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子燕

[小說] [特傳] 黎明的到來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2-26 22:22:07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2-26 17:46
沒想到樣樣也學會黑絕式走位...不過.....夏碎你這隻老狐狸什麼時候也智商下降?
漾漾直接自殺太便宜了,好歹 ...

老實說,我只是想讓夏碎稍微有點畫面,才安排這段的..

這是一個很好的意見,但是因為其他因素在,所以我選擇這樣寫出來,我把這個拿到新的文文來寫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2-26 22:25:12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20-2-26 22:00
诶....诶?!!!

領便當了!!!!!(震驚)

恩,老安其實算是暫時領便當,因為他不可能有真正的死亡,但也不會再有出場的機會了

恩,因為漾漾不死的話,這一場戰爭是不可能真正結束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2-27 22:41: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子燕 發表於 2020-2-24 18:11
說得好像,你期待人死很久了....

這篇小奈覺得哪部分特別虐呢?

我是期待很久啦!!我的文幾乎不管多歡樂最後我也總有辦法把某人弄去領便當,這根本快變我的常態了……就跟我本文寫到最後不可能無CP一樣……(寫文不易,小奈嘆氣.jpg)

哪裡最虐……當然是自殺啦!自殺什麼的最棒了!!我也很喜歡~~

點評

好,我重新認識妳了  發表於 2020-2-28 20:3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1 01:04: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20-3-11 01:09 編輯

第四十二章。最後的決定

無盡的黑暗,孤獨的身影,無聲的嘆息

消失,只在一線之隔


他專注地看著前方,望著黑暗的另一端,剛伸出手要去觸碰那條界線,卻又放下來了

「您為什麼要來這裡,鏡董事」他轉身過來,看著那名淡金色髮的女子,露出溫和的笑容,不免又讓他想起那個為了保護他的傻瓜女人

「這裡不該是您來的地方」

「那條線,也不是你該碰的東西」

「活人就不該打擾死者的安息」他盯著鏡,語氣透露出一點不滿,像是在埋怨她的出現

「您是如何來到這裡的?」

「沒有我到不了的地方,但我沒想到你會出現在這裡,怪不得鳳凰族會無法召回你的靈魂,去了時間交際之處也沒有你的存在,原來是你在死前對自己動用了言靈,將靈魂扣在這個地方,無法轉世,唯有消亡」這裡不屬於時間之處,不屬於掌管生死的冥界,拒絕回歸現世或者繼續存在的亡魂,他們最終會來到這裡,徘徊於此地,越過界線,化為無

「我既然已經死了,就應該徹底消失才對,如果您是要來帶走我的話,就請回吧。當我親自對自己開那一槍時,就已經決定不會再回去那個世界了」

「我不是來勸你回去的,只是想來跟你說個話而已,是活是死,決定都在你的手上」只見鏡只是笑著搖頭,否定了他的話語

「...您想跟我說什麼?」

「你知道在你死後,小冰炎和你的血親,極力的想要把你復活回來,誰知卻無法找到你的靈魂,他們現在可說是為了找你,瘋狂到一個地步」

「那關我什麼事」此時再聽到他們的時候,他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

「然後呢,你也知道小蕾琳和小翼嵐在那場戰爭中受了傷,尤其是小蕾琳受的傷最嚴重,不只身體還未恢復完整,還動用了禁術,又被反噬,然後又因為受到刺激,陷入了昏迷,情況簡直遭到一個不能再遭,再晚個幾步處理的話,可能就要再多增加一名犧牲者」

「......」

「因為她的傷太嚴重了,連醫療班都覺得很棘手,所以扇就緊急通知我回來,也因此將她和小翼嵐帶去了無殿休養,躺了好幾個月。在事後她醒了過來,得知了你的情況時,不斷的哀求著我救你」

「......」

「"請您救救他"",她當時是這麼對我說的」

「...可您沒理由答應她,只因為無殿不管事,除非付出代價,你們才會出手」他沉默了很久,才又開口

「所以那兩個啊,甚至還想用自己的性命付給無殿當作代價,但你也知道,性命這種東西,對無殿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價值,再說也不可能帶回一個真正想走的人」

「那您又為何要來這裡?」再次發出同樣的問題給面前的人,那她又為何與此

「只不過是個師傅,想為徒弟出一份心力罷了」她會來這裡不代表無殿,而是一個師傅而已

「你真的恨那兩個孩子嗎?」沒給個心理準備,就冒出這句話來,讓他一時說不出什麼

他在想,真的恨過嗎?

