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傻.蛋★

[同人文] [第二人生]平行世界的殘缺之頁(章十二 12.09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9-2 18:20:29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猜錯了……不過我也很喜歡羅蘭呢~最近因為開學上御論的時間變少了好多,那我猜下個是暴風( ̄∇ ̄)

點評

抱歉,我也因為最近有點忙,上禮拜忘記更新了(> <)等想起來都已經這禮拜五了(喂  發表於 2019-9-14 23: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14 23:11:49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以為我更新了<一直在打後面的劇情,然後就忘記自己前面其實根本沒更新(揍
說起來,還起來好糾結阿!好希望可以直接打後面的劇情OWO)

***(章之九:半精靈)***

說起來日子並沒有因為誰多了誰少了,就不會停止了。

我還是得每天上學放學,寫作業,更新影片,每次都和雨軒互相僵持怎麼樣唱歌會更好。

「太陽!」唯一不同的是,羅蘭假日偶爾會過來我們家。但和那邊世界接觸,小青大人有很大的意見,她覺得我們現在接觸那邊還言之過早。

至於見過一次面的羅蘭哥哥--阿斯利安,他大約是太忙了,所以沒什麼機會出現。

「羅蘭,早安。」打了個呵欠,看了滿桌子的早餐,聞這味道,想也知道是囉嗦小丫頭做的。

小丫頭每天固定都匯給我和白雲做早餐,她說是反正都要做,不如就都順便做了,省得外面買還得花錢。我不得不同意她的道理,因為小丫頭做的飯是真好吃!

「羅蘭,如果你周末會過來玩,不妨禮拜五給我打個電話。」小丫頭解下圍裙,邊說。

這是非常平淡的早晨,甚至沒有什麼特別的。

卻是異常踏實並且值得高興的。

「對了,西亞。」雨軒放下碗筷,「我前些日子收到一封電子郵件,附件了一張照片,上面看起來有點像是你和白雲的肖像。」雨軒的語氣有些遲疑,並且無法理解:「我再三確認過,你們的容貌沒有出現在任何創作者的影片,你們要不看看?」

手腳很快,羅蘭都還沒進入狀況,小丫頭就抱著筆電,打開了電子郵件。

確實是我和白雲的肖像畫,比起今生,卻是前世的容貌。

而右下邊的簽名,赫然是艾爾梅瑞。居然是綠葉!

「你們認識?」

「我朋友。」白雲直接開口。

畢竟我和雨軒認識很久,基本上是國小三年級就一直認識到現在,有些事情要解釋還真的挺麻煩。重點是這傢伙也並不好唬弄,小丫頭片子聰明得很!

「原來如此,難怪。」雨軒看來是有些放心,便把筆記型電腦轉給我們,讓我們自己處理。


TBC.

前面找人的橋段,讓人打得好難過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19 22:32:3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19-9-25 20:00 編輯

****(幕間:禍起蕭牆{一})****

時間:未知
地點:戰靈天使部落


說起來你們可能不相信,我是光明信仰的太陽騎士。

至少上輩子是。

好不易退休後,安然入土,卻帶著前世記憶重新投胎,到了一個沒落的光之天使部落。說是天使部落有些不合時宜,因為六百年前發生一場戰爭,無數天使死去。倖存的純血天使只剩下十幾位,其他的大多是輔佐種族、混血魔族。

而我們是倖存者天使的第二代,母親是芙唯可、父親是帝法。你說「我們」?是的,我和雙胞胎妹妹露狄亞──她前世是光明信仰的大祭司教主。以及最年幼的妹妹,那個就真的是原裝貨的小孩子。

「阿兄,你看!」最近阿妹撿到了一只黑貓幼偲,怪可愛,金亮璀璨的眼睛、烏黑閃亮的貓毛。她最近老愛這隻貓,到哪裡都要帶著走,還在貓咪頭頂綁了個蝴蝶結。

「你自己做的?」艾露和露狄亞有些像,手都挺巧的。不過艾露擅長編織,露狄亞擅長烹飪,方向還是有些不同。

「是的哪,阿兄我也有幫你做一頂!」把小黑貓頂在頭頂兒,講話還有些黏糊糊的阿妹,笑著把東西亮出來,雙手舉得老高,炫耀似地大笑:「阿姊說這麼漂亮的緞子要讓給最辛苦的阿兄。」

露狄亞那孩子真的是,每次都愛藉著艾露開我玩笑。

「謝謝你,小艾露。」蹲下來,讓年幼的孩子把那大大的粉色蝴蝶緞帶掛在我的頭上,等這小鬼靈精怪一掛好,反手就把小娃兒抱起來。雖然我也才十歲多,但要抱個剛滿五歲的小娃兒也是挺夠了。

