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傻.蛋★

[同人文] [第二人生]平行世界的殘缺之頁(章十二 12.09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9 21:34:16 | 顯示全部樓層
寫完這篇章的原世界校園生活,就會接續守世界那邊了

######(章十一:壞學生04)######

「你不回教室嗎?」明明已經打鐘了。

「沒關係吧,你還沒回答我的問題。」臥操!

忍不住脫口而出:「你有病吧!你就聽不出來我不想回答嗎?」

「聽得出來,但我想知道答案哪。」我突然有點後悔找西亞問事情,不僅沒問出答案來,還被怪女人纏上。

有毒吧!

不住扶額,不欲說明要直接離開,誰知這傢伙乾脆身子一橫,擋住去路。

有病,真的有病。

「讓開。」

「還真客氣,我以為你會一言不合就開打。」雨軒眉眼微彎,看上去皮笑肉不笑地。「如果你想問他問題,問不出口,也能來問我。」

「不用!」

「哦,那等你願意再來吧。」說完就自顧自地轉頭就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看著那傢伙漸漸遠去的背影,感到莫名其妙。






這件插曲我也沒有想太多。

反正現實的事情多得讓人沒有心思停頓。

放學後,家裡仍然是一團糟。沒有洗的衣服、昨晚吃完的便當,滿地垃圾和小蟲子,這裡根本不能稱作家。

拉著說東說西的不知所云的妹妹,硬生生打斷她:「去洗澡。」也不管妹妹到底想要幹嘛,自顧自撿起紙張和筆,寫下要交代的事情。社工阿姨晚上會來看一眼,沒有我能做的事情。

我能做的也只有去阿叔那裏打工,做最勞累的工作,拿最少的薪水。

沒辦法,畢竟我自己不能擺攤子賣東西了。進貨要錢,還要洗東洗西,還要顧攤子,一個人根本做不來。爺爺走了倒是好,省得再繼續操心,為了他那個王八蛋兒子,還有王八蛋兒子的兩個兒女。

「大哥。」妹妹已經都六年級了,還是和一年級的孩子一樣蠢。

真不想承認這是我妹。

「幹嘛!」扔下書包,隨便撿起地上的外衣,應該還能再穿一天再洗,希望不會很有味道。

「我畫的,把拔,馬麻還有爺爺,給你。」妹妹笑得有點蠢有點礙眼,但手裡是一張卡片,上面畫著應該是我還有她,有爺爺,還有生了小孩就不養的廢物男人和賤女人。

上前兩步,一把搶過畫圖紙,撕得粉碎。「那種男人和女人才不是爸媽!我說過多少次我們沒有爸媽,你要是再這樣講,她媽的就別叫我大哥!」

煩躁的哭聲,還有那張臉。

真想殺了這煩人的東西!

「給老子閉嘴!」

但哭聲卻越來越大,幾乎要穿破耳膜。

拎了外套和鑰匙,轉身就出門。紅色鐵門種種摔上,倉促下了樓梯。

「……幹,你們怎麼在這裡。」以前國小的朋友,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裡出現。

「來找你玩,要不要去網咖?」

白了一眼,也不想追究是不是阿猴兄把我家告訴這些人,「林北沒空。」

「臥操,恁脾氣就大啊後。」

深深吸了一口氣,壓低聲響:「借過。」

「如果我說不呢?」五個人或坐或站,堵滿了整個樓梯出口。

幹!

就因為這種無聊的事情,打了起來,也不知道是那些白目報警。報了警,坐在警察局。

這也不是第一次因為打架犯事進警局,但也不是最後一次。

先借了電話打給阿叔,一如既往地被罵成孫子,但至少沒有被辭退。這年頭要找到雇用小孩子的工作也不是那麼好找。要能順理成章打工,還得等到後年。

什麼事情都一樣混亂煩躁,什麼事情都一樣讓人感到頭疼,還有無力感。我不喜歡挑事情,因為那會讓事情延後,同時意味著沒有錢可以過日子,代表就要餓肚子。但不代表就沒脾氣,別來欺負到頭上來,就會默默忍受。

