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暗塵風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異世戰When Two Worlds Collide更新9/3 大結局!

[複製鏈接]
wnj1122 該用戶已被刪除
發表於 2014-10-5 15:40:41 | 顯示全部樓層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刪除 內容自動屏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6 22:48:27 | 顯示全部樓層
冒出來了∼∼
話說只要以前有看過你的文章的,應該都可以猜到他們的身份吧∼
對了錯字要抓出來嗎?(有可能每兩篇才抓喔∼功課的關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18 12:07:30 | 顯示全部樓層
11# wnj1122

是被教皇喔!所以格里西亞才會狂罵教皇!
不過,光明也有參和,畢竟他希望格里西亞能堅強一點,算是...訓練他吧?((歪頭
而渾沌神則是客串!((不X
渾:你說誰是客串?!((怒
某作者被拍飛....
謝謝留言,請繼續支持。

12# 章小魚

好久不見囉!小魚!((揮揮
可以這樣叫你吧?
哇!怎麼突然冒出來?!((傻眼
啊啊,錯字就麻煩你囉!((笑
沒關係,功課比較重要,謝謝幫我抓錯字!
打文的時候打太快忘了檢查...錯字連篇啊!((摀面
謝謝留言,請繼續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18 12:28:5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異世的詭計

本帖最後由 暗塵風 於 2014-10-20 02:42 編輯

Chapter 2:The Outsider’s Deceptions

夜晚,寒風瑟瑟,火光妖嬈,某位魔王披著墨色披風,滿臉不爽的啃著剛去打獵得到的狼肉。

死老頭!混老頭!魔王大人憤憤的撕著肉塊。說什麼任務簡單,個屁!十個死亡騎士、一個女妖,雖然不是不死巫妖但也他媽的難纏!

想起前幾天的事,格里西亞不免咬牙。那是大約五天前,在一個風和日麗、萬里無雲的美妙早晨:

「任務?不幹!」格里西亞.太陽吊郎當,卻依舊優雅的說道。

「反正你不是要去影神殿嗎?順便去月蘭國邊境除一下不死生物。」教皇嘟了嘟嘴,戳著臉頰。

他們位於教皇的房間,非常『和諧』的談論著任務。坐在高級沙發上的琴音沒興趣加入話題,靜靜的在一旁喝茶看書。

太陽一臉鄙夷。「你根本是在坑月蘭國女王的錢,肯定是要了雙倍的價錢。」

「別這麼說嘛!這次的任務滿簡單的,去也無妨。」

「去?可以,錢我七你三。」

「喂!影神殿金碧輝煌,錢多的是,你還跟我搶?!」教皇大怒,氣的拿不死鳥之杖指著太陽。

「你要付我勞動費,沒利益我去幹嘛?」太陽擺出一副『你這個愚民』的表情,讓教皇心中的怒火燒得更旺。「老頭,虧你已經六十了還這麼沒常識,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

「你!」

「別跟格里西亞鬥嘴,偽正太,以你的智商是鬥不過的。」琴音涼涼的道,非常『好心』的奉勸教皇。

靠!倆個死小孩!教皇敢怒不敢言的看著一金髮、一黑髮『狼狽為奸』、氣死人不償命的的二人。然後心不甘情不願的轉向笑的一臉腹黑的金髮男子道。「我四你六。」

「成交。」太陽的聲音透著愉悅。

以上回憶結束。

「簡單?簡單你媽的!十個死亡騎士、一個女妖叫簡單?!」魔王陛下面露兇狠。「靠!看老子回去還不陰死你!」

某位正打著如意算盤的教皇突然感到背後涼颼颼的,一股涼意竄起令他背脊起雞皮疙瘩。打了個寒顫。最近運勢不佳,還是不出門為好。教皇完全沒意識到就算不出門也逃不過某位腹黑的追殺。

回到月蘭國邊境的森林,偉大的魔王陛下獨自在火前生悶氣。其實讓格里西亞憤怒的不是因為任務有死亡騎士和女妖,畢竟他可是魔王他連不死生物軍隊都有了區區幾個死亡騎士根本奈何不了他,讓他惱怒的是他好死不死竟然又被異世殺人團追殺。害他迷路,逼不得已以魔王身份出現。這就是為什麼他會失蹤的原因。

