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離子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5/28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3-16 21:32:37 | 顯示全部樓層
梓燕 發表於 2020-3-14 12:46
好像是這麽個道理(點頭
大大,加油喔~超好看的
不過應該是不會再溺水了,你看(舉

謝謝你的加油 (/^▽^)/
夜某會努力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1 19:44:08 | 顯示全部樓層
考完統測回來啦~
照理來說應該上禮拜就要更了,沒想到居然卡文_(:3」∠ )_
總而言之,讓久等的真是不好意思,也謝謝你們願意等。
那麼就廢話不多說,正文開始~
13 決賽(上)
        經過短暫的假期後,我們又迎來了新的一輪大競技賽,這次由我們學校主辦場地。今天是迎接十支晉級學院代表隊伍,明天才是正式競賽的日子,所以我還是像前幾天一樣待在紫館。
        「你是哪人的手下,居然敢入侵紫館!」我聽到十分耳熟的聲音「臣服於雪野家的使役啊,讓光當你的眼、讓影當你的型、讓風當你的刀刃、讓我咒當你的生命,將兇惡使咒打回原形。」就在一個對折的三角符咒要往小亭的臉上打下去時,我手反射性的拉住小亭,然後往我這邊一扯,那個符咒險險擦過小亭的臉「小亭,沒事吧?」我看了看小亭的臉確認沒事才鬆了一口氣「雪姐姐……我要去告訴主人!」小亭淚眼汪汪的跑走了「站住!」千冬歲從房間跑出來,然後看到我時頓住。
        我手環著圈圈,有些不爽的說道「隨隨便便闖進別人的房間也就算了,還要莫名其妙的攻擊別人的使役嗎?」我瞇了瞇眼,看著眼前不請自來的褚和千冬歲冷哼一聲,然後往小亭跑走的地方走去,千冬歲和褚對視一眼,然後跟上我的步伐「原來是你們兩位。」和室裡拿著盒子的夏碎學長鎮定的把盒子擺進去櫃子裡,然後走出和室。
        我看向了一直盯著小亭的褚一眼,然後開口「它是冰炎學長送過來的那條黑蛇幻化成的使役。」只見褚一臉恍然大悟「嗯,我嘗試給他改了咒文排列之後就是這樣子了,現在也沒什麼危險性,你可以放心。」夏碎學長溫和的說道,然後拍了拍小亭的頭「去泡茶跟拿醫療箱過來。」小亭說了聲好就咚咚地小跑步跑開了。
        「請坐吧!」夏碎學長微笑的說道「那我先告辭了,學長。」我對學長微微點頭,這樣說道,然後離開學長的房間。
        隔天,早上起床時我收到歐蘿妲傳來的簡訊,說大操場十點半有開場活動,要集合。我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塞進我房間的學校新地圖與校園迷路自救導覽手冊,有些汗顏「嗚…學校為什麼這麼大啊?」離開紫館,我一邊看著手中的地圖一邊向右轉“那是要左轉喔!”突然間,賽爾的聲音響在腦海,我頓了一下,然後向左邊轉彎「……咦?雪?」一個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抬起頭「褚?」我眨了眨眼,看著眼前明顯和我一樣迷路的褚,發出哈哈的乾笑「褚也是要去班級集合嗎?」我問著心知肚明的問題,有些懊惱,我和褚不是很熟啊…