白癡才那樣幹。

班導師挺著大肚子,走進警局裡,這倒是挺惹眼的。旁邊是師丈,看起來頗為嚴肅。

「劉瑋……」班導既無奈,但還是拿起路途買來的便當,交給我。「你還沒吃吧,我多買了一份,你回去可以帶給妹妹吃。」

本來想說什麼,但看在便當的份上,還是低頭,不說話。

「我說你這小子,好歹說句謝謝--」師丈開口就挺不客氣,班導使了個眼色,才閉嘴。

妻管嚴,呵呵。

警察推了椅子過來給老師坐著,老師也就坐在我面前,開口:「你有沒有想換工作?」

我沒有回答,只是低頭一味吃著。

可等老師說到一半,我就直接開口:「我做。」

只要薪水比現在還要高,而且高了不止一倍,做什麼我都願意。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1-29 22:42:46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一:壞學生[完])######


「不要跟那種吸毒犯的小孩來往!」

我還記得,那時候那個女生的媽媽,拉著那個女生走。

其實,我已經不太記得那個女生長什麼樣子,也不記得她媽媽的面孔。但話語裡的嫌棄討厭,至今仍猶針刺。

很多人都說我是壞學生,是壞小孩。

吸菸打架入陣,樣樣通。

因為有個酒店的媽媽,還有坐牢的爸爸。

爺爺對我和妹妹,不是很好,但也不太壞。會邊抱怨王八蛋爸爸,給他討債,讓他一大把年紀還要養小孩。偶爾喝酒後,會罵天罵地,還會直指著我和妹妹,說我們不是。

但是等醒酒,他還是拖著那身子,去擺攤賺錢,把剩下的錢都給我們。

我恨他,更恨沒有良心的父母,更怨恨蠢得傻得沒有智商的妹妹。

所有人都該去死。

憑什麼我得過著這麼辛苦。




「所以,你不想過好日子嗎?」雨軒和西亞,還有帝安坐在我對面。

在警局那會,老師說雨軒跑去問她我的事情,最後要老師轉告我,有一份工作機會。能賺錢,不違法,不用和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還且還能學技術。所以我就在這。

「少說兩句。」雨軒拐了個架子,示意楊西亞安靜。

「工作項目。」帝安抽了個文件給我,上面看起來有很多我做不來的事情。

楊西亞嘆了口氣,邊碎念:「我讓你去招助手,真沒想到你會找同班同學,不是讓我們都別告訴班上的人嗎?」

「我覺得他不錯。」

那些他們吵鬧的事情我沒有理會,只是看著他們問:「你們是日結現給?保證能每次都可以給薪水?」反正團隊大小事我不想管,只要做好工作有薪水就好。

「首先,先讓我們說完我們的工作。」楊西亞看向雨軒,後者俐落拿出筆電,撥映了一支網路很紅的團體影片。雨軒解釋:「我們是這個平台的創作者,最近因為業務增加需要助手,工作內容如你手中的文件所寫,會逐步教導。……」說了很多要求,其實也不是太過分。

就是準時不遲交,不要說一作二,不可以洩漏資訊。

「如果你要薪水日結也沒問題。反正團隊虧損也算不到你頭上。」楊西亞很淡定保證,並且指向帝安說:「找他拿,他是會計。」

沉默了一下,又問:「真的只要周休兩日來工作,不需要平常上班?」

「基本上不用,除非有臨時大活動--那我們會提早通知,薪水另計。」楊西亞懶洋洋地從沙發起身,聳肩道:「那我們就開始工作吧。」





大概是因為有了很多空閒的時間,放學不用打工到半夜。

或者是功課不會的地方,西亞和帝安都會幫忙--這部分我就不指望雨軒,那傢伙比所有人都還忙。後來我才知道,整個創作平台的總監是雨軒,一手包辦大小事情,我本來以為是楊西亞親自操辦。反正天才不用太努力也還是能考得很好。

總之,生活好像都慢慢開始好轉。

一切都走向正軌。

雖然很辛苦,總是被西亞使喚來使喚去,總是被雨軒挑剔不夠好,老是被帝安嚇到。還有周末有時候跑來串門子的羅蘭、艾梅拎著作瘋狂的事情。

但,好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漸漸地沒有人再指著我說三道四。

慢慢的,慢慢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們說我是資優生,發憤圖強的乖孩子。

即使在很後來,來自聖殿尋人啟事的團隊拆夥之後,我還是會有點不切實際。

但那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1-30 07:20:4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好喜歡~~希望審判快點出現,煙煙姊姊,要更文喔!我是新讀者的說