異世殺人團如其名,是那些從異世被丟到這裡的人而組成的殺人團。

格里西亞面無表情的將面具戴上,手隨意一揮,火立刻熄滅,右手搭在腰側佩劍的劍柄上。當然他沒有帶太陽神劍,他帶的是影神殿收藏已久、歷代魔王祖傳黑暗屬性的劍-----夜痕。

暗中,透過感知,他警覺有五個人在兩公里外慢慢的逼近他。冷笑,他堂堂一個魔王會被五個蠢貨滅口?笑話!正好,他心情不爽拿他們氣消消火。

淡淡的月光中,人影閃動,格里西亞拔劍,極其熟練的握著。如果十二聖騎士看到這一幕大概會嚇的目瞪口呆,畢竟格里西亞的劍術可是以爛到爆出名的。

突然,就在他舉劍之時,他敏銳的跳開。襲擊他的其中四人血濺三尺,被無聲無息的做掉。咚!四顆頭顱同時落地,血染紅土地,如美豔的紅花綻放。

四人?難道......

格里西亞用感知感覺到地上佈滿水屬性和金屬性也可以說是血,不遠處站著一個人。

是他嗎?就是他能無聲無息的讓四個人同時人頭落地?如果是的話,那這人身手非凡,如此快速、俐落、狠準,也許......能為我所用。

腹黑、陰險的魔王陛下陰冷一笑。手隨意一揚,火屬性魔法照亮四周。

「是誰?站出來。」格里西亞慵懶的倚在樹上。

沙沙!草叢裡走出一名男子,身材高挑,及腰的紫色長髮放肆的披散。格里西亞愣了一下,不知該如何反應。來人頂著一張妖冶、邪魅如妖孽般傾城傾國的絕世容顏。紫中帶藍的雙眸似笑非笑,紅唇微勾,一抹邪肆的微笑綻放。

美已不足以形容此人,這人根本是妖,能噬魂的妖。手中的劍還滴著血,替他添加幾分冷酷的氣質。這人與他,是同類。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邪夜。」妖孽緩緩說道,紫藍色的雙眸閃著不知名的情愫。

******妖孽的分隔線******

是夜,琴音負手立於窗前,看著窗外星空銀月。

星空......他記得那人的雙眸如夜晚星空般琟璨。他還記得初遇時他如白晝般耀麗。

『真是不負責任呢,魔王大人。』他曾如此對那人說過。

『感謝誇獎,窗在那邊,慢走不送。』那人毫不在意的笑了笑。

那是什麼時後的事?好像......是十三年前的吧?格里西亞,他與他相遇也有十多年。因為光明神有任務託於他,他投胎變成阿奇爾的弟弟。可是......光明,你......到底有什麼打算?他是光明的右手,無奈無法猜測主人在想什麼。

格里西亞,終有一日,我是否會親自了結你的生命?思此,手微微顫抖。我會不會必須用這雙手將你殺死?

痛苦閉眼,希望那日永遠都不要來......

格里西亞,你究竟在何處?

他往燈火通明的聖殿看去。那傢伙也很擔心你呢。

燈火通明的聖殿裡有一處非常不安靜。練劍場中咻咻的劍聲劃破空氣,練劍之人一頭黑髮、一身黑衣幾乎消匿於暗中。男人眉頭深鎖,汗水滑下額頭,臉上的表情糟到令聖騎士們不敢經過練劍場。

太陽......你究竟在瞞我們什麼?雷瑟.審判鬥氣一使,前方地面被他鬥氣一擊剎時塵土飛揚、碎石佈天。地上非常光榮的被炸了一個大坑。

為什麼即使過了十年,你依舊無法信任我?什麼都埋在心裡,你難道不認為我會擔心嗎?太陽......你到底在哪裡?

『合作愉快!』金髮男孩燦爛一笑,向自己伸手。

那時候的你,令人移不開目光,燦爛奪目,那一剎自己曾認為你是世間最美之物,如果不是知道你的本性的話,現在大概還會這麼想吧?

合作愉快......合作愉快......太陽,如果要與我合作的話,為何不坦誠相對而卻讓自己身在危險之中呢?

