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514|回復: 61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6/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16 14:01: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6-2 10:28 編輯

大家好,這邊是夜離子。
是一枚新人作家,目前高三(因為面臨統測,所以更文速度不會很快。)
總而言之,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原點。從頭開始的起點。
這次,有了雨宮雪的加入,會有什麼樣的故事呢?
敬請期待(≧ω≦)/

第一章 新生訓練
    一位少女穿着國中特有的制服大喊著「糟糕,要遲到了」今天明明是新生訓練,我居然還睡過頭!?少女一臉頭疼。
    「嗯,遲到了一分鐘」看著手機上的數字,某位青年開口微笑的拿下臉上慣有的面具「學長,真的很抱歉,我沒想到新生訓練就…」睡過頭。那位學長看著像聳啦著耳朵的狗一樣的我,摸了摸我的頭「沒事,下一班車會在10分鐘後到,你要好好跟緊我喔!」學長名為藥師寺夏碎,是我的代導學長,而我則叫雨宮雪,目前16歲,正要升高一,至於為什麼會填到Atlantis學院其實我也不知道,不過有一股預感,肯定會很有趣。
    我的直覺向來就很準,突然,學長拉住我的手,「要走了學妹」我看到那班車是自強號,心中許多疑問浮上心頭,突然間一個不切實際的想法襲來,不會要跳火車……吧?「欸!?」什麼都還來不及反應我就這麼跳火車了。
    還沒反應過來,我人已經站在一座像宮殿一樣的建築物面前「學長……」我默默的舉起手想要問問題「不可以抬頭看時鐘喔」只見他好心的說道,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新生手冊裡也這樣寫著,我乖乖的點點頭「現在去新生訓練也來不及了,我就帶你去報到吧!」只見學長拿起一張符,往下一丟,底下出現了一個魔法陣,我們瞬間就到了一個像教室的地方,如果不要看外面為什麼是天旋地轉的話。
    學長將我領到一年C班的門口,並告訴我這個教室叫做「布里德·阿卡·巴爾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我點點頭,他再次表示自己的教室就在我的樓上二年A班後,又交代幾句便點頭回去了。
    我深呼吸一口氣,打開了教室的門,可惜的是原本以為會有好幾顆頭同時看過來,裡面只有蝦米兩三條,就連老師都不見蹤影,突然有一個人蹦過來「你是雨宮同學吧?」他說的是標準中文「阿…嗯」還好以前曾經學過漢語,如今派的上用場「老師交代你填寫一下這些資料,啊!對了,我是米可雅,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我點點頭,想不出應該對他說些什麼,便低頭開始寫資料,只見她又道「那,就叫小雪好了。」他擺出可愛的笑臉,我又繼續點點頭,場面氣氛有些尷尬,沒辦法,誰叫我有人群恐懼症。
    只見這時有個帶眼鏡的同學過來「你好,我是雪野千冬歲」他說的是標準日語,「你好…我叫雨宮雪」沒想到這裡還有個日本人,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總覺得他和學長有點像。
    「太狡猾了,千冬歲怎麼可以自顧自的聊起來。」插入我們中間的是喵喵,在他質問千冬歲的時候,有股聲音從我耳邊傳來「有股飯糰的味道……」聽到他這麼說,我從背包裡拿出一個便當盒「這是我做的飯糰,你聞到的應該是這個……」只見他拿起一個紫米的就咬了下去「好好吃」只見他雙眼發光,另一邊聞到食物味道的某五色…不,應該不只五色的頭髮的怪人「聞到炸雞的味道」然後就拿起炸雞飯糰咬了起來「嗯…還不錯嘛!」見他們吃的很開心,我便把便當盒留著,轉身。
    「好了我得走了,很高興認識你,小雪」千冬歲說完就離開了,我眨眨眼,看著同班同學陸續離開,吃飯糰的兩位一個是萊恩一個是西瑞,萊恩向我點點頭表示離開的意思「僕人,做的不錯期待你下次的表現」西瑞說完也跟著離開了,僕人……?我被當成僕人了嗎?
