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離子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11/15更新)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1 10:08:59 | 顯示全部樓層
夜瀾.星玄雨 發表於 2020-5-28 23:08
夜夜~~~(撲抱)
考試完了就來更文呀………(暗自咋舌XD)夜夜好強………
可惡可惡可惡!!這次沒有搶到頭香 ...

小夜~~(接住)
夜夜我其實很想每天更,但現實困難(我好難啊(T▽T)
冰炎可能會把小雪生吞活剝(突然有cp?)
總之,稍微期待一下唄(๑•̀ㅁ•́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1 10:12:4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6-1 10:19 編輯

17 鈴的過去(上)
        「雪,你在房間嗎?」聽到聲音,我打開房間門,想想昨天「如果說要讓褚隨時都在附近,我倒是有一個好方法」夏碎學長接著說「就是讓他也變成第二代表隊的人就可以了。」然後不知道為什麼,冰炎學長直接把我從沙發上拎起來「那麼就連這位也一起吧!」唉!想想都是淚啊…雖然我大概知道為什麼會有我,這樣冰炎學長他可以盯著我,看來我只能使用爆符或是賽爾的幻武兵器了。
        回想結束,我看著眼前的夏碎學長,疑惑的歪歪頭,只見他拿出一個徽章給我,其上有和校徽一樣的圖紋,不一樣的地方在於裡面多了一個小的大會共通記號在上面,我將這代表著第二代表隊的徽章別在制服身上「今天開始我們代表隊行動時雪一定要出席,然後這個是手冊。」把一本用著通用語寫的手冊拿給我,學長就宣告告辭,因為這段時間都有向凡斯學習通用語,所以內容大致上還是看得懂。
        隨意的翻了幾頁,便將它放到茶几上,我看向正在幫我梳頭髮的賽爾「可以把鈴的事再告訴我嗎?」想起上次被打斷的話,我這樣問道。
        「當然。」賽爾微笑的開口「我們上次講到仲夏夜的鈴,他培育了現在的無殿三主,只是有一天……那原本是很平和的一天。」賽爾頓了頓「但突然間陰影席捲各地,為了守護所有種族,他動用了大型術法將原世界與守世界分裂,但還是免不了一些種族遭陰影侵蝕。」賽爾露出很悲傷的表情「古老的種族開始隱世,鬼族誕生,作為代表,仲夏夜的鈴率領各個種族開始討伐鬼族,那只是剛開始。」
        賽爾開始告訴我他的、屬於鈴的故事……他認識所有種族,和所有種族都是朋友,原本是這樣的,但在一些種族變成鬼族後,第一個起身說要討伐他們也是鈴,但可想而知的,他們的家人、同種族的朋友又怎麼可能輕易的就能抹殺掉自己的同伴?背負起所有種族的罵名「鈴,他們怎麼能這樣對你!?」扇不可置信的開口「鈴明明是為了大家好……」鏡雖然淚眼汪汪,但還是忍著沒有滴下眼淚,傘雖然沒說什麼但他緊緊抱著鈴的大腿「沒事,我沒事的。」鈴摸了摸三位還是少年少女的頭,輕聲的說道。
        我想,他其實很受傷吧?但為了大家的未來,為了不讓他們擔心,他只能將這種痛苦放進心裡深處,然後站起,率領信任他的大軍討伐鬼族。
        「好了,我們先說到這邊吧。小雪該去集合了。」我看了眼時間,拿出學長給我的移動符,往下一放,不到幾秒我就出現在選手休息室,我看到冰炎學長再跟學長說話,然後褚對我打聲招呼,西瑞不在。
        然後我聽到敲門聲「打雜的,去開門。」我看到褚乖乖去開門……褚,是打雜的?似乎看到我訝異的表情,褚露出我好悲哀的神色,雖然想拍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但是他離我太遠了,所以作罷。
