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sh22949

[同人文]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9-7-26 11:12:52 | 顯示全部樓層
zhiqili 發表於 2019-7-21 12:00
新更!!! 漾漾果然超級厲害的!!!  但是看不懂最後兩個人對話的那一段( ๑ŏ ﹏ ŏ๑ ) 難道那是...伏 ...

嗯……伏筆什麼的應該算不上吧,不過漾漾確實很厲害(比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4 01:01:46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8/4更新至葉琉的情報

現在時間是與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比賽結束一天,晚上十點整,有人敲響了冰炎的房門。

“有事?”冰炎挑眉,看著門外的稀客。

“確實如此,我們可以進去嗎?”在門外的人,是編外黑袍葉琉和她的搭檔Emiya。

“當然,請進。”冰炎側身,讓他們進去。

“你先看看這個吧,看完我們再談。”葉琉向Emiya伸手,他拿出一疊份料交給葉琉後,葉琉把資料遞給冰炎。

“這是……”

“這是第二、第三次選拔賽的資料,因為公會收到來自南北兩地的求援,臨時更改比賽內容。”

“冰炎殿下。”Emiya又拿出了兩分資料,交給冰炎,“這是那兩個地方的情報。”

“這樣算不算作弊。”冰炎邊看邊問。

“不算。”葉琉非常直接的回答,“這是為民除害,還有確保選手安全。”

“雖然說安地爾在我們面前卸下了偽裝,但我們沒有證明他不是滕覺的手段。”葉琉非常嚴肅的對冰炎說,“他的偽裝,是直接吞噬對方的靈魂,複製對方的一切,包含靈魂的力量,甚至是洩密,就算舉報他也沒有用。”

冰炎的臉色也不好看,安地爾比他想像的還要更加危險。

“安地爾和你們是什麼關係。”腦海中不知道觸動到什麼,這句話脫口而出。

葉琉奇怪的打量了他幾眼,沒想到他這麼敏銳。

她原本沒有說的打算,不過她想到冰炎的身份,臉色不禁變黑了一點,然後不甘不願的回答,“告訴你也無妨,他本來是我們的一員,他背叛了我們,想要把我們全部消抹,吞噬我們,不僅如此,他還攻擊了我們的母神,我因此一直與他戰鬥,為了保護他們。”還有這個世界。

“可惜,他實在是太會跑了,每次要將他殺死的時候,都馬上消失在我眼前,真是……”

在葉琉開始咒罵安地爾,冰炎從她不帶重樣的罵人方式中過濾訊息,有點少,但足夠他拼湊出一些關於他們和安地爾的情報。

“那麼妳要我做什麼?我不認為妳會如此大方的提供情報。”冰炎打斷了她尚未停止的咒罵。

葉琉咳了咳,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彷彿剛才失態的人不是她一樣的對冰炎說,“要麻煩你在第二次選拔賽時,選擇銀色的鑰匙。”

“根據我蒐集到的情報,銀色鑰匙的地點在湖之鎮,那裡豐沛的水元素能對漾漾……還有你進行一定程度的力量增幅。”冰炎看到她的眼中清楚的寫著,‘至少能讓你們生存機率增加。’

“可以。”她主要幫助的對象的漾漾,冰炎很清楚,他找不到反對的理由,若是葉琉單給他看情報而不提要求的話,他恐怕也會這麼選。

“漾漾就拜託你了。”

“他是我的學弟。”言下之意是不需要妳提他也會這麼做。

葉琉向冰炎告辭,帶著Emiya離開了。



----------



回到房裡,葉琉看到坐在她客廳沙發上的人,馬上做出要把Emiya支開的舉動。

“殿下讓他留下也無妨,我們要和妳談的事並非機密。”葉琉無法,只好帶著Emiya在他的對面坐下。

葉琉可不打算把主動權交給對方,於是她先開口道,“抱歉了,持傘者,搶先你們的契約一步提供情報給他。”

葉琉語氣不善,面帶嘲諷,整個人難得一見的惡意滿滿。

“既然妲恩殿下已經提供了情報,我們也沒有必要多此一舉。”無殿三主,被稱為傘的夏侯董事平靜的坐在葉琉客廳的沙發上,“不過妳這麼做,會有作弊的嫌疑吧。”

