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傻.蛋★

[同人文] [第二人生]平行世界的殘缺之頁(章十五 4/17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1-11 02:17:5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20-1-11 23:10 編輯


章十四:冒險的召喚(上)


「真是夠了。」抹了臉上一把血,喘著氣坐到地上。

劍術這幾年是落下了,可也不至於如此狼狽,會被這群不速之客壓著打才是。

「白雲,你那裏沒事吧?」

「摁。」白雲狀況看起來也不是很好,學校制服有一半都燻黑了,看來明天上課是不能用了。

明明我們才去守世界沒幾天,不知道是哪裡走漏了消息,這幾天一直有零星的刺客,搞得連學校那我都神經兮兮不得好好上課。雖然他們大多都是針對白雲而來,沒有多少人是針對我,從他們的言行,估計是以為我是聖靈天使的族人。順帶一提,聖靈天使是與戰靈天使系出同源的光之一脈天使族,聽說兩族關係異常親密。

這些東西的攻擊幾乎都是針對白雲而來的,可不致死。「意外的並不難對付,來的幾乎也都只是小東西……他們到底想要打探什麼情報?白雲,你有什麼頭緒嗎?」撓了撓頭髮,有些無法理解。轉而看向白雲詢問。

後者沉默不語,不過感受到對方心跳跳動的變化,還是決定暫且不逼問。

「我想,今天的事情給小青大人問一下,畢竟已經是第三次了。」一天內遇襲三次,怎麼想都無法說明是巧合或認錯。上學、課間、放學,攻擊愈來愈明目張膽。

可沒想到,根本還沒來得及回到家,剛才小巷子拐角出來,迎面就撞上兩位來意不善的傢伙。身披黑色斗篷這在大街上十分惹眼,可附近還有國中小學生結夥來往聊天,彷彿沒看見這兩尊惡煞。

為什麼會覺得來者不善?

廢話!對面赤裸裸、毫不遮掩的殺意,雞皮疙瘩直從手臂竄上腦核仁,鼻尖都微微發麻著。

對面稀哩呼嚕講了一整串根本聽不懂的話.接著其中一位身形較為高大魁武的,從腰間抽起短刀,直指向白雲:「跟我們走,否則--」閃爍陰冷光芒的刀尖,倏然轉向我。

「殺了這天使。」

不是他們的對手。

前世積累下來的經驗,在這一秒鐘給我了直觀判斷。

不論是武力還是術法上,都是直接輾壓的。不論怎麼掙扎都毫無用武之地。

不動聲色環顧四週,窄巷弄唯一的出口被堵死了。唯一的逃生路徑是向上,用翅膀或是風術都能飛出去,然而--可能嗎?

「是誰派你們來的?」現在多拖一點時間是一點時間,好讓我有時間能夠思考。「我們什麼都沒有,抓了我們一點好處都沒有。」

頸子邊一陣刺痛,麻麻癢癢的,接著某種溫熱漫開。不用看,也不用觸摸,我也知道肯定是開了個口子,但不深就是了。

「我不想再說一次,否則--」高大的斗篷揚起了手,手裡匕首刀鋒還殘著血跡未涼。

「我跟你們走。」白雲壓著我的肩膀,語氣細微卻堅定。我想說什麼話,白雲卻向著我搖頭,語氣平穩:「他們不會殺我。」

「不是這個問題,怎麼樣都不會放手的。」跩住白雲,一絲絲不退讓的意思都沒有。「白雲,要走一起走。」

逆著光線,白雲瀏海微蓋過眼目,依稀看見下眼瞼,看不清表情,臉頰蒼白毫無血色,嘴角隱隱向上揚起一抹笑容。「太陽,我等你來。」用的是前世的語言。

還想往前走欲想拉住人,卻是一陣刺痛。手掌心立即多了深深一口子,鮮血淋漓,血肉翻開,隱約見骨。抬頭看見高大斗篷人昂著刀,頗有示威意味。

如果連身邊的人都保護不了,我獨自苟活有什麼意義!

