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318|回復: 110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2-5 15:23:08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有綜其他小說和漫畫
☆有自創角
☆可能坑
☆如果寫渣了,可以指教,勿噴
☆飛燕也有更……那邊可能會比較早更
☆不喜勿入


妖師和精靈的誤會,造成了無法挽回的後果。
妖師的血裔在他們母親的幫助下意圖彌補一切,他們以人類的身份,在史書上,寫下了赫赫威名之後,立即銷聲匿跡。
有人說他們死了,有人說他們就此隱居,但實際上,他們的消失,是為了完成和他的‘千年誓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5 15:33:55 | 顯示全部樓層
Atlantis




千年前的故事歌詠著偉大的英雄,冰牙的第三王子,燄之谷的公主,以及眾多的種族領袖聯合,共同對抗鬼族。
擊潰了比申鬼王的軍隊,並將殘忍嗜殺的耶律鬼王封印在西之丘鬼王殿深處的冰川之中,那裡就此改名為鬼王塚。
大多的史書只記載到這裡,然而在戰爭結束之後不久,守世界出現了三名人類,他們接續了之後對第一及第四鬼王比申鬼王下屬鬼族的掃蕩。
他們三人之中唯一的男性,是一名實力強勁的黑術師。兩名女性中,一名是毒(藥)師,她有著強大的毒術,能調製出連精靈也無法抵抗的毒藥。
另外一名女性是戰士,她的武技十分厲害,手中的武器也十分不凡。
史書記載,他們從未與任何人接觸,而且關於他們的個人資訊被他們封鎖的十分完善,唯一辨別他們的方式,就是位於斗篷角落的,上方以狂草寫了個妖字,妖字下方疊這一個淺紫色的木槿花圖騰,他們的掃蕩直到他們消失之前,都未曾停止過,能見到他們的地方,永遠是充斥鬼族的黑暗之地,而他們正在掃蕩鬼族。



----------



看著眼前被黑色咒文捆住,只能在原地掙扎亂咬,還用紅筆寫著‘摔者死’的牛皮紙袋,褚冥漾一臉冷漠。

“那個傢伙,真是越來越放肆了。”褚冥玥從一旁走來,對漾漾說。

“嗯。”漾漾簡短的回答,然後一腳踏上裝滿資料的牛皮紙袋。

啪嘰一聲,牛皮紙袋被踩扁陣亡。

“不過,妳要去守世界讀書的話,來七陵會比Atlantis適合吧,我們在Atlantis那裡沒什麼人,妳……不會有危險吧?”

“……危險、緣分、機遇,必須要。”

漾漾吐出幾句簡短的詞句,如果是和漾漾不熟悉的人,一定無法理解她在說什麼,可是冥玥是少數能聽懂的人,於是她驚愕的提出疑問,“妳跑去找那隻毒鯉魚了?”

她口中所說的毒鯉魚,在原世界的身份,是個沒有人知道容貌,總是深夜報社,凌晨放毒的著名網紅,每個想踩她上位的人,都被她送毒鯉魚給送死了。

在吃瓜的眾網友眼中,她是神一樣精準的黑料蒐集專家,唯有真正與她熟識的人,才知道她是位真大師,還是位神一樣的黑客。

據說,她有因為號稱某遊戲教科書的大哥,所以專門跑去學黑客,打算在他退役後,鎖光他的電腦,讓他再也不能玩遊戲,只能乖乖接手家族。

置於她的身份……我們先暫且不提,只要知道她是近乎全能的神一樣的少女即可。
“她沒給妳亂批命吧?”

漾漾搖搖頭,把她將摔者死牛皮紙袋踩扁的腳收回,以厭惡的眼神看著上面爆出的不明紫色液體,大拇指和食指捏著牛皮紙袋的邊角,把裡面的東西,倒到一旁乾淨的地上,然後彈指將紙袋和地上的污漬清除,“沒事。”

“真的嗎?要不要讓然來檢查一下。”漾漾再次搖頭。

冥玥看這樣的漾漾,越看越頭痛,她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變成這種悶葫蘆性子的?以前她就算沒有多開朗,至少還有點話,那像現在這樣,迷之斷句加話少,要不是和她相處久了,可能連她想說什麼都不知道。

“那妳至少告訴我,為什麼是Atlantis?”無奈的冥玥問出這個問題。

漾漾終於正眼看她,“千年……誓言……”