“你知道我不在乎這些,打從他叛離開始,我就一直與他戰鬥,從一開始認為他回回心轉意,重新成為我們的同伴,到開始認真的與他戰鬥。”葉琉冷笑道,“現在,我們可是不擇手段的要弄死對方呢……沒辦法,現在的情況啊~不是我死,就是他死,同歸於盡也是最終結局之一,區區的作弊又算是什麼。”

聽了葉琉的話,Emiya皺起眉頭,他想起那個時候,他們站在冠位時間神殿上。

她也和現在一樣,像是把生命當作博奕的籌碼般,不在乎生命的對上BeastI,持有憐憫之理的害獸。

她握著金色戒指,露出從容笑容的模樣,是恐怕是全迦勒底不願憶起的惡夢。

“……妳的想法很危險。”持傘者說,“‘祂們’不會希望妳做出如此糟糕的選擇。”

“這是無殿的想法,還是‘祂’的想法?”葉琉滿不在乎的警告持傘者,“如果這是‘祂’的想法,那你最好馬上給我滾。”

葉琉整個人發出厭惡嫌棄的感覺,也是,她一直以來都如此的討厭‘祂’。

“這是無殿的想法。”持傘者如此回答,“煩請殿下於行動之前再三思考,不要因為一時衝動釀下憾事。”

“呵,再說吧。”葉琉彈指直接把人轟回無殿。

“小琉,妳是不是有什麼事該跟我說。”

這一次,Emiya顯然並不打算放過葉琉,一定要問個明白才會放過她。

行吧,無殿姐拆定了。

葉琉一邊應付Emiya的逼問,一邊陰暗的想著。



----------



第二場競技,內容是通天柱。

標高一千五百公尺的巨大柱子,頂端放置了許多的小盒子,先登上頂端的人先選,盒中有前往第三場競技的鑰匙和陷阱,每隊僅有三次選擇的機會。

禁止使用大型法術、移動型陣法及咒術,其餘方式自行斟酌,時限三小時。

上場的人是冰炎和夏碎,冰炎在上場前和夏碎共享了來自葉琉的情報。

漾漾和其他人一起坐在觀眾席上,沒坐多久就發現,似乎有什麼不對的地方。

“漾漾,來吃點心吧,這是Emiya做的喔。”葉琉從她的空間中摸出許多盤點心擺放在觀眾席的桌子上,像是曲奇、和菓子、綠豆糕、蛋塔……等,其他人吃的不亦樂乎。

“不愧是家政EX等級的從者,迦勒底的廚房真的歸他管的嗎?”澤田·剛打完遊戲活動·綱吉拿起一串丸子,笑著問。

“其他人我不知道,不過我的伙食歸他管。”葉琉把放滿了各式小蛋糕的托盤遞給漾漾,“我記得你喜歡吃這個,給。”

“琉,妳這茶不錯喝,等等給我些茶葉吧。”美琴知道葉琉的規矩,除了她主動送出去的東西外,和她要東西就要用換的,還好她不會要那種不好取得的東西,甚至只和他們要錢而已。

要知道,能用錢解決的事,都不是事。

#該死的有錢人#

#有錢了不起啊!好吧!是真的了不起#

#真是讓人羨慕嫉妒#

“錢我等等再打給妳。”

“可以。”葉琉無所謂的答應了,“漾漾要喝什麼?”

“奶茶。”

漾漾終於發現哪裡奇怪了。

葉琉居然一直招呼他吃東西,她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情,“葉琉,妳今天怪怪的。”

“那肯定是你的錯覺。”葉琉隨意的回答。

“是嗎?”漾漾用妳今天真是可疑的眼神看著葉琉,卻被她完全無視了。

“可惡!你們居然不等我先開吃了!”這是從醫療班趕來的西亞,他聽說這次是葉琉提供點心,直接翹了班,從醫療班跑來了,“有藍莓派嗎?”

