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52|回復: 358

[小說] [特傳] 黎明的到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9-27 21:07:0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7-9-27 21:10 編輯

楔子

    為什麼會是我?

    為什麼會是你們?

    為什麼不相信?為什麼要打碎我對你們的信任

    因為我是繼承先天能力的妖師嗎

    好累好痛苦

    不想在想起來了

    我想忘掉,忘了這一切


    黑暗漸漸帶走他的意識......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7 21:15: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7-9-27 21:16 編輯

大家好,我是新來的菜鳥,子燕

這是我第一次在這裡發文

現在我所打的這篇文章,也有在冒險者天堂發布,所以也可以去那邊看喔
http://paradise.ezla.com.tw/file ... 9/239958/index.html

老實說,我的文筆不怎麼好,所以想的都是老梗,會無聊是理所當然的事,但還是希望能讓其他人看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7 21:21:2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2-3 20:44 編輯

一。新開始

一個黑髮少年全身纏著許多的繃帶正靜靜地躺在床上沉睡著而他的床邊坐著一位雪白色長髮及腰、紫色眼眸的女子和同樣的髮色長及肩膀和瞳色站著的男子

  「已經沒事了,孩子」女子輕撫著少年的頭,語調溫柔的說著

   站在女子旁邊的男子紫色的眼眸染上了一絲憐憫看著少年「可憐的孩子,為甚麼會受到這樣的待遇呢」聲音多了些許的苦意

  他們在為少年治療時看到了他的記憶,那樣的悲傷、絕望的神情甚至否定了自己的存在就好似過往的他們一樣

  「謝謝您們救了我的主人」龍神精靈從少年手上的黑色手環出來向他們欠身感謝的說

  「不用謝了,要不是及時發現的話我們可能就真的救不回來了」要不是他們那時正好在採藥草突然聞到血腥味,也不會發現少年滿身是傷的倒在一片血泊中而且只剩一口氣,幸好他們把自身的血給了少年才能穩定他的狀況

  「主人對不起是米納斯沒能保護好您」米納斯望著躺在床上的主人眼中充滿著不捨與憤怒,為甚麼主人是如此的善良如此地相信你們,而你們身為他的家人、朋友卻踐踏了他對你們的信任傷害了他的身心,她是絕對不會原諒那些人的也不准再有人傷害她的主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隔天一早)

  「嗚!」躺在床上的少年漸漸醒了過來,緩緩地睜開因為混入一半他們的血而從深邃的黑色變成有如寶石般的紫色眼睛,他慢慢地坐起身眼神有些迷茫

  「米納斯?」

  「主人!太好了您終於醒來了」米納斯馬上出現在他面前高興的抱緊,他也任由她抱住

  「米納斯我能問妳一個問題嗎?」沉默了幾分鐘後,少年突然開口問道

「當然可以,主人您要問甚麼」米納斯放開了他

  「我是誰?我為甚麼會在這裡?」

  「主人....您什麼都不記得了嗎?」雖然知道原因但米納斯還是有些驚訝的問著
   少年點點頭,除了米納斯和老頭公除外他什麼都想不起來,正當米納斯想開口時,房間的門被打開來男子和女子從門外走進來

  「啊!離暝你終於醒來了真是太好了」男子的聲音有些興奮地說

  「米納斯接下來交給我們就好了你先回去吧」女子用眼神示意,米納斯知道她的意思後便回去手環裡

  「離暝身上還有哪裡會痛嗎?」女子坐在床邊與少年的視線平齊

   少年微微的搖頭接著又疑惑的開口問

  「我的...名字叫離暝嗎?你們是誰?」

  「對,你叫離暝·希斯威爾是我們的弟弟,而我是你的姐姐名字叫蕾琳」

  「我是哥哥名字叫翼嵐」

  「那我發生什麼事了?為什麼都想不起來」只要他想去想起以前的事頭就會很痛

  「說起來都是哥哥不好沒顧好你,才讓你在採藥草的時候不小心跌下懸崖」翼嵐臉色愧疚地說

  「我想可能是你再跌下去的時候撞到了頭才會失去記憶」蕾琳說著「你現在還有點虛弱,在躺下來一下吧」

  蕾琳讓他躺下後語調溫柔的對著他說著「想不起以前的事沒關係,姐姐和哥哥還是會陪在你的身邊保護著你的,所以睡吧」手輕輕的蓋住離暝的眼睛,輕柔的像似在唱歌般的聲音使他再度陷入沉睡。