    「小雪你還沒要離開阿?」喵喵蹦蹦跳跳的蹦到我面前「嗯,因為代導學長臨時有事,說有位學長會來帶我回去」說完,門就被刷一聲打開,隱約聽到門下面傳來尖叫聲,我瞄了門一眼,看向門邊「人咧?」他這麼問到,和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反應有點像,另外一個黑袍青年嘆了一口氣,說道「差不多都回去了。」
    我看向喵喵,發現他眼睛變成愛心形狀緊盯著黑袍青年,什麼情形?這一瞬間少年少女有著同樣的疑問,只見喵喵花痴般的久久不開口,我嘆了一口氣「學長,你帶新生來報到嗎?」他看了我一眼,「你是夏碎的學妹吧!我等等會一起帶你回去」我愣了一下,點點頭,看向靠過來的喵喵,走到一邊看向冰炎學長傳來的選課單。
    「還沒像褚同學自我介紹呢!我是米可雅,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喵喵甜甜的笑道「因為我喜歡帶著貓貓出門,所以大家也叫我喵喵」看完選課單的我心中大概有了個底,看向一旁介紹自己的喵喵,忽然就有些厭世,如果我也像喵喵這樣就好了「這邊這位是雨宮雪,我幫他取了小雪這個名字」我對他們點點頭,「我叫褚冥漾,呃…你應該已經知道了。」他看向坐在位子單手撐著頭的小雪,忽然有些不知所措「那叫你漾漾好嗎?」喵喵提議道,我將看向窗外的目光移了回來「褚,請多指教」旁邊的學長勾了勾嘴角。
    我繼續往窗外的風景看上去,思緒整個拋的遠遠的,直到……
    「那個……如果和學長選一樣的基礎課程可以嗎?」有些大聲卻又顯的怯怯的聲音將我的思緒打斷「隨便你」學長瞄了他一眼,這麼說道,喵喵立馬衝回我身後他的位子,記錄起來「喵喵要跟學長同班,也要跟漾漾同班。」然後抬頭看向我「小雪要不要和我們同班?」看著他閃亮的綠色眸子,我一時間居然不知道要怎麼反駁,只道「隨便你」然後補充了一句「我要學世界通用語」然後「也要跟小雪同班……」只見她拿出一個懷錶看了眼時間就跳出教室大喊著「漾漾、小雪我們開學時候見嘍!」就騎着白貓王蘇亞離開了,而我也被學長帶回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7 10:13:0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2-17 10:15 編輯

第二章 鬼&上學
        我是一個人住的,所以不管是住校還是住家裡對我來說都沒什麼太大都問題,問題就在我要上學的那一天,我打開了門……
        「靠」我生平第一次在這個家裡罵了第一個髒話,一個咧嘴女被我踹出家門後,我第一個反應是將家門鎖好,我冷眼看了一眼趴在地上準備爬起來的鬼,毫不猶豫衝出家門「我出門了」然後一邊看著跟上來都咧嘴女一邊思考該怎麼甩掉這隻鬼,雖然從小就看到大,但這還是第一次找我麻煩。
        一個掰手越過一個欄杆,我沒辦法的打電話給學長「喂!是夏碎學長嗎?」那邊傳來溫和的聲音「我現在被鬼追,可以麻煩你做好送他上天的準備嗎?」毫不猶豫,對方那邊說可以,我微勾了勾唇,逼了卡,我往火車站開始衝,看到夏碎學長一臉從容不迫的樣子,我手撑地迴圈再踹了他一臉,然後往後跳。
        「看來沒時間去學校了呢!」夏碎學長這麼說道,然後甩出長鞭一下子就解決了鬼,然而車也剛好始過去,我發出「嘖」一聲「沒事。」學長一邊說一邊塞給我三張符「這是爆符,會隨意念而化成想要的武器」我收下爆符,他疑惑的問了一聲「你怎麼穿男……校服?」我聳聳肩,說「收到的時候就是這件了。」「應該是分發錯了」他往下丟了一張符「這是移動符,可以自在的移動守世界和原世界」新生手冊有寫原世界和守世界的說明,我點點頭表示理解,他又塞了一張移動符給我。
        我們到的是學校的保健室,他拿了一套女式制服給我「穿穿看」我走進洗手間更換,出來的時候他點點頭「很適合你」然後,他拿了一顆豆子給我,笑道「冰炎說,這個是屬於你的」冰炎是上次帶我回家的學長,我拿着手裡銀白色紋路的透明豆子,疑惑的看向學長「這是幻武兵器,是一個擁有自我意識的兵器,總有一天你會喚醒他。」我拿好那顆豆子,和學長一起用移動符移動到教室。
        我一臉心累的打開教室門口,裡面往常的出現了熟悉的面孔,除了萊恩不在以外「剛好,雨宮同學也到了,那我就自我介紹一下」我抬起頭,瞄了說話的人一眼「我是C部的班長,歐蘿妲·蘇·凱文,若是你們在班上發生問題,就來找我吧!」只見他一彈指,瞬間有兩隻手機出現在他手上……其中一隻還是我的。
