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25 17:44: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哦哦哦!接下來要現身的是誰!?不會是米納斯要提早出現吧///////(我給你秀秀❤(ӦvӦ。) 非洲人什麼的我們一起當!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5 18:19:5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sh22949 發表於 2019-4-25 17:29
小恩沉船了(雖然出了五星槍階的阿爾托莉雅),想要有人留言來安慰我。

我來了!!(拍拍  漾漾果然是漣之子!!!(插腰仰天大笑  不過......漣之子么女??? 不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6 22:59:23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26更新至鬼王塚,戰鬼王(2)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6-30 10:58 編輯

“如果妳有與我相同的想法,請妳現身吧!”

他知道她一直在提醒他,提醒他她的存在,雖然,他一直忽視她。

水霧包裹著漾漾,水藍色的透明身影出現在漾漾面前,魚鰭的耳朵,蛇的尾巴,她一直是他最熟悉的兵器。

‘許久不見,我主。’

“是好久不見。”漾漾彎曲嘴唇,對她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

‘雖說如此,該走的程序還是要走,該問的還是得問,我主。’

“當然。”

‘我是沉睡了一千年的水之神龍貴族,只要一點水,就是空氣中的水氣都是我的利刃兵器。’她沒有開口,可是她的聲音就這樣傳進漾漾的耳中,而漾漾也早就習慣了她的說話方式,‘喚我甦醒之人啊,你可有信心駕馭我而不被反噬?’

“這不是理所當然嗎。”漾漾毫不猶豫的回答她,“正是因為我有信心,才會在這裡喚醒妳。”

他相信他們能守護好自己,直到他取回自己的力量,他知道,簽訂契約後,他將和過去有所不同。

‘現在已和過去有所不同,你需要的是什麼樣的力量呢?’她擺了擺尾巴,‘是堅固的足以守護一切的防具?還是強大的讓你能毀滅一切敵人的兵器?是用以增強法術的法器?又或是能夠讓你和祂溝通,借用祂力量的祭具?’

“那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漾漾這麼說,“我想要的兵器,是近的時候能讓我沒有阻礙的戰鬥,遠的時候也能讓我輔助其他人,不用擔心來不及加入戰鬥的兵器。”

看到鬼王要攻擊千冬歲的那一幕,漾漾的心臟差點被嚇到停止,他是漾漾承認的朋友,所以,他不會坐視他們被任何人傷害。

‘你需要的是能夠幫助你所想的兵器,為難時,俐落的擊退所有敵人,縱使遙遠,也能使你幫助你所重視的所有人。’

“一個由我所想,因我而成,為我所用,讓我……可以守護一切的兵器。”一個造型在他的腦中浮現,對漾漾而言,玩遊戲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他的想像力了吧。

‘我會成為你的力量,在你需要的時候幫助你。’她看向被漾漾捧在掌心的珠子,‘用你的血與我簽下契約,用你的聲音呼喚我的名字,用你的心靈為我製造形體,用你的力量去追求更多。’

她捧住漾漾的臉,舔過剛才在戰鬥中出現的傷口,‘你可以呼喚我,這個名字是你所有。我是水中貴族的龍神精靈,只要是水都是我的利刃、是我的盾牌,我只讓你呼喚我的名,只有你有資格呼喚我尊貴的名。’

“米納斯妲利亞,與我簽訂契約之物,初現妳的形,華麗、優雅而尊貴,水,是妳的力量,是我的兵器,然後,幫助我,封印降禍者。”

銀藍的光芒在漾漾的手中畫出雛型,狹長的刀刃,依然是那漾漾用的最習慣的唐-儀刀,唯一不同的地方是,在刀背的地方,凝塑出細長的槍管,位於刀柄的地方,則是多處一個突起的扳機。

漾漾用力一斬,揮開遮擋住他的白霧,重回戰場。



----------



時間回到幾分鐘前,葉琉見漾漾被白霧包圍,低斥了一聲,“怎麼在這個時候。”

幸好這時冰炎吸引住它的注意力,讓它沒有注意到漾漾的情形。

“幫我,Emiya。”葉琉低喚,感覺到屬於他的魔力停止在白霧前,葉琉鬆了一口氣,安下心來對付鬼王。

‘你的……全名……是什麼……’

“我沒有全名。”冰炎吸引住鬼王的注意力,讓它沒有注意到其他袍級的動作。

‘沒有全名……就不是……這世界……的活物……’

“你想知道?”冰炎勾起計算的微笑緩緩地說,“停下你的腳步,將你的耳靠過來,我的名字是被封印的禁忌,不能暴露在空氣中。”鬼王依言照做,“我的名字是……”

他紅眼一瞇,在它的頭顱靠近他時,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鬼王的太陽穴刺下去,“被你們毀掉的名字!”