「其實...我從沒恨過那兩個人,或怪過他們,即使那時我沒有記憶,情感也少了一半,但我心裡很感謝他們,謝謝他們不嫌棄我的身分和過去救了我,還願意讓我成為他們的家人,帶給我一段美好快樂的回憶,只是...」眼淚滑落的一瞬間是夢醒的時刻,他終究還是逃不了現實

說恨嗎?他一點也不恨他們,他反而好喜歡他們,好想要回去跟他們相處的那段時光,好想要當個什麼都不知道的"離暝"

「那為什麼不給自己一次機會呢?」

「您不懂的,鏡董事,我很想在相信一次他們,但是您能想到天天活在懷疑和不安的情緒下,那種怕再次被背叛、失去的心情嗎?萬一又是假的,我真的無法承受,也不敢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他曾以為自己有資格擁有,卻不想這一切都是假的,被傷了太深了,對於再次出現的光芒,他不敢再去接受

就算再次忘記了又怎麼樣,總有一天一定又會再次想起,又要再次體會那股痛苦

「我不是想死,只是不想這樣活著」

與其被恐懼折磨,倒不如去死了算了

「我確實無法體會你所說的事,也無法跟你說什麼安慰的話,因為那只會將你傷得更深,可是你這一跨,就真的什麼都沒了,所以給自己一次機會,不為他人,只為自己而活」說著,鏡往前了一步,朝他伸出手來

「我不會求你在給小冰炎他們一次機會,只因他們已經做錯太多了,但是那兩個孩子呢?雖然他們對你說謊不對,但也是出自於想保護你的心態,如果你真的走了,他們會崩潰的,所以也給他們一次機會好嗎」

「不要逼我」他後退了一步,他都已經下定決心了,不要再讓他動搖了

「我沒有逼你,我只是不想你帶遺憾,就這麼消失,你現在還有機會重回你的身體,只差你願不願意而已,不管如何,我都尊重你的選擇」

「我就算跟您回去了又如何,我手上沾染太多鮮血,你覺得公會和其他人會放過我嗎?你覺得我會再次被用什麼眼光看待,看待我這個被鬼族遭控過的道具,只因為我是一個邪惡的妖師,一個骯髒的黑暗種族,連個想解釋的機會也沒有,你覺得我還能回去嗎!」說到最後,他簡直是用吼的

「所以呢,那些又關你什麼事,你不想活在他人的眼光下,那你又為何一定要在乎,再說要比冷血的話,白色種族殺的人可比你還多,相較之下,你殺的那些人,現在可都重新復活在那邊繼續生活著」

「妳以為我願意嗎,誰想要去在乎那些人怎麼想,但我就是無法不去介意啊!」他不是瞎了或聾了,無法不去看那些人厭惡他的嘴臉,不去聽那些人說的話,他就是沒辦法徹底放下啊

「我也想好好的活著啊,我真的不想死啊,我真的...真的...無路可走了啊...」無法抵抗的無奈、被現實打擊的殘酷,被恐懼深深地威脅,極度的悲傷宛如奔流一般傾洩而出,打破了一直偽裝的冷淡面具

「鏡董事,我真的好害怕...好累...不想在面對周遭的惡意了...我到底該怎麼走才好,選哪一條路都不對,我真的選不下去了...」所有的悲傷化成淚水流淌下来,他再次無力地蹲了下來,將自己埋在雙臂間

他不想選啊

「冥漾,對錯什麼的都不重要,重點在於你自己」鏡蹲了下來,輕輕地撫過他的背

「我會幫你的,如果你真的不想再見到誰,我可以幫你重新轉世,讓你轉生成沒有力量的普通人類,從此不再與守世界和其他種族有關係,不在受到言靈的影響而倒楣,也不會在有人找到你,你的記憶也會就此消失,不會再想起來了」

「有用嗎,萬一有一天被發現了,我又來到了守世界,我難道又要傻傻的被騙嗎」那有什麼不一樣...

