看他們,不時還伴著令他們一點都不想深思的水滴聲。
  發現他們都注意到他之後,鬼影從屋簷上消失,轉而出現在二樓的落地窗邊俯視他們。半晌,一聲輕響劃破深夜的寂靜,就見落地窗打開了。
  莫名能看見鬼的柯南一臉木然地看著整個過程,忽然覺得他自己之前托阿笠博士做的那些科技產物遜掉了。雖然這樣的潛入腳力增強鞋跟伸縮吊帶是很好用啦,但是怎麼比得上常人看不見的鬼?而且這次穿越他還在住院,穿著病號服,身上就只有手錶這樣道具……
  「謝了。」虞因轉頭朝幫他躲過腦漿攻擊的褚冥漾道謝,又看了眼大開的落地窗,「話說,他這樣是要我們直接跳到二樓?普通人哪有那種彈跳力啊!更別說還有小孩子!」
  窗前的鬼影儼然沒有要聽虞因抗議的意思,直接消失在空氣中。消失的同時,原本還有點光亮的大樓瞬間陷入黑暗,連逃生燈都沒了。
  「還是先上去吧,不然等等保全公司來查看就很難進去了。」莫陽四處張望了下,指向巷子裡一個老舊的大櫃子,「用那個墊腳應該就能上去了。」
  想起那鍥而不捨的靈異簡訊,虞因妥協,「嗯,我去搬,等等冥漾先上去,讓他接應你們,我殿後。」
(⊙.⊙)

  四人都順利進入大樓之後,柯南按下手錶上的開關,讓手錶充當手電筒,方便他們行動。
  「這手錶也太多功能了吧?還能當手電筒?」虞因臉上露出新奇的表情,「這在哪買的?貴嗎?」
  柯南眨眼,「這是認識的博士幫我做的,外面沒有賣。」
  「啊,真可惜。」

  在他們對話期間,一陣輕巧的腳步聲響起,隨即傳來門鎖打開的聲音,逃生梯的門微微敞開。
  四人走到樓梯間,還在猶豫要往上還往下,一陣朝上的腳步聲響起,似乎有人在前面帶路,便跟著腳步聲上樓。
  一路上的障礙似乎早都被清除,他們很順利來到頂樓,連頂樓的門都已經微微打開了。
  正打算伸手把門推開,卻聽見一個有些氣急敗壞的男聲從門外傳來,讓他們都停下動作。
  虞因小心地撥通玖深的電話放在口袋,一旁的莫陽也悄悄用手機開錄音,四人就這樣分別躲在門的兩側仔細聽外面的聲音。
  虞因藉著微開的門縫,看見招牌前的圍牆正靠坐著一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8 11:25:06 | 顯示全部樓層
CH30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我跟你們早就已經沒有關係了吧!既然被抓進警局,你最好自己看著辦,別把大家全都拖下水,如果你想把我咬出來的話,我也不會客氣的。」
  「還有,最早那件事情警察根本不會查到,你們自己在外面開槍殺人的事情,最好自己負責……什麼!要我去保你們出來?你會不會想太多啊!連請律師都別想,關我啥事!」
  氣沖沖吼完就立刻掛斷電話,那人開始抽菸。白色的煙霧模糊他的面容,卻還是讓和他僅有一面之緣的莫陽他們認出來了。
  還在猶豫是不是要出去,就聽見那人又撥一通電話。
  「喂?嗯,我是仲能的丁維翰,麻煩請幫我弄張機票跟旅館……對,業務需要,越快越好,這兩天我必須到美國一趟……多少錢都可以,拜託了,謝謝。」
  「你打算潛逃出國嗎?」虞因推開門,微笑走向丁維翰,眼底卻沒有半分笑意,「丁維翰先生,兩千多萬還要扣稅,而且彩券在時效內沒有兌換會過期喔,你打算出國多久呢?」