說完後,她又將她的注意力轉回那一堆的紙張上,繼續研究學校,全然不顧冥玥聽到她說的話後,突然大變的臉色。



----------



清晨六點鐘左右,漾漾抱著用家裡的牛皮紙包好的紙張,慢悠悠的從家裡,晃到離家不遠的小火車站。

站中只有一位住在附近的鄰居阿婆,和一位有著一頭美麗棕色卷髮的大姐姐。

打量完兩人後,他直接朝棕髮大姐姐走去。

你問原因嗎?因為大姐姐的瞳孔中,時不時露出的綠色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普通人。

“你是?”漾漾指指手中的牛皮紙袋。“是呢,學弟你好,我叫庚。”

“褚冥漾。”

“都看完了吧。”庚指指漾漾抱在懷中的牛皮紙袋。

“嗯。”漾漾在簡短的回應後,就安靜的坐在一旁,等待設有大門傳送陣的火車到來。

過了不久,阿婆上了火車,離開了火車站。

火車的嗚鳴聲響起,“學弟,跟上。”

漾漾點點頭,跟著庚一起跳到鐵軌上。

下一秒,兩人所在的位置轉換,一道高聳的城牆,牆外站著巨大的法術精靈雕像,看起來莊嚴而肅穆。

“歡迎來到Atlantis,學弟,跟我來吧,我帶你去找你的代導人。”

“嗯?”

似是看出漾漾的疑問,庚主動回答,“你的代導人有一些事情要去處理,所以請我來帶你,我並不是你的代導人。”

“喔。”少年依然維持波瀾不驚的表情,墨藍色的瞳孔如同死水一般,沒有任何波動,就算庚跟他說了許多的校園趣事,都沒有改變他的情緒。

他四處張望,打量周圍環境,一個不小心看到了頭頂上的大鐘。

在一旁聯繫冰炎的庚抽出爆符,朝漾漾大喊,“學弟!快跑!”

這是冰炎來到後所見到的第一幕,只見漾漾輕輕的揮開擋在他面前的庚,面對從頭頂落下的大鐘,他周身沉靜的氣息一變,變得暴戾張狂。

他雙眼一瞇,眼帶藐視,力流聚集到身前。

“滾!”配合言靈的力流,化為鋒利的劍刃,刺飛了會將人砸死的大鐘,將它打回它原本的位置。

大鐘在牆面上顫抖,落下了一個不斷扭動的數字六。

“看來它很喜歡你。”冰炎走上前,“庚,謝了。”

“不會,漾漾很可愛。”庚笑著對冰炎說,然後揮揮衣袖,不帶半片雲彩的走了。

冰炎和漾漾站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你是,學長?”嗯……他好像……有點眼熟。

“是,我是你的代導人,今後一個月,我將指引你了解這所學校,還有讓你少死一點。”他的氣質,令人不自覺的慎重以待,而且他的氣息,似乎在哪裡感覺過,只不過更強,更狂暴。

“褚冥漾。”雖然他應該也知道,不過好孩子要有禮貌,這樣給對方的第一印象好感度會比較高,綱給的好孩子守則有寫到,他應該不會騙人。

綱?情報班在搞什麼鬼?不是說只是個自閉兒嗎?除了他那個幸運的好友以外,他還有別的朋友這件事他們居然沒有調查出來!冰炎殿下打定主意要去修理那些情報班。

倒楣的情報班表示,夾在冰炎殿下和惡魔巡司之間的感覺……真是酸爽!

心中正想這要怎麼折騰情報班,表面上一點也沒有顯露出來,“我帶你去你的班級。”

“麻煩學長了。”他感覺好像有不懷好意的感覺,不過不是針對我的。

漾漾想著,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的思考全被冰炎聽光光了。

冰炎倒是因此高看了漾漾一眼,他沒有聽他人心聲的能力,卻能藉由力流的浮動,來感應別人的情緒,顯然他對力量的變化十分敏感。

總歸一句,天賦上佳,算是個難得的天才。一路無話。

當他們到達一年C部的校舍時,一年C部的教室一經出去散步了。

“哪間?”他們現在在彼岸水的旁邊,他先入為主的認為,漾漾是什麼都不懂的‘新人’,所以要用衝浪板去教室。

冰炎回答了漾漾的問題,指著那間跳最高,衝最快的正方體水泥塊,“那間。”

漾漾點點頭,他身上的力流再次躁動,地面畫出華麗的圖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5 15:51:48 | 顯示全部樓層
喵喵



傳送陣的閃光熄滅,漾漾打量著整間教室,就是……普通、沒什麼人的一間教室。

嗯……人呢?