        「雪……有聽說過妖師嗎?」我們一起往教室方向走去的時候,褚突然拋了一個問題給我,我有些驚訝的望著他,然後開口「嗯,我有聽說過。」我感受到來自凡斯異常的沉默「那……你覺得怎樣?」褚小心翼翼的看著我,我偏頭想了想「我覺得妖師很好啊…!我有朋友也是妖師,他人很好,非常照顧我,如果你是問我妖師怎麼樣,我會說,我認為看一個人不是看他的種族,而是看他的品行。」我笑著說道,然後拍了拍褚的肩「你可以不用想那麼多,就算褚是妖師好了,你也應該以你自己為榮,因為阿……沒有任何東西是不被世界所需要的,只要存在,就有他存在的意義。」我敞開雙手,眼睛發亮的說。
        「其實是這樣的……我去亞里斯學院的時候,問過雅多他們妖師是什麼,他們說妖師是一個很可怕的存在,是比禁忌更禁忌的存在,所以我就想或許妖師是不應該存在的存在……」褚搔了搔臉頰,有點不好意思的說道「但現在聽雪說,雪的朋友……」……等等,我記得雅多說最後一代妖師死於三百年前……。
        看著褚的表情越發詭異,我咳咳兩聲,湊到他耳邊「我說的好朋友是我的幻武兵器。」看到褚的表情變得正常,我鬆了一口氣,看著褚比剛剛一開始見面的時候還要輕鬆的表情,我就知道他有把我說的話聽進去,我勾起一個微笑,然後和褚一起走進教室所在的教學大樓“看一個人不應該看他的種族,而是應該看他的品行……嗎?如果所有人都能像雪這麼想的話,妖師或許就不會被逼迫了吧!”凡斯淡淡的開口“我跟小雪的想法一樣!”亞那的聲音從腦海響起“這就是我們的主人”看著他們心照不宣的交流,我勾起一個微笑,對我來說,他們已經不單單是我的朋友,還是我的家人。
        「漾漾、小雪你們晚了一點喔~剛剛才點完名。」歐蘿妲聽見褚打開門的聲音,抬頭隨口說道「啊哈哈……不好意思我剛剛有點迷路的樣子。」褚乾笑的說道,我瞄了一眼褚心想,不是有點,如果沒有褚和賽爾,我大概會迷路更久。
        「因為開場宣言要一點時間,可能其他同學會在下午第一場正式決賽開始時才紛紛入場。」歐蘿妲看著我們疑惑的看著班級小貓兩三隻,很好心的解釋「決賽的席位有分班級,所以晚到的人也不怕沒位子。」我點點頭,表示知道了。
        我環顧四周,看著興奮討論競技賽的同班同學,又看了一眼顯然在發呆的褚,就在我不知道要幹嘛的時候,教室門唰的被拉開「各位對無聊宣言有興趣的同學,大家早。」班導神清氣爽的走了進來,手上還提著一大袋爆米花「還好今天出席率不高,不然還要去多買東西,欸、小班長,零食發一發等等要去操場了。」班導把爆米花丟給歐蘿妲,然後每人發了一盒爆米花,我看著眼前的爆米花,塞了一顆到口中,嗯!是焦糖口味「老師,你也真不體貼,買了爆米花應該還要請大家喝飲料才對,這種乾乾的吃會很渴。」歐蘿妲一邊將爆米花發給同學一邊說道「喂喂,我也只賭輸你爆米花,還配飲料會不會太過份啊。」你居然和歐蘿妲打賭,老師你是不是很閒啊?
       班長發完爆米花後,我們就到大操場集合了,老實說這個大操場很大也很壯觀,巨大遼闊的白石地面,四周有不明圖案裝飾的巨石長柱,還有圍繞在旁邊用魔法支撐的競技場,競技場上方有著長方形的光面,上面正播放著場中詳細的畫面,沖天的裝飾石柱後方一點是觀眾席,將整個大場地包圍起來,觀眾席最中央是評審台,然後評審台兩方是選手休息區,每個學校都隔開還插著各校的校徽,整個一目瞭然,總而言之,就是很壯觀啊…
        「一年級的區域在這邊。」歐蘿妲帶我們到選手休息室旁的一邊,在這裡我看到牆上還有一年級的徽章,我往旁邊的褚看了一眼,發現他正在看著醫療班的方向,我跟著看了過去,發現喵喵正朝著這邊揮手,在看向另一邊的休息室,我看到有著穿着紅色袍級的人「那邊那個是情報輔助班的休息區。」猛然出現還拍了褚的腦頂的班導不知道何時出現,然後對我們解釋道「結界、情報等多種合一的五花八門輔助班,他們不像醫療班一樣是在陽光下到處跑,而是暗地收集資料以及輔助一些有的沒的東西,所以幾乎見不到鬼影、也不用真面目對人,懂了嗎?褚同學、雨宮同學。」「懂了。」我和褚連忙逃離老師的魔爪。
