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傻.蛋★

[同人文] [第二人生]平行世界的殘缺之頁(章十二 12.09更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8-17 19:29:14 | 顯示全部樓層
想了想,其實這篇很長,挑一些重點寫就好了
不然大概完結之路漫漫兮要死人兮
發現大逃殺的規則其實也不太是重點,我就按照自己的意思來了(?)<<<各種偷懶合理化( ゚∀ ゚)( ゚∀ ゚)( ゚∀ ゚)╰*♡


******(章七:大逃殺下篇01)******

在場總共八位創作者,攝影師共有四位,所以是兩人一組。

「分組遊戲開始囉囉囉~」小豬教主大概是車上睡飽了,現在特別嗨。拿著小型麥克風,對著場上八位創作者喊:「現在到分組結束總共有一個小時,現在,你們手上有一份地圖標示了四處的寶藏位子,每一處寶箱之地都保存兩張身分卡牌都和帶有各自的最終目標任務,以及原生道具卡牌一份。」為了避免被其他人認出來,小豬教主特別把原生道具都製作成卡牌樣式--雖然有點智障。

「但在那之前大家得先分組,就先請大家過來抽取一起行動的組合囉~」這個遊戲真的TM心機,因為和你合作的人你完全不知道對方身分會是誰。除非有道具卡可以使用,不然不能隨意的詢問、透漏資訊。如果犯規,攝影師(兼任裁判)會透過手機網路通知大家誰犯規一次,犯規滿兩次就有遊戲內外的懲罰。遊戲內隨機沒收道具一樣,遊戲結束會清算誰的犯規次數最高,會有丟臉的真心話大冒險懲罰。

把彩球摸了出來,是紅色的呢。「這不就是……味噌塗鴉?」該說有緣還是孽緣呢?

「阿拉拉拉~看來我和小太陽很有緣呢哼哼。跟漂亮的小朋友一組真的是挺有福氣的。」把那頭染成亮紫的長髮綁在腦袋後,味噌塗鴉笑吟吟地揮揮手裡的紅色彩球。

「看來應該是。」

望了一下白雲,抽出了綠色彩球,和我們沒什麼接觸過的多蘭多德一組。再轉頭看了雨軒,果然是扛著攝影器材跟在白雲那邊,這邊則是和味噌塗鴉的攝影師一塊。

「說起來這條蛇叫做小青大人嗎?你可把這條蛇訓養得挺聽話的嘛!」味噌塗鴉指了指盤掛在我肩頭上的赤尾青足絲,似乎聽到了自己的名字,小青大人睜開了眼睛盯了味噌塗鴉一眼,又懨懨地縮了腦袋安安穩穩枕在我肩頭上。說起來這天氣幸好不熱,不然穿戴著這全罩嘉年華的面具,可真要把人給熱出毛病來。

「這跟我可沒半點關係呢。」下意識摸了摸小青大人,總覺得小青大人在身邊安心多了。

「少來,會養毒蛇的可沒幾人。」似乎看時間差不多開始了,味噌塗鴉也沒聊廢話,把話題轉到這大型遊戲上頭:「你想選哪個寶箱?話說你體力夠吧。」

「選這個好了。」隨意指了第三個寶箱位置,那正好是在農場的閣樓,距離這裡不遠也不近。而且拿完之後還可以休息一會兒,趁機摸魚。這計畫實在完美!

其他人大多都想拿最近的位子,等我們來到第三寶箱的小屋,還真的完全沒人。第三寶藏不是最遠的,卻是不遠不近,不是最累也不是最輕鬆的。

說起來這間位處山林的偏僻農場,小豬教主到底是怎麼跟農場主人借來的?

「來找寶箱?」這間小屋好像是販賣部,一樓有個小哥在顧台,吹著電扇非常愜意地咬著冰棒,「就在閣樓哩,……話說你是尋人啟示對吧?」粉絲把那串很長的平台名稱縮減為尋人啟示、來自聖殿、聖殿啟示--是不是該慶幸沒有人簡稱聖殿啟智,那肯定直接拉黑處理掉。

點了點頭。

「沒想到比想像中的還小,還是就是長不高的部分?」有夠沒禮貌。

味噌塗鴉搶快一步發言:「這小傢伙可是在職學生,未來無可見亮。你看哪個國中生能帶動整個動漫圈的舞蹈?」說起來每次他們發完影片,都有不少模仿風潮。或者是翻唱曲子直接被人拿去剪輯,還有免版權的音樂直接被其他創作者拿去使用。雖然本來就是有這個意思的,可真沒想過原來這麼誇張?

「不是吧,國中生?」顧店小哥滿是錯愕,不可置信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我,眼神看起來不是很舒服。「等等等你們後面沒有什麼經紀公司?沒有什麼專業音樂人?!還有那些有聲書真的沒有專科的幫忙撐腰。」厄,如果要保持低調,這時候到底應該要說是還是不是?

