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5-7 23:44:46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5-5 19:44
漾漾的反應好快喔 生氣的漾漾也好可愛!!!  嗯...葉琉是精靈嘛 好吧 我懂了... ...

你說的沒錯,漾漾最可愛了(比心)。
葉琉的種族是守護精靈,想法來自sao中,各族精靈攻略世界樹的部分,桐人選的種族,似乎就叫做守護精靈的樣子。
而且那種酒的度數也沒有很高,只是味道很好,還有治療的效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7 23:55: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揍爆安地爾!!!     另外單抽真的是會出奇蹟的(看向我迦的大部分五星英靈)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8 12:21:5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漾漾 只吃點心不吃正餐的話 會被冥玥打的喔!!  但漾漾會的語言好多喔!就連最接近初始語言的精靈語都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0:01:15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5/11更新至亞里斯V.S惡靈

“雅多,做掉她!”

雷多突然大喝一聲。漾漾回過頭,看向競技賽場上。

雅多手中的長劍貫穿對面紫袍的腹部,長劍往上拉,從頭頂拉出,將對面的紫袍分成兩半。

鮮血從殘軀中噴出,外露的內臟有些被斬斷,有些還在跳動。

漾漾對這件事沒什麼感想,他當年在戰場上看過更多更血腥的屍體,雖然還是會有點反胃,但他的壓制住著種欲望。

“褚。”冰炎突然出聲,“別分心。”

漾漾點點頭,繼續替伊多治療。

“真是關心他呢。”被漾漾接手治療的夏碎,用揶揄的語氣對冰炎說,“我可以問問,他和你有什麼關係嗎?”

“囉嗦,閉嘴。”

雅多走回休息室,他的眼睛從血紅色漸漸變回藍色。

場上的殘軀被銀色的黏稠物包裹,什麼都看不到了。

“雅多,你下手太重了。”伊多微怒的聲音響起,他想要起身教訓雅多一頓,然後被漾漾按住了。

“冷靜點。”漾漾對伊多說,“先治傷。”

“和他們的小手段比起來,算輕了!”雷多說,顯然他對伊多被襲擊這件事非常憤怒,所以他難得的向他大哥頂嘴。

雅多看見漾漾一邊治療,一邊看著他,以為他被嚇到了。

“漾漾放心,我們是朋友。”雅多思考了一下該怎麼跟漾漾說,“我,永遠不會對朋友動手。”

雅多的語氣,和平時的冷硬不同,顯得溫和許多,“相信我,就打勾。”

漾漾並不畏懼的伸出手,“我,相信你。”

他的手和雅多的手打了個勾,“無關任何,我自信,你……你們都不會傷害我。”

雖然也傷不了我。

漾漾難得的開口說這麼長的話,因為他們是受到自己庇佑的人,他必定會庇佑他們,而他們也理所當然的傷不了他。

雅多在漾漾的小指上,留下的藍色的蛇型誓靈,漾漾則增強了他對於水的親和力。

這時,雷多恢復了平常的歡脫,也向漾漾伸出手,“我也要玩。”

“雷多,別鬧了。”因為伊多的喝止,他才喔了一聲,收回手。

“第二場請雙方派出兩位參賽者。”珊朵拉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一次,對面走下了兩個女性紫袍,都是獸王族的。

“下來。”深綠色長發的女孩氣勢凌人的指了雅多,然後伸出了拇指朝下的挑釁動作,語氣非常不善。

雅多哼了一聲,就要和雷多一起並肩走下去,卻被伊多叫住。

“等等。”想讓漾漾停止了治療動作,卻又被他按回座位的伊多說,“那兩人是惡靈學院的妮藍和阿綈絲,與剛剛輸給雅多的菈妲並稱為惡靈學院的鬼孑處刑者,實力在紫袍中算是數一數二,你們兩個空手就想下去打贏嗎?”