  「看來真的都忘記了啊,沒想到他會用自己一半的情感為代價封印了記憶」翼嵐看著沉睡中離暝說道,從他說話的語氣裡完全感受不到一絲的情感而且反應非常冷淡,要不是看過他的記憶也想不到他會變成這樣

  「忘了那樣事也好,至少不會再痛苦了」蕾琳嘆了一口氣

  「不過..蕾琳姐你怎麼會想到幫他取離暝這個名字」

  昨天晚上他們決定好要讓他當他們的弟弟,不過要幫他取什麼名字翼嵐想了一整個晚上還是沒想到

  「離暝音譯黎明,希望這孩子能離開痛苦的過去,迎接的是屬於他的光明 」蕾琳淡笑的解釋著,摸著離暝的頭把他的黑髮變成跟他們一樣的雪白色

  「離暝啊...很適合他呢,以後請多指教囉,離暝」

  這是他新的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7 21:38:3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1-23 21:13 編輯

人物介紹 :

離暝˙希斯威爾(褚冥漾)

性別:男

年齡:19

種族:一半妖師一半妖狼族

袍級:黑袍

個性:以自己一半的情感為封印記憶的代價變得十分冷淡,非常惜字如金,視蕾琳和翼嵐為最重要的人

外表:雪白色頭髮長到背綁成低馬尾,紫色眼睛(因混入妖狼族的血,憤怒會變血紅色)

武器:米納斯妲利亞(女)(水之王族兵器)
       第一型態:掌心雷
       第二型態:來福槍
      
凝夜(男)(暗之貴族兵器)
      第一型態:長劍   

喜歡:蛋糕、書、安靜的地方

討厭:吵鬧、符咒(有原因正文會說)、傷害蕾琳和翼嵐的人

人物圖像: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 ... grc=i7h6qDp7ow1pZM:
------------------------
蕾琳·希斯威爾

性別:女

年齡:20

種族:妖狼族(王族血脈)

袍級:紫袍(實力其實已經到黑袍了)

個性:溫柔,弟控一個,很保護家人絕不允許有人傷害他們,一但傷到他們便會發怒後果不堪設想,只有翼嵐和離暝才能讓她冷靜下來(所以很少生氣)

外表:雪白色及腰頭髮,紫色眼睛(憤怒會變血紅色),戴著水滴狀淡紫色琉璃項鍊

武器:伊絲爾(女)(冰之王族兵器)

第一型態:扇子

喜歡:藥草、翼嵐和離暝(很疼愛他)、做甜點給離暝吃

討厭:傷害翼嵐、離暝的人,符咒(有原因,正文會說)

人物: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 ... grc=r16c9MT1pzlRZM:
------------------------------
翼嵐·希斯威爾

性別:男

年齡:20

種族:妖狼族(王族血脈)

袍級:黑袍

個性:活潑、弟控一個,很保護家人(不允許有人傷到他們)

外表:雪白色及肩長髮,紫色眼睛(憤怒會變血紅色),左耳戴著黑色耳釘

武器:蒼羽(男)(風之王族兵器)

第一型態:弓箭

第二型態:雙劍

喜歡:家人(很照顧離暝)

討厭:傷害家人的人、苦苦的東西、符咒(有原因正文會說)

人物:https://www.google.com.tw/search ... grc=Szk-uyKm3kWIYM: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7 21: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2-3 20:47 編輯

二。條件、威脅

「咻!」一把箭直接射中了被鬼族化的妖獸的眼睛

「吼!」妖獸像是被激怒似的隨便亂衝撞,憤怒的雙眼看到了遠方的目標朝著那衝去

「離暝牠過去你那邊了」翼嵐大聲地對著妖獸正往他的地方衝去,帶著淡藍色半面具的人喊著也就是離暝

「恩」離暝淡淡地應了聲

就在快撞到他的時候,他跳到空中直接讓妖獸撞到後面的岩石似乎因為衝撞力太大,妖獸一時無法有任何動作,沒有給妖獸緩和的時間,離暝拿著手上的墨色長劍從空中往下用力的往頭連同身體砍成兩半,動作非常俐落一點遲疑都沒有,被砍成兩半的妖獸屍體躺在地上漸漸化成了白色碎末

