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6-7 03:26:44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6/7更新至圍捕失敗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6-11 01:21 編輯

“你是她的眷屬?”龍馬問那位經常出現在葉琉身旁的青年,他的身上有非常明顯的生命與木的氣息,不用看也知道他是葉琉的眷屬,“姓葉的呢?”

“她突然有事情無法前來,所以她才會派遣我前來。”褐膚白髮的青年說。

“那我們該如何稱呼你?”

“你們稱我為emiya就好。”青年手中出現黑白雙刀,上前斬殺鬼族。

“……emiya,不會是那個衛宮吧?”難怪那個時候她那麼確定自己贏不了她,正版是她的眷屬,原理什麼的肯定早就弄清楚了。

“別恍神啊,龍馬。”阿碧索的聲音在龍馬的附近響起,她把法杖當作長槍一般,揮舞著法杖,斬除周圍的鬼族,“很危險的。”

“謝了。”

“不會。”

“綱,你哪裡好了沒?”綱吉和安地爾的能力是相對的,也就是說,某種程度上,綱吉克制安地爾。

同樣的,在某種程度上,安地爾克制綱吉。

“好了,但是先說好,我不確定這樣有沒有辦法困住他。”

雷霆從空中落下,強力的雷電以美琴為中心向外攻擊,鬼族一瞬間便被消滅大半。

“啊,真不愧是弒邪的雷霆呢,殺起來就是快速。”綱吉在一旁感嘆著,“對了,龍馬,其他人呢?”

“哈迪斯和日炎仍然沉浸於他們的工作中。”

“很正常,然後呢?”

“洛基說有新實驗,為了避免發生爆炸然後波及到別人,所以跑去渺無人煙的地方窩著。”

“他的確會這個樣子。”

“因他最近的委託有點多,所以沒辦法來。”

“真可惜。”

“西亞是醫療班顧問,有破例拿藍袍,被叫去忙大競技賽的事了。”

“還有呢?”

“玥說,如果那麼多人去圍他一個還會被跑掉,那還是回爐重造吧。”

“原來如此。”

“你們兩個還要聊多久啊?還不快來幫忙!”任勞任怨的殺鬼,結果一旁居然有人在摸魚,於是果斷發怒的美琴怒吼,雷電擦著兩人劈下,差點直接將他們兩個電焦。

“是~是~”綱吉用敷衍的語氣回答她,然後他拿出一套手背上寫著27的聯指毛線手套套上,橙色的火炎燒過手套,手套變成造型帥氣的鋼鐵手套。

擁有淨化能力的大空炎,也是擁有弒邪能力的火炎。

橙色的火炎在觸碰到鬼族的瞬間,將他們淨化的連灰燼都沒有剩下。

“風式,嵐旋舞。”龍馬從腰際抽出長刀,以非常快速,普通人完全無法以肉眼捕捉到的速度揮出這一刀,旋轉的風刃一擊斬滅了許多的鬼族。

“雷式,霆落雨。”如同雨滴般的閃電,以極快的速度落下,讓人沒有迴避的機會。

“混沌之式,創造,空間架構。”阿碧索將法杖向前揮去,然後將法杖插在地上,整隻法杖被密密麻麻的奇特文字包圍,“輔助補正時之域,微調頻率、波長,穩定‘貝’之構成,於此──成律令之界。”

“吾所為持劍之骨。”

那幾個人完全沒有力量不足的困擾,大把大把的揮霍屬於他們的本源之力,可是Emiya卻覺得非常奇怪,為什麼他只召喚像是炮灰般的低階鬼族出來抵擋,根據葉琉告訴他的情報,他不可能不知道這樣是擋不住他們的,除非……

“偽·螺旋劍(Caladbolg)。”

劍矢如同藍色的流星,貫穿位於鬼潮中心的轎子。

“幻想崩壞(Broken Phantasm)。”

轎子被炸了開來,細小的碎屑落了滿地,這也證實了他的猜想。

為什麼他會這麼做,除非……他已經逃走了。

粉碎的轎中空無一物,僅殘留下些許的氣息。

“快把它們清乾淨吧,目標已經跑了。”Emiya把他所看到的,告知剛毀去那幾個大型鬼門的幾人。

“什麼!居然跑了!”龍馬馬上炸了,“我被一道簡訊叫來抓人結果居然跑了!”