被我這動作逗得咯咯咯亂笑,小艾露的聲音很響很亮,會被這笑聲渲染。

「阿兄,等等要去找珍萼哥哥嗎?」這孩子和其他兄弟相處得很好,沒有人不喜歡這孩子,聲音軟軟嫩嫩又甜,笑起來無比悅耳,小小白白的臉圓滾滾的,配上那水汪汪銀紅粉的眸子。

小妹主動趴過來,抱著我的肩頭,她身上的奶香帶著點紫羅蘭花的香氣,估計是偷偷跑去在花田裡打滾了吧。「阿兄、阿兄,我跟你說喔~」

部落裡現在的孩子大多都是假孩子,很大原因就是我們這批轉生者。不然就是莉亞大人在外撿到混血的孩子帶回來,那些孩子通常受到很大的苦難,少有像艾露這般性格活潑天真。

不說我,大多長輩和其他童年的孩子都挺寵小艾露。雖然這也常惹得露狄亞有些吃味,可其實露狄亞也挺疼愛這個小妹。

摸了摸幼妹的頭髮,紫丁香的銀白夾雜奶油黃,璀璨得像是星辰閃爍。有時候我也挺好奇的,母親大人和父親大人頭髮都是金黃色──基因上來說,不考慮父親大人因為某些關係墮落而變化了頭髮顏色──到底怎麼會生出有白髮的妹妹?

「唷~艾洛」帶著小艾露找到珍萼,這傢伙果然不出所料就先批我。指著我頭頂上的大粉色蝴蝶結,又指著小艾露頭頂上的小黑貓,「你們倆挺像的嘛!」

珍萼這傢伙又拐著彎罵人。

「珍萼哥哥不要生氣,我也有準備你的!」小艾露輕巧地搧開翅膀,飛到珍萼面前,把藏在兜裡的大紅色蝴蝶緞子戴在珍萼頭頂。

附近看戲的綠葉和刃金一個沒忍住全都笑了出來。不知道為什麼要笑,但小艾露卻也沒有懷疑,樂呵呵地抱著小黑貓一起跟著笑。

還記得在前世小時候,和露狄亞兩人生活不易,很多時候都是靠著村裡人接濟的過生活。很早就學會看人的眼色,不懂得讀空氣,哪能討到更多的食物?幸虧父母過世之後還留著一處房,雖然什麼也沒有,至少還能睡得下。

今生此世,能有這樣衣食無憂的童年,只要專心練練法術和武術,偶爾逗逗照顧孩子,還能跟其他兄弟拌嘴吵架。有什麼問題,還能有大人在前頭頂著,有時候想來,這樣的生活是不是太愜意。

「說起來,艾洛,莉亞大人最近撿回來了一個孩子。」珍萼黑著臉,趁著艾露揮動小短腿,趴回我腿上,注意力不在他那,趕忙把蝴蝶結從頭頂上摘下。「一起過去看看?」到現在,我們也只找回六位十二聖騎士,大多都是靠莉亞大人撿回孩子所賜。

每當莉亞大人或將軍帶回孩子,我們都會過去看看。

「好。」把妹妹給抱起來,準備離開,可小鬼靈精怪馬上就發現珍萼把蝴蝶結給拿掉了。於是乎,某堂堂審判騎士只能和我和一只貓頂著同款式的蝴蝶結,這般顯眼過市。



TBC.

這是補上上周沒有更新到的。算上"上週"只有一更,還有上上周沒有更到的,其實還欠兩篇。>>我會努力找時間還債,然後這周的會努力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19 23:29: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煙煙加油~

點評

謝謝你的加油^W^>/新篇出爐囉!  發表於 2019-9-25 19: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5 17:42:2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19-9-25 20:00 編輯

****(幕間:禍起蕭牆{二})****

時間:下午
天氣:晴朗
地點:戰靈天使部落



滅族之戰後,天使部落本與一座大陸相接,為了掩人耳目,為了延緩母樹遭受黑暗毒素的鯨吞蠶食,將軍們將大半的島嶼與土地切離。

本來以為這樣會更引人注目,但聽說是有其他的種族幫忙和掩護。在外界的歷史資料中,我們一族無人生還、部落舊址也遺失了相應的座標。太複雜的事情我不太懂,將軍似乎也沒打算說給我聽。

總之,我們這一代戰後的新生兒,只需要好好在這環境中成長,將種族血脈延續下去。直到少主回歸,方時,受母樹保護的天使們就能再次甦醒過來。

「昔恩將軍,那少主呢?他什麼時候會回來?」昔恩將軍在六百年前的那場戰爭裡,受了非常嚴重的傷害,聽說就只剩下一口氣,還是受了他人協助才活了下來。不然也是沒有辦法倖存。

將軍端著本沉重的書籍,眼神滿是惆悵,「很快地,小少主很快就會回到我們的身邊。」然後,我意識到自己或許不該問出這問題的。

當年,黑暗大軍大舉撻伐我族,將軍們都一個個傷重得幾乎要沒了命,就連該護衛少主的月彌將軍也失去性命。時間過去了六百年,少主若能回來,早就該回來了。當年倖存下來的天使,幾乎都是副將級別的,甚至有些年輕點的將軍都沒了命。聽說那時不滿五歲,連飛都不會飛的小少主,怎麼可能活得下來?