這一次,冰炎的銀槍順利的刺入鬼王的太陽穴,閃避不及的鬼王發出吃痛的咆哮聲。

一道力量將冰炎向後甩,穿著黑紫色鎧甲的的葉琉再次解放了寶具,阻擋在所有人的前方。破魂的法陣被啟動,光芒猶如利刃般,不斷沒入鬼王的身軀。

不用幾秒,法陣硬生生被停下,啟動法陣的幾名紫袍紛紛露出幸苦的表情,顯然是力量不足。

這時,葉琉大聲呼喊,“emiya!”

一道低沉的男音,回應葉琉的呼喚,“知道了。”

一名穿著紅色風衣和黑色軟甲的青年出現在白霧前,他低聲的說出催眠自身的咒語,“此身,定為劍所成。”

“熾天覆七重圓環(Rho Aias)。”

桃紅色的花瓣盾出現在葉琉的身後,代替葉琉阻擋毒氣的擴散。

葉琉提起盾牌,只花了幾秒的時間,就出現在鬼王的臉前。

巨大的盾牌狠狠的朝鬼王的臉部揮下,衝擊力使得鬼王中心不穩的跌回冰川中,也使得葉琉與它拉開一段距離。

葉琉落到冰炎身旁,氣息平和的對冰炎說,“還可以嗎?”

“當然。”冰炎沒有猶豫的回答,他知道葉琉的狀態並不像她表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好,她需要一個支援。

紫袍不足以加入戰鬥,她帶來的紅衣男子要開盾阻擋霧氣,包含她在內的三名黑袍一名受傷,唯一能支援的人,就剩下他的。

“醫療班,全部進入戰鬥輔助!”提爾指揮著醫療班的人進入戰場,幫助紫袍加強法陣,連受傷的黑袍也加入其中,“你們兩個先休息一下,只要支撐到公會援兵到來就行了。”

從一開始就是他們和漾漾在和鬼王周旋,漾漾已經先退下來了,他們兩個的耗損也很嚴重。

“不可以!”他們兩人同時喝斥他。

‘哈……哈哈哈哈……’

“該死。”葉琉咒罵,重新回到戰場上迎向鬼王。

冰炎則扯開聲音,朝他的紫袍搭檔大喊,“夏碎!放棄法陣!”

可惜那些紫袍反應不及,法陣粉碎造成的反噬將他們彈飛出去,重重的撞上牆壁,強烈的衝擊力使他們暫時失去了戰鬥的能力。

‘這是幾年之後!’

另一名黑袍抽出長刀朝鬼王攻去,卻被他輕易的捏碎武器,將他打飛,他撞擊牆壁,吐出鮮血,陷入和其他人一樣的困境。

“這不可能。”提爾不敢置信的說,“鬼王的力量明明不到兩成。”

冰炎冷冷的掃了提爾一眼,“你要記得,當年精靈聯軍死了多少人。”

這時,葉琉隨手一輝,傷者的身上出現翠綠色的光芒。

那是非常濃烈的生命氣息。

果不其然,被擊倒的袍級很快的重新站起,使出法術試圖輔助葉琉戰鬥。

鬼王甩開葉琉,轉眼間出現在冰炎面前,冰炎只來的及推開提爾,隨後立即感受到強力的束縛,使他差點窒息。

‘你究竟是誰?熟悉的感覺……令人憎恨的味道,水的加護……’

忍住了劇痛,冰炎毫不示弱的瞪向它黑金色的混濁瞳孔,“那你又是誰!”

‘吾乃耶律惡鬼王,鬼王之尊。’它完全清醒了,口齒清晰,思慮完整,‘換你說了,你究竟叫什麼名字……告訴吾你的全名。’

“他叫什麼名字關你屁事!”葉琉高高躍起,使用盾緣朝鬼王的雙手砍下去,有時候,鈍器造成的傷害更為劇烈,“他可是姐罩著的人,敢動他,你不要命了。”

冰炎不清楚自己何時變成了她罩著的人,不過這不妨礙他借此對耶律鬼王發動攻擊。


---
作者的話:在這裡提一下他們力量被削弱的設定。
對鬼族的削弱力(削弱百分之九十九)>對一般種族的削弱力(削弱百分之五十)>內訌的削弱力(無削弱)
當他們對蓋亞的鎖時,只要不是專門克制自己的那一個,他們的戰鬥力就是對一般種族的削弱力。
當他們面對專門克制自己的鎖時,就會被削弱到與對鬼族相同的程度。
當然,三位規格外者除外,源初的本源就算是對自己的鎖,也能使出對一般種族削弱力的力量,對鬼族還是那樣。
此外,就算轉生到最契合自己的身體,他們也會被削弱到只剩下百分之一的力量。
所以說他們在與鬼族戰鬥時,只能使用本身的0.0001甚至更少的力量。



