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傻.蛋★

[同人文] [第二人生]平行世界的殘缺之頁(章十五 2/17更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12-8 13:27: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暴風真的好可憐……(默哀兩秒                  雨軒說的以前是……?           羅蘭的大哥真的不是開玩笑!!我不擔心暴風了……

點評

等等,這個變臉速度(笑岔)嘛本來就是這樣哪,有關係就有關係,沒關係就沒關係壓~  發表於 2019-12-9 14: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9 14:50:17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二:熟悉的人[05])######

「你們以前就認識了?」綠葉有些訝異

「在醫院見過一次面。」丫頭就沒繼續說了。可惡,明明知道我們會繼續問的,居然給我不說話。

「能說說詳細的嗎?」我問。

雨軒點頭,很自然開口:「他發病的那……」

「他沒有病。」我反駁並再三強調。

「莫名拿刀砍人沒毛病?」

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該怎麼說。

這裡是太和平的世界,小朋友估計都沒看到過真刀真槍,拿刀砍人是很要命的事情。放在前世那會兒,騎士自衛砍人並不是很嚴重的事情,甚至是會被稱讚的──畢竟只有狂徒會攻擊騎士。

「反正那次看見,就是他差點殺了護士長和其他病人,所以印象深刻。他那時沒有病這麼重,還看得出樣子。」雨軒滿是鎮定,繼續陳述:「不管你以前怎麼認識,他現在精神不正常,也有殺人未遂的事實在。」

「他只是……。」

「只是心情好想殺人?西亞,他若是精神病患,我還能體諒一二。但你說他是正常人,我會覺得,他該死。」想爭辯什麼,卻覺得異常無力和沉痛愧疚。

白雲悄悄地拉了我的手,有點冰冷。

比冬天的風還冷。

「雨軒,不管以前有什麼事情,希歐他會越來越好的。」羅蘭走上前,一本正經地道。

一旁的綠葉緊緊蹙眉,看著我們一干人的爭辯。

看來這些年我也是張牙舞爪、太過愜意,一時之間竟然比其他人還不鎮定。

「我們回學校吧。」最終我只能說這句話。



回到學校,本來還想問丫頭該怎麼圓謊。

只見丫頭拿著不知道什麼時後買好的藥,估計是從我們家附近的藥局買來的,交給老師邊說:「西亞和帝安喝了過期牛奶,壞肚子。」症狀講的異常真實,每個細節基本上都非常清楚。要不是知道早上沒有拉肚子,我真也會以為自己狀況就是那個樣子。

回教室路上,我才問:「你怎麼知道這些症狀的?怎麼想的到這些理由?」如果丫頭早就安排好今天要帶我們去探班,後續作業也太仔細了。

「笨,有網路能查啊。」被囉嗦丫頭嫌笨,這是怎麼樣的體驗?不過,也是啦。我常常忘記這個世界有網路。

上課的時間特別漫長,老師教的課程內容很無聊,最累的是我還得裝作也在聽的。

幸好,幸好我還有精神法術能和白雲開小差。「白雲~~~我好無聊~~~」

「……」我幾乎能感覺到白雲的無奈情緒。

「你覺得羅蘭和綠葉真的能把暴風弄出來嗎?」說實話,在這個世界裡我沒錢沒勢力沒門路,混的有夠淒慘。放在前世,我需要就可以直接把人帶出來,現在連探班都要麻煩旁人。

「不知道。」被迫跟我聊天的白雲淺淺回了三個字。

「那丫頭固定的晨跑,居然會繞去那裡。是有什麼認識的人在哪裡嗎?」會不會是生父生母什麼的?明明知道問白雲不會有答案,還是忍不住開口碎碎念。

「你問她看看?」

沉默了一下,看了看地理課本的地圖,回應:「指望她說話,不如自己去調查感覺比較實在。」

「嗯。」

「……我有在想,要不要轉學去綠葉他們的學校。」能有勢力在手裡,可做事就方便許多。雖然綠葉他們來家裡的時候,我們多少會交流,但都是綠葉羅蘭教導居多。

更何況,大部分時間都被剪片拍片占去。

「小青大人……?」白雲提醒我。

這些日子若不是小青大人擋著,聽羅蘭說,原本羅蘭的大哥二哥有想讓我們回去那個世界。是的,是「回去」。但小青大人好像是因為幾百年前我的種族戰爭被滅,白雲又是古老種族的孤兒,好像會有什麼危險,才不讓我們去。