        見她把班上比較熟的同學都輸入了進去,我有一種三條線的錯覺,只見她又一彈指,手機迅速消失,應該是還回我們這裡了,我無奈的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撐著頭又開始發起呆來。
        唰的一聲,門被拉開來。走進來一個人「各位同學大家早」他是個黑人,看起來還像討債的。「今天也有許多人遲到阿。」他嘆了一口氣,繼續說道「相信大家第一天都看過我了,我就是你們畢業為止都會見面的班導師,以後每天早上早自習我們都會見面,一些直升有不良記錄的同學最好注意點,老師也會很注意你們;要搞怪給我到學校外面搞,打到死也不會有人理你,禁止在班上、校園打架浪費醫療資源!」他說的話是所有老師會說的,估計真正會做的小貓兩三隻「別想找老師挑戰,你們應該都知道老師是不可挑戰的對象,不過等你們有黑袍資格或畢業長毛後,老師很歡迎你們隨時回來蓋我布袋報仇。另外,我死也不會告訴你們我的名字,因為你們當中一定有人很擅長使用咒術,有本事自己去查,老師隨時歡迎你們來詛咒。」嗯。他是個怪老師,我心裏想道。
        他說長長的一句……不,兩句,自我介紹,完全被我拋到腦後去了。我開始研究起學長丟給我的幻武兵器,總覺得他隱隱在發光「你聽的到……我的聲音?」周圍的空間迅速扭曲,反應過來的時候周圍已經一片漆黑,有一道光在前,我往前走去,瞬間一片草地與清澈的天空出現在我的眼前「謝謝你,回應我的呼喚」眼前的是有著銀色長髮紫色雙眸的類似精靈嗎?的人「我的名字是……」
        「小雪、小雪,你怎麼發起呆來了?」喵喵突然放大的臉讓我不由自主的往後「我們要去餐廳,小雪也一起來吧!」然後我就被他們拉到餐廳四處周轉了,看著有點像熱帶地區的餐廳,我們一型人一起在噴水池附近位置上座了下來,「那個雪野家和誰誰誰有……過節嗎?」千冬歲去拿食物,褚趁這個時間問一下,大概是西瑞的問題吧!雖然我認為他們純粹只是看不慣對方。
        「千冬歲的祖父還是死在不良少年他老爸的手上,因為有政客出了天價要他祖父的命,所以他們家就接下了這個工作。」原來如此,是家族恩怨。「喵喵,過來幫我拿一下」只見喵喵蹦了過去,「褚,學長他……有沒有給你幻武兵器?」我突然這麼問道「咦?難道學長也給你了嗎?」褚一臉驚訝的看了回來,果然。
       只見他突然一臉驚恐的看向我身後,我回過頭,正好看到變色龍被人魚雕像吃下去的那一幕,請節哀。「吐出來,不然別怪我出手。」我看向一旁,不知道什麼時候萊恩站在我旁邊「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吞食着見識你的勇猛」只見他一言不合的召喚出幻武兵器,人魚雕像一口氣把變色龍吐出來。
        「上次給我飯糰的人」他突然比著我「正好還有一個C部的學生,我們一起去吃飯吧!」只見他拉過褚的領子,拉過我的手就開始走「你要去哪裡啊?」只見褚只來的及問這一句「去一個風景好氣氛佳的地方吃飯」萊恩這麼回答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7 13:42:12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邊會每日一更,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8 10:09:29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妳好,
每日一更?好快喔~我都是一個月更一次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8 11:16:17 | 顯示全部樓層
cbes105077 發表於 2020-2-18 10:09
大大妳好,
每日一更?好快喔~我都是一個月更一次ㄝ~

你好你好,歡迎~
因為現在還在放寒假,所以會更比較快
還請多多指教喔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8 11:21:4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幻武兵器
        我們到達的地方是一座墳墓。這哪裡風景好氣氛佳了,我滿滿的黑線。