---
真·作者的話:上面是設定,這裡是聊天。
因為還有一次槍階加倍的機會,所以作者我又來攢人品了,我絕對不會放棄入手小恩的,玩菲狗這種遊戲,就是要收集自己喜歡的卡呀,雖然抽到其他的金卡我也會很開心,但還是比不上自己喜歡的卡啊!
身為輕氪玩家的我大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6 23:10:37 | 顯示全部樓層
悠樂 發表於 2019-4-25 17:44
哦哦哦!接下來要現身的是誰!?不會是米納斯要提早出現吧///////(我給你秀秀❤(ӦvӦ。) 非洲人什麼的我 ...

是滴,米納斯提早出現了。
不過我絕對不是非洲人,應該少是亞洲人。
大約二月底三月初入坑,有13張金卡,四張五星的我說。
順帶一提,我喜歡的三個角色是emiya(紅A),金閃閃,和小恩。
Emiya是我首抽十連中,唯二的兩張角色金卡中的其中一隻(另外和有兩張金色的禮裝),C閃和幼閃是我第四次十連時一起出現的。
所以……嗯,我應該沒有很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6 23:12:11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4-25 18:19
我來了!!(拍拍  漾漾果然是漣之子!!!(插腰仰天大笑  不過......漣之子么女??? 不懂 ...

就是最小的孩子(女的),所以叫漣之子么女(不是妖女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7 15:23:57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27更新至鬼王塚,戰鬼王(3)

“鳴雷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

趁著鬼王因為吃痛而放鬆,葉琉抽回盾牌時,冰炎抽出他的左手,朝鬼王的眼睛按去。

“雷爆之技。”

冰炎用一隻手,換了鬼王一顆眼球。

身上的箝制被鬆開,冰炎往下跌,被剛好從霧中出來的漾漾接住。

嗯,公主抱。

“學長。”漾漾皺眉,他非常的不贊同冰炎這種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戰鬥方式,“手。”

“我沒事,放我下來。”冰炎要推開漾漾,但漾漾先一步將他帶到戰場邊緣。

“拒絕。”漾漾把冰炎放下後,抓住他受傷的那隻手,藍色的光暈閃過,一陣黑氣自創口處散出,在空氣中消散,“輔長。”

“放心的交給我吧,漾漾小朋友。”提爾抓住冰炎,向漾漾拍胸脯保證。

漾漾點點頭,握著自己的兵器,唐-槍儀刀上去和鬼王戰在一起。

“放開我!提爾,我還沒到不能作戰的地步!”盾兵和武士交互著牽制鬼王,紅衣的青年手中不知何時出現一把黑色的長弓,藉由兩人交互之間的空隙發動攻擊,追蹤型的紅箭和爆炸型的藍箭被他交互射出。

仔細一看,那並不是箭,而是劍。

“必須趁這個機會了解它。”紫袍在醫療班的輔助下重新張開用以破魂的法陣,鬼王試圖突破兩人的牽制,但沒有絲毫的作用,鬼王的身軀上有著些許火苗,是紅衣青年射出爆炸性兵器造成的。

冰炎以並未受傷的右手取出一張紅色的火符,一把紅色的長槍出現在冰炎的手中。

此時的鬼王正憤恨的朝著漾漾怒吼,‘你應該站在吾等這裡,毀滅這個世界,毀滅那些該死的白色種族,讓他們的鮮血染紅整塊大陸,他們的哀嚎將是象徵吾等勝利的凱歌,愚蠢的漣之子,蓋亞傷害了你的母神時,那些種族正在歡慶高歌,你應該要殺,讓他們的鮮血來祭祀你收到傷害的母神。’

“你閉嘴。”漾漾非常憤怒,他大聲的朝鬼王怒吼,“我的母神為什麼會受到傷害,你心裡沒有半點嗶數嗎!?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不就是你們嗎!?我會殺!殺光你們這些垃圾!用你們粉碎的靈魂,來祭祀我的母神!”