“他本來就沒有必要一個人對上我們所有人。”美琴冷靜的指出這點,“我們都是同階級的存在,他一個人對上我們幾個,很明顯的沒有勝算,一察覺有異狀,跑了才是正常操作吧。”

阿碧索點點頭,非常贊同美琴的想法,“他和葉琉是同類人,只是他比葉琉更陰了一點。”

一般來說,阿碧索是不會對任何人做出負面評價的,但她也是被安地爾陰過的人,而且不是普通的整人,是要命的那種,導致她對安地爾一點好感也沒有。

“他大概在設下鬼門後就跑了。”綱吉臉上沒了微笑,皺起眉說,“我的領域在架設後完全沒感覺到空間波動。”

“沒抓到就算了,先散了吧。”龍馬做下結論,不管他們繼續待在這裡多久,都無法改變他已經跑掉了的事實。

架設起來的領域被解除,他們各自開啟傳送陣離去。



----------



“我回來了,小琉。”

在來到這個世界後,Emiya的靈基上被葉琉增添了許多關於法術的紀錄,所以他是自己開傳送陣回來的。

“回來啦。”葉琉對他露出一道淺到幾乎無法發覺她有露出笑容的微笑,“怎麼樣,他沒有現身,對吧?”

“沒錯。”Emiya解除身上紅與黑的概念武裝,換上襯衫和長褲。

“這很正常,他才剛被我重創過,不曉得有沒有恢復至少一成的傷勢,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對上你和他們幾人,是完全沒有勝算的。”

葉琉接過Emiya泡好的熱紅茶,淺嚐一口後,她繼續說,“如果他身上沒有傷,他可能還會露面,空間是一種難以捉摸的能力,就算他們把時間找去克制他,也是沒有用的,他可能會把你們耍弄一頓,下一些黑手,然後大搖大擺的離去,而你們抓不住他。”

“妳倒是很熟悉他。”在客廳旁的廚房裡,Emiya準備做幾樣小點心來給葉琉當宵夜。

“從他第一次對其他人出手開始,幾乎都是我在和他戰鬥,母神認為他只是一時走偏,但我知道,他有很大的野心,他的目標不打算一直停留在我們這個身份,他想要更高。”

葉琉的語氣漸漸冷了下來,“而我們這個位階再上去,所有世界最高的位階,就是母神那個位階。”

“我判斷他的所作所為將會危害到母神,所以那段時間,我一直在追蹤他,並且與他戰鬥。”

葉琉先把宵夜拍照,上傳社群媒體後,拿起一塊餅乾吃下,“能殺死他最好,殺不死至少要殺傷,減少他出來作妖的機率,直到三千年前,他引發的一場戰爭,導致原世界和守世界分別沉入不同層的虛數空間中後,他銷聲匿跡兩三百年。”

“那妳是什麼時候離開這裡的?”

“在我判斷他至少會消停個兩三千年後,我向母神行辭,在不同的虛數空間層中移動,前往不同的世界旅行。”

葉琉回答Emiya的問題,因為她曾經和他說過,她離開這裡兩千多年了,“不過還真是奇怪,最後一個世界我原本是想去無魔世界好好休息的,結果居然跑到高魔世界去,雖然那個世界持有能力的人不多,但是它還是個會世界被毀滅,人理被燒的高魔世界啊!”

“不會是妳在選擇世界的時候,不小心手滑選錯了吧?”Emiya隨意的從書櫃中,取出一本術法解析的書來看。

“不。”葉琉反駁Emiya的疑問,她非常確定的說,“我在設定好無魔的日常世界後,就封印了自己的意識、記憶和小部分的能力陷入沉睡,手滑什麼的是不可能發生了事。”

葉琉斬釘截鐵的說,“一定是有人動了手腳。”



---
作者的話:畢業了,開心~不過沒有加更。
這章是本周第二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7 03:28:07 | 顯示全部樓層
woty 發表於 2019-6-3 02:15
用這一箭讓安地爾吃點虧(愉悅)

如果真的有那麼容易讓他吃虧的話,葉琉也不至於會弄不死他。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7 03:29:54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6-5 23:03
我要聲明 我看到的是星期天的那一更 謝謝作者大大教我如何修改留言 能看到這一箭讓安地爾吃點虧真是愉快 ...

