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離子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8/3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24 12:23:25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跑進奇雅傷害學長的是誰?
我只知道和鬼族有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 15:01:5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亞里斯學院的戰鬥
        學長扶著西瑞回到選手區,然後替他做基礎治療「請問各位要回到休息室或者是繼續待在選手區觀看下一場比賽呢?」潔兒微笑的問著我們,冰炎學長選擇要留在選手區看下一場比賽「褚,你們餓了嗎?」只見西瑞舉起沒被療傷的那隻手「我餓了。剛剛消耗體力,漾~隨便幫我點個套餐」我無語的看了西瑞一眼,顯然褚也很無語「你們喜歡吃那種東西嗎?」只見學長皺起眉頭,嗯?什麼東西?「請問各位要什麼餐服?」快餐車停在冰炎學長面前「麥X勞。套餐。」只見冰炎學長點了八個套餐和兩個分享餐「謝謝惠顧。」快餐車滾走了之後,我們選手區滿滿的油炸味,我看著西瑞光速的掃著食物,有些目瞪口呆「褚,雪,你們不快點吃的話會沒得吃」學長好心的提醒我們,拿下他習慣帶著的面具,座到一邊,我拿了一個蘋果派、雞腿堡、聖代和一杯柳橙汁「我聽說獸王族的人很會吃,還好有多點」冰炎學長慶幸還有剩東西下來,在西瑞又跟褚要了一個半的雞腿堡,我把我的雞腿堡塞到褚手上「快吃!」
        在我們吃飽後,學院傳來象徵一點的鐘聲「亞里斯學院與惡靈學院預賽正式開始!」珊朵拉的聲音在場上響起「亞里斯學院好像怪怪的。」夏碎學長瞇起眼,我看向亞里斯學院的方向,造成吵雜原因的是伊多,他白色大衣上全是血,手掌纏繞著的繃帶,裡面散發著強烈的惡意「看來他們也被埋伏了。」珊朵拉收到裁判的訊息,飛過去向伊多問了幾個問題「亞里斯學院表示能夠參賽,請雙方派下一名參賽選手」我微微皺起眉頭“是魔封咒”凡斯突然開口道,那是什麼?“是一種高級封咒,被封者身上的力量會被抽光,嚴重的話,致死都是有可能的”我沒有說話,微微瞇起眼睛「潔兒,Atlantis學院請求與亞里斯學院選手席連結」潔兒盯著手中的數據圓球,半分鐘後「亞里斯學院同意與Atlantis學院選手席連結,請各位暫時不要移動。」我們的選手室階梯收了回來,往旁邊飄,最後兩個選手室擴增成一個大的選手室。
        「漾漾」留在選手室的雷多看到褚立即蹦了過來「沒想到你也會在休息室裡面。」我看到雅多走下樓梯準備應戰「雅多沒拿武器下場可以嗎?」褚擔心的說道「不可以也得可以」冰炎學長搖搖頭「夏碎,你去看一下伊多的傷,他身上有封魔咒」一聽到冰炎學長那麼說,學長立刻拉著伊多往旁邊站,不讓他看比賽,我也跟著走過去,凡斯~有沒有辦法解開伊多身上的魔封咒?“可以使用解咒陣”解咒陣?“對,放心,亞那的孩子應該會,你不用擔心。”凡斯安撫了我的心緒,我抬頭看向伊多,他似乎知道我很擔心也開口安撫道「我沒事,小雪你不用擔心」看向伊多溫柔的眼神,我緩緩的點了點頭「怎麼遇到的?」冰炎學長瞇起眼睛,看起來十分的不爽,伊多無奈的苦笑「剛剛遇到一個小女孩,哭著說要找人,我想帶她到校警室處理,他說要牽手,我也沒想到別的,就跟她牽手,就變成這樣了。」「哼!才不止這樣,那個小鬼根本不是小鬼,要不是我和雅多趕到,伊多早就被那個灰白色的混帳殺了!」雷多忿忿的磨着牙,灰白色?那不就……「看來我們遇到一樣的偷襲者!」冰炎學長冷笑。