        「漾漾!」只見褚一打開門,就有人朝他撲過來「雷多?」我看到門外站著雙胞胎二人組,突然有點慶幸西瑞不在……雖然雷多大概會很失望。
        「我們等等要準備做開場了,先過來跟你們打一下招呼。」雷多環著手嘿嘿笑了兩聲「你們應該會過來看吧?」我看向學長和冰炎學長,他們行過禮,然後點點頭。
        「今年惡靈學院有在決賽前動手嗎?」學長走過來,半寒暄的問著,雅多搖搖頭「沒有,所以我們覺得很奇怪,伊多要大家比賽時多注意一些。」雅多和雷多對視一眼「昨天你們比賽時我們去了明風與奇雅的比賽現場,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今年的選手很奇怪,強得非常奇怪。」
        「怎麼說?」學長瞇起眼「我們昨天回去時還沒有時間可以看大賽的回溯影像。」
        「明風一向以戰鬥學院自居,往年參賽大部分都是點到為止,今年與奇雅比賽時居然下重手,如果不是裁判即時喊停宣佈晉級,奇雅的選手可能會重傷整個月下不了床。」我們學校有保護機制,在安全保護、絕對不死的狀況下,也就代表一般情況奇雅選手可能早死幾百次了「……」我陷入沉默。
        「過程中很明顯,奇雅選手幾次想喊停認輸,但是明風學院並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就往年他們比賽的狀況來看,今年特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學長兩人皺起眉,我在沒人注意的時候,淡淡的呼了一口氣「應該是跟被攻擊無關。」像是注意到褚的表情,雷多很快接口「那天之後我們有在過去調查,明風到這邊時全部有被驗明身份,確定是本人無誤,也沒有受到什麼大法術的重大攻擊影響,推測大概是一些人在賽前動的小手腳多少造成不滿,或者真的純屬有什麼私怨。」
        ……不,我想褚沒想錯,確實和被攻擊有關,想想我們上次遇到的那個指導老師就知道了……呵,想來真是諷刺,那個人不是指導老師而是偽裝成指導老師的選手的話,想必也沒人知道吧?
        冰炎學長皺眉看了我一眼,似乎想要說些什麼,但雅多先開口了「我們時間也差不多要離開了,先走一步。」發現時間有點趕了,雅多拉著雷多開著傳送陣就先走了。
        “雪真厲害,一下子能想那麼多。”沒有被突然出聲的鈴嚇到,我瞄了一眼比賽台上,默默的閉上眼睛,又睜開“你想問我為什麼我會突然消失,是吧?”鈴沒有要讓我回答的意思,他自顧自的繼續說下去“我一天只有三分鐘的時間可以現身。”是這樣啊…想起賽爾說過的話,我想開口,但卻又不知道怎麼開口“看來你聽了我一半的故事。”他勾起一個溫和的微笑“你不用覺得我很可憐,等你真正聽完我的故事,只怕你也會想要躲我躲的遠遠的。”說完這句話,鈴不在開口。
        「……」真正聽完鈴的故事……?究竟為什麼仲夏夜的鈴會變成魔落的鈴呢…?我將疑問放進心底,打算等有空的時候,再請賽爾告訴我。
        「各位觀眾大家早,歡迎大家來到今日第一競技場,我是現場播報員露西雅,將一連為大家播報今日早上亞里斯學院對惡靈學院現場以及今日下午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對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現場播報。」褐髮藍眼,有著透明昆蟲翅膀的露西雅從裁判台的另一邊飛出來並開口,把我飛遠的思緒重新拉回來。
        「眾所皆知亞里斯學院代表的伊多等三兄弟為白袍中相當知名的高手,近年來屬於天文學院的亞里斯也因為他們三人盡力向外各校聯盟爭取而逐漸擺脫沒落學院的地位。而惡靈學院的賈喬與伊莉雅、來德斯三人則為黑袍、雙紫袍搭檔,在實力上與亞里斯學院有段落差,不曉得今日將鹿死誰手,請各位觀眾期待今日對決。」露西雅說完後,大場地中的小場地突然轟轟作響,像昨日一樣,浮在空中的小場地轉出一個,然後變大,與昨天的炎之競技場不同,這次出現了很多像岩石山一樣的東西,場地坑坑疤疤的「隨機抽取場地為岩石沙丘,請兩隊選手入場。」