“避開!”冰炎的聲音響起,漾漾沒有思考,非常信任冰炎的,完全遵照他的指示行動。

葉琉望見被冰炎擲出的長槍後,快速的跑到漾漾身邊,用盾牌護住漾漾。

他的長槍並未受到任何的阻攔,非常順利的貫穿了鬼王的頭顱,並燃起了熊熊的大火。

鬼王把注意力從漾漾身上轉移到冰炎的身上,它面露猙獰的問,聲音漸漸模糊,‘你到底是誰……’

冰炎抬起頭,赤紅的瞳孔注視著它,“你忘了嗎?不,你肯定記得,你記得我的臉,你知道我是誰,我有很多事情還沒有和你清算,若是你現在回歸安息之地就算了,不然總有一天,我會讓你連屍骨都留不下來。”

鬼王安靜下來,火焰焚燒的聲音迴盪在整座冰窟。所有人都警戒著它,而它突然笑了。

‘原來如此,吾知道了……你……你們……我們很快……會在見面……’

“想逃!做夢!”葉琉的雙手壓上地面,許多金色的鎖鏈破冰而出,捆住它的軀體,將它拖回冰川的深處。

這次,他們有把握將它重新封印回去,來自公會的援兵伴隨著幾道令漾漾和葉琉感到熟悉的氣息逐漸接近,他們的力量雖有削弱,仍然能與鬼王的力量互相抗衡。

黑色和紫色的流光中,有幾道不同顏色的身影。

“公會的援兵到了!”



----------



“漾漾,還好嗎?”

他們知道葉琉現在很累很虛弱,縱使如此依舊能把龍馬打一頓,尤其是葉琉現在的狀態,她的暴躁指數更是高到破表。

原本只有當龍馬出手攻擊她時才會還手的葉琉,現在只要龍馬嘴賤幾句,馬上就會讓他原地爆炸,外加摧毀方圓百里的地面物。

所以他們把龍馬趕過來看照漾漾。

“沒事。”漾漾說,“葉琉她……”

龍馬聽到這個名字,瞬間變成臭臉,他用嘲諷的語氣說,“放心吧,那傢伙的命硬的很,才沒有那麼容易掛掉。”

“龍馬君。”心地善良的阿碧索端著一個托盤走進保健室,上面放了濕毛巾、精靈飲料、傷藥……之類的物品,“你不要每次都這樣子。”

“切,我說的可是實話。”龍馬嘟嚷著。

“我先幫你處理一些比較細微的傷口吧。”阿碧索將托盤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伸手拉開漾漾的衣服。

雖然有裝備保護,漾漾的制服還是變得破破爛爛的,就算不脫,都能見到他白淨的身體。

“不用。”漾漾搖搖頭,“沒事。”

“還是要檢查一下比較好吧。”阿碧索露出不贊同的表情,擔憂的說,“不可以畏疾忌醫喔。”

“沒事,真的。”漾漾再次強調,接著他對龍馬說,“請假,一週。”

“好~會幫~”龍馬懶洋洋的說。

“謝。”漾漾開啟傳送陣回到自己的房間。

阿碧索無奈的看著漾漾消失的地方,然後突然想起一件事,“對了,龍馬君。”

“怎樣~”

“葉琉也要請一週的假,能不能麻煩你……”

“切,好好,會幫。”龍馬不耐煩的坐起,抓亂了自己的頭髮,“真是煩死了,那個傢伙。”

“那就麻煩你了呢,龍馬君。”溫婉的少女微微向龍馬一笑,燦爛的令人炫目。

“切。”龍馬臉上微微一紅,立刻開啟傳送陣離開醫療班,這種猶如大和撫子般性格的女性,是他們最沒有辦法拒絕的人。



----------



葉家莊,或者說守護精靈族部落。

這個位於原世界的部落大略的位置,位於中國的神農架之中,被層層的守護結界、迷惑法術和茂密的樹林包圍,如果沒有守護精靈族的族人帶路,是絕對到不了族地的。

葉家莊最主要也是最強大的結界,是由族地中心的巨樹架設,以她為陣眼設立,簡而言之,只要這顆樹存在,葉家莊就會永遠安全。

這棵樹的名稱為‘生命晨曦樹’,除此之外,她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叫做‘所有精靈的母親’。

據說,最初的精靈,是從這棵樹上結成的果實中誕生,所以他們視這棵樹為聖樹,被守護精靈族嚴密的保護,雖然她其實不需要保護。

請了一週假的葉琉,被Emiya以公主抱的姿勢抱著,出現在樹旁。

樹身自行開啟一個足以使一名成年男性進入的大小,讓Emiya能夠抱著葉琉進去。

樹在Emiya走進去後,又自行閉合上入口。

Emiya走了一兩分鐘,終於走到了樹中心的位置,那裡有一個不大的空間,中心懸浮著一顆璀璨的翠綠結晶,散發出濃烈的生命力。

那是生命晨曦樹的樹心,也是被葉琉分裂出來的力量。

當Emiya距離樹心僅剩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時,葉琉的身體浮了起來,進入整塊結晶中。

