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2931|回復: 415

[同人文] 特傳X吾命 在那之後 2020.02.13 冰漾是真的!開了新腦洞隨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7-13 19:25: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伊塵星嵐 於 2020-2-13 02:01 編輯

突如其來的意外,少年開啟了言靈,許下了不變的誓言。

子墨般的夜與寒霜似的月就此擦肩而過。

一段宣告般的承諾成為兩人最後的話語。

不同的存在,脫口而出的話語。

帶著幾分的似曾相似,看似熟悉卻又如此陌生。

隨著身上濃厚的血腥味在黑袍上蔓延,那人的容貌竟然浮現於腦海,揮之不去。

不斷湧入腦中的記憶,平靜的心逐漸動搖,清澈的雙眸染上迷茫。

虛假的面具在那刻成了無數張的碎片,迎風而逝,冷漠的內心一點一滴的崩壞。

原以為早已擠不出淚水的眼睛不斷的落下淚珠,早已無法感到痛處的心靈,在這一
刻,累了、痛了。

為了守護他,而傷害自己,一再受創的疤痕,成為無法面對他的藉口、理由,等待著希望使心重新啟動。

承諾,兌了現。不再只是一張空頭支票,是滿到液出來的幸福。


分別之後,重逢之前

在那之後的傳說,由我們來改寫,所謂的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


『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但是當回憶與現實有了出入
我們選則的是過去,還是現在,亦或是未來。是否結果就盡不相同呢?』



希望大大們多多留言,給予某嵐意見.

評分

6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4-3-11 17:54:2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19章.形同陌路

原來心靈的傷痕,時間是無法完整抹滅
是我太傻,太天真
在那瞬間我彷彿再度被撕裂
殷紅的鮮血灑在每個角落
其實那早已無所謂了。

「你就是剛剛闖入我住地的小鬼,看不出來,你還挺有兩把刷子的嗎!只可惜還差了那麼一點」艾薇妮絲用著揶揄的口氣對我說,我並沒有回話。

「少爺」萊斯利亞和帕里斯卡早在斗篷被我扯下來時站在我旁邊待命。

「安地爾,不管你來這裡有何目的,我都不能讓你帶走艾薇妮絲」我將目光再度移回剛剛與我對戰多時的鬼族高手。

「你得目標是她」安地爾沒有因為那酷似宣戰口氣而動怒,反而像是知道什麼有趣的事而微笑著。

「有人希望不要讓她那麼早就去安息之地,所以要我下手不要太重」我詳細的解釋著,畢竟我沒有讓人誤解的習慣。

「有人是誰?」安地爾換上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彷彿一切都在他的控制之中。

「你心知肚明」我皮肉不笑的說,事實上他曾經和安地爾是至交好友,只可惜那場誤會……。

「是嗎?你手中那把夜影可是殊那律恩從不離手的武器,現在竟然在你手中,知道你的面貌後,我更想知道你背後的身分」安地爾顯然心裡也有答案,因為在他那為數不多的的朋友裡,挑選相符的特徵並不是什麼難事,更不用提他們一個比一個還要有個性。

語畢,他突然從原地消失了,並迅速出現在我眼前,突然放大多倍的臉孔,排山倒海的壓力,讓我在一瞬間腦海一片空白,果然與那位同等級的人都不可小看,這是我當下僅存的想法。

安地爾並沒有任何攻擊的意圖,只是靠過來又退回原地,整個過程並不到一秒,在平常人的眼中更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他回來時的眼神像是明白了什麼,露出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難道他知道了什麼,心中頓時揚起了不安的預感。
『原來如此,即便是換了一個容貌,靈魂的本質還是偽裝不了,我說的對嗎?褚、
冥、漾。』鬼王高手的眼神瞬間變得銳利,那麼多年了,他可從來沒有放棄那名小妖師,現在來到他眼前,豈能再讓他跑了。

「那又如何?時間是不可逆的對我來說褚冥漾只是過去,我何必去眷戀過去的一切,現在的我過得很滿意」我不在乎了,無視於鬼王高手當著學長的面前說了出來,因為那些早已結束,成為歷史、也成為過去。

彷彿無視於其他人帶著不解的眼神,我一字一句地說「我那年就說得很清楚即使靈魂毀滅我也不可能加入鬼族」停下來,嘴角勾了一個不成弧度的微笑「既然你都說我是妖師,那就讓你見識真正的言靈」

【心言、幻靈,主宰萬物之語,歸吾所用】念出的咒語感覺不是從我口中傳出,一切傳入我耳裡都變得異常的陌生。

「主人…」艾薇妮絲細碎的聲音無意識地說出,在她漫長的歲月裡,只有兩人使用過這古老的招式,一個以未成年之姿打敗她,一個成為她所認可的主人,原以為可以就這樣持續,時間彷彿只過了一瞬間。
頓時,一個成為她的敵人,另一個口口聲聲說會帶她一起走,但卻從此下落不明,眼前面無表情的藍髮少年,使出了同樣言靈,說不定少年知道她主人的事,抱著一點期望,她的眼神逐漸變的困惑。