看來安地爾真的挺故人怨(台語)的,兩則留言都是要讓他吃虧,不過,我的回答請看樓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7 09:47:35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恭喜鏡泉大大畢業了!!!  不過大大 有一個錯字喔 是安「地」爾克制綱吉  看完新更後發現 龍馬一群人的武力值超高的 這幾乎是爆表的存在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1 01:27:15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6/11更新至開幕儀式

大會時鐘的秒針走完最後一格、分針也隨著移動同時,原本有點吵鬧的會場突然跟著安靜下來了。

白石大場地上面猛然出現了個淡金色的光陣,閃閃發光圖騰眾多,單就只用看的根本無法記住的複雜。

法陣中出現一個穿著繁瑣華麗的古服,有著一頭淡金色長髮,紥了幾個樣式髮型的少女,她睜開她那雙清澈美麗的紫金色眼睛。

“歡迎各位蒞臨Atlantis學院。”她的聲音並不大,就像就跟平常說話一樣,可是聲音卻整個迴盪在場內,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我為Atlantis學院三主之一,今日代表所有Atlantis學院的所有人先感謝來自各方的代表、參賽者,以及各學院的高階人們,當然還有坐在觀眾席上的各位。”

漾漾在底下偷偷打了幾個呵欠,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耐煩的樣子,然後被冰炎警告了。



----------



日炎作為贊助商參與這場開幕、以及宣誓儀式,她坐在視野最佳的貴賓室席上,板著臉,一副十分嚴肅的樣子,凜冽的眼神掃過整個會場,卻找不出一絲可疑之處。

在開幕前一天發生的襲擊事件,經過他們的調查,果然有那個傢伙的影子在,可是她無法識破他的偽裝。

沒辦法,誰叫她是戰鬥型的,要是她是輔助型,又或是全能型的,她說不定就可以看出破綻了。

‘要是葉琉在就好了。’日炎心中突然劃過這樣的念頭,現在這種情形,比起漾漾的映照·明辨這種分辨情緒的能力,葉琉天眼中自帶的技能,破虛,反而更加適合。

可惜葉琉並未到場,同樣的,其他人也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不在。

現在唯三在場的人,只有作為選手參賽的漾漾,作為贊助商的日炎,作為有藍袍的醫療班顧問的西亞。

“我乃Atlantis學院創辦人三人中的代表之人、也是學院三名董事之一,妖重的鏡,將主持此次開場儀式。”

持鏡者宣告,衣擺一層一層的鋪開,衣飾上的花紋在法陣上微微發亮,如同螢火蟲的光芒般時隱時現。

“今日起將舉行一連十五日的三大競技比賽,每一場競技賽題目皆不相同,三場比賽,采綜合評分制,而最後勝利者將能獲得三樣頂級的異界寶物。”

“另外,亞軍與季軍的獎賞將由太陽商盟贊助。”

日炎揮了揮手,然後向持鏡者點點頭,令持鏡者繼續說,“希望此屆比賽,能如同以往一般精彩,且正大光明。”

四周響起熱烈的掌聲,主持人的話使掌聲停下,所有觀眾知道要進入宣誓儀式的重頭戲了。

“接下來請各位選手入場。”在持鏡者離開場地,坐上主位時,巨大的廣場上出現了十個大型光陣,光陣與光陣之間相隔了一段據點。

下秒,十個光陣上,各站上十個入選學校的代表選手。

光陣上,大部分的選手不是黑袍、紫袍,就是白袍,只有少部分像是七陵學院的選手、漾漾、西瑞……等人是無袍級。

接著,各個隊伍走出一個人應該是隊長的人,漾漾這一隊的隊長是夏碎。

他們走到場中突然出現的大型光陣上,舉起右手,攤開掌心置於胸前。

“我們願意發誓,比賽中光明正大,竭盡所能發揮,尊重對手而取得最高地位。”

