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魅妖殤

[同人文] 《(綜)大開眼界》(別名:《柯南三觀破滅之旅》)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2-25 10:47:29 | 顯示全部樓層
CH14

  看著螢幕上的簡訊,褚冥漾表情有些複雜。為什麼一個異世界的鬼也能入侵這支手機?而且還是普通人死掉之後變成的鬼!他自己都不能搞定這支亂改電話鈴聲的手機,為什麼異世界的鬼可以讓這支手機順利顯示這種靈異簡訊?這已經不是之前學長他們親身示範的「欺善怕惡」了!他明明才是有力量的那個不是嗎?難道要他拿米納斯出來威脅它才會聽話嗎?
  一陣電話鈴聲響起,虞因瞪著他的手機,看著那個陌生的電話號碼讓他不是很想接,可是現在這個敏感時刻,很難不讓他聯想到是「鬼來電」,而且這鬼就在他們旁邊,不接不知道會不會打爆他的手機?他可還在存錢,沒預算修手機啊……

  柯南仰頭看向虞因,「虞因哥哥不接嗎?」
  「我不喜歡接不認識的號碼。」
  莫陽一樣將視線挪到他身上,「可是搞不好是永皓打的,你真不接?」
  虞因還在猶豫的期間,鈴聲停了,「呃……它停了。」
  簡訊聲又響,不過這回只有虞因的手機跳出簡訊,「接電話。」
  虞因滿頭黑線,忍不住吐槽,「褚冥漾不是看得到嗎?怎麼不直接跟他說?」
  「考慮到他剛過世幾天,可能沒那能力?」褚冥漾看著「站」在虞因面前的鬼,有些遲疑,「他新死又不是厲鬼,能力不夠吧?」
  柯南小臉上再度浮現懷疑混雜疑惑的表情,「褚哥哥怎麼知道他不是厲鬼?」
  「嗯……」礙於一旁不知情的虞因,褚冥漾沒直說,「就長得不一樣啊,厲鬼一般看上去會比較黑或紅,而且比較凶。」
  沒等他們討論完,來電鈴聲再次響起,同樣的號碼顯示在虞因的手機螢幕上,他硬著頭皮接起電話,「喂?」
  「喂?」一個有些顫抖的男聲從另一頭傳來,「請問是誰?」
  「咦?」虞因有些驚訝,「不是陳永皓打來的嗎?」
  對面傳來一陣兵荒馬亂的各種聲響,隱約能聽見「這不科學」的哀嚎,半晌才又聽見原先那個男聲,「不好意思,陳永皓已經過世了,請問哪裡找?」
  聽著熟悉的聲音,虞因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卻沒有馬上回答,「可我剛剛收到他的簡訊,要我幫他找他的東西,他剛剛也打給我,我沒接,他還傳簡訊讓我接電話。」
  對面話筒另一側傳來巨大的撞擊聲,摻雜著好幾人「有鬼」的慌亂叫聲,顯然手機被驚嚇到的對方砸了。「喂?還在嗎?」
  等了一會兒都沒聲音,虞因切斷通話,「看來對面被嚇得不輕,掛電話了。」
  「他為什麼要你接電話,卻不是他跟你說話?」褚冥漾疑惑地問,「剛剛那是誰?」
  虞因聳肩,「我怎麼知道他為什麼這樣做,不過我想剛剛應該是警察局鑑識組的人吧,畢竟他的手機算是證物,而且那個人的聲音我覺得挺耳熟的。」
  「阿因,你們在做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25 22:3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魅妖殤 於 2021-1-16 21:34 編輯