點評

會的。不過因為滿忙,盡可能保持周更~半月更,要看狀況。謝謝你的支持(微笑  發表於 2019-12-3 00: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 00:09:24 | 顯示全部樓層
解散應該是太陽他們去守世界了吧
劉瑋應該也很難再見到他們了

點評

哎呀,猜對也沒有糖果呢(眨眼  發表於 2019-12-3 00:0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 00:05:23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二:熟悉的人[01])######


今天同樣是被嚇醒的。

可是究竟被什麼事情給嚇著,轉而清醒,還是半點想法也沒有。

隱隱約約只記得夢裡是憤怒是哀傷是惆悵的。會不會是有關於前世的死亡?

關於前世到今生,我同白雲談過,沒料想到白雲卻一字不提,堅持找回所有人後才肯透漏。趁著白雲還沒和綠葉串供,我先問過,殊不知綠葉卻是一臉錯愕。後來的對話也和白雲差不多的意思,非要等大部分人集合再說。

羅蘭也差不多,只不過羅蘭很不會騙人。大概讓我猜到,總之可能不是什麼好事情。

躺在床上,本來還想賴床一會,卻發現這床不是自己的--這是雨軒家的客房。轉頭看了時間,沒想到我睡了挺久,已經下午五點半,幾乎是要準備碗飯的時候了。

因為昨天周六熬夜,同白雲和小青大人請教了不少的術法,所以晚上自己在房間又研發了一些術法。太晚睡,到今天開會、拍片完後實在太累,就借了客房使用。這間客房本來沒有,是倉庫,後來開始了創作頻道後,白雲和我偶爾就會來這裡休息休息。

明明一個人住的家,為什麼要有兩間房間?

本來我沒有注意過這問題,還是劉瑋私底下問的。

雨軒幾乎是被遺棄。

我從來沒見過她的雙親,不知道是活著還是死了的,反正監護人也聽說是住在美國還是那裡的阿姨,會固定每個月打錢過來--直到國小畢業。這裡的房租、水電瓦斯還有雨軒自己的學費、伙食還有其餘一切費用,都是她自己以前存下、現在努力工作而得來。

白雲那邊是孤兒,所以有社會局有相關費用、政府有相關補助。

我曾經問過雨軒要不要去反告遺棄法,或是申請什麼相關的紀錄。至少還有點錢能夠過日子。

「什麼是家?什麼是親人?」當時候她還很小,就是放在我們前世,也還是個孩子,才勉強有成為聖殿實習騎士、祭司的資格。可我依舊記得,她語氣平淡,雖隱隱感覺她有些不愉快,卻是十足的沉穩。

都是被現實磨練逼迫成長的。我就沒見過她像是個孩子的時候。

「楊西亞,你說的那不是我所需要。錢,總是有辦法能掙到。」她不要錢,那要的是什麼?

當時我心底滿是惆悵以及可憐,有種同病相憐的感覺。

所以當劉瑋問了一個人住,為什麼卻還有兩個房間的時候,我說:「人總要有點希望。」那怕是自欺欺人的幻想也好。

「即使明知是騙人的?這麼多年來她爸媽是生是死,她根本也不知道吧?」

我沉默了一會,又說:「其實不只是她,我們有時候也不見得需要答案的。」



眨了眨眼,嘆氣。

不知道是不是連續做惡夢做太兇,胡思亂想了好一會,胸口的悲傷惆悵卻還是半點都沒有消退。

躁得很。

「醒了就不要睡了,好好起來幹活。」劉瑋雙手抱胸口,眼神鄙視。

「哦。」為什麼我身邊的小孩都這麼老成?算了,總比幼稚好太多。

起身,抓了抓頭髮--總覺得薰衣草的味道有點淡。

「話說回來,你們要找的是誰?我看了你們去山裡的影片,有人採訪你們吧--」哦,那是上個學期去山里、找到羅蘭那次的大冒險,風騷走位採訪有問到的樣子?