安地爾的思緒回的千年前第一次看這個言靈時也震撼過,她才真正知道妖師的強大,更加堅定要妖師加入他計畫的念頭。

眾人都沉浸在那絕對的力量,沒有發現艾薇妮絲的腳下形成一個複雜的金色法陣,形成一明一滅的光芒。

金色的光芒已經勾勒出完整的法陣,艾薇妮絲才發現她底下的封印,卻已來不及,底下早已開始運轉,想掙脫但四肢已無任何力氣,只能用雙眼看向我。

「沉睡吧,以封印為鎖鏈,直到等待的時間歸為零,那將是你再度甦醒之日」當我說出來時墨色的瞳孔逐漸闔上,緩緩倒在同一個法陣上高速的運轉,最終與艾薇妮絲溶於空氣裡,我知道已經成功地回到那座宮殿,也是封印之地裡。

「安地爾離開此地我並沒有和你決鬥的意思」我對在場最大的麻煩下了逐客令。

「都用了言靈,不想走也得走了,褚小朋友,我只有一個問題得到答案後,我就會乖乖離開」安地爾比出一根手指,我想一想還是點頭答應。

「那之後,你是不是被他們帶走,因為無論是想法、口氣、動作都與他們別無二致,而且我知道他沒有死對不對?」安地爾透露出一點懷念。

「你從一開始就是為了確定這個才會現身的,和我打架也只是試探,現在你可以確定了吧」我直接說出安地爾真正的目的,式神、妖師都不過是附加的,只為了得到一個微不足道的訊息。

「你果然是他們交出來的」安地爾丟下這句話就開啟傳送陣離開了。

「終於走了」我稍微鬆下一口氣,不過還有另外一件事沒有解決,既然都被安地爾說出來那就一次說清楚,不要再拖下去,沒完沒了。

「學長,既然任務結束,我們先用傳送水晶回去吧,我的傷還沒有完全癒合,再加上剛剛的戰鬥,和施展言靈所用掉的力量,我能撐到現在,沒有昏倒,都叫奇蹟了」

「好…」學長看向我的目光十分複雜,我知道先前我和安地爾的對話讓他起了很大的疑心,依他的個性絕對會問到底,不過這些等會再說吧!

-        - - - -
我設定的目的就是醫療班總部,雖然我這一身傷絕對會被他給撥一層皮,但不去的話,似乎連骨都沒有。

「褚」學長還是叫我過去的名子,原來他從來沒有忘記我,不過這也代表他只在意著過去。

我停下腳步,背對學長問「還有什麼事嗎?我要找藍袍」語氣平淡的像是早有預感,他會這麼問。

「褚,你可以先說消失的兩年你都在做什麼事嗎?我們找了你很久」學長講到最後聲音逐漸變小,緋紅的雙眸看向我。

是啊!該做個了斷,我等待的時候已經到了。
我重新轉過身,露出一個專屬褚冥漾的笑容,溫和、如水般的清澈

『這與你無關,你已經沒有資格聽我解釋。學長,這是我最後一次這麼叫你了。代
導的身分早已結束,我們之間早已形同陌路。』

說完我毫不猶豫地走了,連看一眼也沒有,這一刻我的心好痛,原本已癒合心靈像是再度被撕裂開來,鮮血再度流出,痛逐漸成了麻木,聽不到也看不到眼前的一切,只想找到一個人的孤單角落,用時間來治癒這無法治癒的疤痕。

隨著腳步的移動,眼皮不聽使喚地閉上,身子一軟,所有事情都無所謂了。

冰炎看到突然倒下的修,原本想樣上前接住他,但有人搶先一步,火焰貴族已將他抱起,另一個疾風貴族則擋在他面前不讓他向前。

「少爺說他不希望你過去,接下來由我和萊亞,帶少爺去就可以」帕里斯卡面無表情地說。

「所以請不要去打擾少爺」萊斯利亞在修一昏迷時臉色就沒有好過。

「冰炎學長,千冬歲,萊恩,夏碎學長」藍袍米可蕥在一接到通知就立刻趕了過來。

打完招呼過後,冰炎發現米可蕥身邊站著一個陌生的少年,一頭暗橘色的短髮,和一雙閃耀金黃的瞳孔,嘴角掛著一抹讓人隨時鬆下戒備的笑容,更重要的是他穿著公會的紫袍,態度從容不迫的看向這邊。

還沒開口,千冬歲就已經熟念的聊天「羅爾德,才一個多月沒見,就升上紫袍了阿,之前不是說不想考嗎?」

「沒辦法,我家的人逼我去考」名為羅爾德的少年誇張地聳聳肩。

「歲,這位是?」夏碎維持著禮貌中帶有一絲好奇的口氣詢問。

「喔!哥這是我們班的副班長羅爾德,不過他常常翹課,所以很少在學校」千冬歲馬上盡責地向哥哥介紹。

「什麼較常常翹課,我操性分數好歹也有60呀!而且翹課翹到被當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羅爾德迅速的反嗆回去。

「話說回來,你過來做什麼,不要跟我講你是過來看熱鬧的」千冬歲索性換個話題。

「被你猜對了」羅爾德竟然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好啦!其實我是來找修,或者現在要叫漾漾」

「你知道什麼?」冰炎口氣不好的問,四周寒氣的範圍正逐漸擴大。

「公會高層都知道阿,修根本是來亂的,搞到身分曝光,害會長還要派直屬袍籍去把看到的人記憶更動」羅爾德一臉大驚小怪地看向冰炎。

「本來是想過來罵人的,不過現在卻看到一具屍體,這樣怎麼跟他哥和他師父交代」羅爾德一副想把他活活弄死的樣子,而且沒有人懷疑這其中的真實性。

「你該不會很早就知道了吧!」萊恩難得的沒有隱形,認真的問看起來什麼都知道的副班長。

「褚巡司,請你放棄漾漾吧!我們本來想阻止他來Altantis回復記憶,他背負的責任已經夠多了,不要再增加了」羅爾德並沒有回覆萊恩的問題,反而看向從剛剛就一直靜靜站在一旁的巡司。

「萊亞、帕卡,我已經通知路加,在那裡待命,把他扔給他照顧就行」羅爾德對兩個被人遺忘的鬼族說「我還要找露露姐就不奉陪了」

在橘髮少年離開後,褚冥玥思索著那笑容和說話的口氣好像在哪有看過,她敢肯定她絕對有見過這個人。

只不過,那又是誰呢?他的目的又是甚麼呢?