       「正式決賽開始之後,不管是哪種袍級的人都必須穿著正規袍級制服出場,以示對這場比賽的尊重。」隨著歐蘿妲的話看過去,評審台上多了很多不同的袍級,有的甚至身上會出現校徽,大概是學校的代表人之類的,我們學校的目前沒看見。
        「你們這堆渾小子,給我挑最貴的買。」班導看著帳單,頭上掉下一打黑線,我看著遠方買飲料的苦力興沖沖的搬著一箱飲料回來「喔呵,難得要請客,當然要請好的囉~」主指使的歐蘿妲瞇眼微笑,嗯,歐蘿妲屬於腹黑型,絕對是腹黑。
        「你要果汁、汽水還是茶?」負責發飲料的男同學這樣問我「茶,謝謝。」我拿着一瓶茶,喝了一口,味道有點像我們原世界的蜜茶,但應該不是,但一樣很好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5-18 11:55:0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5-18 11:56 編輯

14 魔落的鈴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就在秒針到達數字12的時候,白石場地上突然出現一個淡金色的複雜法陣,光陣中央慢慢浮現一個女孩,她穿着非常華麗的古代衣服,她慢慢的抬起頭,我看著她那淡金色的頭髮以及紫金色的眼曈,腦海閃過一個畫面,我也說不清那是什麼,我甚至來不及捕捉,他就消失在腦海深處。
       「歡迎各位蒞臨Atlantis學院。我為Atlantis學院三主之一,今日代表所有Atlantis學院幹部先感謝來自各方的代表、參賽者,以及各學院的高階人們,當然還有坐在觀眾席上的各位,謝謝各位此次前來以及贊助,讓大競技賽能辦的更加盛大。」淡金色頭髮的少女緩緩開口,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目光只能看著法陣中的少女「我乃Atlantis學院創辦人三人中的代表之人、也是目前學院三名董事當中的其中一人,妖重的鏡,將主持此次開場儀式。」她乾淨俐落的講完開幕詞,然後法陣消失,她坐上評審台上最中央的位置,我默默的將手撫上眼睛,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刺痛。
        「雪……雪你沒事吧?!」旁邊注意到我異常的褚,擔心的問道「……沒事。大概是不太習慣這麼盛大的場面。」我將手按在刺痛的右眼上,然後勉強的笑著說道,我深呼吸了幾下,感覺右眼不在那麼刺痛後,將眼睛重新放在場地上「我們願意發誓,比賽中光明正大,竭盡所能發揮,尊重對手而取得最高地位。」十隻隊伍的代表人都站在比賽台子上,他們統一說完後,掌心都出現了一個光球,然後光球向上飛,爆炸開來。
        我看著像煙火一樣的天空,注意到一旁的褚擔心的一直偷瞄我,我不自覺勾起一個微笑「我真的沒事了,不用擔心。」褚看著我似乎真的沒什麼事了才收起擔心的目光,我們繼續觀看場中。
        經過介紹參加學校的校長、代表選手的出身之後,我們終於迎來了傳說中的休息時間,我看著場中的學生成鳥獸散,有些理解他們的心情,除了剛剛鏡董事出現讓觀眾們沸騰,其他實在是沒什麼精彩的地方,我注意到褚摸著肚子,我眨眨眼「你肚子餓了嗎?」只見褚瞬間臉紅,不好意思的點點頭「那我們去販賣部買點吃的吧!」
