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4-11 22:06: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有有!我來了!請繼續加油!(不知道我們可愛的日向夜,阿夜有沒有機會出場?(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14更新至枷鎖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4-15 00:29 編輯

他們買完東西後就散了。

漾漾和冰炎他們一路,葉琉獨自離開,其他人到綱吉名下的KTV要了一個包廂。

“那傢伙怎麼回事啊,不就顧個人而已,稍微看顧一下會怎樣?”龍馬首先開始抱怨葉琉的行為,她做出來的事情,很有打虞因臉的嫌疑。

“她這麼做確實不太好,但是她肯定有她的原因,我們應該要先了解她為什麼這麼做,再來評斷她的行為。”阿碧索非常理性的指出龍馬和葉琉兩人的不妥之處。

“她可以表面上先答應啊。”美琴說出她認為較好的方法。

“妳忘了葉琉她不能隨意答應別人的要求嗎?”綱吉指出美琴遺忘的事,“葉琉從不輕易答應別人,是因為因果的關係,如果她隨便欠人因果,蓋亞(世界意識)就有理由弄死她。”

“姓葉的果然不是什麼好東西。”龍馬突然爆出這句話。

“怎麼回事?”美琴問。

龍馬仔細的將手機裡的訊息看完後,將整封訊息刪除,“你們記得幾千年前,葉琉某一次轉世的時候,有一位稱葉琉為摯友的半神王者嗎?”

“他怎麼了嗎?”阿碧索早就覺得他們兩個有問題,只是找不到問題點,一個死後連靈魂都失蹤了,另一個繼續轉世,不再提起他。

“他的靈魂是被葉琉毀滅的。”

“什麼!”另外三人同時驚叫,那時候他們感情有多好,所有人都看在眼裡,沒想到……

“因為那個王是蓋亞的人,雖然他自己不知道,但是他的存在會是壓制葉琉的枷鎖。”

“就……只是因為這樣嗎?”阿碧索面色慘白,不可置信,另外兩人也是差不多的樣子。

“葉琉的性格啊~不就是這樣嗎?”

“那她跟我們說這個有什麼意義?”現身份為原世界第一黑手黨首領的綱吉,很快的冷靜下來,找出自己該問的問題。

“因為他弟也是類似的存在,他壓制的人就是因,葉琉看到了,但她不能親口對因說,所以只好告訴我們。”

“那麼,你們覺得我們是否要告知因呢?”龍馬壞心眼的說。

是要將要被壓制,還是要殺死他的選擇權,交給虞因,還是瞞著他,順其自然的發展,“決定吧,諸位。”



----------



“妳確定是那個金閃閃的傢伙?”emiya懷疑的問葉琉,“不會是妳感覺錯了吧?”

“不可能。”葉琉低著頭,“一模一樣的力量感,絕對錯不了,可惡,蓋亞果然出手了。”

“他們再過幾個月就要過來了,妳要怎麼處理?”

“全送回英靈座吧,就怕蓋亞為了對付我,把他的本體直接從英靈座上弄回這個世界。”

“妳真的有出手毀滅他的決心嗎?妳肯定是故意讓蓋亞送他走的吧。”emiya提出質疑,因為他熟知她的性情,“正如妳所說,蓋亞畏懼妳的原因是,妳是他們之中對他威脅性最高的,所以才在妳轉世時動手腳,封去妳的記憶,使妳偏離原本要降臨的身軀。”

他見葉琉低著頭沉默,繼續說下去,“當妳在被詛咒的時候,滿腔的憤怒喚醒了原本記憶的妳,捨棄了那句身體,出手攻擊那些神明。”

“妳替他撐下了所有源自於神的攻擊,將神明封印在神界中,讓他完成將神權轉換成王權目標。”

“我不相信妳對他沒有感情,只是妳在畏懼,畏懼那種被限制住的感覺,所以假意對他出手,讓蓋亞把他送離這個世界,我說的對嗎,小琉?”