很顯然這某種危險,羅蘭大哥二哥也知道,便囑咐羅蘭不要太常往我們這裡跑。這超煩的!!明明就是我們的事情,為什麼不讓我們知道,重點是感覺很不舒服啊。

而且我的種族都被滅掉這麼久,敵人應該也早就死光光了吧?未免也太小題大作,而且我不都活著好好地到現在嗎?

煩躁地歎氣,告訴白雲:「……我一定要想辦法去,有種直覺告訴我,其他人肯定在那裡!」






結果傍晚回到家,羅蘭和綠葉又跑到我們家。

你們那裡課程真的沒問題嗎?

「太陽,二哥說都已經喬好了。等會我們去就可以把暴風接出來。」開門見山直接道,羅蘭向來沒有拖泥帶水的習慣。

「能馬上出發嗎?」我自然希望暴風能越快出精神病院越好,那裏根本不是人呆的地方。一畝三分地大小而已,不用二十秒就能把整間病房貼牆走完,在那種地方待著根本是種折磨。

尤其暴風現在還病著,雖然他精神狀況好轉,卻不能保證他能挺過來。

「那你要怎麼交代?」綠葉按指了在廚房忙活的少女。

一想到早上對話,想到這些普通人視暴風為大麻風、危險分子,理智上能明白,感情上卻有些過不去。「不用交代,直接出門就好。」關於病院的路我還記得怎麼走,用不著有人領路。

「吃飯了。」雨軒和白雲端了大鍋從廚房出來,我們這裡的對話自然就擱下了。

餐桌上一別以往地沉默,平常大多是我和綠葉聊天居多,畢竟白雲、囉嗦丫頭、羅蘭都不是愛聊天的主。可這會的沉默,讓人有些不適應。

「綠葉、羅蘭,你們平常都不用上課?」雨軒突然打破沉默。

「不,我們要上課的。」羅蘭向來誠實。

丫頭木著張臉,放下碗筷道:「有些事情急不得,心急吃不了熱豆腐的。你們擔心病患狀況能理解,不過他已經在醫院裡,會獲得妥善照顧。」

「妥善照顧?」我不自覺揚聲反覆,轉頭看向半大不小的丫頭,一字一句說著:「你看他那樣子像是得到妥善照顧的嗎?你昨天還說他病得快要死了,我們能不著急嗎?」

少女面色隱隱蒼白,似乎在壓抑什麼,也有可能是想要說什麼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們待會會再去病院一趟,這些事情你不用管,回家寫你的作業。」心底一橫,思路漸漸明白。

「你們需要同意書才能探病。」

「我們自己會想辦法,你以後都不需要再管這些。」






晚飯草草吃完,就搭車前往醫院。

「太陽,這樣會不會太過分?」羅蘭問。

這樣確實過河拆橋,也有點遷怒的意味──但我寧可如此。「確實,但我們終究是要去你們那個世界,她只是普通人類。」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們的事情太佔雨軒的時間,她能力很好,可以往更高的地方爬。

「太陽,你只是在遷怒。」白雲突然開口,聲音還是小小的,不注意聽很容易被捷運行徑聲響蓋過。他轉頭看了遠處獨坐位子的少女,她正望著我們這裡,表情還是那木然,不喜不怒。

