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伊塵星嵐

[同人文] 特傳X吾命 在那之後 2020.02.13 冰漾是真的!開了新腦洞隨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10-28 06:39:56 | 顯示全部樓層
修伊斯不就爽死了?
他哥哥是艾洛的話他一定很開心吧?(看吾命39的推測。
稜星 發表於 2013-10-27 21:18

同感!凡里卡知道了應該會吃醋吃到死吧!
還是凡里卡就是惡靈學院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3 14:51:02 | 顯示全部樓層
第9章-惡靈初戰

心裡的思念 從不是三言兩語就可以道盡的
有如¬山谷一般綿延不絕 有如河水一般川流不息
不去猜測  不去妄想  只怕到頭來是一場空
究竟何時你才肯回到我的身邊?              _冰炎



已經開始了,冰炎看著自家學弟上場,絲毫不退縮甚至有些興奮,和當年的褚未免也差太多。

「冰炎,你現在是不是在想修和褚差太多」夏碎像是看好戲的說。

「哼!」冰炎沒有說話,但也默認。
「修學弟很強,至少有黑袍的實力,那次我和他對打時,他感覺有收斂許多」阿利斯安也說出自己的感
覺。

「他絕對是漾,那雙眼睛,還有之前在學校的笑容,那絕對是不會錯的」西瑞十分堅持自己的意見。

「還沒有證據不能隨便去下定論,當年誰也不敢肯定褚是被誰帶走」冰炎閉上了眼睛,淡淡的說。

「冰炎,如果修是褚你會怎麼做?」夏碎認真的問。

「和他說清楚,絕對不會再讓他逃避了」冰炎毫無起伏的說,眼神卻透露出一股無比的瘋狂。

「那就先預祝學弟成功」阿利斯安如此期望著,冰炎也只是點點頭當做回應,變把目光移向比賽。

~~~~~~~~~~~~~~~~~~~~~~~~~~~~~~~~~~~~~~~~~~~~~~~~~~~~~~~~

「惡靈學院與Atlantis學院的第一場預賽,正式開始」一到充滿活力的聲音,讓原本死寂的會場,充滿
了活力的叫喊聲,傳遍了整個會場。

「我是播導員蓮依那,歡迎各位前來參加七陵學院的第一場預賽,機智問答,請雙方各派一位選手」比賽場地升起一位金髮碧眼的少女有著一雙尖尖的耳朵,正手把著麥克風,試圖炒熱氣氛。

惡靈學院立刻走出一名全身都試金屬吊飾,五官有著深刻的輪廓,似乎是獸族,一件紫色大衣隨風飄
揚。

冰炎看著修伊斯慢慢的走出來,穿著一件極短的皮外套,白色長衣裹著皮帶,他們第一次見面時也是相同的服裝,不同的是大腿以下是一雙金屬製成的鐵甲,一頭如大海般的藍色髮絲在陽光下散著耀眼的光
芒。

「第一題,千年前的精靈大戰,領軍的是冰之牙精靈的三王子殿下,除此之外還有其四位將軍,請問那
四位的稱為為何?請做答」出乎意外的這次並沒有題目卡,大概是為了預防透視吧,也因此選手只能靠
著真本事做答了。

「冰炎你知道這題的答案嗎?」夏碎帶著好奇的語氣詢問,或許答案對自己並不怎麼地重要,只是想多了解友人的過往。

「我從未聽聞父親講過這些事,就算是黑史也沒有相關的記載」冰炎搖搖頭,有些疑惑的說連自己都不
知道,台上的兩人又怎麼會回答。

果然惡靈的代表一臉茫然,想要透視卻沒有答案,只能乾瞪著修伊斯。

修伊斯一反悠閒樣,似乎是在思考答案,現場就這樣的陷入一片寂靜。

「日炎,幻月,泫冰...影夜」修緩緩的念出,念到最後還不自然的停頓了許久,口氣滿滿的不確定。

「正確答案」蓮依那滿臉笑容的說。

「學弟答對了」阿利斯安愣了一下,看向冰炎說。

