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6437|回復: 139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異世戰When Two Worlds Collide更新9/3 大結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4-9-29 11:38:5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暗塵風 於 2020-9-3 20:11 編輯

大家好,在下是很久未露面的暗塵風。

這篇同人文:異世戰 When Two Worlds Collide 正是之前在在下的另外一個貼文:不同的結局的改編文。

故事結構和時間會做改變,不過小格的過去到不會變。

不同的結局已停更,如若有興趣去看的話請點此,當然這篇文是獨立的,不去看也可以了解故事內容。

如果以前讀過在下的文的話,那麼謝謝你們的支持。

好了,廢話不多說,讓我們開始吧。

註:不同的結局的時間是設置在小格還未上任的時候,異世戰則是設置在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格里西亞,已上任的時候

評分

8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9 11:41:17 | 顯示全部樓層
異世戰:When Two Worlds Collide 之簡介:

遇到魔王,請做以下舉動:

1. 拔劍

2. 進入戰鬥模式

3. 記得攜帶審判騎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9 11:43: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暗塵風 於 2014-10-20 02:43 編輯

楔子 (Prologue):不為人知的秘密 (Unknown Secret)

黃昏的夕陽斜照位於葉芽城東邊,頗為陰森的林子。雲朵被染成美麗的橘色,可惜正在逃亡的人沒心情去欣賞。

唰!唰!

兩道人影閃過森冷的木林,為林子添加了幾分寒意。兩人披著斗篷,穿梭於林間。一個人個子高挑,另一人則稍微矮胖。

「可惡!竟然失手了!」沒命的狂奔,高個子的那人道。

「不愧是光明聖殿的太陽騎士,總之先找個地方休息,天快黑了。」另一人提議。

「嗯。」

不知跑多遠,天色已黑,林間中央卻燈火通明,走進一瞧,是一間普通的小木屋。兩人互看一眼,點頭,無聲的達成協議。拔出腰間的佩劍,小心翼翼的轉開門把、推開門。

木屋佈置得很溫馨,客廳裡的火爐有火在燃燒,燒的木頭劈啪作響。火爐前有一把搖椅,搖椅上坐著一個人。二人冷笑,拿著劍接近。

「嘖嘖嘖,真是沒禮貌的老鼠呢。」椅子上的人道,緩緩起身。

兩人警戒的握緊劍。眼前的是一名黑髮男子,長到及腰的黑髮放肆的披散開來,給男子帶了點陰冷卻優雅、狂野卻高貴的氣質。男子臉上戴著白銀色的面具,面具遮住了一半的臉只露出鼻子和嘴巴,可卻依然能見那雙如夜晚星空般燦爛的黑眸。

美麗、優雅、高貴、強大,無不形容這名男子。這樣的人,令闖進木屋裡的二人無法移開雙眼,強迫自己甩甩頭,試圖讓自己清醒。

「你是什麼人?」

「唉呀呀,這句話應該是由我來問吧?是你們擅自闖入我家的呢。」男子優雅的搖頭,臉上掛著輕鬆的微笑,對二人手中鋒利的劍視若無睹。

「不過......」歪了歪頭,他繼續道。「作為家主的我應該自我介紹一下。」冷笑,伸手摘下面具,傾國傾城的容顏展露。

「你......你是......!」二人瞪大雙眼,眼睛裡充斥著恐懼,持劍的手劇烈顫抖著。

「真是巧呢,我們剛剛才見過面。」踩著優雅的步伐來到兩人面前,揚起一抹據說是無害的笑容。「你知道嗎?對於打算殺我的人,我一向不會手下留情、輕易放過。」

火爐裡的火倏然熄滅,在漆黑的夜晚中,溫馨的小木屋回復原本的樣貌 ー 森冷的棄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淒厲的尖叫聲徹響森林,然後突然被打斷。

烏雲散去,月光照耀,木屋的門框上倚著一位銀髮男子。銀髮男子冷冷的注視著一切,淡淡的問道。「有必要為了兩個愚蠢的人類而大費周章的製造幻象來引他們嗎?」

慵懶的揮了揮手,黑髮男子無趣的看著地上的兩具屍體被地獄火燒盡。「最近工作做到骨頭快散了,必需找東西娛樂一下自己。剛好有兩個蠢貨送上門來,不好好玩玩就太對不起自己了。況且,你無法否認你剛剛也看得津津有味。」

「哼!那你工作做完了?魔王大人。」

「這問題等我們回魔王殿再慢慢討論。」

「真是不負責任,沉默之鷹會哭的。」

「讓他哭吧,我很好奇他哭是什麼樣子,順便活絡一下他的臉部肌肉,不然總是面癱。」無所謂的聳聳肩,魔王重新戴上面具。

「走吧。」

「嗯。」

夜晚,有許多不為人知的秘密。



後記:
腦細胞快掛了...好不容易寫完了...
為什麼靈感大神一直不來在下這邊?((淚
啊啊!!魔王大人好帥,尤其是他輕挑的樣子!!((尖叫 ((閉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4-9-29 17:50:54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19:05:38 | 顯示全部樓層
變成成年版的這樣嗎?