她像是被封印似的,沉睡在沒有任何開口的結晶中,賢靜而安詳。

Emiya很放心的離開了,在這裡,葉琉絕對是沒有安全的疑慮的,他必須先去幫葉琉安撫守護精靈族的族人,畢竟族長是昏迷的狀態回到族中這件事根本瞞不住,還得要防止一些想要作死的人藉機鬧事。

葉琉的事情很多,他能處理的事,他都會盡量幫葉琉完成,不讓她在醒來時還要操心這些事情。

他走的很匆忙,沒有注意到,一直被葉琉藏起的金鑲翡耳環又出現在她的耳垂上。



---
作者的話:這幾天來嘗試日更,為了抽小恩我也是挺拼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4-27 19:25:11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  漾漾公主抱冰炎耶!!!  看到的時候血槽頓時空了  漾漾這絕對威了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8 15:52:05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28更新至逃避的葉琉

“我說……”

葉琉額際的青筋在跳動,她不明白,為什麼她最討厭,最不想見到的人居然會出現在這裡,“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吉爾加美什?”

“妳問本王?”下半身穿著金色的鎧甲,赤裸著的上半身上,有著紅色的刺青圖騰,金色上豎的短髮和赤紅豎瞳的青年傲慢的回答他,“在這世界上,沒有本王到不了的地方。”

“問題是……”葉琉覺得她快壓制不住自己的麒麟臂了,她的手有點癢癢的,要揍人才能止癢,“這裡是我的精神空間,你到底是怎麼進來的?”

“本王本就與妳有聯繫,本王為什麼進不來!”吉爾加美什一副‘本王就大發慈悲的告訴妳’的樣子,瞬間使因為消耗過多力量而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情緒的葉琉炸開。

她握緊拳頭,瞬間出現在吉爾加美什的面前,朝他的腹部揮去。

吉爾加美什接住了葉琉的拳頭,另一手捏住葉琉的下巴,拇指還在她的嘴唇上摩娑,“本王應該要怎麼稱號妳呢,Deceiver(欺騙者)?是藤丸立香?葉琉?還是恩奇都?”

“呵!你的恩奇都在迦勒底。”葉琉的眼神很冷,膝蓋用力向上一頂,這次成功的攻擊到了吉爾加美什。

“本王全都想起來了。”吉爾加美什的語氣中,有著非常濃厚的志在必得,“不要以為本王不知道妳為什麼要這麼做,現在,本王回來了,如同當時所說,本王是絕對不會放手的。”

吉爾加美什的身型像是受到雜訊干擾般,開始變得模糊,不一會兒,他就消失在葉琉的精神空間中。

葉琉剩下的怒火無處發洩,打算等一下去清理一些罪大惡極的人來舒壓。

葉琉不是不知道他為什麼能進來,說實話,她一看到他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她只是想要發洩一下才那麼問。

先不說他們本來就有的楔子和鎖,鎖和被壓制者的關聯存在,但因為相隔了世界之壁的關係,這層關聯被削弱了。

所以吉爾加美什替葉琉戴上了出自他寶庫的寶具耳環,還特意使用一看就知道和他有關係的配色和葉琉比較能容忍材料製作。

它除了宣示主權外的另一個作用,就是增強兩人的聯繫和方便他定位葉琉的位置。

嗯?葉琉為什麼不把它拆下來?

因為葉琉得要保存力量,要拆掉它的力量葉琉不是沒有,只是她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就算回歸樹心沉睡,也補充不了多少力量,所以她不能隨便消耗自己的力量。

“等一切結束,我就再次出發去旅行吧。”



----------



當漾漾再次張開眼睛的時候,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星期,漾漾在水中活動四肢,充足飽滿的力量讓他不禁發出舒服的呻吟聲。

取出手機翻了翻訊息,除了幫他收尾的他們傳來的訊息外,還有許多來自喵喵他們的關心,最後就是冰炎叫他到餐廳集合的訊息。

看了看時間,距離冰炎要求的集合時間,剛好只剩下一個小時,足夠他盥洗完畢後到餐廳吃頓早……午餐,現在是下午了。

當漾漾走到餐廳門口時,一個還滿常出現的,其實自己和他不是很熟的聲音,傳入漾漾的耳中。

“漾~”