「哦對,我記得你們團體全部三個人都是國中生吧?說起來在我們這圈子也真是過分年輕了。」額……是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難怪雨軒會要我們保持低調,如果我們還想要正常的學校生活的話。

這時候微笑就行了。不對啊!靠北,林北戴著面具阿。

「那個……我們先上去拿寶箱了?」

「哦好好好,對吼你們在活動。」阿靠對了,猛地回頭看向味噌塗鴉的攝影師家家,「剛剛那段不准剪進去!」都忘記在錄影了,我這警覺性實在是……沒辦法,誰叫和這個世界的適性還不是太好。總是忘記就算旁邊沒人也會有錄屏。

走上閣樓階梯,馬上就一只很像是電影裡會出現的寶箱。「這手工還真不錯。」拿起來非常輕,估計是紙板做的,然而寶箱上那種陳舊粗糙感做得逼真。閣樓裡也滿是道具做的大片金幣,是實質上的「大」,紙金幣大概有兩張臉那麼大。

「有鎖呢。」寶藏上扣著金色大鎖,估計是敲不開。四處張望了下,又把寶箱翻過來,果然--「守護龍沉默守著秘密,即使給予他最喜歡的物品也無法攫取秘密。」纖細娟氣字跡,以及一張龍紋的圖騰。

「這道具做得也太細緻,這手工藝真強。好吧,我猜我們現在應該是要在這裡找到貼有龍紋的物件。」看了一下鎖頭,估摸著應該是能夠直接用髮夾開鎖啦。但為了配合大家的遊戲體驗,還是算了。

味噌塗鴉蹭地站起身子來,「樓上樓下你要負責哪裡?」

沉默了一會,「我覺得在樓下。」

龍最喜歡什麼,就是公主--阿不是,是金幣,或任何閃亮亮的貴重物品。這間店又是小販賣部。答案這麼簡單,簡直在鄙視我的智商。

「我覺得在那堆金幣裡面,那來比賽看看誰先找到。」

「賭注?」

「輸的來唱煎熬。」

一口咬定。

下了樓,到櫃檯去。打量了下掌店的小哥,「鑰匙在你這吧。」

不用放出感知都能看見,這小哥的表情似乎有些訝異。「你在說什麼?」

想了一下,又仔細看了下櫃台。嘛能不能不要這麼簡單的。「後頭那書架上的那本勇者鬥惡龍,應該是遊戲道具吧。上面的龍紋和寶箱底下的龍紋一樣呢。」

小哥苦笑了一下,雙手一攤似乎在抱怨:「我和教主都以為你們肯定會在樓上找那些金幣,找到提示紙張才會下來。」算是變相承認了,看店的小哥妥妥地把那本書給拿下來,放到他面前。只不過還沒有這麼簡單就是。這真是一本書,還沒有鑰匙。

「小太陽我找到提示紙啦!」動作意外快速,味噌塗鴉一蹦一蹦從樓梯口那跳下,高舉著紙張。

不禁苦笑:「你提示的東西在這。」本來還以為這就能在櫃台就能結束了,沒想到還有後續。與其說是大逃殺,不如說是大型的密室逃脫或是意志解謎吧?

故事其實很簡單,總而言之就是:有一天,惡龍帶來了可怕的災害,摧毀了半個王國,護國的騎士軍隊拚死抵抗,才讓無數居民逃離。這片王國領地屬於公主管轄,公主在災難中和皇家騎士失散,想回到王國首都求援,必須找到鄰近神殿,神殿的路只有祭司知曉。而敵國的殺手則混入平民中找尋該領地的公主,要知道公主的下落必須先找到間諜。公正的祭司帶著無數奴僕百姓,要逃向王國位居東方的神殿,……。

這邊大概就是鋪墊了這遊戲會有的角色吧?估計就是公主、皇家騎士、殺手、間諜、祭司還有奴僕百姓吧?

不過這和鑰匙有什麼關係?

「這裡還有提示。」書的最後一頁,畫了一張不明所以的箭頭圖。兩個左箭頭、五個下箭頭、……。這是一步的距離嗎?

「一步還是一公尺?」

「五公尺估計都到門外了,我猜應該是一步吧?」

「說的也是。」味噌塗鴉拿著書本,往左邊走了兩步,又往後走了五步左右。順著地圖上的步伐,抬頭。果然在商品置物架上頭看到很像是裝飾品的鑰匙。

「你們解的速度還真快,真讓人沒有成就感。」看店的小哥也跟著走來,「把這段剪上去,估計教主看到都要哭了。」管它的。

打開了寶箱,兩件黑色密封袋,看上去頗有質量,估計是放了不少的紙牌「小太陽你先選個吧。」

我自認自己的手氣一向是很好的,以為自己能選個輕鬆的活,不過……

這是在跟我開玩笑嗎?

TBC

好想趕快把遊戲的部分給咖掉(喂不要這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7 23:08: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好好玩喔~原來太陽他們這麼有名啊…不知道新的十二聖騎士什麼時候登場(期待

點評

是滴~感覺太陽的性格和腦袋,要幹都是幹到最好,要幹就要幹大的~(欸?)這樣才符合"完美"嘛!  發表於 2019-8-18 22:13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8 22:11:55 | 顯示全部樓層


******(章七:大逃殺下篇02)******

「白雲你怎麼這麼安靜,這個年紀的學生不是應該很活潑嗎?話說你不是創作這嗎?應該多一點生氣阿。」多蘭多德發現他異常安靜,便嘮嘮叨叨個沒完,「說起來,真想知道你是哪一個身分。公主、騎士、殺手還是奴僕還是間諜來著的?說起來小豬教主這根本是虐待,路這麼這麼長~這要我們這些死宅走路走到腿斷吧!」

突然之間,手機震動了一下。

「阿欸不是吧!味噌塗鴉犯規欸,被沒收了任意找到一件工具的紙牌卡……這身分是奴僕吧?」……感覺其中有詐?