咬牙,舉起滿溢血水的掌,「迴旋於大氣的水與風,翻騰、繚繞,爆起而阻絕去路。」鮮血隨咒語、隨著風化成血線,橫豎交疊密布整座結界內。這是我目前能夠使用最高級能用來阻礙的術式。

「白雲,走!」才剛拉起白雲的手,正想駕馭風術強行離去。

只有那麼一剎那,一秒鐘,阻礙的術式,應聲而碎。

清脆響亮,並且絕望。

「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不及,明明看得見,身體卻無法及時反應。小短刀直直插入右肩,鮮血噴湧。

痛!好痛!

「白雲,走!」去找小青大人!她是我們唯一能夠尋求的庇護。

還說不出第二句話,對方的拳頭直接從正面招呼,眼前一黑,四肢無力,只能跪躺在地面。聽得見聲音,卻無法反應。倉促的腳步聲,細微的呼吸聲,最後歸於平靜。







「西亞。」溫暖的觸感,冰冷指尖漸漸恢復了點溫度。

好像睡了很久,頭很疼也很暈。眼前慢慢地恢復光明,世界開始重現,一張熟悉的臉佔據了大半,「抱歉我來晚了,你還好嗎?」

「……白、白雲……」被抓走了。

為什麼我如此弱小?為什麼我什麼都阻止不了,也辦不了?

小青大人扶著我起身,小巷子內只剩下遠邊路燈的光亮--天空已經漆黑,估計我昏了也至少有一個小時。冬天的夜晚來得早,放學的五點,現在看天色可能是六點多或七點了。

指尖還微微發麻著,雙腳也沒有什麼力量,可能是流失了太多血的關係。

「我已經放出使役去追蹤了,你先回去,你傷得很重。」

「不……」

「聽話!」小青大人罕見動怒,向來溫和的面孔染上慍怒,「回家等消息,你現在什麼也做不了。」

張口無言,最後只能低頭,道:「我知道了。」


TBC


呼嚕呼嚕呼嚕~~~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1 10:57: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怎麼可以停在這裡!!嗚嗚嗚,煙煙姊姊你快點睡飽上來補完它啦!

點評

今天補完了,下周的等禮拜一唷~  發表於 2020-1-11 23:11
瑀奈小姐姐,昨天我更新的時候是半夜兩點,求原諒<<<工作一整天後還沒睡的我表示QWQ  發表於 2020-1-11 23:1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 13:53:3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的天,這是什麼寶藏文章啊!感覺太陽有點弱(比起第二人生給我的感覺),但是又挺真實的。作者加油(๑•̀ㅂ•́)و

點評

嘛太陽這幾年都是原世界學霸嗎,不能這樣說辣~而且也要多看看對手等級阿~XD  發表於 2020-1-20 17:2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 15:45:39 | 顯示全部樓層
希望白雲沒事,太陽現在應該正在自責中......

我現在才國三而已啦~
那煙煙你呢?

點評

化悲憤為動力(供啥逆)才國三!好年輕...我已經是永遠十八歲惹呢(L( ;ω;)┘  發表於 2020-1-20 17:2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2 19:28:3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補完了欸~雖然我還寧願卡在原本那裡……白雲阿~~~煙煙姊姊~你不能這樣對我們!太陽現在一定又在那裡念念念說什麼自己太弱之類的,不行啦……白雲你快點回來嗚嗚嗚

點評

沒有啦不要擔心(搧手),他們都會平安的  發表於 2020-1-20 17:25
會的會的~白雲會回來啦~(喂不要偷爆料)但是不是完整的很難說喔(壞心(被揍  發表於 2020-1-20 17:24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4 15:04:12 | 顯示全部樓層
煙煙下一章什麼時候可以出來呢?
斷在這裡讓人好怨念啊~
感覺不像是晨瑤族的帶走白雲,畢竟如果是,那就是準備直接幹掉他了
是鬼族那邊的嗎?
很好奇啊~
期待後續!更新加油!