        一陣風沙吹過,兩邊同時出現兩方選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五行相剋裡,土克水,對吧?「這個場地對亞里斯學院來說很不利。」我聽到學長和冰炎學長交頭接耳討論起來「伊多三兄弟是水妖精一族,砂岩場地反而是他們最大的弱點。」
        「嗯。」冰炎學長點點頭「賈喬是以黑咒術出名的,可能會形成拖延戰。」我看見因為學長討論而一臉擔心的褚,拍拍他的肩「我們要相信伊多他們。」褚點點頭。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技者見識你的勇猛。」伊多在比賽剛開始就召喚出自家幻武兵器給雅多和雷多,他們是想要速戰速決嗎?我感受著場地的燥熱,微微皺起眉頭「三個白袍就想打贏我們嗎?亞里斯學院不愧是爛學校,連想法都這麼白痴。」我感受到青筋在腦袋上的跳動,猛地勾起一個微笑「祝你吃到屎。」發動我的言靈「雪……生氣了?」褚看了看場上那個穿着黑袍卻像在穿邪惡巫師袍的矮人,又看了看我滿臉微笑的樣子,弱弱的問道「我沒有生氣。」我笑的更加燦爛了。
        褚默默的往後退一步「讓你們這些井底之蛙見識見識什麼叫作大場面。」場上的賈喬伸出手在身前畫了一個圓,旁邊的兩個紫袍退開,一臉看好戲的樣子「黑暗、漩渦、死血,隱藏在時空反面的咒之鬼,清除我眼前的障礙。」巨大的黑色魔法陣直接在大會場上張開,露西雅往上飛了飛,以免被波及到「各位請看,惡靈學院黑袍代表賈喬在比賽一開始就使用了黑陣咒法。黑陣咒起源於八百年前的妖靈之地,是妖靈創造出咒殺敵人的銳利武器,傳說當年大陣法無往不利,幾乎出手必定能使獵物斃命,曾經一度被列為管制使用陣法,沒想到今天在大會中居然可以看見這罕見的咒殺黑陣,真是使人大開眼界!」
        天空變暗了,沉重的壓力讓人喘不過氣來“用右手拍一下頭。”凡斯開口,我下意識的將右手拍了一下頭,感覺到壓力變小了不少,我看到褚有點難看的表情,也用手拍了一下他的額頭,只見褚訝異的看了我一眼,沒看到褚訝異神色的我向凡斯問道,我記得她說這是八百年前的陣法,那為什麼凡斯你知道怎麼破解?凡斯冷哼一聲“我看你們大會的陣法稍微改編的。”……天才啊!剛看到就馬上改編,你也太天才了。
        不理會我的叫喊,凡斯不再開口,我重新看向場上「一個黑袍就想擺平三個白袍,你也很天真。」喔喔!雷多的話讓我想起一句中國諺語,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大概就是在說這個時候吧!
        「……」雖然我不覺得那個叫賈喬的人能和諸葛亮放在一起比較「原來他們的是水與雷屬性的兵器。」學長饒有興趣的說道,阿勒?我不是有把影像球拿給學長嗎?學長沒看嗎?我滿滿的疑問,不過我沒有問出來。
        「誰都知道亞里斯三兄弟只有兩個能打,我就看你們有多能打。」剛剛水鳴和雷王被雙胞胎同時間插入地上,傳出打雷的巨響,不過賈喬一點也不在意,他高高舉起手「聽我命令,獵殺伊多,將他靈魂拖入黑暗深淵!」聽到這段話,雙胞胎二人組一點也不著急,一人一手搭著劍,連一步都沒有動過。
        天空很暗,地面開始震動,同一秒,那黑暗自中心點向下穿刺,也就是往亞里斯隊伍的方向用力貫穿下去,轟隆一響,砂岩的地面被重力擊成兩半,掀起了很大的沙塵暴,所見之物皆被粉石所掩蓋,什麼也看不見。
        時間突然像是過得很慢,我的眼前突然出現一個畫面,到處都是哭喊聲,天空黑的像是墨水,拉出一條一條不知名的線,我看到剛出生的孩子沒了呼吸,屍體籠罩著黑暗,變成了鬼族……這是誰的記憶?