「做得很好喔,離暝」看妖獸被解決完翼嵐走了過來「我們去回報任務完就回家吧,蕾琳姐應該已經煮好晚餐在等著我們了」

「恩」離暝還是淡淡的回話

翼嵐笑笑的伸手揉著離暝的頭絲,毫沒有被他這樣的反應有所反感反而不介意

「走吧」翼嵐開啟了傳送陣前往公會

自那以後已經過了3年了,離暝也認為自己真的是他們的弟弟視他們為最重要的人,在這些年裡因為有蕾琳和翼嵐他們的教導以及訓練,他成長的很快現在跟翼嵐一樣已經是公會中的黑袍,他們告訴離暝他自己和他們是妖狼族屬於妖怪一族的一種但隱瞞了他是妖師的身分,也因為是混血的關係他很難控制不讓自己的狼耳和狼尾巴跑出來,直到練了3年才終於可以好好地控制住

至於關於他以前的記憶,蕾琳和翼嵐是跟他說他不用想起來而他本人也沒有要想起的意思,他很珍惜蕾琳和翼嵐他們,就算他不記得以前的事了態度也很冷淡但他們還是對他很溫柔、很細心的教導他每件事,所以想不想得起來都沒差反正他們都還陪在自己的身邊啊。
----------------------‵------------
翼嵐和離暝回報公會任務回來後,回到了森林中的木屋正當離暝打開門的瞬間「小~朋~友~」看到一個藍色飛彈正往自己的方向飛過來他下意識地馬上閃到旁邊去,讓翼嵐還來不及反應怎麼回事倒楣的被飛彈擊中

「诶~小朋友你怎麼可以躲過扇姐姐可愛的擁抱呢?」沒錯,如各位所想的這飛彈的身分就是讓人唯恐避之不及的無殿三主之一的扇

離暝沒有理她,反而看著被她壓在底下的可憐人兒在想到底該不該救

「好...重」被扇壓在底下的翼嵐發出了弱弱的聲音,看的出來他快要被壓死了

「沒禮貌!人家才不重勒」扇不高興的在翼嵐的身上到處搖來搖去

「嗚.....」就在翼嵐以為今天要因為被一顆飛彈壓死而回歸主神的懷抱時

「扇大人麻煩您先從翼嵐的身上下來好嗎」一道充滿著無奈但在翼嵐的耳裡卻是聽到了天使的聲音似的響起,那人就是現在站在門口臉上充滿著無奈的蕾琳

「好啦~」扇終於從翼嵐的身上爬起來了

「終於...」翼嵐鬆了一口氣,幸好他還活著

在旁看了很久的離暝出自於好心走過來翼嵐身旁蹲下來問著「沒事?」

「你幹麻不叫我躲開啊」翼嵐一臉怨婦樣的看著離暝抱怨

「忘了」

「什麼忘了!你知道我剛才差點被壓死ㄟ」翼嵐翻了一下白眼,心想著看我等一下不把你這小子的點心搶走,他是敢這麼想但卻不敢真的做

甜點在離暝心中的地位排在第一名,所以要是有人敢搶或碰他的甜點他絕對保證讓你體驗一次下地獄的感覺,翼嵐就是之前有一次剛跟離暝做完任務後回到家肚子因為有點餓所以暫時拿他的蛋糕來充飢一下,等他吃得差不多的時候離暝剛好洗完澡下來看到了這副場景,至從那之後翼嵐就不敢再拿他的甜點了.....現在想起來還是會怕啊

「好了,翼嵐你就別再怪離暝了還有你們趕快進來一直在外吹風會感冒的,扇大人您也是別玩了快進來吧」蕾琳催促著他們三個人

「歐...」翼嵐不甘願的爬起來和離暝走進屋內,而扇當然是進入屋內後撲向沙發處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客人

