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文] 【特傳穿越】時間、謊言與逆轉年齡。(3/24公告♡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8-2-13 21:52:3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8-2-13 13:26
大大寫的好好喔,期待下一篇

謝謝(鞠躬)
茖大概一個禮拜一次或兩次這樣~
其實不一定欸(被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18 23:24:5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茖夏珞.韓 於 2018-7-18 23:34 編輯

茖發現雖然沐沐的表情沒變,但她和漾漾一樣愛腦殘...(´・-・。)
我到底生了什麼女兒...(掩面)
她是宅女哦…應該啦。

還有其實茖是第一次用這個論壇也是第一次打同人文(´・ω・`)

所以有什麼錯誤或不禮貌的麻煩各位大大開導謝謝!(´ฅ•ω•ฅ`)♡

-----------------------------------------------------------
正文開始↓

。第三章。漾漾的各種顏藝(?)


在我看完最新一集的約戰後,漾漾醒了。

他一臉驚恐的慢慢睜開眼,然後像是要確認自己沒變植物人的轉轉腦袋。

我當然看過這一篇,所以完全知道他腦袋在想什麼。

我壓下不停上翹的嘴角,走出簾子外去找獅毛輔長。

讓我這一個面癱一天笑那麼多次根本破了希的記錄啊漾漾!

[土...不是,輔長,他醒了。]我比比簾子。

[喔喔,謝謝妳啊,小美女。]他起身走向漾漾躺的床,唰的一聲拉開簾子。

然後他瞥了漾漾一眼後張開手撲向漾漾...旁邊的冰炎。

然後明明睡很熟的冰炎的變態天線好像偵測到了輔長,反射性送了他一技迴旋踢,整個動作一氣呵成,像一組特技表演。

我朝著顯然還沒睡醒的冰炎鼓掌。

[不要拍手啦…]漾漾一臉目死。

[不覺得身手不錯嗎?]我正色道。

[......]他送我六個點。

提爾應該是用通用語抱怨著,臉上還掛了條鼻血。

不過我認為如果他不要撲冰炎他也不會被踹,所以根本是他自己作死啊。

冰炎一臉呆滯的看了漾漾一眼。

過了幾秒吧,冰炎清醒了。

他顯然不對剛剛的無意識揍人而反省,瞪著鼻血土著。

輔長繼續碎念,冰炎繼續瞪他。

最後他又被踹了。

我搖搖頭,這人沒救了。

[你昏醒了?]學長的口氣很差。

[我在陰間嗎?]漾漾點頭如搗蒜,然後開口說了句讓我嘴角抽搐的話。

在書上時還覺得漾漾天然呆很可愛,現在這樣我強烈懷疑他出生時把他摔活的護士是不是把他腦子摔壞了。

再次忍住想打人的衝動,我索性不管了。

[如果你要當這裡是陰間也無所謂,不過我可以跟你講,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這裡比陰間還難待幾百倍。]冰炎冷笑。

我不得不說,他挺壞心的啊。

[同學,你好一點了沒?]輔長走到漾漾身邊。

漾漾一臉驚訝,看來他很訝異南美洲獅毛會說中文,但我想輔長應該還會很多他想不到的奇怪語言。

[好、好一點了。]

[那很好,你們錯過了就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獅毛看起來很陰險(?)地笑了。

...是看到教室在逛逛吧!

[原來我報名的是死人學校......]漾漾像是思考了很多,最後用清澈的墨色大眼直勾勾望著冰炎。

[......幹。]我決定用髒話表達我的扁人衝動。

而提爾更是把茶全噴了,我趕緊閃遠不被波及到,但可憐的床單可就無法倖免了。

兔子紅紅眼和無辜漾漾眼對視了幾秒後...

[靠!]漾漾又被踹了,他比輔長還耐打,生命力根本直逼小強和安地爾啊。

其實我很想問,冰炎一個守世界人從哪學我們台灣的髒話的?


---------------------


[這裡是ATLANTIS學院。]冰炎伸出手指點點學校徽章,很明顯的,他在和漾漾說。

[這裡是保健室。]提爾捧著大鐵桶把被單塞進桶子裡,一臉又要洗被單好麻煩的表情,那不是你自己噴的嗎!

