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9-3-9 23:05:0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啊啊!  是新更 期待漾漾發威呀!!!不過沒想到漾漾變強了卻還是逃不過被拉去充數的命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5 02:15:03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3/15更新至核平的一天

核平的一天




一股強大的力量以漾漾為中心爆發,吹飛了毫無防備的少年,男童身前出現一層透明的護罩,阻隔了狂暴的力流。

“褚冥漾出現異常,通知黑袍。”男童手中拿著不知何時跑到他手裡,屬於漾漾的手機說。

“他……?”少年的話還沒有說完,便被漾漾打斷。

他口中唸出一段由不知名語言組合而成的咒文,“言及為法。”

漾漾擺出戰鬥前的起手式,一把由水組合成的唐-儀刀,上面銘刻著奇特的咒文,隨著漾漾唸出的咒語,出現更多的咒文,風之白園凝聚出濃烈的水元素。

“吾所為阿賴耶之使者,以水為漾。”漾漾的左手結了一個手印,“以此之地,連結彼之端。”

水花在漾漾的身旁舞蹈,也在少年和男童的身邊圍起一個護照。

“斬!破!”漾漾清晰的唸出這兩個字他們聽得懂的字,右手的刀刃微微的晃了一下,其實他已經斬破了空間。

“無~知~小~噗!”

腐敗的巨大頭顱從被漾漾破開的通道另一端爬出,腥臭的血水味從它身上傳來。

它沒有說完話的原因,是因為漾漾手裡的刀,在它說話時將他巨大的頭顱刺穿。

“戮邪!屠魔!斬!滅!”漾漾的語言又換成了剛才使用的不知名語言,“凝水!聚破!”

水花凝聚成水彈將它打回去。

“不~可~能~妳~早~就……”

頭發出驚駭的聲音,可惜還沒說完,就被漾漾打了回去。

“以此為起點,彼地為終點,通路鎖定,座標鎖定,轉送。”一個囊括整座墓園的水藍色法陣在漾漾腳下展開,沒有人知道,漾漾將墓園轉送回去時,在墓園中留下了一滴,由漾漾凝聚的水滴。

“爆。”

在將整座墓園轉送回去之後,漾漾輕聲的唸出這個字,沒有人知道,那座墓園被漾漾爆破摧毀,不復存在。

從餐廳趕來的千冬歲看見漾漾,但尚未察覺漾漾的異常,“萊恩,原來漾漾在你這裡,我和喵喵還以為他被餐廳的人魚像吃……漾漾?”

漾漾轉過身來,他們看見漾漾的瞳孔是不斷改變的,如同大海浪潮般的水藍色。

水藍色隱去,變回原本的墨藍色,漾漾閉上眼睛,往前倒。

接住他的人不是從頭到尾,一直在現場的那名少年或男童,也不是剛剛從餐廳來的千冬歲,而是被男童通知而趕來的冰炎。

“褚?”

“漾漾,你沒事吧?”千冬歲見到漾漾倒地,飛快的靠近漾漾,“學長,漾漾發生了什麼事?”

“不知道,先去醫療班讓提爾看看。”男童破解了保護了他和萊恩的水壁飄到冰炎身旁,向冰炎點頭示意,“黑袍來了,那吾家先行告退了。”

“幸苦你了,瞳狼。”

“不會。”薄霧飄起,瞳狼消失在眼前。

三人急著帶漾漾去醫療班,以致於沒有撞見接下來白園的慘狀。




----------



狂暴的颶風中,夾帶著細小輕薄的鐵片,化為最鋒利的攻擊,超葉琉襲去。

葉琉輕盈一躍,在空中召喚出不受颶風影響的葉片作為立足點,彷彿不費一絲一毫力氣的閃躲攻擊。

白園的大地撕裂開來,一棵巨大的樹木和綠盈茂盛的植物瘋狂生長。

有些植物化為木刺,有些的葉片成為刀刃,攻擊操縱金屬和暴風的龍馬。

龍馬停止了托著自己的風,使他直直的從空中落下,口中喃喃的唸著咒語,在他的腳尖落到地上時,白園的風景以龍馬為中心開始變化,轉變為插著許多兵器的荒原,日落的紅霞暈染了整個天空。