風之漠地結束啦.接下來就只剩下修的心結以及冰炎的面對.
第一部就可以宣布完結了,(有種好感動的感覺)

會選在今天更文則是因某嵐我今天生日,才終於敢出來的文文(打完後也只剩下半口氣了....)
希望各位大大可以留一下意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3 19:28: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一切的起始


分離不是一切的終點
更不是消失的前奏
所以請相信我
下一次
將你的背後由我守護
                                 By褚冥漾

「醒!醒!」一道聲音傳來,誰在吵我,今天可是假日,我想睡到自然醒,你們也要吵醒我嗎?


「禇,3 秒鐘給我起來?唔?誰啊!不過會直接按叫我”禇”的似乎只有那幾個人!」


「學長!!您無事不登三寶殿,來我房間有何貴事?」


「禇,不要睡了,趕快把東西收收,要走了。」學長的臉有些慌張,不像他平時的冷靜。


「什麼!」腦袋還來不及轉過來就已經問了,「公會說你背叛了,並加入鬼族;還用言靈之力到處去破壞,所以公會要把你帶走」學長直解釋順更解釋,順便把物品都收到我的背包。


「我没有學長」我哪有那麼閒,去學那個姓安的,到處搞破壞,我一定被陷害了!」


「廢話!你没心機又單純,一定有人在背後搞鬼。」學長十分相信我,讓我好感動!


「不要在那邊感動了,公會快要殺過來了,其他人在風之白園畫傳送法陣,只要到那裡,就可以離開了。」學長一巴掌呼了下去!


「那之後該怎麼辦?該不會要我一個人自生自滅!」我有些遲疑的問


「我和你一起走,要走就一起走」學長毫不遲疑的說。話說的同時便丟下傳送陣到風之白園。下一秒,白園的風影和朋友的身影呈現在我眼前。


「漾漾,傳送陣快畫好了,你你離開,避避風頭,們都相信你」千冬歲穿著一身紅袍眼神真摰的說:「嗯」


我也只能點點頭,而不知道該說什麼!看著大家忙碌的身影,我有些鼻酸。為了我,他們不惜與公會為敵。


啪一聲!一拳打在我的後腦,「即然知道,就要更努力的活下去」學長淡淡的說。


嗯!還挺有道理。等一下,學長,您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您該不會騙我?其實您還在偷聴吧!我以充滿懷疑的目光看凝望著學長。


啪!再度被打「你的表情太好猜了,一看就知道你在廢話」學長絲毫不顧我人權的打我後腦勺。


學長挑了眉,像似在說「你有人權這種東西嗎?」


好吧!好吧!我認命了,反正我的字典裡就是没有”人權”這兩個字。這位大人您滿意了吧!學長還真的給我點點頭,我真的徹底無言了……。


就在學長正損我的時候,我那個很衰的運氣竟選在這個時候出現了。


我感到一股魔力波動,下一秒就出現了許多黑紫袍,而學長等人臉色瞬間個個臉色凝重地注視他們。


為首的黑袍開口對學長說:「冰與炎的殿下,請您把妖師交出來,不要與公會為敵」


「啍!公會没有證據證明,就隨便要人」學長勾起一抹零度以下的冷笑。


「我們可是有拍到照片,妖師與鬼族交易,證據確鑿」黑袍用非常公式化的語氣來宣判,羅織這些子虛烏有的罪行。


「確實個屁!本大爺的僕人,怎麼可能去加入那個鳥鬼族,對吧!漾~」五色雞頭馬上為我辯解,我很感動,但我不是你的僕人啊!


「妖師,你竟然去催眠別人,真是太過份了」站在黑袍旁邊的紫袍一臉氣憤的說
催你個大頭!妖師最好會催眠喔!我頂多只會用那個很遜的言靈,去讓別人摔倒而已


「廢話那麼多,與我簽訂的契約之物,讓愚昧者見識到你的強悍」,銀色的光點在手上拉出一條線,然後握緊掌心上的銀色長槍。


「看起來還是得動手,冰與炎的殿下,失禮了」他的手上出現紅色長劍。
學長二話不說馬上挑起長槍往對方衝過去,同一時間其他黑袍也展開攻擊行動了。


在一旁看著其他人的我能做些什麼,我再度感受到一股無力,每次總因為我而拖累至其他人,就像兩年前的鬼族大戰一樣。


姐姐和然應該沒事吧,我擔心的想。


鏘!得一聲打斷我的思想,我發先自己被包圍在一個堅固的結界裡,無法動彈。


「用結界把妖師隔離起來,這樣就不會有任何的差錯的,就請冰炎殿下不必再白費任何的力氣。」黑袍看著正要用法術強行破壞的學長說。


「漾漾小朋友是到如今,你還是要站在白色種族的身邊嗎?我看他們一副想把你碎屍萬段的模樣,你還是趕快加入我們吧!鬼族才是妖師的真正歸屬。」結界被打碎了,兇手不是學長,而是我這輩子最痛恨的人…..鬼,鬼族第一高手──安地爾。