「我不敢保證不會有那一天,所以你還有另一條路,選擇回去,這次我會將你的情感,包括回歸的那一半全部帶走,從此以後你就將不會再感到悲傷還是痛苦了」那就捨去自己的全部,這樣子,就算多麼疼痛也不會在感受到了

「這是我唯一我能幫你的事,就只差你要不要而已」

他從雙臂間抬起頭來,面對著鏡的話,猶豫、不安侵蝕著自己

為什麼他要動搖呢?為什麼他剛才要停下來聽對方的話,不要直接就踏過那條線呢?為什麼還要做出選擇呢?

他怕如果選了,可能又會發生更多令人痛苦的事情

拼命忍住,很想伸手尋求幫助,但他卻只能握緊拳頭,警告著自己,之前的自己是什麼下場

緩緩瞇起眼睛,他彷彿看到了以前還沒變的時候,跟家人和朋友在一起的日子,但畫面一轉,變成了他們站在面前拿武器指著他,冷漠地看著自己

「我..」他絕不可能被放過,也不可能從黑暗逃脫出去的

「聽從你自己的心聲,不要畏懼他人的目光」鏡又再次將手伸出到他眼前

『你不會是孤單一人的』

但是,一絲妄想也好,他真的好想要...

於是,他伸出手搭上去,雖然中途又縮了回去,但是最後還是握住了對方的手掌

「拜託您了,請將我...」

少年最後的選擇,最後又該往何處呢?

~~~~~~~~~~~~~~~~~~~~


離那場鬼族戰爭結束之後,已經過了半年了...

在那之後,就沒有在聽過有關鬼族打算再次進攻的消息,或許是因為鬼族高手暫時消亡的關係,也又可能是在等著下次機會的到來吧...

那麼,另一方呢

本來死傷慘重的公會,經由無數人和鳳凰族的幫助之下,已經再次被建立起來,回歸了以往的運作,但不知是什麼因素,公會的幹部包括會長自己,有不少人被換下,但在這其中,只有"一人"是自願請辭巡司的職位

重新被復活起來的那些袍及者們,經過休養過後,已經恢復健康,每天來往的執行著自己被賦予的任務

學院的學生們,也再次回到學院裡,又開始日常的課程

一如既往冷清的醫療班,只有少數的人在走動,除了偶爾會出現幾個想逃醫的學生或袍及,因為不想被關起來,所以逃跑出去,被藍袍追殺著的吵鬧聲

一切回到了平靜

他還在靜靜的沉睡著...

淡淡的消毒水味充斥著空氣,潔白的床單上,只有微弱的氣息在呼吸著,因為一段時間沒曬太陽或好好進食,而導致整個身子慘白瘦弱的少年

此時,門被從外輕輕推開,兩道白色的身影走了進來,來到了床邊,看著始終沉睡的少年,像當初他們相遇那般

「還是沒醒來嗎」

「都半年了,你還是不願見到我們嗎...」



半年前的那一天

混亂的戰爭結束,但原因並非是鬼族的戰敗

來不及的阻止,嘶喊的哀求,都隨著聲音的響起,真正徹底結束

無法拯救生命的殞落,甚至連挽回的機會都做不到

無法忘了他流著淚自殺的畫面,無時無刻提醒著他們悔恨著

如果她早一點查覺到他的行動的話,那時就絕對不會放手;如果他沒有因為被憤怒控制,而中了鬼族高手的計,在那時不是想著如何殺了對方,而是先將他帶出來

可是,沒有"如果"...

因為傷重的關係,他們被帶去了無殿,等醒過來時,已經過了好幾個月。當時躺在床上的她,慢慢睜開眼睛,看到的就是面容憔悴的翼嵐和許久不見的鏡

「鏡大…人..」

「妳終於醒了啊」

「鏡大人…我…求求…您…救救…」卻見蕾琳流著淚搖頭,帶著沙啞的聲音請求著她

「那孩子嗎...」她還沒說完,鏡就接下了話

「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也知道你們想要我救他,但那孩子…」欲言又止的話語,只怕說出,她會承受不了