“喔啊,真是沒想到,也是,‘無限劍製’這個魔術的設想,確實十分適合以金屬性為主的你。”

輕盈的站在空中的葉片上,葉琉完全沒有這個以fate系列為根源,所創作出來的空間結界是要用來對付自己的自覺,還十分讚嘆的說。

“雖然只是試驗品,但我不認為它的威力會弱到哪裡去。”況且這是他的結界,雖然做不到讓葉琉完全召喚不出植物,但是讓她對於植物的召喚艱難一點還是做的到。

“值得敬佩……可惜了,你還是贏不了我。”

“妳說什麼!”只見葉琉兩指之間,夾著一張金色的卡片,卡片上是一名金髮碧眼的女王。

她和龍馬做出相同的舉動,從空中一躍而下,卡片化為金色的法陣。

“大不列顛魔術,阿爾托莉亞開飯了。”

從天而降的葉琉,騎在一匹裝備了鎧甲的雪白馬匹上,左手抓著韁繩,右手持著一把璀璨的英式長槍,身上是包裹全身的鎧甲,看起來英氣逼人。

龍馬手向前伸,背後的半壁天空布滿了密密麻麻的銳利兵器,冰冷的指著葉琉。

葉琉舉起長槍指向龍馬,長槍散發銳利的光芒,“聖槍,拔錨。”

龍馬發射被他塑造出來的所有兵器。

“啊──”

“耀於終焉之槍(Rhongomyniad)──”

雙方攻擊的撞擊,不但擊毀了龍馬設置的結界,還使白園陷入半毀的狀態,就是距離那裡有一段距離,白園另一端邊緣的涼亭,也能感覺到他們強大的力量。

捲起的煙塵迎面而來,被他們設置的強力結界勉強擋下,結界因此被撞出一道道裂縫,這還是在他們沒有出全力的情況下。

“呀嘞,呀嘞,果然又是這樣了呢,非常感謝妳通知我來,美琴。”坐在涼亭頂上的綱吉,對旁邊的栗色短髮,棕色瞳孔的英氣少女御坂美琴說。

“不會,反正只是因為如果被發現了,我也能拖你下水。”

“還真是壞心啊。”

最後,兩人同時說,“果然,今天是Atlantis被核平的第一天。”



----------



先不管最後他們兩個是怎麼收拾殘局(半毀的白園)的,這邊去了醫療班的漾漾醒來了。

一個張相和班導差不多粗獷的蓬鬆獅頭,面露垂涎的,朝漾漾撲來。

漾漾下意識的往自己的儲物空間掏武器,他摸到一把棍狀物,此時他的腦海跑出一句咒語,“這就是我全部的力量!星光爆裂(Starlight Breaker)!”

漾漾抽出一把法杖,銀白色的杖身,杖首是金色有缺口的圓環,中間一顆紅色的珠子。

法杖釋放出粉紅色的光束,擊中蓬鬆獅頭的腹部,將他鑲入牆壁中。

一張紙落在漾漾的身上,他伸手將紙拿起。

‘武器介紹,此武器名為旭日之心(Raising Heart),是以魔法少女奈葉中,主角高町奈葉的武器為範本製作而成的兵器,紀錄於此武器中的魔法,多為中遠程攻擊,威力強大。備註,此武器有對友方非殺傷性設置,切記切記。’

沒想到妳居然是這樣的葉琉,上上次是月光手杖,上次是粉貝珍珠,下一次是不是就是鹿目圓的弓了!

妳再這樣下去,其他武器匠師會哭的!而且為什麼是粉紅色!