我來不及說任何的話,那名黑袍就已經開口「你看妖師和鬼族有所來往著就是證據!」


真是讓我想笑,討厭妖師到了這種地步。


看像前面的鬼族高手,語氣艱澀的說:「著一切都是你做的嗎?」


安地爾像是早就料到我會問,從容不迫的回答「是阿!為了讓你加入,我可是忙了好久呢。」
「你的答案究竟是哪邊呢?」安地爾再度問我。


有回答,只是轉過去看了學長一眼,那眼神道盡了千言萬語,在多的話從嘴吧說出,只沒剩一句無聲的謝謝,因為我以已經沒有資格喊他學長了。


「好了嗎?」安地爾正等著我,順便把其他袍籍隔開,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讓我非常的想殺了他。


我轉過身,露出一抹從未有過的自信微笑「不,你錯了。就算靈魂毀滅,我死也不會加入鬼族。」


說完喊了聲米納斯,一把海藍色的手槍抵住了頭。


『以真實之名之誓,守護吾的一切,保護妖師ㄧ族永不受侵犯』說出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言靈,我願意用一切作代價,只求願望得以實現。


米納斯坦利亞,讓我離開吧!我是一個不稱職的主人,拖累了你對不起!扣下了板機、閉上了雙眼。


為甚麼黑暗不被一般人接受?


為甚麼平凡的生活總是一在的被人摧毀?


在多的問題,也沒有解答,回應我的直是一片永恆的黑暗。


只不過,兩道一黑一白的身影,在槍響結束後帶走了褚冥漾的身體,留下了各懷心思的眾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3 19:30:0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星剛剛先看黎明錄
然後才依照大大的指示過來。
小星兩邊都收藏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3 19:34:1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塵星嵐 於 2013-7-13 20:27 編輯

第二章.似曾相似

不知為何  心裡閃過一絲抓不住若有似無的感覺
讓我感到如此熟悉  那似曾相似的身影令我無法放下
                                                                              By修伊斯

一陣微風吹過,再一個沒甚麼人的火車站裡,站著一名少年。,


微風勾起如大海般湛藍的髮絲,那張空靈細緻的臉龐,吸引了無數人的目光,並配上一雙祖母綠色的瞳孔、和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連路過的行人都忍不住多瞧個幾眼。


但,那只是一切只是一個完美般的假象,事實上………


*                     *                    *                    *


幹!那個死老太婆,竟然叫我來讀書,而且連拒絕的機會也沒有。抱怨到這,我都忘了要先自我介紹


我叫修伊斯今年應該二十歲吧?因為我沒有十八歲以前的記憶,所以並不太記得自己的年紀,就算這只一個基本常識。


說來也奇怪,如同上面所說的沒有記憶,卻把上輩子的事情記的清清楚楚的。就像我前世是一名聖騎士,第39代的暴風騎士和一些零零總總。


不過這並不重要,因為重點不再這。


我還記得兩年多前,一睜開眼睛時,眼前的人分別是我的老師、太陽騎士長、審判騎士長、魔獄騎士長、艾洛哥和珍萼。


他們沒有說甚麼,是確認完我的身體狀況後,要我好好的休息,一副欲言又欲止的模樣。反正不肯說就算了,也沒有太過於在意。


一切都是那麼的美好,直到某一天的下午那傢伙找上為止。


一個被我畫入逼不得已不見面的拒絕往來戶,不請自來的找上門來


「你來做甚麼?魔獄騎士長又不在」我看像眼前穿著粉紅色和服的年紀約14歲,實際上卻是一個千年老妖的小女孩,不客氣的問。


「我才不是要找羅蘭呢!我是要找你!」偽蘿莉手搖著扇子,笑的一臉詭異。


「找我?!」通常,不!是絕對沒啥好事,心中的警鈴一直狂響。根據太陽騎士格里西亞老師說過絕對不要答應她任何事


「我可是看你無聊想讓你來我們的學校來讀呢?格里西亞已經同意囉!」那抹笑容只想讓我揮一拳過去


「可以拒絕嗎?」我面無表情的問。


「不可以唷!如果拒絕的話,會被詛咒一輩子。」身為無殿的───扇,也是魔獄騎士長上輩子的巫妖粉紅,說出了澆息我心中火焰的一段話。


「為甚麼?」我冷冷的問,地板似乎已經有開始結冰的趨勢。


「因為你就不會無聊啦而且入學手續已經辦好進校門,記得去原世界撞火車,剩下的全部都寫在這裡面。」因為這才能讓他們再度見面,已經過了兩年,這是扇尚未說出口的真正原因。


修看向已經消失的方向,只剩一疊厚重的資料,暗暗地嘆了一口氣,事到如今也只好去報到了。


這也說明未何我為何ㄧ個人會獨自的出現在火車站旁。


*                     *                    *                    *


打開一瓶咖啡,我看了手錶。時間剛過五分鐘,閉上眼睛稍作休息。


突然一道細微的氣息出現在後方,掛上一抹微笑,看看來的人究竟是誰?