漾漾在一旁悄悄翻了個白眼,他才不相信所有人都會光明正大,不使陰招。

先不說昨天發生的事情可能導致有人扮成選手,混進學院裡,單就惡靈學院入選,正大光明什麼的,都是不存在的。

而且明風學院那裡傳來超重的惡意,雖然不清楚是哪一個選手發出的,都讓漾漾對明風學院出現強大的排斥感。

“褚!”壓低聲音的警告,是冰炎發出來的,雖然他把頭低了下來,但冰炎就站在他的旁邊,怎麼可能沒有注意到漾漾的小動作呢。

漾漾不說話,看著場上十個人統一聲音說完之後,他們的掌心出現了一個光球,十顆閃亮的光球在那瞬間往上飛、黏在一起,眨眼就像是煙火一般爆炸開來。

一隻銀色的鳳凰劃過天際,隨後在會場中央朝天空垂直飛去,到了一定的高度時,鳳凰碎裂成點點星光,緩緩的從天空落下,均勻的灑在會場上。

在熒光散去後,場地中央出現了一個捧著箱子的小女孩,她讓代表隊的隊長們抽取號碼牌,簡單的說明規則後,就讓選手們回到休息區中。

抽取的結果很快的傳送到大銀幕上,主持人宣布說,“今天下午兩場比賽決定,第一競技場一點開始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對巴布雷斯學院代表隊、第二競技場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與奇雅學院代表隊同時進行。”

“明日早上九點開始,第一競技場惡靈學院對亞里斯學院,第二競技場禔亞學院對七陵學院同時進行,下午兩點開始,第一競技場明風學院第二代表隊對Atlantis學院第一代表隊,以上。”



----------


“漾~我們去吃東西。”

被冰炎逼迫換上襯衫和牛仔褲的西瑞搭上漾漾的肩膀,把想要一人霸佔一張雙人座沙發補眠的漾漾挖起來,“本大爺快被這個拖時間的主持人餓死了。”

“不要,你自己去。”漾漾冷漠的拒絕了西瑞,從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裡面裝了什麼的背包裡,拖出一件毛毯把自己團在沙發上,就像是一隻捲曲的蓑衣蟲一般。

“走啦~漾~”西瑞抓住漾漾身上的毛毯,要把它一把抽起,卻沒想到漾漾死死的抓著被子的另一端,兩個人就這樣,一個坐在沙發上,一個站在一邊,在休息區內拔河。

要是一般的毛毯,在他們兩人的撕扯下,肯定很快就會變成碎片了,真不愧是太陽商盟出產的產品。

“吵死了!你們兩個都給我滾出去!”冰炎發飆了,他把漾漾和西瑞一起丟出休息室,在一旁的夏碎也完全沒有做出任何阻攔的動作,只是跟告訴他們說。

“要在比賽開始前回來哦。”

“知道了。”西瑞非常歡樂的,拎著想要補眠的漾漾,朝著會場內的販賣部衝去。



----------



喀嚓。

兩把手槍同時響起上膛的聲音,接著扣扳機、射擊和氣球破掉的聲音,也是如同上膛的聲音一樣同時響起。

“嘖,又是平手。”龍馬非常不爽的說。

葉琉完全無視龍馬,對射氣球的老闆說,“老闆,給我那個太陽商盟廚房用品全套。”

“好。”因為葉琉花一次錢打破兩次數量的氣球,所以老闆直覺在讓她打下去他肯定會損失慘重,所以乖乖的奉上她要的東西,把葉琉送走。

真不曉得他們是怎麼打的居然能做到這種事,厲害。

被無視的龍馬如同以往一般的炸毛了,“渾蛋!妳居然無視我!”

“姐今天,不……是這幾天都沒有心情和你打,如果不想進醫療班,你這幾天最好安分一點。”葉琉冷冷的堵住龍馬想說的話,頭也不回的走了。

“可惡!”



----------



接著被西瑞拖著的漾漾看見看戲二人組和阿碧索在不遠處撈金魚,很明顯,看戲二人組的主要目的是看戲,其次才和阿碧索的主要目的一樣是撈金魚。

他們旁邊已經堆了兩三個,裝了一堆裝金魚的小袋子的大袋子,撈金魚店舖的老闆都快哭了。

阿碧索倒是有些猶豫要不要繼續撈,可是她還沒撈到她想要的。

漾漾掙脫西瑞的手,朝其他的攤位走去。

隨便買幾樣東西,然後就回休息區去吧,這樣應該還有補眠的時間,他內心的算盤霹靂啪啦的響著。



---
作者的話:本週第一更,可能沒有第二更……再看看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1 01:28:40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6-7 09:47
恭喜鏡泉大大畢業了!!!  不過大大 有一個錯字喔 是安「地」爾克制綱吉  看完新更後發現 龍馬一群人的武 ...