儘管要她不管我們,囉嗦丫頭還是自顧自地跟了上來,默默地跟在我們身後一段距離。

「你只是不能接受,她把暴風當神經病,還知道暴風、也知道我們在找人,卻拖延到暴風生病不起才說。」白雲頓了頓,又道:「不然,你不會這樣處理。」

真難得白雲願意說這麼多話。

沉默了半晌,道:「我知道。」

路途搖搖晃晃地,走過一回的路,現在走來更快也更熟悉,哪怕天色全暗了。

醫院很快就到了,也好不容易,綠葉和雨軒溝通,先分頭行動,晚點再一起回去。才暫時擺脫了這尷尬的局面。

院方似乎提前收到羅蘭大哥的通知,雅子護士很快就幫我們辦理一些相關的手續,不過要跑些流程還需要一點時間。這時間,我們和暴風就坐在醫院三樓的中庭花園,簡單聊天。

「你們動作也太快。」因為還生病著,加上身體狀況太差,暴風沒有辦法走路──他光是起身就會喘──所以是讓我們推著輪椅。

「拜羅蘭大哥所賜。」我笑了。

「真讓人難以置信‥…我們居然轉生到另外個世界去。」因為死亡的衝擊太大,暴風這些年一直以為自己是做了一場醒不來的噩夢。

「這裡其實有兩個世界,簡單來說,一個是有魔法的世界、一個沒有。這裡是沒有魔法的世界,羅蘭和綠葉是在有魔法的世界出生,你出院後會先到他們那裏靜養。」

「你和白雲呢?」暴風顫顫地拾起手帕,壓去嘴邊的口沫。估計是這些年被注射藥物太狠了些,他現在都有些手抖、自律神經都有些失調。

「我會盡快想辦法過去。」我想過了,其實小青大人有沒有同意都無所謂,她也不是我的誰,我們要去哪裡都無所謂的。

比較難享的辦法是錢。

我們搬過去毫無疑問是需要一筆錢的。

「摁。其他人呢?」

「還沒找到。」羅蘭搖頭。

還剩下七個人,只剩下七個人了。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17:22:59 | 顯示全部樓層
雨軒應該也不想和太陽分開吧?
因為太陽也算是他身邊唯一一個親近的人了
他是不是覺得他們離的越來越遠了呢?
其實他應該也只是怕太陽被暴風傷到而已吧

點評

無可至否地,有時候人際關係就是如此,親近了誰,自然就會疏離了誰  發表於 2019-12-9 20:5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9 20:53:43 | 顯示全部樓層
######(章十二:熟悉的人[06])######



「太陽,你們要過來?」

「阿對,我認為必須過去會比較好。」在這世界,我們始終是異類。

「沒問題嗎?」

「當然可以綠葉老媽。」感到有點好笑,「只不過還需要你們多幫忙,可以的話,我希望這次學期結束就能過去。」自從跟綠葉羅蘭接觸後,我很常做一種模糊的惡夢,這幾天反思分析過,大概是實力落差造成的躁動不安。

