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Heidi0723

[同人文] 夜與言«特傳+自創»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20-6-21 17:55:34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6-21 14:39
這小孩也太可愛了吧!
得罪夜言比得罪漾漾恐怖

漾漾會恐怖嗎??
夜言恐怖嗎??

點評

得罪漾漾=得罪大多數袍級跟無袍高手  發表於 2020-6-21 19:0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1 21:59: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一章>

"哈姆"夜言大口咬下漢堡,漢堡在嘴巴裡將他的腮幫子塞的鼓鼓的,而且滿嘴都是醬汁,看起來意外的可愛

"沾到醬汁了"阿利抽出面紙並將夜言臉上的醬汁擦乾淨

"嗚姆姆"夜言咬著嘴裡的食物並乖乖的讓阿利擦嘴巴

"好吃嗎?"阿利摸摸夜言的頭,看著夜言的吃相只感覺很療愈


夜言點點頭,突然他看向了餐廳門口的方向

"冰炎哥哥!!夏碎哥哥!!"夜言放下手上的漢堡跳下椅子跑向冰炎跟夏碎

但是......

"嗷!"夜言被一個金髮的少年撞倒在地,夜言仰起頭看向撞倒自己的少年

"你走路是不會看路的嗎!"少年皺起眉頭,對著倒地的夜言就是一陣大罵

"我......我......"夜言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心裡有點害怕,因為之前認識人都是在冰炎身邊,但這次是自己撞上其他人,夜言一瞬間不知道該怎麼做

"......對......對不起......"夜言抓著自己的衣服,害怕的低下頭,眼眶也開始聚起水霧

"額......沒關係......你別哭啊......"少年看到夜言的眼淚也著急了,連忙把夜言從地上抱起,讓他站著並將他轉一圈確認沒有受傷,確認夜言身上沒有傷之後就開始對夜言說教

"下次走路不要用跑的,要注意一下四周的狀況,不然又撞到人就不好了......(以下省略三百字)"少年拿出手帕將夜言的眼淚擦乾,而夜言被少年滔滔不絕的訓話訓到愣住了

而冰炎跟夏碎......

"嗯?剛剛好像有聽到夜言的聲音,是我聽錯了嗎?"夏碎跟著冰炎一同走入店內

"沒有,夜言在那兒"冰炎看向夜言跟少年那裡

"......夜言好像被撞倒了......""......"

"等等,冰炎,等等再去"大概猜到夜言為何會撞到人的原因,夏碎一把拉住準備衝過去的冰炎,然後夏碎就感受到了一雙獸眼的瞪視

"冰炎,我們好像有點太護夜言了,這次的狀況我們就先看他會怎麼處理,如果狀況不對再去幫他"夏碎回想夜言以前到現在的狀況,其實夜言在戰鬥上是不會冒失但是在其他事情上就不一樣了,以前傘扇鏡跟冰炎都是在教導夜言如何保護自己,如何戰鬥

但是很少跟夜言說如果真的遇到這種狀況要怎麼做,而且再加上夜言從以前到現在所認識的人都是因為冰炎或是無殿才認識的,很少會有陌生人靠近夜言,著進而導致夜言在面對陌生人時有很嚴重的缺失

回想夜言的狀況,冰炎首次在對夜言的教育上讓了步,不然以他護短的個性,現在應該是把那個少年打到不知去哪裡了

所以他跟夏碎就在一旁看著夜言如何處理......

阿利這邊吧......

"額?!大哥......"嗯......戴洛將桌號發給冰炎之後就把阿利拉去做任務了......

回到夜言這裡......