        原本我以為可以買到吃的,但是我們剛到販賣部,我就聽到一個可以說是比惡魔還可怕的聲音「漾~雪~」我突然有點後悔來販賣部了怎麼辦?「好餓啊,本大爺快餓死了。」從後面跑過來的西瑞很自然的搭過我和褚的肩膀「大爺我還在想那些介紹說完會不會直接開打,還好沒有,不然本大爺就先殺了想把我餓死的主持人。」你為了一頓飯要暗殺主持人?少年少女同時汗顏的想道「你們不用選手集合嗎?」褚立馬轉移話題,不想糾結在這種奇怪的地方「不用啊,學長說上場就是打,打贏就對了,然後就解散了,多乾脆啊!」西瑞這麼說道,學長你這麼兇殘,你父母知道嗎?我有點無言的想著“嗚…我還真不知道亞這麼兇殘”亞那的聲音從腦海響起「……」當我沒問。
        我看著西瑞點了一堆東西,看著,我就好飽「漾~雪你們趁熱快吃啊!」只見西瑞塞了一盒章魚燒給我,叫我快點吃,我是不是應該糾結他居然捨得將食物送給我?「漾漾!」經過剛才西瑞之後,第二個人叫住褚,我和褚回過頭,只見雷多搭上褚的肩膀,笑的很開心,是我的錯覺嗎?我怎麼覺得雷多越來越像西瑞了?是錯覺、一定是錯覺。
        「你沒事嗎?」只見褚這麼問道,我疑惑的歪歪頭,突然想到,昨天阿利學長對我說,外面有追蹤使魔,暫時先不要離開紫館比較好,看來應該是雷多、千冬歲和褚遇到了什麼麻煩,嗚…果然不應該什麼都不知道就隨便生他們的氣啊!“……”凡斯和亞那沉默,這種沉默讓我覺得毛毛的,有種很不好的預感。
        「怎麼又是你!」就在我有不好預感的時候,西瑞將吃完的包裝紙丟到垃圾桶,然後瞇著眼看著雷多「真煩欸,信不信本大爺讓你死的不知不覺免收費!」哇喔…我還是第一次看到西瑞這麼討厭一個人「我今天是來找漾漾的。」雷多一邊咬著剛剛買來的棉花糖,一邊對我眨眨眼「還有,吃午飯,餓死了。」居然不是錯覺嗎?你不要往像西瑞這條路一去不復返啊,你雙胞胎二哥會哭給你看的。
        「漾、雪,你們要去哪裡」就在我偷偷走一步,立馬被西瑞拉回來「回觀眾席等開場。」褚一臉只要能遠離你們,去哪邊都可以的表情,褚,太明顯了啦!「拜託,開場還要很久欸,你要不要跟本大爺一起去選手休息室,那邊還比較舒服一點。」然後西瑞就不顧褚的意願,拉著他就走,我鬆了一口氣,雖然對褚有點不好意思,但我真的覺得好險,被拉走的不是我,我剛想完不到三秒,拉著褚的西瑞用手拍了一下頭,回來拉起我,然後往選手休息室就走……我不該烏鴉腦的……
        「這邊就是我們的休息室。」只見西瑞推開門,然後錯愕在原地,我和褚各別偷偷瞄了一眼裡面,學長站在窗戶邊看著外面,然後有兩個人隨意的坐在桌邊,一個是熟悉的冰炎學長,一個則是剛剛在大操場發言的鏡董事「您好。」西瑞只錯愕了一秒,馬上恭恭敬敬的彎身行了一禮,褚雖然被西瑞的行徑嚇了一跳,卻也跟着彎腰低頭,只有我,在看到鏡董事的時候,右眼又開始刺痛起來,怎麼回事……為什麼會這麼痛!?……就像遙遠的封印即將被打破一樣……有什麼在腦海裡說話……就算你是魔落的鈴又怎樣?還不是輸給了我……聽到這裡,我終於支撐不住,陷入黑暗。
        「鈴、鈴~陪我玩嘛!」藍色長髮,穿着藍白色和服的小女孩張開雙臂,很開心的說道「好啊~小扇扇想玩什麼?」我站在一個草地上,聽著他們的對話,看向了自己的掌心,他們似乎看不到我「我們來捉弄傘吧!」小女孩賊兮兮的說道,那個叫鈴的大約二十歲的青年勾起一個微笑,說了什麼我沒聽到,然後場景變換,變成了鈴帶著一個男孩和女孩,那女孩,赫然是剛剛看到的鏡董事,我想起腦海裡的一句稱呼,然後開口「魔落的鈴……嗎?」
        隨著我這句話,整個空間瞬間崩毀,一個青年,也就是鈴,他在被藤蔓圍繞起來的棺材裡安然的沉睡,在我看到的瞬間,眼前的景象再次變換「好看嗎?」我看著眼前明明剛才還在沉睡的青年,不知道該說什麼「你想問我,我是不是死了,對吧!」眼前的青年勾起一個溫和的笑,他繼續道「我的身體沉眠在無殿,而我的靈魂則被封印在你的身體裡。」他依舊笑著,但我卻覺得渾身發冷「不,應該這麼說……我是你,你也是我。」似乎察覺到我在害怕,他走進了些「你是我轉世的靈魂,而其中的一小部分,也就是我,沒有跟著轉世。你剛剛看到的無殿三主,就將我重新封印在了你的身體裡。」