“學長,你帶新生來嗎?”金髮碧綠雙瞳的少女,以迷戀的眼神看這冰炎。

原來是學長的粉絲啊,不過怎麼只剩她一個?是在哪裡有delate到嗎?可是我應該有準時才對,怎麼會這樣呢?

他平靜的心聲傳入冰炎的腦海裡,冰炎忍著想打他的衝動,“庚應該有跟妳說過吧。”

“嗯!”她應答完冰炎後,對漾漾說,“褚同學,老師有交代,要把這些東西填完。”一些白紙被她堆到漾漾面前,“寫好之後我會送去老師那邊。”

“嗯。”他接過紙張,開始填寫資料。

冰炎和少女在一旁閒聊。

“學長是褚同學的代導人啊!”少女嚮往的說,“真好!”

少女,收收妳眼中的狂熱,快要燒到我了。

漾漾一面在心裡默默的吐嘈,一面填寫自己的基本資料。

“啊,是學校臨時換的,不然我本來已經不接代導人的事情了。”

漾漾寫著寫著,突然從紙堆中抬起頭,對學長說,“住宿。”

“什麼?”因為是突然想到的,他的腦海中還沒有出現思考過程,就突然蹦出這兩個字。

就是要住宿。

“在學校住宿花費不大,不過你確定要住?”

“嗯。”

“行,我會幫你處理好。”

“謝。”

“說道住宿,像學長這種程度的人,住宿舍應該已經不用錢了吧?”她眼中閃爍著狂熱的崇拜,“庚學姐說黑袍住的地方,都是學校免費提供的呢。”

漾漾想起前幾天,那個冷漠卻喜歡有趣的事情的毒鯉魚寄給他的鬼屋照片,還附贈了寫著‘此宿舍與你有緣’的信紙,他第一次希望她的預測一點也不準,雖然她從未失手過,是個非常厲害的道系少女。

漾漾從相片中就能感覺到濃濃的扭曲氣息,似乎還有鬼門存在,就算他沒親眼看見都知道那棟房子超麻煩。

冰炎斜了漾漾一眼,在回答少女的問題前,他沉默了一下,“……總有一天,你們都會到達這個程度。”

他的臉上揚起淡淡的微笑,看起來很柔和,也……很眼熟。

在腦海中浮現模糊的畫面,漾漾的頭同時開始抽痛,劇烈的疼痛讓他皺起了眉頭,淋漓的冷汗從額際上流下。

“褚,你怎麼了?”冰炎立刻發現他的情況不對,馬上扶著他。

“褚同學沒事吧?要不要讓我看看?”少女憂慮的看著漾漾。

“無事。”他似是非常習慣這種突發狀況了,顫抖的手飛快的從書包中取出一瓶藥水喝下,然後等藥效發作,疼痛平復。

“你真的沒事?”

“嗯,無事。”隨後重新將注意力集中至那堆必須填寫的紙中。




“對了,還沒和褚同學自我介紹呢。”金髮少女向漾漾露出甜甜的笑容,“我的名字是米可蕥,認識的人都叫我喵喵。”

她抱出一隻雪白的小貓,“因為我很喜歡帶蘇亞出門,所以大家都叫我喵喵。”

“褚冥漾。”漾漾回以自己的姓名。

“那麼褚同學,我叫你漾漾好嗎?”

“可以。”

在話題告了一個段落後,冰炎問喵喵,“他導師還交代什麽?”

喵喵手忙腳亂的,從公文夾堆中抽出一個小夾子,交給漾漾,“啊,還有漾漾的選課單,漾漾,我們學校跟你以前讀的地方應該會不一樣,上課、選課的方式也都全部不同,你好好看完選課單之後,再交給學長請他送出去就可以了。”

拿到了選課單,漾漾馬上拿出手機,登陸一個聊天室。

登陸後,最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又一張,被其他人po上聊天室的課表。

衝堂的刪掉,不適合的刪掉,不喜歡的課刪掉,在漾漾精挑細選的整理下,一張適合他的課表就這樣完成了。

在漾漾選完課程,就要將課表交出去的時候,他的手機發出震動,聊天室跳出一則私聊訊息跳出來。

To漾漾,

基礎課程墓陵課是一門有趣的必選科目,可以實地走訪墓穴,體驗在陷阱中掙扎,生死一瞬間的感覺,還在等什麼,趕快填下去吧。

                                                                                                       By一隻有毒的鯉魚。

……漾漾無言,漾漾私聊一則訊息回去,內容簡單明瞭。

To毒鯉魚,

說重點!