那人似乎有些愣住了,不過隨即便恢復正常。


「請問你是?」保持著禮貌的語氣,打量對方一下。應該是亞洲人,留著一束墨黑的馬尾、一雙紫金色的瞳孔、並穿一身和眼睛同色系得長袍。


「我只是你的臨時帶導人,我的朋友才是,只不過他剛好有事,所以託我來帶。」那人一臉和善的說「我叫藥寺師夏碎,可以叫我夏碎就好了。大你一歲,不過因為有些事,所以和你在同一班。」不知為何心理有一絲奇妙的感覺生在心頭。


「很高興認識你,我的名字叫修,還請多指教。」沒有報上全名,因為名字是一種很強的言靈,所以我不太常使用。


「那火車快來了!等等記得和我去撞火車。」在剛剛夏碎好像要開口,卻又停住改換別的話題。


等待的過程中,我在一次的哀怨我未何要來原世界報到,一張傳送陣不是一下就到了嗎?幹嘛那麼麻煩。


正當我在心中抱怨時,夏碎突然喊了一聲火車來了,便拉著我往前衝。


下一秒,原本的火車站的場景轉換成Atlantis的大門,兩旁還有高大筆直的精靈守衛靜靜的站在一旁,非常的有氣勢。


「走吧!否則報到時間就快結束了。」夏碎出聲提醒我,好心的說。


「夏碎,你知道現在幾點嗎?」正想抬頭尋找時鐘的蹤影,夏碎還來不及阻止,我的視線便與時鐘四目交接。


「別看!」夏碎無奈的嘆一口氣,把剩下的話講完「時鐘喜歡被人看,所以會靠的更近讓人看的更清楚。」


也就是說…….時鐘已經掉到地面,又爬起來,看起來好像想朝我衝過來壓扁。


夏碎站在一旁一副看好戲的樣子,完全沒有幫忙的意思。我好歹也是新生,你這樣做是對的嗎?不過重點麻煩我也不放在眼裡,連召喚幻武都沒必要,只需一點的凶狠就行了。


「滾!」銳利的眼神,加上冰冷的口氣,就連鬼族也要後退好幾步。對我來說著才是我最原本的樣子。那個鐘便不敢再向前任一步了。


「能夠單用眼神就把時鐘逼回去的,你是我看過第二個。」夏碎的語氣透露出一絲讚賞,眼前著學弟絕對不是甚麼普通人,就不之為何登記成原世界的新生。

夏碎對依各剛見面的學弟感到極深的興趣,或許是和那名如何水般清澈的孩子有關吧。夏碎打定主意回去之後拜託情報般的弟弟查查他的資料。


「那第一位呢?」擺出好奇的臉色,我看著夏碎想知道究竟是誰。


「你的帶導學長也是我的搭檔---冰炎。」夏碎收起差點恍神的思緒一如之前的語氣回答對方,這學弟的實力讓自己感到非常的有興趣。


「剛剛被你趕跑的時鐘,是學校董事帶來的罕見活時鐘。」在這之前夏碎還是盡好帶導人的職責向修介紹。


好樣的那死老太婆,整我不夠,連學院裡的學生也要,難怪她要我來學院就讀,分明是要看我出糗

*                      *                     *                     *

就在我心裡默默的問候扇一番時,我們也在一對正方形物體中找到正確的教室,但當看到教室的牌子寫著1-C我只能徹底無言了。


「進去就是你的教室,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到2-A找我。」夏碎像似沒有看到我的表情自顧自的說,我看他好像有事情要處理的樣子,便不耽誤地向他道謝後便進去。


當我走進教室,我聽到一陣驚訝的聲息,而我並沒有去理會。

「你就是新生吧!上來自我介紹。」一個很高的男人,外型有點粗獷,是一各外國黑人。但最引人注目的是那顆刺上奇怪的黑色圖騰,身上穿著象徵公會最高地位的黑袍,就我看來他比較像黑社會的老大,原來他就是班導。


「修,一年級新生。」簡短的說完,便直接站在那裡動也不動,因為我討厭講廢話。


班導顯然很意外我只講短短的幾個字,導致他不知該如何接下去。


「那就歡迎我們有新生加入。」尷尬過後班導馬上把話接下去「修,你就去坐在米可蕥旁邊,米可蕥舉一下手讓新同學知道位置。」


話才剛說完,一個帶著黑框眼鏡黑髮黑眼的少年站起身,眼神銳利的看向班導「不可以。」


「雪野小朋友,為何不可以?」班導不意外的神態,像似早就預料到悠閒的開口。


「你明知道到!」黑髮少年拳頭握緊厲聲的質問,在我看來他像是在自責,用來武裝自己的心思。


「你一直眷戀過去的事物,不是他所樂意看到的。」說來也奇怪,班導一說完這段話時,黑髮少年竟然不發一語坐下來,原先的氣場被收的乾乾淨淨,像似甚麼也沒發生過。


這個班級有很大的問題,一幕幕都被我盡收在眼底,務必要找個人來好好問問。


「修,還不快去。」班導開口才點醒我,快步的走向座位。


整堂課都很順利,除了背後一直有一股很銳利的視線掃過來外,都沒有甚麼太大的問題。


「下課!」班導一宣佈下課,大部分的學生爭先恐後的跑出去,獨獨剩下少數還停留在教室。


「同學,很高興認識你。我叫米可蕥,也可以叫我喵喵。」金卷髮的女孩帶著可愛的的笑容像我打招呼,我輕輕的點頭表示回應。


「我叫雪野千冬歲,剛剛上課的是我很抱歉。」黑髮少年在米可蕥眼神的示意下才不情願的開口。


「沒關西。」我不在意的開口。老實說,如果他不講,我早就不記得有這回事。


就在我們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時,門無預警的打開了,走進來一個人。


他留著一頭如月亮般銀白的頭髮直到腰部,額邊挑染著一束像血一樣的殷紅。那張舉世無雙的臉孔,散發著傲人的王族氣息,銳利的紅眼,彷彿可以看穿世間的一切。身上穿的更是代表有著絕對實力的黑袍。


