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暗塵風

[同人文] 【吾命騎士】異世戰When Two Worlds Collide更新9/3 大結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7 08:13:50 | 顯示全部樓層

【番外】兄弟

Special Chapter: Brothers

「小少爺,請您回去吧,老師還在等呢。」女僕一臉為難的道。

我不高興得鼓起臉頰。「才不要,上課什麼的好無聊!」無聊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我的名字是雅德恩.熾洛德,熾洛德家族的小少爺,今年五歲。說實在的,我從未沒見過女僕口中說的那位『少爺』,也是我的哥哥。從出生起,母親跟父親便對我寵愛有加,卻從未談及哥哥的事。好似他不存在一樣,我也問過可是母親和父親卻總是轉移話題,後來還因為我問哥哥的事而生氣。

『哥哥』這兩個字在父母面前成為禁忌,不能提起。若不是女僕在談論哥哥的事,我可能會到現在連我有哥哥這件事都不知道。我很好奇,那位哥哥到底長什麼樣子、是什麼樣的人、為什麼父親和母親會討厭他。

打了個哈欠,我現在正坐在二樓的窗台邊,窗外能看見整個練劍場,無聊的將頭靠在玻璃上。

突然,一抹燦金躍入我的眼簾。那男孩看似比我大三歲,燦金色的長髮綁成馬尾隨著走路的動作在腦後晃啊晃的,一身白衣襯著他細膩白皙的肌膚,手上提著劍邁步走向練劍場。湖水般蔚藍的雙眼帶著笑意,粉櫻般紅潤的唇微微勾起揚起一抹燦爛的微笑,陽光照在他身上為他添加一絲神聖的氣質。

我愣愣的看著那人,無法移開目光。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都燦爛奪目,彷彿能吸去別人的心魂。

「他是誰?」指向練劍場上的人,我問站在我身旁的女僕。

「這...那個...」女僕猶豫的咬咬下唇。

沉下臉,我威脅道。「你如果不回答我,我就叫父親懲罰你!」

「小少爺,我錯了請不要懲罰我。他...他是小少爺的哥哥,格里西亞少爺。」女僕嚇的跪在地上求饒。

原來他就是哥哥啊....真是有趣的人。

「把劍拿過來,我要去練劍場練劍。」我淡淡的道。

「是。」

像哥哥那麼漂亮的人,到底為什麼會被父親和母親討厭?

----------兄控的分隔線----------

換上一件淡藍色的練劍服,我來到練劍場,卻沒看到那抹燦金的身影。

難道他已經走了嗎?可惡!不滿的咬了咬下唇。

算了,下次再來吧。切!真無聊。我轉身,正打算離去。

「呦,這不是雅德恩嗎?」

轉頭,三個穿著綠色衣褲看似十歲的小孩滿臉嘲諷的看著我。

「你是誰啊?」蹙眉,我冷冷的看向他們。

帶頭的那個人額上爆青筋,憤怒的道。「我是庫斐!我們見過面!」

庫斐?庫斐.朵爾達?原來是他啊。他是我的表哥,是姑姑的小孩,擁有褐色頭髮和棕色雙眼。莫名其妙的,他很喜歡找我碴,明明只是個笨蛋而已。後面那兩個棕色頭髮、綠色眼睛的是他的跟班,也可以說是侍從。

「有何貴幹?」打了個哈欠,我瞥了他一眼。

看來他是稱父親不在家的時候故意過來找我碴,真是白癡一個。

「沒什麼,只是沒想到像你這個廢物竟然會練劍,你應該揮一劍就累了吧?會不會還要別人抱你回去?」庫斐譏諷道。

「那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給你。」

「你說什麼?!」

「沒想到你不只腦袋有問題,連耳朵都有了。」面無表情的嘲弄回去。

「你!哼!你這個廢物接不接受我的挑戰?」拿著劍指向我,他怒吼道。

冷哼一聲。「跟你打浪費力氣。」

「那就是你怕囉。」庫斐嘲笑。「接我一招!」然後在我還未反應過來時,庫斐手裡的劍已經朝我劈來。

突然,我落入一個溫暖的懷抱,抱住我的人用自己的劍擋下庫斐的攻擊。

「是你!格里西亞!」庫斐怒聲道。

我抬頭,然後愣住了,剛剛救我的人...竟然是我的哥哥,格里西亞.熾洛德!

