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伊塵星嵐

[同人文] 特傳X吾命 在那之後 2020.02.13 冰漾是真的!開了新腦洞隨筆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3-8-3 23:28:42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啊!更文了!
小星等好久~
冰炎你好帥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3 11:46:4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塵星嵐 於 2013-8-13 11:48 編輯

冰炎看到一個人,不,應該是一個精靈,他和自己有著高達九成相似的容貌只是差再有著尖尖的耳朵,而自己是有著一頭銀髮中間帶有一束紅髮,這個精靈的頭髮卻是銀藍的和一雙湛藍卻冷漠的瞳眸,他的臉上沒有笑容只像寒冰一樣面無表情不帶情感的距離感令人感到壓迫,熟悉又痛苦。

「學長,你醒了嗎?」一道乾淨的嗓音傳來。

「修。」冰炎張開眼睛發現是自家學弟的聲音,便爬起身。

「學長,你終於醒了,你已經睡了三天三夜了。」修拿一瓶精靈飲料給他,但他沒有喝,因為有太多事要了解。

「這三天發生了什麼事?你怎麼回來?夏碎人呢?」冰炎一開口就問三個問題。

「我也不太清楚聽米可蕥說三天前子你們突然被傳來醫療班並昏迷不醒,我則事發現學長還沒回來就直接去撞火車,夏碎學長本來傷勢很重但不知道為什麼快速的復原,醫療班也不知道原因。」修一口氣說完,雖然有些奇怪的地方,但聽完夏碎沒事就不太在意了。

「你來多久了?」冰炎隨口的問。

「剛來而已。」修坐在旁邊的一張椅子。

聽完以後他便直接打開飲料,而修也沒找任何話題來聊,兩人之間便陷入某種奇異的境界裡。

眶!大門突然被撞開,冰炎被這突然的聲響微微的皺眉,因為會這樣做的只有那個傢伙。

「亞~你終於醒了,聽到你受傷,我馬上趕來為你治療,你有沒有很感動啊!」某個獅子頭朝他撲過去,而自己早有準備移開一小股位置,讓他自己去撞牆。

「滾開!」冰炎冷冷的說,他現在正再考慮要不要把他做成冰鳳凰。

「請問,你是誰?」修開口問道,打斷了冰炎的惡思想。

這句話便吸引了提爾,當他看到修時眼睛整個爆出了光芒和當年第一次看到冰炎時一模一樣。

「你好,小朋友,我叫羅林斯˙提爾,是保健室的輔長,你叫什麼名字?什麼種族?」提爾瞬間到了修面前。

「我叫修」他簡短的說眼前的鳳凰令自己感到非常的不快。

「你以後只要受傷,來保健室,我一定都會以VIP的方式來治療你」提爾笑咪咪的把手放在修的肩上發現他沒反應笑容就更加深了。

在一旁的冰炎實在看不下去正當他要扁人時,提爾突然飛到牆上。

「不用了,謝謝你的好意,但我討厭變態。」修突然仰起一抹毫無溫度的冷笑還是維持著不過不難看出剛剛出手的是他。

冰炎呆住,他踹的姿勢 角度都像是有訓練過的,動作到位,不拖泥帶水,尤其是剛剛那側迴旋踢,就算是他,也沒把握能做的那麼標準,修到底是什麼人?

「沒關係為了美好的東西我死而無憾。」從牆上爬起來提爾掛著兩行鼻血,一臉陶醉的說。

「提爾,別亂了」冰炎看不下去的說「你來這裡到底是幹什麼?」他覺得他的耐性快被磨光。

「好啦~亞殿下,你的任務是怎麼回事?你知道前三天看你昏倒在醫療班總部,怎麼叫都叫不醒,我的心都快停了。」提爾手起玩笑的表情,一臉嚴肅的說。

「我遇到冥了。」冰炎語氣平淡的說。

「什麼?!他可是公會會長的直屬護袍籍,平常很少出現你和夏碎卻遇到了!?」提爾的語氣掩飾不了驚訝。

「他還治好中了鬼王第一高手毒的夏碎,還...」冰炎停頓了一下,細細的思考還有。

”颯彌亞、藥寺師夏碎以言之靈,語之誓,在傷還沒好以前,陷入最深的沉睡”