聳了聳肩膀正想把話題帶開。

「你們明明都為了找人開了頻道,都這麼高調。說一下會死喔。」

撓了撓頭,道:「因為情況有點小複雜,現在不知道他們的名字和長相了,所以--」

後者一臉錯愕和茫然,「我靠不是吧!搞不好對方都已經忘了你們,你們到底認真不?靠譜不!」

「嘖,關你屁事。」

「呀~太陽你醒了啊?」綠葉笑吟吟地走進來,來得好不如來得巧!

綠葉隨口把話題帶偏,和我聯手一起,劉瑋就暈呼呼地被忽悠走了。綠葉,你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可惜,到了晚上開會的時候,劉瑋又重新帶開話題,可這回顯然有些不客氣。他認為既然是同一個團隊,就把話說開,不要老是那麼遮來遮去,都煩死了。

飯桌上愣是一陣尷尬。

「劉瑋,我也和你一樣對這些事情完全不明白,甚至是在風騷走位採訪那回,我才知道他們創辦頻道那會,不是一開始同我說要賺錢的原因。他們有自己的考量,他們不說,我們不用考慮。至於粉絲那裏,不要說太多--偶爾的神祕感和留言也助於經營。」雨軒端著湯鍋上桌,還特別橫了我一眼。

「抱歉。」既然有人給我梯子下,在不趁機找台階下,就太愚蠢了。乾脆低頭,但也表明了不想說明的態度。

少年很是吃驚,跳起來:「臥操不是吧?連你這發小都不知道,你好歹也是個總監,怎麼混成這樣?」

可以閉嘴吃飯嗎?

「誰都有秘密的,像我也有不想讓西亞知道的事情。人之常情,反正沒虧了你的薪水。」

「哦。」劉瑋悶悶地坐下吃飯。

但他不愧是有些成熟的孩子,雖然有跟刺扎著,但還是很快就跟眾人轉換了氣氛,帶過這話題。

可我沒想到,也因為劉瑋,找人這事情有了轉機。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3 21:57:53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不是普通的路人甲
是有特殊性的(恍然大悟

點評

但還是路人甲(喂(大笑  發表於 2019-12-3 23:5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3 23:51: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19-12-3 23:53 編輯

######(章十二:熟悉的人[02])######


吃過晚飯,大家又開始埋首於作業和剪片。

「綠葉,你們那兒不用複習考什麼的嗎?」升上國中,因為是升學班的關係,常常不定時有測驗。除了基本盤的三次期中/期末考,還有周周模擬考、複習考還有週考晨考。簡直不要太煩人。

綠葉從修圖軟體中拔出來--他現在擔任我們的封面繪師以及廣告文宣。「沒有,只有期中期末各一次。」

「話說你們那裏到底讀的是什麼學校,我看我也轉學過去好了。」劉瑋嘆氣,邊戳著筆記本,邊抱怨。

沒好氣白了一眼,「那是一般人讀不得的學校。」

其實本來我和白雲也想轉學去那,但小青大人總攔著我們,說是有某些因素考量。在小青大人和羅蘭大哥密談過一場後,暫且先這麼定了下來。

日子就是這麼平淡樸實,才一晃眼又到了應該解散的時間點了。

「對了雨軒,那個--」劉瑋離開之前突然拉著囉嗦丫頭到一旁,說了悄悄話。

幹什麼這麼神秘?

「哦,你等我一會,我去準備。」雨軒點頭,走進房間裡,順手帶上門去。


「講實在話,我一直有一個疑問。」劉瑋轉過身來看著我們,語氣有些不善:「你們要找的人是親戚吧?我覺得現在你們的生活很好,沒有必要去攪得一蹋糊塗。」

「什麼意思?」我問。

「楊西亞,帝安我沒記錯你們都是孤兒。而西亞你和雨軒是從小的朋友,又是鄰居。如果你們要找的人是她不知道的,那就不可能是朋友一類。我同她問過,你就是個大門不出的宅小子,又沒有網路。要找的人不是現實認識的朋友,也不是網友。那就可能是你們要找的是原生的血親。」劉瑋這個想法推理很合理,很大膽,很可惜腦動不夠大。所以推測是錯誤的。

劉瑋正還想說什麼的時候,雨軒抱著一袋紙袋,走回客廳來,道:「各種注意事項我放在裡面,你就看一看,讓她自己學著使用。如果真的不行,明天到學校同我說,放學後我去你家一趟。」

「謝謝你。」劉瑋接過紙袋,又看向我和白雲。「好自為之。」

等那傢伙走後。我才問:「那是什麼?」

「男生用不到的東西。」

「劉瑋也是男生阿。」難不成同班一年還能是女的不成?

