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695|回復: 63

[同人文] 【特傳】永生契(十三)1/30 更新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7-7-2 19:23:20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9-1-30 20:20 編輯

【永生契】(簡介詐欺+卡文中)

Q:當你發現枕邊人退化成了幼齒少年該如何是好?

(1)死拖活賴的住在他家不肯走
(2)和岳父打好關係,必要時的賄賂無傷大雅
(3)裝作鄰家大葛格一樣傾聽他的煩惱


「警察大哥你聽我解釋,什麼戀童癖真難聽,我褚冥漾可是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不幹齷齪事的…欸你上我手銬幹嘛!?」


「這傢伙年紀都可以當我兒子了?啥鬼理論十幾年後我還不是被壓著……咳、壓著打,嗚嗚大哥你行行好十年後我就打不過他了你讓我反攻一回吧。」


「永生契?他才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家幼齒學長還在等我餵食,你看在我上有老(猴子精靈)下有小(暴力精靈)的份上放過我吧,啥!?回家?我才不回家。」



※此篇為月更,請小心掉坑,這是條不歸路
※求拍打,歡迎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 19:25:14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8-3 17:38 編輯

永生契(一)

*

「漾漾,如果真的有長生不老的方法的話,你會願意嘗試嗎?」千冬歲推推眼鏡,雙手環抱的磚塊書上頭寫著「製造木乃伊的十種方法」的燙金字體。

褚冥漾冒著冷汗倒退了幾步,直覺只要自己一答應就會變成一具乾屍,成為邪惡妖師的典範供後世唾棄。  

望著小妖師退縮不語的樣子,千冬歲嘆了一口氣,時機仍未成熟,總有一天他能夠明白這句話的意義,只希望他不要因為猶豫而錯失了更多的可能性,預言者無法直接說出那人之後的遭遇,但適度提醒是可以的。  

「算了…總之,記住我說的,不論選擇什麼都沒有對或錯。」

褚冥漾滿臉黑人問號的看著突然抽風的友人,千冬歲下一刻就轉移了話題,沒再提起,傻乎乎的妖師不到三秒就把問題拋到九霄雲外,留給之後的自己慢慢體會。

那是年輕時他所不明白的,來自雪野家的預言。



刺骨冰冷的寒風侵蝕著肌膚,大氣精靈像是對於這種艱困的環境免疫,依舊高聲吟唱,獨特的旋律在空間裡迴盪,那是輕快中帶著悲愴的送葬歌。

晶瑩的水晶棺散發著淡淡的光茫,上面刻滿了繁複的祝福禱文,就算外行人也不難判斷出這來自於精靈之手。幾天前仍然笑著和他們捉弄晚輩的青年此刻卻沉默的躺在棺木裡頭,無數的畫面重疊在重疊,回憶一湧而上,令人措手不及。經歷了多少次離別,他該習慣的,褚冥漾試圖阻止淚水逃離眼眶,卻發現自己辦不到。

「這是最後一次了…」

過不了多久,他也會跟著那些人的腳步離去。

褚冥漾像是說給冰炎聽的,又或者是說給自己聽的,幾乎無法自制自己無意識的顫抖,在一旁的冰炎只是輕點了下頭,欲要將褚冥漾手中的玻璃珠拿走,他卻固執的不願放手。

「不要緊、我可以的,那是我唯一能為他做的事。」

他忽視自己的崩潰邊緣的情緒,捏碎了手上的玻璃珠,業火猛然從地面升起,褚冥漾眼睜睜看著水晶棺化為粉末,連同裡頭安詳沉睡的友人也跟著灰飛煙滅。




「我也會死嗎?」

聲音沙啞的彷彿不是自己。

他在害怕。

明明對自己假設過無數次的分別,千冬歲的死亡告訴他日子越來越近,此時他腦中只剩下了負面情緒,再也沒有該有的淡然,他是人類,所以他貪婪、渴求更多的日子能夠和半精靈相伴。