已捉蟲。
沒錯,他們是這個世界中,屬於實力天花板,Top的存在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9-6-11 15:18:2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嗯...... 雖然漾漾變得超厲害了 但還是沒有人權啊啊啊!!! 就這樣被西瑞給拖走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5 03:01:48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6/15更新至來自無殿的情報

漾漾隨意買了幾樣食物後,就回休息區了,所以他不知道在他離開後,西瑞遇見了雷多。

兩人打在一起,砸了幾個攤位,然後被阿碧索制止(物理)了,因為他們差點砸了撈金魚的攤子。

當漾漾拿著食物推開門時,裡面出現了一個很眼熟的人。

就是剛才宣誓時,坐最大位的Atlantis的校董。

“持鏡者。”漾漾向鏡董事打了一聲招呼。

“好久不見了,漾大人,近來可好。”

還好漾漾一進門後,就把休息區的門關上了,除了冰炎和夏碎,沒有人聽到鏡董事用尊稱稱呼漾漾。

“一如既往。”漾漾把食物放上一旁的小桌子,從裡面拿出幾樣鹹的食物,朝冰炎和夏碎遞,“給。”

“不,謝了。”冰炎在需要戰鬥或使用一些儀式性法術的時候,從來不吃東西。

漾漾皺眉,把冰炎從頭到腳掃了一遍,還是把食物收了回來。這個時候,冰炎的腦海中跑出了一個畫面,並非來自漾漾,而是他自己的記憶,雖然他不認為自己有記憶缺失,但這模糊的畫面出現後,他倒是不太肯定了。



----------



“你還太嫩了,臭小孩。”

曾經見過的容貌模糊的少女,她用嘲諷的語氣對另一個容貌模糊的小孩說, “這種法術我連淨身都不需要,你還要在那裡磨蹭半天,這就是實力上的差距啊,臭小孩,哈哈哈!”

雖然看不清容貌和表情,但是冰炎能感覺到來自小孩的怒火,“混帳!我總有一天一定會打贏妳的,妳給我把脖子洗乾淨等著!”

“哈!恭候挑戰。”少女說的話不管怎麼聽都讓人覺得很欠揍,“雖然你的‘總有一天’是不可能實現的。”

“可惡!妳給我走著瞧!”

小孩氣呼呼的跑走了,沒有看到少女的憂慮,也沒有聽到少女說的話,“快點長大,快點變強吧,不管是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



“謝謝你了,漾漾。”

在冰炎沉浸在記憶中時,夏碎接過一盒大坂燒,向漾漾道謝,隨後就拆開包裝開始食用。

“不會。”漾漾回答他,“持鏡者可是有事?”

“確實有事。”鏡董事非常自然的拿起一項食物來吃,“和你有關。”

“我嗎?”漾漾咬了不明水果做的糖葫蘆一口,因為外層包裹蜂蜜的關係,水果無法發出淒厲的尖叫聲。

“是的。”鏡董事說,“您的記憶恢復到什麼程度了呢?”

漾漾停頓了一下,終於認真的看向鏡董事,“我的事情,你們知道多少?”

“該知道的都知道,不該知道的,就不清楚了。”

幸虧漾漾在進門後就設下了結界,不然被某人聽到他絕對會更早來找漾漾麻煩。

“原來如此。”漾漾三兩口咬完水果,“說實話,你們會告訴我多少事?”

“根據您記憶恢復的程度,和‘他們’的允許程度而定。”鏡董事沒有絲毫思考,就給出答案,讓漾漾認為,他們肯定和‘他們’商量過了。

“這樣嗎?”漾漾其實有些生氣,明明是和他相關的事情,卻都不讓他知道,但是他知道他們肯定有他們的顧慮在。

但還是很讓人生氣啊!

“那麼……我的記憶恢復到和他們的精靈聯軍一起封印鬼王的時候,剩下的記憶無法恢復,我遺忘了自己進入輪迴的時間,以及……在封印鬼王後所發生的事情。”

漾漾說的話把一旁旁聽的夏碎驚呆了,漾漾居然是千年前精靈聯軍的一員。

他看向閉目養神的冰炎,不曉得他的想法。

“妳能告訴我什麼?”漾漾沒有理會夏碎的驚訝,而是問鏡董事說,“是我失去的記憶,又或是其他?還是說你能告訴我為什麼我會放棄前一具身體進入輪迴?為什麼他們現在會什麼都不告訴我呢?”