        「雅多,做掉他!」雷多爆喝一聲,讓我將目光移至比賽場上,雅多手上的符咒化成劍,在處罰刀落下的瞬間,蹬了腳往前,瞬間繞到那個惡靈學院的女生身後,劍從那個女生腹部貫穿出來,往上破出腦頂,黑色的血往外噴出,雅多轉身,腳下是跟剛剛夏碎學長一樣的魔法陣「……嗚」我聽到場上傳來有人嘔吐的聲音「漾~不要看。」西瑞弄出獸爪擋住褚的視線“雪,不要看”賽爾的手化出實體擋住了我的視線,我輕輕拉下賽爾的手「我沒事……賽爾,謝謝你……」我看著逐漸被銀色液體包覆的屍體,眼瞳像化不開的黑暗,四周聽不見任何聲音,眼前逐漸出現一幕很久遠的、在我心裡最深處的記憶……那是母親死掉的一幕。
        「雪……雪,雪!!」我猛然回過神來,眨了眨眼睛,我看向眼前太靠近的臉,不自在的往後「有、有什麼事嗎?西瑞……」他擔憂的看了我一眼,嗯,擔憂?不,我應該看錯了「雪~你從剛剛就一直盯著比賽臺」只聽見他嘖了一聲,好像低聲說了我忘了遮你眼睛……之類的話「小雪,你沒事吧?」我看到雅多雷多往我這邊看,似乎有些擔憂,明明我們不怎麼認識,但他們卻還是關心著我,我心裏一暖「我沒事的,謝謝……」我勉強的笑了一下「有事一定要說喔!憋在心裏會得內傷的。」雷多蹦了過來,摸了摸我的頭,我看起來像小女孩嗎?為什麼要摸我的頭?
        「第二場請雙方派出兩位參賽者」珊朵拉的聲音響起,對面走下兩個紫袍「下來」其中一個氣勢凌人地指了雅多,伸出了拇指朝下的挑釁動作,雅多冷哼一聲,很直接的就要往下走,旁邊的雷多做了跟他一樣的動作「等等。」讓夏碎停止治療動作的伊多站起身「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讓對決者見識你的狂野」只見學長來不及阻止,伊多便沉吟起咒文,兩把劍柄緩緩從伊多的手掌浮起,雅多和雷多同時閉了閉眼又睜開,他們同時伸出手,緩慢的抽出兩把劍,然後轉身,走出去。
        「褚,過來一下。」冰炎學長向褚招手「你要我過去踹你過來嗎?」聽到這句話,褚急忙衝到他面前,夏碎學長向我招手,我走過去「雪,等等我和冰炎還有褚會到剛才的休息室去幫伊多治療」學長用著只有我們聽得到的聲音說道「這個給你」只見他拋了一個圓形物體過來「這是影像球,等等你把戰鬥過程錄下來。」我接住後點了點頭,然後看著學長他們回了剛剛的休息室,我將目光放到比賽場上,手拿著影像球對準比賽台上。
        「惡靈學院與亞里斯學院第二戰開始。」珊朵拉的聲音迴盪在現場,場上雅多和雷多的眼睛變得赤紅,手中的劍點在地上蓄勢待發,另方惡靈學院代表也不甘示弱,兩人同時抽出彎刀緊盯面前的敵人「你要為剛剛的事情付出代價。」其中一個名為阿綈絲的紫袍冷冷開口,猛的蹬腳向前出現在雷多背後一刀劈下,雅多動作比她更快,抽劍擋下攻擊「這種程度還想要別人付出代價嗎」嘲弄的語氣從雅多嘴裡吐出,他刀刃一轉,翻身將對手踢出一段距離。
        第二場比賽是雙人競技,還有加上四周的野獸,野獸發出吼聲,開始往最近的選手發出攻擊「雅多,放手去做吧!」雷多對著雅多說道,然後將劍插入地面「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沒入地面的劍尖發出崩裂聲,天空猛地轟隆幾聲,銀色閃電劈下,四周的野獸紛紛倒下「亞里斯學院一口氣殲滅了場上的攻擊獸。」野獸倒下後變回銀色液體,溶入地面,場上被清空。