「唉!」嘆了口氣,自從遇到格里西亞.太陽後,雷瑟.審判越發覺得自己在迅速老化。

太陽,希望你能趕快回來。

審判抬頭,目光犀利的看向某間還亮著的房間,窗戶邊人影閃過,瞇起雙眼狠瞪。沒動靜。許久他移開目光,輕哼一聲轉身回房。

那間房間正是可以跟便利商店的營業時間媲美的暴風騎士的房間。窗戶邊探出了一顆藍色腦袋,眼見剛剛在練劍的人已走便鬆了口氣。

該死的,就不能不要那麼警覺嗎?希歐.暴風哀怨的批改著公文。要幫格里西亞查那查這的,要幫格里西亞改公文,還要幫格里西亞瞞東瞞西的,他容易嗎他?!他現在非常想直接衝到格里西亞面前大叫:『老子不幹了!』然後摔門回房睡大頭覺。

可是......手中飛舞的碧藍色毛筆停頓,剎時沒心情改公文。如果他真得這麼說了,格里西亞一定會笑著將自己推出他的世界。

嘆了口氣,暴風將毛筆擱在一旁,抬手扶下巴,陷入沉思。我一直都被給予選擇,是你給的,格里西亞。你的世界,魔王的世界,你並不希望我去參與,因為太危險了。可是我卻堅持進入,我還記得你當時一臉無奈的看著我,我明知危險卻如此選擇,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發什麼神經。

『為什麼?』你不解的問道,美麗的蔚藍色雙眸閃著困惑。

為什麼?是啊,為什麼?我幹嘛要涉險幫你?也許.......也許只是想看那個曾經無恥不要臉地向我討人情得金髮男孩背後得孤獨。想知道,那為挺拔高貴得魔王是如何克服寂寞。想更了解你,更接近你。我是風,幫太陽除去雲朵煩擾的風。我想,我是想成為能有資格站在你旁邊,為你分憂解愁,對於塵世蒼涼能瀟灑一笑、置之不理、怡然自得,為你擋下千萬人指責,與你並駕齊驅的男人。

『不為什麼。』我回答道,唇角微勾,抬眸輕笑。

你愣了,然後臉上恢復亦如往常得欠扁笑容,藍眸一閃而逝得情感雖然消失得很快卻被我捉住。那是欣慰,因為孤獨許久獲得陪伴的感情。

當時,我心情複雜得看著你。為什麼是你?你應該站在群雄面前俯視眾生,高傲從容優雅。你應該是沐浴在光之下,神聖不可侵犯。你應該掛著真心得笑容,而不是虛偽的面具。為什麼是你來背負這不公平地命運?

現在回想,如果當時選擇其他,你是否會露出落寞孤單地神情?不,呵,你永遠不會。你只會笑著,露出比哭還難看地笑容,將落寞埋在心中,笑著將那些我知道你是魔王的記憶刪除。

格里西亞,回來,好嗎?

我......想你了......

想念你爽朗地笑,想念你無恥地索求,想念你蔚藍地眸,想念你燦金地髮,想念你那聲『死喔』雖然討厭但依舊想念。全部,全部......

還記得你那時突然闖進我的房間,坐在我腿上將頭輕靠在我的肩頭上,掩住你傷心的神情。那時正在改公文的我被你的舉動怔住了。

『別動好嗎?讓我靠一下就好。』你聲線微顫,好似在哭泣。

我沉默,抬手輕撫你瘦弱的背,良久你輕嘆。

『有暴風真好。』

我笑罵。『你現在才知道有我這個萬能情報收集專家很好?』

『拜託,你那是萬能八卦收集專家吧?』你笑。

我知道你是在強顏歡笑,也知道你是孤獨寂寞太久來我這尋求安慰。可是格里西亞,我在這裡,一直都在。所以不要再一個人痛苦,一個人哭泣了,好嗎?