「當然。」還正多想說些什麼,某種尖刺般的氣息,極其微弱──大概是有些遠的關係──但異常熟悉。

是不死生物的獨特氣息。

很顯然,除了暴風,所有人都感覺到了。

「在樓下,可能在二樓以下。」畢竟距離有點遠,只憑感覺是說不準的。

綠葉補充說明:「在地下室。」精靈的敏銳度可高了。

「要去解決?」羅蘭雖然問著,卻已經起身。

「你們都去忙吧。」暴風開口。

「附近有不死生物出現,白雲、羅蘭你們留下來。等等如果病院人員找來再麻煩你們。」暴風沒吭聲,大概也知道不好再說什麼。

「好。」羅蘭點頭。

搭電梯下樓,我才問:「在這世界出現這種東西正常嗎?」上次是在深山哩,還能夠理解。但這裡好歹是工業區,有人類居住的地方欸。

「正常不過了。」綠葉苦笑。「估計也只是小東西而已,其實讓我自己過去就行了。」

果真如同綠葉說的,就是個不成氣候的小卒子。跟上次在深山裡看見的東西簡直不要太小屋見大屋。

綠葉起了個手勢,默念了聽不懂的語言,優美亮麗的線條組成倒三角的圖騰紋路,將不死生物框在其中,閃光之後,就徹底消失不見。

「這是精靈的淨化陣,就是用來淨化些小東西用的。」綠葉微微笑了,人很好地替我解說。

知道這是綠葉特別操作給我看的,但:「我聽不懂那串話。」

「那是精靈語言,意思──誰在那裏?」驀地,有某種存在憑空出現在後頭。我詫異回頭,一抹身影確實是突然出現,毫無聲息的。

「哎呀哎呀哎呀~是可愛的小精靈呢,怎麼就把我的小寵物殺死了?」不自覺地某種毛骨悚然從腳底竄上,明明近在咫尺,卻無法看清楚對方的面容。

「那是鬼族。」綠葉手上不知何時多了把弓箭,而我什麼都沒有。

「我最討厭你們這些小朋友,一點理由都不分就大開殺戒。所以呢~」我還沒回神過來,等到一陣壓抑細微的吃痛聲過後,才意識到發生什麼事情。

「綠葉!」顧不得那種恐懼感,不分說由直接凝聚聖光,壓在綠葉腹部鮮血淋漓的傷口上。

「我沒事。」綠葉硬撐身子想起來,可我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根本不是對手。

「……撞大運了呢,居然真有戰靈天使的遺族。」眼前一黑,胃裡翻江倒海,就要吐出來。一股劇烈疼痛從下後背傳來,痛得耳鳴,叫都沒力氣叫。

只感覺自己被晃來晃去的,沒什麼能力掙扎。

我,不會要死了吧?




遙遠而模糊的聲音。

一點一點透來,接著──



「太陽!」




是綠葉。

旁邊很吵,有那麼一瞬間,我不知道這裡是哪裡,為什麼我在這裡。我不是在睡覺嗎?

「你還好嗎?」

「還行。怎麼一回事?」壓著太陽穴,好半晌我才想起來,我們去地下室解決了小小的不死生物,後來遇到了奇怪的人。「你的傷沒事?」

「我沒事,只是皮肉傷而已。那位大概也沒下重手。」臥操那樣子是沒有下重手?

附近看一圈,多了三名沒有看過的少年少女,穿著什麼聯合什麼公會的制服,總之就是羅蘭參加的公會。以及一位身穿華服的腰撓男性──我真沒有使用錯形容詞。

「如果他願意的話,一照面我們就會死,哪裡還能只受傷。」綠葉苦笑,蠻是不在忽,「那鬼族是他的囊中物,突然被搶走了大約心裏不舒服。」

「那公會的又是怎麼回事?」

「追著那人來的,幸好公會支援來得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不用說完我就知道我們大概是會完蛋了。