        同時發動攻擊的雅多斜劍往被雷聲驚擾的阿綈絲刺去,那位紫袍選手險險擋下雅多的攻擊,另一邊雷多正式對上另一名紫袍選手妮藍「你聽見水鳴的聲音了嗎?」雅多如同剛才的雷多一樣,將劍插入地面「阿綈絲,馬上回來。」正在和雷多對視的妮藍猛的爆喝一聲,就在阿綈絲轉身那刻「來不及了。」雅多壓制住阿綈絲的肩膀迫使他無法動彈「你身體中有多少水,那都是我的武器」雅多的幻武兵器在發光,場上聽得見一絲鈴聲,阿綈絲的七孔開始冒血,越流越多,鈴聲也越來越強,一瞬間頭顱像被削去一般伴隨著血液掉在地上,阿綈絲的身體也跟著軟倒在地上,幾秒後,銀色液體包覆住屍體,再次清空現場「亞里斯學院首先除去一名對手,惡靈學院的妮藍選手現在要如何單獨對付兩名亞里斯學院的白袍選手呢?」珊朵拉的聲音迴盪在寂靜的場上。
        「你們以為先解決掉阿綈絲,我就沒辦法了嗎?」彎起奇異的笑容,他握著彎刀往旁邊畫出一個周圓「沙之瘟鬼。」語畢,一隻巨大的手掌猛地從她身後竄出張開,接著拍向地面,一點一點從地上站起身「出現了!惡靈學院著名禍鬼之一的瘟鬼!」……我還以為她在召喚鬼王,嚇我一跳,我看見雅多和雷多同時退後一步,瘟鬼張開了口發出吼聲,從它嘴裡冒出難以計算的小黑蟲「勸你們不要輕舉妄動,瘟鬼的棘蠡有很強的毒性與傳染性,我還不想讓比賽那麼快就結束了。」妮藍環着手,她背後的瘟鬼越過他朝雅多和雷多前進「瘟鬼喜歡活的祭品,你們就這樣乖乖看著對方被瘟鬼一口一口的吞噬吧!」對看一眼,雷多將劍再度插回地面「不好意思,我們可是很貴的,你的怪物寵物吃不起。」語畢,兩人同時伸出手「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熊,夏之續技烈火湧。燎火之技。」停下聲音的同時,場上爆出大火,將來不及飛高的黑蟲燃燒成一團團小火球,接著化為粉塵「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不給黑蟲喘息的機會,爆雷將滿天黑蟲打到剩下兩三隻,就在瘟鬼想要重新召喚黑蟲的時候,他的後腦被一把劍從額頭貫穿,發動奇襲的雅多站在劍柄上「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雷爆之技。」轟然一響,瘟鬼整個頭被爆雷炸開,清白色的液體四處飛落。
        被震開的雅多被雷多接住「喂!叫別人不要掛彩的不要一打自己先掛彩。」雷多一邊抱怨一邊將雅多脫臼的手接了回去,瘟鬼沒了頭部的身體不停冒出血水,再度變成黑色的蟲「水鳴……」正要發動幻武兵器的雅多猛的被雷多一扯「別動那個瘟鬼,他的血會對你、還有你的幻武造成影響,別告訴我你不曉得。」雅多看了自家兄弟一眼,拔出地上的長劍「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熊,夏之續技烈火湧。燎火之技。」雷多吟唱一樣的咒文……大火燒的一次比一次猛烈「沒有用的,等你把瘟鬼的屍體全燒完,你們也死定了。」就在妮藍環著手得意時,她的臉瞬間僵住「瀑水飛螢、敵者奪命,十三川流、水君聽令。」聲音停止的同時,大火當中竄出水色,封住瘟鬼斷頭處,水往下不斷侵蝕著,黑蟲逐漸不再新生,場上再度恢復寧靜,妮藍倒退一步「不要太小看別人。」雷多眨了一下眼睛「再見囉!」下秒,火焰毫不留情貫穿妮藍身體,而瘟鬼隨著召喚師逝去也跟著消失,真是精彩的比賽「亞里斯學院對惡靈學院,第一勝取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 15:03:37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2-24 12:23
那個跑進奇雅傷害學長的是誰?
我只知道和鬼族有關...