暴風疲憊的趴在辦公桌上。

「格里西亞,回來,好嗎?」

一聲如微風般的輕嘆聲,包含著思念和無奈,從暴風騎士長的房間傳來。

******漸漸崩壞的分隔線******

「你好,我的名字叫做邪夜。」

格里西亞回神,饒有興趣的看著眼前地紫髮男人。「邪夜?真名?假名?」

「有差嗎?這世界似真似假,似實似虛,重要嗎?你如果覺得是真的那就是真的,假的那就是假的。」邪夜妖嬈一笑。

格里西亞挑眉,這人真有趣。「那麼.......」他慵懶邪魅的舔了舔嘴唇。「剛剛,在未使用魔法與鬥氣之下無聲無息的殺掉四人,怎麼辦到的?」

「想知道?」邪夜笑容嫵媚,踩著優雅的步伐靠近格里西亞,身子向前傾,右手抵在格里西亞頭邊。「那你有沒有做好死在我手裡的準備?」唇附在他耳邊,如對情人般曖昧的呢喃,灼熱的氣息壟罩格里西亞。

妖孽,這人果然是會噬魂的妖。魔王陛下低笑,訝於他的大膽。「你認為你有能力殺我嗎?」

「呵,豈敢豈敢,魔王殿下。」邪夜一隻手滑進格里西亞的披風,透過輕薄的布料輕撫他的腰。

一陣酥麻感竄起,格里西亞抑制住呻吟,不為所動得冷笑,琟璨的黑眸狠戾地瞪向邪夜。下一秒,倆人姿勢調換,魔王輕聲低笑,帶有磁性的笑聲令人著迷。格里西亞將邪夜壓在大樹上,手中的夜痕架在他的脖子上,二人的臉近在咫尺,再往前移不到三公分,就要吻上對方的唇了。

「竟然知道我是魔王,那你是否已經做好死亡的準備?」格里西亞冷笑。「或者,我該問,你怎麼知道我是魔王?」

邪夜依舊笑容妖冶,紫藍眼眸不畏懼的直視他。「你會殺我嗎?魔王殿下。」抬手抓住一屢黑色髮絲在指尖輕輕磨蹭。「從剛剛你倚在樹上的姿態你就不打算殺我,而是打算拉攏我。至於怎麼認出你是魔王則是在接近你時看到你面具下那雙星夜般耀眼的眸猜到地。」

「聰明!我喜歡跟聰明的人講話,那麼你的回答呢?」格里西亞眼中閃過精光,讚賞道。

「我有選擇嗎?如果說不,恐怕你的劍就會劃破我的咽喉,取我的性命吧!」

「真是的!這麼早看穿就不好完了。」邪肆的挑眉。

「呵呵!我並不是這世界的人,而是來自異界,方才我是靠異界的功夫,劍氣以及內力,來殺掉那四人。」

異界?格里西亞眼神一凝,殺氣翻騰,不禁將夜痕往前推,妖豔的紅色血花在白皙的皮膚上綻放,一絲絲鮮血從性感的喉結上流下。

「痛。」雖然如此地說,邪夜的臉上並未露出痛苦之意,反而帶著媚笑。「我可跟異界殺人團沒關係,那種白痴的殺人團我沒興趣参和。」臉上的不屑裸露。「至於你,魔王殿下......」他單膝而跪,執起格里西亞的左手,一個如羽毛般輕的吻落在手背上。「我向你宣誓忠誠,將心、生命、靈魂獻在你面前,即使全世界都背向你,我也會在你身邊一同背叛世界,承受著千萬人地指責。我只願當你的守護者、騎士、以及友人。」

格里西亞詫異地看著跪著地人,然後薄唇微勾,淡笑。「歡迎啊,邪夜。」抬手將白銀色地面具取下,露出秀氣傾國地容顏。

「太陽騎士?!」邪夜挑眉,訝異地道。「哈哈,真是命運的玩笑!」

「玩笑?的確,一個可笑的惡作劇。」自嘲地笑了笑,格里西亞將面具重新戴上。「你可以稱我為格里西亞。」

「太陽升起之時,我們就出發前往影神殿。」

邪夜揚起嘴角,嫵媚低笑。「是,吾主。」紫藍眼眸閃過精光,好似在盤算什麼。

******要準備落跑得分隔線******

葉芽城,聖殿泛著金光,日出的光輝照於雄偉地建築上,聖騎士們正迎接著美好的早晨。然而......