CH15

(以下部分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轉頭看向才從屋裡出來的虞佟,虞因朝他晃晃手上的手機,「我們在跟好兄弟交流喔。」
  虞佟露出不解神情,「你們?」
  「我們都收到永皓傳的簡訊。」莫陽瞥了眼虞因的手機,「剛剛他傳簡訊要我們接電話,不過接電話的是別人,聽虞因哥說似乎是鑑識組的警察。」
  「好像是玖深哥喔。」虞因回想他剛聽到的聲音,「他那聲『這不科學!』的哀嚎有夠大聲,旁邊還不少人喊『見鬼了』。大爸,你要不打電話去問問?」
  才說完,虞佟的手機就響了,來電顯示上標著玖深兩個字,是他們剛剛提到的人。在虞因的催促下,虞佟剛按下接聽和擴音鍵,手機裡就傳來玖深慌張的聲音,「佟,你家阿因都去哪裡求的護身符?我等等要請假去求一個!」
  「你這請假理由夏不會讓你過的,發生什麼事了?」
  「你還記得你今天去出公差那案子的死者嗎?」玖深聲音中的顫抖清晰可聞,「他的手機整個都撞散,連電池都飛了,可是剛剛響了兩次!」
  聽完玖深的話,柯南、虞因和褚冥漾都愣了──那個簡訊就很靈異了,那支壞掉的手機到底怎麼接通的?雖然鬼神本身就是不科學的存在,可這也太不合理了吧!
  而一旁已經記起上輩子看過的故事,甚至莫名清晰到整套書的每字每句都記得的莫陽並不驚訝,只是沉默聽他們對話。
  瞥了四個孩子一眼,虞佟問,「那你們接了嗎?」
  「第一通我們以為是忙到幻聽了沒接,第二通響得久了點,大家推我去接的。」
  「對方說了什麼?」
  玖深頓了下才開口,「打來的人說剛剛收到死者傳的簡訊,要他幫死者找死者的東西,而且死者剛剛也打給他,他沒接,死者還傳簡訊讓他接電話……這不科學!我不想跟阿因一樣見鬼啊!」
  聽到這,虞因忍不住插話,「嘿!我也不想看到的!」
  「咦?阿因在旁邊嗎?」玖深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驚訝,「等等,這好像是剛剛的聲音?」
  「對啊,是我。」虞因爽快承認,有些惡趣味地補了一句,「看在你剛才說了大實話的份上,剛剛我跟另外三個小朋友碰到更不科學的事就說給你聽吧。」
  「啊啊啊──我聽不到──」
  柯南滿頭黑線,有些無語。這麼膽小當警察沒問題?鑑識科要常跟刑案現場打交道,他這樣不會怕到漏了證據嗎?
  褚冥漾聽著手機傳來的噪音,心情有些複雜。這好像他以前的反應,不過差別是他在心裡哀嚎,然後被學長巴頭……現在看別人這樣心情還真微妙。
  「好了,玖深。」虞佟打斷他,「阿因跟這幾天借住我家的三個孩子案發前晚見過死者,他們作證死者當晚彩券中獎,親耳聽見死者說可以還清貸款,你們那裡蒐證有看到彩券嗎?」
  聽完虞佟的話,玖深很快冷靜下來,斬釘截鐵地答,「沒有。」
  玖深答完,突然一道男聲響起,「你們全都站在外面幹嘛!工作室有老鼠還是有生化病毒啊,我剛剛送過來的東西結果出來了沒有?」
  聽到和虞佟相差無幾卻暴躁許多的聲音,虞佟讓玖深把手機轉交給虞夏,他要跟跟虞夏說話。
  「佟,你不是去出公差?有事?」
  「這案子有問題,阿因他們幾個孩子也牽扯進去,我想我負責比較好,你可不可以幫我跟負責的組溝通一下,讓我處理這個案子?我也會跟上面申請。」很明白這樣做不太妥當,但虞佟深思過後還是決定提出,「麻煩你跟負責的組講一下,不然貿然提出申請也不太好。」
  手機擴音傳出來的聲音不小,比一開始又暴躁幾分,「阿因又幹嘛了?剛好在現場還是碰到鬼?上次才傷好不久,又皮癢亂來了嗎?」
  聽到虞夏的話,柯南和褚冥漾對虞因投以同情又微妙的目光,讓他有些不自在。他也不願意啊,上次少荻聿差點被水鬼拖走,不救他難道看著他去死嗎?
  把剛跟玖深說過的話複述一遍,虞夏口氣雖不太好,似乎不認同,可也還是鬆口答應,「好啊,那邊我會去跟他們打過招呼,如果你想換接就去吧,反正只是個自殺案,應該會給你通融吧。」
  「謝了。」
  「不會,那我繼續去忙了。」
  手機又回到玖深手上,「佟,要我再清點一次證物嗎?」
  「嗯,麻煩你了。」虞佟眼簾半垂,看不清眼神,「我還要聯絡嚴司,先掛了。」
  「等等我打完電話就一起去借貸公司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4 14:46:43 | 顯示全部樓層
CH16