[Atlantis學院包括你們所說的高中一直到研究所都有,招收的學生自世界各地而來,所以共修的科目幾乎都是不同的,因個人而異。]冰炎勾起冷笑 [不過我建議你最好先選修精神科。]

有那個科嗎...

漾漾呆呆的看著冰炎,依舊一臉驚恐,他好像不太能接受死神(?)是人,還是比他大一屆的學長。

冰炎不是人,他是獸王混血精靈。

我現在有種雷很多不能爆的感覺,相信各位都有體驗過在先看完了什麼小說之後但還沒看的朋友不準你說的時候會有毫無緣由的暴躁感。

[那個火車...]漾漾弱弱的說。

[校門口就放在火車前面,每天只有三個班次,錯過了你也不用來了。]用著和我一樣的方法綁頭髮,我聽到輔長超小聲的哀鳴,有這麼心疼頭髮嗎…

[校、校門口!?]再度呆愣。

[這次是火車還好,上次居然放在飛機頭,還要想盡辦法混進機場撞飛機,差點沒鬧出笑話。]提爾一臉惋惜的拿了四瓶看起來是正常柳橙汁但很可能打開會聽到尖叫聲的活體飲料來。

所以我該慶幸自己是今年被抓來而不是上次撞飛機?

我比較想殺去無殿砍人,滅掉禍根。

每年都這樣亂搞還得了!

[撞久了就會習慣了。]冰炎奪走輔長手上的飲料,拋給我和漾漾,安慰道。

我不認為這會習慣。

[我、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他的聲音很小聲[學...學校...]

我想他是要問這是什麼學校吧。

剛剛發生的所事都太超乎常理,我都不太能接受,何況是他。

[......我問你,你知不知道Atlantis學院是什麼?]看來他發現漾漾根本沒接觸過守世界了,不過我也沒有就是了。

冰炎冷笑哼了聲。

[同學,你不知道Atlantis是什麼地方,還敢來入學,真有勇氣。]輔長露出幸災樂禍的笑容,一臉欠揍。

[不就是一般學校......?]漾漾疑惑。

一般學校要跳火車嗎…

[Atlantis學院是......異能學院。]冰炎完全當我是守世界的人了,於是他看著漾漾。

然後他做了一個動作。

他把手放在鐵罐上,隔著手套,罐子逐漸變成液體狀。

輔長哀號,他又要洗被單了。

我個人覺得在保健室外等復活的同學們比輔長更要哀號吧,他們又要在等一下才能復活了。

漾漾目瞪口呆。

[異能開發學院,Atlantis。]冰炎能不能有冷笑以外的笑容啊 [歡迎啊,學弟。]他的學弟二字加重,咬牙切齒。

他是不是忘記有我了?

[那她...]漾漾看著我。

[我叫做黎沐祤,和你一樣是原世界來的。]我拍拍他的頭,他露出找到同伴的表情。

[黎和你才不一樣。]冰炎狠狠打擊。

[歡迎哪同學,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的名字則叫做鳳柩。]

[鳳柩?]

[你應該改名叫獅柩,爆炸頭。]我翻白眼,這什麼難唸的名字。旁邊剛剛相處一段時間,混熟了,我便不客氣了 。

[小美女好過分...]提爾噘嘴,有點噁心。

[...嗤。]我的話和漾漾的腦殘不約而同的吐嘈輔長的名字,正在偷聽人家心聲的冰炎忍不住笑了聲。

[我是黎沐祤,被倒轉年齡入學。]我從背包裡拿出名片晃了晃證明。

[我、我是褚冥漾。]漾漾依然維持著大地騎士的精神(?)不斷結巴。

冰炎看著窗外,在他四周有一股文藝青年的氛圍。

提爾反復唸著我和漾漾的名字,用通用語抱怨怎麼那麼難唸。

我閒來沒事,便和冰炎一起望窗外。

然後...