格里西亞去當魔王啦?

我應該沒猜錯吧?

是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19:22:24 | 顯示全部樓層
暗、暗暗∼(撲倒
我好想妳喔!!!(抱緊緊
妳好久沒出沒了...我好孤單...(垂眼眸
開坑了開坑了∼∼加油!
暗暗,我一定會持續關注!!!
不要逼我腹黑就行了(燦笑望

暗暗∼(再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9-29 21:57:52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囉,我來打招呼囉大大!!!
小格太陽騎士模式跟魔王模式切換自如耶!
魔王的瞬移真是方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9-29 22:32:12 | 顯示全部樓層
4# wnj1122

這是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小格已上任的時候。
抱歉沒打清楚,現在已經有寫備註說明時間了,謝謝提醒。
不過真的看不出來是第三十八代嗎?

5# g32u6fu6

沒錯沒錯,小格變成成年版了!!還是覺得成年的小格比較好寫,也帥多了!((臉紅 ((滾!
也不算是,小格是太陽騎士也是魔王,他一次當兩個...魔王模式和太陽騎士模式他可是切換自如呢!!
你猜對囉!!是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沒錯,也就是格里西亞。
真的看不出來是小格那一代嗎?
謝謝留言!

6# 冷玥黎薇冽零

玥玥!!((被撲倒
我也很想你啊!好久不見啦!((回抱
最近都在神隱,所以沒出沒... ((乾笑
來來來,別寂寞,我這不就來了嗎?((摸頭
謝謝,我會加油的!!((握拳 ((三分鐘熱度?((才不是!!
嗯嗯,一定要繼續關注喔!!我現在也還在等玥玥的文呢!
好好....((抖抖
我絕對不會逼你腹黑的...((抖抖抖抖
玥玥!!((接住
謝謝留言!

7# 斑星

歡迎啊,不過要怎麼稱呼你呢?
你可以叫我:小風,小塵,或暗暗喔!
嗯嗯,真的切換自如,完全沒障礙!!這就是小格強大的一點:開外掛...((不你!###
超級方便的,果然是開外掛的好處啊!((###
謝謝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 14:27:34 | 顯示全部樓層
新讀者+1!大大好!
銀髮男子是誰啊?
格里西亞的新歡!?
雷瑟小心!你的格里西亞要被搶走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5 15:32: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失蹤的騎士

本帖最後由 暗塵風 於 2014-10-20 02:45 編輯

Chapter 1: Lost Knight

寧靜的早晨,鳥語花香、晴空萬里,可是,在某位騎士的房門外可就沒有如此寧靜了。

「隊長!隊長!」太陽小隊副隊長,亞戴爾,欲哭無淚的站在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擁有『最接近第一代太陽騎士』稱呼,格里西亞.太陽的房門外。

「太陽騎士長還未起床嗎?」低沉的聲音在亞戴爾身後響起。

萬能副隊長不愧是萬能副隊長,變臉的速度可不是常人能媲美的。一秒內,亞戴爾迅速調整臉部表情,從欲哭無淚到警戒謹慎。

「審判騎士長,隊長正在洗漱。」亞戴爾轉過身行個騎士禮,嚴肅的道。

「洗漱?敢問神遊到光明神那談論仁愛得太陽騎士長從何時那麼早起床洗漱?」第三十八代審判騎士長,雷瑟審判,陰沉的問道。

亞戴爾冏了,雖然因為訓練的緣故臉部表情並未改變。

現在回想起來,隊長真的每次都睡到中午,怎麼叫也叫不醒。等等!他可是太陽小隊副隊長!怎麼可以想這麼大逆不道的事?!對他而言,隊長可是他心目中的神!