「沒事吧?」格里西亞笑著放開我。

我呆呆的點了點頭,還沒回過神來。

格里西亞看向庫斐,燦爛一笑。「我才剛去休息一下,你竟然就可以鬧出這麼大的一件事。真是令人欽佩,庫斐。」

「閉嘴!你這個沒人愛的渾蛋,滾一邊去。」庫斐怒視格里西亞,然後嘴角突然勾起,扯出一抹嘲諷的笑容。「對了,你知道嗎?你剛剛救的人就是你的弟弟,雅德恩.熾洛德!」

「這我當然知道啊,畢竟我又不是像你一般健忘,學怎麼拿劍需要花上兩年,還差點把劍扔出去。」格里西亞的笑容更加燦爛,燦爛的不正常,有種令人畏懼的威逼感。

「你!滾一邊去,格里西亞。這是我跟雅德恩那廢物的事,與你無關!」

「你還真不恬羞恥呢,跟一個比你小五歲的小孩決鬥,真像個廢物。」格里西亞說出的話與他此刻臉上的笑容成為強烈對比,像天使般的臉吐出的話卻惡毒的像惡魔。「不然,我跟你決鬥吧。就用劍來決勝負,後面那兩個長的像豬的人也可以加入喔。就讓你們三招吧!」

「你!哼!跟你打浪費時間!」庫斐正想離去時,格里西亞卻說...

「啊!抱歉。如果你害怕的話,講出來也不會怎樣的喔。」格里西亞一臉『我懂,我什麼都懂,是因為我太強了對吧』的表情。

庫斐真的被激怒了。「打就打!誰怕誰!」然後使喚他那兩個跟班站好位置,與格里西亞對峙。

「你在這裡等吧。」格里西亞拍了拍我的肩,然後與庫斐他們面對面。

雖然是因為我哥哥才加入的,但為什麼...總覺得哥哥看庫斐的表情好像已經不爽他很久想扁他了?

格里西亞的侍從,一個褐髮男孩,道。「開始!」

庫斐那邊先動,三人包圍住格里西亞毫不留情的朝他揮劍。而格里西亞卻完全不費力的擋掉他們的攻擊,可卻沒有攻擊只是一味的防守。

突然,格里西亞笑了,笑的很邪惡。「三招過了,換我了。」然後以超快的速度擊向庫斐右邊的跟班,劍俐落的一擊將那跟班手上的劍擊落,格里西亞一腳將他踢到一旁。

事情發生得如此迅速,庫斐跟另一個跟般都還未反應過來。而格里西亞也沒有給他們反應的時間,劍身一揮竟然出現鬥氣朝另一個跟般掃去,那可憐的跟班連尖叫的時間都沒有就被掃飛。格里西亞整了整自己的衣服,躲過庫斐惱羞成怒的攻擊。舉起劍快速的揮了幾下,然後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庫斐的劍突然被打飛脖子被格里西亞的劍架住。

格里西亞淡淡笑道。「你輸了。」將劍收起。「對了,回你剛剛那句:與我無關。看到自家弟弟被欺負羞辱,做哥哥的當然不能放著不管。」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他沒再看庫斐,轉向他的褐髮隨從他將劍交給他。

庫斐不甘心瞪了格里西亞一眼,然後拉著他那兩個跟班落荒而逃。

「哥哥,謝謝你。」我走到格里西亞面前,有點害羞的道謝。

格里西亞愣了一下,然後淡淡一笑。「不用客氣,哥哥保護弟弟天經地義。」摸了摸我的頭,然後轉身離開。

在他還沒離開時我急忙問道。「我以後可以去找你嗎?」

「當然可以。」沒有轉身,沒有停下,我的哥哥瀟灑的走掉了。

從此以後,我就把哥哥當神來崇拜。

----------威格的分隔線----------

經過那事後,我會偶爾偷偷在晚上溜出去找哥哥。我們見面的地方不一定,但通常都是在練劍場或者是花園。見面時就是聊聊天,偶爾下下棋,練練劍。跟格里西亞再一起真的很開心,我完全不了解為什麼哥哥會被討厭。

後來,格里西亞被關在冥之塔裡,從那之後我就沒有再見到他。是有常識溜道冥之塔看他但卻被塔的屏障擋住,無法接近。又過了兩年,母親突然受傷回來。我才知道,原來母親跑去殺哥哥,而哥哥也從冥之塔的窗戶墜落,雖然沒有找到屍體但存活的機率很低。

我好恨!好恨父親和母親!為什麼要把哥哥殺掉!?我完全不了解。

又過了兩年,在我九歲的時候我離家出走,試圖尋找哥哥即使知道哥哥有可能早就死了。在外面繞了三個多月,一路上很幸運的接到許多人的幫助,來到了葉芽城。

果然!哥哥就在葉芽城!