        「好-吵-阿-」很緩慢的聲音,但絲毫不影響萊恩在此吃飯的心情「這種地方哪能吃阿」褚看起來精神快崩潰了,我拍拍他的肩,萊恩把飯糰拿出來後似乎也意識到少年的害怕「不好意思喔,因為我等等在這邊有個小工作,我想都是同班同學找來湊湊人數應該沒關係吧。」我點點頭,表示不在意,看著飄過來的鬼火拿出了爆符「意念嘛……」劍好了,看著手裡突然多出的重量,我毫不猶豫斬開那一團鬼火,看著萊恩遞過來的飯糰「謝謝」我吃了起來「小雪不害怕嗎…?」看著褚遞過來的眼神我再次拍拍他的肩,又斬開鬼火後,說道「我早上才被咧嘴女追,沒事」只見褚好像淚流滿面,你們都不是正常人。
        「你-們-是-哪-方-無-知-小-」話還沒說完就被我用劍砍斷了「好吵」我再次拿起一個飯糰吃了起來,「好,剩下都你們的」萊恩拍拍手,站了起來「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狂」他拿出騰火,一把雙刀「再來打開妖靈界把墳場丟回去是關鍵,你們要小心點喔。」我嘖了一聲,一縷煙飄過「嗨,瞳狼」瞬間四周又急靜下去「雪,小雪」我回過神來時,四周已經變成了一座花園「小雪好難得阿……居然在發呆」可能是第一次看到,千冬歲抵了抵眼鏡「這護符給你,它可以保護你」看著漾漾手裡也有著一樣的東西我點點頭。
        ……剛剛那個是。有必要去確認一下才行。我被學長送回了家,連著三天…我覺得我有必要住宿了,這樣才不用繼續麻煩學長,而且我不想再坐貓公車。
        「住宿?」冰炎學長訝異的看了我和褚一眼,我點點頭「你們等我一下」只見他走回教室和夏碎學長說了幾句話,然後拿了一個背包出來,「我下午請了假,要順道繞去工作,你們跟我一起來吧。」只見褚後退三步,被冰炎學長抓回來。
        我們首先到的地方,是一個巨大的水晶塔「這是肯爾塔,校園所有事務聚集之地。」冰炎學長直接入塔內,我和褚連忙跟上去,眼前不遠處有一個人,或者說一個精靈,他讓我瞬間呆立在原地“我叫做……”好像。不論是氣質還是外觀都好像,但是他有一雙幽綠色的眼睛,和他的紫羅蘭色眼睛并不相符「賽塔」見眼前的學長向他施了一禮,我也跟著彎腰。
        「很少有黑袍親自前來,有什麼事情需要代勞嗎?」他的聲音細細柔柔的,和那銀髮紫眼的那位很是相像。
        「我要找兩間房間,因為臨時有人要住宿。」冰炎學長轉身道「這位是賽塔蘿林,光神的貓眼,在這邊是負責關於住宿生的事情」我深深向他施了一禮「你好」「您們好,年輕的學生」他勾起一個迷惑人的笑容「真糟糕,房間不怎麼足夠,我們已經另外尋找的一處宿舍也已經住滿……」賽塔低頭思索了一下「這樣吧!這孩子到黑館暫住如何?我想您在那邊的話,這位學生住進去應該不成問題,至於另一位學生」他看向我「就住紫館吧!夏碎閣下在那邊住,進去應該也不成問題,我們就當做因為人多破個例」我眨眨眼,紫館?「好吧!您說可以就可以」冰炎學長如此道「這是他們的資料」冰炎學長遞過去兩份文件。
        忽然間,賽塔了輕輕將手放在我的肩上「對了,我找這位年輕的學生有一些私人的事,不知黑袍可以將她借給我嗎?」我也有一些話想詢問他,我看向冰炎學長,他點點頭表示同意「我會告訴夏碎」他這麼說道,轉身離開。
        「年輕的學生,這邊請。」他邀請我進入一間房間,裡面準備好的茶點給了我他一開始就知道我要來的感覺,我喝了一口茶,甜甜的讓人能放輕鬆下來「賽塔,你認識賽爾蘿林嗎?」毫不意外的,我看到賽塔一閃而過的驚訝「你……是從哪裡……?」我嘆了一口氣「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見識者見識你的靈」看著眼前幾乎長得一模一樣的兩人,我更加確信了自己的想法。
        「賽爾?」不敢置信的賽塔一邊在他身邊晃遊一邊打量長大不少的他“哥哥,別轉了,我頭都暈了。”只見他回到位置上,對我微笑道「沒想到我還有再見到自己弟弟的一天,謝謝你,年輕的學生,還有……這個幻武兵器是給你的」他拿出一顆純白色的豆子,我將懷裡的黑色豆子一起拿了出來「沒想到“他”也在你的手裡,希望你能好好珍惜。」語畢,賽塔與我與賽爾度過了一個下午茶。
        星期五。
        就在上午課堂結束,喵喵、萊恩與千冬歲將我和褚拖到了餐廳「言靈?」在他們講話的時候,我正在思考著賽爾的事,“我的名字叫賽爾蘿林”紫羅蘭眼睛就像寶石一般看著我,“年輕的學生,謝謝你感應我的呼喚”在這片花園,他輕輕撫摸起地上的花“我是光神的貓耳,如今作為幻武兵器,你想要什麼?”我想要什麼?「小雪、小雪,你又在發呆了」喵喵嘟起嘴,似乎有些不滿「抱歉,剛剛想事情想的太入神了,你們聊到哪裡?」千冬歲抵了抵眼鏡「漾漾在問萊恩幻武兵器的事」漾漾像是想起什麼「對了,學長不是也有給小雪幻武兵器嗎?」我點點頭,拿出三顆不同的幻武兵器。
