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夜離子

[同人文] 特殊傳說 原點(6/2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20-2-21 11:33:42 | 顯示全部樓層
夜的文真的好好看喔~(佩服
可以加個好友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1 12:44:3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那個,你好!我是新的讀者喔~大大請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1 12:47:1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鬼王
        中間我們休息了一段時間,我和學長都沒吃東西「休息好的話我們就繼續走吧。」我們沿著水脈走出地穴,來到了一個天然地底洞的一個地方,裡面非常大而且閃閃發亮,感覺還通到別處,而且在一小段距離外有水聲,應該有地下河流。
        「找到了。」喵喵立時跑過去跳上了大石桌「校徽。」「那就可以回去了。」千冬歲從口袋中拿出淡黃色的符紙,和夏碎學長的白符不一樣,但應該也是移動符都一種「你們先回去吧,我要在這邊探查一下」他剛說完,某兩人眼睛就亮了起來,沒聽過好奇心會害死貓嗎?這兩個人……我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
        學長無奈的讓我們跟著他走,「耶呂鬼王就埋在這個裡面。」他指著冰川“小心一點”凡斯這麼說道,嗯……我果然還是有一種不安“沒事的”就連亞那都在為我打氣,「這是冰精靈做出來的封印,理所當然都是水跟冰」學長瞄了褚一眼,冷笑「既然都看過了,該回去了」顯然千冬歲一點也不想回去,還慫恿著A部學生將耶呂惡鬼王的屍身露了出來,然後還復活了。
“靠,我絕不承認我有這麼笨的後代”凡斯生氣了,很生氣的那種。“……”就連亞那他都嚴肅起來沒有說半句的話,「千冬歲、以提卡,你們快用移動符回學校」“雪,聽好,我不能把亞那的兒子留在這裡,你要幫我”凡斯的聲音在我腦袋響起,……我、我要怎麼幫?“用你的言靈”「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侵害的異界之物見識你的殺」冰炎學長猛的換出幻武兵器,「讓吾復活的妖師……在哪裡!」我猛的往前跑「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黑暗者見識你的暗」我換出的是一把匕首,我深呼吸一口氣「黑暗之族、暗影之星,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展現你隱藏黑夜的暗之面容,凡斯,重現黑暗。」在漾漾他們都離開的情況下,我的眼瞳開始變黑,頭髮也開始變短,赫然是凡斯的樣子。
        「已經通知公會,援兵馬上抵達。但學妹的樣子……」夏碎一邊同冰炎說道一邊看著學妹手舉長劍……呃,學弟手舉長劍「好久不見了,耶呂,沒想到你還在尋找妖師,嗯?」趁著凡斯轉移鬼王注意力的時候,夏碎張開手「第五型態陣法,白虎封印。」竄出的白虎形體發出咆哮,直接往耶呂鬼王的脖頸狠狠咬下,凡斯發出怯的一聲,只見他手裡的劍發出黑色的光,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從上面往鬼王身上連擊刺「東座風鳴、南座火起、西座雷狂、北座水疾,第三型態陣法,降神封印。」冰炎沒放過這個機會,佈置起第三型態陣法。
        「你覺得能困住他多久?」一名黑袍走過來問到「不到幾秒。」冰炎回答道。「白虎之尊、朱雀之姿、青龍之妙、玄武之型,第一形態陣法,四神降臨」凡斯口裡喊出第一形態陣法,接著伸出左手,「以妖師之名,凡斯,我叫你去死,耶呂」言靈開始生效「怎麼可能?凡斯!!!」手握黑色鎖鏈,將其拖回冰河深淵,「黑暗之鎖,封印」
        然後他便走到一旁休息去了,這時走過來了兩個人,一個是雪的代導學長藥師寺夏碎,另一個是亞那的兒子,冰炎。
        公會的援兵還沒到,對他來說,消滅一個鬼族之王就是這麼簡單,再來有了第一陣法四神的看守,應該暫時不會出什麼問題,但光明種族都很討厭黑暗種族,想必眼前兩人也一樣,不能把雪交給他們,可是雪的身體……凡斯咬牙。
        「那個……」能再次看到自己父親的友人對他來說是一個不小的驚嚇,要跟他說什麼比較好「請問…我的學妹呢?」夏碎問出了口,他期待似的等待凡斯開口         「……請你照顧好他」說完,人變回了昏迷的雨宮雪,夏碎連忙接住他的身體,看樣子,他得找個時間好好問一下雪了,冰炎學長想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1 12:48:24 | 顯示全部樓層
cbes105077 發表於 2020-2-21 11:33
夜的文真的好好看喔~(佩服
可以加個好友嗎?