一時之間我找不到任何話語能說。所以,這些年來將軍們的等候,都只是一場虛假的謊言?他們一直一直在等著一位永遠不會回來的人?然而母樹逐漸凋零,在死去的那一刻,很有可能會讓她所守護的族人們一同死去。將軍們只是在守護者永遠都不能夠見到面的族人?

眨了眨眼睛,又摸了摸鼻子,盡量不讓自己那麼感傷,這樣只會讓將軍更難過。

「阿兄,小少主一定會回來的。」小艾露拉了拉他的衣襬,努力仰著頭,嘗試讓暖呼呼的娃娃音不那麼幼稚,語氣很是真誠:「如果小少主迷路了,艾露會把小少主帶回家的。」

「艾露最厲害了,光苗島的路艾露都記起來了,絕對可以把小少主帶回來的。」小艾露似乎不放心,又著急著補充。

「哪有人說自己最厲害的。」摸了摸小傢伙的頭,小孩子的頭髮特別細膩滑順,也不知道為什麼,總喜歡摸小妹的頭。像是在摸某種毛茸茸很可愛的娃娃、寵物。

艾露著急得臉兒都紅,趕忙看向將軍,屁顛屁顛撲上去,抱著將軍的小腿,「將軍、將軍,你給阿兄說,艾露最厲害了!將軍說的話,艾露每一句都記得!」小傢伙不死心地開始念著將軍教導過的術法,急得雙手都捏著緊。

「小艾露確實很厲害。」將軍也不再提當年的事情,反手將孩子給抱了起來,小艾露在將軍懷中,聽見昔恩將軍這麼稱讚,高興得小臉都開花,腳丫子那是晃啊晃,頭仰得高。得意得像是連尾巴都翹起來。

「將軍,那我呢?」露狄亞剛好過來,不甘心似地跑到將軍旁邊,一個勁地攬著將軍的手,邊撒嬌詢問。

露狄亞也是貼心,大概是感覺到剛才這裡的情緒都不高,趕過來救場的。大抵猜出來露狄亞的心思,昔恩將軍眼角帶笑,可活過這麼多年,任誰都知道這笑有多惆悵。

「將軍、將軍不要哭。」艾露就是個直言的孩子,同為半魔半天使的她,對外在的情緒非常敏銳。

露狄亞一把抱起孩子來,溫言道:「艾露,我們去摘花給將軍吧。」上午的訓練課都已經結束,通常下午親長大人都會放養我們,讓我們各自去玩或練習。

總覺得──好像哪裡怪怪的?

阿!「小艾露,金絲雀呢?」這孩子自從撿到那只黑貓,這幾日就形影不離的。可昨天今天都沒看到,感覺就有些奇怪。

艾露歪著頭,露出甜甜的笑:「金絲雀在家裡呀,他喜歡待在家。」

那時候,並沒有想太多,反正──就只是一只貓而已。


TBC.
欠債四篇減一,剩三篇。
周末又忙過頭忘記更,這兩天會補上。(已經打好了呢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5 19:10: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貓咪是什麼角色呢~(期待

點評

貓咪的身分要壓到非常後面才會爆出來(誤)  發表於 2019-9-25 19:5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5 19:57:1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19-9-25 19:58 編輯

****(幕間:禍起蕭牆{三})****

時間:中午
天氣:陰天
地點:戰靈天使部落


「艾洛,所以,現在該怎麼辦?」修伊斯懷裡揣著一個鳥籠,雖然很想知道這鳥籠是怎麼來的,但好像不是重點。

「先開鎖吧。」先不論艾露到底是怎麼想的,怎麼會把一隻幼貓關進鳥籠,看這貓是有些虛弱,把貓抓出來比較重要。

修伊斯點了頭,然後──單手就把鳥籠的鐵絲給掰彎。

「……謝謝。」剛剛說的好像是開鎖,而不是破壞吧?阿算了。

小心翼翼捧住黑色小奶貓,「總之──」修伊斯愣住,不自覺跟隨他的目光轉去。艾露正站在不遠的樹枝邊上,朝這裡盯著。

「阿妹,金絲雀快死掉了,你不能這樣關住他。」想了想,選了個折衷的方法:「我們去找昔恩將軍,請他幫忙治好金絲雀,好不好?」

不知道原因是什麼,但總是先把貓咪性命穩住了再說。

修伊斯捧著貓,我抱著艾露,找到昔恩將軍。大約是剛吃過午飯,食堂附近人還不少的。將軍也沒多說多問,只是施展了治療術法、取了點藥草弄。黑色小奶貓總算是有力氣睜眼,發出低弱的嚎叫。