(以下部分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聯絡完嚴司,虞佟開車載虞因他們一同到借貸公司,準備再查問一次陳永皓「自殺」當日的細節,試圖找到先前被忽略的線索。
  幾人下了車,虞佟指著公司門口對虞因他們說,「陳同學就是從這邊七樓樓頂跳下來的。落在大門處,因為落下的姿勢很不幸的是頭下腳上,所以直接摔破了頭骨,腦漿噴裂出來,救護車還沒到,就已經被判定當場死亡了。」
  柯南盯著公司門口的地板,想看看有沒有什麼痕跡或線索,卻發現早都被人清理乾淨了,完全看不出來昨天還是命案現場,什麽都沒留下。
  「這整棟都是那間借貸公司嗎?」看著從七樓直接拉下來的大招牌,虞因好奇地問。
  「嗯,一、二樓是門市跟接待解釋廳,三到五樓是專員個别接待室,六樓則是老闆辦公室。」虞佟走在前方,「那天陳同學前往的就是五樓的專員區,因爲滕祈好像暫時外出,所以接待員請陳同學在招待區等候。」
  「滕祈是誰?」柯南快步追上虞佟,仰頭用一雙水藍大眼看著他,「是負責陳哥哥家貸款的人嗎?」
  「是啊。」虞佟答,並率先進門。
  自動門感應到門前來客立即大開,時刻注意門口的櫃檯小姐也隨即起身迎接,「您好,需要幫您服務嗎?」
  「我是虞佟,剛剛有打過電話要找滕祈、滕先生。」
  「啊,我知道,滕先生有特别交代,請直走到電梯直上五樓,我們在樓上的小姐會帶您到滕先生的接待區。」
  順著她指的方向看去,他們果然看到底邊有電梯,而電梯旁不遠處即是樓梯間,上面還掛著寫有逃生梯三個字的燈牌。
  「謝謝。」
  一行人走到電梯前等電梯。在等待的過程中,柯南四處張望,仔細觀察這間公司的格局,發現天花板有監視器正對電梯,不管是誰過去都會被清楚記錄下來。不知道監視器有沒有拍到什麼線索……不曉得虞佟有沒有要去調監視器,如果沒有他就得想辦法引導他們去調了。
  環顧一圈,柯南還注意到他們在電梯口也能清楚看見大門外的情況,尤其大門是透明玻璃門,只要無人站在中央擋路,基本上視線非常清晰。
  電梯下來後,他們沒幾秒就直達五樓。
  一出電梯就看見好幾個隔開的房間,大部分都用玻璃或屏風巧妙隔開,互相都看不到對方,留了些隱私空間給客戶和專員。
  「您好,滕先生已經在等你們了。」一看見他們走出來,原本在櫃檯的小姐立即迎過來,非常有禮地領著一行五人到一個靠窗的隔間。
  「滕先生,這是您交代的客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4 14:57:01 | 顯示全部樓層
一個小小公告
酒姊跟小妖說陽陽的個性不像小妖寫的設定,所以小妖前面有幾章內容有稍作修改,試圖修得更像小妖寫的那個樣子,各位客倌可以回頭看看
不過因為前半幾乎都在走劇情,主角們的個性都不怎麼明顯,所以感覺上好像沒有太大變化就是了
接下來還是走劇情,不過是同人嘛,會有些改變
希望不要爆字爆太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5 23:07:1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魅妖殤 於 2021-1-15 23:08 編輯

