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6 22:44:46 | 顯示全部樓層
哎呀哎呀......感覺有趣就點進來了,果然很有趣啊~
不過有點看不懂說,
這篇到底是平行時空之類的還是同樣的事情千年後重演不過加上漾漾變強了這樣?

雖然在御論上的帳號是好友但好像不知道大大如何稱呼?
感覺可以一起好好聊聊滴~^^

By唯初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7 13:40: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接住\(^o^)/,好吃*^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9 10:33:23 | 顯示全部樓層
同學拜訪



“你……到底是誰?”

從他的反射動作可以看出,他是個經常戰鬥的人,但他從出生開始,從未出現在守世界過,對鬼族的殺戮和敵視,更是出自本能。

但他的思考,卻不想是經歷過許多戰鬥,種種的疑點顯示出他的不尋常,可是卻找不出異常的地方。

“不清楚。”漾漾對冰炎說,“所有,一切,不記得。”



----------



“漾漾!漾漾!出來玩!”

……這不是傳說中日本動畫才會出現的橋段嗎?怎麼在我家上演了!

漾漾略囧,但他還是出去了。

“喵喵?”他和她似乎不是很熟吧?她怎麼會出現在自己家門口,還當自己是日本小學生?

“怎麼?”

“喵喵今天沒工作,來找你出去玩啦!”喵喵抱住漾漾的手臂,“喵喵剛好有電影招待卷喔!”

“嗯,等……”就在這時,他手機發出聲響打斷他要說的話,有人打電話過來。

“綱?”漾漾臉上露出疑惑,“你?!……嗯……好。”

漾漾掛掉電話,“多一人。”

“漾漾有朋友要來嗎?可是這樣的話招待卷不夠欸,怎麼辦?”

“沒關係。”他不會在乎那點錢的。

漾漾回答喵喵,然後回頭說,“出門了。”

“早點回來啊!”

“嗯。”

下一個路口,他們看見一位十分清俊的少年,棕色的頭髮和雙眸,揚起笑容,他就像是包容的天空一樣,給人溫暖的感覺。

“好久不見了,漾漾。”他的聲音響起,十分溫和,溫和的讓人不禁想要沉溺在其中,“可愛的小姐你好,我的名字是澤田綱吉,可否讓我知道妳的芳名?”

他親吻了喵喵的手背,一個標準的歐式吻手禮,喵喵的臉整個紅了起來,雙眼失神的盯著他。

“咳咳,綱。”漾漾清喉嚨的聲音驚醒了喵喵,漾漾甩給綱一個警告的眼神。

綱則是露出了一個帶著歉意的笑容,“非常抱歉,失禮了,我沒有唐突妳吧,可愛的小姐?”

“沒、沒有。”喵喵臉上的紅暈還沒有退去,但已經從失神的狀態中清醒,“我是米可蕥,你可以叫我喵喵,是漾漾的同班同學。”

“好的,喵喵小姐。”綱吉笑笑,“真巧呢,我也將就讀Atlantis,可惜我是B班的學生,不能在讓人怠惰的星期三,見到可愛的喵喵小姐了。”

漾漾向他丟出一個眼神,無形撩人,厲害了。

綱吉回了漾漾一個羞澀的笑容,哪裡哪裡。

漾漾囧然,但他又不想多說些什麼,於是不再看向他。

這一段路上,綱吉幾乎把喵喵的個人訊息全部弄清楚了,而喵喵對綱吉的了解只有‘是漾漾的朋友’而已,偏偏她還沒有發覺。

漾漾:我也是醉了。

沒走幾分鐘,三人便到了市區。

“庚庚已經到了!庚庚這裡!”喵喵朝著庚的方向跑過去。

“是個好孩子呢,和我的那群朋、友、比起來。”

‘咬牙切齒了,你是來倒苦水的嗎?’漾漾用很快的打字速度,把他要講的字打上手機。

“不是。”綱吉很快的恢復溫和的笑容這個表情,跟漾漾說起他來的原因,“木槿……就是落漣大人要我替祂來看看你……”

‘姐不是一直在轉告我的消息嗎?而且,先不說姐,就是因他家離我家的距離,都比你從日本並盛……不,現在是義大利西西里了,都比你從義大利西西里跑來台灣的距離近吧?為什麼來的人會是你?’漾漾打字的速度很快,綱吉都還沒講完話,他就把打好字的手機翻過來了。

“因他那邊好像出了一些事,不過是什麼事我不是很清楚,總之,全部人就我有空,所以我來了。”

‘……’

“漾漾,這裡這裡!”兩人停下他們的話題,快步上前。

“你就是漾漾的朋友啊,你好,我是庚,是漾漾的學姐。”庚向綱吉問好,綱吉也回以一笑,“庚,真是個配得上妳的美麗的名字,妳好,我是澤田綱吉,是漾漾的朋友。”他牽起庚的手,在她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行走的荷爾蒙啊!真不愧是義大利人!