葉琉彈指,承裝了藍莓派的托盤出現在西亞面前。

“謝了葉琉,妳人真好。”

“然而我並不想被你發卡。”葉琉心不在焉的隨口回答。

“小琉,妳不是警備隊成員嗎?待在這裡不好吧?”阿碧索憂心忡忡的問。

“不必擔心,我請假了。”她動了動手指,“少我一個無礙。”


---
作者的話:斯馬奈,上一週在追更,現在才更新。
這是上週的,這週一定會在這週結束前更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9-8-8 02:31:32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8/8更新至湖之鎮

本帖最後由 sh22949 於 2019-8-8 02:33 編輯

葉琉目送參賽選手走入兩道傳送通道中,一金一銀的大門關閉。

“御主,要出發了嗎?”

葉琉知道Emiya對她非常的不滿,也是,她上一次最終決戰時,幾乎陪上自己半條命,而這一次又要這麼做,他會不滿是正常的。

然而他無法阻止她,只好用這種方式反抗。就算葉琉表示自己不會那麼輕易的死去,依舊無法消除他的怒意。

“出發。”

但葉琉不會停下她的計畫,她必須要保證他們的安全,她只要殘留下些微的靈魂就能重新復活,除了哈迪斯和阿碧索外,其他人都沒有這種能力,靈魂完全消失就會不復存在。

哈迪斯在阿碧索的幫助下,無需她的存在,便能司掌輪迴,所以他們不能這麼做。

能完成這件事的人只有她。



----------



漾漾睜開雙眼,孤身一人站在湖之鎮的街道上,當他穿越傳送門時,突如其來的空間波動影響了傳送門的傳送。

然後漾漾依樣畫葫蘆的,也製造了一個空間波動,所以他才會孤身一人站在這裡。

他沒有絲毫猶豫的翻開人孔蓋,跳進下水道中,直接往湖之鎮中瘴氣最重的地方去。



----------



另一邊,冰炎剛和葛蘭多雙胞胎會合。

“你們有看到褚嗎?”

“沒有。”

“漾漾不在冰炎殿下附近嗎?”

他們突然想到一件事。

漾漾是安地爾的目標+影響通道的空間波動是安地爾使出來的=漾漾在安地爾附近。

他們馬上變了臉色。

縱使如此,他們依然冷靜的開始尋找漾漾,並與其他人會合。

最後,他們聚集在湖之鎮內唯一一家旅店對尋找漾漾,以及競技賽的後續行動進行商議。

當他們圍坐在大廳的桌子旁時,被送給夏碎的詛咒體,小亭,在廚房製造了尖銳的聲響。

“怎麼回事?”距離廚房最近,也是最快來到廚房的冰炎問。

“是壞東西。”手裡提著還散發著熱氣的水壺,小亭天真的指著地上的排水孔說。



----------



我們把目光轉下下水道。

在下水道的最底層處,有一個被斗篷包裹著,遮掩了面容和身形的人影,他將手輕輕的覆蓋上面前的牆壁,牆壁開起了一道僅僅可供一人進入的門。

當他走入其中後,牆壁重新恢復原狀。

一片漆黑的隧道盡頭,是一具鐫刻著咒文的石棺。

他於石棺面前站定,並將手伸向了石棺……



----------



漾漾在下水道中遭遇了好幾次伏擊。

被名為血蛭,如同霧氣一般的蟲子襲擊。

黃色和白色的都有。

只可惜牠們連漾漾的一根汗毛也沒有碰到,直接引爆體內的水份,被炸成殘渣了。

“居然撲空了……算了,繼續找吧,應該不會離太遠。”漾漾在瘴氣最濃厚的地方停了下來,左右張望,卻沒有看到應該在這附近出沒的鬼族。

他思索了一下,繼續往前走,在下一個插路路口處向左轉。

其實漾漾並不算撲空,如果他往右轉繼續走下去的話,就會發現前方有嘈雜的聲音。

他的目標正在插路不遠處和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比漾漾晚下來,卻比漾漾早遇到目標的西瑞打架。