CH17

(以下部分改、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虞因仔細打量眼前的男人,大概二十出頭,應該跟嚴司差不多年紀,不過這個人給他一種壓迫感,和嚴司的雅痞邪氣截然不同。不是威嚴的那種壓迫,而是自然而然就會被他的氣勢壓下的感覺。
  而讓虞因有點驚訝的是這個人的眼睛是藍色的,像混血兒。
  褚冥漾也在一旁打量滕祈。他算是很有型的帥哥,雖比不上不是人的學長,但跟人類的夏碎學長、千冬歲他們比起來也不差了。略冷的臉和修剪整齊的髮,整套精緻的黑西裝穿襯在身上,讓他魄力更強了些。
  褚冥漾本來懷疑是不是這個承辦人因為陳永皓中獎起了貪念,可他身上的氣息異常乾淨,完全沒有什麽奇怪的東西或氣息,跟著他們到借貸公司的陳永皓看到他也沒反應,看來兇手不是他。  
 
  「我以爲來的警官只有一位。」滕祈勾起笑,這讓他給人的壓迫感瞬間減少很多,變得親和些,「請這邊坐,五位應該都喝紅茶吧?或是咖啡?小朋友要牛奶嗎?」
  「幾個孩子跟這案子有關,算是證人,才帶他們來。」虞佟簡單帶過這麼多人來訪的原因,又客氣地回應滕祈的招呼,「不用特别麻煩了,抱歉,在您上班時打擾。」
  「沒關係,我在電話中已經大概聽過另外一位警員的解釋了,如果有疑點還須調查的話,我很樂意配合。」滕祈泡了五杯即溶紅茶,一一擺在他們面前桌上。
  「謝謝。」
  滕祈在沙發的對座坐下,始終噙著一抹淡淡的笑容,完全沒有不耐的神情出現,「那麽,虞警官想從哪邊開始重新問起?」
  拿出資料本,虞佟翻了翻,接著停下動作:「我想請問您那天爲什麽暫時外出?陳同學跳樓時好像並非午餐時間,而且跟你們內部確認過,那天你也沒有安排必須出門的客戶。」
  滕祈簡單扼要地複述一遍他那天的行程,虞佟邊聽邊核對手上的紀錄,一切都和筆錄一樣,而他提到的所有人也都證明他並沒有說謊。
  「可以請問那天接待陳同學的人是哪位嗎?」注意到紀錄上沒有這一項,虞佟邊問邊補上去。
  「同樣也是五樓的專員,之前他爭取過永皓的案子,不過永皓最後決定讓我負責……啊,不好意思,這是多說的,那位同事是我們公司排名第二的業務員,叫作丁維翰,今天正好出門與客戶碰面,你們可能見不到他。」有問必答的滕祈這樣說,「說到這個,我倒有件介意的事情。」
  「什麽事?」柯南立即追問,其他人的視線也都聚集在他身上。
  沒太在意他們的目光,滕祈鎮定地答,「那天永皓來時,請了五樓跟門市的人喝飲料,而我不在,他也給我撥了電話,說他會等我回來,語氣興奮得好像遇上什麽好事,我想應該有什麽讓他愉快的事情,所以早早結束了午茶時間,沒想到回到這裡時,警察已經在樓下拉起封鎖線了。」
  莫陽、柯南和褚冥漾對視一眼,立刻明白滕祈口中讓陳永皓愉快的事情是什麼──那晚曾在他們手上展示隨即被他收回的那張彩券。
  「這件事情你怎麽沒說。」虞因馬上脱口而出,然後意識到自己的衝動,「不好意思,你們請繼續。」
  「因爲當場有點震驚,所以我倒沒想這麽多,剛剛才想起來有這點怪異。」不以爲忤,滕祈微笑著解答,「也許對你們幫不上什麽忙,那你們要上頂樓看看嗎?」
  「也好,麻煩您一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1-1-16 19:02:1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第一次看到動漫小說綜穿耶,好特別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6 21:27:37 | 顯示全部樓層
安瑟恩颯 發表於 2021-1-16 19:02
哇,第一次看到動漫小說綜穿耶,好特別www