  丁維翰愣了下,隨即起身,拿下叼在嘴角的菸,掛上商業性微笑,「虞警官,這麼晚還出現在我們公司做什麼?而且你剛剛是什麼意思?什麼兩千多萬?」
  看著還在裝傻的丁維翰,虞因聳肩,「我不是警察喔,之前跟我一起來那個戴眼鏡的娃娃臉才是。」
  「你是冒充的?」丁維翰的眼神變得銳利。
  「虞因哥哥從頭到尾都沒說他是警察啊。」跟在虞因身後的柯南出聲澄清,「之前佟叔叔只說帶我們這些證人來看看,是你自己把虞因哥哥當成警察的。」
  丁維翰瞟了眼柯南,陰冷的眼神除了角度問題沒看見的虞因以外,全入了柯南他們眼底,「那就是你們擅闖我們公司囉?這麼晚還帶孩子闖進來,你想幹什麼?」
  「沒想幹嘛,就來看看。」虞因走到丁維翰大招牌旁,靠在圍牆上向下看,「哇,這邊真的很低,不小心很容易摔出去,但假使有東西卡在外面的話,我想人家也覺得要撿很容易,就探身出去撿吧。」
  一旁的丁維翰面色不變,「我不知道你想說什麼,你有話直說,不然就帶小孩離開,再繼續拖下去我要報警了。」
  「我沒想說什麼啊,只是有感而發。」虞因直起身子,轉頭看向丁維翰,「如果我想在這把某個礙眼的人解決掉,只要在招牌上放和那人重要東西相似的物品,然後找藉口把人騙上頂樓,再『不經意』讓對方注意到,因為圍牆不高,他就會探身去撿,這時只要從輕輕一推,沒防備的人都會下去了吧──多完美的自殺假象。」
  丁維翰冷笑一聲,「你的『有感而發』真有趣,可惜,真這麼做就是殺人罪了吧。這裡還有小孩,你不怕亂說教壞小孩?」
  柯南笑著反駁,「不會喔,我跟新一哥哥、毛利叔叔一起破過很多案子,聽過更多殺人手法喔!雖然我只有七歲,但是我分得清對錯,不會亂來的!」
  虞因嘆了口氣,「如果每個人都跟柯南一樣能分清對錯就好了,不然只要一、兩個實行了我剛剛的說法,那這世上就會多很多『自殺』案件。」
  「像永皓哥哥的案子嗎?」
  聽到柯南的問題,丁維翰的表情徹底冷下來,更是毫不掩飾他陰鬱的眼神,「小朋友,你在胡說什麼?」
  「你怎麼就認定柯南在胡說?」虞因盯著丁維翰,「你知道為什麼我們會是這案子的證人嗎?」
  「陳同學死前一晚,我們見過一面。那晚他很興奮,走路不看路害我撞傷人,我都要把他當嗑藥嗑傻的瘋子了,才聽他說他是中獎了。」
  柯南補了句,「那時永皓哥哥很高興喔,他說終於可以還清貸款,幫他媽媽買乾衣機,也不用再湊學費了。」
  「你說,這樣的人,為什麼隔天就自殺了?而且自殺前,還高高興興請五樓的人飲料,怎麼上個頂樓就跳下去了?」虞因話鋒一轉,「這陣子我在想,社會上常有看見別人有錢就去搶的事,可明明他一點也不缺錢,為什麼要去搶?有必要貪那筆錢嗎?為了這樣背上刑責,划算嗎?」
  丁維翰的表情越發難看,「我想我沒必要跟你們在這吹冷風討論人生,今晚你擅闖我們公司,就等著捱告吧。」
  「多謝忠告,不過我也給你提個醒,去兌換這期彩券時注意點,警方早知道那張彩券的存在,也知道這期頭獎是一人獨得,而那張彩券上有我和柯南他們的指紋。」
  收到丁維翰冰冷的視線,虞因不為所動,「你說,去兌獎的人與陳同學無關,警方會怎麼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9 20:14:05 | 顯示全部樓層
CH31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多謝忠告,如果我知道兌獎人是誰,我會這麼跟他說的。」說完,丁維翰越過柯南就要下樓。