“你很有趣呢。”

“多謝誇獎。”

自此之後,漾漾把庚的定位,從溫柔的大姐姐,移到切開黑,還是道行很深的那種。

“看什麼?”漾漾打斷了兩個切開黑的對峙,詢問喵喵。

“欸?”

“他是在問要看哪部電影。”綱吉結束和庚的微笑對峙,替漾漾翻譯道。

“是一部冒險類的電影喔。”喵喵抓住漾漾的手,拖著他去買票。

“讓我來吧,畢竟讓女士來服務可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綱吉搶走了買票的機會。

“對了,這是你學長拖我帶來的東西。”庚拿出一個信封,裡面裝著十萬位數字開頭的國際支票。

“這就是漾漾第一次任務的費用了吧,漾漾真厲害。”喵喵誇讚的對漾漾說。

可惜在那些傢伙的帶壞下,十萬位數的錢對漾漾而言只是一筆‘小錢’而已,他根本不在乎。

畢竟那些傢伙除了幾個工作狂以外,幾乎個個都是享樂主義,日常的生活作風只能以‘壕’字來形容,不論是穿的、吃的或用的,每一項的花費最低都是萬元起跳,他們的行為,漾漾看多了,價值觀也整個歪掉了。

在等待綱吉買票換票的時候,漾漾看見對街有一個買飾品的小攤子。

飾品在陽光下閃閃發亮,但那不是引起他的注意的原因,各式各樣的氣息,從小攤上撲面而來。

“漾漾,該進場嘍!”他們的呼喚打斷了漾漾想要去探查一番的心思,漾漾隨意的發出一個音節回應他們,然後跟了進去。



----------



“那個可惡的壞人,以後我在街上她見一次就打她一次。”兩個半小時後,四人拿著未吃完的可樂和爆米花從影視廳中走出,喵喵眼睛紅紅的,鼻子一抽一抽的,在哀悼她剛喜歡上可惜最後領便當的男配,“東死的好慘。”

漾漾不知道該怎麼回她,所以保持沉默。

綱吉對喵喵要打女配這件事不予置評,不過他覺得,如果對電影劇情不滿意的話,喵喵要做的事,應該是寄刀片給編劇和導演才對,打個不能決定劇本的人有什麼用。

當然了,這種話他才不會說出口,破壞他的形象。

“剛剛那個攤位還在。”庚注意到那個充滿各種氣息和力流的飾品小攤販,它還在對街的地方擺著,“我們過去看看吧。”

“去看看!”喵喵馬上把死得悽慘的男配拋到腦後,歡快的附和到。

漾漾看向綱吉,綱吉笑著對漾漾說,“陪女士們逛街,為她們拎包可是紳士該有的行為。”

神TM的紳士。

漾漾不滿,可惜他不敢說,只好認份的跟過去。

“對了,除了落漣大人外,我會來其實還有另一個原因。”

“原因?”

“嗯,不過等等再跟你說好了,現在不適合。”最後的五個字,小聲到幾乎無法被聽見。

綱吉意有所指的看了前面兩位女性。

“幾位慢慢看啊。”攤子的老闆見有客人光顧了,馬上打起精神,熱絡的招呼客人。

她們兩人都注視一條民俗風的月亮項鍊,漾漾和綱吉兩人就是沒有接近都可以感覺到它上面附帶的惡意和詛咒。

綱吉沒有過去挑選,他已經有適合的飾品了,於是他站在一旁觀看。

漾漾想著前幾天把毒鯉魚送的項鍊那去當祭器了,現在身上沒有適合的飾品,於是打算挑選一件。

在他靠近攤子後,其中一條項鍊的墜飾吸引走了他的注意力。

那是一條銀製的項鍊,上面還有一簇銀色的火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9 10:34:17 | 顯示全部樓層
風無情 發表於 2019-2-6 22:44
哎呀哎呀......感覺有趣就點進來了,果然很有趣啊~
不過有點看不懂說,
這篇到底是平行時空之類的還是同樣 ...