“我們會贏。”雷多非常自信的說。

“拿去吧。”伊多伸出手,就要唸出幻武兵器的召喚詞時,被漾漾抓住手。

“水之民,其身為兵,以吾身過度,因汝等之主而降臨。”漾漾唸完咒語,確認兩人之間的連結建立,並且召喚兵器的力量大部分將由自己和雙胞胎支付後,才對伊多說,“可以了。”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對決者見識你的狂野。”伊多聽了漾漾的話,唸出召喚兵器的咒語。

兩把長劍並未從伊多的掌心中出現,而是從漾漾空著的掌心中冒出。

“去吧。”漾漾對他們說,“帶勝利回來。”

兩人從漾漾手心中抽出長劍,眼睛的顏色漸漸改變,那是腥紅的血色。

話說,他們身上為什麼會有日炎的戰鬥權能眷顧,他們可不是火系,唯一和日炎的共同點,大概只有都是妖精族了吧。

所以她這個權能的眷顧設定是什麼呢?

可惜,他們都不在這裡,漾漾的疑問現在無法得到解答。

漾漾手中的治療法術散發著藍色光芒,繼續替伊多治療,他突然小聲的對伊多說道,“你沒告訴他們。”漾漾非常篤定的看著伊多。

只見伊多搖搖頭,“先別告訴他們比較好。”

“隨便你。”

“褚,你有事情沒跟我說。”在一旁和夏碎一起鎮壓毒菇的冰炎說。

不管是在剛才休息室內的襲擊,又或是伊多造遇的襲擊,漾漾一點意外也沒有,分明是早就知道了。

“唔呣,忘了。”

冰炎的頭上冒出許多井字符號,對漾漾怒斥,“這種事你都能忘記!”

“欸嘿~”

“不要給我裝傻!”

聽到冰炎發怒的聲音,漾漾莫名的慫了,乖乖的把他們找到的情報用手機寄給冰炎。

“他們有處理……應該吧……”漾漾用不確定的語氣說。

冰炎和夏碎共享情報,然後開始討論有關於情報中,黑暗同盟的事情。

“我也好想打喔……”毒菇盯著場上的戰鬥,提不起勁。

你還有下去打過,我還被挾持,不能下去啊,可惡。

漾漾治好了伊多身上的傷,懷著滿腹的怨念,縮到角落去看比賽了。



-----------



“亞里斯學院與惡靈學院第二戰,現在,正式開始。”珊朵拉大聲宣布。

率先發出攻擊的,是惡靈學院的人。

“你要為剛剛的事情付出代價。”深綠色長髮的紫袍說,她提起長刀,以眨眼的速度,朝雷多砍下去。

雷多沒有動作,擋下她的人是雅多,“這種程度還要讓人付出代價嗎。”

他嘲弄的說,一轉身就把她踹了出去。

“雅多,放手去做吧!”雷多將劍插入地面,單手按住劍柄底部,“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

雷電從劍尖往上衝,上方發出轟隆隆的巨響,類似奇美拉的液態金屬怪物,瞬間被來自上方的無差別攻擊劈毀。

“亞里斯學院一口氣殲滅了場上的攻擊獸。”珊朵拉開始替觀眾解說,“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見,雷多選手使用的幻武乓器是暴雷的力量。”

雙方繼續交鋒,雅多向名為阿締絲的深綠髮紫袍的頸部刺去,她險險躲過奪命的一劍。

同時,雷多與名為妮藍的另一名紫袍對上,不過他們只在對峙,而不像另一邊一樣戰況激烈。

雅多一劍逼開阿締絲,紅色的瞳如同沸騰的火焰般,她的眷顧完全覺醒了,“遊戲該結束了。”雅多說,他將長劍插入地面,單手按住劍柄底部,“妳聽見水鳴的聲音了嗎?”