「所以,為什麼要把貓咪關起來?」在旁邊看熱鬧的珍萼,揉了揉小艾露的頭髮。

但她的答案出乎意料。

所有人詫異地看向艾露,卻見那渾圓可愛的小傢伙,皺著眉頭,有些疑惑再次重複:「為什麼不可以?金絲雀是我的,不關起來會跑不見、要是迷路了就不好了呀!」

「可是你這樣會把它給關死的。」雖然取名字叫做金絲雀,但沒道理你關個貓還用鳥籠吧啊?珍萼撓著頭髮,似乎有些煩躁,估計是想起了以前葉芽城有一樁鬧很大的案子,是個媽媽把孩子關在狗籠裡養的事情。

小艾露現在的說詞就和當年那母親的說法,簡直不要命地一模一樣。

「你這樣會害了他,以後不能這樣做。」

艾露有些驚訝,小小的臉皺了起來,小小的拳頭緊緊纂著:「金絲雀是艾露的!」

簡直不可理喻。我幾乎能在珍萼的臉上讀到這幾個字。

「艾露。」昔恩將軍喚了聲,正想說點什麼。

「阿拉~這裡發生什麼事情啦?」卡丁茲將軍頗愜意地晃蕩過來,估計是看著這裏圍了一圈子的人,來探探情形。

突然,珍萼抱在懷中的小奶貓突然睜了眼,一溜煙地跳下地板想要逃跑。

「誰讓你離開了?不可以離開!」根本沒在注意聽昔恩將軍訓誡,艾露馬上注意到這邊的動靜,邊喊著邊跑上去追著貓咪跑了。

「將軍,那是魔障嗎?」他和露狄亞大多沒有這個問題,但也可能只是還沒彰顯,或是因為成熟的靈魂而能稍微壓抑住。

「恐怕是,沒想到小艾露魔障真的是控制、佔有。」卡丁茲將軍用詞居然是「真的是」,難不成將軍早就注意到了?

卡丁茲將軍笑了,「早注意到了阿,小艾露一直都有較強的佔有性格,也就是只有小洛你才沒發現。」摁?什麼意思。

「不過不好好教導小朋友,未來可能會很糟糕,得要告訴帝法一下。」但沒想到事情很快就失控。明明訓導過小艾露不能樣做,結果隔天露狄亞就發現小孩把貓咪鎖在抽屜裏頭。

被關了一天的小奶貓,本來就虛,現在更是奄奄一息縮在露狄亞懷裡。

「將軍,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是不是,要試著送走?」如果不是小貓這樣這狀態,我也不會提出這個建議,畢竟要是手段太激烈,可能對小孩影響太過。

聽見這話,向來溫和的小妹居然勃然大怒,奮力向露狄亞撲去,想把貓咪搶回來。在場的將軍乾脆地揪住小艾露的後領,「艾露,這樣是不對的,你不能因為喜歡而把它關起來。」

「要是不關起來,金絲雀會跑掉。」試圖掙脫將軍的禁錮,「我不要他離開!」完全聽不進任何話語,「我會對他很好很好很好的。」

從未看見如此失控的孩子,這樣大聲爭執很快就引發其他人的注意。還無法好好控制自己,被魔障左右的她狂亂揮舞手腳,想要靠前護住小奶貓。

「艾露!」聞風趕來的親長大人,嚴厲斥喝。

「他是我的!」艾露絲毫不懼怕母親大人,沒有禮貌地直接頂撞回去:「母親大人也不可以。」

親長大人正義正嚴詞訓導小艾露,「不行,金絲雀我的!」伴隨著艾露的尖銳嚎叫,周遭隱隱聚集黑暗氣息和雷元素。因為情緒而逐漸動盪的力流,雖然很快就被一旁看戲的卡丁茲將軍平息下來──我猜的。但有可能是昔恩將軍或是親長大人──可將軍們的臉色都不是很好。

本以為這樣的爭吵要許久,忽地,剎那一刻,艾露整人僵直,好似整個人被浸泡在冰水中,跋扈張揚登時熄滅,難以置信地轉過臉龐,仔仔細細盯著露狄亞懷裡的小奶貓。

金絲雀睜著渾圓的眼,帶著淚。

彷彿正無聲控訴著什麼事。

憤怒瞬間風平浪靜,艾露沉默了很久。低眉順眼,彷彿變成平常的乖巧孩子,靜靜聽著親長大人的訓話。

年幼的孩子整個肩頭都在顫抖,看著後背,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哭。只能感覺到那孩子的情訊是那麼混亂的憤怒與悲傷。小艾露又聽了訓話好一會,才憋出:「我知道了。」

「父親大人,可以帶金絲雀離開嗎?」

「……越遠越好。」這樣我就不會再傷害她了。

那一刻,彷彿是聽見了自家妹妹的心語。

TBC.
欠債三篇減一,剩二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9-26 18:09:2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原來金絲雀是觸發點呀(恍然大悟

