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離子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6/15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6-11 11:09:46 | 顯示全部樓層
印象中.......會出意外
然後米納斯登場?(時間點沒記錯話
小雪也中招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1 23:03:1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瀾.星玄雨 於 2020-6-11 23:05 編輯

嗚呼呼~~~夜夜更文了~~(繼續討要摸頭)
因為夜很乖有來留言所以要摸頭~~哼哼~~
啊咧?夜夜要去找工作?!!
希望找工作順利呀

因為你永遠也不知道這份善良能維持多久
小雪說的這句話讓我嚇到了,好黑暗啊......
噠啦噠啦~比賽開始了~~
小雪又怎麼了嗎???

期待下次更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5 13:03:51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6-11 11:09
印象中.......會出意外
然後米納斯登場?(時間點沒記錯話
小雪也中招嗎?

是的,出了意外。
米納斯確實是在這裡登場,但我的文中大概不會出現,或許會寫個番外?
小雪也中招喔,不中招就不好玩了(被一掌拍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5 13:07:22 | 顯示全部樓層
夜瀾.星玄雨 發表於 2020-6-11 23:03
嗚呼呼~~~夜夜更文了~~(繼續討要摸頭)
因為夜很乖有來留言所以要摸頭~~哼哼~~
啊咧?夜夜要去找 ...