同學,我和你真的不熟啊,最多摔了你幾次而已,能不要怎麼煩人。

毒菇同學再次出現在他的眼前,說真的,自從他不久前將毒菇同學要他傳的那些話,以簡訊的形式告訴千冬歲後,得到其實只是看他不順眼的訊息後,漾漾越來越常在閒晃的時候遇到他。

而他也總是手賤似的,總是要搭漾漾的肩膀,然後被漾漾摔出去,然後下次再見到漾漾的時候依然沒有記取教訓,再次手賤似的去搭漾漾的肩膀。

對於這件事,漾漾的感想是,你是抖M嗎?還是只有七秒鐘記憶能力的金魚?腦容量小到記不起教訓?怎麼每次都要搭他的肩膀呢?漾漾表示他理解不能。

不過這次毒菇同學搭上漾漾的肩膀時,漾漾並沒有把他摔出去,他已經將近一個星期沒吃飯,快要餓死了,沒那個多餘的力氣把他丟出去。

“你這節沒課呀?”他興致勃勃的抓著漾漾說話。

“請假。”漾漾請假到這一天,所以他今天整天都沒事,要不是冰炎把他叫出來,他應該會宅在宿舍裡耍廢。

“這樣啊,你也是被學長叫來的吧。”毒菇同學搬了一堆高熱量的油膩食物堆到桌上,“等等萊恩他們也會來,來吃,不用客氣。”

不好意思,我覺得一個星期沒吃東西的我,不適合吃這種東西,給我一碗粥就好,謝謝。

漾漾被這些食物的油味燻到反胃,決定鴿一次冰炎也不要繼續待在這裡。

“他現在不適合吃這個。”還好冰炎即時現身,解決了漾漾想鴿他這件事。

冰炎端了一碗清粥給被毒菇同學抓住,不讓他離開的漾漾。

“謝謝。”冰炎真是個好人,漾漾對剛才出現想鴿他的想法的自己感到羞愧,那麼好的人,自己居然想鴿他,真是太不應該了。

冰炎頭上冒出青筋,他想要一拳卯下去,可是自己又打不到他,可恨。

冰炎的身邊除了萊恩外,還有一個白袍和一個黑袍。

白袍是人類,黑袍是吸血鬼,還是貴族級別的,就是不知道是第幾代的。

“密西亞·D·蘭德爾伯爵,另一組代表隊的隊長。”冰炎向漾漾介紹這名亞麻色短髮,藍紫色眼睛的吸血鬼。

接著他向藍德爾介紹他們,“西瑞你認識了,另外這個是褚冥漾。”

“久仰大名,聽說那一戰你的表現十分出色,我很期待你在競技賽中的表現。”蘭德爾用探究的眼神看著漾漾。

漾漾無視了他的眼神,思考了一下要怎麼回應他的話。

“謝謝……稱讚?”漾漾先是遲疑的說,接著他當機了一下,他說‘競技賽’?

“怎麼了?”冰炎聽到漾漾的心聲,便這麼問他。

“沒事。”漾漾表面上很淡定,心底開始狂歡,可以去打架了,開心。

冰炎決定不告訴他他上場肯定不會出現打架的情況,只會出現一面倒般碾壓敵方的戰況。

“這個是林。”冰炎打斷漾漾心中的狂歡,向他介紹另一個人,“他是這次競技賽預賽時,我們這邊和對手校的聯絡人。”

他和自己的配色非常相似,顯然是原世界的東方人。

“你好,初次見面請多多指教。”

“你好。”當他們聊天聊到一個段落後,他們終於進入了正題。

“雖然是候補人員,但是今天找你們來,是想了解一下幾位的慣用武器。”蘭德爾開始主持這場會議,他認真的看著這兩名無袍級和一名白袍,“幻武高手的萊恩,羅耶伊亞家族的西瑞,以及突然出現的超新星褚冥漾,除了漾漾以外,都是高中部的名人,所以基本上我想先看過三位的武器以及作戰方式後,再來擬訂作戰策略。”

“可以。”剛才一直像是隱形人般的萊恩先行回應,當他紥起馬尾後,存在感立刻上升了一個層次,“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知曉者見識你的型。”

兩把黑刀插在桌上,是可以割開空間的力量感。

“異界刀。”能成為黑袍的人,基本上都有一定的眼力,蘭德爾讚賞的說,“你的眼光很不錯。”

“如果我有機會上場,你不會只看到異界刀。”

“好,我記住了。”他喝了一口咖啡,詢問毒菇同學,“那你呢?”