        「學長給你那麼多嗎?」少年呆掉了,我搖搖頭「一顆是我在家裡面發現的,一顆是學長給我的,最後一顆是別人贈與我的。」我說完,萊恩看著我手裡的幻武兵器,直接呆了好一陣子「怎麼了嗎?」我有些疑惑的問出聲,「兩顆是純種王族兵器,一顆純種貴族兵器,不可思議的是一顆王族兵器和貴族兵器居然還是雙生兵器」我還沒反應過來,「這怎麼可能?!」「不會吧?!」除了不理解的褚和我,其他兩人皆是一驚。
        萊恩將幻武兵器遞過來還給我「我以前在學長那邊也看過另一種王族兵器,不過沒想到他會給漾漾和小雪一樣的東西。」萊恩用一種十分想研究的表情說道「他的幻武兵器是冰與火的王族兵器,相斥的逆兵器」總覺得兵器們都知道什麼內幕,就像感應到了什麼的氛圍而蠢蠢欲動。
        「話說回來,我認為漾漾的幻武兵器,應該是海王王族的兵器,也就是水屬性的兵器。」然後萊恩看向我「至於雪的除了白色那顆是冰牙王族的兵器以外,我看不出來其他顆的類型,冰牙王族則是冰屬性的兵器」我看著手裡躺著的三顆幻武兵器,暗中下了決定。
        「漾漾和小雪,加油喔!」喵喵看起來很高興「我們一定都會幫你們的」她伸出手「期待你們的幻武兵器成型」萊恩將手覆在喵喵手上「不懂的,我們會告訴你們」千冬歲也疊上了手「我會加油」我覆蓋上去,所有人看像褚「我會努力的」於是,大家笑成一氣「加油、加油,一起加油。」我們喊道,心中下立了強大的決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19 10:52: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左商店街
        「賽爾麻煩你幫我收拾真是不好意思」我看向自家幻武兵器,看著整理好的一個背包,總有些不好意思“能幫上您的忙我很榮幸”說完他就變回一顆豆子了。
        「叮咚」聽到門鈴聲,我喊了一句來了便走下樓梯,打開自家門,看到的是一位黑髮帶著面具的人,我呆了一下才反應過來「夏碎學長你在外面也都帶著面具嗎?」那人將面具拿下來,一臉的溫和「原本是想嚇嚇你的,誰知道你沒被我嚇到呢。」他溫和的聲音傳來,令我滿頭黑線「我去拿背包,等我一下。」我沖上二樓,拿上自己的行李就往下跑「那我們走吧!」看著學長又帶我來了一次學校,我真的越來越覺得不太好意思了,每次都麻煩學長。
        我們到的是一座日式為主的紫荊館,別稱紫館,紫袍的學生都住在這裡,我挑了學長旁邊的一間房間作為我的房間使用。
        「所以你們就和學長同居了!」只見隔壁的千冬歲和萊恩顯然被這句話嚇的不行,嗆到咳嗽「才沒有同居,只是因為宿舍不夠我暫時住到黑袍/紫袍的黑藤館/紫荊館而已」我和褚異口同聲道。
        「第一堂是基礎法陣」喵喵看了一下課表說道「你們先去我回去拿一下東西馬上就來。」褚這麼說道,「阿!我也有東西忘了拿」我懊惱的說著。接著我跑回紫荊館拿我的手機,再出來時我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涼亭被打碎,一個天使,應該是天使在追著西瑞和褚飛,然後褚使用了移動符,那天使不得不停下腳步。
        等他回頭一看見的就是我「你是……另一個住進紫館的普通學生」他張開羽翼停在我的面前「……」我先是無言了一會兒,見他沒有要離開的意思我才開口「很抱歉,看來我的同班同學給你惹了很大的麻煩」他似乎沒想到我會這麼說,開口道「我是木之天使,安因,你的名字是……?」見他的語氣算是和平,我回答道「雨宮雪,正要去上基礎法陣」他點點頭「不嫌棄的話,願意讓我來教你基礎法陣嗎?」我看了一眼時間,現在去教室想必會被老師罵吧!「如果可以的話,麻煩你了」於是我今天一整天翹課和安因學法陣和符陣,當然我還是有和夏碎學長、喵喵報備一下,果不其然得到「你居然能讓木之天使安因為你教法陣」喵喵崇拜的語氣。
        搬到宿舍的第一個星期六,一大早我被喵喵挖到黑館來,褚出來後,喵喵大力向他揮手「這裡這裡。我們來找你出去玩」她露出她的招牌笑容「我們還是第一次進到黑館,這裡果然跟一般宿舍不一樣,能住在這裡的人真是了不起」是啊…就這里的鬼怪來說還真不是一般等級。「漾漾和小雪應該還沒去過學校附近的商店街吧。」我和褚同時搖搖頭「墓陵課下星期要帶爆符或一些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要開始上現場實習課了。」喵喵豎起手指,很認真的對我們說道。
        「我和千冬歲都要買祭咒用的水晶,漾漾和小雪也可以去看看,上課一定會用到」然後還想拉著冰炎學長一起去,我懷疑你一開始的目標就是冰炎學長。