漾漾正在崩潰中,以致於沒有發現,因為對友方非殺傷性設置,而沒受到多少傷害的蓬鬆獅頭,再次爬起,準備行動,只是,他換了一個目標。

蓬鬆獅頭轉向趴在一旁補眠的冰炎,像是獵食者發現獵物一般的,超他撲了上去。

回過神來的漾漾,反射性的舉起武器,朝蓬鬆獅頭揮去。

然而,獵物的速度更快,也更狠,他像一陣旋風,一隻手撐著漾漾躺的床撐起躍高,一個迴旋踢在蓬鬆獅頭的臉上,再次將他送回牆裡。

“你終於醒了,還記得發生了什麼事嗎?”冰炎嚴肅的問。

漾漾眼中充滿迷惘,不懂冰炎在說什麼,但他還是想了想,回答說,“白園,任務,其他,都不記得。”



---
作者的話:最近沉迷fgo無法自拔.jpg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5 02:16:10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3/15更新至御坂美琴

御坂美琴

年齡:16

性別:女

屬性:晴,雷,電

種族:御雷神神血傳承一族-簡稱神使一族

人物簡介:性格開朗傲嬌,即有正義感,但是清楚這個世界不是非黑及白,所以將自己的底線訂的很低,例如不要犯到她的頭上,於五歲那一年,進入都市學院就讀,他們多次想設計她進行實驗,但被她避過並且很很的警告了一番才安分下來。初中三年級畢業要轉到Atlantis時被圍捕徹底惹怒了她,以致於亞雷斯塔的政權傾覆,都市學院易主改姓御坂。

人物形象:栗色短髮,棕色瞳孔,像是陽光般燦爛的人物,有時候會在戰鬥中開啟有意識的Level6模式,此時她的形象會改變成銀白色長髮,瞳孔是正紫色的,加上由雷電組成的羽衣和華服,常見便衣是可愛系服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5 02:17:31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3-9 23:05
啊啊啊啊啊!  是新更 期待漾漾發威呀!!!不過沒想到漾漾變強了卻還是逃不過被拉去充數的命運....... ...

因為漾漾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他的本能記住了他本來的強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5 06:41: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嘿嘿 我又搶到頭香了!(插腰大笑  不過這次出現的人物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月光手杖 粉貝珍珠這兩個  其他都是聽過但沒有看過的......  不過今天的Atlantis 還真是核平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9 16:09:2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3/19更新至葉琉的秘密

葉琉的秘密




“你好啊同學,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叫鳳柩。”

蓬鬆獅頭,不……現在要叫輔長了,輔長這麼更漾漾說。

“褚冥漾。”

雖然漾漾覺得他的造型實在沒有鳳凰族的感覺,但他身周的力流,非常明顯的是屬於鳳凰族才有的力流。

“提爾。”冰炎把提爾叫走,順便將遮擋的布簾拉上。

漾漾沒有半點想要偷聽兩人的想法,安靜的思考到底發生了什麼事讓冰炎這麼問他。

然而,他找不到答案,只好去做別的事。

他打開自己的儲物空間,把之前葉琉隨手送給他,然後被他一股腦兒的丟進空間積塵的各種道具拿出來檢查。

“嗯?”此時,他看見一枚七彩色澤,由多個正三角體組成的寶石,這寶石怎麼看怎麼眼熟……不就是聖晶石嗎?!我都不曉得妳居然二次元中毒成這幅德性!

漾漾覺得在他的心目中,葉琉英明神武的形象頓時碎成了渣渣。

“吵死了!”

在和提爾說話的冰炎,隨手抄起一旁的玻璃藥罐,拉開布簾,在提爾淒厲的慘叫下,朝漾漾丟去。

漾漾穩穩的接住冰炎丟來的東西,非常冷靜的暫時封閉了自己的心音,然後帶著不安的心,繼續檢查,然後……聖杯、魔力結晶、綠方塊……甚至還有幾張職階卡。

我寧可妳做寶具送我,也不要這些不知道有什麼用的東西,難道要我召喚從者嗎?!