多蘭多德微微愣了一下,驚呼:「靠北,所以在找到第二件卡牌之前,都不能犯規了阿,這也太坑了哪。」我覺得是。因為味噌塗鴉的隊友是太陽。如果是太陽的話,那個人不管做出怎麼樣的事情都不會意外。摁……。

想了想,問:「交換道具卡牌犯規嗎?」

被我這話題問得有些發楞,多蘭多德連忙把規則書給從名牌裡拉出來,打開來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挖靠真的假的,還真的沒有欸。欸少年,你這話的意思是?」

「交換卡牌、犯規,錯誤引導。」感覺很像是太陽會做的事情。

多蘭多德微微愣了一下,驚呼:「臥操!居然還有這手操作,少年你有前途阿。不過真難得那粗魯鬼腦子精明了一回。」粗魯鬼指的是味噌塗鴉嗎?

「不,應該是太陽。」

「不對阿小少年,如果是這樣的話,你把你家搭檔的計畫說出來,不怕我毀了你們的計畫?話說你們沒串通好吧,這不是整我坑我吧?我可還是想要最終的目標獎品哈。」目標獎品還滿誘人的,是高級餐廳的招待卷二份、腳底按摩機、知名超市抵用卷等等。剩下的人越少,都到越好獎品的機率越高。

搖搖頭,想了想又說:「沒有……因為不確定性很高。」如果太陽是殺手,我是公主,或者乾脆反過來的干係就不好了。

「等等你就不怕我把你家搭檔幹掉之類的?假設我是殺手。」

搖頭。

所以,西亞要保味噌塗鴉?「味噌塗鴉應該是特殊職業。」祭司、騎士、殺手或間諜。

「阿阿阿--不要告訴我那麼多啦!」多蘭多德崩潰按著頭,「明明都只是小鬼頭,結果你們兩心計一個比一個可怕,不要給我知道啦。」

沉默看著多蘭多德,道:「你是……祭司吧。」如果是騎士、殺手或間諜,肯定是希望越多資訊越好。祭司恰恰相反,因為祭司的職業DEBUFF就是無法說話。多蘭多德剛才聽見祭司嚇到的神情,推測很有可能是真的。所以味噌塗鴉是騎士或殺手或間諜,以比例來說是敵人的可能性更高一點。

「臥操!臥操!臥操!你個見鬼的,老子什麼都不知道啦!」其實也才沒有大我們多少歲,十九歲的小少年崩潰吼叫著,「老子什麼都沒有說~老子不要跟你這些心機鬼說話。」說起來,多蘭多德好年輕阿,讓他想起以前聖殿的那些見習騎士。

想了想,既然知道快要一半人的身分,講起來對我也還是有利的。

「你們這樣見鬼的腦子,真的是一點遊戲體驗都沒有。我還被提前據透,真的是有夠過分的。」多蘭多德抱怨了一下。

聳了聳肩膀,沒有再搭話。只是覺得運氣真好,話說主辦人他們怎麼能這樣分配?下意識看向了雨軒,後者拿著小型V8,注意到我正在看著她。本想收回眼神的,沒想到後者卻開了金口:「身分卡是隨機配置,連我們也不知道寶藏箱裡是哪一張。」還真的,完全純運氣。

「欸。」微微愣了,為什麼雨軒隔著面具都能知道他在想什麼。

「太明顯了。還有,我剛才也這樣覺得。」

「欸欸欸你們再說什麼悄悄話啦?不過這樣想想,你說這麼多,我卻不知道你的職業,這實在是太過份了。」

想了想,搖頭。「說了,沒有遊戲體驗。」

「我靠!剛才據透這麼多你都沒有這樣講,現在拿這句堵我也太過分了吧?道義不道義阿小兄弟。」多蘭多德拍拍他的肩膀,最後嘆氣:「真是的,總之先回去吧。」

這座農場位居偏僻山林中,沿途沒有任何行人,氣溫很涼,空氣裡滿溢著屬於大自然的氣味。很久很久沒有聞到這樣的氣息了。自從被刺客殺死,重新投胎之後,他幾乎沒有機會能夠這樣悠閒地在這生機盎然的小道上散步,很舒服的。遠望四方,蔚藍山頭一座一座綿延天邊,彷彿與世隔絕,沒有大都會的吵雜灰暗和紛擾,不自覺的會讓人放緩所有步調。

其實提出創作者這計畫,心底還是有點不安的。

小青大人第一次看到他說的「能活到現在都是奇蹟」,他也確實這麼覺得,或許冥冥之中光明神都庇佑著他們這群曾經的信徒吧。

雖然不知道小時候到底發生了哪些事情,但是,是有人想要殺死他的。如果讓那些人循線找來,不只是我,太陽都會有危險。所以小青大人教導他隱匿氣息的時候,學得特別認真,哪怕是苦手的法術,哪怕一點也不明白這個世界的規則,還是想好好活下去。