        總共有兩個商店街,分左右,我們去的是左商店街的一家店舖,到處都是閃閃發亮的水晶,使用的錢幣是卡爾幣,這世界的通用貨幣。
        我沒有去看裡面的水晶,向門外走去,等待他們買完出來,我看向不遠處,萊恩正在跟一個不認識的人講話,等喵喵他們出來後,萊恩和那人打過招呼,快速向這裡走了過來「聽說最近附近不太平靜,好像連右商店街也是如此」他與學長打過招呼「好像是“時間”到了,已經開始有一些不入流的東西進來,想探查些消息。」
        「我們學校作為場地每隔三年左右就會舉辦一次和所有異能學院聯合的大競技賽」喵喵微笑著說道「今年好像是在秋天時正式開始,大概十月就會開始選拔學院的競賽資格,只選前五名能聯合參加。」我看著地板好像不怎麼安分的影子,有種想採下去的衝動「不過每次開始舉辦的前夕都會發生這種事情」萊恩拿出雙刀把影子釘在地上,它痛苦的扭曲「剛剛的人就是特別來告訴我們要小心。」四周的行人一看見他拿出雙刀,全部都很有經驗的閃退。
        「小角色」我們所有人退到一旁「這裡交給萊恩處理就綽綽有餘了。」萊恩綁起馬尾「來刺探消息的,準備好被修理了嗎?」那個影子突然發出尖叫,搞得我抽了抽嘴角,整個地面都在晃動「快出來吧,寶貝,我等的不耐煩了」萊恩一臉著迷發出了類似變態的自答,這當下少男少女想到同樣的事,只是不像褚一樣被巴了一掌。
        萊恩黑刀一轉就直接甩射而出,搞的那黑影又是一陣尖叫「看來只是使役。這種程度的東西你應該也可以收拾」冰炎學長對褚這麼說道「要給漾漾嗎?」聽見冰炎學長說話的萊恩轉過了頭,這樣問。只見學長勾起一個詭異的笑容「給他吧,他也該實習一下我們平常做的事情。」「好。」萊恩拔出他的刀,下秒幻武兵器消失「換你。」
        學長一腳從褚的屁股上踹了下去「漾漾,加油」不對勁,哪裡怪怪的「漾漾,用爆符」看著腦袋一片空白的褚“主人,那裡”我沖了出去,腦袋還沒反應過來,手裡已經拿著爆符變成的大刀,一刀將一個鬼影抽了出去「褚,想好怎麼做」我只來的及留下這句話,那隻咧嘴女就又出現在我面前「喝啊!」我猛的將它砍成兩半,而褚在學長的授意下,變出了一把美工刀砍斷了那個黑影。
        「做的不錯。」冰炎學長上前來,對我們說道「你是怎麼發現有古怪的?」冰炎學長看向我,銳利的眼神讓我一愣,從小看到大的,有一種……奇妙的預感?他點點頭,我才發現我並沒有把話說出來,看著將情報蟲毀屍滅跡的學長,我想,我大概沒有人權了。
        「晚一點我還有工作,你們先回去吧!」冰炎學長這樣對我們說道,只見幾人紛紛向學長道別「我也有點事,先回去了」我也和喵喵幾人道別,回紫館去了。
        「阿利學長」我打開房間門,看向一旁走來的學長,準確的喊出他的名字「呦!小學妹」他對我打了聲招呼「學長要去工作嗎?」我對著他問道「是啊。」他回答完我對他說了句路上小心便回了自己房間。
        剛剛在逛時,我向冰炎學長借了2卡爾幣買了一條鏈子,是負責掛上一些用的到的東西,例如護符、幻武兵器…等。掛上去後他會變成一種水晶體被保護起來。我將鏈子從腰間拆下來,拿出了黑色的幻武兵器,總感覺只要遇到鬼,這個兵器就會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憎恨感。
        我將幻武兵器握在手裡,試著傳送一些意念讓他平靜下來,可是周遭又開始向一開始我遇到賽爾那樣平靜無聲。
        “真傻,居然和我這種人交流”我眼前浮現的是一個正在搗藥的青年“為什麼不惜讓自己的意念來到這裡,也要讓我平息憤怒呢?”他平靜無波的臉轉過來看了我一眼「因為……有人不希望阿。」說著,他的背影頓了一下“你還真是……和某人一模一樣。”他這麼說道微嘆了一口氣,青年坐在床邊和我分享起他的故事「即便如此,他應該不會討厭你的,因為……他一直……」我說完,他征了一下“是嗎…他也在你這裡啊…”說完,他蹲了下去,向騎士禮一般「我……願意為你效勞」我從漫無邊界的黑暗再次回到了我的房間,我又和一顆幻武兵器訂立契約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19 11:20:03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喔~
大大請問我可以叫你甚麼名字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0 10:27:04 | 顯示全部樓層
cbes105077 發表於 2020-2-19 11:20
好好看喔~
大大請問我可以叫你甚麼名字呢?