小夜乖乖(摸頭
希望工作能找順利啦…不過我更想每天更文(σ°∀°)σ..:*☆
小雪因為一些事所以有時候會很黑暗,或許可以寫個番外?
小雪中招了,所以陷入昏迷。
那就繼續看下一章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5 13:09:55 | 顯示全部樓層
23 鈴的過去(下)
        「小雪!」凡斯現身將少女往後倒的身子接住「西瑞?」和小雪一樣,西瑞倒在地上,全身冒著冷汗,閉緊雙眸,已經失去了意識「Atlantis學院代表隊要求暫停!大會通過,可暫停三分鐘,請兩隊參賽者回到休息區。」軒霓的聲音響在場上,話一說完,雙方人馬同時消失在場上,冰炎扛著夏碎回到休息區「西瑞和……雪也這樣?」看到凡斯,冰炎頓了一下,將話說完「人不是我殺的!」褚冥漾連忙退開,冰炎將夏碎放在西瑞身旁「廢話!」然後冷冷的給了這句話。
        將兩人並放好之後,冰炎脫掉手中的黑手套,然後將手放在他們臉上三十公分處,淡淡的銀光亮起,然後消失在他們的臉上「糟糕,被擺了一道。」冰炎收回手,冷聲開口「發生什麼事情?」動作很快的醫療班出現,凡斯冷眼看了他一眼,提爾輔長收回想要檢查的手「不用檢查了,是禁咒,禁咒在他們身體裡。」
        「禁咒?」冰炎瞇起眼睛「一般人不會直接把那種東西吃進去,應該是混在食物裡面才沒有被發現,你想看看今天他們兩人吃過什麼。」輔長拍了下手,瞬間,休息室又多出了幾個藍袍「尤其是有一樣的東西最好。」凡斯皺起好看的眉毛「啊!飲料!」冰炎看向褚冥漾「飲料?」凡斯也跟著看向褚冥漾,褚冥漾吞了吞口水,往後退兩步「飲料被辛菈碰過。」凡斯低聲念了那個名字,然後瞇起眼睛,他抱緊雨宮雪的身子,眼睛冒出強烈的怒火。
        「碰過就夠了。」冰炎和提爾交換一個眼神「看來明風學院有問題,居然三番兩次玩這種小手段。」冰炎的聲音很冷「要中止比賽嗎?醫療班可以開出證明讓你延後比賽。」提爾環著手說道「他們身上的禁咒三分鐘之內消除不掉,至少得給我們一點時間。」瞇起紅眼,冰炎低頭思考一下「轉移到我身上?」
        「沒辦法,三人份你短時間內吸收不了。」搖頭否定他的提議,提爾遺憾地說「你決定呢?一次應付一個黑袍和一個紫袍就算是你也太吃力了。我認為你最好現在先提出狀況告知大會,狀況證明我可以幫你開,依照這種被陷害的部分來看,大會至少可以讓你延長時間或者更改成下一場,如果硬要打的話,你的勝算不高。」
        「我不想因為這種手段拖延到雙方時間。」冰炎皺起眉,然後慢慢轉向褚冥漾「幹、幹嘛?」沒有繼續聽下去,凡斯輕輕的將雨宮雪交到藍袍的手上,然後吩咐幾句便回到幻武大豆裡。
        我睜開了眼睛「這裡是……?」我愣愣的看著像是宮殿的地方,然後意識到一件事,這裡是夢境。「歡迎來到這裡,雪。」聽到聲音,我看向宮殿敞開的大門,那裡走出來的……是鈴,這股純粹的黑暗氣息!「鈴,你……」他勾起一個笑容,打斷我的話「上次你的幻武兵器告訴你我一半的故事……嗯……我培育了無殿三主、討伐鬼族以及看到我代替傘變成鬼族,對吧!」我點點頭。
        「來吧。」鈴轉身走進宮殿,我趕緊跟上他的腳步,他領著我走進一個涼亭,上面擺著一些蛋糕和茶「請坐。」他拉開一個座位,我趕緊坐下來「好,我們來聊聊我的過去吧。」他跟著坐了下來,然後開口。
        「我想你應該知道了……我的種族,究竟是什麼。」我眼神複雜的看著鈴,然後緩緩地點頭,他勾起一個溫和的笑「我是妖師,是你的幻武,凡斯的祖先。」我睜大眼睛,凡斯的祖先,天啊……那不就我的後代,等等,關係也太複雜了吧?呃…我是鈴的祖先,鈴是凡斯的祖先,凡斯是褚的祖先「你想太多了喔。」我的腦袋被輕輕拍了一下,我看向鈴,他有點無奈。
        「從我變成鬼族那裡開始說吧……我變成鬼族後,幾乎黑暗面被狂化了,所以我成為了鬼族的王,是第一代的鬼王,也是現在四大鬼王所懼怕的黑暗之王。」他頓了頓「而當所有種族都知道,沒辦法救回自己的同胞後,開始將矛頭指向我,然後我也殺了很多的種族。」從討伐鬼族變成被種族討伐,鈴,你……「不用可憐我,我確實罪該萬死,我也讓許多以前的朋友很失望。」鈴的眼睛暗了暗「但是鈴既然知錯的話……」
        「沒辦法的喔。」他打斷我的話「有時候不是悔過了,就能贖罪的。所以我覺得死後靈魂灰飛煙滅是我既定的結局。」他閉上了眼睛,不讓我看到他眼底的痛苦「但我沒想到,神既然連這種機會都不給我。」我現在的表情,一定非常難以言喻吧「其實我在殺掉許多種族後,就稍微控制住自己的黑暗面,也等待著有人能夠來殺掉我,但是……沒有這樣的人。所以唯一跟在我身邊的鬼王高手,我請他,讓他殺了我。」
        「我沒想到他到現在,還在尋找本不該存在的我,甚至還活到現在,雖然他不太可能會死,不,他絕對不會死,他的種族或許很久之後你才會知道,但是可以的話,就稍微原諒他吧…那個人,他是安地爾·阿希斯。」我的表情,現在一定很精彩。
        「他其實沒有你們想像的不好,對於凡斯和亞那,他的內心多多少少還有些內疚,只是他都不表現出來而已。」鈴勾起一個無奈的微笑「魔落的鈴……這個名字還是他給我取的呢。」鈴用著包容的眼神懷念著安地爾「或許總有一天,你會知道這個名字的由來吧。」
        「好了,我的故事講到這裡,來吧,雪……和我簽訂契約,讓我成為你手中的劍,你的盾,你想依靠的兵器。我是仲夏夜的鈴也是魔落的鈴,是遠古黑暗之族也是扭曲的集合體。」我聽到細小的鈴聲,以及看到扭曲的空間,然後在他伸出的手上,我握住了他,他勾起溫和的笑。現在的我沒有去思考為什麼鈴要和我簽訂契約,但我知道的是如果這樣能讓鈴好過一點的話,那就這麼做吧。
        「我是你,你是我,鈴,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你的形、黑暗扭曲而陰暗,黑是你的存在、我的武器,然後、幫助我,解決眼前逆境。」不知什麼時候,扭曲的空間多了很多的鬼族,或許這是鈴給我的歷練吧?「我是心之幻武,只要用心,就能將我召喚出來。」用心……我閉緊雙眸,鈴鐺的聲音越來越大,然後我手上多了兩把槍……是雙槍!將鬼族掃蕩完畢後,我也從夢裡醒了過來。
        「哇──!」「呀──!」靠,誰啊?在別人睡覺的時候尖叫,有病吧…我頭痛的從床上起身,然後睜開眼睛,發現尖叫的是褚和一顆蘋果……等等,一顆蘋果?……這年頭連蘋果都會尖叫了是嗎?我無言的盯著被削成兔子的蘋果,然後看向坐在褚旁邊的學長「雪,你醒了。」我揉了揉眉心「……我睡了多久?」
        「和褚一樣,三天。」學長伸手比著三給我看……不愧是開眼後又和鈴簽訂契約,能睡這麼久我也滿佩服我自己的「小雪……」我疑惑的看向褚,只見他手顫抖著比向他眼前的兔子蘋果「水果會尖叫!」啊……我知道,我剛剛就是被它叫醒的「很奇怪嗎?」學長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們「柚子和楊桃也會尖叫,而且柚子切下去還會噴血,是一種提神的營養液,要吃時不要用利物去戳他們,直接吃就不會叫了;如果不小心戳到,等它們叫完沙啞之後就不會再叫了。」學長拿了一個蘋果兔塞進嘴裡,果然沒有叫。
        我大概不會想吃那個蘋果,至少我不想吃,不管它是會尖叫還是會噴血,在我有生之年,絕對不會想碰它「那……後來比賽呢?」褚大概也不想吃那個蘋果,他轉移話題道「嗯,我與西瑞清醒時比賽已經結束了,後來看了回溯景,好像是解開黑色結界之後就看見明風的選手與你已經倒下,裁判就宣告比賽結束了。下午則是亞里斯學院勝了特別隊伍晉級。」思考了下,學長慢慢地說著「接著我與西瑞出席第二場比賽,勝了亞里斯學院,同時七陵也勝了特別隊伍。最終出場七陵學院一戰,不過意外的是,七陵學院不知道為什麼自己棄權了,所以第一場比賽告一段落,兩天之後會再進行第二次賽權。」學長簡潔的說明狀況。
        「咦?下午是你跟五……你跟西瑞出場?」褚驚訝的問道,我在昏迷前記得冰炎學長狀況看起來不錯,但是冰炎學長卻沒有出場,難道說安地爾對他做了什麼嗎?“安地爾……!”凡斯憤怒的聲音傳了出來,冷靜冷靜凡斯,我摸了摸放著幻武兵器的鍊子,在內心不斷地平復凡斯的怒氣“……”亞那沉默,我想,亞那大概還是把安地爾視為朋友吧?至少我這麼覺得“亞那瑟恩·伊沐洛,別跟我說你還把他視為朋友!”凡斯很生氣,但是我也有不能與他為敵的理由。
        “雪·拉爾·琼恩、亞那瑟恩·伊沐洛,你們!!我們會變成現在這樣,都是因為他,因為安地爾·阿希斯……所以我……”崩潰的緣由都來自自己當初不信任友人,我很清楚,安地爾在凡斯和亞那的心中,是朋友,也是敵人。凡斯……過去的一切我們應該放下,真的覺得對不起也不會太晚,現在還是能夠找到脫離詛咒的方法,更何況你不是已經將祝福送出去了嘛!我握緊鍊子,在心中這麼說道,或許我能做的很少,但是為了不讓亞那和凡斯的過去再一次重現,我必須代替他們保護好褚和冰炎學長,這就是我的使命,是我能報答凡斯和亞那照顧我的回禮。
        “小雪……”亞那欲言又止,我大概猜到他要說什麼,亞那的初心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變過,我想他還是認為鬼族能成為朋友,也想和他們當朋友,這樣的心情和鈴……一模一樣“和……鈴?小雪你和鈴……”我們可以算是相處的很好的陌生人,雖然大家都很怕他,但他其實並沒有你們想得那麼恐怖,大概就像大家認為妖師很恐怖一樣。
        “……”凡斯沉默了一下,然後開口“從鈴當上鬼王那時候起,所有人就厭惡鬼族,都知道鬼族是好戰的黑色種族……或許和我們妖師一樣,都被誤解了也說不定。”我點點頭「我有事,先離開一會兒,若是小亭回來吩咐她在這邊等我別亂跑。」夏碎學長一臉凝重的站起身「欸?你……」褚話還沒說完,學長已經飛快的離開了,我和褚面面相覷「小雪昏迷了好久。」褚吐出一段話「還說我呢…你不也昏迷三天嗎?」我無語的看向他「哈哈……老實說,我很餓,但我不敢吃那個蘋果。」褚打著哈哈,然後轉移話題。
        「我也不敢吃那個尖叫蘋果。」我看了眼削好的蘋果,突然想到一件事,等等,所以我之前吃的蘋果都是會尖叫的嗎?我看向褚,只見他一臉驚悚的看著保健室外的窗戶,我下意識跟著看過去,是一隻手。