                                                                                                                         by漾漾。

為了增強語氣,漾漾將最後的標點符號從句號改成驚嘆號。

在發出訊息後沒幾秒,她的訊息就發到漾漾的手機裡。

To漾漾,

我掐指一算,墓陵課裡有你的機遇,是你的必選課程。

                                                                                                      by一隻有毒的鯉魚。

……妳的稱號真不愧是道系少女,說話的開頭居然是掐指一算……妳又中二了,毒鯉魚,和妳哥一樣,都要禁網才能拯救世界。

他在心裡拼命的吐嘈她,倒不是因為她有很多地方值得他吐嘈,而是因為是她才吐嘈。

漾漾表示,雖然不太想填,但既然毒鯉魚都開口了,那就填下去吧。

道系少女從來不給沒有意義的建議,根據他的經驗,她的建議不可不信。

於是,漾漾的課表上,多了一堂他原本沒有選擇的基礎課程,墓陵課。

“你填了什麼?”漾漾沒有回答,直接把課表遞給他。

冰炎稍微看了一下,他的基礎課程只選了少少的幾堂,像是八大國家語言、種族現代風俗……最後一個是墓陵課。

其他的課程,像是符咒、法陣、儀式……這些常理來說,漾漾應該沒有接觸過的課程都選到了中級。言靈、藥理和實戰更是選到了高級。

“褚,你確定要這樣選課嗎?”他內心懷疑更盛,打算回去再多調查一下。

“……是。”他給出肯定的回答,一點要更改課程編排的意思也沒有。

“我會幫你和那些課的老師談談,如果上不了,你就給我去上基礎課程。”

漾漾微微地驚訝了一下,上上下下的打量冰炎,心中冒出一句,看不出來,你居然這麼好心。

冰炎突然覺得手癢癢的,要打一些東西才能止癢。

“你是欠打嗎?”

“沒。”漾漾秒回。

“算了。”冰炎將夾子換給漾漾,“還有,你上墓陵課時最好給我好好表現,如果死了我就把你種掉。”

“墓陵?”

“那堂課我也有選。”

“嗯,好。”會好好表現的。

“那喵喵要和學長同班。”喵喵蹦回她的座位,抓起她可愛的白兔背包,翻出她裝著選課單的夾子,在裡面寫下,“也要和漾漾同班。”




“學長。”這時,漾漾開口了,“時間。”我該回家了,現在回去家裡的蛋糕才會有我的一份。

敢情你要回去是因為蛋糕?冰炎這次是真的想打下去,卻被喵喵打斷了。

“呀!喵喵的工作!”喵喵把拿在手上和散亂在桌上的物品,一把塞進白兔包包中,抱起蘇亞,“那就這樣嘍,漾漾我們開學後見。”

喵喵抓著白兔包包,往教室外跳。

“拜。”漾漾的說話聲被強勁的罡風吹散,也不曉得喵喵有沒有聽見。

“這個時間校車也走的差不多了,我送你回去吧。”冰炎手上拿著一個精緻的銀藍色懷錶說。

“不用。”漾漾拒絕了冰炎,華麗的法陣展開,“自己。”自己回的去,不用擔心。

“再見。”開學見。



----------



“回來了。”冥玥手中提著裝著泳具的包包,顯然有人約她出去玩水。

“嗯。”我回來了,“蛋糕。”

冥玥翻了一個白眼,將另一手提的小盒子塞給他,“拿去,老媽有事,你先吃這個充飢,記住,只能吃這一個。”她非常嚴厲的警告他,實在是他只吃點心,不吃正餐的次數太多了。

“嘖。”



----------



這裡的道系少女是真·大師,但由於作者對那些東西不是很熟,所以不會有太多的描寫,就算描寫了也不是真的(大概)。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5 18:40: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  新讀者報到  請問要怎麼稱呼呢?  話說道系少女的哥哥是葉修嗎 看到遊戲教科書就想到葉修而已(吐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5 20:39:07 | 顯示全部樓層
感覺很有趣!請繼續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2-5 22:40:0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有趣喔( ´▽` )ノ大大,期待下一篇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5:54:03 | 顯示全部樓層
鬼族,好噁



“漾漾,去幫我買鹽。”正在廚房中的白陵慈,叫漾漾去做她最常要他去做的事,買鹽。

每個星期,她至少要叫漾漾去買一次。

“好。”

漾漾慢吞吞的從二樓晃下來,慢悠悠的接過紙鈔,緩緩的晃出去。

漾漾穿好鞋,將手握上大門的門把。

咔嚓!