叫我夜,小夜甚至是夜夜都可以喔(๑•̀ω•́๑)
謝謝你的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0 10:33: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墓陵
        早上我們上完法學課,接著從十點半到下午兩點都是墓陵。
        「你們有沒有帶爆符?」很難得的,看到冰炎學長關心的話語,雖然有點氣勢熊熊,不過我還是點點頭「我跟另外兩個外校的黑袍去處理獄界結界問題,快三天沒睡,都在跟惡鬼的東西對峙。」冰炎學長勾起一絲冷笑,我看到他有點發黑的眼圈「獄界的居民腦袋都不知道在想什麼,任務有點小棘手。」原來,難怪學長說冰炎學長去處理很棘手的案件。
        「獄界?」原本個做個事的喵喵和千冬歲湊了過來「聽說獄界和妖靈界都不太平靜」是感應到什麼事要發生了嗎?總有種不好的預感,而冰炎學長則是笑笑的,沒說話。
        「妖靈一向不是很安分,就像鬼族一樣,永遠都喜歡攻擊想要的東西,但是妖靈比起鬼族講道理多了,起碼那邊的妖王、妖靈都還算遵守規範。」喵喵轉過頭來笑了笑,然後眼睛冒出愛心「獄界比妖靈界更兇狠,難怪一次要出動三個黑袍,因為獄界中最大的居民群就是鬼族,鬼族就是最難應付的兇惡種族」聽到鬼族這個詞,我腰間的幻武兵器開始不安分起來,我趕緊安撫。
        「學長!」突然漾漾大喊一聲,不只我、就連冰炎學長都有一秒的錯愕「幹嘛?」「這個送你!」他送了學長一條項鍊“那可不是普通的項鍊”凡斯?“那可是有著妖師一族特有的祝福的項鍊”果然,漾漾他是……“嗯,繼承我先天妖師之力的妖師”但這樣,凡斯你不就“沒事,我還是妖師,自然是擁有比他更純正的妖師之力”但是……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沒事的,還有我在呢!”賽爾!我知道了……。
        就在我與幻武兵器們談話的期間,墓陵課的老師來了。
        「各位……同學……現在請移動你的腳步……我們要到……第一實習場去了……」雖然他聲音斷斷續續的「他是個好教授」看到後面被巴一掌的褚,我大概知道他想到了什麼。
       「這好像是穿越隧道。」我一邊走一邊注意著腳下「跟移動符是同樣的意思,不過這個比較費腳力,優點是可以一次安全傳送很多人。」我覺得等一下一定會踩空“雖然主人你不是妖師,但你的言靈可以與妖師媲美,千萬不可說這種話”突然,賽爾開口道,不,這是我的直覺。
        「大概是某座墳墓裡吧。」前頭的學長拋來這句話「我聽說這位老師很喜歡求生遊戲,他會把學生丟到墳墓裡面……類似古代巨型墓陵那種,裡面什麼狀況都會發生,然後要運用課堂所學逃生。」我突然有點慶幸安因有教我不少法陣了……
        「各位同學……我們已經到了……第一實習場……鬼王塚……」“什麼!?”「這是獄界鬼族與精靈族大戰時候……據說曾經虐殺一百多名精靈……的獄界鬼王……之後被聯合封印……埋在這裡……」“……居然來了這裡……”凡斯你沒事吧?看到突然憎恨值上升至頂點的凡斯我有點不知所措“我沒事……”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沒事的樣子啊喂!「精靈跟鬼族大戰?那不就是耶呂鬼王塚……?」冰炎學長喃喃自語,連冰牙王族的幻武兵器也漸漸不安分起來「請各位同學……珍重」然後人就原地消失了。
        「時間到了」學長說完,那條黑色的道路突然消失,我們所有人跟著踩空。
        「冰之翼、水之器,糾羅纏結蛛網、現!」冰炎學長拿出一顆藍色的圓珠子,念了一長串,瞬間我們被一個蛛網給接住,沒在往下掉「點光」喵喵一彈指,他的掌心出現了一團火,四周微亮起來,他將火苗往下一丟,我聽到有人倒吸一口氣的聲音,我就說一定會踩空吧!?