        “傘!!”我的背後傳來了驚懼的聲音,那是鈴的聲音……我回頭“我會變成鬼族嗎?”少年樣貌的傘這樣問道“不會的,我會救你。”將少年抱了起來,鈴閉上了眼睛,將傘的黑暗轉移到自身身上,少年開始掙扎“不行,鈴不能變成鬼族,不可以!!”傘用力的哭喊,也沒能阻止鈴的所做所為,然後我看到了,鈴變成鬼族。
        「……」我回過神來,場上黑暗過後的第一道光明打散了黑雨,一點一點的,撕裂黑暗,場上沙塵霧散「我們剛剛就說過了,一個黑袍想擺平三個白袍,你未免想得太天真了」觀眾席上爆出強烈的掌聲。

今天準時來更文啦~~~
希望大家多多留言(๑•̀ω•́๑)
視情況可能這禮拜會在多更一回,敬請期待喔~
那麼謝謝你的收看,再見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 10:34:37 | 顯示全部樓層
要來了!最爽的打臉戲碼
原本信心十足,下一秒被人狠狠打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1 19:18:59 | 顯示全部樓層
又是犧牲......
鈴很難過的吧
為了所有人好,卻不被諒解
話說雪看到的記憶又是誰的呢?
期待後續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 10:22:25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6-1 10:34
要來了!最爽的打臉戲碼
原本信心十足,下一秒被人狠狠打臉

打臉戲碼萬歲~~
超討厭說亞里斯學院不好的惡靈學院
不過他們戲份其實也不多啦~
就先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 10:24:28 | 顯示全部樓層
魅妖殤 發表於 2020-6-1 19:18
又是犧牲......
鈴很難過的吧
為了所有人好,卻不被諒解

鈴大概很受傷吧?(應該
雪看到的記憶是鈴的喔~
謝謝你的期待(๑•̀ᄇ•́)و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 10:2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夜離子 於 2020-6-2 10:41 編輯

18 同步
        我回過神,剛剛那是鈴的記憶嗎?鈴變成了鬼族?為了救傘,他把傘身上的黑暗氣息全部轉移到自己身上,這樣的人……我怎麼會躲的遠遠的?我的疑問越來越多,但是現在的情況不允許我向賽爾開口,鈴也不在,於是我將視線再次放在場上。
        「我們剛剛就說過了,一個黑袍想擺平三個白袍,你未免想得太天真了」觀眾席上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我看向剛剛讓我很不爽的賈喬,他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雷多一邊說著一邊露出十分欠扁的囂張笑容「……」你是西瑞嗎?我頭上掉下一打的黑線「剛剛上面的大姊也說了這是八百年前的陣法,早就退流行了,八百年間不知道有多少人研究出幾百種破解法了。」他抽出地面的劍,揮舞了下,甩去上面的沙石。
        「抱歉,我們是專門研究法術神學的天文學院。」雅多的話更簡短,但很重點,聽了他們的話,賈喬的臉色一陣青一陣白,我還聽到觀眾席上傳來偷笑的聲音和竊竊私語,嗯…他真可憐。
        「亞里斯學院出乎意料地輕鬆擋下惡靈學院的攻擊,由此看起來像是完全不費力氣,根據方才大會提供,在黑陣覆下之後,亞里斯學院代表同時使用了反咒術陣法將黑咒抵擋掉,該說是膽大心細或是勝劵在握呢!」露西雅講解道,我看見觀眾席上開始抄抄寫寫、不停討論……原來這還是一場學習會是吧!
        轉動了下手腕,雷多將劍尖指向眼前的黑袍「順便跟你說,伊多並不是我們裡面最弱的人,你這笨蛋連看都看不出來,真懷疑你的黑袍資格是不是走後門來的。」嗚哇…好嗆,不過我喜歡。
        賈喬氣得臉都有點抽筋「渾蛋……給我動手宰了他們。」一句話下去,兩旁的紫袍一左一右同時對上了雙胞胎,短短一瞬間,三個地方對上三組人馬「惡靈學院採用分化方式的攻擊,這對一向採用團體作戰的亞里斯學院也稍微產生了一些許作用。」露西雅的聲音迴盪在大場地當中。