在他們兩人討論完後,冰炎對漾漾說,“褚,走了,我送你回去。”

漾漾從床上下來,沒想到,他的全身半點力量都沒有,直接撲倒了冰炎。

漾漾愣愣的瞪大了眼,試著使力讓自己爬起,卻做不出任何動作。

冰炎倒是一隻手把他抱開,讓他能夠撐起身體,然後瞪了漾漾一眼,隨後開啟傳送陣送漾漾回去。

“呵哈哈哈哈!賺到了!賺到了!”

提爾拿著手機,一臉垂涎欲滴的樣子,螢幕上赫然是漾漾撲倒冰炎的畫面。



----------



“你輕一點啊!超痛的!”

“都知道超痛的你還跟她打,是太閒嗎?祂就不該讓你們兩個同一班的。”

在幫龍馬治療的金髮青年嘆了一口氣,他有著一雙美麗的藍眼,一張美多餘俊的美麗臉龐,穿著華麗的白色系神父袍,在心中默默的懺悔。

我對不起你們,勞心勞力的感覺真是太糟糕了,這一定是報應把,在我的人生前二十幾年讓你們勞心勞力,所以現在換我為別人勞心勞力了。

審判,暴風,綠葉,寒冰,還有其他的十二聖騎士,我對不起你們。

“是他先出手的,姐只是反擊而已。”毫髮無傷的葉琉走進這一間,被某位董事利用特權,劃給他們的社團教室,“而且,會痛也是因為實力上的差距,就算互有留手,姐留手的也一定比你多。”

她在當事人面前講述兩人的實力差距,雖然說這是事實,還是讓龍馬挽起袖子,攥起拳頭就要往葉琉的臉上揮去,被金髮青年攔阻下來。

“不用攔住他,格里西亞,想找打儘管來,姐不介意讓他吃完一發聖槍後,再讓他臉接一支咖哩棒。”

“夠了,妳給我閉嘴。”

格里西亞死死的抓住想要暴起打人的龍馬,繼續對他過去的那些同伴懺悔。

葉琉聳聳肩,走進一旁的茶水間倒水,留下格里西亞安撫龍馬。

嗯-嗯-

手機傳出震動的聲響,漾漾傳了一封簡訊給她,要她趕快回覆他。

葉琉回覆他後,她收到了她送錯的東西,沒錯,剛才上面提到的那些東西,全部都是葉琉在送東西時,不小心混進去的。



----------



她開了傳送陣回到宿舍,打算到房間裡將物品倒出來分類整理好。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白色短髮,褐色皮膚,銀棕色瞳孔的青年對葉琉說,“午餐已經準備好了,把手洗乾淨後,快來吃吧。”

“果然還是你最好了。”葉琉向他露出甜美的笑容,而不是平常面對其他人的毫無表情或冷臉冷笑,像是撒嬌一般的對他說。

青年露出柔和的微笑,揉了揉葉琉柔順的頭髮,讓她快去把東西放好,而葉琉也乖乖的照辦。

或許對於葉琉而言,他是唯一能使她卸下心防的人吧,雖然說在她認識他時,她並沒有半點過往的記憶,但這也是他們能如此相處的原因之一。

在那個紛亂時候,葉琉因為自己的責任而東奔西跑,當時,她只會是後勤的治療首席,這樣才能使她發揮出最大的作用。

然而,有生命的地方就有爭鬥,她察覺當她的威望開始漸漸增多時,經常會有人鬼鬼祟祟的在她的身旁,說一些不知所云的話,就連領導者也開始提防她,讓她感到心很累。

所以她替自己戴上了面具,喜怒不顯顏色,說話冷漠尖銳,只因不能讓她的威望超過領導者,當她意識到時,這已經成了習慣,再也改不掉了。

因為他,葉琉終於卸下了心防,學會了依賴他人,不會像刺蝟一樣武裝自己,用冷漠來隔絕他人。

“我吃飽了。”

葉琉非常乖巧的和青年一起收拾餐桌,一人洗碗,一人擦桌子,一副幸福美滿的家庭場景。

確實,對葉琉而言,青年可能比葉家更像是她的家人,葉家人敬她畏她,給不了她想要的溫情。

“先去休息吧,下午還有任務不是嗎?”青年攬過葉琉手上的工作,把葉琉趕回房間去。

葉琉想了想,乖乖的回去了,剛好可以收拾一下那些東西。

葉琉把聖晶石、聖晶片、魔力結晶、綠方塊、聖杯……等物品,收入她建造的魔術工坊中,把職階卡收到綁在腿上的包包裡。

她沒有注意到,當她拿起其中一張archer職階卡時,那張卡就像是反光般,閃爍了一下。

她把東西分類收拾好後,就去睡午覺了。



----------



“嗯?”