「修是從哪知道的?」夏碎也和阿斯利安有同樣的表情,連冰炎都不知道的東西,竟然就這樣被修輕易
的說出來。

「用心音,修去聆聽蓮依的心聲」冰炎忽然的說,原來修也和光影村有所交易,露出以抹淺淺的笑,他想。

「處罰開始」精靈的笑容有著幾絲邪惡,像是惡作劇成功的對一臉黑線的惡靈選手說。
百把刀子,透著銀色的危險光芒朝紫袍飛去,本來的慌亂也消失得一乾二淨,便立刻拔刀衝向修。

修不慌不忙著只是一個箭步就消失在原地,一瞬間傳來一到金屬撞擊清脆的聲音。

他腳上的鐵甲和紫袍的刀相撞,產出一道光芒

只見修伊斯在下一秒馬上轉換攻擊方式,使用連續技令對手來不及反應,紫袍的腳下浮現出一個深紫色
的法陣,原本如磁鐵般緊追在紫袍身後的大刀頓時消失了蹤跡。

修伊斯看到後便停下攻擊,看向裁判像是再確認什麼似的直直的站在那裡,動也不動。

就在紫袍忍不住要偷襲時,他開口了「第二題.守世界歷893年,三.蒼之雪,四.那爾斯,五.巡司首領,

六.王族,七.光之天使,八.殊那律恩惡鬼王,九.羅希利亞,十.魔皇陛下」隨著答案一個個念出,觀眾席原本的吵雜的聲音也轉為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到蓮依身上。

蓮依一臉迷茫,呆愣了一秒,才慢吞吞的說「全部正解!」語畢觀眾席抱出一陣熱烈的喝采聲。

修伊斯看向惡靈學院的選手,露一個過度燦爛的"危"笑「請好好享用九百把刀吧!」說完就要走回休息室,完過沒幾秒他身後就傳來「Atlasntis學院第一場比賽獲勝」的宣判聲和陣陣的歡呼。

- - - -
「我贏了!」我回到休息室後馬上和冰炎說。

「我知道」冰炎只是點點頭回應道。

「修,你剛剛是用心音去知道答案的嗎?」夏碎帶著一面白色為底和緋紅色圖騰的面具問。

「嗯,不過有點難讀到我花了一些時間再確認」我點點頭剛才蓮依的心聲廢話挺多的答案總是一下下就
消失,害我等超久。

我走到椅子旁邊把袖子捲起來,是一道怵目驚心的血紅,可惡,還是沒有躲過,我有些氣惱的想。

「什麼時候被傷到的?」西瑞本來再一旁睡覺一看到我受傷,就馬上跳起來緊盯著我的手瞧。

「武器碰撞的瞬間,那個紫袍扔了十多把暗器過來」我一邊說一邊從口帶翻出玫瑰手珠,有些心痛的捏碎,這可是我拜託好久才肯給我一串,先前已經給冰炎和夏碎用掉兩顆,至少也要撐到太陽騎士長回來才行。

果然在治癒之光下,傷口在肉眼可看見的速度下快速修復,沒一回兒就完好如初了。

「這不是醫療班的東西」冰炎微瞇著眼睛看著剩下的珠子。

「我師父的朋友給我的」聳聳肩我這樣說,看來冰炎已經忘記那天的事。

「修,那群垃圾竟然敢把你給弄傷,等等本大爺去給他們打的連狗都不如」看到我沒事後西瑞十分的憤怒,似乎想把那名紫袍弄的生不如死,我倒是很高興有人這樣關心我,但是比賽期間禁止攻擊選手,而且.....

「西瑞沒關係拉,他傷我之後我也回送他一份大禮了」那份禮物的內容可說是非常精彩。

「什麼樣的大禮?」阿利感興趣的問。

「也沒什麼只是急凍系的魔法中加入一點會麻痺神經的詛咒而已」沒告訴他們的是雖然會造成行動上的
癱瘓但也只有鳳凰族的上位者出馬,才能治療這種凍傷和詛咒。

「那就算了」冰炎聽完後就阻止了西瑞的復仇行動。

「對了冰炎下場誰要去?」夏碎收起玩笑的態度稍為正經的問冰炎。

「我和夏碎上場好了」沉吟一下冰炎說。

「那我呢?」西瑞有些失望的說,我猜他一定想下去大幹惡靈學院一場。

「不行,惡靈學院有一個黑袍一定會上場」冰炎慢條斯理的說。

「好吧」西瑞知道抗拒無效,只好垂頭喪氣的坐在沙發上。