他是最後一個離去的人,被留下的學長必須一個人度過漫長且孤獨的歲月。

那雙紅眼依舊注視著他,如同過往的日子般,此刻褚冥漾卻猜不透對方的心思,學長帶著薄繭的手只是輕輕的摩挲著他的臉,將不知何時落下的淚珠抹去。

「睡吧。」

還來不及反應學長的話語,後頸被突然一擊,褚冥漾對於外界的感官瞬間切斷,落入黑暗的懷抱。

最後他唯一能思考的是,他被學長放倒了。



意識一滴一滴的在回流,現在的他只有恢復一些些聽覺,眼皮依舊沈重。

「你要嘗試那個共享壽命的咒術!?就算是鳳凰族也無法保證一定會成功,我知道你很著急,弄不好這代價可是你跟褚冥漾一起死。」提爾小心翼翼的勸阻冰炎,下降到零度的溫度顯現冰炎此刻的心情是多麼不美好。

「無所謂。」

半精靈的冰冷反應換來猛然拍桌聲。

「你有經過漾漾的同意嗎?學長,我不知道你是這麼自私的人,永生固然是人類都渴求的事,可漫長的壽命下不只有幸福快樂,更多的還有被世界遺忘的痛苦。」喵喵哽咽的對冰炎怒吼。

「你不是他,沒資格把他的命拿來當作賭注!」

接下來便是一片靜默,久到褚冥漾以為自己又不知不覺的睡去。

「如果他不願的話,我會選擇放手。」



他從未想過自己能夠擁有遠到幾乎無期的壽命,歷史告訴他總有一天會成為土裡的養分,必須早點做好隨時消失的準備,沒想到強大無比的半精靈卻硬生生的開闢出另一條選項——

永生,和學長共享他的壽命。

「所以,你的選擇是?」

學長將手中削好的兔子蘋果放下,語氣輕鬆的像是在跟他話家常。

「我…」

褚冥漾欲言又止,這明明是個不可多求的機會,他卻猶豫不決,對於未知未來的恐懼,依舊是妨礙人類向前的阻力。他已經面對多少親人的逝去,對他來說長生便是必須看著生命在眼前消失,自己卻仍無法解脫的枷鎖,可是他也無法就這樣毅然離開學長身邊。


「你不需要為了我而影響你的決定。」


「你以為我想要嗎!?」褚冥漾突然湧起一股怒氣,猛然扯住冰炎的領子「要不是你擺出一臉死人臉我需要這樣嗎?!既然如此無所謂為何不現在殺了我?!」

褚冥漾將放置在一旁削水果刀刃拿起抵在喉間,在進一分便會劃破脆弱的皮膚。

「別鬧了。」冰炎皺眉,欲奪下褚冥漾手中的利刃。

「為何你到現在還不肯坦承的面對你自己,每個人都有私心,就算你是精靈又如何,你還是有欲望,還是有血有肉會思考的個體。」

褚冥漾的話語瞬間引爆了冰炎積蓄以久的情緒,他們倆都隱忍太久了,一心想著為對方好,以為這是最好的安排,壓抑的慾望在心底不斷累積,直至現再也無法負荷,露出汙濁不堪的內心。

「對,你猜對了,我就是想要你留下來,我就是要你陪我渡過餘生,但看你如此痛苦的樣子我又能如何?強逼你留下我又怕你恨我,褚冥漾,我到底該怎麼做?」

顧慮的太多,到最後傷害的不只有自己,還有對方。

褚冥漾落入了熟悉的懷抱,那股屬於學長的氣味入侵嗅覺,當初堅強的替他擋下所有傷害的學長此刻卻脆弱不堪,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拜託你…不要留我一個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7-2 19:52:11 | 顯示全部樓層
呜呜呜。。。好伤心。。。
冰炎就算再强,也何尝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自然会有软弱的一面 QQ
冰漾两人都要加油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2 20:44:40 | 顯示全部樓層
genyafrance 發表於 2017-7-2 19:52
呜呜呜。。。好伤心。。。
冰炎就算再强,也何尝不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自然会有软弱的一面 QQ

會說個體因為覺得寫人好像不太適合 寫精靈也怪怪的

當初在看別人寫的同人文總有一個想法 永生真的好嗎?所以產生了這篇

這裡的冰炎固然自私 我覺得這是最貼近現實的想法(?