青年突然感覺到,葉琉的房間中,她氣息改變了。

這種感覺,和她在使用某些職階卡時,出現的感覺非常相似。

“小琉?”

青年推開葉琉房間的門,赫然發現她並沒有在沉睡。

她的長髮散亂,從領口露出的肌膚,出現赤紅色的圖騰,她的眼睛,也變成了妖異的血紅色豎瞳。

“這雜種,果然什麼都告訴你了,不過是一個區區的faker(贗作者)罷了。”

‘葉琉’吐出刻薄的話語,語氣中是濃濃的嘲諷。

青年立刻嘲諷回去,“比起沒有被master帶走的AUO大人來說,我確實只是個區區的faker,但是對master來說,我可是很重要的。”

“你這個該死的faker!”

‘葉琉’身旁出現了許多像是漣漪的淡金色圓形,那是連通他的寶具的孔洞,每個孔洞中出現了一把兵器,瞄準青年。

青年使出投影魔術,投影出他用的最順手的兵器,陽劍干將,陰劍莫邪。

“嘖!要醒來了嗎?這雜種……”‘葉琉’收回了所有的孔洞,剩下唯一一個。

‘她’伸手進入孔洞之中,取出一枚精巧華麗的紅翡金鑲玉耳環,掛到右耳上,“不要得意的太早,faker,我,不……是我們遲早會找過來的,讓這雜種做好心裡準備吧!”

‘葉琉’閉上她的雙眼,再次張開後,她的瞳孔變回了原本的樣子,深邃的黑色。

“Eamiya來的是誰?”葉琉不可能沒有發現問題,她很確定她最近沒有使用過吉爾伽美什的職階卡,也只有使用他的職階卡時,會發生這種狀況。

“Archer職階的吉爾伽美什。”Emiya又補充道,“青年的。”

“是嗎?我知道了。”


---
作者的話:四次十連抽,沒有半騎四星saber,拜託,給我一騎saber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9 16:10:47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9/13更新至格里西亞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3-22 00:18 編輯

格里西亞·太陽

年齡:27歲……大概吧

性別:男性

屬性:晴、霧、光

種族:光系半天使

人物簡介:總是笑得很燦爛,但性格十分陰險,經常被罵是卑鄙無恥的太陽騎士,喜歡浪,喜歡浪,喜歡浪(很重要要說三次),因為幾年前浪過頭了,不得不藉著死遁離開失落大陸來到中央大陸。雖然會近戰,但他是唯一會在戰鬥中治療對手的治療,不像其他治療一樣,沉迷輸出,不想治療,導致每當有人受傷時,都去找他治療,嘆氣次數嚴重飆升,不知道他會早死幾年呢XD。現在是醫療班顧問。

人物形象:金色長髮,藍眼,總是笑的想天使一樣,可惜切開來是黑的,心裡的彎彎繞繞多到數不清,戰鬥時通常穿著藍袍或聖騎士服,常見便衣是以白色系為主的神父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19 16:12:48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3-15 06:41
嘿嘿 我又搶到頭香了!(插腰大笑  不過這次出現的人物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月光手杖 粉貝珍珠這兩個  其他都 ...

你可以去看某科學的超電磁砲(女主)或者魔法禁書目錄(女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3-19 22:44:5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  我知道魔法禁書目錄  只是還沒有看過......然後應該是不「像」其他治療喔  感覺西亞也變了很多呢  不過還是剛看到時就猜到了!!(≧ω≦)/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3-22 00:19:29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3/22更新至武器評鑑

武器評鑑




“怎麼樣?有找到嗎?”