- - - - - -

「他們上場了」半個鐘頭後冰炎上場,我看著窗戶十分的無聊就著阿利說「我先出去晃晃」

「你不看學弟他們的比賽嗎?」一同觀看的阿利這樣問我。

「我去別的地方看就好了,等會就回來」說完我就馬上離開,以免有隻雞會巴著我不放,天知道他為什
麼會那麼愛黏著我不放。

走在充滿陽光的走廊一邊想著要做什麼才好呢?

啊!就突然有個人撞上我,兩人一同跌坐在地板。

「不好意思,我剛剛沒看到你」那人趕緊把我扶起來對我道歉。

「沒關係...伊多!」沒想到那人竟然會是伊多我大喊。

「我不是伊多,他是我大哥,我是雷多」他顯然也受到不少驚嚇。

「我可以去見伊多嗎?我是他朋友」既然伊多來了我就去找他聊天。

「好啊,不過一身上有一個包我幫你治療」雷多十分樂心的說,雖然頭上的傷也是他弄出來的。

我只看見他把手覆蓋上面低聲念了一些咒語,感到一陣溫暖手拿開,傷口也跟著復原。

「好多了吧,請跟我走」雷多對著我笑著說,我才發現他臉上一直掛著笑容。

過沒多久,我們就來到了亞里斯學院代表的休息室門前。

「進來吧!」打開門,雷多率先走進去,我也只好跟著走。

才剛進去就聽到另一到和雷多差不多的聲音,只是多一絲的怒氣說「你怎麼又受傷了,你到底在搞什麼
鬼?」聲音的主人是一個和雷多長的一模一樣最大差別的只在於髮型的妖精,並一臉神經壞死加顏面神
經失調而已。

「本來我是要去找西瑞,但撞到一個人,他說認識大哥我就帶他來了」用手指著我雷多說。

「修!」原本悠閒的坐在椅子上看書,伊多霍然起身瞪大眼睛看向我。

* * * * * *

看到大大的留言某嵐超級高興的,所以提早更新了

終於要進入主線劇情啦,修與漾漾的過去也會開始水落石出,學長的心意也會慢慢的出現,那段空白的過往也會跟著出現~~~

看到這裡的大大一定要記得留言喔,謝謝各位的支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 17:02:4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是頭香~~
終於要進入主線劇情了!(握拳
我突然發現修也滿邪惡的
為什麼修會認識伊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3 19:42:46 | 顯示全部樓層
修伊斯的性格真是惡劣到不行啊…
明明在39番外裡是個單純的兄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7 01:58: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黃翎 於 2013-11-8 00:32 編輯

愛文~
喜歡大大的文

伸手~

下一篇~~~

更文!!  更文

更文~~
大大都哪時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0 13:29:21 | 顯示全部樓層
伊多…小星最愛他了啦!
伏筆一連串的「拔」出來了呢!
快更新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0 20:35: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塵星嵐 於 2013-11-10 20:36 編輯

第10章 預言 驗證

「Hi!」我揚起手和他打招呼。

「你怎麼會在這?」伊多的問句和愛德兒沒什麼差別。