一陣天搖地動,一個個方塊從我眼前奔馳而過。

受到國小國中的教育,遇到地震要跑到空曠的地方,漾漾抓住學長和我的手,拼命往前奔,被學長拉住。

[你幹什麼?]冰炎一臉要剁他手。

[外面不知道怎麼了......]漾漾抽回手靠近窗戶,之後他張大嘴巴,揉揉眼睛,以為自己看錯了,因為剛剛我看到的教室們再度出現在他眼前。

[同學,祝你們好運。]輔長一臉看戲[剛剛跑過去那個,是你們的教室。]

他的臉讓我忍不住揍了他一拳。

[唉唷!]

[啊?!]漾漾很沒形象的張大嘴。

雖然他最缺的就是形象和人權就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9 18:47:04 | 顯示全部樓層
(爬上岸换氧气瓶,顺便丢下一张字条)
“很好看哦,某瑞超喜欢大大的文笔!”
(换好氧气瓶,重新下潜)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19 22:15:5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莫寒 於 2018-2-19 22:19 編輯

沐沐,我懂你的暴躁感(拍肩

有雷不能爆的感覺真的好痛苦啊!!!

最後沐沐打的好啊!

輔長有時候真的好欠打


是說漾漾其實有人權這個東西嗎?

我看了這麼久的特殊傳說跟同人文,完全沒有看到人權這個東西啊(喝茶

還有那個形象啊,那什麼?能吃嗎?

形象根本不重要啦~~


---

茗,你的文章怎麼到最後有一大片空白啊?

是多按到的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0 02:17:1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瑞绫·依丝枫爾 發表於 2018-2-19 18:47
(爬上岸换氧气瓶,顺便丢下一张字条)
“很好看哦,某瑞超喜欢大大的文笔!”
(换好氧气瓶,重新下潜)

大大潛水中?
謝謝誇獎哦!大家的留言是第一次寫文的茖最大的禮物(*´╰╯`๓)♬

點評

探出头丢字条 “某瑞是潜水专业没错,不过无聊时就会浮上岸。还有继续加油哦!”  發表於 2018-2-20 11:16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0 02:21:1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伊莫寒 發表於 2018-2-19 22:15
沐沐,我懂你的暴躁感(拍肩

有雷不能爆的感覺真的好痛苦啊!!!

漾漾是從出生慘到現在的(笑
茖就常常因為破梗被姊姊打(´;д;`)
空格可能是因為用手機記事本打文所以格式出錯,但是身為電腦白痴的茖還是沒辦法用點腦...所以只能請莫多滑幾下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6 20:52:3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伊茖夏珞.韓 於 2018-7-18 23:40 編輯

接下來沐沐要準備去追(威脅)教室啦(ノ≧ڡ≦)

哦對了…庚和伯爵不是茖喜歡的,茖愛的是老安和萊斯利亞哦(´,,•з•,,`)

沐沐的設定威能到連茖自己都覺得太誇張了啦!

她目前沒有種族特徵哦!

原因後面會說,大家可以猜看看沐沐的種族,她是混血ʕ•ᴥ•ʔʕ•ᴥ•ʔ

兩個都是特傳就有的再延伸這樣!


-----------------------------------------------------------
正文開始(✿´ ꒳ ` )↓


。第四章。掉到一個糟糕(?)的坑裡了



漾漾的臉扭曲到一個新的境界。

小說裡寫的『孟克的呐喊』扭曲一百倍的版本什麼的根本太小看(?)他了啊!

[別亂說,他們教室不是那間。]冰炎一臉平常。

重點應該是為什麼教室會活動而不是教室是哪間吧。

果然這裡的人(?)世界觀和我們不同。

啊…看漾漾那表情他和我想的一樣。

他整個化為石雕了。

『叩叩!』外面有人敲門。

我記得是庚學姊?