注意到雅多動作的藍妮向阿締絲發出警告,可惜來不及了。

“妳身體裡有多少水,那都是我的武器。”水鳴發出鈴鐺般的聲音。

鮮血從阿締絲的眼、耳、鼻、口,甚至是指甲細縫中不斷流出。

雅多揮劍,斬落了她的首級。

“你們以為先解決阿締絲我就沒有辦法了嗎?”妮藍彎起詭異的笑容,彎刀以她為中心化了一個圓,“沙之疫鬼。”

漾漾看見這東西,馬上露出厭惡的表情,難怪他們都不喜歡惡靈學院,身為最純粹的存在,本來就會討厭這種污濁的東西。

“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熊,夏之續技烈火湧。”雙胞胎吟唱妖精的擊技,放出熊熊烈火,焚燒疫鬼。

“燎火之技。”

“奔火瀑雨、場上障礙卸除,十六雷火、雷王聽命。”

雷霆幾乎殺光了病蟲,這時,水鳴貫穿疫鬼的頭部,雅多穩穩的站在長劍上,手按上它的頭,“雷鳴之神,西方天空狂吼,秋之王者天雷動。”

“雷爆之技。”

轟隆的聲音響起,疫鬼被炸出一個巨大的缺口。

而在漾漾眼中,纏繞在他們身上的紅光越來越強烈。

“瘟鬼的災害是不會停止的,你們就打到筋疲力盡吧。”

這時,一道既色氣又傲慢的笑聲響起。


---
作者的話:5/9和5/10期末考,考完就來更新了,現在作者是耍廢的高三生。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0:02:15 | 顯示全部樓層
woty 發表於 2019-5-7 23:55
揍爆安地爾!!!     另外單抽真的是會出奇蹟的(看向我迦的大部分五星英靈) ...

厲害,作者我感覺到撲面而來的歐氣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5-12 00:04:35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5-8 12:21
嗯...漾漾 只吃點心不吃正餐的話 會被冥玥打的喔!!  但漾漾會的語言好多喔!就連最接近初始語言的精靈語 ...

不對,應該說,他是先回初始語言後,才回精靈語的。
不過我玥姐才沒有那麼暴力(應該啦(小聲bb))。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5-12 21:25:09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啊啊啊 我也是高三生 可惜是苦命的高三生......  玥姐不會那麼暴力的打漾漾 她只會嚴厲警告而已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5/16更新至熾炎-戰之眷顧

“不錯。”

除了漾漾以外,所有人都看見了雙胞胎身上的紅光,色氣的聲音惑人心神,“自從汝等先輩向孤王祈求下此眷顧後,汝等是第一個,將孤王的眷顧,喚醒至如此程度,既然如此,孤王恩準了。”

一道巨大的身影,由赤紅組成,模糊的面容,纖細的身姿,華貴的服飾,“孤王承認汝等為孤王之眷族,孤王的力量將與汝等同在,盡情的享受戰鬥吧。”

語畢,赤色的虛影如同絢麗的煙火般爆成光點,分成兩份,覆到雙胞胎的身上,灼熱的力量沒有產生任何排斥感的,與他們融合。

不只是他們本身,就連他們的幻武兵器上,也出現了赤色的圖騰。

“這真是太不可思議了!”躲到觀眾席去的珊朵拉,沒有忘記自己的職責,繼續向觀眾解說,“這是超過千年未現的傳說!來自初始的眷顧!距離現在最近的一次記載,是由千年前冰牙族的第三王子所喚醒的,來自初始之冰、初始之水和初始之生命之木所賜下的眷顧。”

當珊朵拉說完,觀眾席爆發出巨大的驚呼聲,看來是觀眾從未想過居然能見證這種歷史性的時刻。

在選手席上,漾漾捂住臉,果然……有人太無聊了。

紅光化作火焰,如同鎧甲一般包圍著雙胞胎,將意圖靠近他們的疫蟲全部燒光。

妮藍見此臉色一變,有來自火焰的祝福守護,她所召喚的疫鬼根本奈何不了他們,當然,她也認為他們奈何不了她。

可是,事情真的是這樣嗎?