謝謝留言 這篇有點難放糖((不要跟我談人生QAQ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7-16 08:17: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8-3 17:38 編輯

好可怕…爆字數了…

*

永生契(二)

*
『選擇是痛苦的,因為是自己的決定才會如此,無法怪罪他人,只能一人承擔後果。』

不對,根本不是這樣。

他努力想要反駁卻辦不到,能感受到聲帶的震動卻聽不見任何聲音,像是被這空間完全吸收,只剩下了不知何人的話語散落在耳邊,前方的兩條交叉路延伸到未知的黑暗中,他被人推了一把的往前跌了幾步,害怕和恐懼使他的心跳不斷上升,後方的黑暗扼緊喉嚨逼迫他做出選擇。

『來吧,留下與拋棄——你會選擇什麼呢?』

不是已經決定好了嗎?他捏緊了雙手,試圖驅趕內心的惶恐不安,冰冷刺骨的寒意從後頭襲來,他明白的,沒有退路了。學長自從那次示弱之後,就不再多提永生契的話題,他已經說出自己的想法,但真正的抉擇依舊在他手上,他不願意強迫褚冥漾一定要留下,就算自己的慾望是多麼強烈。

千年前他孤身前往這個陌生的時空,千年後的他依舊被人遺忘,就算如此他在褚冥漾下定決心和他一起活下去後,仍然懷疑他的選擇。

「你不後悔嗎?」

笨蛋。

真正該後悔的人是你吧,攤上這一個大麻煩。他勾起嘴角,內心的恐懼煙消雲散,如此簡單的答案卻被自己拐了好幾個彎,明白自己真正所想後他如釋重擔,開口 :

「我的選擇是——」

*

那抹紅與銀糾纏的身影出現在道路的末端,靠著樹似乎在閉目養神,褚冥漾躡手躡腳的往學長貼近,半精靈長長的睫毛低垂著,隨著呼吸輕輕顫動,受到美人誘惑的小妖師忍不住伸手想要撥弄好散亂的髮絲,手腕猛然被扯住,那熟悉的赤紅眼眸依舊深沉,像一池柔靜、清澈的湖水。

「我以為你不會來的。」

手腕的力道加重,褚冥漾似乎能感受到學長孤身一人等待他時的慌亂和不安,萬能的黑袍大人在此時似乎比三歲小孩還沒安全感。

所以他來了,終究還是捨不得。

「學長你這樣好像害怕被主人丟到深山裡放生的狗狗……」褚冥漾話一出口馬上摀住自己的嘴巴,不小心把自己的內心想法說出來了啊啊啊——

「靠。」

結果不出所料,褚冥漾獲贈了學長憤怒的鞋印。


「超痛的…學長你這是家暴啦。」小妖師淚眼汪汪的揉著自己內容物已經殘缺、外殼也被狠狠虐待的腦袋瓜。

「要你腦殘。」半精靈睥睨了他一眼,伸手摸了他腦袋,在一股暖意後褚冥漾感覺疼痛突然消失,他立刻會意過來那是學長的拿手絕活,所謂的『我不會治療,可是我可以把你的傷口變成我自己的,你看很神奇吧♡』的自虐術法。

「不是跟你說不要亂用轉移法術嗎?」

跟學長相處了大半輩子的小妖師已經準備好老媽那套叨念個十天十夜還有剩的唸經大法,出個長期任務像是活守寡他忍了,每次回來讓他差點真的守寡他忍了,唯獨這件事他不能忍。

半精靈虛心的別過視線,非常生硬的轉移話題 :「永生契我們只完成了一半。」

「咦?!」

什麼鬼東西這麼麻煩,不是走個路就好了嗎?!

「剛剛那個是我為了確認你是不是真的願意所以才設下的測試…」

好你個渾蛋,所以剛剛都在耍我就對了?