「我是Atlartis學院的代表選手」我十分無奈的重說一次,怎麼最近老是在做一樣的事。

「原來如此」伊多的反應和我想的不太一樣,他露出一種像是了然的表情,他知道什麼?

「難怪希最近脾氣比較暴躁」伊多又補充一句話,附帶一提希是我的師父也是第38代暴風騎士希歐˙暴
風,而且和伊多是青梅竹馬兼現任搭檔。

(這種情況我也只能傻笑,雖然老師平常都很好相處,但只要生氣到一個極限,報復也是很恐怖的)

「這兩位是你弟弟吧?你好我叫修,請問另一位大名是?」看向另一位始終緊繃著臉的人。

「雅多˙葛蘭多,水之妖精」雅多伸出單手和我握手。

「很高興認識你」我這樣回答。

「我叫雷多˙葛蘭多,和他是雙胞胎」雷多抱著雅多重新自我介紹一次,我點點頭表示理解。

「雷多,雅多你們可以幫我去向主辦中心辦理獲勝的手續嗎?我要單獨和修談談」伊多開口溫和的對雙子說道,有事和我談是什麼事必須把兩人支開才能和我說?

「我知道了」雅多說完還若有似無的看我一眼,便抓著雷多的後領迅速的離開,還順手把門帶上。

「伊多有什麼是只能和我談?老師他們有事交代嗎?」我疑惑的問。

「不,不是希,是你,我從水鏡中看到有關於你的預言,所以想先告訴你」伊多搖搖頭,很認真的對我
說。

「關於我?」該不會是好的不靈壞的靈,我因該不會那麼衰吧?

「恩,雖然不是很完整,但也許也會改變許多事情,希望你可以記住這段預言」我點頭表示理解等他說下去。


伊多輕輕的開口,那語調像山谷般的神秘,又有些許的熟悉感讓人不想清醒。

【片斷的記憶,在湖水中逐漸蔓延

   破碎的心願,由風傳進彼岸的心頭

   虛無的時間,宣告逐漸歸零的數字

     鬼族的陰謀,獄界的戰火
     
     掀起一場名為末日的風暴

     世界之黑與白將再度聯手

     不同道路的同伴在此歸一

  是開端也是終結,世界的齒輪重新轉動】

「你有一部分的記憶被封印住,這非常有可能和即將形成的陰謀有關,是相當大的關鍵」伊多說完這段
話當作是結尾。

「記憶嗎?」我細細想,逃避了許多年,最終還是要面對,我苦笑一下,陷入一段沉默。


- - -


稍早離去的雷多和雅多,早早的處理完自家大哥交代事,本來想回去但可慮到伊多和修再談事情,不方
便打擾,所以和雷多正在外頭閒逛。

「我們去找西瑞好不好?」閒人一號,雷多提議。

沉默了一會雅多出乎意料的同意「好」

「YA!那就快走吧!」雷多有點驚訝不過還是把他拉去目的地。

「九瀾先生,提爾先生,紫袍巡司」雅多在一次的驚呼一些不太會出現的也出現在這。

「水妖精雙子,你們來也好就不用再去多叫一次」九瀾看了他們一眼下的這樣的評論。

「伊多沒來嗎?」冰炎問順便看向剛來的兩人。

「大哥和修在聊點事情,所以我們就不打擾」雷多回答,順便再多看一眼多出來的人。

「修小朋友認識伊多阿?」提爾心想那小子怎麼走到哪都有認識的人。

「因該吧,看起來很熟的樣子」這次回答的是雅多,他比雷多快一步說出來。

「算了,九瀾,提爾你們發現了什麼,還要把大家叫來」冰炎止住了話題,詢問在一旁的藍袍。

「就是前陣子冰炎殿下叫我分析的血緣,我和提爾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九瀾露一個陰森森的冷
笑。

「等我一下」冰炎打斷兩人接下來要說的話,平起著一隻手對空氣說【第三結界與無聲之境,畫出我規範之地,立起】一到光從冰炎自身散出去,隨即便消失,形成一種透明的防護壁。

「有必要那麼小心」蘭德爾挑眉,從剛剛接到通知過來,冰炎的表情就麼生人勿近。

「凡事都要謹慎一點」冰炎淡淡的說道。