等等,這樣說起來──「我們就是被公會人員捲入任務?」自家兄弟給了肯定的點頭後,我只能在心底翻了白眼。

媽的。有夠衰小。

「這天使沒事了?」公會少年走過來打量我,好像看著某種稀有生物的眼神,後者摩娑了下巴一會,朝我伸手道:「不好意思,讓你捲入我們的任務。我是牧恩,多多指教。」

「你好。」回握對方的手,而後者直接將我拉起,讓我好好的站著。

這時候我才注意到,附近的消防車和救護車聲音十足響亮,二樓窗戶外頭半片竟是光亮,不似黑夜。「怎麼回事?」

「大概是那傢伙引起的氣爆還是火災,打到一半就爆炸。」牧恩不太在乎解釋了一下,接著轉向跟綠葉說:「這傢伙得送醫療班,他身上的毒素沒那麼簡單能排掉。」

安安,有事情可以直接跟我說嗎?我這大活人還在你眼前唷。

「我明白。」

「那那邊的海妖精也得一併送醫療班,屬性失衡得很嚴重。」可能一開始就在那,白雲和暴風在二樓另外一頭的走廊,羅蘭也在附近。

「這一部分我們已經處理,今天來就是為他而來。」綠葉回應。

「那你們還真的很衰,沒事被捲進來。」牧恩笑了,「不過你們這裡古老種族遺孤多,也可能不算真的衰。」

「什麼意思?」

「有時候是巧合,有時候是必然,雖然更多時候是人為。」牧恩不知所云地帶過,而我有點無法理解。「總之,沒出大事情就好。」老子下背被得稀巴爛叫做沒出大事?感情你們的大事到底多嚴重?

「謝謝。」

「牧恩,差不多處理好了,帶他們走了。」

「惡鬼巡司那邊怎麼說?」牧恩不動聲色打量了遠處的美女袍籍,似乎有點忌憚那號人物。

「該怎麼樣就怎麼樣,後續會由紫袍們接手。」

「我就說這任務根本不是給白袍的。」牧恩接著一連串應該是咒罵的聲音。

注意到羅蘭和白雲推著輪椅過來,「太陽,這邊的狀況我和大哥二哥說了,他們讓我們直接把暴風帶去醫療班靜養。」

「這邊沒問題嗎?」

「後續公會都會處理。」那就好。

背部疼得讓人齜牙咧嘴的。說起來,我到底是怎麼受傷的?到現在我還是沒搞清楚這一切,真的讓人有夠煩躁的啊!

但礙於場面不方便,只能安靜當個鵪鶉,被公會送到醫療班。看著明明皮肉翻爛的狀態,抹個藥一下子就好了,簡直不要太方便。

直到病房診間剩下我們自己人,我才整個放鬆下來。「這裡就是公會?就是守世界?」雖然剛才走廊上是有看見奇形種:有吸血鬼、有惡魔、還有長著尖耳多的非人。但大多看起來還是人形居多,而且醫療班走廊上沒什麼人,挺安靜的。

「是。」

「說起來剛才到底是怎麼回事?」不只我疑惑,就連羅蘭白雲他們也不曉得怎麼回事。據他們說,原本好好在中庭花園,就突然發生爆炸。為了安全,白雲和羅蘭決定先帶著暴風下樓,再回過頭去支援其他人疏散。

結果就在二樓看見我們。

「你被妖魔打暈之後,牧恩、默靈他們剛好趕到,就打起來了。」接著疑似是妖魔引爆了醫院,造成院方的大混亂。不過爆炸的點不只一處,這就讓人很懷疑妖魔是不是根本只是想炸了醫院。

「妖魔是什麼?」

「黑暗種族。」綠葉大概給我說明了這世界種族的概念,異常的複雜。

「忒麻煩。」聽得有點頭暈目眩。

「叩叩叩──」門響過後,一位小哥走進來,「你們好,我是治療士月見。洛安委託我來看一下狀況,順帶安置海妖精去病房休養。」

「我沒事。」羅蘭摸摸鼻子,和月見說明了點狀況。

一位很冒失的少年踹門進來,一身類似於公會的袍服,自顧自對著月見稀哩呼嚕講了一串話,大多都是求情的話。不過他的樣子剛好被月見擋住大半,看不太到樣子,隱約只見一點紅色的影子。

「好、好,我會不會和你父親說,但事情遮不住我也不會隱瞞。不過蘄克斯你最好記得這周末有考核,要那時候表現不好,自然遮掩不住。」被稱做蘄克斯的少年一聲歡呼,拍了馬屁就像風一般地衝出去,連門都不帶上。

特別冒失。

「抱歉,讓你們見笑了。」

「沒事。」反正這也不是什麼特別大的事情,自然沒有人放在心上。比起這插曲,我比較擔心暴風以前被注射太多藥物,會不會有什麼後遺症。

「在醫療班好好調養,就不會出什麼後遺症了。」月見不知道為什麼,將好好調養這四個字咬得特別重,特別加強語氣。有病當然該在醫院好好治,不然呢?為什麼要特別強調?難不成有人會要搶生意?(當然,現在的我不知道,但以後的我絕對是讓治療士們咬牙切齒的其中一位。)



TBC...