其實多少還是有的啦,我之前有看過幾本,不過看到的都是綜《哈利波特》
因為我看的動漫沒有小說來得多,雖然也有不少,但是還是更熟悉小說,所以就把這幾套小說寫進來了
而且這幾套小說的角色我都很喜歡,正好也都能打破柯南世界觀,就拿來寫了w
歡迎之後常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6 21:33:0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魅妖殤 於 2021-2-14 13:05 編輯

CH18

(以下部分引自原文《彩券-因與聿案簿錄3》)


  上樓途中,柯南邊走邊觀察,還分心思考剛才滕祈說的話,眉頭微蹙。從陳永皓請客的行為來看,那晚之後弄丟彩券的可能不成立,進了公司沒再出去自然也沒有被搶,那為什麼他會「自殺」?彩券又現在又在哪?是意外還是有人起貪念?是公司員工還是當天的其他客戶?
  發現自己因為思考落到後頭,柯南把心中疑問記下,決定等等好好探查完、找到線索再推理,隨即快步跟上莫陽,仔細觀察四周的環境。這棟的樓梯跟一般的設計差不多,一轉出門右邊就是向上的樓梯,再往前一小段才是往下的階梯。樓梯收拾得很乾淨,還有貼上逃生指標。
  因爲跟頂樓只相差幾層,所以他們沒花多少時間就走到頂樓天台。
  頂樓跟樓梯一樣,也收拾得乾乾淨淨。水泥白漆的牆面和地上有隔熱板有一點風吹雨淋的痕跡,不過似乎沒什麼奇怪的記號或痕跡。天台不大,和下面的空間差不多,後半塊種了不少花草,前面往下看約半層的地方是那塊大招牌。  
 