我也只知跟鬼族有關呢…(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 22:29: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唔…救…救我(伸手    我溺水了…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 23:06:5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只買不起,買的到才有鬼(有鬼也買不到

梓燕,我只能給你一個救生圈(愛莫能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3 18:33:4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3-2 23:06
不只買不起,買的到才有鬼(有鬼也買不到

梓燕,我只能給你一個救生圈(愛莫能助

(抓
感謝,潛水潛一潛就(看(低頭
我還是不要潛水了,我直接鋪地毯,坐等更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9 19:25:4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蝶館
        雅多和雷多在眾人的拍手下回到選手室,然後相繼倒下「喂喂,你們兩個就算很崇拜本大爺我也不用跪下來啊,不知道年紀大的跪年紀小的會害人折壽嗎!」……為什麼你連原世界大的跪小的會折壽都知道啊…!?只見雅多給了他一記不屑的白眼「沒事吧?」我擔心的蹲下來「該死的,差點沒累死,那個女的叫出來的鬼東西有夠難應付的。」雷多直接翻過身仰躺「沒看你們做啥事,幹嘛一回來就虛脫?」西瑞踢了雷多一下「水鳴跟雷王發動術會消耗掉許多精神與力量,沒事我們才不會想用哩!」雷多往旁邊翻了一下,軟綿綿躺回去原位,雅多靠了一旁的牆休息一會後站起身「我去辦手續。」然後朝雷多丟了一顆小珠子「吃了再去見伊多。」只見雷多看也不看就將小珠子往嘴裡塞「那是啥東西?」只見西瑞有些好奇「恢復力氣的東西,別跟伊多講,他禁止我們用這種東西。」雷多俏皮的對我們眨眨眼,我嘆了一口氣後,停止影像球的錄影。
        「我們贏了!」只見雷多撞開休息室的大門「漾~你趴在地上幹嘛?」只見一進門就看見褚趴在地上,我說你不會是被門撞在地上的吧?只見西瑞輕鬆拎起褚站起來,然後一個破碎的聲音從地板傳來,我好奇的往下看「褚,後退!」在褚抓著西瑞往後退的時候,我閃開才沒被一起撞出去,一個黑色圓球從中間裂開一條縫,一條黑色的蛇從裡面爬了出來,我想摸摸它…我睜著閃亮的眼睛,看著冰炎學長掐住它的蛇頭,然後綁成蝴蝶結,等等……學長你怎麼綁的?我驚恐的看了冰炎學長一眼「雅多呢?」坐在床邊的伊多發出疑問「雅多跟大會去辦資格手續,等等就過來。」雷多趴在床上懶洋洋的說著,然後不到一分鐘跳了下來「漾漾、雪,我們等等去開慶功宴!」雷多一手勾住褚一手勾住我「冰炎殿下、夏碎閣下和西瑞也一起來。」只見大家都沒意見「那就這樣決定了!」雷多拍了一下手,高興的說。
        「伊多應該沒問題吧?」褚看了一眼臉色還有點白的伊多,老實說我也很擔心他「請放心,水之妖精族的自我修復力很快,加上夏碎閣下的幫忙,我想過一會兒就可以完全恢復。」我輕輕點點頭,聽著後面的聲響,轉過頭「手續辦好了,我一併拿了冰炎殿下的隊伍勝出資格證明過來。」雅多從門後走了進來,遞了一個銀藍色的項鍊給了冰炎學長「既然雅多也到了,我們就去吃飯吧!」雷多從床上再度跳了下來,很有活力的喊道「走吧!」伊多把外面的白色大衣脫掉,裡面穿着看起來很貴的襯衫,然後我們進入了雷多腳下的魔法陣。
        一秒之後,我們眼前景物改變,是一座日式建築,門前還掛著一顆還在滴血的人頭「……」有一隻黃鼠狼開了門「各位客人歡迎光臨。哎呀!又來了。」它把頭和箭拔了下來,一口吞掉「不好意思嚇到客人了,最近常常有人做這種惡作劇,請別放在心上。」
        我看了看想逃跑的褚又看了看面前的黃鼠狼……我沒胃口了,怎麼辦?「進去吧褚、雪,聽說蝶館是妖精很高級的店。」拿下面具夏碎學長淡笑的對我們說。