是的,他們華麗地錯過了彼此。就跟錯過審判一樣!
有沒有很驚喜,今天第二更?(因為今天放假呢哈哈)

我有點糾結,到底要讓十二聖騎士很順利地抱團,還是……(愁
因為如果太順利,大概也就是像雪大那樣子的設定,可是這樣就不好玩了(哭喪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21:23:2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不要太順利啦!這樣就不好玩了!!                          真的好看,謝謝煙煙姊姊啦~

點評

謝謝小奈的稱讚(不要亂取綽號)會喔,既然大家都希望刺激一點,我也會馬力十足,讓事情歪七扭八的(欸?  發表於 2019-12-16 20:3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22:59:3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暴風真慘……不過太陽那樣跟雨軒說感覺不大好,尤其雨軒幫忙他們那麼多,他的話太重了……他上輩子到現在的年紀比現在外表大好多,卻感覺更衝動(雖然碰到他的逆鱗他會暴走不過好像上輩子不會這樣?)

點評

唷!小魅說到重點了,居然能察覺到這點,我好高興(喂)關於這點呢,下下一章會說明,(但希望說明了不會OOC,我努力QWQ)  發表於 2019-12-16 20:39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9 23:13:11 | 顯示全部樓層
畢竟他們也當小孩很久了呢~
太陽的敏銳度降低
暴風的事讓太陽想更快進入守世界
這樣才會有更多能力去找到其他人

中間不順利也好,只要最後都平安團聚就好了...

點評

是DER~太陽也開始緊張起來了,劇情要開始快速推動了呢。中間注定會不平靜不順利,歪曲得大概跟死胡同一樣(不要亂講阿喂!)  發表於 2019-12-16 20: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12-16 20:3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19-12-16 20:43 編輯

######(章十二:熟悉的人[07])######

「太陽,你不覺得事情很詭異嗎?」暴風突然開口。

「你是指哪一方面?」

「當然是今天晚上的事情,你們才來第二次,就出了事情。」關於這方面我還真的不清楚,只能回望綠葉和羅蘭。

後兩者搖頭,「據說是妖魔荒不擇路撞到這邊,其實這種事情並不少見,只是發生之後都會有相關部門處理。」

綠葉簡單回應了一下說公會運作的方式。

摁,原來被外星人抓去洗腦這件事情還真的。某種意義上,綠葉他們也算是外星人。

既然真的只是意外,那就沒有什麼好懷疑的了。

感覺暴風似乎有什麼話想說,我又特別再詢問道:「你有什麼地方覺得不妥嗎?」

雖然有些遲疑,但暴風還是搖頭,「沒事。」

見暴風沒有說話,我又道:「那有什麼事情一定要告訴我們。」

「我知道了。」

「那今天就先到這裡,暴風你好好休養。」

「當然。」

到了走廊,我才拉下臉,感覺有些無奈問:「這裡的醫療費用怎麼算?會不會很貴?」

「基本上不會很貴,頂多酌收一些藥材費用,都比市價還要便宜許多的。不過像是暴風這種案例,應該是會走特殊方案,可能不會酌收費用。」

「說起來醫療班的費用到底怎麼運算的?」綠葉說藍袍也是有領薪水,那總不可能只倚賴醫療費用吧?