保密,劇透就沒有意思了,請繼續看下去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9 10:35:50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9-2-7 13:40
接住\(^o^)/,好吃*^O^*

感謝評鑑,下一更上菜了,請接好嘍! (≧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9 18:30:2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沒有搶到鏡泉大大的頭香  漾漾,你的價值觀已經徹底歪了……真是一群土豪(咬牙切齒  我也想當土豪……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6 22:32: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2-17 11:05 編輯

住宿




“漾漾,你覺得這個怎麼樣?”喵喵把項鍊捧到漾漾面前,把漾漾的心神,從那條項鍊中叫醒。

“不好。”漾漾一看就認出了那條項鍊的身份,所以他否定了那條項鍊,“這個。”

他從旁邊挑出一條風格和它有些雷同的月亮飾品,不過是一條皮革手鏈。

它上面的氣息和力流安穩平和,還隱隱有著一股淡淡的守護之力,比起帶著詛咒的血月好的多。

“的確,那條比較不錯。”庚伸手拿過那條手鏈,“喵喵,那條別買了。”

“那就買這條好了。”她看起來很高興,“果然漾漾的眼光很好。”

然而,漾漾在把手鏈挑出來後,又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那條銀質項鍊上。

“帥哥喜歡這個嗎?它已經放很久了,喜歡的話老闆賠錢賣你啦。”

“好。”

“這是純銀的牌子,看在和帥哥有緣的份上,一口價一千八。”漾漾沒有絲毫猶豫的,從皮夾中拿出兩張小學生遞給老闆。

“帥哥也看看啊!”老闆也招呼在一旁,沒有購買意願的綱吉。

綱吉沒有理會她,而是拿出土豪級的彭格列戒指把玩,用行動證明他不是買不起,而是他看不上眼。

果不其然,攤販老闆在看到那一枚不用仔細看就能知道是真品的寶石戒指後,便噤了聲,不再開口招呼他。

“那我買這個。”喵喵握著月亮手鏈,向老闆遞出幾張大鈔。

“剛剛好耶,美女,妳算得真準。”




----------



“漾漾,你挑選項鍊的依據是什麼?”

離開市區後,他們幾人在附近一間中國風茶館坐了下來,當然,說好了由綱吉買單。

“順眼。”

喵喵和庚兩人相視一笑,“那家店的商品應該是到處批來的,不過貨源可能不是很好,東西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執念在。”

“而且是手工的,更嚴重。”綱吉在一旁說。

“綱吉說的沒錯。”庚放下手中的茶杯,“漾漾有一雙好眼睛。”

只是單純能看見上面的力流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

庚原本還打算要多說些什麼,但她的包包在這時發出聲音。

只見她帶著歉意的朝幾人笑笑,拿出手機往外走。

“庚庚的任務好像來了。”喵喵捧著茶杯說。

不久後,庚走了回來,向他們告知有緊急任務要去執行後,便向他們道別先行離去了。

“喵喵等等也有事,我們開學的時候再見了,漾漾拜拜。”

“再見。”漾漾平淡的回應她。

“服務員。”綱吉揮揮手中的黑色卡片,對服務員說,“先幫我結帳,再給我一間包廂。”

看到卡片後,服務員說,“兩位這邊請。”

他領著兩走入二樓的一間包廂。

看到漾漾疑惑的眼神,綱吉說,“這是葉家名下的連鎖茶館,你應該也會有一張會員卡才對。”

漾漾整個人僵硬了,然後深吸了一口氣,露出像是要赴死般的表情。

“說吧。”

僅僅兩個字,綱吉卻能明白漾漾要表達的意思,於是他回答漾漾,“你記不記得她送你東西時,曾經說過的話?”

漾漾的臉色變了變,開始思考她是不是想要秋後算帳了,顫顫驚驚的問他,“所以?”

“你覺得她叫我來做怎麼呢?”綱吉一臉快猜快猜的調皮模樣,讓漾漾不再那麼緊張,但還是沒有放下他的戒心。

他問到,“算帳?”

“噗哈哈哈哈哈,你怎麼會認為她叫我來找你算帳啊?都認識那麼多年了,你難道還不清楚她是怎樣的人嗎?”