門只揭開一條微微的細縫,又瞬間的被漾漾拍了回去。

他非常自然的,從口袋裡拿出一雙白手套套上雙手,然後重新打開大門。

在大門打開的那瞬間揮拳,似乎有什麼東西在那瞬間被漾漾揍碎,炸成灰色的粉塵落下。

隨手揮出一記水術,將地板清理乾淨。

沒有佈陣的東西……漾漾皺眉思索著,他想到了。

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一條項鍊,項鍊上的掛墜是一隻水藍色的琉璃玄武,那是身為道系少女的毒鯉魚送給他的禮物,是一件護身符。

“四方之神,北神玄武鎮守於此,五行水位,溫澤與怒濤。”他將玄武立在地上,出現一個水藍色小型的法陣,將玄武吞入地底。

玄武消失後,小型法陣也跟著消失,緊接著出現一個足以囊括整棟褚家的大型法陣,同樣的,它也是水藍色。

“以天為圓,以地為方,以吾之令使北神結界於此立之。”從法陣的最外圍,升起了一座水藍色的半透明罩子,將整棟褚家罩住,法陣隨即隱沒,“五行,玄武水界。”

漾漾非常清楚,法陣並沒有消失,只是隱形了,它仍然矗立在那裡,默默守衛著褚家,在有鬼族或不懷好意之人來臨時,將他們自動清除乾淨。

做好後,漾漾拍拍手,非常放心的拿著錢去買鹽了,全然忘記毒鯉魚將護身符送給他時,曾經對他說過的話。

“因為某些原因,你的氣息非常非常的吸引鬼族,所以把護身符帶好,他主要的作用是掩蓋你的氣息,其次才是守護。”當時毒鯉魚曾經這麼告誡他。

漾漾很好奇自己為什麼會吸引鬼族,所以他開口詢問,結果被毒鯉魚三兩下差開話題,等他回想起來,要詢問她時,她已經跑掉了。

之後再去問她,也只得到,“這種事不是你自己該去思考的嗎?怎麼跑來問我了?”的回答。

於是這個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當他每次想起這件事時,他的心情是這樣的:好氣喔,可惜只能微笑。

當然,更可惜的是漾漾現在沒有想起這件事,以至於之後回想起來萬分後悔,如果時間能倒流,他一定不會放心的出去買鹽,而是乖乖的龜縮在家裡。

當然,這是後話。

總之,他跑去○聯買鹽,途中還遇到名字諧音像餵魚的衛·幸運·禹同學,他還停下來和他聊天,喔,不對,是聽他聊天。

“嗯!”聊到一半,漾漾突然打斷衛禹,“有事,走。”

“喔,那下次再見喔,冥漾。”衛禹拍拍漾漾的肩膀,走了。

漾漾的手指動了動,一隻半透明的小魚從他的指尖躍出,徘徊在衛禹周圍,護送他回去。

漾漾目送他離去後,沒有繼續朝○聯前進,而是漫悠悠的晃進附近的小公園。

“出來,夠久了。”出來吧,你們已經跟夠久了。

他擺好架勢,準備出擊。

“你就是……”

“你就……褚……”

“褚……”

“你是……冥……”

“你就是……冥漾。”

“你就是……”

“““褚冥漾!!!”””

一大群的長得像喪屍的鬼族,甩著身上的潰爛腐敗的屍肉,朝像是生化危機一樣,著漾漾狂奔而來。

“““找到你了!妖師的後代!!!”””妖師這兩個字似乎觸動到了一個關鍵詞,使得他的頭腦又開始隱隱作痛。

一個又一個的模糊不清的畫面快速的閃過,他想要將那些畫面看清楚,卻使得他腦袋的疼痛更加劇烈。

“這裡是哪裡!?”

“別礙事,臭小孩!”

“妳給我等著,總有一天我會打敗妳的!”

“……謝謝。”

“我不懂你在說什麼。”

最後一個畫面停留的時間最長,漾漾卻依然看不清楚。

“你放心好了,臭小孩,我的命才沒有那麼脆,只要你存在這個世界上一天,我就不會比你先死。”

“……說好了,不能比我先死。”

“褚!你在搞什麼東西啊!”一陣怒吼聲將漾漾從雜亂的畫面中拉出,不知何時趕到現場的冰炎,手中緊握著冰火逆屬性的長槍,將鬼族掃開,“鬼族來了你還在發什麼楞啊!”