然後輔長拉開了門,她側身進來。

幹,我瞄到外面的屍體了。

而且還有一股MC的味道。

他解除(?)石雕模式,變成驚嚇模式。

個人覺得漾漾的顏藝直逼狂賭之淵的蛇喰了…不過還是她比較狂。

[庚。]冰炎站起身微微點頭。

我突然想到,還好學長沒有監聽我的心聲,不然我知道劇情這件事就曝光了,而且我也是想法很多的型,學長可能會精神崩潰然後拍死我跟漾漾。

[學弟學妹,又見面了。]庚也點點頭,看向我和漾漾。

[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中哪邊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庚的笑容變得妖艷,聲音誘惑人心。

漾漾呆滯地點了點頭。

蛇眼又跑出來了。

冰炎看著漾漾,冷笑了一聲。

『庚/學姊,跑出來了。』冰炎和我同時用手點點自己的眼睛。

庚捂住眼睛,有點不好意思的笑。

冰炎瞇起眼,看著我。

[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多少處理一下吧。]庚像羽毛一樣的聲音透出無奈。

輔長聳聳肩,有點欠打。

漾漾不知道所謂『排隊』是什麼,一臉他賺到了的表情。

我用看好戲的表情看漾漾。

[反正他們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提爾哼了聲。

[放久了會有臭味。]皺眉,然後冰炎抓住漾漾的手往外拖,我就這麼跟著 [我要帶這傢夥和黎到他們班級報到了,你慢慢處理吧。]

屍體放久會臭啊…輔長你有沒有身為醫療班左右手的自覺啊?

學長拽著漾漾,用另一手開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漾漾開始尖叫,殺豬都沒這麼可怕。

我塞住耳朵往後退。

離漾漾最近的冰炎整個愣住。

[給我閉嘴!]冰炎回過神送了漾漾(的下巴)一掌。

漾漾很幸運(?)的是咬到嘴唇,血噴出來。

[唔唔唔唔唔......]他瞪大眼睛,一手按住嘴巴,一手抖抖抖指著眼前『壯觀』的場面。

整個走廊上躺滿了屍體,還有看不出原本是什麼的塊狀物以及爛泥。

然後漾漾吐了,嗯?我好像忘了什麼,是什麼啊?

[嘔---!]

哦好吧,我知道我忘了什麼了。

我忘了把冰炎拉到後面去。

[靠!]他怒吼。

漾漾差點昏過去,就不知道是被屍體嚇昏還是被冰炎踹昏了。

因為他就這麼吐在冰炎身上。


--------(這裡是阿冰洗澡秀的分隔線~)


漾漾整個癱在椅子上。

[還好吧?]輔長搖著飲料罐,繞著漾漾看,而冰炎在浴室清理。

我記得漾漾說他可能有潔癖,但是不得不為學長反駁一下,一般人被吐全身都會是他這反應啊…

[大概還好......]漾漾弱弱的回,又一陣反胃。

[把這個喝下去就會舒服一點。]我瞥了眼飲料罐,原來是檸檬水。

[剛開始比較不習慣的人都會這樣,你看久了就會麻木了。]庚的經驗談嗎…我不能相信庚會和漾漾一樣吐得淅瀝嘩啦,太毀形象了啊!

而且我看漾漾再久應該都不會習慣。

[喂!你洗完沒?]輔長用力拍了好幾下門[我要開始工作了!]

漾漾一臉就是『他的工作原來是收屍......』這樣。

輔長你終於想起你的責任了?

為什麼我會有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欣慰感啊靠...

[※ %$%#%!]冰炎甩開浴室門,用通用語(?)罵髒話。

[你臉色很不好,是不是還不舒服?]庚安慰的問道。

漾漾白了她一眼『廢話,你看到屍體大排隊臉色怎麼會好。』

然後他又想起剛剛壯觀的景色(?)又要吐了。

[如果再吐出來,我會用剛剛那件衣服塞進你嘴裏。]冰炎狠瞪漾漾。

然後漾漾馬上把想吐的東西吞回去。

我相信不是知有塞嘴巴那麼簡單。

[你要不要回宿舍換備用的黑袍?]庚這麼建議道[被......看到不太好。]

被誰看到?巡司嗎?

[不用了,反正這傢夥和黎今天只半天課,等等報到完我就下工了。]冰炎炎漾漾,哼了聲。

然後像是看到了什麼,他就這麼盯著漾漾...

[你嘴巴不痛嗎?]

[啊?]