「蕾琳姐...他不要我們了...」抽噎的聲音,早就哭得紅腫的雙眼,翼嵐低著頭,不斷的用袖子抹去眼淚

「他...他...」在聽到翼嵐的這句話時,她好像明白了什麼,卻又不想明白

不...不會的...

「不要...開...玩笑...他..現在..在...哪」她才剛醒來而已,不要對她開玩笑好不好

她不相信無法救回那孩子,不是還有鳳凰族嗎

「他在醫療班裡」

「那...」

「他的靈魂已經離開了肉體,現在在那的只是一具屍體,而且鳳凰族無法復活他」鏡還是將事情說出口了,因為這種事就算能瞞過一時,也不可能瞞過一輩子

「的確,只要身體還在的話,鳳凰族就能將人復活,但如果靈魂無法被召回的話,通常只有兩種可能,他的壽命已盡或是靈魂已經從這世界消失,這兩個其中之一,才會使他們無法將他復活起來。」

「怎…麼…會…我不..要..鏡大人...拜託..我...不想..失..去...他」蕾琳伸出虛弱的手,抓著鏡的袖子

「鏡大人...難道真的不行了嗎,真的沒有其他辦法了嗎」明知對方還是會回同個答案給他,翼嵐還是不死心的再問一次

「蕾琳、翼嵐,我不能幫你們,不只因為無殿,主要還是因為,那孩子是靠自己的意志結束性命,就算我找到他的靈魂,但我是帶不回一個真正想走的人的,就算你們將命給我,也不可能換回他的回來,放棄吧」

一句話打破了他們所有的妄想,他們最重要的家人真的已經無法再回到他們的身旁了嗎…

他們又要再一次失去寶貴的人了嗎

哭聲打破了寧靜的無殿,悲傷的情緒渲染著空氣

「回來...拜託你..回來啊..離暝...不要走」

求求您,神啊,不要將他們身邊的人再次奪走,求您將他還回來啊

無法停下的哭泣,到最後是鏡用睡眠法術才讓他們又睡著,而那之前,聽到了隱隱的嘆氣聲

「看來這次要換我被關禁閉了啊」




再一次的清醒已經又過了兩個禮拜,明顯當時情緒過度的悲傷,導致身體無法負荷

「翼嵐…我想要…去找他」身體靠在床邊的蕾琳,聲音還是有一點沙啞

「可是…蕾琳姐,妳現在的,身體…」翼嵐看著還帶著一些傷的蕾琳,不捨得這樣讓她…

「我…沒關…係...我..真的..想看...看他」蕾琳搖搖頭,就算他已經不在了,她依然還是想去

「……嗯。」眼神黯淡了一下,翼嵐猶豫了半天,也不繼續勸阻下去了,該面對的還是得面對

而在此時,他們不知道的是,鏡已經失蹤了兩個禮拜

*****
或許是因為認定了他們不會危害到,所以守在醫療班的人並沒有阻攔著他們的進去,而當他們再次見到時,他已經只剩一副空殼,被放在一具透明的水晶球體裡,等待著消失的靈魂重新回歸,聽說,這是冰炎他們和他的血親極力要求的

失心瘋瘋狂的在世界各地尋找著他的靈魂所在,因為他們不相信,他會就這麼走,所以是絕對不會讓他的身體被放入棺材

一步一步沉重的腳步走到水晶體的面前,伸手觸摸冰冷的球體,望著在也不會睜開的眼睛,再也聽不到叫他們姐姐、哥哥的聲音

淚水再次忍不住地湧出,在一次的跪了下來,頭抵在水晶上

「對不起...」

沒能好好的保護他...

「對不起...」

他們無法把他救出...

「真的很對不起」

讓他遭遇這些事

每一聲的道歉就像一把刀插在心口上,心臟每跳動一次,就疼痛一次

為什麼要對他們那麼殘忍

為什麼這種經歷還要再次重現

無法訴說出的話語,全都藉由吶喊發洩出來

「啊!!!!!!!!!!!!」

回不來了,他真的回不來了...