本來很開心的想把哥哥帶回去,可他身邊卻站了個陌生人,一位與哥哥年齡相當、藍髮碧眼的陌生人。聽那傢伙說是哥哥的朋友名叫希歐,這讓我很不是滋味,憑什麼他能跟哥哥在一起!不想理那個什麼歐的,我發現...哥哥竟然不認得我!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

一定是那個人害的!一定是他身邊的人害的!我拿起劍,砍向藍髮男孩想將哥哥救回,可...哥哥竟然保護那個男的!還用風刃傷害我。

「不要讓我在見到你不然我會把你殺了。」

哥哥冰寒無比的對我說道,我的心好痛,淚水從眼睛滾落。

然後,我從民眾的口中得知你竟然是太陽小騎士,是他們對吧?是他們改變你,害你不認得我的!一定是的!

呵呵,哈哈哈哈哈!放心吧,哥哥,我會把你從你那十一位兄弟手中救出來的!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我絕對會把傷害你的人、改變你的人通通殺掉!哈哈哈哈!

就從他們吧?把曾經想殺你的那兩人殺掉,呵呵呵呵!

哥哥,不用擔心,我會救你的。

因為...你只能是我的!永遠是我,雅德恩.熾洛德,一個人的!



寫完才發現,雅德恩這傢伙真的是極度兄控
而且還是獨佔慾強的那種...比千冬歲還恐怖...
不過看完這篇就可以了解某...很多人要倒大楣了
要記得留言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12-27 08:19:44 | 顯示全部樓層
38# esther850821

謝謝,還有恭喜頭香喔!!
恩恩,在寫格里西亞的遭遇時在下也是一邊流淚呢!(才怪,明明寫得很開心###
謝謝留言喔!

39# 章小魚

謝謝小魚幫在下抓錯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4-12-28 22:31:55 | 顯示全部樓層
呦!
和之前那篇相比,
有更動過耶?
不過很好看,
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10 11:28:43 | 顯示全部樓層
43# esther850821

恩恩,有更動過喔!
不過基本設定是差不多的,只是不想在寫幼齒小格而已
成熟男比較有魅力 (握拳 (你發什麼神經啊?!###
謝謝喔!
在下會繼續加油的.....只是.....有點懶唉...(趴 (你滾!####
小格:我的出場呢?我帥氣的出場呢?!
作者:阿哈哈哈哈哈,我有事先走囉!(溜
小格:別跑,混帳!
用戶【作者】被聖光轟正等待復活......
謝謝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1-12 04:25:2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跑來了∼因為鐵板上面太溫暖了,忘記來了∼

錯字∼
因為性懶散,看來他是父親,是個,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1-31 16:14:1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光陰並存

Light With Shadows

何光無影?魔王與太陽騎士,相斥的身分,格里西亞你又屬於哪個?

七年前

「琴音!」經過六年小太陽騎士訓練的摧殘,格里西亞踩著優雅的步伐,臉上總有那抹燦爛的微笑,不過如果你看清楚一點的話你會發現他的嘴角微微抽搐。

前方的少年回頭,在陽光下反光的銀色中長髮隨著動作在空中劃出一道美麗的弧度。「幹嗎?」

「琴音兄,別來無恙否?太陽今早傾聽光明神溫柔的耳語,立刻思及琴音兄,不介意與太陽一同談論光明神的仁慈?」臭小子,你很有膽問我幹嗎。

「當然。」你能拿我怎樣?告我啊。

「那就到太陽那即使簡陋卻依舊被光明神的關愛所包圍的房間吧。」我們走著瞧!

兩人眼神在空中交戰,路過的聖騎士們突然感到一陣濃厚的殺氣襲捲而來,不過看了看小太陽騎士臉上的燦爛微笑,又覺得是自己多心。

琴音依舊撲克臉,跟隨格里西亞到他的房間。房門關閉的那剎,他的領子立刻被揪住,秀氣的臉在眼前瞬間放大。格里西亞皮笑肉不笑的將劍架在他的脖子上,殺氣十足。兩人互看,一人在笑,另一人淡然,空氣中瞬間火藥味瀰漫。琴音吸了一口氣,然後.......

「有人謀殺王子啊!」

「你閉嘴啦!」格里西亞被他突然的叫聲嚇到,立刻拿劍柄往他頭上敲。

「痛.......」後腦杓一陣刺痛,琴音摀住頭,痛得眼眶泛淚。隨即暴怒的衝向前雙手揪起格里西亞的純白騎士服,破口大罵。「你這金髮女人臉,痛死人了!」

「活該,誰叫你要刪除我的記憶還打昏我!黑髮小白臉!」

「要打架嗎?」

「來啊!誰怕誰啊!」

狠瞪對方,雙方並未使用鬥氣或魔法,連劍都沒拿直接赤手空拳的直接進入肉搏戰。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傷痕累累的坐倒在地板上,背靠著床。

「哈呼哈呼,真有精神。」琴音氣喘吁吁,輕觸手臂上的傷。有多久,沒有像這樣好好的打一架?