忠犬依舊是忠犬,就算某騎士長再怎麼......『特殊』,還是一樣把他當神看待。

「這次會議非常重要,需要太陽騎士的參與。」審判二話不說直接繞過亞戴爾,打開房門,完全無視亞戴爾的抗議。

「審判騎士長,您不能如此......」

話未說完,亞戴爾就被眼前的景象愣住了。房間空無一人,本來通常應該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人也消失得無影無蹤。整潔的房間,床單沒有一絲皺褶,彷彿主人沒回來過。

「隊長?呃......打......打擾了!」亞戴爾小心翼翼的走進去,一臉『隊長的房間是神聖』的表情。

立於門外的審判蹙眉,這已經不是第一次太陽不在房間裡了,事實上,近來幾日太陽都不在。雖然太陽依舊與往常一般......『完美』,可他敏銳的嗅到陰謀的味道,太陽有事瞞著他、瞞著十二聖騎士。

怎麼也找不到自家隊長,亞戴爾低著頭一臉頹廢的走出來,宛如被拋棄的小狗。

審判無言,看來太陽他家的忠犬隊太陽的忠誠度近乎瘋狂。

蹙著眉,審判扔下三字「跟我來」就逕自走開,而一隻被稱為萬能副隊長現在像是被拋棄的小狗般在他身後飄。

最近幾天,莫名失蹤的太陽騎士總是在『那個地方』被找到。沒錯,就是那個萬惡的又吃錢的地方,裡面住著一位愛賣萌、興趣是坑別人的錢的死老頭。那地方正是:教皇的房間!

於是,我們黑著臉像是別人欠他一千萬的審判騎士和失魂落魄的忠犬一枚,正英勇的邁向那萬惡之地。

******我是被教皇坑過錢的分隔線******

此時,教皇的房間,正在喝茶的教皇打了個大大的噴嚏。

該死的,是誰在說他壞話?!某位愛賣萌的死老頭氣憤的抹了抹鼻子。

坐在他對面,悠閒喝茶的金髮男子,也是正在搞失蹤的第三十八代太陽騎士 --- 格里西亞.太陽。

一身純白騎士服的他優雅的挑起他姣好的眉,愉悅的問道。「在光明神溫柔的耳語下,太陽認為就算教皇陛下老當益壯,還是應當注意自己的身體,免得提早去與光明神喝茶納涼。」

明明是六十歲卻硬把自己的容貌用魔法維持在十五歲的不知羞恥的教皇惡狠狠地瞪了太陽一眼。

「這就是不服老的報應?」發言人是坐在太陽旁邊,擁有一頭及肩的墨黑色長髮、冰藍色雙眸的男子。

他的名字是琴音,是前任肥豬國王被某位陰險......喔不......是聰明的太陽騎士逼迫退位後現在繼承王位的大王子殿下的弟弟,也可以說是肥豬王最小的兒子。雖然琴音與阿奇爾相差十來歲,但兄弟倆感情還是非常融洽。琴音是一名出色的劍士,性格冷酷的他對於冷嘲熱諷可是一流的。

教皇狠狠的瞪著眼前喝他的茶,還一搭一唱的諷刺他老的兩人,氣的他快吐血了。深知自己說不過眼前一個是腹黑、一個是冰山的倆個男人,而且如果反駁的話還會被羞辱的更慘,他只得瘋狂得喝著他的高級紅茶,一個人生悶氣。

「夠了,說正事。」教皇板起臉。「昨天是怎麼回事?」

放下茶杯,太陽冷笑。「不就是倆個蠢貨想殺我被我處理掉而已。」

「那倆人是誰?」教皇皺眉。

琴音抬眸,道。「從異界來的,最近異界來了很多人,而且還組了個殺人團。那倆人不知道是被誰僱用來殺太陽的,不過暴風現在正在查。」

異界,也就是異世界,近來幾年都會有人因為空間錯亂而從他們的世界被丟到這裡來。

「審判知道這件事?」

「不知道,被他知道有人要暗殺我這件事還得了!」太陽揉揉眉心,略顯疲憊。

「會死無全屍的。」琴音補充。

三人互看,然後惡寒。誰都不想看到只要聽到名字就會把三歲小孩嚇哭的審判騎士長發飆的樣子。

「國王陛下那邊怎麼說?」繼續喝茶啃餅乾,教皇看向太陽。

「當然是實話實說,反正你不是已經告訴他我真正的身份了嗎?而且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要殺我。」整理一下自己燦金的長髮,太陽氣定神閒的道。