~~~~~~~~~~~~~~~~~~~~~~~~~~~~~~~~~~~

深夜,在寧靜的醫療班裡,灰暗的病房裡出現了一抹淡金色,直接破開了水晶球體,使裡面的身體被釋放出來,而這番舉動,卻沒有引來任何人的注意

她將他的身體移動到旁邊的床上,將手上拿著的白色球體,慢慢融入了他的體內,直到消失

「我能幫的都已經幫了,接下來我可能會有一段時間不能出來」她明知自己不能隨意插手事情的才對,但還是違反了規定,只能說,這也算是師傅的職責吧

想到之後即將面對的禁閉生活,不禁無奈地笑了

「你要記住我說過的話,不要後悔自己的決定,抱怨也沒關係,但千萬不要放棄了」她伸出手,輕輕地撫摸著他的頭

「如果困的話,就在多睡一會吧,要什麼時候醒來都沒關係,但別讓他們等太久了」

淡金色的身影消失在空氣中,空間再次平靜了下來,但不一樣的是...

停止的心臟再次跳動了起來


~~~~~~~~~~~~~~~~~~~~~~
嗨~大家好,子燕來報到啦~~~~

這一次依然陷入卡文的難關中,幸好有某隻貓給我提供意見和某隻竹大大幫我看文,我才終於寫出來了,感謝兩位幫助(敬禮

然而,在上半段漾漾所說的話,和無奈的情緒,都是我曾經經歷過,轉而透過這篇寫出來,有人問,為什麼還要讓漾漾復活,就直接讓他死就好,讓那群人後悔啊,或許真的能讓那群人後悔莫及,但在現實來說,兇手根本不會有任何愧疚心,反而還會取笑,得不到他人的幫助和理解,換來得只是同情可憐、束手旁觀,所以我想要給漾漾一個重生的機會,也算是曾經沒能給自己的機會

我在廢話一下,漾漾之前是為了要封印記憶,所以付出了一半的情感當代價,如今他想起來了,所以那一半的情感自然又會回歸到他的心中

然後,最近感覺留言的人越來越少了啊,是都在忙統測嗎?

但我還是照常,這次沒能來留言的人,我就叫查拉將你的靈魂收起來,成為他的收藏品~

下回見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1 15:54:00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最後會如何?
只求這次步要再犯蠢,有時孤高隱居才能給自己幸福(想到那些隱居的世外高人

點評

那句話讓我想要桃花源記ㄟ(陶渊明?  發表於 2020-3-11 16:1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1 20:56:18 | 顯示全部樓層
欸,原來竹也有幫忙呀?(小小驚訝

鏡謝謝你說服漾漾(雖然也滿想看看漾漾領便當www

結局可能是喜吧~

感覺快要完結了,有點捨不得qwq

點評

不過,接下來鏡就不會在出場了  發表於 2020-3-12 20: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13 20:07:18 | 顯示全部樓層
為了世界、為了一切漾漾雖然願意死亡,但心裡卻仍想繼續無憂無慮、不用看他人言語的生活吧...
不過漾漾的養姊、養哥真的很愛他,是真心的愛才會苦苦哀求鏡去救漾漾,甚至願意以性命為代價。
但現在漾漾回來了,他會回去原本的圈圈嗎?還是獨自離去?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13 22:02:3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20-3-13 22:04 編輯
楓嵐竹 發表於 2020-3-13 20:07
為了世界、為了一切漾漾雖然願意死亡,但心裡卻仍想繼續無憂無慮、不用看他人言語的生活吧...
不過漾漾的養 ...


是啊,沒有任何煩惱,可以隨心所欲的生活,這或許就是他一直想要的生活

對,他們是真的很愛他,把他當作生命裡的一部分,因為他們在漾漾的身上看到曾經弱小的自己,那時候他們是連可以求救的機會都沒有,但現在他們既然有能力了,就不會再讓這個跟他們相似的少年,再次發生悲劇