太陽很討厭不認識的人應和,太陽那是懶得應付,以前當太陽騎士的時候,他就是那個樣子了。所以當雨軒提議遮掩容顏的時候,馬上就同意了。

雖然帶著面具有點蠢,也有點悶熱。

「喂喂喂少年你有沒有在聽啊?」多蘭多德大聲喊著,不知不覺那活潑的少年已經走到遠方,「你走快點~我們才能趕快去休息啦!」

加緊腳步,回頭確認了年輕的小少女還有體力,才加快了腳步。

如果能夠早點找到其他人就好了。

「欸我說阿,你明明這麼安靜,還要把臉遮起來,幹什麼想要從事創作者?」多蘭多德有一搭沒一搭努力想要和我聊天,可能是覺得尷尬吧。

想了想還是開口:「想賺錢。」

「……還有,想找人。」

多蘭多德有些意外,不知道是意外我回答,還是意外第二個答案。「阿拉拉拉拉~說說看?搞不好我們認識。」

沉默了一下子,「以前認識的人,但沒有聯繫了,不知道他去了哪裡、也不知道真實的名字,長相大概也不認識了,……」甚至根本不知道有沒有這個人在世界上,「還是想找。」

「找到人之後呢?都已經這麼久沒見了--聽起來很像是--搞不好他根本不記得你了,是女孩子嗎?不會是什麼長大以後要嫁給你這種話吧?你不是相信了吧?」這個世界的孩子想像力真豐富。

再次搖頭。「找到再說。」

「是女孩子嗎?感覺這麼執著肯定是個女孩子。」

搖頭。

「哎呀不說啊?說嘛說嘛~」

「我們先回來了。」把話題轉走,多蘭多德只得摸摸鼻子,識趣地不再提這件事情。

集合地點只有我們先到。如果西亞是奴僕的身分,那為什麼要特別交換卡牌呢?他不會是作弊感知到我的卡牌裏頭是誰了吧?為什麼覺得,好像有點可能?

雖然每一次結果出來都有點打臉。


***TBC***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18 22:50:5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這次是白雲視角呢~期待下篇~大大加油!

點評

抱歉昨天發完文章忘記回復<<被臨時叫走就忘了m(_ _)m<被揍  發表於 2019-8-20 20:32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19 22:32:47 | 顯示全部樓層

林祖媽好想趕快把章之七給寫完,為什麼大逃殺的這章寫了這麼久還是沒寫完哪!(抱頭痛哭



******(章七:大逃殺下篇03)******

分組完之後,輪到總共三小時的第一階段淘汰賽,每小時會有不同的任務更新,完成任務之前,在一定的範圍內都藏有額外的道具卡。完成任務的該組則有保證的道具可使用。現在每個人手上都有一只攻擊球,必須砸在背後的靶心上,只要三個靶心被砸中兩次就直接淘汰出局。但是在未能明白所有人的身分前,貿然殺死任何人都是愚蠢的。

「第一階段的任務是,來自邊境村民的求援信件。」多蘭多德拿著手機,大聲把簡訊給說出來:「請協助他們封印山中妖怪,加成職業:祭司、騎士,被加成的職業可以獲得兩倍道具。然後第一場的淘汰賽,場上總共有三組遺落的道具。做完任務也可以去尋找道具看看,然後任務每組限領一次。」任務內容是在指定地點拿取指定任務道具,並把道具貼在指定位子上。

「說起來這個企畫案做得真是有夠大,小豬教主怎麼能一個人弄來這麼多的東西?」多蘭多德隨意說了幾句,轉過頭來問:「你要去做任務嗎?」

「都可以。」我這個職業一定要多一些的道具,才能夠保證活到最後。不過,其實躲到最後也是一種方法。我個人也覺得這種方法輕鬆很多,但會害得多蘭多德沒有遊戲體驗,滿可惜的。

多蘭多德想了想,「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你的職業,可我腦子也沒你那麼好啊~根本猜不到你的職業。算了,總之先去做任務,小少年阿~你的體力夠嗎?」

夠,絕對夠的。

「那就跑起來啦!」多蘭多德大笑地往前衝,我下意識回頭看了一下太陽,大概知道我也在看他,太陽笑了笑,朝著我行了騎士禮節,然後拇指劃了劃脖子,又甩了甩手。摁果然如此,太陽果然不是屬於公主方或是殺手方的,而是中間方的奴僕。

然後,我舉起手,摸了摸頭頂,接著比出從頭頂摘掉了某樣物品。

太陽先露出錯愕的表情,又無奈苦笑攤攤手。

「白雲~」多蘭多德在前方喊著,我連忙邁開步伐。

跟著多蘭多德的腳步跑了大半個農場,確定了比所有人都快,多蘭多德才慢下腳步,氣喘吁吁地。「你跑步也不慢,阿靠!挖操!我忘記攝影師--」他們這隊的攝影師是所有攝影師年紀最小又是個女孩子。本來以為會看見跑得累得半死的少女,或是根本看不見人,卻沒想到雨軒還穩穩拿著V8,很盡責負責記錄所有畫面,甚至呼吸聲根本不比他們這兩少年還大聲。

「哇喔小秘書,看不出來你挺給力的。」多蘭多德稱讚了一下少女,才抬頭看見裝扮村民的小豬教主。

「喔~~各位路過的好心大人們哪!請救救我們的村莊,我們的村莊被大妖怪打擾得無法安寧阿!」異常入戲的小豬教主,一臉莫名地悲憤,盡可能地把他演戲的能力發揮得淋漓盡致。

多蘭多德不知道為什麼也挺入戲,大力拍胸保證:「沒問題!就交給我這公正公平的大祭司吧!全部的妖怪都包在我身上看我不全部殺死他們哈哈哈哈--」

摁……嗯?