點評

已經更新囉~請安心食用  發表於 2020-1-20 17:26
喔拉!太聰明了小魅好聰明~(灑花)(不要亂取綽號  發表於 2020-1-20 17:25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17 23:30:36 | 顯示全部樓層
抱歉...(爬)我、我下禮拜一更新。
本來想說今天可以更新的(哭泣)
我很對不起,對不起
今天超級忙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18 09:14:2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煙煙姊姊……好啦!沒關係啦!可是你說要更就要更喔!我上來搶頭香~

點評

更新了更新了~真的真的!今天的字數也很充足,沒有斷再奇怪的地方  發表於 2020-1-20 17:2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1-20 17:13: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傻.蛋★ 於 2020-1-24 16:18 編輯

章十四:冒險的召喚(中)

被小青大人開了傳送陣直接扔回家,因為我起不到任何作用。

摸了摸胸前的血漬,制服破了,胸前那傷口雖然是好了,但隱隱有疤。

如果在這時候放棄白雲,真的在這裡等,我乾脆殺死自己比較輕鬆。

扯下破爛的制服,換上黑色的外袍以及運動外衣。試圖撥通給綠葉和羅蘭,發現沒有人接聽,就留了語音。把頭髮穩穩紮在腦勺後頭,壓了一頂鴨舌帽在頭頂。

深深吸了口氣,冷靜下來仔細思考。前世我所學到的魔法幾乎都是實戰方面的,找人追蹤幾乎都是倚賴感知能力;今生跟小青大人學的幾乎都是節界、自保一類的。對於追蹤與反追蹤類,幾乎是沒有涉獵。這情況還真是兩眼一黑,只能完全瞎抓。

沉默了兩秒鐘,還是決定翻出窗外--為什麼不走門?感情小青大人早就放了守護節界,只要我走門,馬上就會被放倒。最近已經放倒兩次了,完全不想要有第三次,而且還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的事情發生,這只會讓我懷疑自我智商過分低廉。

解開陽台鐵窗的逃生口,以風術拖住自己身子,緩緩地飄落到地。幸好夜已深,附近鄰居都龜縮在家,沒有人注意我從三樓飄下。

如果我身上有手機,就能夠直接聯繫人了。這事情如果順利解決,我絕對要所有人買手機放在身上!

再次深深吸了氣,毅然決然展開傳送陣。

才沒有坐以待斃的習慣,闖也要闖出一條路來!

眼前驟然暗下,接著白光乍現──出現在眼前的赫然是前些日子造訪過的醫療班。這裡是我唯一來過的守世界地區,萬幸當時我就記下了所有看過的陣法。

你問為什麼不在家裡傳送?廢話!家裡有小青大人布置好的反傳送結界。

「%^&*&^%$#!!」遠處傳來咆嘯,一名頭頂放紅的少年氣急敗壞朝我這裡飛奔過來,很可惜的是,我完全聽不懂對方的語言在說什麼。似乎是因為我的傳送陣關係,讓附近的醫療班人員探過來,醫療班的人們真的對傳送陣非常敏感。

「我很抱歉,但我的朋友被人抓走──」

紅髮的少年愣了一下,接著彈了下手指,某種力流在空氣裡震盪開,盤旋我身旁,爾後。「那你應該去公會任務回報處,跑來醫療班幹什麼!」我聽得懂對方在說什麼了。

所以、這是什麼原理?沉默一秒鐘,轉了一下,問:「那裏能夠找到袍籍?公會任務回報處在哪?」我真的對整個守世界完全不熟悉。

「你是打哪裡來的啊?知道醫療班卻不知道公會任務回報處……看起來也是沒什麼力量的死小鬼。」最後面那句說得很小聲,但很不幸的是,我還是聽到了。給我走著瞧!

「我還在工作沒辦法帶你去,你跟著使役走。」少年從藍色袍服內襯裡掏出一張符紙,大紅火焰纏繞上紙張,但符紙並未被燒盡,反而被賦予生命一般,自格兒轉動、對折、開始成形。

與此同時,「蘄克斯,606病房那邊你去看過了──這不是之前的……,你受傷了?」上次見過的月見大哥似乎有些奇異。

「就他開移動陣進來的,月見哥你認得他?他說什麼他朋友被抓走,我要讓使役引導他去任務回報處。」紅髮少年邊說明狀況,且帶有點抱怨的意思。

「月見哥你知道上次艾梅和羅蘭會在哪嗎?上次你見過的白雲,被人抓走了。」

月見被這連環珠砲的說明頓了一下,但不愧是醫療班的,反應很快,馬上說:「你是說那位混血精靈和羅蘭嗎?也許阿利會知道他弟弟在哪裡。」月見大哥這麼說的同時,邊撥了電話。