謝謝喜歡(鞠躬)
當然可以,歡迎加好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1 12:49:15 | 顯示全部樓層
孤曈曈 發表於 2020-2-21 12:44
那個,你好!我是新的讀者喔~大大請多指教

嗨嗨~請多指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2 13:30:4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七章 水之妖精
        「……」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就發現了,這不是我的房間。
        頭很暈也很痛,感覺很像被火車碾過去的感覺,大概是因為我將身體借給凡斯的關係「年輕的學生,有沒有哪裡不舒服?」聽到問句,我才睜開有點畏光的眼睛,賽塔坐在我的床邊,一臉關心的問道,我看了看周圍,有冰炎學長,夏碎學長,甚至連褚冥漾都躺在我旁邊的床上……誰來告訴我為什麼這個房間會有兩張床?
       「因為這樣比較方便照顧你們兩個。」旁邊的冰炎學長冷冷開口了,我倒是不介意他偷聽我的思考,是是,學長你最大。我從床上撑了起來「賽爾」“是的,我的主人”現在幾點了?“午夜一點多”是麼……我看向關心我的賽塔「抱歉,照顧我是不是有點麻煩?」只見他微笑開口了「不會,年輕的學生」然後他遞過來一個馬克杯「這是精靈們特製的飲料,有利於精神和身體恢復。」我喝了一口,感覺到溫熱的清香順著食道進入胃,那當下立刻感覺身體好了很多。
       「“那位”已經傳話給你了,對於在鬼王塚的事情他也很在意。」夏碎學長一點都不在意我醒了這件事,直接和冰炎學長聊了起來「幸好鬼王剛復活又有……幫忙,要不然不是我們幾人可以鎮壓下來的。」
        「我知道,嗯……他醒了。」談話猛然中斷,我看向隔壁床,褚正張開他那酸澀的眼睛「既然他醒了,那我也該離開了。」我開口道,雖然頭很暈,但我還是覺得打擾學長十分不好意思,而且想必他有什麼事是想問我的吧?於是我落荒而逃。
        暫時都不想看見冰炎學長了,我嘆了一口氣“呵呵…”亞那!“抱歉抱歉,沒想到我的孩子長這麼大了”他感慨道,不,這不是重點吧?啊?“我沒有想到鬼王居然會重新復活,這點還真是麻煩。”“都是我那後輩……”凡斯咬牙切齒,麻麻,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妖師阿,別怪他了。
        今天,我倒沒有去上那該死的基因課,而是跑去校外亂晃,然後我發現了,這是一個不明智的選擇「雪~」我看到西瑞拖著褚從一家店走出來,還有一個學姐在,我走過去,突然,對街飛出了一個女神像,他那完美的拋物線,落地,然後整個粉碎「這不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學姐瞇起眼睛「外校的人竟然在我們學校專用的商店街鬧事?」連帶著西瑞也瞇起眼睛「好,很好,非常好」他看起來很不爽。
        只見他拉起我和褚就往那間店走去,無視褚的掙扎,而我則連掙扎都懶了「我說過這間店裡面沒有那種東西。」白鬍子的老先生非常鎮定,鎮定的像是被砸的並不是他的店一樣「你們在這邊砸壞的東西將會全部扣帳到貴校中。」只見西瑞一進來劈頭就問「你們在找什麼?」「他們要找妖教的神像,左商店街不賣這種邪門貨,我跟他們說叫他們去別的地方找。」老先生非常鎮定,只見西瑞一甩手把我們丟到一邊,衝上去就打起來了。