「扇大人請問你今天來這裡有什麼事嗎」蕾琳坐下之後問著扇

「唉呦~小蕾琳,扇姊姊我這麼久沒見到你們了妳開口就是這句話,讓扇姐姐好傷心喔」扇說著拿起手帕擦掉那不存在的眼淚

「扇大人...」蕾琳無言地扶著額頭

「說正事好嗎,扇大人」一旁的翼嵐嘆了口氣的看著眼前的人都不知道幾千歲了個性卻還像小孩一樣幼稚

「好啦,我說正事」扇拿起自己隨身攜帶的扇子「我今天是來找小朋友回去學院的」指著坐在沙發角落正看著書的離暝

似乎是在叫著自己的離暝抬頭起來疑惑的看著扇

「漾漾小朋友你不記得我了嗎」扇也很快地看出問題來,不確定的問著

「?」離暝歪頭的看著扇

「離暝你先上去洗澡好嗎,姐姐和哥哥有重要的是要跟這位談」蕾琳和翼嵐一聽到這名字急忙的支開離暝

「離暝先上去洗澡啦,等你洗完澡下來吃完晚餐後就給你吃你最愛的的蛋糕」翼嵐說著,離暝雖然感到很疑惑但一聽到蛋糕他就不管了先離開去洗澡

看著離暝真的完全上樓,蕾琳架起了隔音結界在他們三個人的周圍後看著扇「扇大人有什麼問題就問吧」

「漾漾小朋友發生什麼事了」

「如您所看到的那樣他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了,其實是他自己封印了記憶」

「現在的他真的認為自己的名字叫離暝是我們的弟弟,至於他為甚麼會這麼做的原因扇大人您應該很清楚」

「我也知道當初漾漾小朋友是被陷害的,但無殿是不能插手管事情的要不然我早就出來幫忙啦,小傢伙他們知道事實的真相後也很後悔,所以一直在找漾漾小朋友」

「所以您現在是打算要幫那群人,讓離暝在一次回到那個地方嗎」翼嵐表情嚴肅的說著

「我們是不會讓離暝回去的,他,我們可以自己教導所以扇大人請您打消這念頭」蕾琳皺起眉語氣中多了強悍

「可是沒讀完學院可是會被詛咒的喔,你們應該不希望漾漾小朋友被詛咒纏身吧」扇故意巴著這點說道,明顯讓他們兩個人臉色變得難看,他們兩個互相對看一眼轉過身來小聲地討論

「蕾琳姐要怎麼辦?難不成真的要讓離暝回去那裡嗎」翼嵐擔憂的說著

「雖然我會解詛咒這類的術法,但是無殿的詛咒即使花了我所有的力量也無法解開.......」蕾琳思考了很久後又在翼嵐的耳邊不知道講了什麼,沒有多久他們講完了事情轉過身面對著扇

「好,我們答應讓離暝回去學院可是有條件」

「沒問題」

「第一:我們也要跟著離暝一起入學並且要在同一班
  第二:不需要幫我們請代導人,也不用住宿
  第三:除了種族以外不行告訴那些人有關於離暝的事,如果您沒遵守這些條件的話,我們會告訴其他兩位大人您在我們這邊做過的事以及你把傘大人心愛的.....」扇馬上緊張的摀住蕾琳的嘴巴

「別再說了我一定會遵守的」天殺的,要是讓他們把那些事告訴那兩個她就完蛋了

「您答應就好」蕾琳滿意的點點頭

扇看著蕾琳和翼嵐汗顏的想著:這兩隻明明以前還那麼可愛天真的,現在竟然赤裸裸的威脅人到底是跟誰學壞的

「就這樣,明天記得帶離暝小朋友來學院喔,拜」不等他們說一聲,扇用如風一樣的速度跑走了

「離暝要下來了」扇離開後蕾琳收起了隔音結界說道

如她所說的,離暝從樓上走下來身上的衣服已經換成藍色的和服了「離暝快來吃飯吧」變回了溫柔的語調

「恩」

蕾琳和翼嵐看著正微微的勾起嘴角開心地吃著蛋糕的離暝丁了很久才開口

「離暝,我們幫你報了一間學院你會想去嗎」其實要不要去還是要問本人的意見

「你們,會來?」離暝沒停下吃蛋糕的動作問著

至從覺得講話很麻煩後離暝說話的方式就變成這樣,而且也就只有蕾琳和翼嵐才聽得懂他的意思

「當然會啊,而且在同一班」翼嵐說

「那,去,你們,在」在外人聽來根本是聽不懂的外星語,但在他們的聽來卻讓他們高興的笑了

「那今天要早點休息喔,以防你明天爬不起床」他們微笑的看著離暝

「好」說完離暝繼續跟著他的蛋糕奮鬥

明天他將以新的自己帶著空白的記憶再次回到那地方去
-----------------------
好像有些段落怪怪的

關於蕾琳和翼嵐是怎麼認識無殿三主的,找個時間我會打出來的

離暝最後說的那句話的意思是:那就去吧,反正只要有你們在就好,之後我會在外星話後面加解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9-27 23:09:55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很好看喔~~~

喜歡喜歡!