葉琉沒有反駁,也無法反駁,只是靜靜的低著頭沉默。

Emiya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嘆了口氣,葉琉太過倔強,倔強的不肯依靠任何人,不肯輕易的表露自己的脆弱,在自己心中築起比加拉哈德的寶具還要厚重的城牆,將自己的真實加上重重的防護。

也難怪那個時候她會召喚自己,她和自己非常相似,只是自己已經卸下面具,而她依然帶著。

“我不對妳的行為做出任何的評價。”emiya說出自己的誓言,葉琉是他所承認的master,所以他會完成她的願望,“妳曾說過,妳視我為兄父一般的存在,那麼我向妳保證,我會像是妳的兄父一樣的守護妳,只要妳不願意,他就別想接近妳。”

所以,不要再獨自一人承受一切了,我是妳的servant,也是妳的家人,請讓我和妳一起承擔。

葉琉愣愣的看見emiya,他眼中是滿滿的溫柔,和長輩般的關愛,從來……沒有過呢,就是祂也是。

兩行清淚在她的臉上垂下,留下兩條淡淡的痕跡。



----------



已經賣完的漾漾在一旁等著冰炎他們挑選水晶,他感覺到了什麼,從袋子裡取出幾顆水晶,“水之使役,你是我的眼睛,風之使役,你是其身的速度,光影為偽裝,大地為守護。”水晶化為小魚的形狀,沒入大地之中,它會將它所看見的,全部穿入施術者,也就是漾漾的腦海中,“去。”

“店主你認識。”冰炎隨意的走到漾漾身邊,“對吧?”

“嗯。”漾漾回答,“便宜?”

“有,謝了。”

漾漾搖搖頭,“不會。”

當他們走出店鋪時,萊恩正在和一個斗篷男說話,他一下點頭一下皺眉,發現我們出來後,和那人打了招呼快步上前,對學長說,“這一帶最近都不怎麼平靜,聽說右商店街也是如此。”

他和學長對視一眼,繼續說到,“大概是那個‘時間’到了,已經有一些不入流的東西混進來探查消息了吧。”

時間?

是龍馬他們之前提到的大競技賽嗎?

“對,所有異能學校每三年會聯合舉辦的大競技賽。”冰炎回答漾漾腦海中的問題。

“今年大概是在冬天的時候正式開始,十月的時候就會先開始校內選拔了。”喵喵微笑,接續學長的話。

“上屆前三名的學院會分別提出一樣大型寶物作為今年一二三名學院的獎賞,而且還有很優渥的獎金,所以在選拔賽時候就已經可以感覺到競爭的火焰。”千冬歲環著手解釋著,“上屆我們學校是第一名,聽說代表的學長們都各自分得高價位的賞金,而學校也拿到了一樣寶物,那樣寶物後來好像就是給那些學長學姊了管理與使用。”

聽起來很不錯呢,可惜漾漾沒有興趣。

#見過一堆好東西的漾漾#

#土豪、不差錢的一群人#

“不過每次開始前,總是會發生這種事。”萊恩取出黑色的幻武兵器,沉重的雙刀落下,撞擊地面發出聲響,“剛剛來的人就是特意過來告訴我們要小心的。”

周圍的行人一見萊恩將雙刀提出,立刻非常有經驗的退到一旁。

萊恩腳下的影子開始扭曲,因為被雙刀釘在地上而痛苦掙扎。

是只能刺探消息,弱到不行的使役。

“確實,只是小角色。”冰炎把無所畏懼,近距離看戲的漾漾拉到一旁。

萊恩勾起危笑,綁起馬尾露出銳利的雙眼,“來刺探消息的,準備好被修理了嗎?”

影子開始尖叫,聲音非常淒厲。

轉動雙刀,萊恩一臉著迷,非常興奮的說,“快出來吧,寶貝,我等的不耐煩了。”

說真的,就算你把它叫出來也打不了啊,那麼弱,可能一招就死了吧。

周圍的行人沒有畏懼,空出一定的範圍,連商店老闆都從店鋪中探頭觀望。

“年輕人,加油喔!”二樓的兔女郎用麥克風大力傳送,四周響起吆喝,行人鼓譟的聲音,在這一瞬間淹沒這片區域。

我是不是也該替他加油呢?

當漾漾正在思考時,萊恩舉起了雙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悠樂 發表於 2019-4-11 22:06
有有!我來了!請繼續加油!(不知道我們可愛的日向夜,阿夜有沒有機會出場?(喂! ...