        「真是的,現在的小孩子都不懂打架要挑地方。」老先生嘆了一口氣,他從口袋裡灑出一把綠色粉末“保護粉嗎?”保護粉?“一種由妖精淬鍊石頭花所取得的花粉,會讓保護的東西堅硬如石”喔喔,原來如此,賽爾懂的真多呢!他笑笑。
        「西瑞!夠了,不要在打。」學姐喊道,在打下去會出人命吧?只見西瑞就像打上隱一樣眼睛都變得赤紅「不要這樣。」只見我來不及抓住褚的領子他就衝出去擋在兩人中間,手被畫出一道很深的傷疤,然而有一條鞭子纏在西瑞手上,是學長和冰炎學長。
        「夏碎學長。」他點點頭,我看向褚血肉模糊的手,“……”怎麼感覺凡斯好像又生氣了……「好痛。」褚喊道,我只好拿出一罐噴劑往他血肉模糊的手噴下去,連冰炎學長都來不及阻止「咦?好像…不痛了?」廢話,我給你用的可是凡斯親自調配的噴霧,會痛才怪「漾~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會突然衝進來。」只見西瑞搭著褚的肩膀,很無辜的說。
        然後我看到冰炎學長對著老先生止不住的道歉,走過來對著褚說「下次這種打架不要隨便衝進去,他們打死就讓他們打死,別拿自己生命開玩笑。」看了我一眼,他微撫下身,張開手掌對著地面「移送陣。」我們瞬間移到醫療班。
        「漾漾?」原本正在跟白袍說話的一個熟悉影子蹦了過來「你怎麼受傷了?」只見喵喵他道「不小心的。」我看著西瑞被醫療班的帶走,又看了一下褚這邊的治療「真是的,要小心阿。很痛對不對,忍耐一下,喵喵幫你治療。」其實他想說不痛,剛剛被小雪噴了一種止痛藥之後就沒感覺了。
        「好了,今天晚上就可以拆掉了,我們不太用術法幫人療傷,術法雖然快,但是久了就會變成一種依賴,也會對藥物開始陌生,所以漾漾你忍著點,藥物的治療雖然比較慢,可是效果很好。」他這麼對褚叮囑道。
        我看著眼前三個白袍,狠狠地皺了皺眉,「褚、雪,這三位是水之妖精的貴族,大哥是伊多,雙胞胎的老二是雅多跟老三的雷多。」我輕輕對著他們點點頭,凡斯,你有沒有覺得那個叫伊多的身上有一個小小的黑線纏繞在他身上?而且很密集“把這個拿給他,跟他說……”我知道了。「我們是亞里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不好意思給各位惹麻煩了。」他看了一下西瑞,深深一鞠躬,我走到他的面前,低聲對他說了幾句話「!」他一臉吃驚的看著我。
        我將凡斯給我的東西拿給他,只是一瞬,就像被他身上的黑線彈開似的我飛了出去,翻一個身,落地「……」看來他身上的黑線比我想像中危險「雪,沒事吧?」夏碎學長關心的問,我搖了搖頭“人類,別妄想了,我會殺了這個水之妖精”「!」我將凡斯給我的符折成六芒星,勾起一個冷笑「我不會讓你得逞的。」黑線御白,陰影之力,動!我突然的噴出一口血,我不在乎的抹了一下嘴角,讓折成的六芒星沾染上我的血,往伊多身上丟去“阿阿阿阿阿阿!”瞬的,符消失,黑線也跟著消失。