最好別讓他們太早相認,不然就沒戲唱啦!

妾身會隨時過來晃晃的,要記得更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8 20:52: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1-5 21:15 編輯

  很高興你喜歡這篇文章,我一定會記得更文的,你放心~~

當然我是不可能讓他們那麼簡單就認出來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28 22:38:38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子燕 於 2018-2-3 20:49 編輯

第三章。重回舊地

  (Atlantis學院,大學部1年C班)

    班上的人如往常一樣吵吵鬧鬧,有的睡覺、有的打架、有的聊天

    「喀」這時教室的門被打開來烏鷲從外走進來「各位同學早啊~」說著不忘了亮出一口可以上廣告白到發亮的牙齒

    「你今天遲到5分48秒點32,是又睡過頭了是吧」歐羅妲挑眉調侃著烏鷲

    「小班長別這樣,老師我剛才可是去接轉學生們才會這麼晚到的」

    「有轉學生!真的假的」

    「是男的還女的」

    「長的漂不漂亮啊」

    一聽到有新同學台下頓時騷動了起來,每個人不斷的問著轉學生的事情

    「好了!各位同學現在就讓我們熱情的歡迎三位新同學的到來吧~」烏鷲又露出可以上廣告的白牙齒「同學們可以進來了」

    隨著烏鷲熱情的叫喊,從門外走進來了三個人其中一個帶著淡藍色的半面具走上台來

   「來!來!向同學們介紹一下自己,讓我們好好的認識你們三個」

   「各位同學你們好我叫蕾琳·希斯威爾,今後請多多指教了」蕾琳露出溫柔的笑容對著他們,讓不少男生眼睛變成了愛心形狀

   「大家好~我叫翼藍·希斯威爾請多關照囉」翼嵐活潑地說道,露出如陽光般燦爛的笑容讓女生們尖叫著 "好帥喔"

   「離暝·希斯威爾」離暝冷淡地說完名字後就不再多說甚麼了,有些人都被他冷到了

    沒幾秒後台下馬上就有位男同學站起來用手指著離暝「喂!把你的面具拿下來」離暝還是無動於衷反倒是旁邊的翼嵐和蕾琳稍微皺起了眉頭

   「你是耳朵有問題是不是,老子叫你拿下來聽不懂嗎!」男同學不怕死的繼續對著離暝叫囂著「哼!我看一定是長的見不得人才不敢...」男同學的話語終止在一把箭插在他的喉嚨讓他往後面的牆壁撞下去,箭的衝擊力大到貫穿出喉嚨外的一半連同男同學的身體一起插在牆壁上

   「臭小鬼你要是敢在侮辱我弟一句話,我保證下一秒讓你消失在世界上!」翼嵐憤怒的拿著弓箭對著男同學準備再射第二支箭

   「翼嵐,好了!」蕾琳出聲喝止了翼嵐的行為,雖然她同樣也很想動手

   「嘖!」翼嵐收起了弓箭

   「很抱歉各位同學,因為家族規定的關係所以離暝不能摘下面具,所以請不要逼他拿下來」蕾琳轉頭向看好戲的烏鷲說「老師抱歉是翼嵐失禮了」

   「沒關係的,反正這兔崽子也是要死一次才會怕,別介意」烏鷲揮手把男同學傳送去醫療班

   希望他不要被某人偷內臟或被某人在身體上繡花

  「那你們三個人的位置就坐在後面的空位」

  「好的」他們順著烏鷲所指的方向走去,途中蕾琳和翼嵐經過那些人的位置時眼神瞄了一眼馬上轉回來,那些人好像也沒有看見
----------------------------------------------------------------------
  下課鐘聲響起他們馬上帶著離暝走出教室也不管其他想來跟他們說話的同學,走著走著他們來到了白園的地方