「但是你選擇了我,以後不論生死我們都要綁在一起了。」半精靈笑著,那是一掃陰霾後的乾淨笑容,小妖師被如此逆天的笑容正面衝擊,失神了幾秒,腦袋才慢慢恢復運轉。

…我的學長喝到假酒了。

*

沒有「未能同年同日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日同月死」的肥皂劇經典情話,醫療班裡有空的人幾乎都聚集在這裡,就算小妖師和半精靈想要放閃也礙於這麼多雙眼睛的注視下收斂了許多,規規矩矩的做完這場儀式。永生契的使用太過稀有,讓人敬謝不敏的當然是那低迷的存活率,讓褚冥漾覺得這裡一半以上都是來給他收屍的,尤其是那個聽說三天前就來卡位的黑色仙人掌。

「不準發呆!」整個人都在精靈發亮模式的學長趁著空擋拐了他一肘,還沒死在契約下面,就快被自家學長打死都褚冥漾趕緊回神,順著腦中的記憶唸出又臭又長的咒語。

『吾以妖師褚冥漾之名,願與混血精靈、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共享生命,主神在此見證,吾以血液為媒介,生命為賭注,以求建立靈魂連結。』

言靈震盪著空氣,褚冥漾望著突然從手心冒出的水藍色圖騰慌了手腳,學長作出『隨便拍我。』的口型,褚冥漾空白的腦袋徹底當機,一巴掌就打在了學長臉上。





四周發出了驚嘆。

黑著臉的學長三秒唸完自己的咒語,被抓住的小妖師內心瘋狂哀號,然後臉上也多了個和銀與紅的圖騰,超級幼稚的學長拍拍手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覺得自己心裡平衡了一點。


接下來契約的制定沒有什麼困難,只要找到學長和他的種族相關者配合就好,雖然途中必須忍受約瑟芬和阿法帝斯兩位的高憤怒值的視瞪,不過小妖師不到半分鐘就開始神遊,等到褚冥漾魂歸來後,儀式就已經結束了,他將自己全身上下都看遍了還是沒看出自己有哪裡不太一樣,連剛剛被打上去的圖騰也消失了。

就這樣?

「不然你想怎樣?」紅眼鄙視了自己一眼。

不是因該有『啊啊啊你不要死』或是『啊啊啊我不想你死』之類的東西嗎?



「叔叔。」嬌小的身影從婆婆媽媽群鑽了出來,手裡拿著某位長輩給的棒棒糖、穿著妖師一族服飾的白陵淵蹦跳了過來,他是代表妖師血緣的相關者。

「你長高了。」褚冥漾不禁感嘆,上次見面的時候他還只到他的膝蓋呢,現在已經長這麼大了。

「叔叔才是呢,依舊那麼年輕。」白陵淵甜甜的笑著,露出了可愛虎牙,褚冥漾仿若看見了年輕好幾歲的然在對自己露出溫暖的微笑,難怪他會被婆婆媽媽裡外三圈的包圍,連褚冥漾自己都快把持不住了啊啊。

「這次來你有跟媽媽報備嗎?」

「我跟他說我來找叔叔玩…」白陵淵低下頭擺弄手指,心虛到極點。

「她有答應嗎?」褚冥漾瞬間看破自家屁孩的伎倆。

白陵淵乖乖的搖了搖頭:「我是後來攔截了族人的信件才過來的,因為好久都沒看到叔叔了。」

…難怪跟當初說好的人不同。

要陷害我也不是這樣!!萬一你被術法捲進去了我要怎麼陪給螢之森一個寶貝?!不,如果真的有意外的話螢之森大概會直接全族追殺他到死。

天知道他們會為了保護兩百年來唯一誕生的新生命會做出什麼事情,精靈的低迷出生率讓自家姪子出生後像是鑲金又鍍銀的被螢之森放在手心上呵護,如果讓他們發現他把他牽扯進隨時都有可能翹辮子的事件中,褚冥漾被分屍的機率高達百分之百。

你這混小子是出生來剋我的對吧!?

…算了。

看著白陵淵無辜的臉,褚冥漾實在苛責不下去,只好揉亂了他的頭髮 :「…沒有下次了。」

「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3 17:43:43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8-3 18:03 編輯

突然從短篇寫成了長篇,靈感大神你不要搞我ヽ(`Д´)ノ

請原諒我無法只寫出(下),有一堆東西要塞,一章絕對不夠(痛哭

我現在唯一的希望就是這系列不要坑啊啊啊啊(._.)