「哈,彼此彼此。」格里西亞將頭靠在床單上,小心翼翼的不去觸動到臉上的傷。嘖,這混帳,下手真重,一點都不手下留情。

二人不語,房中只剩下沉重的喘息聲,迎來瞬間的寧靜安和,本來在空氣中充斥的殺氣以及火藥味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坐在地上的兩個少年並未直視對方,偶爾是金髮的瞥對方一眼,偶爾是銀髮的瞥金髮的一眼。就這樣,在雙方都沉默的狀態,幾分鐘又在寧靜的氣氛下度過。

「對不起。」率先打破沉默的是琴音。「打昏你跟封印你的記憶,對不起。不過我只是在跟從那個不負責任的神的指令而已。」

「這我當然也知道,只是我也有不爽的權力吧?」汗水自額頭低落滑下白皙的雙頰。「你下手也太重了,幹嗎連我的臉都打?」被老師看到就死定了.......格里西亞在心底打了個寒顫。

「你不也一樣嗎?我的臉都被你打的一青一紫。」琴音不滿的咂舌。「記憶全部恢復了嗎?有什麼副作用還是怎樣?」

「應該還好。」沒錯,就在昨天,某王子夜闖我的房間強制將我的記憶恢復,在之後我就昏死在自己的床上。至於為什麼挑在這時候?聽說是因為某個混蛋神的命令。不過.......封印我的記憶的目的就是讓我去當你的太陽騎士嗎?這算什麼世道?光明神竟然開始拉攏魔王!

「你.......」琴音看似想說什麼但又感到難以啟齒。

「幹嗎?賣什麼關子,想說什麼就說。」

「你有想過......要回去熾洛德家族嗎?」

格里西亞一愣,撓了撓頭。「我想回去,一次也好,在報復之前看看我曾經住過的地方。」垂下眼簾,湖水藍的雙眸掃過一絲陰霾。「這樣就可以毫無留戀的將所有人殺掉,順便將雅德恩接出來好了。對了,吉爾特呢?」

「他沒事,被我安置在皇宮中。」沉默幾秒,繼續道。「他很想見你。」

「啊啊,我也是呢,好懷念以前在冥之塔的時光。」輕笑,隨手一揮,順便幫對方也一起施展了中級治癒術。「來到這裡才知道何謂地獄。」

「呵,是有尼奧那白癡當老師才會像地獄吧?」

「......絕對不要被老師聽到......」會死的啊!

***

「格里西亞!」

前腳才剛進皇宮,後腳還在外面,就有一個來歷不明的生物淚奔的撲到格里西亞身上。

「吉爾特?」格里西亞訝異的看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掛在自己身上的人,吉爾特看到格里西亞之後立刻破涕為笑。

雖然看到吉爾特是很開心沒錯啦,可是......又哭又笑什麼的.......真是他媽的噁心。

「不要把我的衣服弄髒!」一掌拍在他的臉上,將其推開。

「位不洗。」對不起。因為臉頰被格里西亞的手掌按住的原因而口齒不清。

「真是的。」在吉爾特終於不哭之後,格里西亞嫌噁的拿出手帕擦拭沾在自己手上的鼻涕以及眼淚。「冷靜下來了沒?再哭我就把你吊起來拿去餵野獸。」一臉陰狠。

非常了解格里西亞的吉爾特深知這檔事格里西亞絕對幹得出來,他立即慌忙得點頭,深怕在下一秒就會變成野獸飼料。「冷靜下來了,非常抱歉。」

「是嗎?那我們差不多該啟程了。」被忽略已久的琴音終於開口,緩緩起身,他看向格里西亞道。

「唉?去哪裡?」吉爾特慌忙得看著二人。

「你在慌張什麼啊?」格里西亞好笑的看著他。「只是回去熾洛德家族接雅德恩而已。」抬手,輕撫吉爾特的棕色髮絲。「不用擔心,那兩人對我來說已經是連螻蟻都不如的存在,況且我有一個像是父親一般的老師以及十二個兄弟。」

「把尼奧那混帳當父親?你瘋了嗎?」琴音一臉古怪的道。

「老師畢竟也教導我六年了,對我而言......就算再怎麼......恐怖,他依舊如同父親一般。」格里西亞笑道。「總之,我有事先走了,有空再見吧!」

「等等等等!」吉爾特突然撲上去跩住格里西亞的衣角。「我......我也要去!」

「蛤?」格里西亞難以置信的挑眉。「不准。」

「如果不讓我去的話我會跟蹤你們的!」

「那就把你綁起來事情不就解決了。」格里西亞手上拿著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來的繩子,有種【把你吊起來餵野獸】的氣勢。