  「陳永皓是在這邊墜樓的。」虞佟站在前面的牆邊,指向他同僚先前標出來的地方,正好就在離大招牌不遠處。「牆內牆外都沒有任何痕跡。」
  虞因靠過去,看向擋牆外面。那面牆其實不算高,但也不低,剛好接近他腹部的高度。不過如果有人要跳樓,一定還是得爬上去才可以。那麽,多少會留下點什麽才對……
  柯南小跑到虞因旁邊,小小比劃了下高度,又跳起來攀在矮牆上向下看。這裡和招牌很近,會不會有些線索在招牌上?
  見柯南做出危險動作,怕他重心不穩翻出去的虞因低頭抱住柯南,準備把他抱下來,卻在低頭往下看時,整個人愣住。
  察覺到虞因的不對勁,柯南回頭看一眼虞因,隨後也順著他的視線向下看,臉上露出驚愕的表情。
  有一張臉朝上面對著他們。
  支離破碎的猙獰面孔從樓下的窗戶探出來,整張臉正正地朝上面對他們。
  他們立刻就知道那張臉是誰,汗毛直豎,也對褚冥漾的淡定頗佩服,畢竟墜樓的死相實在不好看,即使是已經看過許多屍體的兩人還是有些不適。
  青白的眼死死盯著他們,執著而專注,緩緩張閤的嘴巴像是要說什麽,可什麽聲音也沒有發出,一張一閤地動了好幾次,眼睛連眨也沒有眨過半分。似乎是想到他們聽不到,他伸手比向一旁的招牌,比了兩次後,消失在他們視線範圍。
  雙腳落地後,柯南的表情仍處於呆滯狀態。他以為他頂多被不科學方法治好槍傷、收到靈異簡訊,不會看到鬼的,畢竟他沒有「陰陽眼」,誰知道剛剛他竟然也見鬼了!他以後真的還能堅信科學、好好查案嗎?
  不過這是不是意味著他的猜測沒錯?那塊招牌上也許有關鍵線索……
  「阿因、柯南!小心點,不要摔下去了。」虞佟看著他們略顯呆滯的神情皺眉,「你們看到什麼了嗎?」
  「沒什麼,大概是看錯了。」礙於一旁不知情的滕祈,虞因牽起嘴角,草草帶過他剛才看到的景象。
  沉默許久的莫陽見虞因沒有和小說中寫的一樣用問題轉移話題,便主動向滕祈開口詢問,「這裡似乎經常有人打掃?看上去很乾淨。」
  「清潔工每天會按時來清理跟照顧花草,大約早上八、九點。」滕祈微笑著解釋,「樓梯也都經常整理,畢竟像我們這種地方,門面也是很重要的。」
  聽到他們的對話,終於回神的柯南接著問,「那這幾天有洗招牌嗎?」
  「咦?」愣了一下,滕祈疑惑地看他,「不……這是另外請人從外面清理的,清潔工沒有辦法處理,大概每個月月初會清一次。」
  「柯南,怎麽了嗎?」注意到他和虞因都緊盯招牌,虞佟連忙追問。
  柯南指著招牌的方向,表情一派天真,「如果這兩天沒下雨的話,警察叔叔之前在頂樓沒找到的線索,會不會在招牌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7 14:25:54 | 顯示全部樓層
CH19

  下午在柯南的提醒下,虞佟聯絡了玖深,請他和同僚來蒐證。聯絡完沒多久,頂樓和一樓多出了好幾位鑑識警員和一輛雲梯車,開始重新蒐證。
  虞因跟柯南他們跑去看鑑識員警的蒐證,虞佟則跟滕祈站在招牌下,看著幾位警察忙碌,靜靜等待搜查結果。
  因為昨天才發生命案,今天又有警察來調查,好幾名附近居民和路人在一旁圍觀,討論昨天的案件。
  在警察蒐證完準備撤離時,一個人突然從人群中鑽出來,湊到滕祈旁邊,手拍在他的肩上,「又怎麼了?怎麼警察又來了?」
  褚冥漾看向來人,表情不太好。
  褚冥漾感覺到來者身上略顯陰暗的力流跟一旁陳永皓周遭不安分的力量,瞬間明白他為何不適──是那個人身上的慾念和陳永皓的不平和憤怒。
  他大概就是兇手吧,可惜現在沒證據。
  一旁的柯南仰頭看向滕祈,「滕叔叔,這位叔叔是誰?」
  「是我之前提過的丁維翰。」回答完柯南的問題,滕祈轉頭回答丁維翰,「虞警官說這個案子有疑點,需要再蒐證,現在正要撤走。」
  「疑點?」丁維翰看向虞佟,臉上有些疑惑,一抹晦色自他眼底一閃而逝,「我以為已經以自殺結案了,哪裡還有疑點?」
  「有幾位證人提出關於這個案子的疑點,來看過之後確實有疏漏,所以又申請公文重新蒐證。」虞佟朝丁維翰點頭,「不好意思,應該很快就有結果,不會影響你們工作的。」
  「那最好。」丁維翰的口氣不大好,「不是要干涉你們辦案,不過這只是自殺,希望能趕快結案,不然我們借貸公司經常有警察出入也不太方便。」
  「放心,已經有採集到證據,應該很快就能結案了。」虞佟轉向滕祈,「時間晚了,明天我再來調監視器記錄。」
  「沒問題。」滕祈點頭,「我會安排好,虞警官明天來跟櫃檯小姐說就行。」
  「那就麻煩你了。」虞佟朝虞因幾人招手,「要回去了,你們別四處跑。」
  等虞因和柯南他們走過來,虞佟轉向兩人,「對了,你們有撿到什麼陳同學遺落的東西嗎?」
  「應該沒有。」滕祈聳肩。
  丁維翰的瞥了虞佟一眼,眸底閃過一絲很隱晦的狠戾,被始終注意他的莫陽和褚冥漾看見了,「問這做什麼?」
  「沒什麼,不過是擔心還有沒有什麼證據遺漏了,如果沒有就好。」朝他們點頭致意,虞佟禮貌地打個招呼,「那我們就先離開了。」
  「慢走。」
(⊙.⊙)