*

永生契(三)

*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能接收到一些陌生的情緒,不屬於他、也不屬於他的武器,他觀察了很久,才發現這情緒的來源居然來自於他的學長。

原本以為永生契只是個把他跟學長的壽命加起來除以二的契約,沒想到還有有個額外的贈品,和高中時學長使用的腦袋竊聽術不同,這個只能粗淺感受到對方的心情,算是心電感應之類的東西吧。就像現在,他能很明顯的感受到學長的暴躁和鄙夷,而他老大現在正翹著腳鄙視這個對於新功能大驚小怪的草包。

怪我嗎?!當初你又沒說清楚……好拉別瞪了是我的錯,小妖師一秒投降。對於半精靈來說有沒有收到他的情緒波動一點差都沒有,反正就算沒有永生契他也能從褚冥漾毫無防備的臉上看出他在腦殘什麼。對於小妖師來說卻是天差地別的感受,平常學長的表情除了危笑和面癱兩號表情來回替換,現在能感受到學長隨時隨地想要揍他的心情想想就很恐怖有木有?!

「哼,我沒嫌棄你那顆沒營養的腦袋就已經很仁慈了。」  

…真是謝謝你的包容喔。

不過永生契根本是多功能契約嘛,不但能夠平分壽命還能夠共感,在進化該不會有分享wifi之類的鬼東西吧,糟糕,依照守世界的鬼定律,有這項服務的機率超高啊啊啊啊!



有殺氣。

褚冥漾一秒抱頭蹲下,一個黑影高速從頭頂削了過去,撞到牆壁後落到地上發出一聲巨響,很明顯是始作俑者的學長嘖了聲,臉上毫無差點殺掉學弟的愧疚心。


「繼續?」


學長不知從哪裡又拿出了一本夭壽厚的書,掂了掂重量,威脅意味濃厚,褚冥漾用身體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恐怖情人。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知道生命誠可貴的小妖師一秒把腦袋調回正常頻道,撿起地上亂丟的書隨意翻翻發現內容異常艱澀難懂,把拉巴拉的理論一堆,真不愧是學長連這種東西都能看的津津有味,對他來說這只是助眠的工具,小妖師打了幾個哈欠,這樣下去他真的要睡著了。



對了,他腦海中突然閃過他從契約建立後一直以來都有的疑惑,趁現在人還在前面閒晃的時候他趕緊抓著萬能黑袍解惑。

「學長,我一直覺得這個契約哪裡怪怪的。」

搔了搔頭,不是他故意挑毛病,只是事情進展順利的不可思議,依照他多年來被火星摧殘的慣例來說,不來個把他虐待個半死不活、天人永隔之類的狗血劇情,好像有點對不起死在永生契下的前輩們阿。

紅眼掃了過來,頓了頓,一副就是將事實刪刪減減到他能夠知道的範圍才開口:

「不只是你,我也覺得事有蹊蹺,古書沒有記載契約之後的事情。」

欸?所以說我們現在連有沒有成功都不確定喔,該不會在某天突然給你來個自爆……打住,剛剛他什麼都沒想喔哈哈哈。活了這麼多年,褚冥漾清楚明白他的言靈一向都只挑會害死自己的東西才靈驗。

「該不會要敞開心胸,然後互相坦承所有秘密之類的才算成功吧。」什麼互相告解然後兩人心靈契合,最後用愛的力量拯救世界,小說漫畫不是都這樣演的嗎?

褚冥漾本來以為這樣的想法一定會被學長打槍,沒想到對方聽聞此言只是低下頭思索了一下,沒有反駁小妖師的說法。

「也許真的是這樣。」

欸,真的假的?學長居然採納了他的這麼唬爛的解釋?!沒有受到毫不留情的打擊的小妖師都想直接把學長抓起來以45度敲擊看看是不是變臉人偽裝的。

「褚,我不想打人…」

小妖師冷汗直流,腦袋裡清楚接收到了恐怖的訊息,為什麼明明是學長的人權被剝奪,受害者好像是他????

他不懂,這世界怎麼了?!