「讓我去!讓我去!」
琴音立於一旁,觀戲。終於,在噪音下受不了的他爆發了。「吵死人了,讓你去就是了。反正多一個人使喚也不是壞事。」

「嘖!」格里西亞咂舌。

「太好了!琴音殿下萬歲!」開心的手舞足蹈,吉爾特的歡呼聲不知為何莫名的激起一旁兩人的怒火。

「吵死了!」

吉爾特在昏厥之前看到的是兩張巨大的鞋底。

***


夜晚,寧靜的森林,只有風吹拂樹葉造成的沙沙聲。複雜的魔法陣漸漸刻印在沙土上,微微的泛起銀色的光芒。法陣中,三人浮現,被銀光包圍,然後魔法陣隨著銀光漸漸消失於黑夜。

「到了。」琴音率先踏出第一步。

「是啊。」格里西亞,在晚風的吹拂下,瞇起眼睛。「速戰速決吧。」

「準備好了?」

「嗯。」

「吉爾特,別給我拖後腿。」琴音瞪向他。

「我才不會!」吉爾特不滿的抗議。

沙沙!沙沙!

伴隨著樹葉在風中起舞的聲音,三道人影穿梭於被暗夜所壟罩的森林,不久就到達熾洛德家族的土地,三人蹲在叢林間。而迎接他們的卻是與尋常不同的、詭異的寧靜。

格里西亞蹙眉,深思。不該如此才是,即使是深夜熾洛德家族從未安靜過,到處可見僕人和侍衛穿梭於宅邸中。可今日,卻格外安靜,彷彿無人在。

「怎麼了?」琴音輕聲問道。

「不正常,不該這麼安靜才是。」格里西亞眉頭深鎖。

吉爾特不語,可臉上的疑惑也透露出他對此事的不解。

「總之小心點,先進去再說。」格里西亞將手放在掛在腰側的劍上。「吉爾特,你跟琴音去左邊,我到右邊去,直接去雅德恩的房間。」

琴音和吉爾特點頭,臉色凝重。格里西亞看向琴音,以眼神交流,像是達成什麼協議似的。伴隨著月亮的銀光,兩道人影快速的消失於暗夜之中。格里西亞看著兩人離去的方向默默祈禱他們的安全。

握緊雙拳,指尖刺入掌心,深呼吸。再次睜眼之時,眼神卻是與方才截然不同。湖水藍的雙眸中不再是以往的狡黠奸詐,而是沉靜冷酷,不似水卻如鷹般銳利。他緩緩起身,以快到肉眼看不見的速度直闖熾洛德宅邸。

進到練劍場,他環繞四周。為何沒有侍衛?一路走到現在,根本就沒有任何侍衛或僕人。宅邸空蕩蕩的毫無人煙。一種不妙的感覺襲捲,是自己多心了嗎?不管了,先將人接出來再說。

格里西亞舉步快速的竄入通往各房間的走廊,雙眼頓時瞪大,難以置信以及驚恐的表情立即呈現,在這裡他看見這一生難以忘懷的景象。整個走廊上全是屍體,牆壁被血噴濺,原本的白早已被染紅。更恐怖的是,屍體並不是完整的,破碎的四肢到處散落。驚恐的往後踉蹌幾步,好似踩到什麼,往下一看,竟然是一隻斷臂!

「哇啊啊!」格里西亞驚叫,摀住口,胃在翻滾,一種噁心感從胃竄到喉嚨。全身忍不住顫抖,這完完全全是一場屠殺。不過,到底是誰幹的?透過這次,他終於了解為何雷瑟總是在看完審判犯人的場面後嘔吐的原因了。握緊雙拳,指尖刺入掌心,絲絲鮮血慢慢滴在早已被血花佔據的地上,抑制住嘔吐的衝動,他強迫自己冷靜。

格里西亞太陽!給我冷靜一點,你已經不是第一次看死屍,你在動搖什麼!冷靜下來,冷靜下來!

咬緊牙關,止住顫抖,他向前邁出一步。

不要看旁邊,看著前方就夠了,你來這裡是為了接雅德恩!不要忘記你為何而來!

無視走廊的一切,他快速的轉入另一道長廊,這裡跟剛才的一樣,被屍體所佔據。死狀相當。他蹙眉,但依舊加快腳步。

父親......不......那個男人和那個女人,難道沒有察覺這件事嗎?又或者,這屠殺的主謀就是他們。可惡,如果是這樣,我絕不饒了他們!

再度轉入另一道走廊,他快步向一間房間走去,那正是雅德恩的房間。深呼吸,他小心翼翼的打開門,房裡的景象再度令他驚恐,怔怔的站在門口處,久久無法移動。房內,有一男一女的屍體。男的頭顱位於地上,與身體分家,死前的表情呈現一臉驚訝惶恐,眼珠被挖出,擺在頭顱前面。其身體在腹部像是被什麼絞碎般,沒有一塊肉是完整的。女的則是頭以及四肢都被砍下,唯一讓它們連接在一起的是絲線。女人的四肢,身體,以及頭都被絲線掛起來,如人偶一般。她的眼睛睁的很大,碧綠的雙眸中充斥著極度的恐懼,嘴巴張大,好似在尖叫。

雖然兩具屍體已經面目全非,格里西亞還是有辦法分辨他們,他們是......他們是......他的父母啊!