        「這究竟是……?」「小雪!」褚和喵喵一臉關心的跑了過來我說了句「我沒事」便往伊多那裡走去,這時有兩個人擋在他身前,我止步「你回去以後,先見之鏡應該不會再有茫然,但小心,你還有一劫,難逃……」我說完,昏了過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3 12:09:2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第二隊黑袍,参上
        我再次醒過來是在夏碎學長的房間「……」我驚嚇不小,趕緊要從床上移下來時,門唰的一聲被打了開來「你醒了啊?身體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夏碎學長關心的問道,我搖搖頭。
        「水之妖精的伊多對你很感興趣,說下次有機會務必到他們學校走一趟。」像是傳話般,夏碎學長這麼告訴我,我點點頭,然後看向他手裡的……兔子蘋果「?」「這是我削的蘋果,不介意的話就吃一點吧?」我不介意的拿起了一個吃了起來,很甜。
        「學長,你和千冬歲是兄弟吧?而且還是替身?」他眼裡閃過一絲驚訝,沒有生氣,只是淡淡的問「你是怎麼知道的?」
        「是我的幻武兵器告訴我的。」我這麼回答道,凡斯是怎麼看出來的我不知道但確實,千冬歲和夏碎學長身上有著一絲“連結”是看的到的。
        曾經,母親和我說過,我並不是人類,而是有著異眼與言靈的諾雷爾族,是受著主神恩惠的光明一族,而我的本名叫雪·諾雷爾,但是……
        「雪,雪」我猛然回神,呃…我居然在學長面前走神了「你說的沒錯,我是替身,是自願當上這個職位的」為什麼?為什麼會有人想要去當一個人的替身?「對我來說,他很重要。」「……」
        我不知道自己後來是怎麼離開夏碎學長房間的,腦中充斥著難道不害怕被背叛、難道不會後悔這種各種奇怪的思緒,走著走著,我就來到了一座湖,湖邊有一個人,擁有著银紫色長髮,是個十分漂亮的人。
        我不自覺的走近了他,他突然瞥過頭,“……!”亞那?「你身上有一個我很熟悉的味道。」他這麼說道,我卻注意到他的眼睛,是一對漂亮的紫色眼,但沒有聚焦,盲眼……?「不好意思,我是雨宮雪,沒有打擾到你休息吧?」他笑了笑「沒有,你是我的主人的主人吧?」這句話是什麼意思?“他是我曾擁有的精靈石之刃,沒想到居然物化了”「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讓想見者見識你的樣」我把亞那喚了出來,只見他蹲下鞠躬「我的主人」亞那上前摸了摸他的頭“抱歉,害你被鬼族侵蝕,如今看不到了,對吧?”只見他被亞那扶了起來「不,這我並不怪您,也不怪您的友人」“……”凡斯……亞那上前抱住了他“願主神護佑你”說完又變回一顆幻武兵器。
        「我的名字叫帝,很高興認識你,主人的主人」主人的主人……「叫我雪就可以了。」「好的。」我想了想「我會想辦法醫好你的眼睛,如果可以,請成為我的劍」他頜首。
        在那之後有過了好幾天,我在見到褚時,他正跟西瑞一起在餐廳閒晃「……」我的第一反應和褚一樣,想轉身就走「雪~」但很可惜,我也被抓到,他拉著我們走到一桌滿是食物的位置。
        「等等萊恩他們要過來,叫我先在這邊等,等超久。聽說是要在大會前先排定什麼什麼的,他傳來紙箋時,我剛好在喂寵物。」西瑞一邊掃蕩桌上的食物一邊說「才看到集合地點、時間,東西就被寵物吃了,剩下的不知道。」「……」這麼會吃?「……你養山羊嗎?」我看到褚都無語了「不是,我養小黑毛,全身毛茸茸的,什麼都吃。」