        「為什麼要封印你…?」我問出了我的疑惑,只見他奇怪的看了我一眼「你剛剛不也說了,我是魔落的鈴。而你剛看到的只是鈴。」我剛看到的……和無殿三主在一起的只是鈴,而現在,在我眼前的是魔落的鈴,這代表著什麼?我不由自主的後退一步「放心,我不會傷害你。」眼前的鈴說完這句話就消失了,而我驚醒過來。
        看著眼前結冰的休息室我沒反應過來「我想這個程度應該還不至於成為威脅。」聽到學長的聲音,我從沙發上起身「畢竟,出自於冰應該還是比出自於雪的人強,對吧。」休息室的冰霜崩裂,然後化成白煙消失「這種把戲我老早就會玩了。」冰炎學長放下手中的書,看向我「還好嗎?你剛剛突然暈倒,把所有人嚇了一跳。」沒想到冰炎學長會關心我,是說剛剛那個夢還真的非常不好,我可能會變魔王也說不定,或許是我想多了,但我有這種預感。
        冰炎學長皺緊了他那雙好看的眉,啊…我忘了他會讀心「雖然我不知道你為什麼會這樣想」那雙紅曈認真的看了過來「但你要相信,有我們在,就不會讓你的想法成真。」我睜著眼睛,腦袋有些空白,啊…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感動,或許是因為學長刀子嘴豆腐心吧?“亞很棒對吧?”亞那的聲音響起“別擔心,你還有我們”凡斯的聲音淡淡傳來,我感覺心底深處暖暖的,這是人生第一次,我不後悔自己的決定,來到守世界,認識這麼多人。
        「褚跟雪要一起去選手區嗎?那邊看得比較清楚喔?」夏碎學長提出邀請「呃…不用了,我還是回觀眾席比較好,因為沒有告訴老師,亂跑不太好。」我跟著點點頭「打擾學長真不好意思。」而且還突然暈倒,還是不要在這裡造成麻煩比較好「褚、雪,我把你們送回觀眾席那邊,等會見了。」下一秒,我們回到觀眾席的出入口,然後我們被拎了起來「快開賽了,回位子上去坐好。」老師只用一隻手就拎起我和褚兩個人,另一隻手還拿著一杯超大杯的草莓聖代。
        「漾漾和小雪……你們消失很久喔!」歐蘿妲微笑看著我們,然後說出這樣一句話「哈哈……我們找地方休息一下」確實是休息了一下,我抽抽嘴角「這個請你們。」歐蘿妲把手上的草莓聖代和巧克力聖代遞了過來,「謝謝。」我接過巧克力的,然後看上場中央,兩點的鐘聲響起「第一競賽正式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5-18 16:02:0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完了  不知 小雪到底是什麼身分
還有建議分段能讓人看得更加輕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夜~
夜我來留言了~~(怎麼感覺像繞口令??)
夜夜的文好好看!
雪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呀?
期待更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5-18 16:02
看完了  不知 小雪到底是什麼身分
還有建議分段能讓人看得更加輕鬆

嘿~是新讀者欸,歡迎歡迎~~
小雪的身份很快就會出來了(應該)
謝謝你的建議,我會努力把他分段的。
還請繼續支持!!(ฅ´ω`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夜瀾.星玄雨 發表於 2020-5-23 12:29
夜夜~
夜我來留言了~~(怎麼感覺像繞口令??)
夜夜的文好好看!