“舞火之神、南方荒原燃雄,夏之續技烈火湧。

”雷多抬手,再次吟唱出妖精的擊技。

“燎火之技。”當雷多放出火焰的時候,圍繞在他身旁的火焰放出強大的力量,加持到他所放出的妖精擊技中。

那一剎那爆開的火焰,瞬間將疫鬼燒掉大半。

“沒用的,就算有初始之火的加持又如何,就算你們將疫鬼燒盡,你們裡死亡的距離也不遠了。”

黑色的蟲環繞在她的身邊保護她,使火焰無法接近,有些疫蟲正試圖靠近他們,打破初始之火所降下的眷顧。

“水瀑飛螢,敵者奪命,十三川流,水君聽令。”沸騰的水流從大火中竄出,水不斷向下侵蝕,還發出了有東西被燙熟的滋滋聲,黑蟲不再火焰與沸水中繼續誕生,不一會兒,被召喚出來的疫鬼,就這樣消失了。

“不要太小看別人。”雷多對露出驚慌表情的妮藍說,“再見囉!”

下一秒,火焰吞噬了妮藍。

“亞里斯學院對戰惡靈學院,第一勝取得!”隨著珊多拉的宣布,觀眾席爆出巨大的歡呼聲。

圍繞在雙胞胎身邊的紅光漸漸減弱,到最後完全消失,倘若他們在身上尋找,便會發現他們身上的某一處,出現了火焰的圖騰,那便是得到初始之火的認可,身為初始之火眷屬的象徵。

自此,火焰將與他們同在。



----------



現在時間是初賽結束後第一個星期六,早上八點二十分,地點是黑館三樓,漾漾的房門口位置。

冰炎站在濕淋淋的走廊上,全身都被水淋濕,模樣十分狼狽。

發生了什麼事呢?

讓我們把時間倒回幾秒鐘前。

冰炎因為接到了原世界的任務,所以來問漾漾要不要和他一起去。

他並沒有敲門,而是直接拉開了漾漾的房門。

當門把咔嚓的被轉開時,一股巨大的推力將門開到最大,有著強力水壓的水流,從門中衝出,將冰炎從門口推開一段距離。

時間回到現在,漾漾一臉錯愕的看著突然開門的冰炎,手中是未完成的結界術式,整個客廳和走廊一樣,地上鋪滿一層淺淺的水。

客廳的裝潢被改變了,不管是沙發、電視或昂貴的藝術品,都換成了防水或乾脆就是來自水裡的材料做成的。

不只如此,客廳中還出現像是珊瑚、海草這類的東西。

冰炎直接催動火元素將自己烘乾,“你在搞什麼鬼啊,褚!”

漾漾拍了拍手,瞬間將走廊和客廳恢復原狀。

“嗯……裝潢……”漾漾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企圖粉飾太平的意圖非常明顯,“學長,有事嗎?”

“有。”冰炎抹了一把臉,向漾漾翻了一個白眼,覺得他做出這種心虛的動作,有點好笑,卻還是硬生生地忍了下來,滿腔的怒火瞬間煙消雲散,他對漾漾說,“我有事要去原世界一趟,你要不要順便回家?”

“好。”漾漾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很久沒回家了。

嗯……我有種要糟的感覺。

漾漾回房間整理書包,書包中掉出一枚水晶,水晶散發出藍色的微光,裡面有一隻獨眼蛇,不斷的衝撞水晶,想要突破封印。

是從伊多身體裡拔出來的那條蛇,它似乎因為漾漾把它關在水晶裡好幾天的關係而變得更兇了。

不過若是修改咒文,它便可以成為一隻強大的使役獸,可惜,這東西對漾漾沒什麼卵用。

背著書包的漾漾走出房間,把封著獨眼蛇的水晶遞給冰炎,“要嗎?”