他往後退,背脊撞上走廊的牆,手顫抖摀住嘴。牙齒死死的咬住下唇,血的味道在舌尖擴散。重重的喘息,強制自己冷靜,手攥緊胸口前的衣物。強硬的直起身子,舉步朝房間走去。入房間後,他仔細地環繞四周。雙眸的恐懼以及驚嚇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徒留異常的冷靜沉著。

我才不管他們倆的死活,或是這家族所有人的生死,我只在乎雅德恩到哪去了。格里西亞蹙眉,眼睛突然瞄到床邊的窗戶。窗戶是開的,難道......雅德恩是從那裡逃出去的嗎?他閉上眼,整理思緒。現在是深夜,這裡又是他的房間,如果推測沒錯的話,屠殺開始時雅德恩應該在睡覺。而那男人跟那女人在看到侍衛和僕人被殺時應該是為了保護雅德恩的安全而跑到他的房間去,讓雅德恩能有時間從窗戶逃出去,而他們則是在雅德恩的房間慘遭殺害。

格里西亞走近窗戶,往外看去,發現一抹碎布掛在窗戶邊。他將其拾起,上面血跡斑駁,卻無誤的是雅德恩常穿的棉質睡衣。

上面的血跡......莫非他受傷了?格里西亞將碎布擱置一旁,抬起腳跨上窗台,直接躍出窗外。自四層樓高的房間躍下,他訓練有素的在空中優雅地翻了一圈完美落地。看來,尼奧給他的【優雅訓練課程】在他心中造成莫大的陰影以警戒他隨時保持優雅。

地上,斑斑血跡自牆邊沿升至宅子旁的矮樹叢裡,格里西亞舉步走去。彎下腰,雙手掃開礙眼的葉子,果不其然的發現一頭土黃色頭髮的少年蹲在草叢裡瑟瑟發抖。

「雅德恩!」格里西亞放下本懸著的心,欣喜地驚呼。

少年的身子一僵,戰戰兢兢的回望,接觸到格里西亞關心的眼神時,剎那熱淚盈眶,直接撲到格里西亞的懷中。「哥哥。」重重的鼻音帶著哭腔,聲線微微顫抖,顯露害怕。

「已經沒事了,沒事了。」格里西亞安撫的拍了拍自家弟弟的背,眼尖的發現手臂有一處的衣物被撕裂,皮膚上有條血痕,看似是被利刃所傷。他抬手,施了個初級治癒術。傷口瞬間複合變成一條粉紅色的疤然後消失至無。

雅德恩身上只穿一件薄薄的棉製長袍睡衣,導致其身板在凜凜夜風中微微輕顫。格里西亞見狀,立即脫下披在身上的斗篷將之披於雅德恩身上。雅德恩微怔,然後開心的拉緊斗篷,一臉陶醉的蹭著,臉頰紅暈。

格里西亞無奈苦笑,不過眼神透露著他對雅德恩的寵溺。牽起他的手,格里西亞說道。「走吧,這裡還是很危險,難保兇手還在這裡逗留。」

「嗯!」雅德恩開心的點頭。

格里西亞回以微笑。

不過,如果格里西亞當時仔細看雅德恩的話,他會發現雅德恩臉上的那抹笑容中包含著算計、陰狠、以及令人打從心底發寒的瘋狂。

***


與此同時,從左側進入大宅的琴音和吉爾特二人正面臨著莫大的危機。

「該死的,到底是誰召喚這些東西的!」

刀光劍影,琴音身穿白衣手持利劍快速的斬斷前方擋道的不死生物。吉爾特在後面,手中的短劍快速的起落,不死生物紛紛在他劍下歸於塵土。可是,不管怎麼打也打不完似的,不死生物源源不絕地湧出,好似故意拖延他們。

一路攻過來,二人發現宅邸不死生物氾濫。吉爾特也發現,那些不死生物都是從熾洛德家族的侍衛以及僕人變成的。換言之,那些侍衛以及僕人是被殺掉後做成不死生物繼續殺戮其他人。

「再這樣下去不行!」吉爾特氣喘吁吁地吼道,身上佈滿傷口。被汗水浸溼的髮絲緊貼額頭,他重重喘息,自覺自己的體力絕對不回稱太久。再這樣下去.......恐怕真的會葬在此處!「這根本打不完!」