        「哼,小意思。」學生裡似乎有很不可一世的傢伙存在「不用這個東西我也可以走」說完,他手裡出現一對銀色小翅膀,接著整個人往外飄,我朝那邊翻了個白眼,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時間也差不多了。」見四周大約只有我們,千冬歲露出邪笑「人都走光了,我們可以慢慢來策劃一下路線圖了」「雖然我不擅長戰鬥,不過可別忘記我是雪野家的人,漾漾和小雪要看仔細喔!」“看來他要使用雪野家所代代相傳的神諭術了”賽爾一副饒有興致的說道「降神、歸一咒、西之虎鬼馳奔之路。」千冬歲唰地手上多出四張符,瞬間燃燒「指路與預咒,先占後卜,現」看著一路被指出所在地在尖叫的A班同學實在是令人無法泛起同情心“哼…這種人不值得”凡斯突然開口,我說另一顆幻武兵器會不會很快就覺醒呢?“……”凡斯沒說話,想必還在想怎麼面對吧?
        「放心,醫療班會在這裡待命,他們還死不了」我轉過頭,看向冰炎學長「走吧,下去了」說完,他將褚的領子一拉,猛甩了出去「學長,我用風符就行了」
說完,風符爆裂,將我整個人飛了過去,我好心提了漾漾一把。
        我們走的是第四條路,邊走學長邊說「據說耶呂性好血色,當年的每個精靈都慘遭其凌辱,到處都可以看到鮮血和肉塊,還有已經扭曲到看不清楚原樣的精靈」聽到他那麼說,凡斯感到喉頭一緊,看到愧疚的凡斯,我只能在心中不斷地安慰他“謝謝你,雪。”我感應到的不只是凡斯的內疚,還有銀白色幻武兵器傳來的難過。
        「接下來往下走。」冰炎學長拿出了不知道什麼時候準備的繩子,他說了他先下去,第二個是褚第三個是我…這樣輪著滑了下來「這裡好像是第三大廳,鬼王曾經用來作樂的地方。」我看著地面上的文字,腦海中很自然的響起一個聲音
        “這是風之深淵精靈王繼任前一位的第二年,當秋天的金楓落下之時,我們收到如此震驚而可怕的消息。
        在西方一帶出現了耶呂鬼王,他打破時間的禁忌將城池設立在西之丘上。而安歇之地的精靈們尚未來得及脫離此地,當所有人收到消息時已經是惡耗的開始。
        西之丘的歌聲不再,僅有數位當時被送走的精靈們來通報消息。
        我與父親兄長們商討過意見,但是鬼王的勢力坐大,父親們認為精靈族不夠力量對抗如此邪惡之事,只做了消極的抵抗;可我認為事情不該如此下去,先是西之丘,當冬天來臨時後北之雪邊境也逐漸傳來有精靈噩耗之事。
        於是我便與眾多精靈貴族們達成了協定,領起了精靈軍隊往西之丘前來。
然而慶倖的是,此事有許多精靈族們共襄盛舉,以至於到達西之丘這片舊有安樂之地時人數已經壓倒性的超過盤據在此的鬼眾。
        軍隊在外環戰鬥了兩日,終於攻破了第一大廳,並且在第四日時收下了第三大廳,估計應該很快就能夠將耶呂鬼王等眾拿下。
                                          于 第三大廳記筆”
         我輕撫過那段過往的記述,你終於甦醒了嗎?亞那瑟恩·伊沐洛,那聲音些微的嘆了一口氣“你好,我的主人……快趴下”聽到聲音我下意識趴了下去「有人觸動到大機關了」喵喵的聲音在耳邊盤旋,有著很像埃及聖甲蟲之貌的一堆黑金蟲出現在眼前「快走!墓蟲牙齒很利,地板會被咬穿」可是走不了,前方也開始出現墓蟲。
        冰炎學長塞了一張風符給我,看著手中的風符我在心中默念“風化為音、音化為聲,過往精靈之語,現”然後我和褚手中的風符瞬間碎裂。眼前出現的是一個古代的精靈“辛亞!”那名叫著辛亞的青年精靈一直微笑著,然後將手中的風符堆在褚的手上,兩人一起往地上按去。
        瞬間,我們又回到了第三大廳,黑金色的蟲已然不在“辛亞……”亞那,那已經是過往的精靈了。“我知道…”「我剛剛突然有好幾秒察覺你們不在,然後風符爆裂,你們又出來了」我沒有回答學長的問題,只是圖自往下方看去「這不是普通的水。」千冬歲先出聲,看著水下,學長蹲下身,然後把手掌貼在地上念了幾個古精靈語,然後像是霧一般的東西散開,底下的人物也漸漸明朗起來。
        「我們將死去的同胞葬在此地……守護、安歇,直到主神召喚所有的孩子回去……而我也將在此,永遠保護這些沉睡的靈魂不受污穢干擾。」我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螢之森精靈武士,辛亞,光明的寵鷹。」學長一拍,原先的塵再次覆蓋住沉睡在此的靈魂,看着走遠的大家,我才很輕很輕的開口了「我代替亞那感謝你,螢之森的武士,光明的寵鷹」那靈魂看着走遠的雪,再次飄散於空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