看我的問題友人解決,旁邊少年馬上開口:「月見哥那這邊就交給你囉?我先去忙了。」接著就像一陣風衝了出去,也沒有回頭的意思。

「蘄克斯,去看一下606號病房病人啊!喂阿利,我是月見──」月見很快就向阿利說明情況,好半晌,他將電話交給我。

「是太陽嗎?」

「是我。」

「這件事情交給我們來幫忙,羅蘭他剛好出了任務,得要到明日才能回的來。我等等過去找你,你就在醫療班大廳等我,不要離開。」

「我知道了,謝謝你。」

電話那頭傳來爽朗的笑聲,道:「不客氣!等會兒見。」

將手機還給月見,「謝謝你。」

「沒什麼事情,說起來希歐身體已經好多了,這件事情要告訴他嗎?我記得你們都是朋友吧?」

「是,我們是好兄弟。」微微頓了一下子,回應:「如果月見大哥方便,我可以跟見他同他說一聲嗎?」

「行,我帶你過去。」月見大哥人真的很好,領著我上樓。

暴風整體看起來氣色好很多了,雖然還是非常非常瘦,他半臥在床,正盯著語言學習書看。聽見門口這的聲響,他馬上轉頭過來。

「出了什麼事情?」不愧是暴風,一眼就注意到我的不對,估計是有事情。他立刻放下手邊的書,幾乎是不苟言笑。

「白雲被抓走了,小青大人已經去追蹤,我會和羅蘭他哥也去找人。你留在這裡,必定不能夠出事情。」

「綠葉呢?」

「我沒聯絡上他,但有留了訊息。說我可能會先來看你,他如果接到訊息,也有可能來找你。另外,你幫我留意一件事情。」暴風等待我的下文,靜靜不吭聲。「可以的話,幫我注意一下醫療班的蘄克斯,但是意圖不要太明顯。」並不打算說太多,畢竟沒有時間。

簡單再用前世語言交代幾句,就離開了。

「不要太擔心,希歐回復的狀況很好。」大概是表情有些明顯,月見多提了些,雖然他大概是聽不懂我們的話,可從肢體語言還是能讀得出來。

「謝謝你們。」這句真的是真心誠意。

到一樓大廳,見過一次面的阿利已經站在那兒等了,他身邊還有一位挺高的男子,面生得很,一身黑,頭髮衣服連鞋子都是黑的。

本來想馬上說明事情經過,但那位黑色袍服的男子搖頭,「等會再說,我們先去你家。」摁?突然意識,這裡或許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記得下次要從正門近來喔,祝你們一路順風。」月見大哥在旁邊補充,笑笑地搖手。




由那位黑色袍服的男子──阿利給我介紹,那是他們的大哥戴洛──開了傳送陣,轉眼就回到位在台北的家。我幾乎是才剛離開,就又回來了,命運真是奇妙的東西。

「……打不開?」鑰匙插進去了,可是我居然打不開我家的門?搞什麼東西,小青大人,你到底在幹什麼?能夠感覺到門上有隱隱力流,我猜可能是為了要讓我好好在家等待不能出門。

「這是結界,借過。」馬上側過身去,讓出位子。戴洛只是右手碰上門把,連陣法圖騰都沒看見,只感覺厚實的力流流淌過門,下一秒,門鎖就自動轉開。

前進兩步正預備拉門。

戴洛和阿利卻十足默契把我向後拉,躲開了雷擊。

搞什麼東西阿阿阿阿阿阿阿!小青大人你到底搞了什麼東西在我家門口啊!!有沒有想過如果開門的是白雲或是我,會出人命的啊!