        「已經給各位準備好預約的位置,請跟著我們服務生往樓上包間走。」黃鼠狼站在櫃檯旁邊對我們有禮貌的鞠躬,然後有一隻大約三十公分大的金魚出來帶我們往樓上包間去「大家先坐下吧!」雷多坐到紙拉門後面的其中一個坐墊上,然後招呼我們。
        這間屋子有一些小玩意,有書法字和刀劍架,和我家有點像,我坐在西瑞旁邊的位置上,然後拿了菜單看了起來。
        沒多久,穿着和服的狐狸將我們點的幾道菜堆滿桌上,我看著我旁邊的西瑞,他正在狂掃桌上的食物「大家今天辛苦了!」雷多抱著一瓶飲料,站起身給每個人都倒了一點「用力吃吧!」聽他這麼說我不禁又看了旁邊的西瑞一眼,他很用力再吃呢…
        我看著眼前的食物,想到在紫館都會陪著我的賽爾、凡斯和亞那,在心裏默默的感謝著「我開動了。」我小聲的開口,然後帶著謝意的吃起桌上的食物,這時有一個人跪座在門後,輕輕打開門,我停下手中的動作「菲兒娜菈」雷多對著美麗的女人微微點頭,她也向我們彎了身「各位對我們敝店的招待是否滿意呢?」她抱著三味線「為了補償剛剛店門口讓各位的不愉快,等會兒的點心由敝店全數招待,請各位放輕鬆地好好休息吧。」
        「我們一定不會客氣的。」雷多笑著說,兩人聊了會天「對了,我今天有帶人類過來喔,藥師寺夏碎和雨宮雪是跟你喜歡的古國同源來的人,褚冥漾是東方人類,然後兩位都才剛踏進我們世界兩個月左右。」我輕輕點頭對她打了聲招呼,她彎身對著我和夏碎學長行了一禮「來自東方國家的褚冥漾,您的世界安好嗎?」她露出一個很美的笑容「應該是很好,謝謝。」褚靦腆的笑著「那就好,我許久未拜訪東方國度,大約有幾百年了。現在的環境已經與我所知的不同,若擇日重返,再請三位多多照顧了。」她十分的客氣「好說,也請讓我們盡一份地主之誼」最後,由夏碎學長開口,然後菲兒娜菈和每個人寒暄幾句後,聽到冰炎學長會蝶之妖精語言後和冰炎學長相談甚歡。
        桌上碗盤被狐狸服務生收走後,我們桌子再度擺放茶點,我拿了幾塊後看向菲兒娜菈,她正撫着琴「菲兒娜菈的餘興表演要開始了」聽見雷多興奮的說,她柔和的表情配上撫琴的動作,身邊像是有蝴蝶在翩翩起舞,我伸出手,紙拉門上我的手的影子上,停了一隻蝴蝶,我勾起一絲笑意,而菲兒娜菈前段的琴聲告一段落。
        接著從我影子手上的蝴蝶起飛,逐漸拉長成一個女人,拿了扇子在菲兒娜菈的琴聲下不斷的舞動,突然一把刀穿過紙拉門停在我前面不遠處「各位客人不好意思,擾了您們的興致,剛剛有同業的來這裏破壞,希望各位客人沒有驚嚇到。」我看了跑進來的服務生黃鼠狼一眼「這裡沒事。」雷多對著黃鼠狼輕生說道,黃鼠狼點點頭後轉身離開。
        影子的女人彎腰將刀撿起,跳起了刀舞,只見,這次有三個疑似忍者的人撞破紙門,拿著圓形的環刀往菲兒娜菈刺去,女人優雅地迴身,手上的刀隔開了環刀,並將三個人打飛「式神。」夏碎學長低聲說道,打飛的三人就像撞到紙門一樣,紙門瞬間倒下,穿着白色和服的女人轉了手中的刀,然後貼在身側微微偏頭,這時,菲兒娜菈開啟了唇溢出歌聲,悠遠而低沉,白衣女人垂下了頭,提起刀往前一刺,三個人頓時化成紙屑,琴聲停止,抱著刀的女人轉身,消失。
        「菲兒娜菈的餘興節目還是一樣精采。」雷多拍手說道「那麼就請各位繼續品嚐蝶館的食物,我得先去招待一下這些不請自來的客人了。」菲兒娜菈拍了一下手,一小團狐狸服務員將倒下的紙門收走,裝上新的紙門。
        「褚和雪是第一次看見這樣的表演嗎?」學長放下手中的茶杯,偏頭向我們問道,我點點頭「好像是……」褚不確定道「菲兒娜菈平常不會親自做餘興節目,因為今天有人類所以她很高興。」人類啊…我也不算人類啊…我對學長說了一下,在冰炎學長離開房間去空房後,也離開房間去了令一間空房。
        我拍了拍腰間的鏈子,讓賽爾、凡斯、亞那出來,拿了點心給他們“嘿嘿,還是小雪對我最好”亞那拿起透明的點心,一口咬下去“謝謝小雪”賽爾客氣的說“還想到我們,謝謝你。”凡斯摸了摸我的頭「嘿嘿。」過沒多久,就聽到房間裡傳來聲音「小雪要回去囉!」我將大家喚回來「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9 19:28:55 | 顯示全部樓層
梓燕 發表於 2020-3-3 18:33
(抓
感謝,潛水潛一潛就(看(低頭
我還是不要潛水了,我直接鋪地毯,坐等更文!!! ...