  一上車,虞因就對虞佟提出要求,「大爸,我現在很在意那張不見的彩券到底是中了多少錢,等等能把我放下車讓我去問嗎?」
  「我也要去!」柯南附和道。
  莫陽看了眼柯南,「柯南要去的話我也去吧。」
  虞佟微微皺眉,「你們去大概得不到結果,畢竟金額很大,老闆通常怕害人,不會輕易告訴別人的。」
  「可是大爸你不是要回局裡嗎?」
  「陪你們跑一趟不會太久,正好可以把問到的證據和線索帶回去。」
  在他們討論的期間,褚冥漾那從丁維翰出現後就略不好看的表情終於稍微恢復過來,露出有些疲憊的表情。
  莫陽坐他旁邊,見他臉色不好,關心道,「冥漾,你臉色泛青耶,哪裡不舒服嗎?」
  聽到半個知情人莫陽的提問,褚冥漾沒多想就回答,「剛剛永皓在我旁邊,死死盯著丁維翰發冷氣,我有點被影響。」他邊揉太陽穴邊說,「搞不好丁維翰跟永皓的死有關,不過不知道是怎樣的關聯。」雖然看陳永皓的表現,兇手大概就是丁維翰了,可他沒證據,不能把話說死,以免影響虞佟辦案,也才不會因為他的妖師能力造成麻煩。
  「褚哥哥也看到了?」
  莫陽略驚訝地望向柯南,「你有看到?我記得你沒有陰陽眼。」
  柯南表情複雜,「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虞因哥哥也看到了。」
  虞佟雙眼看著前方路況,指用一點眼角餘光瞥向一旁的虞因,「阿因,是你們在圍牆時看到的嗎?」
  「嗯。那時候柯南爬到圍牆上,我怕他掉下去要抱他下來,然後就看見陳永皓在底下看我們,好像想跟我們說什麼,但我們聽不到,就比了招牌兩次。」
  「原來是這樣柯南才會問招牌洗過沒嗎?」
  有了甩鍋對象,怕太聰明不像七歲小孩,導致身分暴露被莫陽知道的柯南立刻甩鍋,「對啊!」
  「那看來玖深那會有不小的收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1-1-18 18:56:31 | 顯示全部樓層
CH20

  莫陽見褚冥漾略有些煩躁,似乎被那負面情緒影響得不輕。他說過精靈百句歌他只能用幾句,應該是參加過陰影事件,正處於被古代大陣明顯影響的時候吧?她沒辦法為身體和力量不穩定的他做什麼,只能開口打斷他的思緒,不讓他過度沉浸在灰暗的情緒裡,「你有帶藥嗎?你現在看起來不對勁,有藥的話吃一下?」
  被莫陽一提醒,褚冥漾瞬間想起陰影事件後他被很多人塞了一堆茶餅點心,說能緩解古代大陣的影響、穩定他的力量,他就都收下放在空間裡……可現在有虞佟跟虞因在,他不能拿啊!煩躁……
  沒對褚冥漾的發言有所表示,虞佟反而將注意力放在褚冥漾的身體不適上,「不舒服嗎?那我先送你們回去再回局裡?」
  褚冥漾聞言連連擺手拒絕,「我只是有一點累,不用麻煩的。我也很在意彩券的事,想一起去調查。」
  沒勉強褚冥漾,虞佟只是溫和開口,「那你不舒服要說,我再載你去看醫生。」
  「好。」
  結束這個話題,虞佟又語重心長地開口,「這次讓你們參與查案,是因為你們算是證人,有些事情你們比我們更清楚,但你們都還只是學生、孩子,有些事我們不會同意讓你們深入,尤其是你,阿因。」
  「雖然你能提供不一樣的線索,但你只是學生,不要把自己一再捲進危險裡。」
  「嗯。」虞因點頭,「我知道分寸的。」