一名金髮赤瞳的青年問。

這間議會廳內,環坐了許多的人,不對……他們不能以人稱呼,應該以‘英靈’來稱呼他們。

被詢問者和詢問者長得一模一樣,他們是相同的一個人,雖然是不同的面向。

被詢問的人嘔出一口鮮血,讓他們嚇到了。

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能傷到這位英雄王?

英雄王吉爾伽美什卻像是不受影響,露出愉悅的笑,“找到了,和猜測的一樣,是位於更上一層的世界。”

所有英靈在聽完後開始行動,他們要搬遷整棟建築,前往他們master的所在地。

“等著吧,雜種,妳是甩不掉本王的。”



----------



“很好的武器,他對你還不錯。”葉琉把藍色的王紋寶石還給漾漾。

會出現在這裡的,除了漾漾以外,有什麼好東西沒有見過,就是王族兵器也不夠資格讓他們放在眼底。

星期三下午的社團時間,這一間需要審核才可入社的桌遊社社辦聚集了十幾個人,其中有幾個是校外人士,幾個是行政人員,與其說是社團,不如說是一個能讓他們不受打擾的聚會場所。

“妳難得說對一句話讓我不得不承認,確實,王族兵器不好找,他可真是有心。”

剛從門外進來的龍馬,隨意的瞄了一眼,意味深長的說,才讓他們驚覺自己的錯誤,更何況,他的身份他們又不是沒有調查過,某種程度上,他們可算是有仇的。

在他們認定冰炎別有居心後,便決定將冰炎和他隔離。

除了漾漾以外的幾個人對視,非常快速的定下計畫。

決定由日·工作狂·土豪·炎來對漾漾開口,她說道,“無故送這麼大的,他不會別有居心吧?”

“不會。”漾漾卻非常肯定的反駁的,“他不會。”

見到漾漾如此堅定的反駁他們,倒是讓他們稍微的放下心來,不再防備冰炎。

起因是漾漾的一項特殊天賦‘映照·明辨’這個技能最直接的解釋是,分辨善意或惡意。

漾漾未曾在冰炎的身上察覺半點惡意,他反而讓他感覺到強烈的善意,所以漾漾不曾懼怕他,那怕他經常露出兇惡的表情,而且脾氣暴躁也是。



--------



“諸位覺得呢?”

葉琉開始主持會議,並把發言權交給他們。

在經過一連串吱吱喳喳的討論後,他們得到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的最終解決方法。

“那就這樣吧,漾漾,只要你不與任何人同行時,我們就會在暗處保護你,不許拒絕,這是為了你的安全。”漾漾皺了皺眉,還是答應了他們的保護,因為他知道他們都是為了他好。

“對了,如果你想要對王族兵器有更確切一點的評價,就拿著祂去問你交到的朋友吧,他們會告訴你王族兵器是怎樣的存在。”

心動不如行動,漾漾馬上跑去找他的朋友們。

“剛剛去哪了?”葉琉問龍馬。龍馬沒有回答葉琉,而是脫掉手上的白手套,問她說,“妳還有多少特殊蠶絲,給我一半。”

“你向她要蠶絲幹嘛?”這是工作狂的日炎問的,因為瘋狂工作導致消息不靈通,這個人也是可以了。

“莫非那件事是你幹的?”綱吉露出好像很有趣,我也想參一腳的表情。

“你是說!你們真的去蓋布袋了啊?厲害了!”美琴驚嘆的說。

“難怪鏡打電話給我要我管管你們。”西亞捂臉,他終於知道妖重之鏡的意思了,但問題是他管不了他們啊!妳這不是為難人嗎!