歡迎歡迎(≧ω≦)/
好高興有新讀者!!!
下次不要潛水了,萬一沒人救怎麼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4 12:46:4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夜離子 發表於 2020-3-9 19:28
歡迎歡迎(≧ω≦)/
好高興有新讀者!!!
下次不要潛水了,萬一沒人救怎麼辦?

好像是這麽個道理(點頭
大大,加油喔~超好看的
不過應該是不會再溺水了,你看(舉
氧氣桶!!!
加油大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6 21:25: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唱卡拉OK
        剛打開房間門,我就看到學長手裡拿著一個黑色蝴蝶結的蛇,等等那是上次那條蛇麼?為什麼可以保持蝴蝶結這麼久…?「啊…早安,雪」夏碎學長看著我目瞪口呆的樣子對我道了聲早「早安,學長,你手裡…」那條蛇很兇狠的盯著我欸!「我要把詛咒之力消除然後當使役用」學長用著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說道「使役啊…好像很有趣」雖然很想看學長怎麼將這詛咒小蛇變成使役,但是我和帝已經有約了,只好回絕學長的好意,快速出門去了。
        「帝,有等很久嗎?」我看著在湖邊等我的帝「雪。」帝勾起一個很漂亮的笑容叫了我的名字「嗯?」我偏過頭「你看到這個湖有沒有甚麼感覺?」聽到他的問話,我認真的看著眼前的湖「好像有一絲魔力波動…?」我拿出亞那的幻武「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尋找者見識你的力量」也就是讓我見識你的力量,亞那是一把扇子,我往前輕輕一揮,湖從中間分開並結凍,我和帝往湖的中心走去,有魔力波動的是一顆石頭「這是什麼?」我將石頭撿起來,那是非常漂亮的一顆石頭,有純淨的水之力“阿拉~是水精之石”旁邊幻化成精靈姿態的亞那說道「水精之石?」“是過往自然之水所累積下來的純粹力量,據說很久很久以前在水之地四處都可見,也是提供水系生物休息、增進能力的最佳地方,不過兩千年前就幾乎消失,沒想到你們學校湖裡就有一顆”他拿起我手上的水精之石,往上拋了拋「聽說現在水精之石罕見難尋,在地下交易中的喊價幾乎可以買下一座城市。」……這麼貴重的東西我們還是不要碰比較好吧?“嘿嘿,既然撿到那就是我們的了,交給小雪保管”亞那把水精之石放到我手上,我無奈的嘆一口氣,把它收到鏈子裡。
        這時,我接到一通電話,是喵喵打來的,等等,你早上才打電話給我說要出去玩,我不是已經回絕了嗎!我無奈的接起「喂?」“小雪!出來唱歌~”聽到這句話我頭上掉下滿頭黑線,我和喵喵說了幾句話,便掛掉「帝,我同學邀我去唱歌,你要去嗎?」我抬頭看向帝,只見他微笑「我等等要去處理一些事就不去了,雪,好好玩」我點頭,拿出手機查找喵喵說的卡拉OK的店家,然後放下移動符。
        當我到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幕「接下來,就讓本大爺來為大家演唱“男兒當自強”!」我一秒把門關上,只見不遠處有一個人走來後面還跟著一群人,一把將門踹開,我還聽到西瑞手中的麥克風傳來操的一聲,我嘆了一口氣,默默推開其中幾位,走進包廂「剛剛是誰動手推人的,出來」只見幾人殺氣騰騰的問道,我坐在其中一個位置「小雪,歡迎」千冬歲向我打招呼「剛-剛-是-誰-打-斷-我-唱-歌-!」只見西瑞好像快長出獠牙和尖角了,我看了一眼「小雪,吃蛋糕」萊恩把蛋糕遞了過來,我還以為你只會遞飯糰…。