(⊙.⊙)(⊙.⊙)(⊙.⊙)


  時間來到傍晚,街燈陸陸續續亮起,部分晚上才開業的店家也紛紛開門,從工作和課業中解放的人們也外出覓食,人潮漸多,一派繁華熱鬧的景象。
  在來這一帶之前,虞因有先查過附近的彩券行,只有兩間,而其中一間就在他撞到莫陽的巷子裡。
  虞佟停好車,一行人就鑽進巷子裡找彩券行。
  傍晚人潮略多,櫃檯裡忙碌的是一名中年婦人和坐著輪椅的中年男子。店面不算很大,不過整理的還算乾淨,櫃檯旁還放一臺大電視,前面坐著幾名客人。  
 
  婦人朝他們笑笑,「你們好,要買彩券嗎?還是刮刮樂?」
  「不了,我們是來問一點事情的。」虞佟搖頭,直接出示警證,「我是警察,有個案子和這裡有關,我想來詢問一下。」
  夫婦倆一聽有些緊張,摻雜些許疑惑,「警察先生要問什麼?我們做小本生意的,能跟什麼案子有關?」
  虞因開口接話,大致形容一下陳永皓的外表,「你們前天晚上開獎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一個看起來跟我差不多年紀、高高的男生?」
  聽到不是他們犯事,夫妻倆鬆了口氣,沒那麼緊張,轉而照著虞因給的線索回想起來,「好像有?」老闆娘和老闆對視一眼,「不過不是熟客,我也不太清楚。他大概是七點多、八點左右經過,因為他站很久,我還以為他要買,結果不是,我還跟他說剩兩分鐘了,才發現他是在講電話。」
  老闆笑著補充,「不過他好像有點尷尬,就進來買了一張電腦選號,說不會玩,還是我招呼他的咧。」
  「你們招呼過他?」褚冥漾指向電視旁的糖果盒,「是那種點心嗎?」
  「對啊。」老闆娘點頭,「因為常有熟客會來看開獎,所以都會準備一些小點心。」
  「能再說清楚一點當晚的狀況嗎?這很重要。」
  老闆娘一聽,瞥了眼電視前的客人,壓低了聲音,「警察先生你們不要到處講喔,不然那個同學會怪我們害他。」
  聽到老闆娘這麼說,雖因為陳永皓的說詞大概有點他中大獎的心理準備,可除了早知結果的莫陽以外,其他四人心裡都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前晚店裡沒客人,就他一個等到開獎,一開獎他整個人都跳起來喊『中獎了!』還抱住我,嚇死我了。」老闆娘眉眼帶笑,「要不是知道中獎的人都會很開心,我都要大喊他性騷擾了。」
  「那個同學高興到還跑去超商買一堆糖餅過來,那盒裡面的都是。」老闆補充道,「第二天他還打電話來說訂了紅布條要送我們,還有一串鞭炮,鞭炮我們當天就放了。」
  柯南睜著一雙水藍大眼仰頭看向老闆娘,「漂亮阿姨,妳知道那個哥哥是中幾獎嗎?」
  「哎呀,小朋友嘴好甜!」老闆娘看柯南可愛,伸手輕掐了一把他的臉頰,隨手抓了一點糖餅給他,笑著開口,「是頭獎喔!扣了稅還有兩千多萬呢!這些糖果給你沾沾喜氣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