「怎麼都沒人?格里西亞那小子,為師許久探望一次竟然不出來迎接。」

聖殿的入口除站在外面的二人之外空無一人,聖騎士們根本不敢過去。

「尼奧,拜託不要在門口大呼小叫好嗎?」黑暗精靈艾崔斯特滿臉無奈。

沒錯,來者正是令人『尊敬』、擁有『史上最強太陽騎士』稱呼地前太陽騎士長-----尼奧.太陽!

聖殿將進入另一個危機。

神殿,某偽正太的住處.......

「什麼?!尼奧來了?!」

「是的。」

「快!快去把前審判騎士長請到聖殿來!!!」

「......是。」




後記:
我明明沒有要寫BL的!明明沒想寫的!!
但為什麼?!為什麼有越來越像BL得趨勢?!((悲催
明明沒想寫CP的....嗚嗚嗚.....崩壞了啦!((掩面
不是討厭BL只是覺得難寫,喜歡太多CP了,好難挑....((###
乾脆組後宮好了!((不你###
感覺暴風在回想的戲份比較多,嘿嘿,其實是出於私心啦!
本作者比較喜歡暴風...所以戲分多一點!暴風好帥....((臉紅 ((拍飛
當然,雷瑟也不賴!
邪夜是原創角,後面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創角會出來!讀過不同的結局的人應該知道他是誰!
邪夜是在不同的結局,我預訂後面會出現的角色,只是中間寫得太....亂了,故事完全根本來想的差太遠了啦!((摔劇本###
所以,在這故事中邪夜會提早出現。
終於寫完啦!((灑花
這幾天就讓我休息一下....((屍躺
對了,留言是美德,我也像聽聽各位得意見!這樣能改進自己的文筆!謝謝!((鞠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8 12:52:59 | 顯示全部樓層
劇情完全崩壞是怎樣啊哈哈哈
好啦(拍頭
寫的很好w真的!!
那個。。。可以不要休息嘛?(被打
嗯組後宮是個完美的主意!!!(興奮((興奮個頭啊!!
加油咯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8 13:32:01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哈哈哈哈尼奧一回到光明神殿,偽正太馬上找夏佐求救實在是太好笑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18 15:15:16 | 顯示全部樓層
16# 小貓咪

真的,聽到『尼奧』這兩字,就立刻衝去找夏佐。
哈哈哈,其實我還是覺得尼奧比較適合去當魔王,人見人怕。
感覺格里西亞回聖殿會導大楣了!
會被抓去扁一頓的!!
謝謝留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0-18 15:31:44 | 顯示全部樓層

原創角人設

琴音

身高:185公分
體重:65公斤
髮色:黑色及肩銀髮,通常綁成馬尾
         變成銀帝時:綁起來的銀髮
眸色:冰藍色
         銀帝:銀色
樣貌:帥氣,俊美,但不似格里西亞秀氣
性格:冷漠,冷嘲熱諷,重視朋友
喜好:喜歡安靜的地方討厭吵雜,討厭甜食
職業:魔法劍士,出眾的劍技
         銀帝:為終結魔王而造出得神

邪夜

身高:183公分
體重:63公斤
髮色:紫色及腰長髮,披散下來
眸色:紫中帶藍
樣貌:艷麗,傾國傾城,邪魅妖冶如妖孽
性格:邪肆,嫵媚
喜好:喜歡紫色,喜歡遊戲,喜歡惡作劇,討厭煩悶得事,討厭吵雜
職業:異世界來的,現在是魔王的騎士,會使用劍氣和內力

以後會放令一個非常重要的神秘的原創角色的人設,敬請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9 00:01:32 | 顯示全部樓層
怎麼辦我好像愛上邪夜X小格惹!!!((掩面
小格靠在樹上的那段小楓一直忍不住重新翻看了好幾遍啊啊((面壁
是說我一注意到身高就發現邪夜比小格高了五公分((望
不知道尼奧發現小格被教皇派去做任務會不會砍了教皇吶((笑
其實還蠻咳咳...期待...咳...看到後宮的((遭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0-19 11:07:35 | 顯示全部樓層
暗暗暗暗∼
剛剛還以為變成暴風x太陽了!
現在又變成小格x邪夜啊啊#
我要下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