漾漾的語氣有些咄咄逼人,體現出他現在是心情不好的。

“這個嗎……”鏡董事沒有因為漾漾的態度和語氣而改變神色,而是微微一笑,“我能告訴你,這些事,全都與源初的瑪雷有關。”

漾漾聽了他的話後,臉上露出了然的表情,“那你要交換什麼?”

這是無殿的規矩,不參與,不干涉,除非支付相應的代價才行。

“我們雙方的目標是相同的。”鏡董事說,“要世界安定。”

她的意思是,他們雙方都想排除那個不定時炸彈,無殿不能在沒有人付出代價的情況下出手,所以他們會盡可能的替他們提供情報,所以不需要支付代價。

“我了解了。”漾漾說。

鏡董事像是剛剛才想起這件事的,對剛從記憶中脫出冰炎說,“對了,冰炎,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來找你說些什麼,另外一位也很惦記你。”

很快就清醒過來的冰炎馬上回答,“……師父惦記就好了,另外一位就免。”

看來持扇者給了冰炎非常‘印象深刻’的回憶呢。

鏡董事又說,“哈哈,她在我到學校來之前還拚命吩咐要我帶點東西給你,結果我忘記了。”

鏡董事很優雅的撩起衣袖,又拿起了另一項食物。

“非常感謝您的遺忘。”冰炎回答。

看來他真的非常討厭持扇者,也不知道她做了些什麼,真是令人好奇。

“沒什麼好好奇的,你給我閉腦,褚。”

漾漾翻了個白眼,將結界解除,再此同時,休息區的門被打開了。

“漾~你怎麼可以丟本大爺一個人在那裡,害得那個笑臉神經病纏上本大爺。”破門而入的是西瑞,他看見鏡董事後,沒有繼續演他的戲,而是恭恭敬敬的向她打招呼,“您好。”

“無需拘謹。”鏡董事對西瑞說,“我只是來看看他們而已,現在也該離開了,祝各位能獲得大捷。”

鏡董事離開後,西瑞開始繼續演他的戲,他用一種很假很哀怨的聲音說,“你這個沒良心的負心漢,枉費我在古墓裡苦守十六年,你居然……”

漾漾直接把他當作空氣,在吃完最後一個蘋果糖,卷了被子開始補眠。

“漾~你居然不理我!”

“閉嘴,西瑞,你吵死了!”

冰炎的威勢就是無法無天的西瑞也要屈服,他乖乖的把他手上的大量食物放到桌上,安靜的坐到一旁的沙發上,開始消滅他的食物。



----------



現在時間是一點四十分,夏碎打破了室內的寂靜,“外面有客人。”

西瑞非常配合的把休息區的門打開。

打開門的瞬間,室內氣溫似乎有降低幾度,很快的又開始回暖。

外面的少女穿著雪色大衣,領口還有白色的毛絨絨圍住,是來自巴布雷斯的選手,雪國的妖精。

“Atlantis學院的各位你們好。”她把手握拳放在左胸上然後彎身行禮,“我是巴布雷斯代表菲西兒,因為我的搭檔登麗被我們學院長找去確認最後行程,所以由我來代替在賽前先向各位打聲招呼。”

負責對外溝通的夏碎迎上去,“您太客氣了,要不要進來再談?”

菲西兒搖搖頭,拒絕了夏碎的好意,“我們學院傳統中在決鬥時一直有著一樣習俗,就是賽前先與對手打過招呼,並禮貌的告知。”

“請問告知是……?”

“就是告知對手我們的能力。”菲西兒話語一停的同瞬間,房間突然整個冷起來,冰晶結滿了地面。

然而,以漾漾為中心,半徑一公尺處卻毫無冰霜的痕跡。

夏碎笑著送走了菲西兒,而漾漾也從沉睡中醒了過來。

他皺著眉頭看了一圈休息區,伸出手正要做些什麼時,室內的冰蒸發了。

“這種把戲我老早就會玩了,沒什麼難。”



---
作者的話:沒想到能二更。
最近fgo賴光媽媽up,作者一次十連就把她帶回家了,開心。
Life will change 果然有用。
她還是十連的第一張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15 03:03:53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6-11 15:18
嗯...... 雖然漾漾變得超厲害了 但還是沒有人權啊啊啊!!! 就這樣被西瑞給拖走了... ...