「我會去跟我哥解釋。」琴音依舊冷著一張臉。

「那......」教皇開口正要講話,卻因為某人的闖入而被打斷。

三人很有默契的轉向門邊,看到某三黑正陰著臉瞪著他們。抖了一下,太陽硬著頭皮打招呼。

「早安,審判。」牽強的勾起唇角,太陽尷尬的揮了揮手。

「太陽,你一大早在這裡做什麼?」審判如鷹般銳利的黑眸直直的瞪著他。

「呃......防止某位不服老的老頭削減我們的薪水,對吧琴音?」

「嗯。」琴音點頭,然後一臉『你敢說出來老子就把你剁了煮湯』的恐怖神情瞪向教皇。

冤枉啊!他何其無辜!教皇淚了。

「你有沒有是瞞著我?」手搭在劍柄上,審判仍一臉別人欠他一千萬的臭臉,看向太陽。

感覺到小命不保了,太陽艱難的吞了吞口水,然後笑嘻嘻的道。「怎麼可能嘛!我根本沒辦法瞞你!而且我又不是無聊沒事幹,瞞你幹嘛?」

你就是無聊沒事幹!正在假裝喝茶的倆人默默地在心中吐槽。

審判沉默的盯著太陽,黑眸審視著他。太陽直起身子,就怕只要動一下就會被審判宣告『有罪』然後被拖到審判所大刑伺候。

不知過了多久,審判嘆氣。「去開會。」接下來就轉身走出去。

太陽鬆了口氣,琴音和教皇各自投了『自求多福』的眼神。

倆個混蛋!太陽的額頭華麗麗的爆青筋,咬牙切齒的走出門。當然,是優雅的走出去,而且在出去之前臉已經換上燦爛微笑的表情。

******幸災樂禍的分隔線******

「散會。」低沉的嗓音在會議室裡響起。

太陽掛著耀眼的笑容第一個優雅的衝出會議室,他可不想繼續被一雙黑眸審視著。

「唉,你們不覺得太陽最近怪怪的嗎?」堅石問道。

「太陽沒事吧?」綠葉一臉擔憂。

「拜託!他什麼時候正常過?」大地依舊毒舌。「不用擔心他,反正他是打不死的小強。」

「什麼?太陽怪怪的?我怎麼感覺不出來?」烈火大嗓子的道,滿臉困惑。

你也太遲鈍了吧?眾人汗顏。

「暴風你覺得呢?」

暴風掛著大大的黑眼圈,揚起一抹輕鬆的微笑。「如果想要回自己的公文的話,我不介意還給你們。」

大家立刻非也似的奔出會議室,深知暴風已經在爆發邊緣了。暴風慢條斯理的拿起他那疊厚重的公文走了出去。

太陽,我也只能暫時幫你瞞住,但遲早會暴露的。他眼中閃過一絲擔憂,然後掛著玩世不恭的微笑走回房間。

過去的幾天太陽非常的乖巧的睡到中午,翹掉會議,然後亦如往常到審判所的廁所裡吃著過甜的甜食跟審判談家常。

就在大家認為太陽恢復正常時,一個驚人的消息傳遍聖殿:太陽騎士失蹤了!

就像人間蒸發般,完全查不到太陽的行蹤,即使過了三天也依舊沒有線索。據教皇所說,太陽是去出任務辦公,可是那任務只需要一天就可以完成而太陽已有三天未歸來也失去音訊。

這件事急死了十二聖騎士,綠葉每天都一臉快哭的樣子,審判則是變得更陰沉了、臉更臭了。

******失蹤的分隔線******

「難道真的找不到格里西亞的去向嗎?光明!」著急的怒吼,銀髮男子看向正在喝茶的金髮男子。

這裡是天界,能步入這裡一定都是神,這也證明銀髮男子是神。而金髮男子當然也就是大名鼎鼎的光明神,坐在他旁邊一起跟他喝茶的黑髮男子正是以陰沉出名的渾沌神。

「銀帝,冷靜點。」渾沌不悅的看著急躁的銀髮男人。

銀帝,是光明神創造出來專門解決因吸入太多黑暗元素而發狂的魔王的神。

光明優雅的放下茶杯,抿緊嘴唇。「琴音,吾得意的助手,請冷靜。別忘了汝的職責,吾的騎士必需自己想辦法,沒人能幫他。格里西亞也了解這一點。吾命令汝,不准插手。」

琴音愣了一下,然後不甘的半跪在光明面前。「在下,遵命。」下一秒,他的身體泛起銀光,人也隨著光消失。

「汝覺得吾很慘忍嗎?渾沌。」光明疲憊的將臉埋進手裡。

渾沌起身,將手輕輕的搭在金髮男人的肩膀上。「不覺得,你只是希望格里西亞能變強,而我也是如此希望。」

「吾只是不想再看到同樣的事情發生。」光明嘆了口氣。

「不會的,絕對不會的。」手加重力道,黑髮男人堅定的說。

「但願如此。」

另一方面,在某森林裡傳出某人惱怒的咆哮。

「死老頭!這是什麼破任務啊?!老子回去絕對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哈啾!」靠!又是誰在背後說我的壞話!?六十歲的偽正太憤憤的抹了抹鼻子。



後記:

終於寫完了!!((灑花
琴音是在下的自創角色,來連接小格跟光明神的!
說實在的,各位讀者有誰猜到銀髮男子就是琴音?
對了對了!大家猜猜看有誰知道小格的真實身分也就是魔王!猜對了可以點文喔,但是要關於吾命的不然特傳也可以!
好累喔!!寫好長!((屍躺
留言是美德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