        「我要點這首。」有人點歌「居然有花木蘭中文版,點這個。」嗯?那是什麼?我好奇的看著點歌本「接下來讓在下為大家繼續演唱。」雷多拿著另一隻麥克風,然後繼續唱西瑞點的歌……為什麼連你也會唱這首歌啊喂!「好啊好啊!」萊恩十分捧場的拍着手「……」我看了看堵住門口愣住的幾人一眼,只見西瑞把麥克風丟了過來,我趕緊接住「剛剛是誰打斷我唱歌!」西瑞喀喀喀的把關節弄得發出聲響「誰要吃蛋糕?」千冬歲拿著蛋糕傳下去,我趕緊又拿了一塊巧克力蛋糕「我要」有人接過蛋糕「香草牛奶的不錯吃欸」我覺得巧克力的比較好吃,我咕噥道。
        「哼!有種一個人出來!」帶頭的嗆聲「怕你不成!」西瑞的臉很高興,看來他很興奮可以打架,我喝了一口果汁「要打通通出去打,不要在裡面吵,好煩。」冰炎學長將西瑞踢了出去,我聽見外面的哀嚎聲,請節哀。
        「漾漾,跟我們合唱。」雷多和雅多不由分說的將褚帶到螢幕機前,然後我聽到了熟悉的旋律……居然是哆啦X夢中文版「世界名曲啊世界名曲。」雷多一臉正經地唱「世界名曲啊世界名曲。」旁邊的雅多做了一樣的動作,不知道為什麼我腦袋掉下一打的黑線。
        「我們來玩暗黑點歌法好了。」庚學姐用著今天天氣真好的語氣開了口「現在我把點歌碼亂按,每個人輪流秀一段,唱不出來的要娛樂大家。」……我果然不該答應要來的。
        「漾漾,這個很好吃喔!」千冬歲把魷魚絲遞給了褚,只見他愣愣的接過了魷魚絲然後一臉悲慘,我偏頭想了想,把瓜子遞給他「褚,這個很好吃」只見他臉上出現名為“喜悅”的表情,一臉感激的收下。
       「輪伊多。」雙胞胎唱完世界名曲後,將麥克風交給伊多「我早就從先見之鏡看見你們會幹這種事情,都已經準備好了」只見伊多一臉嚴肅的拿出小抄,有必要這樣嗎!?我滿臉黑線。
        只見三秒後,伊多站在螢幕機前,他很靜且動作優雅的回頭「我不會唱台語歌。」四周一片安靜,庚學姐把歌卡掉「處罰、處罰。」號稱是他們最重要大哥的雙胞胎開始起鬨,連帶著千冬歲和萊恩也一起。
       「好吧,你們要什麼處罰?」伊多聳聳肩,很甘願受罰「吞劍!」只見啪的一聲,冰炎學長巴了雷多的後腦「那現場做出半徑三十公分的沼澤。」雅多很認真的想了想,然後提議「這個可以。」伊多點頭,走到門邊「放這兒應該就可以了,我從星界引了些沼澤過來。」他拿出粉筆,彎腰畫出法陣「星界的星砂沼澤。」看起來像星空的沼澤吸引我的目光,讓我想起小時候。
        「媽媽,那個是什麼?」小時候的我指著天上的一顆星「那是天狼星喔!在我們這裡俗稱青星,也是大犬座α星喔~」媽媽微笑的摸了摸我的頭……居然想起小時候了,我還真是,夠了。
        我撇開頭不在看向星砂沼澤,剛剛的伊多下場換上萊恩,萊恩將頭髮綁了起來「來吧!不管什麼挑戰我都歡迎的很。」看來萊恩應該也不會唱台語歌「有緣無緣……」「噗!」褚把飲料噴出來「哈哈哈哈哈哈-」一堆人狂笑然後在沙發上打滾,我嘆了一口氣,因為剛剛腦海的畫面使我笑不出來「……出去吹一下冷風好了。」
        「雪~你要去哪裡?」從我旁邊經過的西瑞拉住我的手「出去吹吹冷風」我把手從西瑞手中抽回來,然後不等他反應,走了出去「那傢伙……」西瑞盯著雪離開的方向……
        「呼!」雖然這個原世界的空氣很不好,但是吹吹冷風真的能讓人冷靜下來呢!