        褚和我前腳剛想走,後腳一個華麗的傳送陣就傳送過來了「呃…你們慢慢聊」褚想要快閃,我也跟著對他們點點頭就想離開「你們不用走也沒關係,不是什麼不能聽的事情。」一個不認識的黑袍開口了,有著亞麻色的短髮跟一雙藍紫色的細長眼睛,給人的感覺就像西方的吸血鬼。
        冰炎學長瞄了我一眼,沒有反駁,不會吧?真是吸血鬼?「密西亞·D·蘭德爾伯爵,另外一組競技賽代表隊的隊長,現在是大學一年級A部」……伯爵,那不就代表他真是吸血鬼??……為什麼我會有種想踹他的想法,一定是撞到腦袋了,我搖了搖頭。
        「另外西瑞你認識了,這個是褚冥漾還有雨宮雪,現在是一年C部的學生,我帶進去住的那個人類和另一個住進紫館的人類。」學長這麼介紹我們,蘭德爾盯了褚看了好一會兒伸出手「你好。」看著褚受寵若驚的神情,雪覺得還是不要嚇他好了「呃……伯爵你好。」反過來他也和我握了手「蘭德爾是夜行人種貴族,我們學校夜行人種不多,非常罕見。」看著褚一臉滿頭問號的樣子,冰炎更直接的說了「就是吸血鬼的意思。」
        在學長兩人允許後,我們便留了下來「這位是林,高中部二年級A部的學生。」學長介紹了白袍給了我們認識,「林是負責這次大競技賽預賽時,我們這邊對另一學校的負責人。他跟你們一樣是來自原世界的東方學生,你們應該合的來。」他和褚握了握手,而我只是單純向他點點頭。
        「廢話好多,找本大爺來幹嘛?」西瑞不客氣的打斷所有人的話題「說的也是,那我們應該進入正題了。」蘭德爾收回他看向我們的視線,優雅的拿起桌上的咖啡品了一口。
        蘭德爾說道「雖然說是後補的備員,但是今天找你們來,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兩位的慣用武器。」他看向萊恩和西瑞,萊恩拿出了他的幻武兵器,異界刀,而西瑞則甩出他的獸爪。
        「嗯,我知道了。」看著桌上的異界刀和獸爪,蘭德爾撐著下巴思考了一下「那為了測試實力,就麻煩兩位用自己的代表武器打一場吧!」聽到能打一場,西瑞顯然十分興奮,甚至忘記這裡是餐廳問了一句「在這裡打嗎?」蘭德爾搖頭,只見學長開口道「我將第七武術台預約下來了,去那邊打吧!」然後我們便在學長的傳送陣下到達一個有著一根根木樁,底下直通地獄的武術場。
        ……為什麼連一個武術場都能直通地獄,我很無言的想道,底下黑色的人影在黑暗中翻滾著……看起來好不像地獄……「他們上去了」蘭德爾十分舒適的翹著他的腳,而林則在另一邊的高台上,拿著一本不知名的東西在寫。
        直通地獄的木樁上西瑞和萊恩一左一右的站在上面,而西瑞甩出兩隻獸爪對著萊恩說著「來吧!」但顯然萊恩沒有打算先動,他將他的異界刀插在木樁上,自己站在刀的上面,而先等不及的是西瑞,他蹬了了下木樁整個往前彈,瞬間出現在萊恩面前,就在獸爪要砸在萊恩頭上時,黑色的刀刃像是蝶般左右彈開,西瑞硬生生將姿勢扭轉向後一翻,但他還沒有站穩,萊恩已然逼到他的面前。刀落下時,西瑞用獸爪硬生生抓住了刀,刀與獸爪擦出了火花。
        萊恩另外一把刀斜著就往西瑞的脖子橫劈,刀出了一半,又立馬收勢,往後一跳,瞬間萊恩剛剛站的木樁化成粉塵,兇手是來自西瑞另一隻獸爪「就白袍和無袍級來看,他們兩個的實力都已經可以往上晉升了。」蘭德爾身邊冒出了一個管家,而他準備了葡萄酒正在一邊品嚐一邊說道。