有喔,他會出場的,不過可能會在很後面的地方,因為他們現在不在同一塊大陸上,所以他不會很快出場。

點評

沒關係!我等他出來、還有漾漾發威!  發表於 7 天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認真的看完後發現有太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上面54樓的發言請忽略,不小心按到發出了m(._.)m)認真的看完後發現有太多小說沒看過了  看來我的書單又有加上非關英雄了......  話說壞蛋安地爾什麼時後會出現呢?(竟然敢封印我們家可愛的漾漾  罪不可赦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14更新至討論、競技賽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4-15 00:42 編輯

“小角色。”萊恩一點也不將這片黑黑的影子放在眼底,黑刀一轉脫手射出,將影子釘在牆上。

影子又是一陣淒厲的慘叫聲,聲音尖銳的使漾漾皺起眉頭。

“只是使役而已。”冰炎看著被釘在牆上的黑影,這樣說,“那種程度對你而言很輕鬆吧。”

“當然。”還可以借此反追蹤,狠狠的咬施術者一口。

“要讓漾漾試試嗎?”聽見冰炎的話,萊恩回頭問。

“給他吧。”我也想看看他能做到什麼程度。

“好。”萊恩收回雙刀,解除限制的黑影自牆上落下,漾漾毫不猶豫的走上去,接替萊恩,“換你。”

“好。”水元素在漾漾手中凝聚,漾漾的瞳孔中,再次泛起水藍的光芒,但不再失去意識。

上次在白園中見到的唐-儀刀,再次出現在漾漾的手中。

“漾漾,加油喔!”漾漾非常平靜,黑影在他的腳邊徘徊,朝漾漾的身上撲去。

對了,他有個新的想法呢。

最近剛被安利某遊的漾漾,想試試他在遊戲中看見的絕世刀法。

一步無間,二步越音,三步絕刀──無名三段突刺。

漾漾的速度很快,除了冰炎外,沒有人能看清楚漾漾的動作,他們只看到漾漾拔刀,下一秒出現在黑影的後方。

當漾漾把刀收回鞘中後,黑影四分五裂,其中落下一隻小蟲,被漾漾的術魚吃掉了。

“漾漾,你很厲害呢。”喵喵幾人湊到漾漾身邊,這時的漾漾瞳孔已經恢復正常,唐-儀刀也消失無蹤。

“非常精湛的刀法,漾漾肯定有練過。”千冬歲推推眼鏡,好奇的說。

“漾漾,有空來切磋一下。”同樣是使刀的萊恩邀請漾漾,漾漾沒有多想就同意了。

顯然漾漾對自己的實力沒有正確的認知,對漾漾實力有一定程度上了解的冰炎,也沒有去阻止他們。

那個老太婆已經告訴他他會是代表隊的其中一隊,如果能讓漾漾加入,勝利的機會肯定會大大的增加。

“我等一下有工作,你們先回去吧。”冰炎把整袋的水晶交給漾漾,“幫我拿回去放,我直接到任務地點去。”

說著,冰炎遞給漾漾一把鑰匙。

“嗯……衣服?”之前聽葉琉說,黑袍出任務都要穿袍服,不過她很少在穿就是了。

“偶而一兩次沒有關係,被抓到不過訓誡一下。”冰炎聳聳肩,以一副做過好幾次的樣子說。

原來如此,果然葉琉有特權呢!不穿被抓到也不會被罵。

“那就這樣,你們先回去吧。”

有特權,她是編外的人嗎?那麼褚呢?

懷著滿腹的疑問,冰炎開啟傳送陣離開。

“學長再見。”很明顯喜歡冰炎的喵喵對冰炎說。

傳送陣發出閃爍的光芒,下一刻,冰炎已經消失在他們面前。

“我們也該回去了。”千冬歲先開口說。

“走吧。”



----------



“是黑袍真好。”

他們現在的位置的學校餐廳,雖然假日不開火,但還是有提供小點心和飲料。

“黑袍……難考?”漾漾停頓一下,想了一個比較好的措詞來詢問。

“是呢,漾漾,黑袍不好考喔。”喵喵放下手中的飲料,“Atlantis裡面至少有近萬人,因為包括了從幼兒園到聯研部之類的學級分別,可是在裡面包括老師也只有十五個黑袍。”

“在這個世界中,袍級的階級是全世界組織公會聯盟所設定的,就我所知道的現役黑袍者大約只有七十五人,其中Atlantis學院佔了十五人,算是很大的集中地,在十五人裡面老師以及學校的職員佔了十人,學生佔了五人。”千冬歲開始他的情報分析,“所有袍級裡面黑袍是最高等級的,所以在全部世界裡面可以暢行無阻,也遠比一般工作者優渥很多。”