可惜漾漾不知道和暫時關閉了感知,於是他們就這樣錯過了。

順帶一提,西瑞是從漾漾下來的那個人孔蓋下來的,因為漾漾直接跳了下來沒有把人孔蓋蓋上,所以他才掉了下來。

至於他為什麼會在漾漾前面遇到敵人……嗯,真是應該好問題,誰知道呢。



----------


他們在注意到下水道後,冰炎便打算先其他人一步去探路,而他的搭檔理所當然的也要跟去。

“不行!”提出反對意見的人不出所料的是千冬歲,對他哥可能發生危險的行動表示反對。

“下午之後,湖水開始回潮,不管是下水道,又或是外面,水以及開始湧入,我不贊成你……你們在這個時候深入下水道探路。”

眼明人都知道他主要想要阻止的人是誰,然而沒有人去戳破他,這是他們兄弟之間的家務事,不適合他們插手。

“你說的沒錯,但是僅是水的回流並不會對我們造成影響。”夏碎溫和的回答他。

“但是現在情況不明,你們應該在確保沒有額外影響的因素後,在最佳的狀態下深入調查才是正確的。”千冬歲依然固執的反對,“開始沉水的下水道中不止有不明霧氣,還有未知的敵人,馬上就要入夜了,現在進入下水道太過危險了。”

“夏碎,你留下。”冰炎突然出聲說。

“怎麼?你想獨自涉險嗎?”夏碎向冰炎露出一抹黑氣瀰漫的笑容,讓其他人倒退三步。

也不是所有人都退後了,起碼伊多和護哥心切的千冬歲沒有後退。

“褚可能在下水道。”水的漾漾是不會懼怕水的,在水中,漾漾可以變得無比強大,可想而知,安地爾絕對不會在晚上跑到下水道去找漾漾晦氣,他沒那麼蠢。

於是,漾漾在晚上的湖之鎮下水道是絕對安全的。

但是到了早上,水位一退,漾漾的力量便會逐漸減弱,所以到了早晨,漾漾的力量就會恢復平時的程度,打不贏安地爾的程度,那個時候便是安地爾最好的攻擊時機。

當然,漾漾會因為水而增強這件事,他沒有告訴夏碎過,這涉及到漾漾的身份問題,不是他能隨意說出口的事情,不然可能會看見某人在半夜闖進房間,拿小刀在頸邊比劃的景象。

“他自己一個人會有危險,我去找他。”

“我們可以一起下去。”夏碎對於拒絕他想要獨自涉險的態度非常堅決,要嘛留下過夜,要嘛一起下去,二選一,沒有第三個選項。

“讓冰炎去吧,夏碎。”一直沒有說話的伊多開口了,“他不會有問題的,請放心吧,縱使水鏡被陰影覆蓋,還是能看到一些東西的。”

於是,冰炎獨自離開了旅館,踏上漸漸聚積起水窟的道路,從距離最近的人孔蓋進入下水道。



----------



“Emiya情況如何?”

在距離湖之鎮不遠處,葉琉詢問位於高處眺望湖之鎮的Emiya。

她的周圍佈滿了正在運轉的法陣,葉琉的眼睛散發銀紫的光芒,然而,因為她必須要保留足夠的力量,所以什麼都看不到。

“褚冥漾已進入下水道,並未看見安地爾,七陵學院的隊員正在勘查湖之鎮結界法陣的設置,褚冥漾的彩毛同學不小心踩空,落入下水道中,其餘選手正在尋找隊友。”

固有技能:鷹之曈B+

“這樣嗎……”葉琉一邊維持法陣的運轉,一邊回應Emiya。

周圍的植物顯得有些枯黃,葉琉直接徵用了這塊土地上的生命力以及木元素,不過她有控制在一定程度內,不會使這塊土地受到不可回復的影響。

“Emiya,我能拜託你嗎?”

“就算我的御主是個連自己的身體都照顧不好的傢伙,我也會好好輔佐的,因為妳的我的御主嘛。”聽的出來,他的氣還沒有消,不過他沒有拒絕葉琉的請求。

“那就麻煩你了,Emiya請你使用靈子化進入湖之鎮中,成為我的眼睛,讓我看見裡面的情況。”