「說說看吧,你隱瞞了我什麼。」學長的咬牙切齒的加重了後面的語句,雙臂用力壓下準備落跑的小妖師:「我們彼此沒有秘密對吧。」

「對對、對、對阿。」

「真奇怪呢,為什麼我會感覺到你的心虛?」半精靈偏頭裝作不解的樣子,擺出去足以萌殺一堆迷妹,獨享學長完美無死角全景的褚冥漾毫無心動的感覺,只有確確實實的肝顫。

「哈哈哈,一定是你的幻覺。」褚冥漾打馬虎眼過去,身為相處多年的枕邊人當然不信他這套,學長銳利的紅眸依舊死盯著他,似乎在設法撬開這個頑固蚌殼,屈服於黑袍的淫威之下,小妖師只好畏顛顛的開口:

「好咩,我上次……」

還沒等他說完,臉上的圖騰突然浮現,發出異常強烈的光芒,像是和他相對應,水藍色的圖騰爬上學長蒼白的皮膚上,手足無措的小妖師內心大喊一聲不妙,火熱的咒印刺痛著皮膚,眨眼間四周的景色模糊,連同學長也從眼前消失,地板往下凹陷,腳底下一空,他就這樣跌入了不知名的界域。

宛如遊樂設施般的失重下墜,褚冥漾拍了拍手中的老頭公喚出保護結界,卻發現對方像是一灘死水般毫無反應,他試著呼喚米納斯,得來的卻是一樣的結果,強烈的風速吹歪他的臉,褚冥漾罵了幾聲髒話抒發情緒,抽出風符消減下降的速度。

永生契到底是誰發明的鬼玩意!?老子回去絕對要把你拖出來鞭屍!!!!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3 18:18:52 | 顯示全部樓層

很喜歡大大寫的感覺。
中間突然被治癒到了(?

阿漾到底隱瞞什麼東西WWW
期待後續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07:50:43 | 顯示全部樓層
呆•夜語落 發表於 2017-8-3 18:18
很喜歡大大寫的感覺。
中間突然被治癒到了(?

是語落大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請容許我尖叫幾聲(#

謝謝你喜歡我的作品,我受寵若驚(痛哭

阿漾的秘密後面就會揭曉的,大概就是會被揍的東西吧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7-8-4 07:53:25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雲 於 2017-8-4 07:59 編輯

總之現在是沒存槁的狀態(日光族

高速產糧(ing

*

永生契(四)

*


痛痛、痛。

褚冥漾使出了畢生所學還是無法做到像是那群火星人般的帥氣落地還自帶熱血的背景音樂,摸摸充當肉墊而摔疼的屁股,小妖師悲哀的覺得自己的屁股絕對摔成兩半了,慶幸的是好險脊椎沒摔傷,不然他可能只能用爬的離開這裡了。

緩了半晌,褚冥漾這才認真環顧四周,發現自己掉落在一個不知名的森林裡,說是森林又好像不太貼切,環繞著他的水晶般透明的樹木,樹枝間發出忽明忽滅的光芒,像是某種類似螢火蟲的生物附著所造成的,同樣透明的葉子在風吹下落地,摔成了一片片的碎片後快速融入土壤,整個空間給人一種幽靜空靈之美,冷冽的空氣恰好與之共鳴。

哈出一口霧氣,褚冥漾搓了搓自己的雙臂,良辰美景在此,也比不過小老百姓快被凍死的求生意志,褚冥漾很誠意的拜了拜隨意找的透明樹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攻擊您,只是想取個暖,求求樹神大人不要跟小人計較。」

小妖師說完伸手直接掰了一根樹枝下來,點了點火發現根本沒有啥用,這鬼東西跟冰塊一樣碰到火就融化了,褚冥漾含淚拿著手中逐漸燒完的火符,此時此刻他多麼像賣火柴的小女孩,等到他把所有的符燒完後,就會遇到不懷好意的大野狼…

欸,大野狼?褚冥漾覺得自己的腦袋一定凍傷了,居然把小紅帽的故事也一起融進去賣火柴的小女孩裡,而且這裡怎麼可能會有大野狼嘛,哈哈。


「喂,人類,你到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猛然出現的在眼前的人影將武器抵在了他的頸項,冰冷的觸感讓褚冥漾連說服自己這裡是夢境的能力都沒有,為了保住性命,小妖師雙手立刻擺出投降的姿勢,盡量擺出友善的臉讓對方不要衝動直接結束他的人生,正要開口勸阻對方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卻發現話語卡在喉間,眼前的少年拉下遮住大半面貌的斗篷,那和回憶裡如出一轍的面容讓他腦袋陷入混亂。

大野狼出現了,還是那種終極大BOSS的狼。


「學、學長?」


夭壽你怎麼變年輕了啊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看著學長幼齒的臉龐,突然覺得良心痛痛的,如果在這裡誘拐他是不是犯法的阿,這樣怎麼辦,我們這樣就不是哥弟戀了,等等,相反過來好像也是哥弟戀…

不對!這樣我要喊你學弟還是學長阿?!