        「水之族、鏡使、倒影與真實、時間與逆流,我為指定傳者,諭命而行。」在賈喬要出手的同時,伊多雙手一拍,他腳下立即出現大型陣法「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讓競技者見識你的高貴無上。」念完兩段咒文,我耳朵聽到細小的聲音,我將放在鏈子裡的透明的幻武兵器拿了出來,在我沒看到的地方,我的眼睛變成銀紫色,手中的幻武開始震動起來,共鳴……賽爾和伊多的先見之鏡在產生共鳴。
        伊多腳下的大陣法光點四處擴散,像漂浮的水一樣,整個場地充滿了十分夢幻的藍色光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無用輩徹底消除。」賈喬從腰間抽出黑紅色大刀,直接就往沒有閃躲的伊多橫砍下去「……」眼睛發出一閃的紫光,我知道這一劍會落空……和我所想的一樣,伊多輕巧的一閃,沒有多餘的動作就閃開了賈喬的攻擊。
        他閉上眼睛,然後睜開,我注意到他原本褐色的眼睛變成了銀藍色「先見之鏡,捕捉開始。」地上的光點瞬間聚集在惡靈學院三個選手四周「什麼鏡!受死吧!」與雅多對上的伊莉雅斥喝一聲,手上的刀急速飛舞,雅多連劍都沒動,很輕鬆就躲過伊莉雅的所有招式,旁邊的雷多也一樣。
        我低低的笑了一下,像是注意到我的異常,褚擔心的拍了一下我的肩,我瞬間回神「嗯…?褚,怎麼了嗎?」銀紫色的眼睛又恢復成黑色,快的就像只是幻覺一樣,我歪歪頭,不解的看向褚「…呃,沒事,大概是我看錯了。」看錯了?什麼東西?我盯著褚看了一瞬,才再次將視線放在場上。
        剛剛……賽爾所屬的幻武兵器和伊多的先見之鏡產生了共鳴,然後我好像就怪怪的「這個就是水鏡的捕捉預測嗎?」學長看著場上,勾起了很有興趣的笑容「太有意思了。」場上惡靈學院的動作被光點所預測,他們動哪邊光點就提早動哪邊,就連施用法術都可以先行做出相似動作和範圍。
        就在賈喬完全不死心的拿刀連同爆火術一起往伊多身上招呼的同時,轟然炸響,爆火並沒有傷到水鏡陣形裡的人,反而賈喬連同他的兵器被狠狠彈出幾呎遠。
        伊多伸出雙手,在他沒有被袖子蓋去的手臂上,出現了一點一點銀藍色的圖騰,大陣法四周扭曲的空間上,有個大圓形透明的東西擋在陣法前面保護著,那個東西上也出現一樣的圖騰「幻武兵器、鏡返盾。」
        場上一片譁然,我愣愣的看著伊多的兵器,將視線轉向手裡拿著的幻武,賽爾,那個鏡返盾和你有什麼關係嗎?“不,跟我有關係的應該是水鏡。”賽爾微笑的說道“我是光神的幻影,曾經是光神座下的精靈術士,但是光神曾讓我跟隨時間之神,他讓我用我的一枚幻影,也就是我的一枚靈魂碎片打造出了先見之鏡。”用靈魂碎片打造先見之鏡?那如果先見之境遭到破壞,賽爾會不會有事?“小雪放心,我不會有事,我的靈魂碎片如今應該已經物化,變成水鏡本身了。不過……”不過……?“如果水鏡遭到破壞,那麼那位年輕的學生可能會瀕臨死亡。”伊多會瀕臨死亡……?“小雪放心,到時候我還是有辦法的。”
        賽爾溫柔的嗓音觸動了靈魂,讓我安心了不少「這樣亞里斯學院就一定打贏嘛!」我身邊的褚突然這樣喊道「你真的這樣覺得嗎?」冰炎學長睨了褚一眼「水妖精的先見之鏡……我記得曾聽人家說過,發動時第一個要素就是得有水,水鏡是依靠水而發出能力,這次的場地是砂岩場地,我想現在這種狀況一定持續不久。」
        「你看,已經出現負面影響了。」場地上的藍色光點逐漸變少「砂土去水,這些一定會擋不了砂岩場地的力量而消失。」學長說完話不久,場上的藍色光點乍然消失,雷多和雅多也在第一時間擺脫了各自對手回到兄長面前,伊多慢慢收回手,顯然稍微達到想要的效果。
        「玩什麼小把戲,垂死掙扎。」伊莉雅喝斥了一聲「火焰、砂岩,石之魔人,遵我命令闢路殺生。」砂岩地面發出轟然作響,有什麼東西直往伊多三人組衝去「小意思。」雷多將長劍沒入地面「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轟隆一響,雷多的招式直接劈在還沒成行的沙人之上,將沙人爆開,不知道是不是除掉太容易了,我看到伊多愣了一下。
        聽到手裡的幻武發出鈴的一聲,眼睛又再一次變成銀紫色,我感受到手中幻武震動的越來越劇烈,猛地握緊「雪,你……」第一個注意到我異常的是褚,我勾起一個溫和的微笑「你好,年輕的學生。」