「說起來是有點複雜,袍籍的費用比較簡單,會直接統一由公會計算扣帳。如果是非袍籍是有合作學校的學生,那會備份給校方的會計處,合作的機構也差不多概念。都不是的話,會當場結清,有點像是任務費用那樣。」

「不、我的意思是--按照你說費用不會很貴的話來說,醫療班不是很虧錢嗎?」

「並不會喔~」不知道是哪裡來的人,突然從後面插嘴。

嚇得連忙回頭,只見一位外表十足十詭異的男性,一身原世界醫生的大白袍子,鼻樑架著極大且厚重的眼鏡。「居然真是戰靈天使,我還以為使役出問題了。」

對方照面就點破我的種族,讓人不由戒備起來。

「醫療班很賺錢呢~~小天使,你要不要把器官賣給我,這個交易更划算喔~」變態!

「九瀾,開會要遲到了!」遠處有人在高喊。

白色袍子的男性抱怨:「這種時候開會也太折騰人。小鬼,你要是願意我很樂意--」

「不用了謝謝。」我直接開口拒絕。

似乎很遺憾,男子搖頭離開。

等那變態走遠了,轉頭看綠葉正要問。

「那位是醫療班主事者的左右手,醫術非常厲害,只不過……癖好讓人為之卻步。」綠葉直接開口回答。

如果是器官買賣這種事情,確實讓人唯恐避之不及呢。另外一點讓人在意的是,「他怎麼知道我的種族?使役又是什麼?」

「他畢竟是鳳凰族的高位者,有點眼力沒有什麼讓人意外的。畢竟我們對他們來說都是小朋友。」綠葉無奈笑了,又指了指我和白雲道:「你們兩位都是稀有種族,自然比較容易被人盯上。太陽你是因為古老種族的遺族,白雲的種族是非常非常少見。」

「使役是類似式神那樣的存在。」羅蘭替我解答了另外一項問題。

清脆的兩聲提示音,綠葉停下腳步拿起手機回著訊息,「抱歉,我突然有點事情要忙--」

「沒關係,我帶太陽他們回去。」羅蘭點頭。

一下子綠葉人就消失無蹤,速度幾乎和上輩子暴風差不多,或者更快?

「那我們走吧!」我說。

羅蘭領著我們走出醫療班,我還好奇為什麼不能直接開傳送陣,原來是在醫療班範圍內不得使用傳送陣。通常使用傳送陣直接進到醫療班總部,很大的概率是出事情--或者是逃院的。

「逃院?」我詫異。

「是,有許多高階袍籍時常會做出這種事情。」為什麼要逃院?有病該治,有藥該吃。我實在無法理解那些人。「那些人有事情嗎?能光明正大偷懶還不好。」我就恨不得天天掛傷單請假在家玩耍,每天上些早就知道的東西很無聊。

一邊聊天,羅蘭邊送我們回到家門口的時候,「靠!」

我想起一件非常不得了的事情。

「怎麼了?」羅蘭問。

「我們把丫頭給忘記了!」接著,罕見聽見白雲發出詫異的喊聲,連帶羅蘭都同樣錯愕。

我們可真是厲害。

看了手錶,已經是晚間十一點。距離我們剛剛分開的那會,已經過去兩小時多快三小時了。剛才發生太多事情,又在醫療班處理傷口又聊太久,根本忘記某丫頭的存在。

不知道丫頭會不會先回家,所以我們上了樓,壓了許久的門鈴,接著從鞋櫃裡摸出鑰匙。打開鐵門,卻發現整個室內非常安靜,一片漆黑。打開燈,卻發現走道上少了鞋,正是丫頭出門穿的那雙黑色布鞋。我們三人默默互看一眼,最後還是羅蘭重新定位,開了傳送陣到精神病院去。怎麼覺得今日真是多日之秋。

雖然已經是十一點,但還是有不少人在現場,像是警察還有整理後續的醫護人員。

眼尖看見見過兩次面的護士長,我連忙喊人:「雅子小姐!」

「欸,你們怎麼在這裡!我以為你們跟去醫院了。」年輕的護士長面露疲態,感慨道:「今天真是多日之秋,誰知道會突然發生氣爆。很多病人都來不及轉移,死了不少……你們沒事真是太好了。」所以公會用這種藉口搪塞真的沒問題嗎?