「既然防護都完成那我們就直說了」提爾也變的正經一點。

「修的血緣,我們無法得知」他接著繼續講。

「但後來經過我的實驗,發現他有一小部分被封了十幾道法術封印的血緣,那血緣有濃厚的妖師氣息」不讓其他人發問,九瀾馬上接下去說。

「而且和三年前失蹤的褚冥漾百分之百吻合」補上最後一擊,九瀾看了白陵然和褚冥玥一眼。

「就算是他的家人都不可能會有這種情形,所以修就是褚冥漾沒錯」如同爆炸般的言論從提爾嘴巴說
出。
「他和漾漾長的完全不一樣,也一副完全不認識我們的樣子」千東歲不同於以往的冷靜想從提爾的臉上

找出一絲玩笑。

「他有可能失憶,而且我剛剛不是說過他身上有許多道封印嗎?那或許會改變容貌也說不定」九瀾冷笑一聲的說。

「封印是誰下的?」褚冥玥有些緊張的問,那名叫修的少年和漾漾不可能是同一個,那她絕對不讓任何
事情再失去他。

「不知道」九瀾攤攤手「完全沒有任何氣息,程度最少有黑袍」

「有這種人嗎?」白陵然皺眉問,高於黑袍的人通常都是隱居在世界的深處,很少出現,怎麼會出手呢?

「有,而且他的封印並沒有傷害到小朋友」提爾不以為意的說「也許你們可以去問修現在的哥哥,洛殿
下,或許可以知道些什麼」

「辛西亞,你知道有相關的事嗎?就算一點也好」白陵然問像他的女朋友。

辛西亞低頭沉思過一會兒,突然抬起頭說「我想起來了我和洛小時候就認識了,可是修卻是一年前,洛
才介紹給我」

「這中間有一年的斷層,因該是一切的關鍵」冰炎快速的分析,並把結果說給眾人聽。

「所以......」千東歲的話還沒講完,冰炎迅速的召喚出他的幻武,指向門口邊眼神銳利的說「是誰?」
聽到這句話在場每個人提高警覺,深怕突來的意外。



「各位的警覺性比三年前好上不少」一道不屬於在場的聲音傳入,一個人悠閒的出現在大門口前方說。

「安地爾˙阿希斯」冰炎的口氣連他都不知道多冷。

「放心吧,我只是來逛逛,還沒與各位有動手的打算」鬼王高手露出一個十分詭異的笑容「不過我卻發
現這有一個大型結界,本來想要聽聽各位在講什麼,卻被識破還真可惜」

冰炎的心猛然的跳了一下,如果褚的事,被安地爾知道的話,那後果,不堪設想。

「不過在場的組合,真有趣,該不會是在討論褚冥漾的事情吧」安地爾似笑非笑的看著冰炎。

這一旁的褚冥玥拳頭握的死緊,如果不是他,漾漾也不會離開。

「你......」眾人的情緒如火焰般的高漲,彷彿下一秒就要兵戎相見。

一把槍抵住安地爾的後腦,手槍的主人帶著一張銀藍交錯的半面具擋住了大半的臉龐,只剩下嘴勾起一
抹毫無笑意的笑也讓在場的人知道他的身分。

「滾!」直達絕對零度的語氣冥豪不客氣的開口。

「為何你每次都針對我呢?」安地爾沒有回頭,只是疑惑的問。

「只要鬼族出現公會就有資格過問」冥冷冷的開口。

「口口聲聲都是公會,真是公會的走狗」安地爾不屑的笑聲傳近每個人的耳裡。

公會走狗,冰炎不可置信的看向冥。

「是不是,你自己清楚就可以,而且背叛會長並成為鬼族高手的是你,好太多了,不是嗎?」冥不為所動的說,彷彿剛剛在說的是今天天氣不錯的樣子。

「哼!」安地爾偏過頭「你果然是個麻煩,我想還是先走好了,亞那的孩子,改天在和你聊天」

他露出一個看似溫和的笑對冰炎說,但卻在開啟法陣的正要離開後和上次一樣,措手不及的丟了一排黑針朝冰炎丟去。

黑針和以前的不同來的快又急,冰炎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一抹黑色身影,在所有人看到後,已經替
冰炎擋上數隻黑針,半跪在前,黑色的上衣不斷低著黑色的鮮血,一副搖搖欲墜的模樣。