對方似乎覺得他的腦袋有問題,皺起眉,艷紅的雙眼閃過一絲疑惑:「你在說什麼?」

「呃…沒事,我只是迷路了。」褚冥漾搔了搔頭,學長好像不是故意裝作不認識他的樣子,既然這樣他就將錯就錯,依照穿越劇的劇情來說,劇透未來什麼一定不行,而且他也沒那個膽子背負顛覆歷史的罪名,還是當個路人吧。

「迷路到這裡?」幼齒版學長似乎對他的話半信半疑,武器依舊沒有放下的跡象。

對拉,大葛格沒有惡意好嗎?小時候就猜疑心那麼重難怪長大也那麼不可愛,褚冥漾忍不住腹誹面前這個一臉老成的少年,幼齒版學長的眉頭已經皺到的可以夾死一隻蒼蠅。


「你在罵我?」



咦?!

學長你太逆天了,毛還沒長齊就會讀心術!?不要跟我說我臉上看的出來這種鬼話,我是不會相信的!


「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褚冥漾小心翼翼的詢問,有幾分膽量是衝著學長還小應該是沒啥心機不會說謊,不然他平常一定會被我是黑袍的屁話唬爛過去。

「不知道…我的腦袋裡有聲音,和你臉上的表情很相符。」學長晃晃腦袋,好像對他的腦入侵異常嫌棄,貼緊的刀刃又靠近了:「你對我做了什麼?」

冤枉阿大人,他什麼都沒做啊啊啊啊——

要死了要死了,褚冥漾不知道怎麼開口解釋一切都是永生契搞的鬼,總不能說我是你未來的伴侶,然後你為了讓我活久一點,所以把壽命折半給我了,會嚇到人家的,我不想當怪叔叔!小妖師就這樣跟幼齒版的學長大眼瞪小眼的僵持不下,四周冷風吹啊吹,褚冥漾覺得自己還沒脫離嫌疑,就會先被凍死了。



一隻白色的鳥打破了僵局,優雅的降落在他們一旁,看他的眼神是赤裸裸的鄙視,只差沒有學摔倒王子一樣用鼻孔看人…不對,鳥的鼻孔在哪裡阿?褚冥漾以為他是來圍觀殺人現場的然後順便解決下一餐的,沒想到對方只是張開鳥嘴,發出了不是正常鳥該有的聲音。

「讓他進來,亞,我有教你正確的待客禮儀吧?」

頸上的兵器被學長收起,褚冥漾揉了揉發酸的手臂,要證明自己沒有攻擊意圖好難。

我聽到了喔,你剛才嘖了對吧,你剛剛對於沒辦法直接殺掉我覺得很可惜對吧?!我可是你未來的另一伴,殺掉我你要魯萬年是不是?!你想要成為長老級大魔導是不是?!褚冥漾深呼吸了幾次,試圖洗腦自己學長還是小孩不懂事,不要計較。

…學長,這筆帳算在你頭上了。

在他思索要如何討債還不被剝皮時,幼齒學長和欠揍鳥講了幾句他聽不懂的精靈語言,像是達成某種協議般,欠揍鳥拍拍翅膀離去,紅眸看了他幾眼,又把斗篷拉好的學長轉身往更深處的森林走去。

「走啊。」

看著他沒有跟上去的意圖,幼齒版學長回頭看著在原地呆頭呆腦的褚冥漾,臉上出現了『你是白痴嗎?』的熟悉表情。

「喔、好喔。」

眼下也沒有什麼地方好去的褚冥漾只好摸摸鼻子跟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7-8-4 10:09:40 | 顯示全部樓層
不只脑残,连情绪也互相联系在一起,真是究极的没有任何人权了~
是漾漾嘛,所以意外的觉得挺正常的?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学长啊,不要可惜没得杀小漾漾哦~
真杀了你就真的要撸万年了 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