差點笑到不顧形象的搥桌子,綱吉抱著因為笑的太用力而發痛的肚子,神情一變,馬上進入模仿狀態,看起來淡漠而肅冷,還夾帶著怒意,就像她在現場說話一樣,“她說,‘你是沒腦子嗎?連姐囑咐你的事情都敢忘,是不是皮癢了?想被姐揍一頓?’”

綱吉從襯衫外套的口袋中,拿出一個紙包放到桌上,“‘最後一次,再有下次,看姐不拔了你的皮。’”

漾漾聽了他的話後,愣了一下,連忙打開桌上的紙包。

紙包裡,是一隻水藍色晶石雕琢而成的玄武鍊墜,設計的風格他很熟悉,這隻玄武必定出自毒鯉魚之手。

“她……”漾漾神色複雜的看著紙包裡的護身符,突然察覺到,毒鯉魚似乎就是這樣的人,月落漣給他們包容他們,教導他們,但祂幾乎不插手他們的生活。

毒鯉魚就不一樣了,雖然她的容貌很冷艷,氣勢很嚇人,個性很冷酷,但她總是在替他們收拾他們弄出來的各種事情,嘴上說著威嚇的話,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替他們將所有的事情收尾好。

“多麼的口嫌體正直啊,真不愧是她呢!”綱吉的語氣有些怪異,但漾漾沒有在意,而是一直專注在那條護身符上。

“嗯,大概。”大概是吧。

“總之,我話和東西都帶到了,時間也差不多了,先離開了。”綱吉離席。

“等。”

“嗯?”

“你怎麼……”你怎麼出來的,你的家庭教師應該不會允許吧?

“感謝她吧,她送的東西真是好東西,完美的偽裝成了我,連里包恩都發現不了。”

“原來。”

“好了,沒別的事,我就先走了。”

“拜。”



----------



漾漾在假期的最後一天,穿著送來的衣服,再次來到了附近的火車站。

“早。”漾漾還有點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來到了火車站,背上背著背包,手裡拉著行李箱,在心裡埋怨為什麼是六點半。

“因為這個時間點比較沒有人。”冰炎遞給他一盒壽司,絕口不提那一天的事情,“學校安排班車的時候,都會先探查過時間,要不然每天跳來跳去,很容易引起側目。”

誰叫她要把跨界傳送陣設在車頭。

漾漾翻白眼。

冰炎並沒有非常仔細的傾聽漾漾的心聲,以至於他忽略了那個指名道姓的‘她’。

“學校的宿舍都已經住滿了,你確定還要住宿嗎?”冰炎環著手問道。

“嗯。”廢話,不然我這麼早來這裡幹嘛?

冰炎的額角冒出十字,內心露出一抹獰笑,顯然不能打這一點,讓冰炎日益煩躁。

轟隆隆的聲音從遠方響起,冰炎回過頭問正在吃早餐的漾漾,“吃完了沒?”

“嗯。”漾漾把垃圾回收好,向正在等他冰炎點點頭。

“走吧。”




----------



“早上好,兩位。”

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的青年,微卷的髮尾,西方人的輪廓,藍色的眼睛,白色的皮膚和尖尖的耳朵。

“早。”冰炎向他打完招呼,對漾漾說,“他叫夏卡斯帝多,沒事別去找他。”

“你這麼說可真是傷我的心,你好啊,漾漾。”

“你好。”

其實漾漾對夏卡斯還的第一印象還算不錯,外貌協會傷不起。

“比起你學長,你倒是好多了。”夏卡斯的笑容有點不懷好意,“起碼你沒有在開學前就被寄請款單。”

漾漾的頭上出現一堆問號,想要繼續問下去,他卻直接被冰炎開口轟走。

“囉嗦!”學長不耐煩的瞪了他一眼,“滾回去算你的錢!”

“唉,年輕人的火氣還真大。”夏卡斯感嘆。

冰炎的火氣顯然還沒有消,“他是會計部的頭頭,一個錢鬼。”

他又向漾漾強調一邊,“以後少和那個傢伙打交道。”

漾漾不明所以,但還是答應了冰炎。

冰炎帶著漾漾來到一棟像是鬼屋的洋樓,上面傳來濃烈既混濁又扭曲的氣息。

為什麼我住這裡?

“因為已經沒有宿舍了,只能讓你來住黑館。”

……當他們走近黑館時,他們清楚的看見黑館的玻璃門上,浮貼著許多人臉。

“又來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16 22:35:52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2-9 18:30
啊……沒有搶到鏡泉大大的頭香  漾漾,你的價值觀已經徹底歪了……真是一群土豪(咬牙切齒  我也想當土豪… ...