        「只可惜萊恩對術法涉獵不多,才一直遲遲生不上去」學長這麼說道「啊,年輕真好」只見蘭德爾這麼感慨,請問你是活多久了…?心裡自發性的來了股吐槽,我再次將眼睛放回比試台上,整個場上只剩下兩、三跟木樁可以站人。
        接著,木樁下面,怕是冤魂的東西開始層層疊疊往上爬,就像河水暴漲一樣往西瑞和萊恩爬去「嗯……底下的冤魂被兩人的力量吸引上來了嗎?」冰炎學長得出以上結論,只見就連欄杆上都是那些冤魂「滾開」坐在位子上的蘭德爾突然發出嫌惡的一喝,那些冤魂委屈的又爬了下去……委屈?……「欸,先解決這個在打好不好?」西瑞蹲在木樁上,趴的一下把爬上來的冤魂拍回地底,萊恩點點頭,表示同意。
        就在萊恩點頭的同時,西瑞猛的一瞪木樁背後長出了一對翅膀,而腳也呈現像猛禽一般的鳥爪,萊恩也在原地跳起來,一手抓住了西瑞的鳥爪,掛在半空。
        萊恩將雙刃合成一把大刀「異界的刀,穿破空間,將不應至此的返回該存之地。」萊恩輕輕說著,接著黑刀的兩面出現冷光,那些冷光慢慢往下移動,在刀尖聚集,一層光柱直直貫穿地下深淵,然後拉開成了一個眼睛,眼睛往下一看,瞬間,那些冤魂都在同一秒消失。
        “…原來如此,那就是異界刀。”突然一個聲音在腦海響起,嚇得我心臟重重一跳,凡斯……你就算對異界刀感興趣也別這樣嚇我啊…“誰知道你這麼不經嚇”……我無言以對。
         看來,對異界刀有興趣的不只這一位「原來這就是異界刀的特殊力量。」冰炎學長眼睛都是亮的,凡斯……我怎麼覺得他比較像你的孩子?“……”“……唔,好像是欸,亞的個性和凡斯有點像”對吧?真是奇怪……沒等我說完“一點都不像”凡斯便咬牙切齒的說道,我乖乖閉上嘴巴,但某精靈還沒反應過來“唔,是真的有點像啊~”“亞那瑟恩·伊沐洛”這次凡斯咬牙切齒更深了,亞那吐吐舌,乖乖閉上嘴巴了。
        兩人跳回原本的木樁「這樣就夠了。」蘭德爾拍手,瞬間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身上「臨場、體力、行動力、臨時合作上兩位表現都過了我預期範圍,你們完全合格了。」一聽見停戰的聲音,兩人回到觀眾席上,把身上灰塵拍乾淨,蘭德爾繼續道「兩位的實力的確很好,那就如同先前所說,萊恩將進入我們這隊,而西瑞進入冰炎所屬隊伍,這場競技大賽,我們將會期待你們精采的表現。」萊恩微微彎了身表示敬意「期待與黑袍合作。」雙方似乎都很滿意。
        在西瑞纏上褚問著我有多厲害的時候,我默默的替褚節哀一下,往反方向離開,中途還遇到了帝,我見他沒什麼事,便拉著人家一起去風之白園聊天去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3 14:11:59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等雪遇到安地爾時,亞那和凡斯做何感想...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4 12:07:34 | 顯示全部樓層
嗨嗨,大家好,這邊是夜離子
因為要開學了,
所以從每天更一次變成每週更一次,
將固定每週一更,還請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第九章 大競技會開始
        十月十二日,學校開始停止上課。