“聽說在公會創立的時候,還設立了一個叫做編外黑袍的部門。”白袍的萊恩開始說他曾經聽過的八卦,“裡面的黑袍都是被邀請成為黑袍的,類似鎮場子的那種存在,不過他們都神出鬼沒,鮮少接受任務,所以不被計算在那七十五人之中。”

嗯……葉琉果然是規格外的存在,呃……他們好像也都是,不過絕對不包括我。

這是自認為普通人的漾漾。

漾漾開始回想葉琉的話……



----------



“我為什麼住黑館?”葉琉用你是白痴嗎,怎麼問這種話的眼神看著漾漾,“我住黑館當然是因為我是黑袍,不然你以為還會有什麼原因?”

我以為妳和我一樣是破例……

“你在開什麼玩笑?我的實力是不需要破例的。”葉琉的語氣放柔,“我跟你說啊,漾漾,黑袍這東西,只要我們想要,公會的傢伙恨不得直接送給我們,記住了,是我們想要或不想要,不是得不得的到的問題。”



----------



回想結束。

嗯,他們果然超神的。

“附帶一提,現役的紫袍有三百四十一人,而白袍有一千六百五十四人,我們學院當中紫袍者佔了六十五人而白袍者佔了兩百零七人,在固定地點算是最多的。”繼續補上未完的話,千冬歲推推眼鏡,“在全部的異能學院當中,Atlantis一直是所有學院的領首者。”

漾漾在一旁若有所思,他不認為葉琉會是因為這間學校最強的關係,讓自己不去七陵。

所以,除了最強還有其他原因嗎?

萊恩打斷漾漾的思緒,“不過聽說黑袍的死亡率也是最高的。”一直在出神狀態的萊恩突然插進話題,“上年的黑袍還有八十九人,今年現役的就只剩下七十五人,其中還有四個人是新任的。”

一年死十八個人嗎?這死亡率好像有點高,看來黑袍任務是真的很危險……

找個時間去要一件吧,好像很有趣呢!

只能說他們那群人永遠不缺乏搞事之心,就連什麼都不記得的漾漾也是,無時無刻想要搞事的欲望深深的刻入本能中。

只能說木槿大人真是罪大惡極呢!

“競技賽?”漾漾問了另一個問題,打破了有些沉默的狀態。

“那個是每三年舉辦一次的全異能學院聯合競技賽。”喵喵很認真的回答漾漾,“每所學校都會派出厲害的高手參與,十月十五會開始第一次淘汰賽,所以很多學校都已經開始收集其他學院的資料了,剛剛我們碰上的就是這一類的東西。”

“不過會派出什麼樣的對手,大家的心裡一定有底,大部分的學校都會派出有袍級的人員參賽。”

“嗯……學長,參加?”

“學長肯定會參加,雖然學長還很年輕,不過他已經是學生袍級中,綜合實力最強的黑袍之一了。”千冬歲喝了一口飲料,有些低落的說,“大賽很令人期待,可惜還輪不到我們上場,還是等著看戲就好吧。”

欸!所以不能打架嗎!

“雖然有點失望,不過我們可以期待下學期的年度運動會。”喵喵同樣有些低落,遺憾的說,“和校內同學過招,學習經驗也是不錯的事。”

不能打架就不好啊!

“漾漾很幸運呢,一入學就遇到聯合競技賽,我之前想看都要等好久。”喵喵安慰的說。

但是漾漾根本沒有聽進去,他在想,是不是該去找她開個後門,就算是候補也好。

“萊恩你要不要考慮去找黑袍或紫袍的人合作?搞不好你今年就可以參加了。”千冬歲問一旁一直沉默不語,像是要隱形般的某人。

過了半晌,萊恩才回答,“我也是這樣想,已經拜託認識的人去幫我詢問可能性比較高的紫袍和黑袍者了,不過機率應該不大。”

算了,還是找葉琉想辦法好了。



---
作者的話:在好久好久之前,他們的日常就是搞事呢,也難怪蓋亞識想要壓制他們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7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4-14 07:28
(上面54樓的發言請忽略,不小心按到發出了m(._.)m)認真的看完後發現有太多小說沒看過了  看來我的書單又 ...