鈴的過去下章我終於生出來了~~
這周大概只會更這一章
謝謝大家的收看,那麼再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5 13:25:39 | 顯示全部樓層
小雪到底是凡斯祖先轉事?....為何這筆八點檔還要勁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6 09:36:23 | 顯示全部樓層
啦啦啦~~~小夜來留言啦~~~
每天更文是我們寫文人的目標!!!!!!!!!
番外番外~~~夜夜寫番外(搖旗吶喊)

所以……小雪是鈴的祖先?
夜有點搞不清楚耶……

哈哈哈!!!!!尖叫蘋果出現了XD

等待夜夜下次更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2 20:17:48 | 顯示全部樓層
這周暫停更新。
有點私人的事情,真的真的非常抱歉。
那請下周持續關注特殊傳說 原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9 23:36:57 | 顯示全部樓層
這邊要跟大家說一聲抱歉
我可能會改成不定時更文,但絕對不會棄坑。
最近要做的事有點多,等穩定下來後就可以回歸一個禮拜一更(應該啦
雖然很像是藉口,也真的很對不起讀者,還是希望你們體諒,我會盡快處理完自身的問題,然後回歸的,謝謝你閱讀到這裏,我們更文時再相見。

點評

嗨呀夜夜~~夜我一定會繼續關注的呦~趕快做好事趕快回來更文呦~夜我在這裡等妳~  發表於 2020-6-30 00:4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