        我和褚都會在安因閒暇之餘去跟他學習符文和咒術,剩下的時間則是到圖書館自學,看一下守世界的歷史,在這方面賽爾、亞那和凡斯都會教導我,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十五日大競技會就到了。
        我和學長從紫館出發去黑館找褚「褚!」我和學長站在黑館不遠處就發現褚剛從黑館走出來「呃,夏碎學長?」顯然褚十分訝異,沒想到學長會找他討論要去奇雅學院的事,學長拿了一本彩色書冊給褚,上面寫著大競技會場錄,然後褚翻到了寫著“Giya”的那頁,好像被類似鋼鐵人的圖片深深迷住了,他毫不猶豫地說道「我去奇雅。」
       我們一走出傳送地點,我就聽到亞那充滿崇拜的聲音“我還是第一次看到鐵做的樹、鐵教室、鐵的人”我想也是,在古代應該不會有鐵的人吧?學長帶我們到Atlantis 學院的休息室,只見門被刷的一下打開來「你一個人從剛才開始就在外面碎碎唸是在唸什麼東西啊!」我眨眨眼睛看著冰炎學長又看了一下褚,看來不只我沒人權。
        「漾~雪~你們果然有來」只見西瑞從門後冒出來「……」「你身上的衣服是怎麼回事?」褚講出了我無言的心聲,夏威夷襯衫加海灘五分褲還加上夾腳拖鞋,你是要去衝浪嗎?「這是本大爺前幾天去買的,很帥吧!」我默默的繞過那個自稱本大爺的西瑞走進我們學校的休息室。
        「幾位是Atlantis學院代表嗎?」從地上出現銀色液體拉高成一個銀色女孩「我是奇雅學院開發的人造人三號,請多多指教。」名為潔兒的人造人手上拿著一個透明圓球,核對了所有人的身份後,地上以我們六人為中心的一片薄薄圓板,開始往上升,讓我們往比賽平台上漂浮的選手室上面去。
        「奇雅與Atlantis學院預賽正式開始!」預賽場地升起銀色液體,拉高成一個長翅膀的人造人「我是現場播報員珊朵拉,歡迎大家今日蒞臨奇雅學院的第一場預賽,我們預賽馬上就要開始,請各位千萬不要離開你的座位,因為很可能眨眼一秒都會錯過精彩的鏡頭。」她接著說道「聯合大競技賽第一回合,我們的比賽是猜謎大賽。」猜謎啊…真的這麼簡單?「夏,交給你了。」冰炎學長無聊的打了個哈欠,派出了夏碎學長。
        「我們第一道題目:芭蕉不小心滑倒,從樓梯摔下來之後會變成什麼?」現場突然一秒鐘冷靜下來「茄子」夏碎學長不到半秒舉手,精準說出答案「……」我有點無語。「接下來,處罰開始。」銀色液體化成了一百刀往對方奇雅的選手砍去,被身體外的鋼鐵擋住一刀後那位選手往學長的方向跑去並抽出腰間的西洋劍刺過來,被學長用冰符化成的雙刀擋了下來,同一秒剩下的九十九刀全部一起砍下,被夏碎學長的紅色陣法震碎成粉塵飄走,連同奇雅學院選手的盔甲。
        「第二道題目,請問第一紀元時,翼族山之國度曾經一度遭到毀滅,當時出面聯盟各大國家對於加害的地蛇一族提出抗戰並且成功的第一武士是誰?」學長停下手中的動作「答案是、左羅·賽菲西爾。」珊朵拉愣愣的看了學長一眼又看了手中的題目牌一眼「正、正確答案。」全場一片沉寂「為了節省麻煩,以下我就直接念答案不念題目了。」然後學長開始念每一題的答案“是物體透視”我腦中響起賽爾的聲音,明明答案牌好幾頁,字體難道不會粘在一起嗎?這樣也看的清楚,學長太可怕了。
        只見冰炎學長看了我一眼「全部正解。」場上爆發出強烈譁然「這邊一共九百把刀」奇雅學院的選手一臉慘白「不用客氣,奇雅學院的。」請節哀。