哈嘍,小夜(๑•̀ω•́๑)
雪的身份很快就不是秘密了(應該)
謝謝小夜來留言,還請多多留言喔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5-24 20:01 編輯

15 決賽(下)
        場上捲起大風帶動著大場地四周的小場地轉動起來「第一競賽正式開始,第一場地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與巴布雷斯代表隊,我是現場播報員琳綺,將為大家主持此次開場比賽。」有一道清爽的聲音傳來,伴隨著從裁判席飛出一個銀色的東西,那是一個擁有銀色翅膀的女孩,金髮藍眼,穿著學校的大衣。
        「先為大家介紹來自雪國的巴布雷斯代表隊伍,隊長登麗,雪之妖精,其下的三名隊員含候補選手也全部來自雪國,綜合能力與成績在初賽時刷亮所有人的眼睛,僅以一名紫袍與三名無袍級者晉升到大決賽的十大隊伍之中,實力令人不容小覷。」隨著琳綺的聲音,大場地上的螢幕出現了巴布雷斯代表隊簡單的個人資料「再來是此次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伍,眾所皆知此次領隊隊長是紫袍的藥師寺夏碎。」咦?是學長嗎?我還以為是冰炎學長。
        聽著琳綺變身戀愛指導員,告訴大家學長和冰炎學長應該怎麼告白,還要小心不要被殺死,我有點疑惑,冰炎學長人挺好的呀,雖然刀子嘴豆腐心。
        「開場競賽開始,第一武術台為炎之競技台。」琳綺伸出手,場上小武術台猛地轉出一個圓平台,然後往外延伸五倍大,覆蓋掉下面過半的大操場。
        底座的大操場轟的一聲燃起金色的火焰,將空中的火焰平台裂成兩半,然後從中竄出一條火龍直衝天際,接著爆炸開來,漫天出現了大煙火瀑布,壯觀到極點。
        兩半的台上捲起了風,我看到帶著面具的夏碎學長和冰炎學長,以及對面的登麗與菲西兒「競賽開始。」
        很熱,我看著場上不斷噴湧而出的火焰,腦海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好熱,似乎是感應到我的想法,我發現亞那所屬的幻武兵器微微抖動,發出了細小的鈴聲,接著空氣開始變得冰涼……臥槽,亞那,原來你是移動式冷氣!!
        “冷氣是什麼?”“……”除了亞那發出疑問外,其他兩隻都保持沉默,我打著哈哈…趕緊把腦海的想法一巴掌拍飛到外太空,然後重新將焦點放在比賽場上,只見原本的火焰突然熄滅,然後迅速結冰,我發現褚抖動起他的身體,將背包裡的外套套在褚身上,褚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然後迅速穿上。
        「咦,場上冰炎殿下不知道與夏碎選手說了些什麼……冰炎選手居然退場了?」琳綺的聲音透漏著訝異,我聽到觀眾席上傳來討論聲,我將視線放在夏碎學長身上,只見他朝裁判席那邊揮揮手,然後說了些什麼,裁判席點點頭。
        「大會報告,琳綺這邊剛剛接到Atlantis學院選手提出請求,因為冰炎選手認為階級不同會造成比賽不公平,所以主動要求退場換人,由同隊的候補選手遞補位置。」聽到琳綺的話,觀眾席的譁然聲變得更加巨大,似乎在說冰炎學長太自大了……之類的,我看向回到休息區環著手觀看比賽的冰炎學長,再看了看對手,只見登麗與菲西兒的臉變得很臭,像是感應到了自家主人非常不爽的情感,連空間的雪都變成了暴風雪。
        「祈禱於天之術,自然生成而歸自然生成,吾力量溶於力量,術反之咒。」學長唸出了咒語,手上的黑水晶突地炸碎,被暴風雪的風吹走,然後狂雪驟然停下,黑色的水晶粉在空中發出黑色的光點。
        「守護雪上的子民之神器,呼應於我登麗之手,顯現出您的高潔與傲慢。」見黑水晶粉鎮住了暴風雪,登麗手一轉,一對巨斧從她手中出現「“那是雪國的妖精兵器。”」跟凡斯的話語重疊,我轉向一旁,看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旁邊的陌生人“!!”我感受到凡斯傳來的異樣,瞇眼看向那個陌生人「你好,我是七陵學院的然。」看著眼前釋放善意的然,我了然的勾起嘴角。