"咕~"在少年訓話訓到一半時一陣突兀的聲音從夜言的肚子裡傳出

"嗚......"夜言一瞬間臉紅了

"......看你剛剛的樣子應該還沒吃完東西吧?你之前坐哪裡?"抱起臉紅的夜言,少年順著剛剛夜言跑來的方向找到了夜言之前坐的位置

"你一個人來吃?"看到只剩下餐的座位,少年一臉奇怪的看著夜言

夜言看著空空的座位搖搖頭,心裡只覺得應該是阿利突然有事所以離開了,但是沒關係,還有冰炎哥哥他們

"......唉......算了,你快吃吧,下次記得小心一點喔"將夜言放到位子上,少年準備轉身離開,但是準備邁出第一步時就感覺到了有一股拉力正扯著自己的衣服,回頭一看居然是夜言拉著自己的衣服

"哥哥......你的名字是什麼?"夜言水汪汪的大眼直直看著少年

"我叫芬貝爾,叫我芬就好"少年揉揉夜言的頭

"那......那,芬哥哥......可......可以陪我吃飯嗎?......"夜言不安的扭動著自己的手指,畢竟一個人他還是會害怕的

"嗯......好......"芬貝爾坐到夜言對面"快吃吧,吃完我帶你回去找你的父母"叫了一杯飲料,芬貝爾看著夜言

聽到'父母'二字的夜言微微垂下眼眸,一股悲傷的氣息散出,連芬貝爾都可以明顯感覺到夜言的悲傷

"我沒有爸爸媽媽......"夜言微微勾出笑,這個笑就連在遠處的夏碎都可以很明顯感覺到夜言心中的悲哀,更何況是裡夜言最近的芬貝爾

"......"芬貝爾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摸摸夜言的頭來安慰他

"......哎呀...好餓好餓......"夜言看向芬貝爾的臉驚覺自己的情緒又影響到了別人,便自己出聲來中止著尷尬的寧靜,拿起已經冷掉的漢堡,夜言大口的咬了下去

其實這個舉動在冰炎跟夏碎眼裡只覺得心疼,心疼夜言這麼小就這麼懂事,這麼小就知道如何隱藏自己的情緒,甚至是打斷自己的情緒來化解他人對自己的尷尬

夜言現在才五歲,在正常小孩中是要去四處玩樂的年齡,是要去探索這個未知世界的年齡,而不是以最強的姿態去證明自己實力的年齡,也不是去隱藏自己喜怒哀樂的年齡,更不是一個人的年齡

想到這冰炎其實有點對不起夜言,夜言是自己從小帶到大的,生活嘗試跟知識都是自己交給他的,但是小孩子的玩意說實在夜言只有在小嬰兒時玩過,其他時間手上拿的都不是玩具而是一張一張各式各樣的符,移動符、風符、爆符......等等的符咒夜言都已經會畫會用會改寫了,這樣的經歷就發生在一個才五歲的小孩子身上

就這樣冰炎跟夏碎一直看著強顏歡笑的夜言,誰也沒有去打擾他跟芬貝爾

"......小弟弟"芬貝爾在夜言吃完自己的餐點後騷了騷臉頰"下次你要出來可以找我,這是我的聯絡方式,如果你覺得寂寞大哥哥我也可以去陪你玩"拿出一張紙寫下自己的電話姓名跟住址後,芬貝爾站起身走到夜言身旁蹲下"但在這之前先告訴大哥哥你的名字,這樣大哥哥才可以很快的找到你"

"夜言,我叫夜言"對芬貝爾完全放下心房的夜言露出了微笑

"夜言,下次記得找我,我陪你,你不會再一個人了"摸摸夜言的頭後芬貝爾看向走近冰炎跟夏碎"下次,如果夜言再一個人的話,我會再出現的"語畢,芬貝爾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人......"冰炎瞇起眼一直看著剛剛芬貝爾站的位置,而夏碎則抱起夜言,順便檢查夜言的身體狀況

"哥哥......"抱緊夏碎的脖子,夜言的眼眶又開始蓄積淚水

在此時,一片寂靜,四周的聲音就好像按下了靜音鍵,沒了聲音......