她放入點心內的保護咒語和輔助咒語都尚未啟動,因此她無法得知裡面的狀況。

使用天眼,更加準確的說法是使用通天眼,也是要消耗一定程度的力量,要是之前,她完全不會在意那一點消耗,但是現在不行。

“好好好,如果這是妳的要求的話,妳是御主嘛。”話說完,Emiya消失在她的眼前。

葉琉咬著唇,心裡十分掙扎。

Emiya對她的決定產生的憤怒,讓她有點動搖了。



---
作者的話:本周的份。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6 天前 | 顯示全部樓層

RE: 【特傳冰漾】千年誓言 8/17更新至深處的遺跡

漾漾越走越深,已經離開了下水道的範圍。

他腳下踩著用以封印的石料所鑄成的地板,牆壁上鐫刻著羽族、幻獸、時族、精靈族……各個種族的文字和象徵其種族的圖騰。

文字中述說著三千年前的歷史,漾漾已經知道這裡是用來封印什麼的地方了。

以這個世界的素材作為原料所誕生的封印,是不會,也無法阻止漾漾的,所以漾漾一路通行無阻的從最外層走入最內層。

“重柳,我可以解除這個封印嗎?”

漾漾偏著頭訊問突然出現的人,他全身被黑色的衣服和布料包裹,只露出水藍的眼和幾縷銀色的髮絲。

他是冥玥的,是黑暗的眷屬。

冥玥將他派來保護漾漾的時候,並沒有告訴漾漾他的名字,所以漾漾用他的種族稱呼他。

附帶一提,除了他以外,重柳一脈的時族都已經死光了。

誰叫他們追殺妖師一族,還殺進妖師本家中,雖然闖入者都被然和冥玥殺死了,但是母神並沒有打算放過其他的重柳族。

生靈意識的怨恨相當於一種持續性詛咒,他們被拒絕作為生命存在這個世界。

而這個重柳,他當時為了保護了身體年歲尚幼的漾漾,和其他重柳發生衝突,所以他被留了下來。

原本是要成為綱吉,也就是源初之彭格列,時間的眷屬,後來發生了一些事情,他被冥玥要走了。

冥玥是少數沒有訂定規則,憑藉自己意志收取眷屬的人。

“為什麼?”

“有熟悉的感覺,和毒菇……西瑞同學的力量十分相似,應該是血親吧,我要帶他離開。”漾漾的語氣沒有一絲的波動,彷彿他想要做的事,沒有任何困難,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他是朋友,所以我帶他的血親回去,至於凶陰……就作為禮物送給姐吧。”

“我沒有阻止您的理由。”雖然說漾漾殺死了和他一起入侵妖師本家的同伴,但他……他們的真實身份讓重柳生不出任何報復的念頭,反而同意成為冥玥的眷屬。

妖師一族,是被生靈意識所守護、所珍愛的種族,而為了消滅妖師一族而襲擊他們的人,總是會因為各式各樣的因素消失在歷史之中,這就是生靈意識對他們的保護方式。

“大人要我守護好您的安全,其餘的事情不在我的職責範圍內。”

“這樣啊……”漾漾點點頭,“那就這樣吧。”

說著,漾漾隨手一揮,輕易的將封印解開,並在凶影散出時,先一步將其束縛,然後放入從牆上挖出來的其中一塊母石中。

“麻煩你替我交給姐吧。”他將母石交給重柳,然後召喚水元素纏在右手上,挖開用以封印凶影的石壁,從中取出一抹靈魂。

“吾於此喚以汝之名,六羅·羅耶伊亞。”靈魂猶如殘燈末廟般忽明忽暗,直到漾漾使用言靈,說出這句話後,他才逐漸穩定下來。

他的靈魂依舊沉睡,不過不再將自己消磨殆盡。

“您……為什麼要這麼做呢?”

“因為……是朋友。”漾漾難得的露出了微笑,這是之前在鱗族時未曾擁有過的感覺。

他的子民們,是尊敬他的、是畏懼他的,他們總是想展現自己最好的一面,以求成為自己的眷屬。

漾漾轉生於鱗族中時,因為不想看見他們低落、失望的神情,只能待在神廟之中被他們供奉。

他想,這大概也是其他人逐漸捨棄被自己創造出來,用以侍奉自己種族的原因吧。

和葉琉不一樣,她的守護精靈族存在的目的是守護生命晨曦樹,他們存在的職責並非供奉葉琉,所以被供奉於神廟這種事根本不可能出現在她身上。

像是他們可能早就預料到,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美琴和龍馬並未創造種族,只是賜與微薄的力量予人類,讓他們侍奉他們,卻無法左右他們的行動。