        「你好,我是Atlantis學院的褚冥漾。」看著褚向他打招呼,我也跟著打招呼 「同為Atlantis學院的雨宮雪,請多指教。」他是褚的親戚吧?我默默在心裏向凡斯問道“不只,他還是繼承我記憶的現任妖師首領。”凡斯的聲音淡淡響起,我用著原來如此的表情看向然,只見他似乎也知道我了解他的身份了,對我比了個噤聲的姿勢。
        只見褚很認真的看向場上,沒有注意到我和然的小插曲「不好意思,你剛剛說的妖精兵器是……」聽到褚發問,我也很有學習精神的看著然「顧名思義,就是妖精做出來的兵器。」然微笑,很快為我們解答「簡單來說幻武兵器是活兵器,其中蘊含一個靈體,必須簽訂契約與靈體同步才可以運用自如。而一般不管是妖精、獸族、天族等等自己做出的兵器中則沒有那類東西,不過再過一段長長的時間,兵器中也會產生靈體,打個比方說,就像九十九神一樣。」原來如此,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那個巨斧上是有靈體的吧?一個綁著斜馬尾的小女孩,似乎是感應到什麼,那個小女孩往我這個方向看了一眼。
        我盯著那個小女孩看了幾秒,便將視線移到菲西兒身上,她一個衝撞,將西瑞撞飛出去,西瑞在半空中扭動身體向後翻,單手撐地、翻身站起,沒有喘息的空間,只見菲西兒將手中長劍甩射而出,直往西瑞的腦袋貫去,鐺琅聲,不知什麼時候聚集的黑色水晶粉擋住了菲西兒的攻擊,長劍被黑水晶粉末包裹起來,接著開始腐蝕,不到幾秒,連一點餘留都沒有剩下。
        見學長分心,登麗抓住機會將雙斧劈在地上,場地重新結冰,來不及閃躲的學長腳被整個冰凍住,旁邊的西瑞也暫時動彈不得「降雪。」將雙斧向上一拋,兩把巨斧猛地碎裂開來,小女孩翻了個身,然後化出了大冰針向地上砸下去「奔騰時空中的黑流,逆上重生吧!」學長不慌不忙的手指一彈,粉末重新聚集變成水晶狀,飛高後在眾人頭上裂炸開來。
        還沒砸到一半,冰針被巨大的爆炸炸飛,砸在牆上、場外,破碎成粉末然後消失,我聽到西瑞囂張的聲音傳來「現在是肉搏戰的時間了。」
        登麗重新將妖精兵器呼喚到手中,西瑞一邊喊著沒用啦,一邊將獸爪往登麗手中的巨斧一拳揍下去「靠。」西瑞趁著揮拳的作用力向後一翻,然後罵出一個髒話,剛剛打下去的剎那,我好像聽到了骨頭碎裂的聲音,而那雙巨斧卻只出現一點裂痕。
        「雪國的妖精兵器都是千萬年寒冰打造的,堅硬無比,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破壞了嗎? 」登麗用手撫過裂痕處,瞬間斧面又變成原本光滑的樣子,“如果這麼快就結束,那就太無聊了。”我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是鈴!!
        “哈嘍~雪。”一個不帶著絲毫笑意的聲音響起,明明是溫和的聲音,但那種渾身發涼的感覺卻再次席捲全身「臣服於我手下的詛咒之物,現身吧。」場上夏碎學長的聲音傳來“嘿、是魔封咒啊。”只見鈴像是饒有興致一樣開口,我下意識的吞了口口水,像是注意到我的情況,鈴開口“雪,你好像很怕我啊?”應該不是怕不怕的問題,而是你給人的感覺很危險,我這麼想著,但鈴卻沒有在問下去,就像消失了一樣。
        「比賽終止。」等了幾秒鐘都沒有等到鈴的回答,把我拉回現實的是琳綺的聲音「大會宣佈比賽終止,來自巴布雷斯學院董事們的消息,巴布雷斯學院主動宣告認輸。」我看到小亭變回一條小蛇攀在學長的手上,然後觀眾席吵鬧起來。
        “雪,你沒事吧?”亞那擔心問道,我摸了摸因為鈴的出現而跳的很快的心臟,深呼吸了一口氣才對亞那開口,我沒事“剛剛有隔絕術法抵住了我們和妳的聯繫,那是誰?”凡斯的聲音淡淡的響起,但我感受的到來自幻武兵器的抖動,三人都非常擔心,我摸了摸三人所屬的幻武兵器,開口,那是鈴,魔落的鈴“!!!”只聽見亞那和凡斯下意識的倒抽一口氣。