  「上課好無聊歐,明明那些我都已經知道了」翼嵐直接往草地上躺下去打了一個哈欠,剛才上課他都快要睡著了

   離暝則靠在離他們有一點距離的一棵樹下,坐下來拿起書來看

  「翼嵐你剛才的行為太衝動了」蕾琳坐在翼嵐的旁邊說著

  「誰叫他敢侮辱離暝,要不是蕾琳姐妳阻止我早就讓他死得很慘了」翼嵐咬著牙的說著

  「你啊真是的」蕾琳無奈地搖搖頭,沒辦法誰叫他是個弟控只要一遇上他弟弟離暝的事就會失了分寸

   「不過我想這一定是扇大人故意的沒錯,把我們和那群人安排在同一班」找一天她一定要去無殿跟其他兩位大人說一下扇做了哪些好事,這樣想著後面飄出了微微的黑氣

   別看蕾琳平常一副溫柔樣其實她有點腹黑的,只不過是遇到自家人的事才會這樣而已

   「早知道那時候就該再多加一個條件才對」翼嵐小聲地說著「絕對不行讓那些人靠近離暝才行」兩人望向了正在看書的離暝,不管如何他們都不會在讓離暝受到傷害的

  「怎?(怎麼了)」發現視線的離暝抬起頭來

  「沒有啊,對了離暝第一天上課你感覺如何?」蕾琳問著

  「還,點,無(還好,有點無聊而已)」說完又低下頭看書

  「蕾琳姐你看連離暝也跟我一樣覺得的上課很無聊ㄟ」

  「你們兩兄弟還真是一個樣呢,呵」蕾琳輕笑了幾聲

  「蕾琳姐你怎麼可以笑我們」翼嵐鼓起臉頰來「離暝你看蕾琳姐啦」

   離暝依舊低頭看著書沒有理會翼嵐「诶诶!!你竟然無視你哥...唔...」離暝手上拿著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大蘋果,連看都不用看直接整顆投進翼嵐的嘴中

現在翼嵐的嘴被蘋果撐的與臉一樣大,蕾琳把臉轉到旁邊不讓人看到她的表情,但抖動的肩膀已經出賣她現在的心情了

  「唔..唔...噗」翼嵐用力地把大蘋果吐出來「你謀殺你哥啊!」

  「你很吵」離暝冷不防地回他這句話

  「你..」

  「好了啦!翼嵐你就別生離暝的氣了....呵」蕾琳又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都欺負我啦」翼嵐不甘心的蹲下來畫圈圈

  蕾琳一邊笑著一邊安撫正在鬧彆扭的人,低頭看著書的離暝則暗暗的彎起嘴角來

   在三人溫馨的時刻時,一道聲音突然響起「新同學原來你們在這裡啊」他們往後看到"那些人"以及那一黑一紫袍的搭檔正朝著他們這裡走來

  「蕾琳姐!」翼嵐立刻表情嚴肅的看著蕾琳

  「總不能一直躲著這樣會被起疑的就照平常心對待就好」

  「我知道了」翼嵐說著,看著那些人來到他們的面前

  「我們可以坐在你們旁邊嗎」

  「可以,請坐吧」

  「你們好,我叫米可蕥因為一直帶著貓,所以大家都叫我喵喵 」待他們坐下後金髮雙馬尾少女先第一個開口自我介紹

  「我叫雪野千東歲你們叫我千冬歲就行了,至於我旁邊的是我的搭檔萊恩·史凱爾」千冬歲用手指著旁邊的空氣

  「請問...人呢?」

  「萊恩·史凱爾別給我搞消失,綁起頭髮來!」千冬歲朝著空氣大吼

  「我沒有消失...」萊恩突然冒出來說,但還是乖乖綁起頭髮

  「抱歉嚇到你們了,萊恩就是這樣」

  「沒關係的...」儘管他們膽子夠大但萊恩突然冒出來不免讓蕾琳和翼嵐他們都有點嚇到了...

  「然後這兩位是冰炎學長和夏碎學長」喵喵指著黑袍和紫袍

  「你們好,我叫藥師寺夏碎」夏碎微笑地說著

  「冰炎」

  「你們好」蕾琳點點頭示意

  「我可以叫你們琳琳和嵐嵐嗎」喵喵馬上為他們取新綽號

  「可以啊」反正不要太怪就好....