「就是這個,他知道我的真實之名,還對我和夏碎下了絕對言靈。」冰炎睡去前聽道的言靈重複說了一
遍。

「哈!哈!哈 那個冥還真了解你們兩個。」提爾一聽完馬上很沒義氣的笑倒在地。

「學長,言靈是什麼?」正當冰炎考慮要不要把眼前某鳳凰踹進牆裡裝飾時,再一旁的學弟問了一個他
不想再度想提起的事情,但一對上那像極小狗要骨頭吃的表情,他就馬上投降。

「言靈,就像是心可化成實,言可化成靈,是妖師一族獨特的能力。」冰炎沒有解釋的太過深入,因為
他不想看到修對妖師一族露出厭惡的表情,一點也不想。

但他沒想到修一發現他沒解釋太多,就馬上跑道提爾旁邊露出一抹討好的笑容,聲音甜甜的說「提爾哥
哥,妖師一族是什麼阿?可不可以告訴我」修眼神直盯著提爾,對提爾來說這殺傷率直逼百分之兩千
啊。

冰炎一整個無言,沒想到修的腹黑程度和夏碎不分上下。

「當然可以,妖師就是黑色的時間種族,也就是黑暗系的首領。」提爾果然乖乖的解釋給修聽。

但他突然神色一變,言靈是妖師的獨特能力,那對冰炎下言靈的冥..........

提爾急忙的抬頭看向冰炎,他也同樣望了過來看來雙方都想到同樣的事

「我會再去問問」冰炎心想看來只能問妖師一族族長了

「小修修,你不會討厭妖師阿?」提爾還是第一次沒看到有人露出討人厭的表情

「我幹麻去討厭他們阿?又不是吃飽沒事做,除非他們先動手,而且他們有多黑暗,關我什麼事?」修說的一臉理所當然。

冰炎發現他的學弟除了腹黑以外,思想邏輯也和常人不同,不過能聽到他這樣回答他放鬆似的淡淡笑了。

「學長你笑得很不和諧」一個煞風景的聲音從一旁傳了過來。

「靠!」冰炎一個拳頭揮了過去卻被修輕易的閃過。

「小朋友你身手不錯,而且膽子也挺大的,未來也許可以考上黑袍」提爾發現除了冰炎的搭檔,還有敢直接嗆冰炎的人,這小鬼長大後絕對很精彩。

「算了,先帶你回黑館,順便介紹黑館的鄰居給你認識」冰炎也沒再去計較剛剛的事。

「提爾,夏碎的傷如果有好一點再通知我」冰炎和提爾交代了一些事後就打算離開。

「等一下。亞,你的傷勢,可以嗎?」提爾有些擔心的說,萬一眼前的這個出了什麼一萬冰之牙,炎之
谷,甚至附帶某個黑色的時間種族有可能會再出兵一次。

「沒事了,你可以不要像老媽子一樣苦著一張臉。」冰炎沒好氣的說。

「發什麼呆。」順便順手把神智不知道飄向哪裡的學弟給拖走。

「喔!」修趕忙跟上去,以免真的被丟在一旁。

-

「你在黑館有什麼任何的問題嗎?」冰炎隨口問問,他可沒忘記他的學弟以前總是拚命抱怨黑館像鬼
屋,住在裡面的人都是火星人。

本來還覺得很煩,現再反而懷念了起來。

「不會阿,只要沒看到,我就當它不存在。」事實上就算看到了,一個眼神扔過去,東西就消失得一乾
二淨,只是修沒說出下半段。

「那就好。」冰炎停住腳步,因為已經到了「進去吧」打開黑館大門臨接而來的卻是....

~~~~~~~~~~~~~~~~~~~~~~~~~~~~~~~~~~~~~
只有一個人會一直刻在我的記憶裡,
即使他已經忘記了我的長相,
忘記了我的聲音,忘記了我們一起發生的一切,
但是每當想起他時的那種感受,
是永遠都不可能會改變的
因為那是一個不能忘的理由。
                                 By冰炎
~~~~~~~~~~~~