「多蘭多德觸犯規則,按遊戲規則必須沒收一張道具卡牌。」同樣盡責的攝影師兼裁判,雨軒幾乎是不帶感情地宣判。

「哈哈哈阿哈哈哈多蘭多德你這智障!」小豬教主笑得前仰後府,連拍大腿。

「幹幹幹!這不公平這不算啦,反正白雲都知道我的職業了這根本沒有關係的好不好!這根本不是觸犯規則啦!」多蘭多德努力想保住他那超好用的保命卡--大治療術卡牌,可以將身上的攻擊球拔除一個,以免死亡。

「……。」默默不吭聲。

「等等為什麼白雲知道你的職業!」小豬教主忙問。

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結果多蘭多德還是被判處極刑--沒收了大治療數卡牌,通告全部人。不知道為什麼,覺得有點同情多蘭多德。

拿了從小豬教主手上的封印條貼,要把妖怪引誘回封印地,並在入口貼上紙條。然而看到妖怪的剎那,卻有點傻眼。

「臥操,這根本是來做白工的吧?」那些妖怪,是綿羊。看過去至少有二十多隻的綿羊,旁邊的是農場主人和可能是他的女兒。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趕羊的工作,讓人覺得回憶起以前在神殿哩,村民們上貢的供品總會有幾頭綿羊、雞、鴨、牛,每次讓負責清算的綠葉一個頭兩個大。其實趕羊並不困難,主要還是需要牧羊犬的協助,不過--這裡的牧羊沒有那麼困難。「你們就拿著飼料引誘他們,把他們引回柵欄裡就好。真的不行我會再放小黑出來協助你們。」

聽見自己的名字,蹲在旁邊的黑色台灣土狗朝著農場主人吠了一聲。

這群羊實在很貪吃,非常的。光是農場主人的小女兒抱著一團青草走來,這一群綿羊就開始騷動。

「阿~好可愛啊~」看到可愛的東西就力馬忘記剛才的抱怨,多蘭多德不愧是活力四射的青少年,開始跟綿羊自言自語起來,甚至和綿羊玩起來了。

「小少年,你不玩玩看嗎?機會難得。」農長主人是個友善的大叔,看向跟著多蘭多得四處活蹦亂跳的女孩兒。

「……。」

「年輕人,難得小姪子有事情拜託我一回,就去好好玩吧!」原來是親戚關係嗎?

結果還是被農場主人推去玩小羊了。

怎麼覺得,一點都沒有大逃殺的氣氛呢?

TBC

真的是不知道怎麼寫比較好<<雖然都有寫了大綱,但是細節沒怎麼管顧,果然中間過程就像是人生會被扭轉得一百八十度,很可怕。
怕爆。第三位十二聖騎士感覺要出場的時機實在路漫漫兮(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1 00:30:27 | 顯示全部樓層
(創作者名稱)>(創作者頻道名稱)

指引星、方塊銀河>漫遊之季

可可亞>睡前一杯

多蘭多德>酒徒

其實這YT篇章過後大概就不會再出現的人,只是出現名字。

******(章七:大逃殺下篇04)******

「其實說是大逃殺,但不如說是幫農場的高級業配吧。」可可亞在經過封印妖怪(體驗趕羊)的活動,來到第二個活動地點的時候,忍不住感嘆。

「別這麼說嘛,其實還挺好玩的。反正我們不是早就知道行程,只是不知道遊戲方式而已。」企劃上面只說了詳細的遊戲規則,還有大概的內容,但並沒有對闖關遊戲般的挑戰做說明。不過,其實以一般都市孩子來說還挺新鮮的吧?

對難得的免費體驗騎馬頗有興趣,目前八位闖關的創作者都聚集在這裡。而上一輪跑去找寶物,沒有體驗到趕羊群活動的指引星和方塊銀河很難過,畢竟女孩子都滿喜歡可愛的東西。所以這次直接放棄拿寶物,決定來闖關,反正闖關不限制人數,只限制每個人的通關次數,而且闖關之後一定能拿到寶物,怎麼想都比較划算。

「欸欸欸白雲你要騎馬隊不對?」多蘭多德高興得嘴角藏不住喜悅,畢竟一般少年對騎馬大概都有些憧憬。

其實對騎馬沒有特別的愛好,頂多是挺熟悉的。

「都行。」

這一關是在封印完妖怪後,為了確保村庄內沒有妖怪,必須巡邏村莊。順便將村民委託的東西搬運到指定地點,簡單來說,就是騎馬巡視牧場一遍,同時把道具放到終點線而已。重點不在於放東西而是體驗騎馬。