點評

也可以這樣說XD不過戰靈天使的劇情要緩緩了,太陽他們那兒的故事需要先進行WW  發表於 2019-9-26 19: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6 19:35:28 | 顯示全部樓層

******(九章:半精靈{下})

「怎麼,做惡夢了?」這囉嗦丫頭很少睡,不知道是不是太累,剛才就一手抱著筆電打盹。這裡的人也都沒有那麼白目去把個累壞的少女叫醒。

不過這丫頭自己睡一睡就嚇醒了,對,嚇醒的。整個人嚇得身子一縮,差點沒給摔下沙發,還是她反應快扶了沙發扶手,才沒真跌個狗啃泥。

「沒事……。」丫頭壓著額心,似乎是真乏了,就把筆電放到桌上,沒繼續催促我們把下個月的企劃交出來。但趁著她剛才睡著,我用了精神連接直接跟綠葉、羅蘭還有白雲討論,已經討論出個大綱來。

囉嗦丫頭要討也絕對討得到東西。

「你還好嗎?臉色看起來有點糟糕,要不要去瞇一會?」綠葉溫言詢問。

「沒事,精神好些了。」灌了一大口咖啡,少女拿起剛才我們討論用過的紙張,仔細瞧著,眼神也逐漸清明銳利。

明明是個丫頭,對人對己都異常認真,說嚴厲有些過份──儘管我覺得是苛刻,對一個才國中生的青梅竹馬這般要求──但還是得感謝她的天分和努力,不然我和白雲不會紅到讓綠葉看過影片,然後寄信來和我們相認。

這真是倍感興奮,或許我們真能透過網路媒介把人給找全。

「這個想法感覺挺不錯的,預算上也剛好。」明明我們才是年紀大的那群,為什麼感覺情況有點顛倒過來──讓個小丫頭對我們的企劃指手畫腳。綠葉剛才趁著丫頭睡著的時候,非常微婉詢問過這情形。

只能說技不如人。丫頭對時事和流行的敏銳度,在文化浸染程度比我和白雲這些年的空白都還高。我就有種覺得這些年來有點白活了。

明明身在這個世界,卻對這世界的狀況一概不知,假裝上課、假裝寫作業、假裝和人聊天、假裝活著。如果不是因為要製作影片,成為網路紅人的話,對這個樓上青梅竹馬,大概還是也假裝著熟悉。

對身旁的事情漠不關心,如果沒能清醒,現在大約也是渾渾噩噩過日子。

「行,這企劃能──」雨軒快速翻覽,突然就沒聲音了。

「怎麼,哪裡不行?」不是吧,如果這企劃又被駁回,我們整個假日上午不就做白宮了,我可不想明天禮拜天還得拍完影片繼續商討企劃!

雨軒面色詭異,向來嚴肅不苟笑的神情崩裂一小角,視線停在某一頁紙張許久,遲遲沒有說話,表情要說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怎麼了嗎?還是你哪裡不舒服?」素聞這丫頭年紀小小就日夜爆肝,有時候我都懷疑這丫頭哪天會在上課暴斃。綠葉老媽子大概也是想到我們剛才提的部分,有些擔憂望著囉嗦小丫頭。

「……沒事,大概是有些乏了。」雨軒快速地把後面的企劃案閱覽完,表情回復到本來的漠然。

肯定有鬼。

「誰讓你天天這麼晚睡,就讓你別這麼晚睡了。」這麼說,還是拿起桌上的茶壺,替囉嗦丫頭斟了杯茶。

「……太陽,她還沒時間讀書。」白雲突然靠過來附在耳畔,語氣輕輕。

喔對,我都忘記這孩子不怎麼愛讀書,過去成績怎麼樣我不知道,但國中之後成績倒是挺慘淡,科科六十,全都低空飛過去。我和白雲從沒為這個事情煩擾,所以很常忘記這孩子還需要時間學習。

「說起來,影片囤積量、下個月和下下個月的企劃都已經擬定好了,你歇著點別忙壞了,最近也快期末考,給彼此放個溫書假。」用沒得商量的語氣,如果用詢問句,骨子裡清閒不下的丫頭肯定不會答應。

最重要的事情是,這樣一來就有機會可以好好和綠葉聊聊。

雨軒給我們看郵件是一大清早的,綠葉其實也剛進門沒多久呢!看完郵件馬上回復地址,綠葉不到中午就找上門,這行動也夠快。雖然我挺好奇是怎麼辦到就是的了。

「行,各自幹嘛各自去。」雨軒蓋上筆電,簡單整理了東西就離開回樓上去。

「放假囉!」歡呼一聲,直接往沙發上躺去。

「太陽,你也太誇張。」綠葉中文說得滿普通,所以還是切回了前世語言對話。

「自從幹創作這,我和白雲可都沒有休息日。」沒假日的生活持續了整整一個年度,你敢想像!這時候就能體會班上小鬼們在那邊鬼哭神號要補習的生活,沒有假日是怎麼樣的感覺?

痛苦。

折磨。

生不如死!