原來死了不少人嗎?

不知為何,內心有點不太舒服。

「請問雅子護士,有看到雨軒嗎?」當我問出口,護士長滿是錯愕反問:「所以你們不知道?」

「她怎麼了嗎?」不會是被氣爆波及?

後者深深嘆了口氣,捏了捏眉心:「我以為你們是特別回來拿東西……她受傷頗重,被送去醫院了。詳細的狀況我也不太清楚,只是剛好看見她被抬上救護車。」雅子護士拿著文件拍了拍我的手臂,語氣有些惋惜:「你們可能要有心理準備,那傷勢……。」

不知道是鎮定下來,還是沒有實際的感覺所以沒有影響。出乎意料的,我滿冷靜:「她呢?送哪裡醫院了?」

「OO總醫院。你們你們先拿她的證件,在警衛室那裏。」因為出入要換證,我們的證件都遺落在警衛室這裡了。

有時候覺得傳送陣真的非常方便,本來將近兩個小時的路程,硬生生縮短到兩分鐘不到。


似乎是因為精神病院的氣爆,急診室整個亂哄哄吵吵鬧鬧。

這裡是生離死別的交界,循著護士的指引,來到重症急診室外,手術中的紅燈還亮著。刺白光亮的走道盈著病人哀號,還有急促的機器聲響,看不出夜已深。不自覺開始緊繃,覺得有些慌張。

「你們家的大人呢?」護士語氣不善,但我想大概不是針對我來,而是針對這忙碌的夜晚、不負責任的家長。

「他們不在國內。」

「我知道了,我會再嘗試聯絡。病人的手術還在進行,但你們要有心理準備。」第二次聽到這個詞,我才真正地有些害怕起來。到底是傷成怎麼樣子,怎麼會變成這樣?不過是短短的兩個小時……為什麼?「她到底怎麼回事?」

「不清楚。」護士扔下了這句話,就匆匆離去。

什麼都不清楚,什麼都不知道。我到底、在幹什麼?

「太陽……。」

「沒事的,沒事的。」我喃喃自語。


#####TBC#####

下一章節會幫大家詳細解釋一下太陽的反常原因。
還有,其實這篇雖然大致走向是和雪大的文章差不多,但可能黑暗處比較多一點(?)充滿了各種不平的設定
雪大在前期把太陽設定的非常強大,在這篇文章裡,太陽就有多麼不堪(不是智商,而是情勢這方面)在資訊極度不對等的狀況下,太陽是極度憋屈。連面對敵人,一招都走不過就趴擦斷線。這絕對是實力上的問題,但不是智商上(請相信我)

不動腦個三五年就會生鏽,何況是太陽七八年完全在養尊處優的狀態,說是小朋友身體的關係也好,但最主要歌舞昇平久了,還是會有點反應不過來的呢。(笑)但如果是擺在原世界課業方面,太陽絕對把綠葉和羅蘭壓著打,可惜跨度異世界(?)不考學校的課業(攤手(被炸

至於其他的,像是女角。我只想透漏,在完全進入守世界後,她會變成跟透明人差不多。所以在原世界的時候,多刷點存在感,以免大家忘了她。(並不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6 21:19:49 | 顯示全部樓層
也是啦,平行世界這裡的太陽他們沒有情報,很多事情、禁忌都不知道,也不像雪姬大寫的夠早進入守世界,在起跑比別人晚的情況下他們會很快就斷線很正常
看來太陽又要開始努力當海綿,把那些他們所缺失、不足的努力塞進腦子裡,才能好好的保護好他想要保護的人了
期待下章~

點評

不只是太陽,白雲也要辛苦了~  發表於 2019-12-30 02:1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12-19 23:10:14 | 顯示全部樓層
畢竟小青大人也會阻撓他們接觸守世界嘛!
希望雨軒沒有事......(治癒術和聖光有用嗎?

點評

會的~她會沒事DER!  發表於 2019-12-30 02:1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