修伊斯貼心小提醒
食用完後記得留下各位大大的足跡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3 12:40:14 | 顯示全部樓層
修伊斯好會裝啊!
他是雙袍級嗎?他治療夏碎的是醫療班的法陣嗎?(謎:不要問題這麼多好不好!
期待下篇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16 20:41:11 | 顯示全部樓層
帥!這是小星看完的第一個感想!
修你好會裝喔~
冰炎乖,要趕快從悲傷裡面走出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8-18 21:18:4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5章 充滿禁忌的黑館

我站在大門前方,沒有進去,因為前方唯一的路口,被學長擋住了。

相信很多人都很好奇學長為何會這樣?我想如果看到一個黑影直接撲在你身上,因該也是動彈不得吧
「奴勒麗,下來」學長語氣十分冰冷的說

「冰炎小朋友,幹麻那麼見外,聽說你帶新小朋友,因該和我們介紹認識一下阿」原來是惡魔,在剛剛的瞬間,我看到一條尾巴再後面搖晃

不過惡魔會開玩笑嗎?怎麼跟我認識的那隻有些出入? 算了,反正那隻都與正常值相反

「我知道,先進去再說,修先進去」學長淡淡的說

進到大廳後,我看到大廳坐著三 四位黑袍,勾起一抹微笑,果然考上黑袍的人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
「他是修,我的代導學弟,之後就會住黑館」學長像其他人簡單的介紹我

「大家好,叫我修就行,請多多指教」微微的彎腰再重新自我介紹一次

「好可愛的小朋友,姐姐我叫奴勒麗,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來姐姐的房間問我喔!」奴勒麗一把抱住我,高興的說

「奴勒麗,別在欺負新人了」一道不是學長的聲從旁邊傳過,我馬上朝聲音的方向看過去,發現旁邊站著一名金髮藍眼身上充滿光屬性的「人」

如果笑容在燦爛一點,我大概會覺得史稱最完美的太陽騎士站在我的面前吧

「你好,我是木之系的光之天使安因,如果有任何法術的問題都可以找我談」果然不是人,我無語的想
「小朋友沒想到你也住進來了」至於最後一個則是那不負責任的班導

「冰炎殿下,你有沒有看到小班長,她從開學那天就沒看到人,也不知道是跑去哪了」聽到導師問學長的問題才讓我想起,班長原來我們班也有這東西喔

「歐蘿妲˙蘇˙凱文,剩下的你可以親自去找她問」學長搖搖頭表示沒看到,然後對我這麼說
疑?學長為什麼會知道我再想什麼,難不成會竊聽嗎?

「你的表情太好猜了」涼涼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學長~~~~~」我哀怨的看向他,但他竟然裝作沒看到反而問班導「她沒和你講嗎?」

「如果有我就不會那麼擔心了,萬一她和小六一樣出事怎麼辦」班導語氣有些不安

看來班導和歐蘿妲感情不錯,難怪都不出現,但她如果繼續裝死下去,某個就真的要say good bye了!
「我會再幫你多加注意」學長的話打斷我的思緒

「那就先謝拉」班導只是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這時黑館的門突然被打開,裡面走進來的人是一名精靈
「賽塔!」我有些吃驚,但隨後變沒有那麼驚訝了

「各位好」賽塔向在場每人打完招呼後便看向班導「這位黑袍某位學生想找您」

「讓她進來吧」班導也只能這樣說

「我知道了」賽塔便去把人帶了進來

- - - - - - - - - -

「歐蘿妲!」班導很沒形象的張大嘴巴,完全不知道要說什麼

「嗨!好久不見!」歐蘿妲的嘴角掛著有禮的笑容,手裡抱著一疊的文件

「歐蘿妲,妳這幾天到底是跑去哪裡了」班導終於把話講完但神情還是掩飾不了驚訝

「沒什麼,不過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的簽名」歐蘿妲明顯的轉移話題,並把一份文件擺到班導面前
「誰要休學?」都簽完名,你才問,會不會太晚,我再心中默默的吐槽