        「第二場預賽,請雙方派出代表。」場上整理完畢,珊朵拉清脆的聲音傳來「兩場,一場是快答一場是雙人競技,看來他們把高手壓在競技上。」如果不強的話不要選他不就好了,為什麼還要派他參加大競技賽?我腦中閃出疑問,只見冰炎學長冷笑,沒有回答我問題,剛走一步,他就停了下來,讓學長停下來的是潔兒的手,他的手不知什麼時候變成尖刀,刺穿了冰炎學長的手「他們來陰的!」西瑞一秒暴怒「別衝動。先比完賽再說」冰炎學長瞇起紅眼,我轉頭看向將刀架在褚脖子上的潔兒,冰炎學長把學長和西瑞派出了場後轉頭「你應該不是奇雅學院動的手腳」他冷冷的開口「能在我們沒有發現的情況下入侵奇雅學院的系統管理人,看來你也不是簡單的傢伙。」潔兒收回放在褚脖子外的刀,化成一個女人,嗯,很醜的女人「不愧是黑袍,這樣就被你看穿了」不,是你很好看穿根本不用動腦。
        「你們想幫奇雅得勝,為什麼?」因為冰炎學長跟奇雅比一定是冰炎學長比較強嘛當然要先讓學長輸,少年少女同時想道,然後同時獲得冰炎學長眼刀一枚「Atlantis學院是絆腳石,當然要請你們打輸。」只見冰炎學長用手掐住了女人的臉,往牆壁壓,整個圓弧的板往外凹出一個人的形狀「想都別想。」等等,你就算破壞他也沒辦法對那個女人有影響吧?顯然那女人和我有同樣想法「我只是借用奇雅學院人造人的身體,你就算破壞掉他,我也不受影響」“借用言靈的話,就可以實現了”凡斯的聲音從腦海傳來,原來如此,我看向褚和冰炎學長「我究竟能不能對他怎樣!」學長猛然一個爆吼,連帶著褚也跟著用吼的「絕對可以!」然後就看見學長把某個灰白色的東西跩出來,另一隻手毫不猶豫的直接揍下去,只聽見它哀嚎一聲,請節哀。
        突然,場內發出巨大的喧嘩,西瑞把一個奇雅的選手一拳揍出場外,場上只剩下一個蠍子選手,屏息,蠍子突然有了動作,眨眼消失,出現在西瑞身後,同一時間西瑞回身用獸爪擋,並往後跳開好幾步「有種來,就帶點禮物回去。」我收回放在場上的視線,看向地上扭動的白色形體,被學長用銀色短刀踩到碎掉「他逃走了嗎?」我看向褚後怕的神情「嗯,不過本體一定會受創,便宜他了。」如果我現在使用言靈的話,剛剛那女人會受傷嗎?“當然,你可是諾雷爾族”諾雷爾族受著主神恩惠,是光明一族,但我記得妖師也是受著主神恩惠的一族啊…我突然想到“是的,但我們是黑暗一族”我還記得母親說過「妖師是非常了不起的一族喔!」當時她還笑的很燦爛“沒想到你母親會這麼說……”凡斯的聲音帶著一絲笑意,啊…扯遠了,總之,希望那人重傷,很重很重的傷。
        場上砰的一聲,很大聲,將我的注意力拉回,我看到西瑞一隻手狠狠往蠍子的頭上砸去,那隻蠍子的頭整個被砸爛了,裡面發出非常痛的哀嚎聲,西瑞將手抽回來,往後跳了一步,等了一下子,學長慢慢上前去,一腳踢開蠍子的面甲,裡面出現的是一張腫起來的大臉,他已經昏厥過去「Atlantis學院勝出!」珊朵拉的聲音徹響整個校園「Atlantis學院對奇雅學院,第一勝取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4 12:10:04 | 顯示全部樓層
日影月 發表於 2020-2-23 14:11
不知道等雪遇到安地爾時,亞那和凡斯做何感想...

我也非常期待亞那和凡斯見到安地爾的時候會怎麼樣
唔,希望到時候角色不會崩掉……(攤)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