「你家那位村手神很細心,這是只有強行破開守護結界才會有的反擊,稍等一下。」阿利笑著對我解釋,正想要上前,卻被戴洛攔住。

戴洛搖頭,不讓阿利觸碰,「不必,正主來了。」

細微的布料摩擦聲音,回頭看,小青大人正踩在階梯上,表情森然,陰影罩面。但不知道為什麼,看起來有些不大對勁。

小青大人極其不自然側過頭,瞪著我們,「公會不應該插手,我們並未向你們委託任務。」

「如果閣下的方式有效,晨瑤族的孩子並不會被擄走。能保護一時,不可能保護一世的。」戴洛語氣平靜,話語卻是豪不客氣:「如果閣下有把握能馬上追查到那位孩子的下落,平安追回,我們就絕不插手。」

「黑袍閣下──」

「小青大人,謝謝您一直以來的保護,但我不能永遠被保護在身後,您說過的,我必須承擔起自己的責任,這就是了。請您不要阻止我。」

小青大人向下踩了幾步階梯,我終於知道怪異在哪裡了。這並不是小青大人本尊,而是一尊木偶,木偶雕刻成的,她的五官上還能見著清晰的木頭紋路,以及尖刀刻鑿出的痕跡。

她說:「希望你獨當一面,但不是現在──」

「比現在再遲,就來不及了。」篤定開口,直望著小青大人:「請您放手。」雖然感謝你的保護,但我不能永遠縮著不出。


對視了好幾秒鐘,才終於鬆動。可能是因為我這邊有黑袍,也有可能是因為我態度堅決,我不曉得。


「……也好。你的抉擇也了了我的為難。」感受不出小青是喜是怒,只聞她道:「我是在獄界。今日突擊你們的是隸屬晨瑤族的勢力,得手的是耶呂鬼王的殘存術師。現在在世界走動的晨瑤族族人也已經追來。」

訝然抬頭看著小青大人,但她並沒有看我,只是直勾勾盯著戴洛。「黑袍閣下,你怎麼說?」

「為什麼?」

「晨瑤族的孩子吞下了血厄災果,閣下必然知道多年前的災兵禍事,那孩子是殘存的一位。」為什麼覺得事態有些失控?如果這些小青大人早就知道的事情,我為什麼得要到了這節骨眼上才能聽到?

盯著小青大人,心底有些打鼓。

「閣下選擇保下那孩子?」戴洛語氣聽不出好壞。

「那是自然。祥瑞或大難,端由生命意志決斷,抹殺,不是平衡之道。」小青大人微微一頓,又道:「所以黑袍能明白我不讓他參進來的原因嗎?」

「知道了。要幫忙?」

小青大人橫了我一眼,頗有警告意味:「我們預計兩小時後,會從獄界冥界2-3幹道搶人回防,如果要來,用這個。」小青大人扔了一塊寶石給戴洛。

「西亞,我只允許你到冥界駐點等待,替我們準備傷藥,這是最後底線。」

「好!」隱約知道這件事情超乎我能力範圍,即使我想像以前那樣不聽不管獨自跳下,估計會先被旁邊的黑袍扔回家裡。

從剛才的談話就能知道,本來黑袍的態度立場不明,知道情況後,不用說都能感覺到,他是不贊同我或者阿利攤進這場混水的。光是鬼王那種名詞存在,聽起來就是大大的不妙。

「阿利你──」

「我也要去。」阿利一秒堵死他哥哥的話,後者無奈半晌,似乎思考是否有危險,最後同意:「跟著西亞在後方待命,不准亂跑。」

「知道、知道~」

「順帶一提,這項救援不是任務,自然沒有金錢能領賞,希望黑袍閣下記著。」小青大人扁了扁眼,補充。


TBC

更新!我來更新了!!!!
想過無數多種可能,但感覺那會讓太陽外掛開太大,而且不合邏輯,所以只好讓他的另外隱藏金手指開啟---運氣很好,總是有強大的人幫助。(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
然後小青大人的立場終於穩定下來,她是一邊擔憂著保護太多孩子會變太軟弱,又擔憂放手孩子會GG。(母親的概念)

不好意思,因為上禮拜真的忙到翻,幾乎天天都是十二點半才剛忙完能休息,所以就真的來不及更新。
謝謝各位的等候,煙煙會牢記在心DER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1-20 17:57:26 | 顯示全部樓層
咯咯咯,竹先來搶頭香~~

竹是算…舊讀者,只是習慣潛水~

(潛回去

點評

嗨嗨你好小竹子~(又開始亂取綽號) 偶爾也要記得浮出水面呼吸一下唷XD 希望你會喜歡這篇文章  發表於 2020-1-25 01:4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