「小朋友眼光真不錯,這匹是以前賽馬用的,不過後來我老婆沒怎麼在參加賽馬,就沒有讓阿皓上場。」農場主讓我們自己挑一只馬,可以選好一匹馬之後協助我們巡視農場。

雖然這匹馬看起來色澤不那麼好看,但以前在神殿待久了,就是有那麼一種感覺很吸引人。「感覺她很沉穩。」脾氣估計和以前在神殿,自家學生常最喜歡的那匹馬有些像,安靜沉穩。而且老馬比較安定,因為對於外界的聲音不那麼敏銳,不太容易受到驚嚇。

「對,這匹從小時候開始就很安靜。」農場主摸了摸阿皓,這匹馬的名字。

其實農場裡的馬看上去,大抵訓練都有素。在我們十多人進來,馬兒的狀態並沒有非常躁動,雖然農場主在我們走進來前有交代,要我們安靜一些,但其實這些聲音還是會引起馬的注意。還有陌生的氣味也會。

「爸爸,大家都很喜歡阿雪呢!」農場主的女兒一蹦一蹦跳過來,指著那邊一匹純白的馬,旁邊還有一圈人圍著。

注意到太陽也跟過來,「你選這匹嘛?」太陽懶洋洋地,似乎對這種事情很沒興趣。太陽其實從小時候和騎士職業相關的適應有些可怕,估計對騎馬還是有些陰影。

「摁。」

「那就這匹就好,你的眼光我還是很相信的。」太陽注意到攝影機沒有在附近,偷偷地把面具給拉起來透透氣。

「大哥哥~大哥哥~你們為什麼要戴面具?」小女孩兒估計也就是七八歲,扯著太陽的衣襬詢問。

太陽無奈地勾起笑,有點像是以前應對夏西亞的態度。「因為面具很漂亮啊~不好看嗎?」

「好看!但大哥哥也很好看,漂亮的金髮呢!」小女娃攀著太陽的小腿,直勾勾盯著太陽的臉。這個國家大多的面孔都是黑髮黑眼,只要不是這髮顏瞳色的人,都會被特別關注。金髮藍眼還會被解讀成是混血兒,但像他這般少年白頭的髮色更容易被詢問和排擠,即使他不是很在意,只是在分組功課很麻煩,常常會被搞事情。

太陽一把抱起小女娃,讓小孩開心地坐在他的肩頭。

轉過身,輕輕摸了摸馬兒的臉。阿皓噴了馬響,把頭默默垂下。

「看來阿皓滿喜歡你的。」農場主豪邁笑了。

阿皓脾氣其實挺溫順,走到馬廄外之時,一只胡麻鳥就這麼大膽直接踩在阿皓的頭上,這匹馬也沒有甩頭,只是微微昂起頭、豎起耳,確認了一下是什麼生物之後,又慢慢地把頭垂下,溫順地讓馴馬師牽著走。

「小朋友,待會騎馬的時候按照我的步驟來,阿皓其實很乖,不要擔心。」馴馬師估計以為他的沉默是緊張,笑笑地安撫他。

「白雲你怎麼選這匹馬,你不覺得阿雪更帥氣嗎?」多蘭多德似乎很喜歡阿雪那樣又高又俊的馬。

聽著多蘭多德說著那些高興地話兒,還是開口提醒:「還是要注意不要被攻擊球黏到。」畢竟這遊戲還是大屠殺,而且殺手和間諜只要趁人一不留神,一人一手把祭司給殺了,公主就沒戲唱了。聞言,多蘭多德的臉瞬間猙獰了一下下,「去他的!就你們這些小鬼兒心機多,誰會在這時候動手動腳。」

不,是你太單純了。

不過,有太陽盯著應該還行,就算少了祭司,我們估計還是能贏的。

騎馬的過程其實沒什麼特別的,只是特別令人懷念。喀拉喀拉的馬蹄聲,騎在馬身上特別寧靜的感受,輕觸鬃毛,並慢慢地用指尖輕按和撓撓。反正訓馬師牽著馬的韁繩,不太需用擔心。而且農場中沒有什麼容易讓馬驚嚇的事物。

順利繞完一圈,後腳才剛下馬沒幾秒鐘。

「阿---------!」順著聲音回頭,發現另外一邊上了馬的指引星似乎驚嚇到一匹黑馬,黑馬失去控制暴衝,指引星嚇得尖叫,整個人緊緊勒住馬頸,身子歪斜。

「白雲!」太陽喊了他,馬上反應過來,立刻蹬上馬背,踢了下馬腹,阿皓揚起前蹄直衝而出。

太陽則是乾脆搶了阿雪直衝跟上去。

「你把人接過來,我控馬。」一抹光亮盤繞在沒有戴面罩的太陽身旁,就和以前沒有什麼差別。

不自覺勾起腳嘴,甩了韁繩,跟上直線暴衝的黑馬。

「不要尖叫,那會驚嚇到馬!不要勒著馬的頸子!」太陽高聲喊道。

「不要我要摔下去啦!!」尖叫到破音,指引星聲音帶著點哭腔。

跟上之後,撐起身子,單腳踩在馬鞍上,眼神對上太陽。

「放手!白雲會接住你,你不會有事。」太陽已經扯住了黑馬的韁繩,但馬兒仍在驚慌中,高聲啼鳴奮力向前衝刺。我覺得也有可能是被指引星的動作和聲音嚇到的。

「不要啊!!!!」

「放手!」太陽不自覺厲聲命令,曾屬於上位者的威壓和殺氣嚇得指引星鬆了手。順勢直接把人給攔腰抱起來,很沉很重,幾乎是差點就和指引星一起連人帶馬摔下去。幸好阿皓自己將速度給緩了下來,努力用雙腳支在馬鞍,左手攬著指引星,右手緊緊纂著馬鞍邊角和韁繩。