“又不只我。”龍馬意有所指的說,邊說還邊用眼睛偷瞄葉琉。

“可以參一腳嗎?”這是不嫌事大,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的綱吉。

“你們好好玩。”這是心裡還有一些良心,但沒興趣阻止他們的美琴。

“需要我提供一些掃尾設備嗎?”這是掌握極高科技,還覺得有點意思的日炎。

“你們都給我住手啊!”這是目前在場,身為良心之一的西亞。

其他人無視了他,開始討論下次計畫。

對不起了,烏鷲先生,我救不了你,你好自為之。

西亞決定放生C班的黑皮班導,反正這是他作出來的,後果要自己承受。

這大概就是所謂的,嘴欠一時爽,事後火葬場吧!

“想要,可以,我給你打對折,東西明天給你,錢記得打到我帳上。”

“可以。”

兩人的氣氛第一次如此和諧,大概是有共同目標的原因吧。



----------



另外一邊,跑去找喵喵他們詢問的漾漾,得到的他們失態的回應,這個時候,他才知道他們說對於王族兵器的評價,他們說不準的原因。

相比於喵喵他們的激動,葉琉他們實在是太平靜了,也是,他們什麼東西沒有見過,不過是區區王族幻武而已,他們怎麼會有任何反應呢。

“學長人真好呢。”喵喵滿臉癡迷,用夢幻的神情說。

就算他人真的很好,他也不會喜歡有人發卡給他吧。

“漾漾的兵器應該是水屬性的海王王族兵器。”萊恩開始給漾漾分析,“一般王族兵器的幻武精靈,脾氣都會比較差,也會難以發動和與祂簽訂契約。”

“是嗎?”他沒有對他們說,那群人中似乎有人持有複數以上的王族兵器,還是簽訂契約的狀態。

他聽了萊恩的話後,才知道他們做出來的事,到底有多麼驚世駭俗。

“是的,如果漾漾不敢用的話,我可以先借你一個替代品。”萊恩拿出一個參雜了白色紋路的幻武寶石。

“不用。”學長給的純水系的寶石和自己的共鳴頻率比較吻合,所以漾漾拒絕了萊恩。

“那要加油啊,漾漾。”萊恩收起寶石,對漾漾說。

“期待你的兵器成型。”千冬歲緊接著道,“又什麼不懂的都可以來問我們。”

“漾漾一定可以的,我相信漾漾。”

喵喵甜甜的笑著鼓勵漾漾。

“謝謝。”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

“對了,漾漾不是住宿舍嗎?怎麼沒有在棘館看到漾漾?”喵喵突然想到。

“滿了。”漾漾簡略的回答,“住黑館。”

“什麼!”喵喵驚訝的大叫,“所以你和學長同居了!”

“並沒有。”漾漾的表情沒有因為喵喵的話有絲毫改變,非常淡定的回了三個字。

“真好。”喵喵又露出癡迷夢幻的表情,語氣羨慕的說,“喵喵也想住黑館。”

妳還是放棄吧,裡面都是怪人,像是蒐集靈魂的黑袍,惡魔的黑袍,暴躁的黑袍,還有中二病的黑袍……等。

如果可以的話,我也不想住,尤其是五樓好像有鬼門存在,要不是棘館沒有空宿舍,誰想住那裡呀!

漾漾想了想,還是沒有把這句話說出來,萬一五樓可能有鬼門的消息不小心被傳出去,又或是激起他們的好奇心,這才叫糟糕。

“可參觀。”

“漾漾要帶我們進去看看嗎?”千冬歲的眼睛整個亮了起來,“我也非常好奇黑館的樣子呢。”

“漾漾。”一道飄渺的聲音從旁邊傳來,嚇了漾漾一跳,不管是哪方面的存在感都十分薄弱的萊恩突然出聲,遞了一個飯團給漾漾,“給你。”

見漾漾一臉問號,千冬歲解釋,“他也想去,所以用飯團賄賂你。”

“萊恩連飯團都拿出來了,可見他真的很想去看看。”三人人都以期盼的目光看著漾漾。

漾漾慢條斯理的把飯團吃完,將手擦拭乾淨後,對三人說,“後天去。”

漾漾說,然後先行寫字告知他們,進入黑館後不可以亂跑,不然可能會被某些黑袍處理掉。

他們就這樣吃吃喝喝的,渡過了一個悠閒的下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