「你為什麼要幫我擋」冰炎的聲音有些顫抖,一個只有見過二次面的陌生人,卻不顧性命的衝上前。

「……你是我很重要的人」冥緩緩的站起來,往窗口走去「為了你我可以不顧一切」

「等一下」提爾和九瀾一人一邊的抓住冥的肩膀,表情都不容許他離開「你被鬼氣入侵了,我們先幫
你治療」

【放開我】冥大喊,神奇的是兩人真的放開他一動也不動了,冥看見走到窗邊迅速的跳下,留下一
攤黑血。

「是言靈」白陵然臉色蒼白的說,這代表冥也是妖師。然而冰炎什麼也沒聽進去,腦海裡只剩下那一
幕畫面。

這偌大的休息室中眾人的心裡又多出一個新的問題。

剛剛離開的冥,解除變身後,走沒幾步像是沒有任何力氣,昏倒在沒有人的走廊上。


- - -  -


「冰炎殿下」還沒打開門急促的聲音已經到了,是蓮依氣喘吁吁的靠在門旁「修昏倒了,狀況十分危急」

「什麼?」冰炎站起身,不敢置信的說,原以為事情已經夠糟了,沒想到這道消息有如晴天霹靂。

「別想太多,我們先過去看,他不會有事的」夏碎搭在他搭檔的肩膀上轉頭過去說

「蓮依,麻煩你帶我們過去」

「沒問題」蓮依點頭開啟法陣進行空間轉換,下一秒出現在醫療班的門口

「修!」

T.B.C

如果留言超過8則的話某嵐會放上一首有相關的歌PS是某嵐自己寫的
更文和留言的時間都是在禮拜天的下午或晚上,感謝各位大大的支持.

因為在不之不覺中已經打完上半段了,所以某嵐會放上一段預告.
學長與修,修與漾漾之間的關係,也會在下半部也會漸漸的明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0 23:18: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jasminum 於 2013-11-10 23:20 編輯

第三十八代的太陽騎士長什麼時候才要出現?
格里西亞就是下封印的人(可能不是人)吧
法術要強到那麼變態,最少黑袍等級的
除了格里西亞應該找不到第二個
希望格里西亞盡快正式出場~~
雷瑟也是~~

話說今天放的這一章還挺長的(大拇指)
作者大大以後放的也要這麼長喔~
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11-10 23:44:28 | 顯示全部樓層
暴風是伊多的搭檔加青梅竹馬!!
下封印的人不是扇就是太陽了吧
必竟太陽的法術強的那麼變態~
不會被發現修是因為鬼氣才昏倒的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1-12 22:52:26 | 顯示全部樓層
所有畫面都消失了,只是那令人絕望的黑,不還有一個人.

「你是誰?」我警戒的看著憑空出現的人

一頭烏黑至腰間的的長髮,一雙如夜墨般卻閃爍著光彩的瞳孔.

他的笑容很溫柔,如湖邊的清澈見底,給我ㄧ種熟悉、懷念的感覺.

明明都已經看到他的臉,腦中卻沒有任何一點的印象.

「你忘了嗎?這裡是你所創造的空間,而我則是……」

我睜大了雙眼,最後的三個字就像關鍵的那塊拼圖,失落的那ㄧ角像是洪水般的不斷湧入腦
海中.

原來,原來我是……

接著一切,我甚麼也看不到,聽不到了.


~~~~~~~~~~~~~~~~~~~~~~~~~


某嵐的不負責任預告,看了請不要打某嵐啊.
其實非常地好猜,不過猜中了沒獎品(被打)
因為如果在打下去的話,梗都爆光了,留到最後較有趣.

最後請各位大大ㄧ定要留言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