指引星已經嚇得像章魚攀在他肩頭,動都不敢動彈。

這樣也好,省得亂動尖叫嚇到阿皓,或是和他沒有力氣支撐就一起摔下去。

「不要慌張,等我一下。」邊對著阿皓和指引星說,我的話語是帶有力量的,就像練習的那樣,就像小青大人教導他的那樣。透過言語,力流纏繞,達到所想的目標。

深深吸了口氣,支使右手控著韁繩,慢慢讓阿皓停下來。慢慢滑回馬背上座好,但他實在不怎麼有力量能夠抱著指引星下馬,只得能讓她自己下馬了。

「踩得到地面嗎?」阿皓是匹駿馬,離地大概也有一百六,有點擔心指引星踩不到地面會摔著的。

「阿、欸?阿阿……可以的,沒有問題的。」緊張的女性意識到自己的動作不甚優雅,糾結了一下子才腳踏實地。

「白雲,沒事吧?」太陽那邊已經沒有問題了,騎在阿雪身上,牽著黑馬的韁繩,慢慢散步回來。

摁。搖搖頭表示沒事情。

「那個,不好意思,謝謝你們了。」指引星嚇得有些臉孔有些蒼白,笑起來,臉頰額上全都沁滿汗珠。

「沒事。」和太陽異口同聲回應,只不過聲音有點小,不知道有沒有被女性略過。

「沒事就好,我們回去那吧。」看著一群人急匆匆地跑過來,太陽開口道。

指引星苦笑了,「不.我腿軟了。」


TBC


找資料花了點時間。

然後,因為今天有點忙,開始打文章的時間有點晚,花了點時間到現在,但還是20號的文章(這樣才有日更),明天21號還是有文的!

摁亨~~帥氣一把的白雲和太陽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1 18:44:30 | 顯示全部樓層
帥!白雲和太陽真是太帥了(迷之尖叫
大大期待你的文喔~

點評

必須的,主角們必須要有光環!下章已經出爐囉~~(人◕ω◕)  發表於 2019-8-22 02:3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2 02:35:42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最近都在壓死線呢抱歉(苦笑
有在關注的可以都等明天早上看新文章好了<最近有點忙QWQ
晚上打文章打著打著就容易睏,錯字又比較多,有點困擾(´;ω;`)

******(章七:大逃殺下篇05)******

「是你鞋子上的裝飾劃傷了馬的腹部。」太陽指著黑馬一道不淺的傷口,如果不仔細看很容易漏看。

指引星愣了一下看向自己的靴子,挺小一塊的金屬裝飾片不平突起,上面還參著一點血絲。「啊!」女性雙手摀著嘴巴,忙地轉向看向農場主人:「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農場主人搧搧手,「沒出大事情就好,這傷口不深,這對黑妹來說不算什麼。」讓馴馬師把黑馬牽進馬廄裡,農場主富饒興致看過來:「兩小哥們,倒是你們馬術不錯,白色頭髮的小朋友,你那特技倒是讓人想起之前哈薩克的馬術特技表演。沉默了一下,摸了摸臉,果然是頭上的面具被剛才那騷動給掀飛了。

「哇靠你剛才那樣有夠帥的啦~」多蘭多德靠過來,朝這裡比了個拇指。

突然之間,有些創作都圍攏了過來,對剛才那技術表示訝異。

這些應該不難吧……?

「白雲。」熟悉的有點稚嫩的嗓音,看見遠處一襲全黑衣服的少女朝我招手。

走過去之後,少女挺平靜,既不詢問剛才的事情,也沒對那些騷動有任何表態,「西亞說你的手扭到,要我給你包紮。」拍了拍旁邊的長椅空位,示意他坐下來。默默地坐下伸出左手,雨軒拿了不知道什麼噴罐子往手腕噴,有點涼涼的,很舒服。

「謝謝。」雖然平常有在訓練,但訓練強度不如前世,要扛起一個人還是有些困難。

看了沉默在包紮的少女。

「白雲,你受傷了嗎?」指引星有些不好意思地靠過來,拉著方塊銀河一起,坐在另一邊的木製長凳子上,遠邊的騎馬繞行活動正繼續。不過因為剛才那場驚嚇,讓活動的氣氛有些壓抑,但身為創作者們在鏡頭前必須呈現最好的給觀眾們看,這些壓抑還得不上鏡頭。

收回眼神,看向兩位女性。「我沒事情。」就只是個扭傷,放個治療術就沒事情了。

「剛才真是多謝你了,如果沒有你和太陽協助,我大概就要摔下馬了。」指引星理了理前額的劉海,不太好意思地笑了。

「沒事的。」

大概是看氣氛有些尷尬,方塊銀河插了話道:「說起來白雲的頭髮是染了?國中生可以染頭髮嗎?」

搖頭。「天生的。」

「少年白頭?那可真少見,但你的髮色白起來挺漂亮的。說真的,只要你和太陽拿下面具,光靠顏值肯定能先紅一半。你們真不考慮嗎?反正你們現在也是半個公眾人物啦~」方塊銀河一邊讚嘆,邊建議,並且替他們分析了現在大眾的市場有多膚淺。