  「好啊,等你把口袋裡的彩券拿給別人叫他幫你領時,記得一定要跟對方說,不然被誤抓實在太冤了。」意料之中,丁維翰停下腳步,虞因接著開口,「我想,一般人應該都不敢把中獎的彩券亂放……尤其那還不是自己的。」
  沒人能幫他遮掩,柯南為了摀住自己在莫陽面前的馬甲,等虞因說了個大概才接著補充他的推理,「所以是放在丁叔叔身上、他家或公司裡嗎?不對,感覺不會在他家,因為丁叔叔怕今天頭條上被捕的那些流氓去他家時看到吧。」
  「柯南你還真聰明。」虞因驚訝看了眼摸頭裝傻的柯南,繼續推理,「最近那些流氓因為隨便開槍被捕,所以你剛剛是在和他們通電話吧?在沒人的公司、最不會有人上來的頂樓,是收回彩券和跟那些流氓聯絡的最佳地點。」
  丁維翰轉身,瞇眼看向虞因,「你為什麼會認定陳永皓的彩券在我身上?」
  「我知道!」學著記憶裡少年偵探團他們的舉動,柯南直接公布答案,「因為樓梯喔!」
  「這棟大樓的樓梯一出去右轉是往上,往下的話還要往前走一點。看筆錄說丁叔叔在永皓哥哥跳樓前是下樓,可我們看監視器你是一出門就右轉,而且永皓哥哥掉下去之後你還特別回五樓才往下看,這也證明你那天其實是上樓的,不然直接從窗戶探出去看不是更快嗎?」
  「就算我真的上樓,我就不能因為恍神走錯嗎?只是剛好碰到跳樓。」
  「不對,你那天一定是上樓。」虞因直接否定他的說法,「哪個要搭電梯的會不按按鈕?你只是在確定陳永皓有沒有上樓而已。」
  「那天是你招待陳永皓的,大概是你跟他說了什麼,把他騙上樓,再跟同事說你要下樓,實際上你是看電梯表確認完之後跑樓梯上去。」
  柯南看著他,補上讓他們徹底確定的證據,「而且,永皓哥哥跳下去之後,原本手上沒東西的你,再出現在監視器裡手上卻捏著一張紙條。」
  「……你們注意到太多事情了。」陰著臉說完,丁維翰正想抬腳走向虞因他們,就聽見碰的一聲巨響,被虞因推開的門直接撞在牆上,接連發出巨大的敲擊聲,像有人在撞門,直接打斷他的動作。
  丁維翰的手機傳來幾十個不間斷的簡訊聲,從虞因和柯南的角度能稍微看見他的手機顯示什麼──
  「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還給我──」
  虞因拉著柯南離那個莫名被撞擊的門遠一點,警戒地看著被不停灌入手機的簡訊逼得不耐煩的丁維翰。
  「媽的!」打算直接關機避免簡訊騷擾,卻還沒完全關機就看見手機面板直接燒掉,丁維翰用力把手上的手機摔遠,整個摔得支離破碎。
  手機摔碎後,頂樓陷入一片詭異的安靜。沒幾秒,樓下傳來汽車的聲音,虞因低頭俯瞰,是發覺不對勁的保全。
  完了,這下他要怎麼解釋呢?不知道要被罰多少……他還在存錢,這下感覺要大失血了。
  驀地,一聲巨響再度劃破深夜的寂靜,重物墜落砸在鐵塊上伴隨著玻璃碎裂的聲音大得讓人難以忽視,隨之而來的驚叫聲也引去虞因和柯南的注意。
  「有人跳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29 20:18:02 | 顯示全部樓層
CH32

(以下部分對話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瞥了眼還站在鐵門前的丁維翰,虞因轉身看樓下的狀況。他沒跳,那跳的是誰?