「那個別提,說起來綠葉你是怎麼這麼快就找到我們家來?」發出信件到現在也才不過一兩小時而已。

「傳送陣哪。」

「不是吧!等等你也太有錢了。」本來以為綠葉是有錢人家的,結果在這個世界的傳送陣居然比以前的好用太多,畫好圖騰存進符紙,再傾注力量就能夠使用。

羅蘭邊說:「我也是這樣過來的。」

「喂欸不是吧,我都沒聽你提起過。」這麼方便的東西怎可以私藏?

羅蘭頓了好半晌,才道:「九十九神不希望我和你和白雲說太多那個世界的事情,因為不知道哪些事情能說,所以都……。」

「欸?」等等,小青大人有必要做到這樣程度嗎?我和白雲困惑地對視一眼。

綠葉也挺奇怪地問:「村守神?為什麼要禁止羅蘭你和太陽說這些?」

「羅蘭,你知道為什麼嗎?」其實小青大人之前說的那些,我都不是很懂。原本只以為我和白雲是稀少種族,如果沒有自保能力是挺危險的。但防範到這麼嚴密,就能感覺不對勁了。

「因為種族。」羅蘭看上去有些不安,有些欲言又止。

「我都看不出來太陽和白雲是什麼種族,你們種族之力隱藏得很好呢!」綠葉好奇望過來。

「你猜猜?」但是我們種族之力收得嚴密,綠葉要猜也猜不出個所以然。最後只得宣布答案:「我是光之一脈的戰靈天使。」

「晨謠。」白雲聲音細微。說起來,為什麼又消失了呢?剛剛不是還站在沙發邊?有點懶得放感知找人,反正都在同個屋簷下,不會走失。

「欸!」綠葉表情有些錯愕看著我。

震驚地回望羅蘭,後者木然地點頭。

所以,到底是怎樣!「你們可不可以說人話?」被弄到有點煩躁,你們這樣到底是怎麼樣。

「太陽,你要做好心理準備。」綠葉面色凝重。

「難道是很不好的種族?」轉念一想,又笑道:「反正我都當過魔王,沒有什麼好怕的吧!再不濟也有你們陪著。」

羅蘭搖了搖頭,又和綠葉對看一眼。

「並不是那樣的,不是那方面的事情。」綠葉深深吸了口氣,語氣無比嚴肅:「太陽,你的種族——隸屬光之一脈的戰靈天使,在六百年前一場戰爭中,被滅族了。」

怎麼想也想不到是這樣的情況,饒是我也愣了好幾秒。

「喔。」除了句點綠葉,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回復什麼事情。

「太陽,我想那位羅蘭提到的九十九神,大概是因為這原因不願意讓你們接觸守世界過都的資訊。」綠葉緩緩地說下去:「古老種族流落在外,本就是比較危險。何況是戰靈天使混血孩子。」

綠葉簡單幫我重點整理,戰靈天使自帶超高仇恨,邪惡勢力痛恨欲絕。而且聽說戰靈天使太過群離居所,有自己的善惡判斷標準,和部分的光明、黑暗種族處不來。

感覺就是IQ頂天EQ低破水平線的種族。

「還好吧,其實我沒有太難過。」可能是沒有接觸過的關係吧,壓根兒沒和戰靈天使的族人相處過,既然沒有感情,又何來的痛苦呢?「我比較煩的還是跟這個世界處不來的問題。」

「不過,白雲的種族呢?」話鋒一轉,詢問起白雲的事情。如果沒有個三四五,小青大人估計也不會護得如此吧!

結果綠葉搖頭,羅蘭也跟著搖頭。「可能只是單純古老種族的混血孩子,我有請二哥幫忙查過,但晨瑤族近幾年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動作。」聽起來晨瑤族就是個與世隔絕的主,聽起來只是小青大人擔憂混血孩子在外自格兒生活的……吧?

「但願如此。」

反正我們種族的事情也不是一兩天了,比起這。「綠葉,你又是什麼種族?」感覺像是偏向木屬性的?

綠葉不自覺笑了,笑得春風如徐,頗有翩翩美少年的氣質在。要放在以前那會,估計葉芽城神殿第一名美男子的排行當家要換人做做了。「我是半精靈。」

喔啊?聽起來可真還不錯。

「對了,太陽,你們要不要來讀我們學院?」綠葉突然提議︰「而且我們學院的保護機制很好的,即使是你和白雲這樣的身分,應該沒問題。」

「你在哪裡讀?」羅蘭問。

「Atllantis學院呢。」

羅蘭愣了愣,神情有些恍然:「為什麼我都沒遇過你?」說來好笑,這兩家伙居然是同校同年級!可居然沒碰過面。

「轉學嗎?」聽起來或許不錯。但我還是得向小青大人那打聽打聽著,一來問問白雲的事,二來問問那個學院。

聽羅蘭和綠葉說,這世界和另個世界是分離的,這裡被稱作原世界,另外一邊被稱作守世界。本來二界為一,但歷經了某些事情之後,就分開了。

不過兩界之間還是有穩定的通道,綠葉和羅蘭就是通過那裏來的。

其實我不太明白,守世界到底是以什麼樣的形式存在?是星球嗎?還是像小說說的那樣,是三界六道是上上下下的關係,一層疊一層的那種。問了兩位原生長大的,結果兩位一時半刻都說不上來。

真是夠了齁!