「我們是不是在哪有見過面?」而我卻在來不及反應時已經脫口而出,這是我第一次有如此強烈的感覺。


那名男子沉默一下才開口「我想你看錯了,我並沒見過你。」


「是我誤認了,不好意思造成你的困惱!」我心裡還是揚起一股淡淡的失落感,期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我重新介紹一次,我是你這一個月的帶導人,冰炎。叫我冰炎就好了,不要加上學長。」冰炎搖搖手表示不在意的說。


「那冰炎殿下呢?」揚起一抹平常不太會出現的燦笑,眼中卻毫無笑意的問。


「我記的夏說過,你是從原世界來的。按照常理來說,你應該不會知道那麼多。」冰炎頓一下,一把中國是的銀色長槍,上頭用血般的紅印刻著許多圖騰與詭異的咒文,正抵在我的脖子前方。「你有甚麼目地?」


無視於眼前的長槍,縱使覺得有一點眼熟,我氣神閒的說「冰炎殿下,你想太多,來學校不就是為了讀書。至於我是誰,時候到了或許就會知道!」


我的視線與冰炎的紅眼瞬間對上,正無聲的比起雙方的氣勢。下秒卻由一個人打斷我們的”視線交流”。


「冰炎學長,修剛剛有提他想住宿。可以帶他去肯爾塔嗎?」插嘴的人是千冬歲,他習慣性的推推眼鏡,但語氣卻透露出一絲的緊張。


我有說過我要住宿嗎?挑眉看向千冬歲,他說這段話的用意,我大概也猜的一大半。算了就照他的台階下吧,收起視線,我點頭默認。


「那好,你就跟我走。」冰炎說完掉頭就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7-13 19:38:0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章. 不平凡的生活


夏天的艷陽,如火焰般的炙熱
冬天的星空,如微風般的溫和
當夏天的雨水落入冬天的夜晚
正如黑暗落入塵世,光明陷入渾沌
是多麼的相反又相似


下課以後學長和我到一個五光四射的建築物,根據學長介紹這是學院的行政中心,負責辦理學院事務。


一路上我們兩個都沒有講話,氣氛十分尷尬,就在我想說點什麼話題時,學長的腳步停住「到了!」


我抬起頭順著學長的視線看過去,前方站著一位精靈,是一名有著淡金色長髮和雙幽綠色的眼睛身上散發著微光的精靈。


那名精靈似乎是發現了我們,朝我們走向前,對學長微微的鞠躬[亞殿下,很少能看到您親自前來不知道有何事,需要我為您代勞嗎?]精靈說話時分饒舌,不過比起殿下,這種程度不算什麼。