        「賽塔?」下意識的喊聲讓我的表情更加柔和了,冰炎學長瞇眼把褚拉到後面「你是誰?」我笑了一下「我是小雪也不是小雪。」
        「你可以不用那麼防備,我是賽爾,是雪的幻武兵器,只是現在和雪“同步”了,我出來是為了告訴你們一件事。」賽爾開口道「請問是甚麼事呢?」夏碎非常有禮貌的問,賽爾輕嘆了一口氣,然後開口「原本只是我的猜想,但透過和小雪的同步,我確定了這件事。」賽爾手指向場地上「請惡靈學院提出理由。」這時,場上傳來露西雅的聲音,只見賈喬站起身,然後拍去身上的灰塵「我們紫袍伊莉雅失去意識無法繼續戰鬥,此場惡靈學院放棄。」
        「惡靈學院這次不知道又要搞什麼鬼。」夏碎瞇起眼睛,一臉不相信他們會輕易放棄的樣子「嗯,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銀紫色的眸充滿平靜「這是什麼意思?」冰炎回身,看向“我”。
        「他們的目標不是亞里斯學院。」賽爾看著場中的雷多忿忿的甩頭、下場「而是接下來的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賽爾說完,幻武兵器自雪的掌心飛出,原本銀紫色的眼睛回歸黑色。
        “同步的時間到了。”賽爾無奈的嘆氣“我還沒說到重點呢…”將浮在空中的幻武兵器收進鍊子裡,我看向將視線放在我身上的眾人「那個沙之巨人還潛伏在比賽場地上。」回身,我瞇眼盯著比賽台上「放棄只是藉口,他們以自己輸為代價……只要讓Atlantis第一代表隊出局就行了。」
        冰炎學長皺眉,低聲和學長說了幾句話,學長打開傳送陣「沒事,如果出問題,大會會處理。」冰炎學長拍拍我的頭,這麼安慰道。
        「那個……我可以去找伊多他們嗎?」褚一臉擔心,只見冰炎學長看了他一眼「放心,他們調適的很快,沒什麼需要擔心的大問題。比起他們,下一場比賽我認為你有義務觀看,因為有你的朋友參加。」
        「不管有沒有要上場,你還是得看,這是當朋友的責任。」冰炎學長的語氣不輕不重的,但又像在教導我們什麼「好。」褚點點頭,就在秒針要指向最後一格的時候,我看到傳送陣的亮光出現在休息室「各位觀眾大家好,現在是下午兩點整,我是播報員露西雅,先在這邊向大家公佈早上決鬥會場,第一競技場由亞里斯學院勝出,同時間第二競技場由七陵學院同時取得晉級資格。」嗯…然他們勝出啊?雖然不怎麼熟,但他給人的感覺很舒服,所謂的治癒系?
        出現在休息室的學長在冰炎學長耳邊說了些什麼,然後我看到冰炎學長皺起眉「下午兩點開始,最後一場由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對上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


今天我又來更新啦~~目標是這禮拜連更✧٩(ˊωˋ*)و✧
(至於更幾天再看看唄)
那麼,夜夜我要加油
觀看夜夜的文的其他大大們也請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 11:07:11 | 顯示全部樓層
做得好!為何都沒人發現惡靈在偷偷搞鬼?
現場那麼多黑袍都是當假的嗎?
等等!為何救傘代價是變成鬼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 22:43:4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6-2 11:07
做得好!為何都沒人發現惡靈在偷偷搞鬼?
現場那麼多黑袍都是當假的嗎?
等等!為何救傘代價是變成鬼族? ...

或許是轉移吧,像冰炎經常轉移其他人身上的傷勢和黑暗毒素到身上一樣
搞不好是為了救傘所以把黑暗都轉到自己身上,所以變成鬼族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 22:46:00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夜加油啊~期待後續:)
最近看著看著好想挖坑,挖個能夠餵自己的糧,畢竟特傳的同人文品質差異很大,也有很多好看或有趣的是斷頭坑
不過看了看腳邊滿滿的坑,我還是之後再說好了
這陣子就靠你跟其他幾位的糧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