竹希望漾漾會選哪一個呢?

感謝留言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3-22 15:37:22 | 顯示全部樓層
嗚嗚,漾漾呀,你為甚麼要那麼傻?
你身邊還有其他人呀,為甚麼要自尋死路?
臭安,你竟然欺負漾漾,揍你喔!!!!

點評

因為漾漾無可奈何才會選擇這條路阿  發表於 2020-3-22 20: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3-25 23:22: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三章。甦醒

突然的回神,發現不知不覺地短暫的陷入記憶裡,輕輕地搖頭,甩掉剛才腦子所想的事,拉起旁邊的椅子坐下來

「離暝,我今天也帶著你愛吃的甜點來了喔」蕾琳伸出手撫摸著他消瘦的臉頰

「蕾琳姐做了很多不同口味的馬卡龍,有巧克力、草莓、香蕉什麼口味都有喔,還因為做了太香了,害我差點偷吃呢,不過你放心,哥哥我絕對會先留給你的...」坐在另一邊的翼嵐,輕握著他的手

「所以你要快點醒過來吃喔」

感受著他的體溫,聽著他平穩的呼吸聲

他還活著..


原世界、守世界、時間交際、冥府,儘管把能想到的地方都找過了,終究還是沒人能找到他的靈魂所在,不管怎麼樣,他都不可能再復活了吧...

這是當時所認定的事,但還是有人不願意放棄,依然繼續無可指望的尋找

但時間一久,有些不相關的人,開始淡忘了他的存在;也有人勸說讓他們放棄;也有人因為看不慣他這個黑暗種族明明死了,憑什麼繼續待在這裡,竟想破壞水晶體,毀滅他的身體

當然連碰都還沒能碰時,就已經有人先讓那些人死一次了

但是面對著這些麻煩,還有一次次的失望,也漸漸地使他的友人和血親的信念有所動搖

真的能找到嗎?

真的還有機會嗎?

他真的還在這世界上嗎?

這些想法時不時就出現在腦中,誘使著自己放棄,明明都能熬過他失蹤的那三年了,但如今才幾個月而已,為什麼會那麼快就想放棄了

或許是因為那個時候,他還沒死...

絕望感不斷的侵蝕著內心,也就快要沒有勇氣繼續堅持下去了...

但也是在那晚過後,一切又再度出現轉機

那兩姊弟像往日那般來探望他的身體,卻不知平常冷清的醫療班,在此時卻突然人多吵雜了起來,就連他的友人和血親都在

在人群的擁擠下,他們從這之中看到一張床被這些人圍著,而那中間躺了一個人,他們本以為是什麼重傷的患者,所以又更加往前一看,卻發現那不是別人,而是本應該被放置在水晶體裡他的身體

為了保存其肉體不腐爛,而被放入水晶的身體,為何現在會取出來呢?是出什麼狀況了嗎?還是說真的已經放棄尋找他的靈魂了嗎...

但事情並不是他們想的那樣,因為他們看見的情景,是一個呼吸平穩,胸口正在微微起伏著的"活人"

這不是在開玩笑吧?

他們不是在做夢吧?

當握住他的手時,沒有所謂的冰冷僵硬,雖然不太明顯,但這無疑的溫暖以及脈動,都證明了...

他回來了!  



面對著失去蹤影的靈魂,回歸到本體,沒有依靠鳳凰族的幫助,就將人給復活,能有這般能力的,除了無殿的那三位和時間交際的兩位主人之外,或是那位活了千年的鬼族高手,實在沒能想得到,到底還有誰能有這般能力

可是...

無殿不管事,要那三人出手幫助,唯有付出代價

時間交際的司陰者,確切說過靈魂並不在此處,那就不屬於其管轄的範圍

鬼族高手也因妖師的詛咒,暫且不會再出現世界上

就算到現在也依然沒有人猜得到,到底是誰將他給復活的呢?

真相究竟為何,誰也不知道

也或許會有那幾個例外吧...

「我真的很謝謝鏡大人願意為了我們,而不惜破壞無殿的規定」在那兩個人再度昏睡的那兩個禮拜,鏡突然從無殿裡消失了好一段時間,等再度有她的消息後,已是她被關入禁閉的時候