不,只要他掙扎,西瑞就拖不走他,只是他正要進入休眠狀態,所以沒反應過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6-22 02:34:56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6/22更新至失衡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6-22 02:37 編輯

漾漾現在很生氣。

不為別的,就為了冰炎自願退場的打架機會被西瑞得到了。

明明預賽的時候也是他上,這次卻不給漾漾,漾漾委屈了。

“你沒聽到我下場的原因嗎?”

因為漾漾鬧脾氣,沒有辦法,休息區內現在只剩自己和漾漾的冰炎,只好自己出馬去哄他。

冰炎非常頭痛,他沒有想到漾漾鬧起脾氣,居然這麼兇殘。

濃烈的水霧包圍著漾漾,它高速旋轉,就像是許多刀子一樣,破壞水霧範圍外的東西。

“因為對方與我方實力差距過大,所以我才下場的,這樣就算讓你上去也無法盡興,不是嗎?”

雖然不想承認,但漾漾確實有著超越冰炎的力量,就算無法完全控制,也能與他媲美,甚至是超越他。

漾漾想了想,好像是如此,但是他不是為了坐冷板凳才來當候補的,所以他並沒有收斂。

“這樣吧。”冰炎用商量的語氣對漾漾說,“下一場比賽是對戰鬥型學院,明風學院的戰鬥,到時候你和我一起上場。”

他說完話的那瞬間,水霧消失的無影無蹤,被破壞的擺設開始自行修復,凌亂的物品也飛回原處擺好,睜著星星眼的漾漾說,“說好了喔,下一場。”

戰鬥型學院啊,聽起來就很強,而且……

漾漾看向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的休息區,眼中閃過冰冷。

你們不讓我參與,我偏要參與,我就不信我一直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他不會找機會對我出手。

“比賽終止。”在空中的主持人,綺琳小姐大聲的宣布。

安撫好漾漾後,冰炎回到他原本的位置上,和所有人一樣注視著賽場。

被夏碎取名為小亭的封魔咒詛咒體從巨型烏鴉的形狀,變回一條小蛇,纏繞在夏碎的手臂上。

“大會宣佈比賽終止,來自巴布雷斯學院董事們的消息,巴布雷斯學院主動認輸。”

然後綺琳小姐說出巴布雷斯學院棄權的原因,順便宣布這場比賽由Atlantis學院的二代表隊獲得勝利。

然而,對方選手有所不滿,針對冰炎。

“對於此次比賽我們輸的心服口服,不過我們想知道冰炎殿下臨時退場究竟是什麼意思,請給我們一個解釋。”

冰炎冷笑一聲,從休息區內跳到了賽場上,說出在他而言是事實,在別人聽來是極為傲慢的話語,“因為實力相差太大,所以我想我不上場會對兩方都好。”

對方也確實對冰炎的回答感到不滿,更進一步的說,“懇請冰炎殿下讓我們見識您所謂的實力差距。”然後向大會詢問,“請問大會能夠讓我們破例一次嗎?”

大會沒有反對,直接讓他們在賽場上表演所謂的‘實力相差’。

一百公里對上五公里,這差距確實很大,不過漾漾不在乎這個,他看見冰炎身體裡蘊含的冰與炎之力,因為他無法完全控制而開始躁動,對他的身體造成傷害。

“夏碎學長。”漾漾覺得西瑞不靠譜,而且夏碎肯定知道要找誰來比較恰當,所以漾漾叫住他說,“請找位藍袍來。”

然後漾漾走到休息區和賽場連結的入口處,撐住身上開始蔓延紅與銀圖騰的冰炎。

“冰炎?”看來夏碎也是第一次看見冰炎變成這樣。

“我沒事。”

“沒事個鬼。”漾漾皺起眉頭,低咒一聲,他伸手扣住冰炎的左手手腕,大拇指壓住他的脈搏跳動處。

先是一股奇特的力量,撫平了冰炎體內躁動的冰與炎之力,緊接著第二股力量將冰炎體內,多餘的大部分冰與炎之力融合進其中,退出他的身體。

“我只能做到這樣。”漾漾癱著臉,說話的語氣非常糟糕,“剩下的就看醫療班怎麼處理。”

休息區另一邊的門被開啟了,“就跟你說盡量避免同時使用相互衝突的力量你不聽,活該你痛死。”

提爾像是在抱怨般的對冰炎說。

“諸位打擾了,我和賽塔是來幫忙的。”跟在提爾身後的,是一個笑的很優雅的半天使,和一個同樣笑的很優雅的白精靈。

“囉嗦!”