<TBC>

是有點沉重的文章呢......但是在這章其實寫出了夜言從以前到現在的種種狀況,雖然有苦有甜但是那些都是夜言所經歷過的過去,雖然悲傷但是還是要繼續生活下去,這其實有點像是在說我現在的狀況呢......因為我雖然上了大學,但是我還是沒有方向,不管是人生方向還是活下去的方向......每個人都會有迷惘的時候,但是日子還是要過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1 22:04:34 | 顯示全部樓層
當夜言想吃東西時.....(2)

"冰炎哥哥......"夜言從一旁的沙發爬到冰炎懷裡,仰起頭看向冰炎

看到這個動作冰炎就知道夜言餓了,二話不說拿起手機叫了食物過來

嗯?你說誰做的?

當然是我們的夏碎老媽子啦~(被鞭打

<TBC>

下一章要寫誰呢?
一樣請在下面是給我喔~

點評

想看蘭德爾的~  發表於 2020-6-21 22:3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1 22:25:17 | 顯示全部樓層
夜言到現在的各種表現,讓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他才五歲了……(###
是說冰炎的小番外 冰炎的部分居然只有兩行www  夏碎還幫做真是好心wwww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1 22:30:46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媽子,作者居然說夏碎是老媽子,小心被弓箭射死喔~(千冬歲:夏碎哥才不是老媽子,居然敢這樣說夏碎哥,去死吧!)
夜言其實真的很可憐……他大慨常常忘了自己其實才五歲,是可以撒嬌的啊,不用變得這麼強大,果然跟學長一個樣,都喜歡有苦自己吞,心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20-6-21 22:43:07 | 顯示全部樓層
好多哥哥喔
開始期待某位妖師登場會怎麼樣?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2 09:23: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Noelny 發表於 2020-6-21 22:25
夜言到現在的各種表現,讓我已經完全不記得他才五歲了……(###
是說冰炎的小番外 冰炎的部分居然只有兩行w ...

夜言:人家很堅強,人家很乖,人家很棒,不要丟我一個人就好,我會乖乖......

夜言雖然才五歲,但了解的事太多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2 09:25:37 | 顯示全部樓層
冥羡雪漾 發表於 2020-6-21 22:30
老媽子,作者居然說夏碎是老媽子,小心被弓箭射死喔~(千冬歲:夏碎哥才不是老媽子,居然敢這樣說夏碎哥, ...

在夜言眼裡夏碎=老媽子=有東西吃

夜言:撒嬌是什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2 09:27:53 | 顯示全部樓層
小貓咪 發表於 2020-6-21 22:43
好多哥哥喔
開始期待某位妖師登場會怎麼樣?

小漾漾差不多要出場了,至於下一場會出場的人......給個小提示,他的衣服是紅色的~這個提示夠明顯了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20-6-22 11:17:5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二章>

"......冰炎,你介意讓千冬歲帶夜言去玩嗎?"將哭到睡著的夜言放到床上並蓋好被子,夏碎看向站在門邊看著夜言的冰炎

"......可以"回想到夜言的眼淚,冰炎有些不捨,他是第一次看到夜言哭的這麼傷心,雖然夜言沒有大哭大鬧,只是默默的掉眼淚,但冰炎就是知道夜言的情緒在那時是失控的

"我先去通知千冬歲,夜言......讓他先睡吧"夏碎拿起手機打給千冬歲,而冰炎則走到床邊坐下

就這樣到了半夜,冰炎靠著床頭閉目養神,夏碎則躺在沙發上休息,而此時的夜言正陷入深深的惡夢中

"冰炎哥哥?夏碎哥哥?......"夜言無助的在一片黑暗中找著冰炎跟夏碎,他不斷的往前走,但四周依舊是一片黑暗

突然間,夜言感覺到腳下一空,突如其來的墜落感把夜言驚醒了

在夜言張開眼睛的同時,在一旁的冰炎也張開眼睛看向一身冷汗的夜言

夜言拉開被子做起身,他還沒發現冰炎就在一旁看著他,大口大口的喘著氣,夜言的臉色在月光下顯得很白,就這樣過了兩分鐘,夜言才發覺冰炎正坐在床邊看著他,而夏碎也從客廳來到了臥室