「賽塔,這是臣要給你的東西,還有旁邊這位需要住宿,還有空房嗎?」學長掏出一個包裹對著名叫賽塔的精靈說著。


「修,這位是賽塔蘿琳,光神的貓眼,負責管理宿舍」學長替我介紹著「賽塔,他是從原世界來的新生,修」我看向他,不知為何像是曾經在哪見過他。


「年輕的學生很高興認識您」賽塔微微的和我點頭,我也跟著回禮。


「不過亞殿下,棘館已經沒有空房了只剩黑館還有一間空房,不過要看亞殿下的意願」賽塔露出有些為難的表情看向學長。


「修,來黑館好了,不然上課會不方便」學長直接和賽塔說。


「可是學長...那是可是黑館,我住進去真的沒關係嗎?」而且我隱約覺得那房間好像對學長來說很重要。


「沒差,反正你不是第一個住進來的」學長絲毫不在意的說。


「殿下說的沒錯,而且您有一天也會考上黑袍不是嗎?」賽塔露出一個溫和的微笑,像似鼓勵一樣的對我說。


「好吧!」我也只好答應了,其實我是有實力去參加黑袍考試,只是我不想考罷了,我對當廉價勞工沒半點興趣。


「就這麼決定了,今天你就去把東西搬過來。」學長直接了當的拍板定案了


~~~~~~~~~~~~~~~~~~~~~~~~~~

之後走出了肯爾塔,冰炎說[等會我要和夏碎去原世界處理任務,順便帶你回去]


「等你熟練了這世界也可以去接幾個任務打工。」冰炎邊走邊講,淡淡的解釋著


「冰炎,修。」夏碎在遠處看到兩人,朝他們走去。


「修,你也要一起來嗎?」夏碎看到他的學弟馬上就了解狀況。


「恩,先讓他回去整理行李,明天就讓他搬來黑館住。」冰炎像是想到什麼,目光凝視著遠方。


「決定放下了嗎?」夏碎像似領悟到了,卻還是帶著一些的不確定問著。


「很早前就該放下了,那天我們都清楚的看見了,不是嗎?」冰炎反問,那一天他不會看錯的,子彈在他面前打中了"他"的頭。


「學長,你還好嗎?」他的學弟有些擔憂的問。


「不,沒事,這給你鎖定好位置就可以到了。」他打斷了學弟。


時間是必然性的,就算人不在了,彼此的路程還是會走下去。



接過冰炎丟過來的傳送水晶,修動作俐落的設定完畢,速度快到夏碎不禁感到奇怪,看向冰炎,冰炎只是搖搖他,要他先不要講。


「學長,好了,然後呢?」修抬起頭,完全沒有注意到,學長無聲的交談。


「這樣就可以了。」冰炎拿了回來低聲念了一段咒語,下一秒就來到了一棟雄偉壯觀的別墅,冰炎有些驚訝,明明修的家很富有,為何還要學校住宿?畢竟這離學校的火車站也不遠。


「夏碎學長、冰炎學長,請進。」在冰炎思考的這段時間修已經打開了大門,請他們進去。


冰炎打量著四周,沒有絲毫的生氣,氣場一直轉換著,阻擋他的探察。


「夏碎學長,你們先隨便坐,我去端茶水。」修說完後就走進去。


冰炎一看到修進去,就看向自家搭檔「這裡很怪,氣息很不正常的一直轉換著阻擋著我探察。」他皺了眉頭,這種情況在守世界也不罕見。


「冰炎,修應該不是從原世界出生的吧?」夏碎看著他的黑袍搭檔。


「絕對不是,基本上從原世界來到學院的人表情不肯能那麼鎮定,除非他是面癱。」冰炎冷哼了一聲,就像那個笨蛋一樣,總是喜歡大驚小怪。


「那他這樣隱藏氣息有什麼目的?」夏碎有些擔心要是有什麼目的,發生什麼事誰也不知道。


「反正就是小心點,不用擔心那麼多。」冰炎覺得那抹身影很像一個人,但他卻怎麼樣也想不起來。


「學長,這是我泡的茶喝喝看。」修端了三杯茶放在桌上。


「修,你都一個人住在這裡嗎?」夏碎學長像是不經意一般的隨口一問。


停了幾秒鐘,修思考著該從何說起「老實說,這是我師父的房子。」


「你不和家人一起住嗎?」冰炎反射性的脫口而出,聽到這個問題原本已經平復的心情,雖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他始終無法釋懷。


「抱歉。」察覺到自己太唐突了冰炎馬上道歉。


[沒關係,在我五歲時,我的父母把我帶到這,告訴我,這裡就是我的家,不能再回去,那時我的年紀很小,完全無法理解,為什麼,只有我不能待在家裡,其他兄弟姊妹卻都可以待在家裡]一道過往隨著平淡的語氣,緩緩道出。


「我甚至羨慕其他孤兒,他們至少還有幾千幾萬個如果可以想像,我卻沒有,不過幸好我還有師父,還有其他朋友,那些過去已經沒有像年幼時那麼在意了。」修眼神有些呆滯,原本已經快忘記的過往,因為一個問題而又一一浮現腦海。


冰炎沉默不已,一個看似平凡的少年,卻有著極為相似又極為相反的遭遇,雖然他的父母也沒有陪伴他,但卻知道是很愛他的,但修卻...


「你沒有回去問你父母原因嗎?」夏碎小心翼翼的問,深怕會傷到眼前的學弟


「沒有,反正也不重要了。」閉上眼睛,修不想讓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學長那件事已經很久了,我早就不在意了。」漾起一抹牽強微笑,再度強裝絲毫不在意的說


「是不在意,還是習慣了?」冰炎問口氣沒有半分要讓對方逃避的意思。


「都是吧!」修嘆了一口氣回答。


「修,你就先把東西收好,我和冰炎去出個任務等會再回來接你。」夏碎打破了過於寂靜的氣氛,順便丟一個眼神給冰炎。


「兩位學長慢走。」修掛著一抹淺笑的說。


「等會再回來!」丟下這句話冰炎和夏碎打開傳送陣隨著銀光消失


而當人都離開時,修原本烔烔有神的湛藍雙眼,頓時像洩了氣的氣球,喃喃自語的說「你為什麼忘記我了?」


一片沉寂是無聲的回應,就像風一樣來無影去無蹤默默消逝在世界的角落。


~~~~~~~~~~~~~~~~~~~~~~~~~~~


閉上眼,時間或許過了很久,也可能只有短短的幾秒,我並不在乎。


因為自從我進到學校以後,從認識學長到看見學校的一景一物都有種莫名的熟悉感,像是早該屬於這裡。


冥冥之中,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只要一直待在這裡,或許就可以找到那塊遺失的記憶
就在我思考著該如何找回記憶時,一道非常強烈的法術波動和一股濃重的鬼族氣息傳了過來,等一下,學長他們好像在出任務


我睜開眼睛,那種讓人打從心底厭惡的氣息,絕對是鬼王的七大高手,會出事的


但我這樣出現絕對會被發現,那我和平的日子就會泡湯了啊啊啊啊啊!!


噢對,還有這可以試試。


我彈了下手指,身上的制服瞬間變成黑色勁裝,上面只有銀色的圖騰


另外藍色的髮尾也從底部開始呈現墨黑,兩旁挑染成如銀月般的銀色,最後從桌上拿了一付眼罩就大功告成


不耽誤任何一秒,我馬上尋著氣息到了現場,兩抹黑色影子與紫色影子站在前方,在他們對面的是鬼王第一高手---安地爾。


「你到底想做什麼?」學長看著眼前的鬼王高手冷冷的說


「只是最近有點無聊想找點樂子玩玩罷了,放心我現在不想和你打。」安地爾無視眼前快要實體化的的怒氣悠閒的說。


我看見學長的拳頭緊握,原本就是血紅色的雙眼,看起來更就銳利暗沉。


「哼!」學長沒有在多說廢話,直接舉起烽雲凋戈,朝安地爾的方向刺去。在一旁的夏碎也沒有歇著,手中早已緊握著血黑色的長鞭,尋找著最佳的攻擊位置。


「你的身體不是最佳狀態,還想和我打,難不成相同的情況想再上演一次?這樣可是會辜負那為小朋友的苦心喔!」安地爾好整以暇的擋住長槍和鞭子。


「住口!」學長低吼,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學長那麼生氣的樣子,安地爾口中的那件事,和那個小朋友到底是什麼?