還是搖頭。「會困擾。」如果原生家庭的那些事情循線找來,可能會害身邊的人受到危險的。其實他們這樣半公開自己的樣子,已經非常危險,小青大人一再阻攔,奈何我們想找到其他人的意志堅定。

「比起那些,你們有沒有考慮拍一片關於馬術特技,這支創作影片肯定能紅。」見方塊銀河的提議無效,指引星又提了個點子。「畢竟你的身手挺好的,如果平時馬術有困難,或許拍一些跑酷影片也很不錯。」

也是,如果跑酷和舞蹈結合,感覺也不錯?

轉而望向雨軒,正想開口。

「這方案很不錯,可以試試看,但比起單純高難度的跑酷影片,不如多些舞蹈編排,把跑酷程度降低,附帶基礎教學影片,也許能紅。」後者頓了一頓又補充:「前提是我們得明白你的跑酷能耐在什麼地方,必須另請專業老師
。這方面的預算會比較高了,如果你和太陽討論覺得可行,我能提出正式企劃。」

「好。」畢竟對網路生態還是雨軒比較熟稔,就是太陽都沒有雨軒來得了解,正確來說,在遇到彼此之前,太陽幾乎不在意這個世界發生了什麼事情。

「謝謝你們。」

「比起這些,不如改天合作看看,這應該更有趣。」雨軒邊說著,邊把不知道哪一牌子的藥膏片敷在手上,迅速地拿起繃帶纏好。

指引星點頭:「好。你們三個都是有趣的孩子,拍起影片來肯定很有趣。」


***

第三關的闖關活動還沒開始,估計也是什麼農場體驗。

在休息的時候,每組兩兩靠攏著,「說起來白雲,你手沒事吧?」繃帶纏在左手挺醒目的,大概大家都知道我的手扭傷。

「沒事。」

「欸那,我想知道你的身分,可以嗎?」說起來這還是款大逃殺的遊戲,雖然闖關到目前為止非常沒有危機感。

多蘭多德揚起手裡的道具卡,是強制詢問資訊的道具卡。說起來道具卡目前有不透漏資訊卡、強制詢問資訊卡、束縛卡(使人停止動作一分鐘)、治療卡(身上的一次傷可以無條件治療)、窺視卡(窺視別人有什麼道具卡)還有竊盜卡。大抵上可流動的道具卡牌有這些,而在職業加乘的闖關活動,職業可以選擇直接選取一張道具卡,或是再隨機抽一張。

「……。」默默地將身分卡放到多蘭多德的手裡。

「哇喔哇喔哇喔哇喔~難怪那時候你會問小秘書怎麼會這樣分配。」因為,我這一方等同於我開場作弊,直接知道目標任務是誰。

公主必須找到祭司,祭司才能引領公主回到神殿,與王國軍會合。祭司必須不能讓所有奴僕死去,若奴僕全數死去,祭司則會因為愧疚而自刎。殺手必須除去公主,否則任務失敗將會迎來死期。公主、殺手、祭司各自代表三種立場,也將迎來四種結局。第一種是殺手殺死

可能有的結局是,殺手殺死祭司,公主無法與王國軍會合,強制進入終局相互殘殺。或殺手直接殺死公主,祭司與殺手相安無事。或祭司與公主聯手,將殺手宰了。其實最好遊戲的反而是第三公正方的祭司和奴僕。但弔詭的是,祭司只能引領奴僕,不能干涉奴僕做決定,他雖然是第三公正方的代表人,卻沒有實際權力。總地來說,誰拉攏到越多奴僕,就越能保證自己的安全無虞。

總結來說,這是款收買人心的遊戲。除非是祭司死去,才會真正進入彼此殘殺的局面。

「其實你的身分暴露之後,反而對你不利欸。因為我只要想辦法把你賣掉,這遊戲就結束了。」嚴格來說是對的,不過--。

「也可以除掉你。」太陽手底可是有大殺器的,「……提醒過你了。」指了指對方背後,後者微微一愣,歪扭著脖子。

他背後的標靶已經沾黏了一只粉紅色的球,代表了他只要再次受到一次傷,就會死去。

揚起手底拿到的一張道具卡,問:「不合作嗎?」

那張卡固然是治療卡。

「臥操!」多蘭多德暴怒了。「你這個心機小鬼!」

正確來說並不是我,而是太陽。

摁,人不是我殺的。


***TBC**


越來越晚的更新時間QW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8-22 21:40: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人不是我殺的……幸好我剛把水吞下去,要不然一定會被旁邊認為是瘋子(>﹏<)  大大的文都很有笑點呢~

點評

哎呀我覺得這還不是最好笑的,不過讓櫻吹落雪這麼開心,那真的是太好了呢W  發表於 2019-8-26 20:57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23 23:07:05 | 顯示全部樓層
押個樓
0822.0823.0824停止更新<重感冒中,夭壽
等過三天看看如果比較好一點,就會回復日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