沒有搶到沒有關係,還有我也……+1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17 08:01:4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哇哈哈~~(插腰  這次搶到頭香了!  不過毒鯉魚對漾漾他們真好(小羨慕  然後恭喜漾漾沒有收到請款單!(鼓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25 01:42:33 | 顯示全部樓層
入住成功



“又來了。”

冰炎聽起來非常嫌棄這些東西。

正當冰炎要把門一腳踹開時,一張符紙率先貼上了玻璃門,符紙發出刺眼的光芒,強大的光屬性瞬間將人臉淨化的一乾二淨。

冰炎的腳舉在半空中,要踹也不是,不踹也不是,只能尷尬的把腳放下。

進入黑館,映入眼簾的是三層樓的挑高大廳,高雅的巨大水晶燈懸吊在天花板上,周圍牆壁上是一幅一幅的畫像,柔軟的沙發和復古的桌子讓整個大廳看起來逼格十足。

“這裡是大廳,一樓有廚房、飯廳和倉庫,還有一些給……住的房間。”

意思就是不給人住嘛。

冰炎冷冷的瞪了漾漾一眼,繼續說道,“二樓以上每層樓有六個房間,到四樓一共有十八個房間,現任黑袍一共十五人,所以還剩下三個空房間。”

冰炎領著漾漾往二樓去,繼續向他介紹,“每層樓都有一些交誼中心、閱覽室……等等你看了就會知道的東西,而衛浴設備每個房間都有,不共享。”他最後告誡了漾漾一番,“每個黑袍的習性都不太一樣,所以我建議你沒事別亂闖。”

“好。”漾漾非常的乖巧,沒有多問任何的問題。

“我住在四樓,剩下的三間房間也都在四樓,等一下你自己挑一間。”冰炎繼續帶著漾漾往四樓走,順便告訴他,“另外兩個住在四樓的黑袍都很好相處,只要你沒觸犯到他們的禁忌。”

漾漾向冰炎點點頭,表示自己會乖乖的。

雖然他在冰炎的背後,可是冰炎還是藉由從光影村學來的竊聽技能,聽到了他的保證。

走到一半,漾漾突然察覺,壁上的油畫似乎有些古怪。

於是他停下自己的腳步,專注的盯著牆壁上的美人圖,但牆上的美人圖依然動也不動的維持原樣。

“褚?”冰炎發現漾漾盯著那幅美人圖,“怎麼?你喜歡?”

漾漾聽到冰炎的聲音,移開了視線,“沒。”是錯覺吧。

他快步跟上冰炎的腳步,以致於他錯過了在他轉過身後,美人圖顫著抖,逃出畫框的行為。

甚至連掛在其他地方的畫也開始逃跑,幾乎每一幅畫,都只剩下空蕩蕩的背景。

這件事甚至成為黑館的十大未解之謎之一。

“我住在這裡。”冰炎停在一扇銀色的門前,房間內最多的元素是冰元素,其次是火元素,最後參雜了一點點的其他元素,門上掛著銀色的裝飾物,看起來像是隻冰靈鳥……冰靈鳥?那是什麼?為什麼自己的腦海中會突然跑出這裡詞呢?

他的頭又開始隱隱作痛,有什麼東西在遠方召喚他,他似乎失去了什麼。

這次突如其來的疼痛沒有持續很久,很快的平復了下來,他想了想,毒鯉魚今年也是十六歲,所以她一定也會入學,到時候再去找她看看好了。

“我帶你去看空房間。”走沒幾步,他們眼前出現一扇水藍色的門,“所有的房間格局都一模一樣,你可以先看看再決定要住哪間。”

漾漾看了冰炎一眼,隨後收回放在他身上的視線,閉上雙眼。

“就這間了。”再次睜開時,漾漾開口道。

水元素是最契合自己的元素,所以這個大部分元素是水元素的房間,是最適合自己的。

冰炎丟給漾漾一個和門板顏色相同的鑰匙,“收好,不見了會很麻煩。”

“好。”

“裡面的基本用具都已經準備好了,有什麼問題可以來找我。”

“好。”漾漾打開門,進入房間。

將東西整理好後,他打開了浴室的門。

咬著蓮蓬頭的人偶和漾漾無言對望。

漾漾取出冰符,一甩,一把精緻的短刀被漾漾握在手裡,“滾,或死。”