嗯……其實不是封印喔,不過再說下去就劇透了,請繼續看下去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7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咦 不是封印!!!那是...?(期待後續ing)不過原來葉琉他們這麼厲害喔! 黑袍是想要不想要 而不是拿不拿的到!!  然後漾漾竟然學會走後門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4/17更新至前往,鬼王塚

“漾~”

熟悉的毒菇又出現在漾漾的面前,漾漾馬上和他拉開距離,開啟傳送陣。

“嘖,每次看到我你都要跑嗎?”

既然知道我要跑就不要來堵我啊,話說我們不熟吧,為什麼每次都要來堵我啊?

“有事?”漾漾散去傳送陣,讓自己的表情盡量冷一點,希望毒菇同學可以懂得看人臉色,不要再來找他。

“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啊,只是剛從右商店街回來,遇到好玩的東西。”毒菇同學從口袋拿出一個玻璃瓶,裡面裝著一隻和剛才被漾漾的術魚吃掉的蟲子一模一樣的黑色蟲子。

附帶一提,它長得和蟑螂很像。

“使役?”漾漾有點驚訝,沒想到會看到相同的使役。

剛才問了他們,他們說這種使役非常爛,而且都不知道過時幾百年了,沒想到還會有人使用。

“你知道。”毒菇同學晃動瓶子,瓶裡的蟲子被晃的暈頭轉向,“沒錯,剛剛順手抓回來的。”

順手嗎……漾漾沒有深究他說的話到底是真是假,其實他在想,他覺得他可以把蟲要來,會用這種過時的東西的,應該是同一個人。

嗯,可以炸兩次。

術魚回報他說已經鎖定目標,就等他選擇詛咒了,如果也是同一個人的話,漾漾可以改變原本要下的水逆詛咒,變成先爆炸,再水逆,完美。

“你買了好多水晶。”手賤的毒菇同學把手伸向冰炎的袋子,被漾漾閃過了,他擺擺手,“真漂亮,選得真好。”

漾漾抬起右手的袋子,“學長。”

漾漾抬起左手的袋子,“我。”

“喔,沒想到你這麼有錢啊,這一袋起碼要幾千的卡爾幣呢。”

廢話,你當我不知道嗎?這些都是我挑的,我怎麼會不知道。

“所以?”

“所以下次有空一起去右商店街逛逛吧,那裡有趣的東西比較多。”

“好。”漾漾毫不猶豫的答應了。

有趣這兩個字戳到漾漾的心理,說到底,就是漾漾太無聊了,沒有架打什麼的……奇怪,他什麼時候突然變得這麼好戰呢?

“那就這麼說好了啊。”毒菇同學把裝著蟲的瓶子放進漾漾的袋子裡,“既然你對這個有興趣,那就送你吧,我再去多抓幾隻。”

看著毒菇同學跑掉,漾漾又召喚了一隻術魚,讓術魚鎖定目標。

確定兩隻都是同一個人的手筆後,他想應該先去打擾一下日炎,她對爆炸系的詛咒比較精通,再去打擾一下葉琉,關於運勢方面的詛咒她比較精通。

只有兩隻蟲,一定要狠狠的打回去。



----------



和學長一樣,葉琉直到墓陵課開始前才回來。

可惜了,不曉得他的詛咒有沒有發生作用。

兩人同時走進教室,葉琉穿著黑色的旗袍,縫上金邊的高衩裙擺還間隙間,還能看到黑色的絲襪。

冰炎非常規矩的穿著原本沒有穿的黑袍。

“我請朋友幫忙帶來的。”無限收音的冰炎回答漾漾的問題。

“漾漾。”葉琉坐到漾漾旁邊,“我給你的東西都帶了嗎?”

漾漾乖巧的點頭。

“那就好。”葉琉轉過身,不再理會漾漾,自顧自的在一旁做自己的事情。

漾漾看著和葉琉同時進來的冰炎,他覺得他們很有可能是去出同一件任務。

“我和她還有一個外校黑袍一起去處理獄界的問題,快三天沒睡,都在和那些墮落的東西對峙。”

惡鬼嗎?漾漾皺起眉,那是對於在本能上,對於鬼族的厭惡。

“獄界?”喵喵幾人聽見後,都聚集到漾漾的身旁,“聽說妖靈界和獄界最近都不怎麼安靜。”

葉琉用警告的眼神瞪向冰炎,冰炎沒有繼續說下去。

“漾漾不是有見過妖靈界的妖靈嗎?上次在白園的時候。”千冬歲轉過頭對漾漾說,“他們向來不安分,總是一直攻擊自己想要的東西。”