        你們知道他是誰嗎?我在心裡發問“那是無殿的前主人。”賽爾溫和的開口“約莫在三千年前,無殿其實不是現在這樣的不問世事,那個時候的主人名叫仲夏夜的鈴,是一個十分開朗的青年,他培育了現在的無殿三主。只是有一天……”打斷賽爾話語的是亞那,只見他激動的喊“亞這個笨蛋,不可以同時動用冰與火的能力!!”“而且還是在無關緊要的地方使用。”凡斯接著說道,我回神的看著場上,只見冰炎學長同時使出了冰與火的能力,場地上出現的火柱被透明的冰霜凝結在裡面,然後向外展開,變成一種綺麗的畫面。
        「我完全認輸了。」登麗突然笑了起來「Atlantis學院果然高手眾多,我們服了。」他對冰炎學長伸出友誼的手,冰炎學長跟著回握「很榮幸與你們一戰,希望以後還能與Atlantis學院再做交流。」
        「彼此彼此。」冰炎學長客氣的回答,四周響起爆雷般的掌聲,只見結束了,亞那直接現身,拉著我就往Atlantis學院休息室跑「亞那,等等。」我趕緊把他拉停下,然後從背包裡拿出一個狐狸面具,幫亞那戴上,如果直接被冰炎學長還是賽塔看到亞那……我可能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我來到一面牆前……我應該沒走錯路吧?剛剛西瑞帶我進來的時候是走這裡吧?“不,小雪沒走錯”賽爾的聲音從腦海響起,那為什麼……?「咦?雪?」我聽見褚的聲音,腦袋向後一轉「褚?」我訝異的看他一眼,隨即想到褚可能是關心冰炎學長,所以也過來選手休息室。
        看看我旁邊的亞那,他急的團團轉,繞的我眼睛都暈了「你們在這邊做什麼?」我和褚聽到聲音,連忙轉身「呃…不好意思,因為我朋友有參加比賽……我可能走錯路了……」這個人……!!她周邊的顏色是怎麼一回事!!!混濁的不得了「你沒走錯路,選手休息室只有經過核可的相關人士可進入,或是由選手帶進。」
        「啊…對,我剛剛有進來過。」褚尷尬的笑了笑“……”我感受到凡斯的沉默,吞了口口水,又是這樣,這種異常的沉默「那跟我一起進去吧。你是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選手的朋友吧,我是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的指導老師,芮西碧·辛拉。」他走到我跟褚剛剛站的牆前,牆瞬間變成剛剛和西瑞一起進去的通道。
        我沒留下我的名字,只是道個謝,就被亞那再度拉走了“雪,離剛剛那個人遠點。”凡斯的聲音有點沙啞,有些咬牙切齒的意味,我大概猜到她是誰了……
        我和褚剛站到門口,門口就被打開了「褚同學?雨宮同學?」我有些意外的看了對方一眼,是賽塔「你們是過來看看狀況的嗎?」看見賽塔,原本還有些躁動的亞那老實了許多,我對着他點點頭,然後在賽塔讓出的路,又被亞那快速的拉進去。
        我看見冰炎學長身上出現銀色和紅色的圖騰“是體內原本平衡的力量相互衝突了。”凡斯對我解釋道,我點點頭「不好意思,各位,我們現在要進行治療,等等請你們盡量不要打擾。」賽塔抱歉的微笑,然後往床邊走去。


提早一天更新!因為明天夜夜我要期末考。
然後斷在這裡是因為再打下去就爆字了(還請不要打我
感謝大家收看,還請多多留言喔!
那我們下禮拜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5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夜夜~~~~夜來當頭香囉~
如你所願~夜走(?)過來留言了~~~
夜夜停在要命的地方呀!!!!
夜夜是明天考試喔!
大家都是考生呀……(我恨考試!!!)
夜夜別擔心,夜不會打妳的。
因為夜也是一個很要命(?)的作者~~

怎麼現在夜夜也開始用收看了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考試加油喔!
冰系能力者真的都是移動式冷氣,差癟是戰略級別、星球級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