"哥哥......"夜言的手緊緊的抓著被子,夏碎走到夜言床邊坐了下來,伸出雙手就將夜言抱在懷裡

"......夜言,明天出去玩吧,明天的假已經幫你請好了,你就好好的去玩吧,這才是你現在該做的事情"夏碎在夜言耳邊低語,而夜言一臉錯愕的看向夏碎,因為他認為現在這個時間點應該要好好讀書不能翹課更不能因為玩樂所以翹課

"但是我想讀書......而且明天是符咒課,有一些符咒我還不會要去學學習,這樣實力才會增加,這樣才能保護冰炎哥哥,這樣才能對得起無殿的名字"夜言所說出的話語讓冰炎跟夏碎感到無奈,他們知道夜言的責任心很重,但沒想到會重成這樣,而後面說到了無殿跟冰炎......這讓冰炎感到難受

夜言雖然是傘扇鏡跟自己教出來的,但是他們從來沒有要求很高,但在夜言三歲時被告知無殿的能耐後就變了,夜言開始強迫自己做到自己還沒辦法做到的事,冰炎其實沒想到是因為無殿的名聲而使夜言變得這麼逞強

"......你別擔心的那些,我們會幫你,別忘了我的課表跟你的是一樣的,符咒課的東西我可以帶回來教你,所以明天一整天就讓千冬歲帶你去玩"冰炎摸摸夜言的頭,而夜言則被一個陌生的名字用到一頭霧水

"千冬歲是誰??"夜言看向冰炎,一臉疑惑,而冰炎跟夏碎則鬆了一口氣,因為不熟悉的名字讓剛剛一頭鑽進牛角裡的夜言鑽出來了

"千冬歲是我弟弟,我同父異母的弟弟,他比我小一歲而已,他的全名叫雪野千冬歲"依舊抱著夜言不放的夏碎跟夜言介紹著千冬歲,雖然現在夜言比較像需要照顧的小弟弟,但是夏碎還是很高興兩人要見面了,兩個對自己來說都是弟弟的人

"夏碎哥哥的弟弟?一個夏一個冬?"夜言開始對兩人的名字感到好奇了

"好了,快睡吧,這樣明天才有力氣玩"冰炎對夜言說著,他看出其實夏碎不想多說關於千冬歲的事,所以就制止了夜言的發問

"但是人家睡很久了......"夜言嘟起小嘴,心裡想著自己到底睡了多久

"不久,再睡一下,等等就可以出去玩了"夏碎看著嘟起小嘴的夜言,感到一陣好笑"對了夜言出去有想要帶的食物嗎?"

"我想吃哥哥做的飯團跟蜜豆奶~"夜言的眼睛瞬間變得閃亮亮,蜜豆奶甜甜的夜言很喜歡那個味道

"蜜豆奶我去處理,你幫他做飯團吧"語畢冰炎就開啟移動陣去找蜜豆奶了,因為現在的時間是早上四點,有些二十四小時開的便利店可以找到

"我要跟夏碎哥哥一起做飯團~"夜言跳下床跑到衣櫃前換上一套便服

"嗯......那你再睡一下,等等在做好嗎?"抱起夜言到客廳,坐到沙發上,夏碎抱著夜言有一下沒一下的拍著夜言的背

就這樣拍著拍著夜言又睡著了,看著夜言的睡顏,夏碎感到有些欣慰,畢竟他跟冰炎一樣是看著夜言長大的其中一人

到了隔天,夜言背著自己跟夏碎一同做的飯團及冰炎準備的蜜豆奶自己去國中部3-C找了千冬歲,而千冬歲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著夜言來找他

嗯?你說為什麼千冬歲沒有自己去找夜言?

那是因為要接夜言的時間還沒到,結果夜言就自己跑來找千冬歲了

"那個......千冬歲哥哥在嗎?"夜言冒出一顆頭看著教室內的人,裡面的人除了千冬歲以外還有一名金髮的少女及看到不是很清楚的透明人(?)

"你是夜言?"一瞬間夜言感到一陣寒風吹來......

<TBC>

有人猜到教室裡面的另外兩個人說誰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