阿碧索和哈迪斯不在乎這些,他們的存在是希臘神系中出自深淵的神祇,於神系中尊貴的身份使他們本身就有許多寧芙侍奉他們。

綱吉的彭格列更是遺忘了一切,認為自己是人類,遺失時間的力量,只剩被他們用以輔助的七種火炎。

“重柳,我們走。”漾漾懶洋洋的說道,一天沒睡的他有點睏,好想念宿舍裡充滿水的房間和軟綿綿的大床啊,“既然已經到最低端了,那就順著來的方向回去吧,不曉得現在的戰況如何。”

“是,大人。”語落,他的身影再次消失,就像是不曾出現過一般。



----------



“沒有看到漾漾。”讓靈子化的Emiya作為她的雙眼,巡視了大半湖之鎮下水道的葉琉閉著眼睛,咬著拇指指甲說,“也沒有看見安地爾,難道說……不、不可能,漾漾不可能無法對安地爾的襲擊做出反應,只要他一做出反應,我放在他身上的術就會啟動,所以他肯定沒事。”

她的想法是正確的,但葉琉的自言自語比較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

“御主,要再往下走嗎?”Emiya發現一條通道,不像是下水道,比較像是遺跡。

“等等,Emiya,‘我把我的雙眼給你。’”葉琉說完,Emiya眼前的視野變了一個樣子,是混沌與秩序,光芒與黑暗相互交雜的模樣。

混沌和黑暗想要脫出遺跡的石壁,而秩序與光明死死的抓住它們。

“這是……?”

“這是通天眼半封印時看到的景象,這裡顯然是封印凶影的遺跡。”葉琉略微解釋了一下,隨後將注意力轉到牆上,在陣法中察看遺跡的內容,“看來漾漾有可能因為好奇而下去探查這個遺跡。”

葉琉接著指使Emiya觸碰遺跡上的雕刻,“看見那個圖騰了沒,不對,是右邊那一個,對了,是這個沒錯,‘我看見黑暗肆虐大地,到來者是凶影,跟著他們的引路者,世界之黑。’嘖嘖嘖,這段要給玥看,看看她怎麼處理百塵家。”

葉琉讓Emiya跟著她唸出屬於古精靈的語言,那部分的雕刻發出幽暗又神秘的紫色光芒。

葉琉接著示意Emiya繼續向下看,“要進去的話要看下一段,‘我向光明宣誓,我為平衡的守護者,我向黑暗宣誓,我是歷史的穩定者,我不為邪惡而召喚其,亦不為正義而召喚其,只為終演之時的到來而使用其,於此,開啟通往陰影之地之路。’”

牆壁發出咔咔的聲音,一道門出現在Emiya的面前。

“要進去嗎,御主?”裡面給他很不舒服的感覺。

“不然我打開它幹嘛?開好玩的嗎?”葉琉挑眉反問。

“行,妳說的算。”

他遵照葉琉的指示,通過了入口,走進了遺跡。

然而,剛才還在遺跡中的漾漾,已經從另一邊的出口離開了遺跡,讓葉琉和Emiya再次錯過了他。



----------



“與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污穢者見識妳的潔淨。”伴隨著兩聲槍響,腦袋是三角形螳螂頭的鬼王貴族,腦袋爆出漆黑的血花。

漾漾好不容易,才在重柳的提醒下,沒有迷路的順著原路回到上層的下水道。

他無聲無息,出現在景羅天鬼王,倒數第二的鬼王高手身後不遠處,手上舉著槍-儀刀,槍口還冒出幾縷輕煙,告訴所有人動手的人是他。

然而漾漾並沒有注意倒下的鬼王高手,而是對著一旁第一發子彈擊中的牆說,“滾出來。”

“啊呀~你的感知力又增強了,真不愧是‘夕爾’呢。”安地爾像是從無縫的牆壁中走出,“吶,他們似乎需要幫助呢,持以真名發誓,做個交易吧。”

他只回了一個字。

“滾!”


---
作者的話:更新_(:3」∠ )_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