「我阿!」歐蘿妲的笑容加深的幾度,語氣像是在說"今天天氣真好阿"

「為什麼?」當歐蘿妲說完時我發現空氣突然凝結了

「因為我有些個人私事必須去處理,而且我已經去和董事問過他們也都答應了,所以我並不會因為休學而被學校"影響"」歐蘿妲好像無視氣氛,自顧自的說下去

「多久?」學長終於開金口了雖然只有短短兩個字

「不會太久,如果順利的話學院際開始前應該就會回來復學了,再這之前就拜託冰炎殿下了」真不愧是那隻老狐狸的學生,果然連退路都想好了

「一定要回來」班導應該也知道說服不了,也只能妥協

「那是當然的」說完便走來我旁邊「你應該已是我們班的吧,希望我回來你還會在,好好加油吧!」中間那句話她壓的特別小聲,只讓我們兩人聽到

幹!歐蘿妲竟然下了戰書,為了我的面子,當然不能輸,所以我也回到「沒問題」

「就這樣了各位黑袍,修,那我就此告辭了」歐蘿妲行了一個優雅的禮就開傳送陣離開了

「她剛剛和你說什麼?」學長馬上問我,血紅的眼睛直直盯著我

「也沒什麼」聳聳肩,我不太為意的說,便沒有注意了,而我沒發現學長的表情像是在盤算什麼!

- - - - - - - - -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8-24 12:09:38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寫的很好看,可是漏掉很多標點符號喔!(本人完美主義派,敬請見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9-1 16:32:48 | 顯示全部樓層
「競技大賽?」我咬了一口麵包,問著前面的金髮女孩

「就是各個異能學院每三年都會齊聚一堂來比賽前三名的學院都能得到寶物」米可蕥細心的幫我介紹,雖然本來就知道個大概但能知道詳細一點也沒什麼不好的

「而且每學校派出兩隊,每隊五人,本來往年都只能有一位黑袍以勉實力差距過大,但今年卻沒有限制人數」接下話的是千冬歲,他推了推眼鏡說了下來

「你近視很深嗎?」我從認識千冬歲以來他常推了推那不合時宜的粗框黑眼鏡

沒想到我一問完,千冬歲 米可蕥,以及早就與空氣同話的萊恩,他們的表情有點震驚,又帶絲懷念,但又很快的恢復平靜

說到萊恩,自己其實是在一個莫名其妙的狀態下認識的,一星期前,我一時興起的到風之白園吃午餐,結果就遇到一個像極流浪漢的人,聊天過後才發現是自己的同學,就這樣認識了

話又說回來,剛剛我可是沒有漏看那瞬間所有人的表情,所以開口問「怎麼了嗎?」

「曾經...有一個人和你說過同樣的話」千冬歲明顯停頓了一下緩緩的說

「他是個怎樣的人?」不知為何,我突然很想去認識了解這個從未見過面的人,心裡某出升起了一絲好奇

「他是一個溫柔的人,像水一般的柔軟,也是我用真名之誓所交的朋友」千冬歲露出一臉懷念的神情

「那他人呢?」一說完我就發現我說錯話了,四周圍的氣氛因為我的不經意變得有些沉悶

「漾漾他...他消失在我面前已經一年了」米可蕥用著快要哭出來的聲音這樣說

看來時間並沒有癒合傷口,漾漾這個人究竟是誰?我想也只能回去查查看了

「我很抱歉,漾漾的事,但你們也要振作起來,漾漾他一定也不希望你們這樣垂頭喪氣的」我安慰著他們,畢竟時間一直再持續前進,不向前行走一樣會流逝的。

一直緬懷過去的生活是毫無意義的,這些話倒是沒說出來。

「說的對,我們會連褚冥漾的份活下去的」千冬歲自信的說,在一旁的米可蕥,萊恩也點點頭,眼神充滿堅定

看他們這樣我也不好打斷心裡頭暗自嘆了一口氣競技大賽的事,我還是不清楚阿!