人偶開始顫抖,接著消失無蹤,漾漾洗把臉,懶洋洋的窩到臥室的床上。

因為他沒有再出來,所以他不知道剛剛被他想到的人,出現在黑館的大門外,一腳踹開了又有新的人臉附上去的大門,人臉尖叫著被陽光淨化。

少女穿著旗袍樣式的黑袍,胸前懸掛著紅色的奶嘴,精緻的臉龐,猶如從古畫中走出來一般,黑色的直髮,深邃的墨瞳。

上挑的鳳眼,使得她整個人都銳利了起來,如同出鞘的長劍,迫人而危險,絲毫沒有東方女性該有的溫婉韻味。

她一隻手拿著手機,一隻手拖著行李,走進黑館中。

“蠢秋。”她淡漠的語氣,極易讓在聽她說話的人感到危險,“葉家到底是你做主還姐做主?”

手機另一頭的人說出辯解的話語,但她不為所動,“哼!蠢修的事他自己能夠解決,用不著你雞婆。”

一手拎起行李箱,她看起來一點也不吃力,“別以為姐不曉得你只是想要他回來代你的班,好讓你翹家。”

她走到四樓,開啟了門板是翠綠色的房間入住。

“乖乖的上你的班,若是被姐知道你偷偷伸手做了什麼小動作,我們就訓練場見吧!蠢秋!姐絕對會把你的手全部打斷。”

關上房門,掛斷電話,她突然想起了什麼,掐著指頭開始計算,“喔!有趣了,要不要告訴他們呢?”

她的神情依舊冷漠,只是彎起了一抹淺淺的危笑,“還是算了吧,反正祂會說的。”



----------



“這是你們班的主教室。”

冰炎拉開拉門,那一瞬間,漾漾聽到有什麼東西被輾過得聲音,隨之而來的,是細小的尖叫聲,讓他疑惑的張望,“教室只會在上課後看心情決定是否出去散步。”

漾漾並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專注的跟著冰炎進了教室。

冰炎熟門熟路的拍開冷氣,教室一瞬間冷了起來。

“學長。”你在哪裡上課?

冰炎向上面的二年級分區指了指,“你要找我的方法很簡單,因為整個二年級只有我是黑袍。”

了解。

“另外。”冰炎從口袋裡拿出一個不大的盒子,隨手丟給漾漾,“找個時間去和米可蕥那裡直升學生好好練練吧。”

說完,冰炎就離開了教室。漾漾打開了盒子,盒子裡面是一張對折兩次的小紙條,和一顆有著深藍色花紋的水藍色大豆狀寶石。

他合上蓋子,只留下那張紙沒有收進去把,翻開一看,赫然是冰炎這學期的選課單。

奇怪,他怎麼會怎麼好心……不對,我怎麼會覺得他不會這麼好心呢?

漾漾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先將這件事放在一旁,日後再來思考。

“漾漾早安!”活潑又有朝氣的聲音響起,唰的一聲,喵喵出現現在門外,她的手上挽著另一個人的手臂。

“早安。”漾漾如此回答。這個時候,被喵喵挽住的人才被漾漾看見。

他有一雙紫金色的瞳孔,臉上掛著一副眼鏡,“漾漾,這是千冬歲。”接著喵喵對千冬歲說,“千冬歲,這是漾漾,那天沒有來的同學。”

千冬歲露出訝異的神情,“代導人是黑袍的新生?看起來也不怎樣嘛。”

“那是因為漾漾是完全的新人,入學的時候才知道這裡的事情,所以才會這樣的。”喵喵對漾漾有著莫名的信心,“他以後一定會很厲害的,對吧,漾漾?”

漾漾聽到喵喵的話,有些遲疑的說,“嗯……大概……”

“原來如此,你好,我叫雪野千冬歲。”

“褚冥漾。”漾漾回答。

這時,漾漾突然感受到一股預感,雖然他的感覺到的預感無法媲美綱吉,但從小到大被教導不要忽視自己預感的漾漾,右手飛快的往左肩上抓。

他抓住了一隻毛絨絨的手,非常熟練的捏住他手上的麻穴,然後對他使用了一技過肩摔。


----------
作者題外話,第一個自創角現身了,是葉家的毒鯉魚,稍微劇透,她和漾漾同屬C班,在班上最喜歡做的事,就是和班長一起懟班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