TBC.
欠債二篇減一,剩一篇。
雖然很想說這篇將近四千字能不能一抵二,但想想還是算了。
還是勤勞點,後編的劇情想好了都還沒出來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9-28 18:29:15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校園一二三事)***

時間:上午十點二十五分
地點:某某中學八年一班
備註:中二女班長視角,這人有毒

「雨軒同學,請不要上課睡覺!」歷史老師如雷貫耳的咆嘯,班上大家早就習慣了。

至於學渣雨軒同學,還是被隔壁學霸西亞給搖醒,才揉揉眼睛,自格兒拿起作業簿往後排站。這幾乎都是標準流程。

班上的大家都給雨軒起了個叫做睡神的封號。她可以一整天都趴在桌面上,連體育課都趁老師不注意,去走廊邊靠著牆壁睡。明明學渣如此,卻和班上兩位學霸如此友好,才不會說羨慕。

比起那個,西亞同學簡直要命得帥,就是我的理想型!靠北中學的論壇上,楊西亞同學可是蟬聯二屆學校最帥氣之一,全校女同學公認的帥哥。九年級的一位王同學前一年第一,今年咱們班的楊西亞同學妥妥的第一名。

哼!也不照照鏡子看那王落恆長了什麼樣子,敢跟老娘最愛的西亞同學搶第一名。

「待會剩十五分鐘,來隨堂測驗。請大家不要作弊,作弊一律校規處置。」歷史老師是出了名的嚴厲,簡直比擔任學務處的主任涵吉(番薯台語)還要兇還要嚴格,更討人厭。

課堂很安靜,幾乎沒有人會說話。事實上是這堂課的老師太嚴厲,不然看看地理老師當家,才不會這樣呢!

剩沒多少時間,老師發下了卷子開始測驗。才沒幾分鐘:「雨軒同學現在是上課時間,不要再睡了!」嚇得身子一縮,幾乎是全班都往後看。

歷史老師站在後邊,氣得不輕。

「老師在講,你有沒有在聽!」老師氣得破口大罵,全班同學看夠熱鬧,繼續回頭寫卷子。反正大家都習慣了,那傢伙是悶罐子睡神,任老師罵的,也不會回。對同學也很冷淡,會說上話的全班估計也只有西亞同學和帝安同學。

可突然,卻是老師的一陣驚呼。「班長!班長呢?」

趕緊回頭。老師扶著雨軒,後者彎著腰看不見神情,怵目驚心的卻是那從裙底大腿蜿蜒而下的鮮血。

阿,姨媽禍事。

「老師,我扶她去保健室吧,我的卷子寫完了。」西亞同學趕忙跑過來,也扶著雨軒同學。

「額……還是我陪雨軒去,西亞你是男孩子,不大方便吧?」

結果就變成我扶著這同學去保健室。保健室在一樓中庭,離我們這挺近的,只需要下層樓拐個彎就到。

然後──變成我卷子沒有寫完。

真討厭。

坐在床沿邊,看著躺在床上清醒冒冷汗的女孩。說實在的,我和這人實在沒說超過三句話,這是真的!正確來說,班上誰不是和這人講話沒超過句。

「你回去吧,考卷不是還沒寫完。」雨軒突然開口,害我嚇了一跳。

整整衣袖,邊道:「老師會讓我補考,而且我不喜歡睡午休。比起這個,我也好能忙裡偷閒,下一節課是討人厭的化學課,老師雖然很好,但我就不喜歡理化課。」

然後──雨軒就不接話了。連個句點都沒有。

阿、阿!簡直要尷尬癌犯了。

百般無聊撥弄著頭髮,卻聽見保健室外邊有動靜。三個男子邊說邊笑著走進保健室,看樣子是體育課。這不!手底都拿著球呢。

「阿姨哪,咱們英勇的鼓手傷了手,趕緊幫忙看看。」我記得中間那個男生,是咱們校隊的樂隊,專職地音鼓和大鼓,籃球也打得特別好。如果不是個性太難以接近,估計也是全校男子排行有榜的。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混血,那個男生五官英挺,帥氣的很。不管是西亞,還是鼓手同學我都非常中意。要是能穿越成后宮女主人,我也要有這樣男寵左擁右抱。

話說,真羨慕雨軒。都不用說話就能取得西亞同學的青睞,西亞同學雖然平易近人,但感覺有點隔閡。可能是人太帥的緣故。

「喂喂喂,你幹啥呢?」注意到床上同學起身,趕忙扶人起來,「不要亂動,熱水袋都要掉了,不舒服的人不要亂動。」真的是很會給人造成麻煩,不喜歡。

下課鐘剛好響了,蓋過了雨軒說話的聲音。

……。「你再說一遍吧,沒聽清萊著。」苦笑了下。

後者沉默了,最後搖了頭又再次躺下,乾脆閉眼不說話。

哇靠!你這女人有沒有這麼難伺候?