        我盯着外面在忙碌的攤販,呆呆的放空腦袋,不知過了多久,有一個人拍了一下我的肩「小雪為什麼在外面?」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來的喵喵一臉擔憂的望著我「沒什麼,只是來外面吹吹風。」心情平靜不少的我勾起一個微笑。
        「那小雪和我合唱。」不由分說的拉住我的手,我被喵喵拉進包廂裡「換小雪和喵喵唱」不知道唱第幾輪的萊恩把麥克風遞過來,嘿!我說,為什麼會有熱帶雨林?我看著從螢幕機旁邊游過去的人面魚,看向另一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熱帶草原……我是不是看到了獅子,它沒注意到我們這邊然後從圓圈的一邊跑過去另一邊,我就愣在螢幕機前,忘記要唱歌「喵喵不會唱台語。」只見我旁邊的喵喵很無辜的說,我被他拉回現實。
        「處罰、處罰。」全部人開始起鬨,我看了看包廂,發現冰炎學長和褚不知道跑到哪邊去了,該不會逃跑了吧?居然沒揪我!「喵喵做直徑一百公分的熱帶雨林。小雪的話……」似在思考如果是我的話應該罰什麼,講話的人頓了頓「做出一個小圓圈的沙漠」等等,先不說我會不會弄出沙漠,你們是想把所有的氣候型態全都放在這個包廂裡是嗎?我頭上掉下黑線,然後在伊多的教導下,成功弄出一個小圓圈的沙漠。
        「不要擋路。」聽見冰炎學長的聲音我抬起頭,只見褚被冰炎學長一腳踹進星砂沼澤裡,原來你沒偷跑喔?「漾漾,你怎麼沒跨過去啊?」喵喵把褚從沼澤裡拖出來,我還看見咬著他褲管沒有肉只有骨頭的魚。
        「漾漾你居然偷跑,接下來輪到你了。」千冬歲將褚拖到螢幕機前「漾漾,我們已經進行到雙唱處罰了,你要在點一個人喔!」庚學姐不知道從哪裡變出聖代,一邊吃一邊說「不好意思,可不可以解釋一下那是什麼東西?」褚問道「就是兩個人一組唱歌,其中一個沒唱出來兩個一起受罰。」所以意思是就算我剛剛有唱,喵喵沒唱我還是要受罰是吧…
        「不好意思,工作臨時有變化,來晚了。」包廂的門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原本可能不會出現的學長,在褚自暴自棄後出現的希望,嗯,希望他是。
        「各位現在唱到那邊了?」學長將身上的紫袍脫下來放在一邊,隨意的問道「現在玩兩人雙唱啦。剛好輪到漾漾,夏碎大人剛好搭成一組。」雷多一起鬨,喵喵和萊恩就開始拍手叫好。
        「那我就不客氣嘍。」學長大方的微笑,接過麥克風後,走到螢幕機前站定「那,歌呢?」「亂點的。」庚學姐又輸入了一組號碼,現場響起獅子王的歌,我看到褚臉黑了一半,大概在想為什麼會有獅子王的歌吧?一聽到音樂,大家都拍手叫好,等等,為什麼守世界的人會知道獅子王?我帶著滿臉疑惑看著夏碎學長和褚合唱。
        「喔喔喔喔-!」一唱完大家都爆出強烈掌聲,學長和褚都唱的不錯,可以說非常好聽「接下來自由點唱時間,第一發是冰炎殿下跟夏碎大人!」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到螢幕機前的雷多帶著墨鏡搖身一變變成司儀的說道,學長和冰炎學長啊…
        「咳咳,接下來讓遲到的我與早到的冰炎給大家帶首歌。」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我。
        夏碎學長的聲音變成女調,我沒愣住的原因是因為在日本很多YouTube也會變女調,雖然學長的聲音聽起來很像二十歲出頭的美女聲音,但我還是一點也不意外。
        唱歌大會結束後是晚上十一點整,天啊…我們居然唱了七、八個小時,我可能一整天都不想講話了。
        「你們有沒有把裡面整理乾淨?」出錢請客的冰炎學長隨口問道「有,喵喵有整理的很乾淨很乾淨喔!」還是很有活力的喵喵講道,雖然有點沙啞。
        「好好玩,下次換我們請客。」迷上唱歌大會的雷多轉向他老哥「選一個黃道吉日吧!」「……」伊多回他六個點。
        「不好意思,我們要先告辭了,今日一遊沒告訴族中,得先回去報告了。」雅多畢恭畢敬的對冰炎學長開口「漾,今天很謝謝你們的招待,下回兒也請讓我們回禮。」
        「那我們就原地解散吧!」
        「拜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