「嘖,不用你說我也知道,臭小鬼。」琴音咂嘴。可惡,看來只能使用那招了......「把眼睛閉起來。」

語音未落,琴音身體泛起銀光,狂風四處颳起,黑夜般的頭髮漸漸從髮尾染成銀色,髮絲隨著強風吹舞。身體如同飛起一般,飄浮在半空中。銀色絲線出現在夜空中,一個巨大的銀色魔法陣刻劃在雲層間,壟罩整個宅邸。泛著銀光的魔法陣光芒勝過高掛天空的滿月,如同照耀黑夜的太陽一般。強光席捲宅邸,驀地,本來在源源不絕的不死生物大軍在銀光照下的那剎化成煙消失於黑夜之中。

在半空中,緊閉雙眼的琴音,緩緩睜開眼睛。美麗的冰藍色被冷酷的銀白色所取代。雙眸審視整個宅邸,他發現被他消滅的不死大軍身上連著一條黑色的線,那是死靈法師與不死生物的偶線,也是操控的方法。這些黑線只能被擁有神眼的人才能看見。

黑線全部統一的連向一人身上,而那人......竟然是......

立於地上的吉爾特目瞪口呆的看著被銀光包圍的琴音,久久無法移開目光。琴音的身上散發著神聖不可褻玩、不可侵犯,卻又強大、威震四方的氣勢。如同孤高的銀月,不,更甚於其。高傲、強大,世間的形容詞無一能形容此人。亦如同魔王化的格里西亞一般,那集於一身的氣質、叱吒風雲的氣勢,威懾天下。

銀光淡去,魔法陣融於暗夜雲層,琴音緩緩降落,髮色以及眸色已變回正常。宅邸回歸安詳和靜,微風吹拂,莫名地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吉爾特蹙眉。比起剛剛殺得死去活來,安靜是很好,可是.......有點太安靜了.......難道是自己多心了嗎?他看向著地的琴音,問道。「接下來怎麼辦?」

「還需要問嗎?當然是去跟格里西亞會合。」琴音說道。不理會吉爾特是否跟上,他帶著複雜的表情轉身離去。

格里西亞......你......

***


牽著雅德恩的手,格里西亞警慎的察看四周,小心翼翼地返回打算與吉爾特他們會合。驀地,天空銀光乍現。銀絲線在黑夜裡的雲層間勾出壟罩宅邸的巨大魔法陣。格里西亞一驚,立刻摀住雅德恩的眼睛。

該死的!琴音,你竟然在這時候神化!你想把這裡炸了不成?暗罵道,也在同時展開黑色的屏障擋下殺傷力過強的銀光。

當銀光退去之時,格里西亞這才緩慢地解除屏障,眉頭深鎖。對於琴音的神化不感驚訝,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為何要神化?是遇到什麼敵人強到讓琴音開外掛?難道......屠殺熾洛德家主的人就在琴音以及吉爾特那邊?!可惡,要盡快與他們會合!

「哥哥?」眼睛依舊被矇著,雅德恩問道,聲音帶著不解以及困惑。

「沒事。」輕柔的拍了拍依偎在自己懷裡的土黃色腦袋,他淡淡一笑。「走吧,該去跟他們會合了。」

「跟誰?」

「哥哥的朋友。」語畢,格里西亞牽著雅德恩的手往琴音的方向走去。

如果格里西亞有仔細觀察自家弟弟的舉動的話,他會發現一道噬血的殺意閃過雅德恩的碧綠雙眸。

***


「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詫異地看著眼前的琴音,他沒想到他們竟會在走廊轉角處碰面。他往琴音的身後看去,果不其然的看見吉爾特正看著自己,棕色的雙眸充滿著驚訝、崇敬、以及欣喜。他不禁苦笑,這傢伙為什麼是忠犬類型的啊?

「真巧,沒想到竟然會......」格里西亞開口笑道,不料卻被琴音中途打斷。

緊緊攥住格里西亞的胳膊,琴音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們來這裡的時候遇到了足以組成軍隊的一大群不死生物,我發現操控他的人竟然是......」他沒繼續說下去,因為他發現一道凜冽的視線正在注視著自己,往格里西亞身後看去,不意外地發現雅德恩瑟縮在格里西亞身後。

「不死生物?」格里西亞疑惑道,眉頭緊蹙。「可是我來的時候並未遇上任何一個。」

因為被琴音和格里西亞擋住,吉爾特並未看見雅德恩。「很奇怪對吧?那些不死生物好像是專門狙擊我跟琴音似的。不過,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操控那些不死生物的是.....」吉爾特頭一偏,這才看見雅德恩緩緩的從格里西亞背後走出,稚嫩的臉上掛著一副不符合年齡的冷笑。察覺危機,吉爾特吼道。「格里西亞,離他遠一點,他就是.......」聲音嘎然而止,血花瞬間綻放,在大理石地板上猶如點點紅梅。