「喂喂喂,墨雷你這樣還能不能打班籃?不要給老子臨陣退縮啊!」

「欸你好歹有點良心,人家手都劃傷了。」保健室阿姨不住道,給那隔壁班小帥哥邊消毒,手腳俐落開始包紮。遠遠瞥了一眼,那可不得了,一長條鮮紅傷痕恆更前臂,看起來傷口並沒有很深,但挺怵目驚心。

「這又沒啥,不過就是傷了點口子,拿口水抹抹就行。」估計也是同班的,那男生誇張的開始胚樓胚樓作勢舔手的模樣。要說多噁心就有多噁心。

阿拉!從門口進來的那不是西亞同學嗎?

「潘筠,麻煩妳了。雨軒她還行嗎?」西亞還有帝安一塊兒過來。不知道為什麼,有種看電視劇裡男主角和女主角的記事感,然後我就是個跑龍套的女二。

「沒什麼,阿姨剛說雨軒可能是貧血,又天生容易犯痛,過了就沒事情的。」腦子和嘴巴分開的部分又不是第一回,內心開著小差邊替自己內牛流淚,邊交代事情。

「沒什麼大事。」雨軒自己都睜開眼說道,就又不說話了。

其實你根本沒事吧!蝦!

可如果雨軒真是愛情劇裡的女主角,怎麼會有這種爛個性的女角辣!這種劇情一定沒有人會看,不如是我這學霸和西亞這樣的優秀同學,演出一場淒美的愛情才會收視率高。

「讓她自格兒休息一會吧,你們還都要上課,別遲到了。」保健室阿姨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結束包紮,那三個男孩子都不見人。

不讓我和西亞、帝安同學偷閒,硬是把我們轟回教室上課。

「西亞,你和雨軒關係真好。」這絕對不是什麼要套話的前奏,這只是感慨,只是羨慕嫉妒恨哪~

「對,我和她是鄰居,打小就認識。」

「阿~真好~」獲得兩位同學疑惑的眼神,她趕忙補充:「我也希望有個青梅竹馬,還能讀同一所國中,感覺周末就能一起出去玩、功課不會還能一起討論。」本來以為能獲得男神「如果你有需要,也可以來找我。」之類的回應,卻壓根兒沒想到。

「還行吧。」為什麼是這種回答!!!

不!這不科學!西亞同學,我的男神,你的謙虛、你的平易近人呢?餵狗了嗎?沒看到這裡有個期待你拍拍的小女子嗎?

「難道你們不會一起討論功課?」阿──我忘記雨軒是個學渣。真抱歉我嘴笨,是不是其實西亞同學也瞧不起功課不好的學生?如果我說錯話怎麼辦呢?

「確實不會,你知道的。」西亞同學露出無奈的笑容,阿要有多好看就有多好看。

摁摁摁是,我知道西亞同學壓根兒不會和鄰居討論功課,那是因為鄰居就是個學渣。說起來是學霸的我還比較有機會點!

如果知道實情是,這三位忙得拍影片檢影片做企劃,根本忙得沒時間討論功課。我肯定不敢這麼想。誰不知道工作是最容易磨擦出愛的火花的。

然而,這會的我還努力翹起小尾巴,顯露自己的厲害。

「那、那,如果我功課有不會的,能不能和你討論?」既然咱的男神不回球,身為學霸如我,就要主動努力投球!

「我也不太把握全會,也許問問老師比較能獲得全面的解答。」謙虛了謙虛了,我的男神真的是脾氣好又謙虛,待人又春風如徐。阿~~

「上課鐘響了。」帝安同學提醒。

「哦對,我得跟老師報備一下。」雖然覺得麻煩,但還是得跟化學老師報備有同學在保健室的事兒。

感謝雨同學的犧牲,讓我和男神多說了些話,多刷了好感。國家會感謝你的。

***(然而事實上卻是)***

看著班長離去,不著痕跡地鬆了口氣。

「白雲,謝謝了。」後者點點頭,回到座位。

這年紀的小女孩怎麼都這麼難應付啦!簡直有毒!

*********

我想打些校園篇,其實班長只是有點花癡兼中二,但還是挺好的..吧。
然後,大家應該會注意到,有些設定被我調整過了,還有某個人偷偷出現啦~(灑花

不過距離他正式上線還有一段時間,現在只是煙煙對他的愛,讓他提早透一口氣而已
這幾篇應該都會是校園篇,但也有可能不會...看文章狀況。
這篇是更新,不是欠稿補文(無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