“我不用幻武兵器。”他的手變成了獸爪。

最後,所有人看向漾漾。


---
作者的話:這是今天的份,我會嘗試日更到5/2。
順便講一下cp的部分
龍馬和美琴我吃無cp,所以我理所當然是寫無cp。
綱吉我吃all27偏1827,所以他的cp應該是雲雀。
太陽就是雷格,沒什麼好說的。
日炎我吃逆cp月炎,所以cp是白蓮月。
洛基就錘基,沒毛病。
瞬和本文設定的她哥組cp,德國骨科的哈瞬,cp哈迪斯。
另外,哈迪斯也是他們那群人的其中一個。
虞因我吃聿因。
就醬。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8 15:53:12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4-27 19:25
啊啊啊啊啊~~~  漾漾公主抱冰炎耶!!!  看到的時候血槽頓時空了  漾漾這絕對威了呀!! ...

其實我也覺得,這cp可能要逆……不可以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4-29 14:19:15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29更新至成為候補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好奇者見識妳的優美。”

水藍色的光暈自漾漾的胸口冒出,銀色的絲線繪製初她的輪廓,被漾漾塑造出來的兵器,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你的兵器造型很奇特。”而且,聚集在這把兵器周圍的,是非常純淨的水之力,她的淨化能力,說不定可以媲美光系的高階淨化術。

“謝謝。”漾漾這樣回答蘭德爾。

場面冷了下來,漾漾這個ky在吃完清粥後,在毒菇同學的食物中,挑出幾樣不怎麼油膩的食物填肚子。

“光看武器也看不出什麼。”蘭德爾咳了一下,吸引他們的注意力,對三人說,“麻煩三位用自己的代表兵器打一場吧。”

“在這裡打嗎?”毒菇同學非常興奮,顯然很想找架打。

漾漾也很興奮,只是表面上看不出來。

“當然不是。”蘭德爾搖搖頭。冰炎告訴他們說,“第七武術台被我預約下來了,去那邊打吧。”

傳送陣很快的將他們送到武術台。

這個場地是由深不見底的深淵,和幾根高低不一的木樁所組成。

漾漾在這個深淵中,察覺到哈迪斯的氣息。

那是和葉琉‘生’的存在相反的死亡氣息,還有一些如同黑泥捏成的扭曲人形,攀爬在木樁上,發出意義不明的哀嚎聲。

兩位黑袍坐在觀眾席上看戲,林站在一旁像是裁判席的地方。

漾漾踩上柵欄,躍上其中一根木樁上。

三個人站成三角形,成三足鼎立的狀態。

由毒菇同學先行發動攻勢,可能是覺得漾漾的實力不一般吧,他攻擊的目標是漾漾。

漾漾甩刀斬開他的攻擊,抬起腳把他踹飛,腳下一使力,木樁發出巨大的聲響,像是要碎裂開來般,以肉眼無法捕捉到的速度,出現在毒菇同學的前方,舉起武器朝他砍去。

萊恩在這時揮舞雙刀,拍開了漾漾在甩刀時射出的子彈。

毒菇同學抓住木樁,改變自己落下的方向,以躲避漾漾的攻擊。

萊恩接替毒菇同學迎戰漾漾,他揮動雙刀的速度很快,讓人無法看清。

漾漾揮刀的速度比他慢上許多,卻能精準的阻擋萊恩的每一次攻擊,甚至還有閒暇空間反擊,對萊恩造成不小的麻煩。

黑色的雙刀直面的襲上漾漾,毒菇同學也變成雙爪攻向漾漾,漾漾遭到夾擊,戰況激烈,漾漾的情勢岌岌可危。

“水式,鏡反照。”水化作一面如同鏡子般的盾牌,如同字面意義上的意思,盾上反射出萊恩的攻擊,然後以同樣的攻擊打回去。

萊恩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弄得措手不及,狼狽的與漾漾拉開距離。

漾漾回身以刀阻擋毒菇同學的攻擊,刀刃和獸爪擦出火花。

毒菇同學藉由反作用力後退時,隨之而來的是幾道槍聲,大部分的子彈被他擋下,但依然有少部分的子彈擊中他。

見兩人都與自己拉開距離,漾漾想要發大招,於是用力一跳,捏碎一張風符滯留在空中。

“水式,灼濤珠。”漾漾的身邊聚集了幾顆水珠,以漾漾為圓心均勻環繞著,隨後分成兩部分,同時攻擊兩人。

他們兩人早就注意到漾漾的動作,一點也不會小看那一顆顆小水珠,動作快速的不斷移動。

果不其然,當水珠撞到木樁上時,整顆水珠突然炸開,將木樁攔腰炸斷。

一場沒有經過多久時間的戰鬥,已經摧毀了整座武術台上大部分的木樁,只剩下兩三根木樁孤伶伶的矗立著。

就在這時,漾漾把自己的注意力從他們兩人身上收回,冷冷的注視著幽暗的深淵,“上來了。”