少女嘆氣,一臉憐憫望著我,彷彿我是智障:「他有妹妹。」

摸摸鼻子,我不說話。誰應話誰是智障!

「說起找人……你不是要找血親吧。」雨軒盯著我看,突然開口。感情剛才劉瑋把人支開說的話,這丫頭根本在房間聽得一清二楚?

這……為什麼今天總是盤繞在這個話題上?這到底要怎麼忽悠過去?明明以前都不問的,非得今日劉瑋撞破了這層紙糊的謊言,現在我才這麼尷尬。我才不想承認是我和白雲平常暴露太多,事到如今再多的謊言也顯得異常蒼白。

「綠葉剛來的那會,他畫了不少張的人像速寫,是要找那些人吧。」雨軒彎腰,從桌上凌亂的數據卷宗夾中抽出一份L夾,交到我手上。

羅蘭和綠葉以及白雲,都看著這份L夾靜靜不說話。

突然之間,我想起來了。

在綠葉來這裡後,有一次雨軒睡得特別沉,我們就順便討論了大家前世今生的樣貌。綠葉今生繪圖能力特別好,就給以前大家畫了人像速寫,還參照著我們四個現在的模樣,推論各自的長相樣貌。

後來那張紙不見了,我們也沒在意。我一直以為是綠葉還是羅蘭拿走。

現在想起來,雨軒剛剛起來的那會,在收文件的時候,露出一種極其詭異的表情--就跟見到鬼一樣。(詳見第九章)


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我只是從L夾中抽出紙,確實是綠葉那時繪畫的那一份。

正想說點什麼來掩飾。

「我寧可你什麼都不要說,說那種明知是謊言的話,你是騙我還是騙自己?」囉嗦丫頭表情仍舊不笑,不怒而威。

還是羅蘭首先打破沉默:「為什麼突然問?」

「因為,我感覺上面的人像速寫,有一位讓人很熟悉。」

欸?

「不論是成年還是少年,都讓人感覺非常相似。那股神韻非常像。我反覆對照過後,是越來越像。」

「他在哪裡?」我也不想遮掩,但也不想解釋了。直接詢問。

後者沉默看著我。

最後道:「在那之前,你不先說點什麼嗎?」

「你不是說你不會問?」這丫頭明明在晚餐的時候擺過這態度了,這會兒又來逼宮,在演哪齣戲?

「我不想問,但我想先確認……他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讓他看我們的影片,他肯定就知道。如果看--」還沒說完話語,丫頭直接打斷。

「他不能看,我也不能讓他看。」

我沒說話,靜待丫頭解釋。

好半晌,她罕見地露出有些煩躁的表情,最後投降。

「他很危險。」


TBC


撕逼大會。(並不是

對一個家裡就住在上下樓,還同班、同校多年的青梅竹馬來說。要找的人不是家人,也不是現實和網路的朋友。那到底是誰呢?有點腦袋的人都會知道不對勁。

然後,大家來猜猜看,下個登場的究竟是誰呢?(灑花

接下來的聖騎士登場一出現就像是拔地瓜,啵啵啵啵啵就跟著登場了(最好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4 17:45:56 | 顯示全部樓層
好期待啊~那個很危險的人!
感覺有隱情
期待之後的地瓜聖騎士(謎:啥鬼啊!

點評

下章出來囉~~~是有隱情沒錯!敬請期待唷!(微笑  發表於 2019-12-6 23:2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4 21:54: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我我!
我猜是暴風!因為感覺很像阿!

點評

((保持微笑不說話  發表於 2019-12-6 23:2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4 21:56: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對!大大我一直有在看你的文ㄛ!加油!!!

點評

謝謝你的支持(0WWW0)那要多留言唷~我會很愛你(喂)  發表於 2019-12-6 23:3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