“剩下的我無法處理,看你們的。”

“放心吧。”西亞揉了揉漾漾軟軟的頭髮,“一定會幫你治好你學長的,一點後遺症都不會留下。”

“先開始治療吧。”賽塔走到冰炎的身邊,對其他人說,“因為漾漾的關係,治療的困難度降低很多,但還是要盡早治療,以免對殿下的身體造成損傷。”

“不用擔心啦。”提爾嘻皮笑臉的說,完全沒有剛才的凝重,“有我們的醫療班顧問在,什麼傷都治的好。”

“就算你這麼稱讚我,我還是不會允許你接近我小於兩米的,死心吧。”

提爾立刻露出失望的表情,一點掩飾也沒有。

‘吾家來了。’幾縷輕煙從漾漾的身邊飄過,一個穿著古服的小男孩出現在漾漾的身旁,他漂浮在半空中,身上洩漏出微弱的神格氣息。

“就麻煩三位了。”開始治療前,提爾嚴肅了起來,顯然他還挺重視治療這件事的。

不過漾漾認為可能是怕被人踹扁才會嚴肅,不然(據說)平時他可是會在屍體上繡花的變態呢。

“然後我知道你們三個路人甲乙丙一定滿頭霧水,不對,漾漾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算了,總之你們幾個在一旁不要打擾我們治療,沒事不要出聲,出聲了我就讓你們再也出不了聲,注意一點。”

路人甲非常配合。

路人乙哼了兩聲,縮到一旁的沙發上了。

路人丙坐回他的寶座上,淡淡的點頭。

接著提爾對賽塔和瞳狼說,“接著是你們,因為主要是給他排出打結的冰火兩種力量,麻煩請拋開兩位的種族歧視,互相幫忙一下。”

“這是當然。”

‘事關黑袍,吾家自然無異議。’

兩位沒有猶豫的同意了。

最後他對西亞說,“關於元素暴動造成的暗傷修復就交給你了。”

“請放心。”西亞說,“雖然只是個顧問,我好歹也是位藍袍呢,藍袍該有的職業操守我也是有的。”

“很好,那就開始吧。”提爾彈指,腳下出現銀藍色的法陣。

冰炎雙手一邊搭著賽塔,另一邊搭著瞳狼,三人同時閉上眼。

先是提爾詠唸咒語,“讓多餘而不受控制的力量離開,讓它成為新的力量讓新的擁有人所擁有,讓自然的力量重新甦醒,讓新生的力量重新活躍。”

隨著法陣不斷轉動,冰炎身上剩下的少量圖騰,漸漸的往雙手聚集,然後藉由雙手傳入賽塔和瞳狼的身體裡。

當圖騰全數從冰炎的身體裡離開,圖騰隱沒在賽塔和瞳狼的身體裡後,西亞開口了。

“讓無盡的光輝於此再現,象徵為‘初始’的第一道光芒,灑落於其之名為生命之樹,所謂光之本源。”

一道刺眼的光出現再西亞的懷中,讓室內所有人幾乎無法睜開雙眼。

漾漾懷疑他根本是故意的,治療那小小的暗傷,哪裡需要召喚光之本源。

不過還好西亞有把它的力量壓制到連萬分之一都不到,不然在治療前,其他人就會先被這光芒蒸發。

“沒事了?”

漾漾和夏碎同時問。

“廢話,你以為我是誰啊!”

“你是除了醫療以外就沒什麼用的火雞人。”

他們看著兩人在抬杠,西亞笑著對漾漾說,“就說不用擔心了,雖然我自認比不上葉琉和阿碧索,但治療這點小傷我還是做的到的。”

“謝謝。”

“不用,我先離開了。”

一離開休息區,西亞馬上拿起手機。

“葉琉,妳說的沒錯,他……他們確實是……”


---
作者的話:最近在追文,所以沒時間碼字,這就是這周的份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