他們看到漾漾的行動,也低頭看向深淵。

不看還好,一看下一跳,他們都沒有注意到那些黑泥人偶般的冤魂,已經爬上了木樁,距離他們只剩下幾公尺了。

這時,漾漾突然發動攻擊,他們以為他要藉機攻擊他們,其實不然。

藍色的火焰被漾漾當成子彈射出,打在黑泥人偶的臉上,藍色的火炎在灼燒,它們不只都安靜了下來,就連動作都變得遲緩很多。

“先停戰。”萊恩舉起異界刀,對另外兩人說。

“隨便。”漾漾看得出來他想要使用異界刀的特殊能力,所以默默的讓出了自己的位子,順便替他將錨點拋設好。

“嘖!本大爺為什麼要聽你的啊?”毒菇同學也只是嘴上說說罷了,他的背後長出巨大的一對翅膀,鎮翅飛到空中,就連他的腳也變成了爪狀。

萊恩跳起,一隻手抓住了毒菇同學的其中一隻爪子,懸掛在半空中。

漾漾繼續對黑泥人偶射出藍炎子彈,替他們兩個爭取時間,不過,漾漾心裡其實有點想將它們全都炸了,但是要給他們一點表現自己的機會,所以他打消了自己的念頭。

萊恩將雙刀和在一起,變成了一把巨大的黑刀,他將刀尖指向深淵,咬破手指在刀的一面寫下咒祭的文章,毒菇同學也如同畫葫蘆般,模仿萊恩在刀的另一面寫下相同的咒文。

“異界的刀,穿破空間,將不該存在的返回地面。”萊恩唸出咒語,刀的兩面發出冷光,冷光漸漸的匯集於刀尖處,然後黑色的光束劃破深淵的黑暗,空間被異界刀的力量碎裂開來,出現一道裂痕。

一顆巨大的眼睛從裂痕中往外看,看著那些扭曲的黑泥人偶。

接著眼睛合起,所有的黑泥人偶在那一瞬間全部消失,只剩下深不見底的深淵。

觀眾席上傳來掌聲,蘭德爾的聲音傳進了他們的耳中,“臨場、體力、行動力、臨時合作上三位表現都過了我預期範圍。”

他向他們揚起笑容,“你們,全都合格了。”

“本大爺還能再大三天三夜。”毒菇同學對漾漾和萊恩發出挑釁。

“沒興趣。”漾漾用槍管重擊毒菇同學。

“如同之前說好的,西瑞和褚是我這一隊的候補,萊恩是蘭德爾那一隊的候補。”冰炎先把漾漾劃入自己的隊伍之中,因為漾漾是以無從屬的身份被冰炎叫來的,也就是說,蘭德爾是可以和冰炎搶漾漾的。

“這場競技大賽,我們將會期待你們的表現。”蘭德爾看起來有些遺憾,不過很快又恢復原本的狀態。

“走吧~漾~我們一起左商店街~”一把事情說完,黑袍們就讓他們原地解散了。

這個時候,毒菇同學又非常自來熟的勾住了漾漾的脖子,另一隻手指著校門的方向,“讓身為俠士一同遨遊江湖吧。”

“不是……”漾漾發現這句話有點長,所以拿出手機打字。不是說要去右商店街。

“右商店街?也可以啊,不過本大爺幾天前買的水晶在課堂上爆掉了,所以得去買正常一點的東西才行,不然遲早被當掉。”

雖然這麼說,不過毒菇同學看上去其實很爽,一點也沒有會被當掉的憂慮感。

“本大爺遲早會去找買我瑕疵貨的人討回這筆帳。”

我覺得你和他們可能很合得來,在永遠不嫌事大這一點上。

“來,就讓我們朝著夕陽的方向出發吧!”

可惜太中二了。

走了一小段路,他們停在一間掛著百年老店招牌的黑黑小店。

“找到了,就是這間。”

“買什麼?”漾漾覺得這一間店或許會很對葉琉的胃口。

“哼哼,既然你誠心誠意的問了,本大爺就大發慈悲到告訴你。”

這次是串戲串到寶可夢去了嗎?

“當然是詛咒用的凶水晶。”

漾漾看著毒菇同學很嗨的進到店裡和裡面的烏龜精吵架,他靜靜的站在門外,嗅著銀秋的氣味,看向不遠的一間小店。


---
作者的話:這是今天的份。
糟糕,可能要氪一單才夠兩次十連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