  底下剛到的保全圍著他們的車,巨大的撞擊力道將車頂撞凹出一個人形,車窗全部碎裂,車頂上卻沒有半個人影,像是一落到車頂就立刻憑空蒸發。

  「該不會是他吧?」虞因看著那個人形凹洞喃喃低語,「如果真的是大概是被氣瘋了吧?竟然又跳一次……」
  柯南用稚嫩的童聲大喊,「小心!」
  立刻轉身的虞因被默不作聲靠近的丁維翰嚇了跳,跳離圍牆邊,瞪著他伸出的雙手,「你幹什麼!想故技重施?」
  丁維翰朝他冷笑,「頂樓的牆很矮,我也不是沒提醒過你們,不過天色這麼暗,沒時刻注意你們的我,在你跟那孩子不小心跌下去時,也來不及救吧?」說完,就又往虞因撲過去。
  「靠,你連柯南都不放過!」閃過他的攻擊,虞因邊往空曠處跑,邊破口大罵,「柯南,快跑,別被抓到了!」拿出放在口袋裡的手機,虞因對著另一頭的人大喊,「玖深哥,都記下來沒!來救人喔!」
  「我已經請巡邏員警趕過去啦!你要做這種事之前,幹嘛不先叫我們在附近設點,你二爸知道的話……啊!」
  手機對面傳來一陣聲響,隨即是一道熟悉又巨大的怒吼,「虞、因!你又去亂來了!還帶著柯南!他才七歲!」
  虞因側身閃過又一次撲來的丁維翰,「我也不想來啊!是鬼叫我們來的!不來就一直傳簡訊,手機都要炸了!」
  「如果逃不過你就把對方推下去!我們會證明你是自衛的,如果是你下去,你就小心,我會鞭屍……不對,鞭你骨灰!我馬上過去!」說完,虞夏就直接把電話掛斷了。
  因為電話而有些分心的虞因沒注意到又朝他衝去的丁維翰,在聽到撞擊的悶響後朝聲源看去,整個人愣了下。
  從樓梯間衝進來的莫陽一腳把丁維翰踹遠,重重撞在鐵門上,把他跟虞因和柯南隔開。
  「虞因哥,帶柯南躲到旁邊,不要讓他有機會碰到柯南。」莫陽緊盯著倒地暫時起不了身的丁維翰,「冥漾,麻煩你幫忙守著門,別讓他跑了。」
  柯南本來還想幫忙,可想到身上除了手錶以外沒有任何道具,麻醉針又只有一支,用完就沒了,而這情況莫陽還能應付,便默認了莫陽的安排。柯南小跑幾步躲到虞因身後,避免兒童身軀的他被抓去當人質扯後腿。
  不等好不容易爬起的丁維翰有其他動作,地上破碎的手機和柯南他們身上的手機紛紛響起一聲聲簡訊聲,除了還在錄音的莫陽的手機以外,四支手機的簡訊聲重疊不斷,甚至虞因的手機還多了一個來電鈴聲,彷彿繁雜的交響樂。
  抬頭狠瞪莫陽的丁維翰瞬間臉色發青,發出驚恐的叫聲,連連後退想,轉身就跑,攻擊守門的褚冥漾想從門逃走,卻被他過肩摔回頂樓。
  莫陽看見他眼裡倒映著的不是她,是陳永皓墜樓後破碎的面孔,心知這是陳永皓的報復,劇情裡他可是幾乎要將那做虧心事的傢伙嚇破膽,便站在原地盯著他,防止對方逃跑。
  跳針眼發作又看不到的虞因不知為何丁維翰會一反剛剛要殺人的態度那麼恐懼,但他還是順著陳永皓,直接按下接通鍵,再把螢幕轉向被摔得起不來的丁維翰。
  手機接通後,沒按擴音的通話聲卻被放大,空洞的風聲帶著一絲陰森的詭譎,好像四周什麼都沒有,只有無邊黑暗。
  手機另一側傳來保全檢查車子的聲音,然後慢慢變小,似乎距離在漸漸拉遠,疑惑混著驚惶的人聲被風聲覆蓋,風聲越來越大。
  聽著越來越拉遠的聲音,丁維翰神情僵硬,莫名把頭轉向招牌那面矮牆。
  黑中帶紅又微微泛白的髮絲順著液體貼在頭上,破碎的青白面孔瞪著丁維翰,整個人慢慢升起直到徹底飄浮在圍牆上,張合的嘴沒有半點聲音,卻從手機傳出嘶啞緩慢的男聲。
  「我──的──東──西──該──還──給──我──了。」
  似是被這句話刺激到,丁維翰整個跳起來,緊緊摀著口袋,「那是我的!是我的東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31 16:47: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報到~是很有趣的題材呢www尤其是讓科南三觀破碎這點www期待後面的劇情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