漾漾眼神露出迷茫,很快的收了起來,他不記得這件事。

“獄界可比妖靈界更凶狠的多,難怪一次要出動三個黑袍。”

葉琉警告的眼神掃向正在漾漾身旁討論獄界的幾人,可惜他們討論的正熱烈,根本沒有注意到。

而唯一注意到的冰炎則用不贊同的眼神看著她,在他看來,漾漾遲早都會知道獄界的事情,倒不如現在就讓他知道,也可以早早的做好心理準備。

葉琉原本想下一些咒,讓他們管好自己的嘴,但想到接下來要去的地方,讓她放下了她的想法。

六爻卜卦只算出大凶和末吉,是不是否極泰來還有待商榷。

重要的是,要還沒恢復的漾漾能硬扛大凶,幾乎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只能靠你們了嗎……瑪修……

“你也遇過獄界的手下。”確定葉琉沒有做出任何過激行為的冰炎對漾漾說,“比申鬼王下深水貴族,瀨琳。”

漾漾垂下眼,掩住眼中對於鬼族深深的厭惡,他幾乎可以確定,他會失去那些,絕對是因為鬼族,再不然就是與鬼族有關,不然他不會如此的憎惡鬼族。

漾漾陷入思考中,周圍的討論聲都被他忽略了。



----------



墓陵課的教授走進教室。

漾漾對這位教授的第一印象是……老的快要斷氣似的,說話斷斷續續,一不小心岔氣,就會倒地不起的那種。

至於第二印象,實力是紫袍中等的程度,看起來還算不錯,能勉強一戰,雖然可能入不了其他人的眼。

葉琉沒有翹課真是奇蹟。

“各位……同學……請移動你的腳步……我們……要到……第一實習場去了……”老教授開啟空間通道,領著所有學生進入。

看他走路那危危顫顫的模樣,我還是懷疑一下他的實力好了。

“褚/漾漾,閉上你的腦!”冰炎和葉琉同時說。

等等,他用法術聽我的心聲,所以他知道我在想什麼不奇怪,但是妳怎麼會知道啊?

葉琉斜了漾漾一眼,“因為我是葉琉。”

我會信這個原因才有鬼。

“對了,你們知道要去哪嗎?”喵喵興奮的問。

“某座墳墓裡面吧。”前面的學長拋來這句話,“聽說這位老師很喜歡求生遊戲,他會把學生丟到墳墓裡面……古代巨型墓陵那種,然後要運用課堂所學自行逃生。”

漾漾先看向葉琉,看她一點都不驚訝……廢話有天眼的人最好驚訝的起來啊!就算葉琉有在壓制天眼,靠著她那繁雜靈通的情報網,不知道才有鬼。

他接著轉向喵喵,看喵喵一臉驚訝,確定她也是不知道的。

最後轉向千冬歲,見他一臉躍躍欲試的說,“這樣很好啊,可以實戰練習。”

“真糟。”漾漾低聲的說。

他認為到墳墓裡等於推理解謎,躲避陷阱,對戰殭屍(?)這類的事情。

信奉能用砍的解決事情,那就用砍的吧的漾漾,理所當然的認為這是件麻煩事。

附帶一提,那些人也都是信奉能用武力解決問題,那就先用武力的,還有拳頭大才是真道理的。多麼的簡單粗暴啊!

雖然比較像是因為懶。

“各位同學……我們到了……第一實習場……鬼王塚……”

站在漾漾身後的葉琉聽了,平靜的表情瞬間崩裂,擔憂的看向漾漾,見他沒有什麼反應,才稍微放下心來。

“這是獄界與精靈族大戰時候……據說曾經虐殺一百多名精靈……的鬼王……被聯合封印……埋在這裡……”教授講話斷斷續續,只差沒有斷氣,“精靈們在此地做下封印……後來鬼族陸續……也放下了不少機關……這就是今天的功課……到中心點後拿回……學校徽章……就過關……”

通道消失,眾人瞬間向下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4-14 22:33
咦 不是封印!!!那是...?(期待後續ing)不過原來葉琉他們這麼厲害喔! 黑袍是想要不想要 而不是拿不拿 ...

是的,一切都是時臣(誤)那些傢伙的錯啊,都是他們教壞了可愛的漾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