  「那可以叫他暝暝嗎」喵喵指著在樹下已經看書到忘我的離暝

  「抱歉失禮了,離暝來打聲招呼」

  「....恩」被叫回過神來的離暝,向冰炎等人點頭表示招呼後繼續他的看書大業,完全沒要過去那裡的意思

  「...離暝的個性就是這樣子,請見諒」蕾琳有點無奈地說著

  「可以請問一下你們是什麼種族嗎?」千冬歲馬上發起他情報班的精神問著

  「我們是妖狼族的人喔」

  「原來你們是妖怪一族啊,現在能看見妖怪族的機會已經很稀少了呢」

  「不過看你們的眼睛的顏色應該不是一般的妖狼族吧」冰炎說著

  「眼睛顏色怎麼了嗎?」

  「一般的妖狼族通常都是普通的瞳色而其中就只有一種人才會有紫色的眼瞳」

  「是什麼樣的人」

  「王族」

  「王..族!」他們驚訝的看著沉默的兩人

  「呵!不塊是傳說中的冰與炎的殿下呢」翼嵐突然低笑著說「沒想到能看出不同之處,我們的確是王族的身分沒錯喔」他們似乎沒有因為這身分被人知道有任何不悅

  「王族歸王族,我們現在在這裡也只是個學生而已」蕾琳說

  「那你們怎麼會來到這裡讀呢」夏碎問著

  「我們只不過是因為扇大人的邀請才來本校就讀的」如果他們去問扇的話他們相信她是絕對不會多說其他的事的,她要是有那個膽子的話

  「老太婆?你們跟她是甚麼關係」冰炎瞇起眼問

  「只是之前受到她一點照顧而已,有什麼問題嗎」翼嵐皮笑肉不笑的回話

  「那為甚麼就只有離暝戴面具?」千冬歲繼續問著

  「因為家族規定在年紀當中最小的人在面對外人前都必須戴著面具,而離暝就是我們之中年紀最小的」

  規定只是個藉口,他們真正的原因是為了不讓他們以外的人看到離暝的臉,雖然髮色跟瞳色已和之前不同臉也有些許變化但很難保證不會被人認出來,所以他們才讓離暝戴上面具並且告訴他除了他們以外都不可在其他人面前摘下來

「所以你們都比暝暝大一歲?」喵喵說

「是的」

「你們怎麼會跟他留在同一個班級」冰炎問

「我們當然是不放心讓離暝自己一個人所以向扇大人要求在同一個班級囉」翼嵐說著的同時有人拉拉他的衣袖,他轉頭一看是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他後面的離暝

「離暝怎麼了嗎?」翼嵐問著

「書,完,家,新(書看完了,我要回家拿新的來看」離暝淡淡地說著

「不會吧!你又把那個跟磚塊一樣厚的書看完了」翼嵐眼神都快死了,他對於書這東西除非必要時刻不然他完全都不碰的,相反的是離暝很喜歡看書家裡的書都已經被他全看完了

而蕾琳看離暝很喜歡看書的樣子則每個月都為他訂了一大堆可以砸死人的磚塊書給他,你問為什麼每個月都要訂因為有時候他可以為了看書而整天都不吃不喝的(除了吃蛋糕以外),所以書都很快地被消耗完現在已經不知道是這個月的第幾本書了

「也好反正接下來沒有課我們就回家吧」蕾琳和翼嵐、離暝一同站起身說道「各位,我們就先走了」

「你們沒有住宿嗎?」喵喵問

「不了,我們有自己的家可以住不用那麼麻煩,那我們就先回去了」說完就開啟傳送陣離開

(第三視角)