「吉爾特!」格里西亞驚叫不顧一切地撲過去,滴滴鮮血噴在自己秀氣的臉上。血紅佔滿了他的視野,他呆呆地看著吉爾特的身體筆直地落地,倒地不起。耳邊彷彿聽到有人叫著自己的名字,可是他不知道是誰,他聽不見旁人的聲音,只能呆呆地看著早已沒有生命跡象的身體。

事情發生得實在太快了,他根本沒有時間去弄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眼前,好似有一道銀色身影閃過,銀髮在黑夜中飛舞,那人被銀光包圍。他抓住自己的肩,猛力搖晃,如同想將自己搖醒一般。但,格里西亞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思緒朦朧、混沌。緩緩地,搖搖晃晃,指尖輕顫的觸摸躺在地上的人,身體正在漸漸地失去溫度、漸漸僵硬、冰冷。

「吉爾特,起來!」他用力地推了推倒在地上的少年。「快起來!」可是,不管怎麼樣,少年依舊不動,而他也知道少年已經死了,只是不敢正視,因為實在太痛了。

那個自從在他五歲時就陪伴他的男孩,一起與他在冥之塔度過兩年,同甘共苦。他的第一個朋友,兄弟。好不容易從冥之塔出來,好不容易恢復記憶,好不容易才見到他,可是他卻死了!他.卻.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悲痛的哀號從紅唇溢出,他遮住自己雙眼,事實沉重的令他喘不過氣,淚水自湖水藍的雙眸滑下與血混在一起。

「為什麼?!雅德恩,回答我!為什麼要殺他?!」恨意攀上藍眸,格里西亞握緊雙拳,指尖刺入掌心絲絲鮮血緩緩自掌心流下,可見他有握得有多用力。微紅的雙眼帶著極度的恨意注視雅德恩,他不了解,為何自己的弟弟要殺他最好的朋友。

雅德恩只是微笑,碧綠雙眼透露著瘋狂。「這都是為了哥哥你啊,因為你是雅德恩最喜歡的哥哥。」

「為了他?別笑掉別人家的大牙了。」琴音不屑的冷笑。「只是為你自己而已,為了占為己有,真是喪心病狂。」

「呵,等我變得更強時,我就會來取你的首級。」雅德恩只是淡淡一笑,然後轉向格里西亞。「哥哥,等著我,我會變得更強,到時候我會去找你。」話音未落,在琴音和格里西亞阻止之前,一道傳送魔法陣在他的腳下浮現,身影隨著魔法陣消失。

「嘖!被逃掉了。」琴音不耐的咂舌,然後遲疑地看向格里西亞。

格里西亞面無表情,只是緩緩地走向吉爾特,然後攬住他將他的頭靠在自己的胸口前,眼睛沒有焦距,怔怔的看向前方。

「格里西亞?」琴音小心翼翼的問道 ,他知道此時的格里西亞非常的脆弱。

格里西亞呆呆地抬頭,望向他,聲音嘶啞。「他死了......琴音,他死了。」嗚咽自喉嚨溢出,淚水滑落雙頰。

「他死了,他死了。」帶著哭腔。

琴音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在這種狀況,平時的善言的他竟然剎然說不出話來。只能靜靜地陪在他身邊,看著他哭泣,哀號。

「他死了,他死了,為什麼是他?」

破碎的悲鳴從深夜中傳來,掛在高空的明月此時也染上濃厚的悲傷。

***


深夜,午夜過後,聖殿某處。

「是太陽,快抓住他!」

「大家,抓住他,別讓他溜了!快點!」

「扁他!」

「踹他!」

「揍他!」

「喂!等等!聽我解釋,我也是有苦衷的好嗎?痛痛痛!怎麼感覺你們在公報私仇!還有,教皇,你他媽的湊什麼熱鬧啊?!」

聖殿,即使在晚上,也並不寧靜。


後話:
好累好累好累好累!!
幹嘛要給報告啊?(苦
快被課業壓死了......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1 08:22:2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確定的。

應該是嘛。
錯字∼
體力絕對不
是會

雅德恩這個兄控也太恐怖了吧!竟然殺全家族的人只為小格!
對了,為何十二聖騎士要揍小格?小格也太可憐了吧…

不過為何在大部分的同人文裡小格的身世都是那麼可憐呢?
不是被討厭就是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人容易受傷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2-26 20:49:40 | 顯示全部樓層
最後面聖殿那段.....
那時的太陽還是小騎士吧?

這就是小格恨亞德恩的原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7 06:14:2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好看哦!
希望下篇章能敢快更新!

至於最後那段,我怎麼覺得是長大後的小格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3-7 06:45:09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哇暗暗有坑耶唷呼
新讀者一仗(裝嫩)

暗暗我愛你(不要表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