她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被關之前,將一封信寄給了他們

『不需愧疚或感到後悔,他從未恨過你們,反而感謝你們的照顧,他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所以再讓他休息一下吧』

那封信上就只寫這幾句而已,但他們終於知道那個將他復活的人到底是誰了

原來是她...

是她將他給帶回來的啊

「真的,很謝謝您,師傅」那封信被緊握在胸口,而那股恩情是他們永遠都還不清的

「也謝謝你,願意回來」

************
「既然想要道謝的話,自己親口對我們說,別用這種方式好嗎」蕾琳將他雜亂的頭髮稍微整理了一下,他的頭髮又長長了啊

這讓她想起,以前曾要幫他剪頭髮的時候,被他拒絕,因為說了想要跟他們一樣,所以就將頭髮留長

不知道這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啊,現在想起來,還真懷念呢...

「到那時你哥我絕對會親自錄下來,讓你想賴也賴不掉的,小鬼」

其實他們想說的是,真的很謝謝他,不嫌棄他們

「所以,你什麼時候醒來呢,我好想你喔」翼嵐知道自己這麼說非常任性,但是他真的好想念那個整天鄙視著他、跟他打架、跟他出任務,還有跟蕾琳姐一起坐在餐桌旁,三個人開心地吃著飯,聊著天的那個寶貝傻瓜弟弟喔

當初以為,他很快就會醒過來了,但儘管時光飛逝,他仍舊不曾睜開眼睛,鳳凰族說他的身體和靈魂並無異常,大概是心病所致的吧

「會醒來的,不管要多久,一年、十年、五十年,都會等你醒過來的,別急」安慰的撫摸著翼嵐的頭,這種事不能強求,就如同那位寫給他們的信

此時,病房門再次被打開,這次進來的是他的血親和幾位友人

「琳琳、嵐嵐,你們今天也來探望漾漾了啊」

「......」

沒有給回應,蕾琳和翼嵐直接從椅子上站起來,幫他拉好身上的棉被後

「我們明天還會再來看望你,也會再帶點心來給你的,你好好的睡,米納斯和凝夜會好好陪著你的」

「晚安囉,離暝」輕輕地在他的額頭上印下一吻,拿起來口袋中的那兩顆幻武,放置在他的枕頭旁,兩人便轉身退出了病房,就連一眼也沒有給那些人看

************
他做了一個夢,那是個對他來說,很久以前的事了,那時他還不知曉自己的身分和力量,也不懂這世界的殘忍,而在那個夢裡面,沒有任何背叛還是傷害,他還好好地跟朋友和家人待在一起,一切都沒有發生,包括遇到那兩姊弟

然後,有股熟悉的聲音,告訴他該醒了,準備好的話,就踏出去吧

可是,他真的準備好了嗎?真的有那個勇氣了嗎?

『不要緊的,我會陪在您身邊的』

『既能讓我認你為主,你就一定能克服障礙」

所以,站起來吧!

水與暗將他拉了起來

他看著包圍自己的隔離線,看著他們以及那些曾有過的畫面,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跨出了步伐

於是,他醒了

~~~~~~~~~~~~~~~~~~~~~~~~~~~~~~~~~~~
哈囉,大家好,子燕又來報到了~

真的不是我在佩服,我總覺得最近寫文的速度越來越快了,但偏偏卡文也越來越嚴重(你這老愛離家的靈感君!!!

這次的文,可能有點少,但也是因為快要結局了(偷偷劇透一下,顆顆顆

然後,這裡時間線我要說明一下,在漾漾死後,是已經經過了大約3個月的時間,再加上蕾琳和翼嵐他們又睡了兩個禮拜,而在這中途鏡也為了要找尋他,也因此花了兩個禮拜的時間,之後又因為要通過其他管道才可以把亡魂帶回現世,所以又花了一個月的時間。之後漾漾復活,但依然陷入沉眠之中,這一睡就又是半年,總共加起來就是7個月又17天,也離一年多不遠了,只是在這裡是以他復活的時間開始來算(感覺好饒舌~

這次沒來留言的,我要叫夏卡斯去你家討錢~

下回見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