「感覺他們很神祕呢?」千冬歲推了推眼鏡說

「既是王族的身分又與無殿有所相識,看來他們不簡單」夏碎說

「我覺得老太婆會讓他們來這裡讀應該有其他的原因」冰炎像是在思考什麼似的「千冬歲你去調查一下這三個人由其是那個叫離暝的」

「暝暝?他有什麼問題嗎」喵喵問

「我隱約的能感覺到他身上有別種的氣息,雖然不明顯」冰炎從剛才就一直注意著離暝,感覺好像稍微有種熟悉感

「沒問題!」
~~~~~~~~~~~~~~~~~~~~~~~~~~~~~~~~~~~~~~~~~~~~~~~~~~~~~~~~~~~~~~~~~~~~~~~~~~~~~~~~~~~~~~~~~~~~~~~~~~~~~~~~~~~~~~~~~~~~~~~~~~~~~
終於拼出來了,在這途中靈感君一直跑出去玩害得我想的好苦(擦淚

是說,離暝一直看書眼睛不會酸嗎(離暝:當初就是你自己把我設定成這樣的,你還敢說   子燕:嘿嘿!對齁...)

這一篇有可能會跟其他背叛文一樣打的相似(老梗麻~~),因為我還不太會寫所以參考很多其他作者寫的背叛文,如有冒犯到請見諒!!

下回見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9-30 21:30:44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篇。   過往

(離暝來到這裡,已經有一年多了)

每一年的這一天對他們來說是一個特別的日子

也因為是這一天,他們都會回去探望那個的地方....

「姐姐、哥哥這裡是哪裡?」離暝疑惑的看著眼前的景物,已經被燒得焦黑的建築物輕輕一碰就可碎掉、現在所踏的地面上還殘留著些許淡化的血跡

「這裡...曾經是我們的家...」

*************

他們曾經擁有過一個家

他們曾經擁有過許多的好朋友

他們曾經擁有過疼愛著他們的父親和母親以及族人們

但是那只屬於"曾經"....


他們的父親是族中的族長,把族中的每個人都視為自己的家人對待,所以深受著族人們的尊敬、愛戴

母親則原本是一個普通的妖狼族女子,因為她那溫柔、善良的個性深深的吸引住他們的父親最後兩人相愛結婚之後,母親生下了女孩過後沒多久男孩也跟著出生

隨著一天天的過去他們漸漸地成長,男孩小小年紀就能跟著自己的父親和族人出去打獵,女孩則是熟知所有藥草的功效,調藥的能力完全不輸給大人

他們是父親和母親的驕傲


每一天都過得很幸福,他們也以為會永遠保持這樣的


那一年他們才10歲,所有的一切全都破滅......

一切來的很突然,寧靜的夜晚他們突然遭到鬼族的襲擊,,原本熟悉的村子頓時陷入一片混亂、慘叫當中

他們什麼都做不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族人、朋友一個個地倒在地上失去生命

直到最後,誓死也要保護族人的父親即使身體已經殘缺不堪也要抵擋住鬼族,母親滿身傷口的用盡了最後一絲力量把他們送到了村子外一座隱密的森林

『蕾琳、翼嵐你們是族中的驕傲,要連同我們的份好好的活下去』

這是父親和母親在送他們離開前對他們所說的最後一句話,那也是最後一次聽到他們的聲音了....
********
「父親、母親我們回來探望您們了」悲傷的紫色眼眸看著眼前的每一座墓碑

那一晚過後他們再度回到的村子裡,帶著一定還有人活著的念頭,然而迎接他們的是...躺在一片血泊中的屍體,那時他們才認清了自己是村子裡最後存活下來的兩人

忍著悲痛親手埋葬了每一個人的屍體,他們多希望這只是一場夢而已

為什麼會是他們遭到這種事

為什麼會是他們還活著

他們也想跟著其他人

可是卻始終無法忘卻父親和母親留給他們的那句話

就算再怎麼悲傷,他們也要連同其他人的性命一起活下去
***************************************************************
「姊姊、哥哥...」站在他們身後的離暝臉上露出淡淡的擔憂,他已經不記得以前的事情了,也想不起來他們所說的那些事,所以他無法說什麼話,也不知道現在該有什麼心情...

「沒事的」翼嵐站起身摸了摸他的頭,苦笑了下

蕾琳放下手上的白花,站起身

「離暝你可以先去那邊等我們嗎,我和翼嵐想再和父親他們說幾句話」

「...好」也許是不想讓他聽到的話,離暝轉身離開到另一個地方,看他走遠後兩人再次面相墓碑

「父親、母親,那孩子是我們收的弟弟,他已沒過去的記憶了,也已經被自己的家人、朋友拋棄....」

「那孩子跟我們一樣都有一段悲傷的過去,或許是把他與當時的我們重疊了,所以我們決定這次要好好保護他,不讓他再次受到傷害,希望可以答應我們這個任性的要求」

兩人沉默了很久

「我們要走了,明年我們會再來探望您們的」

「父親、母親、大家,我們現在過得很好請您們不用擔心,即使你們已不在了,我們依然會繼續為你們祈禱的」

兩人鞠躬完之後便朝著離暝的方向走去

風繼續吹著,躺在墓碑上的白花慢慢地搖曳....
~~~~~~~~~~~~~~~~~~~~~~~~~~~~~~~~~~~~~~~~~~~~~~~~~~~~~~~~~~~~~~~~~~~~~~~~~~~~~~~~~~~~~~~~~~~~~~~~~~~~~~~~~~~~~~~~~~~~~~~~~~~~~

這篇是在介紹蕾琳與翼嵐的過往,這也是為什麼他們會這麼保護離暝的原因


會有點看不懂喔,真的很多地方怪怪的(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