“嗯,痛。”漾漾扶著頭,無辜的看著冰炎,向他表示自己不是故意的,一切都是頭痛的錯啊!

第二次了,這麼頻繁的劇烈頭痛,還是找時間帶他去醫療班看看好了。

“會用爆符嗎?”冰炎這時才注意到漾漾是赤手空拳(還是白手空拳,戴手套嘛)的在戰鬥,於是抽出一張爆符遞給他。

“會。”接過爆符手一甩,一把精緻鋒利的短劍出現在漾漾的手中。

漾漾的腳並沒有著地,而是踏在一層薄薄的,被漾漾凝聚出來的水上,以減少摩擦力,增加自己的速度。

他反手將短刀捅到站在他身後的喪屍鬼的身體裡,再用力的將它甩飛。“爆。”被甩飛的喪屍鬼在空中炸成肉塊。

漾漾的臉色,因為這些看起來很噁心的肉塊肉末而在青色和白色之間不斷交換,但他仍然忍著噁心,努力的一刀一刀砍向想要逼近她的鬼族。

“烽雲凋戈,水爆。”冰炎殺的比漾漾還多,而且看起來也比較乾淨,一個用炸的,一個用燒的,兩人的殺‘乾淨’程度根本就不用比。

正當兩人即將殺盡追著漾漾而來的鬼族時,一股扭曲污穢的氣息在公園的角落凝聚。

穢氣繪出一個奇異的圖騰法陣,更多的鬼族從中湧出,最顯眼的,是那個長著鱗片,高大的女性鬼族。

“是誰……殺了我可愛的兒女們?”

“比申鬼王下第七高手,深水貴族瀨琳,這裡不是妳該來的地方,犯戒來此,可是做好死亡的準備?”冰炎手持長槍,很帥氣的站在漾漾的身前,用他寬闊的肩膀擋住他。

瀨琳像是聽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發出粗糙而難聽的笑聲,“吾王之下,沒有我到不了的地方,今天,就拿你們來血祭我可愛的兒女們。”

……可愛!?[黑人問號.jpg]

漾漾被它的言論驚呆了,這審美觀是要扭曲成怎樣才能對著這些甩著爛肉的喪屍鬼說可愛啊!

漾漾有點崩潰,嘴裡蹦出兩個字,“噁心。”

他手中的爆符短刀也在同時被漾漾擲出,命中瀨琳的頭顱。

那瞬間,爆符的力量發出作用,不只將瀨琳炸個粉碎,連她腳下的鬼門也受到波及,運轉的速度漸漸的緩了下來。

“等等。”漾漾要上前查看,被冰炎拉住,“高階鬼族尤其是鬼王高手都很難死,別看它被炸成這樣,它還沒死透。”

漾漾能看見那些碎肉在扭動聚集,他被噁心到快吐了。

冰炎走到旁邊,將鬼門毀滅,接著對瀨琳的屍塊說,“不該於此界之物,憑由烈刃強制反送。”

漾漾沒有注意冰炎在做什麼,而是垂著眸沉思。

畫面中的人影,雖然模糊,但給他非常熟悉的感覺。

到底是誰呢?

“褚!”

漾漾被冰炎的聲音嚇到了,他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起來十分呆萌,“學長。”午安。

“什麼午安,都已經傍晚了!”

……你聽的見我在想什麼?

“現在才發覺嗎?你也太遲鈍了,我還以為你早就知道了,才會在心裡說話。”

沒有,只是習慣性補充。

他淡淡的想著,轉了方向,前往○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5:57:59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2-6 15:59 編輯
zhiqili 發表於 2019-2-5 18:40
大大你好  新讀者報到  請問要怎麼稱呼呢?  話說道系少女的哥哥是葉修嗎 看到遊戲教科書就想到葉修而已( ...


叫鏡泉就好。

是的,沒錯,只是兩人年齡相差巨大,大概是十二歲,葉修現在是二十八歲,在興欣當隊長,嗯……大概是因為私設非人吧,不過父母中有一方是人類。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6:00:2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2-6 16:02 編輯
悠樂 發表於 2019-2-5 20:39
感覺很有趣!請繼續加油喔~


我會加油的,也請你們繼續關注,你們的留言,就是我寫下去的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2-6 16:02:21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9-2-5 22:40
很有趣喔( ´▽` )ノ大大,期待下一篇

感謝期待,下一篇來啦!請接收。 (≧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