冰炎看了水晶一眼,對漾漾說,“這東西對我而言沒什麼用,不過夏碎對這類的東西很有興趣,你不要的話我就給他了。”

“嗯。”



----------



不久後,他們出現在台中的一條小巷子裡。

走出小巷子後,漾漾看見熟悉的高樓大廈林立。

過了幾條街後,漾漾看見一間香火鼎盛的廟宇。

裡面除了供奉的神祇外,還居住了許多生命,似乎是神祇收容的,看來這間廟宇所供奉的神祇,是個和善的神祇。

冰炎帶著漾漾走到一片施工中的工地,旁邊販售一些食物和飲料的鐵皮屋商店。

漾漾看向工地,有封印什麼東西的感覺,不過被封印的東西還在沉睡,雖然只是淺眠,但是在工地裡作祟的東西不是祂。

漾漾頓時對這裡的委託沒了興趣,不過是小人自作孽罷了,沒什麼好幫的。

對於這件事,漾漾最多只會給他們建議,絕對不會親自出手。

要出手的話,也是要找人來找他們麻煩,例如虞因。

虞因,就是上次在左商店街商店裡遇到的人。

他在遊蕩原世界的幽魂中,一位非常有名的人物,他是一位專門替鬼魂處理類似伸冤、報仇、報恩、守護……諸如此類的事情的人。

說是人也不太對,他的種族是冥血夢妖,纏繞在需要伸冤的亡魂上的陰氣和死氣對他而言都是很好的補品,加上送靈魂進入冥界後,他可以獲得一定程度的功德,所以替他們處理這些事,對他而言是一件有利無害的事。

冰炎聽完他的想法,看了漾漾一眼,然後對店主阿伯說,“您好,我是Atlantis學院的黑袍。”冰炎直接了當的問,“您為什麼會知道我們?還能指定我來?”

不,我不認為是他要找你來的。

阿伯放下手中的糯米腸,很鎮定的抬頭看著學長,用一口台灣國語對他說,“啥米阿踢懶踢死學院?”

看吧。

冰炎滿頭黑線的瞪了漾漾一眼,看起來有想甩袖離開的感覺。

“你有沒有請人來處理一些奇怪的事?”漾漾開口問,反正他已經想好了,把建議甩給他們後就離開,所以早點把正主找來才是要緊事。

阿伯先是一臉疑問,幾秒之後轉成恍然大悟,“啊!有啦!前幾天我女兒有給一張卡叫我打電話給裡面的人,說啥米要找最黑的人。”阿伯發出不可置信的說,“啊你們是那個電話來的人喔,架年輕喔,找你們的是我女兒啦,她等等就過來,你們先在這裡等一下嘿。”



---
作者的話:這裡是想當鹹魚的作者,不過一周應該至少會更一次,請大家放心。
另外,作者我抽梅林池結果全沉了QAQ,之前就聽說過梅林池有毒,沒想到居然毒到三、四次十連加十一張呼符,才出一隻四星的劍階阿爾托莉亞Alter,她還是用呼符抽到的,我那三、四次十連出的全是四星或五星概念禮裝啊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4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5-12 21:25
啊啊啊 我也是高三生 可惜是苦命的高三生......  玥姐不會那麼暴力的打漾漾 她只會嚴厲警告而已啦! ...

要考指考嗎?如果是的話,作者在這裡替你加油喔!
不過玥姐是真的很寵漾漾呢,每次都會帶點心回來,除了不準他用點心代替正餐以外,其他事情都順著漾漾。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4 天前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 冰炎的故事告訴我們 在進入別人的房間前得先敲敲門通知一下 不然就會和冰炎一樣被水淋得濕答答的喔!!  不過漾漾心虛的樣子好可愛喔喔喔  能夠看到這個表情不管被淋幾次我都願意啊啊啊啊啊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