說不定回到黑館去問黑袍或許可以更加明白,疑?你們說我為什麼不自己去查,很簡單阿!因為我很懶得親自去找答案,這還需要我說嗎?

「競技大賽顧名思義就是要每校派出兩隊共十人與其他學校進行比賽,每四年舉行一次,優勝的前三名將獲得豐厚的寶物,此外這屆黑袍無限制人數,比賽方法也有所變動

有所變動?我想那群應該是無聊想找樂子而以罷了,我正無聊的流覽手機上的訊息,像是想到什麼,我在打上幾個字

沒想到結果卻出乎我意料,才剛按確認手機卻馬上出現一排紅字,上面寫著"您的權限不夠,無法查閱"
不會吧!就算我只打漾漾兩個字,沒有真名好歹也會出現個大概吧,該不會是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不死心的再輸入一次,還是相同結果

就這樣和手機耗了好些時間,都沒有任何異動,最後只能自己親自去找了

叮!一通簡訊傳來,打開來發現是千冬歲傳的問我可不可以回學生餐廳一趟有事找我

反正下午也沒課,就回傳一封說等會就到,但我沒想到一答應竟然帶給我一連串的麻煩,這倒是我沒料到的!

- - - - - - - -

誰能告訴我現在是什麼狀況?我才一踏到餐廳就看到前方有五隻高等魔獸和一群白袍的學生正在對抗,

這裡應該是學生餐廳吧?我沒走錯對吧? 還是又是那老太婆搞的鬼!?

還有千冬歲人呢?不是約在這裡嗎?算了不管他們了,等一下再找,我走到了前面一

點的位置好整以暇的看著他們打魔獸或魔獸打他們,狀況根本就是一面倒的慘,但我從不是什麼聖人才懶的管 反正學校又死不了人

但我本來以為魔獸因該只會對那群白袍出手攻擊,結果不知道是怎樣有三頭魔獸忽然對他們腳底下的白袍失去興趣似的朝我衝過來,我是今年沒去安太歲吧!

餐廳那麼多人為何偏偏選我阿!看向旁邊的每個都用著幸災樂禍的表情看著我

「唉」嘆了一口氣也只能自己解決,戰鬥開始

在旁人的眼裡一抹海藍色的身影以相當驚人的速度衝向魔獸,快到讓人覺得是瞬間移動,卻沒有任何法術波動

當魔獸還沒發現自己的敵人消失,自己就已經被打趴在地另外兩個這才發現眼前的人只是一名少年,但他的衣角沒有絲毫毀損,彷彿瞬間讓你們和大地擁抱是件很輕鬆的事

直到剛剛魔獸才反應過來並繼續朝藍髮少年攻擊,只見那名少年皺了眉頭一副感到麻煩的樣子,便突然消失

下一秒,出現在魔獸的頭頂重重的踹了下去宣告昏倒,少年做完這些舉動,並未繼續下一個動作只是以冷漠不帶一絲感情的表情看向剩餘的那隻,卻沒看到在角落一旁偷看得一群人


~~~~~~~~~~~~~~~~~~~~~~~~~~~~~~~~~~~~~~~~~~~~~~~~

請各位大大不管走過路過經過都流下自己的足跡吧(雙手合十)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1 17:24:09 | 顯示全部樓層
呦呴~我來留下足跡了~
修不用懷疑一定會去參加競技大賽拉~
只是不知道是用黑袍還是無袍的身份就是了…
期待下篇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3-9-8 21:36:12 | 顯示全部樓層
小小小小星來晚了!對不起!(我跪
精彩的部份感覺上好像要來了?
好期待!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3-10-20 09:55:02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X吾命 在那之後 10/20 第5章 充滿禁忌的黑館 重要公告記得看

在這先向有看文章的大大說一句非常的抱歉.
因為某嵐前陣子事情十分的多,直到月考考完才能更文.
我不知道有多少大大喜歡這篇文章,但我絕對不會棄坑,
畢竟整部都寫完,只差還沒打入小電而已.
希望各位大大能多留一下言與自己的任何意見,
你們的回覆就是某藍的動力.謝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