漾漾瞪大眼看著冰炎。

嗯,我不用看小說,猜都猜的出他在錯愕什麼。

肯定是冰炎牌秒乾吹風機的效果。

不過比起會散步的教室來說,這似乎比較能讓漾漾接受。

[說你嘴巴,不痛嗎?]冰炎瞇著紅紅眼把臉靠近漾漾。

這是一個強吻的前奏嗎?

霸道攻是吧。

只差抬下巴了。

靠,我在想什麼。

[你剛剛咬到是吧。]學長的手指滑過漾漾的嘴唇。

.........喔喔喔!

我好像掉進了不知道是什麼的坑裡面!

為什麼我會在學長和漾漾周圍看到粉紅色的小花花和泡泡!!

[痛啊!]漾漾彈起來,中止我歪掉的思想。

[就這這種小傷口也叫痛,哼哼。]被冷落的輔長出來刷存在感。

然後他把漾漾拎起來。

[學、學長!]他抓住救命的稻草。

[乖乖,這點小傷還有什麼好怕。]提爾一整個在哄小孩。

[別嚇他了,要不今天都沒辦法去新生報到。]不知道庚比較有良心還是和輔長一樣刷存在感。

[我才沒嚇他,還有話說回來你不是也帶了新生嗎,為什麼這麼閑坐在這裏?]輔長把漾漾像扔球一樣的拋到旁邊的診療椅上。

[這個是什麼藥......]

[我那個算舊生了,原班直升上來的,不用我跟著也可以處理好,所以就很閑。]庚攤手。

完全無視漾漾,兩人開始聊起天來。

輔長邊聊邊幫漾漾上藥,然後我看到他嘴上的傷口用非人的速度開始癒合。

也太有效了吧,我和輔長拿一罐備著給漾漾用好了。

[輔長,可以給我一罐那個藥嗎?我怕他一直受傷。]我過去拍拍輔長,而漾漾呆滯中。

[哦好啊。]他拋了一個銀色的罐子給我,我點頭道謝。

[哪,你看看還有哪邊有傷。]輔長拋了一面鏡子給他。

讓我們幫漾漾嵌台詞進去吧。

『傑克!真是太神奇了!』

[呃......]

[既然傷好了,我就先帶這傢夥去報到。]冰炎直接抓著漾漾的領子往另一邊拖去,而我也就跟著,回頭向獅毛和庚揮揮手道別。

[我......]

[冥漾,我剛剛幫你和輔長拿了一罐。]我把手上的藥交給漾漾,他用感激涕零的表情看著我。


-(這篇文好長打不完哭哭的分隔線)--


學長帶著我和漾漾走後門。

[哇啊!]漾漾突然大叫,被學長瞪了後消音。

好幾個水泥塊就這麼從我們面前蹦去,一陣天搖地動,我趕緊扶住差點跌倒的他。

冰炎帶我們走到一個空曠處,看到裏面有好幾個應該是教室的方塊到處跳。

彼岸水啊…

[你在亂想什麼!]學長往漾漾後腦杓打下去。

其實漾漾的腦袋真的很硬,光是從被冰炎巴了快20集沒爆掉送醫療班這點就可以確定了。

還好他沒用腳踹,不然漾漾很可能就跌進彼岸水裡來個獄界一日遊。

[沒、沒有......]

[我找到你們的教室了。]很懷疑的瞥了他一眼,冰炎又看向那堆水泥塊。

[啥?]漾漾愣了。

[哪一間?]我覺得自己在問廢話,就是那個最活潑奔放(?)的那間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26 20:55:2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喔喔喔喔大大你更文啦!好開心~~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8-2-26 20:59:1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我要說一件事,我妹剛剛在打文的時候露出一個變態大叔的邪笑,勸各位大大離她遠點。

點評

原來茖是這樣的人(記錄  發表於 2018-3-26 16:57
嗚嗚嗚不要這樣嘛...  發表於 2018-3-13 21:58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8-2-26 21:05:3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冥曉月凝 發表於 2018-2-26 20:55
喔喔喔喔大大你更文啦!好開心~~

喔喔喔!
茖才剛放上來就有人回了好開心~(灑花轉圈圈)
謝謝你的留言...(抹眼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