不過答案都可以等,但學長的身體不能等了,他的身上出現紅銀色的圖騰,而四周的地板結了一層層的冰,冰裡還閃著熊熊烈火。


看到著情景我只知道在不處理會有生命危險,”屬性失衡”我的腦袋只浮現這四個字。


我沒有在猶豫繞道安地爾的後面,把自己的幻武默默的叫出來化為鐵甲,準備給他致命的一擊。


悄悄的走到後方六點鐘的位置,舉起早已凝聚的冰屬性,就在這一秒所有動作一氣呵成


在場每個人都被突如其來的轉變給呆住了,我也趁機轉站在學長正前方觀察起安地爾的傷勢。


不塊是鬼王第一高手,要是換做別人,早就去安息之地報到了,他竟然只有吐血,果然是千年老妖怪。


「你下毒!」安地爾臉色凝重的說。

「算你聰明,我的冰裡都有,所謂的以毒攻毒。」挑起一抹冷笑對鬼王高手說。


「你到底是誰?」安地爾下一秒又恢復鎮定,只是早已蒼白的臉隱藏不了什麼。


「公會黑袍---冥。」雖然說沒有去考,但那死偽正太還是硬把黑袍資格塞給我連考試都省了,直接強迫中獎。


「地獄修羅」學長到出了一個我在公會最人人皆知的稱號。


一陣冷風吹過,吹走了許多落葉,卻吹不走他們的心事,相同的地點,不同的道路,最終交錯在一起,導致相同的結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3 19:47:0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

之前有其他的文嗎?

是重新打這幾篇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3 19:56:34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不好意思,
是「修伊斯」不是「伊修斯」啊!
小星想說看了半天看不懂是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3 20:46:5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還會更文嗎??

說真的...我一開始以為是暴風,原來是修伊斯啊!!

所以大大比較喜歡修伊斯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7-14 09:52:3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詭異的笑容)
您今天會更文吧?
小星明天要開始上暑輔了,
因此之後都得半夜偷偷用手機來看文,
希望大大今天會更文!((謎:妳暑輔干別人屁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3 22:40:0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4章 冥


「沒錯。」冥冷冷的說,冰炎有些無語,剛剛一瞬間就把令他老是頭痛的人物打成重傷,卻比他還年輕。


地獄修羅在公會十分的有名是一兩年前崛起的風雲人物,就算是他也沒看過本人只聽過風聲,沒想到他那麼年輕。


「你不殺我?」鬼王高手不解的看像冥。


「你的命核不存在你的身體怎麼殺?」再度挑起一個近乎零度笑容他反問。


語畢他看到安地爾的表情變了,不過為什麼冥那麼了解安地爾的一切。


「看來我沒有勝算。」安地爾還是一樣微笑,彷彿剛剛微妙的臉部變化,只是眼前的人眼花而已。


「是從來沒有。」冰炎冰冷的聲音響起,毫不遲疑,抄起長槍就往對方的掃去。


「那就下次吧!」安地爾說完,正打算要走時突然回身朝他和夏碎射數十支的黑針。


『冰之翼,水之盾,冰與水交綴,現』冰炎急忙換出護盾擋住他和夏碎。


「夏,後面。」他趕緊提醒他的紫袍搭檔,不過夏碎卻來不及反應手臂硬生生的擋下。


「可惡,爆火隨我思想化為退敵所用。」銀光一閃,冰炎聽到一聲爆炸聲後就沒有動靜。


他沒有在去理會外面的事情,他看見夏碎的手,逐漸變成黑色,三年前的鬼族大戰夏碎還沒有完全恢復卻又受這種傷,他有預感某兄控一定會發飆的。


他打算用轉移術利用精靈的體質來淨化,正當他要開始行動時...


「住手,你打算去見精靈主神嗎?」冥站在他身後打斷了正要動手的自己。


冥只是把手默默的放在在夏碎的手上,滴聲的念了幾句他聽不懂的咒語,才看向他「下次要這樣做前,先想想要是你出事了那些深愛你的人會怎麼樣好嗎?」聲音不會很大,冰炎卻聽的一清二楚。


「對不起。」冰炎悶悶的說,他想到帶有溫柔笑容的學弟再他消失前,一度露出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美麗卻令他心碎。


他雖然膽小卻不易掉淚,在那時卻為了自己而哭了...


「唉!」冰炎聽到一陣嘆息,他知道是誰,但他不知道他對方為何嘆息。


「你先帶紫袍回去學校醫療班,我幫你回報任務。」冥語氣毫無起伏的對他說。


冰炎點點頭,並開啟了一個金色傳送陣準備離開時,卻聽到耳邊傳來一句話。

,他想回頭卻以空無一人,依稀只聽見”颯彌亞、藥寺師夏碎以言之靈,語之誓,在傷還沒好以前,陷入最深的沉睡”沒有思考太多他已陷入沉沉的睡眠。



留言多ㄧ點的話,第四章下半段三天後就會發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