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505|回復: 189

[小說] 【特傳】 後悔與原諒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8-25 21:30:1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契子

      漾漾的視角
  
    我已經躲避公會和鬼族的追殺後已經有ㄧ個星期了,身體和靈魂也受傷,最後我躲到了一座森林,哼!不過說起來我也真是傻啊!明明知到自己是黑色種族再加上自己是繼承了那「偉大」妖師的先天繼承者啊,也是最可怕的存在,我想他們之所以會選擇不相信我而選擇相信眼前所看到事,就因為我是妖師而不相信我,連我的家人也不相信我,為什麼?我到底做錯了什麼?為什麼大家都不相信我,難道我真的不應該擁有友情,不應該擁有家人,甚至我根本不應該活著嗎?

「主人,請不要再想了。」一個溫柔且悲傷的聲音停止了我的想法

「您還有我和老頭公啊!主人我們會一直陪著您的。」原來是米納斯的聲音,

「欸!米納斯、老頭公你們......還相信我這個沒用的主人嗎?」

「我們會一直相信您的」米納斯和老頭公異口同聲的說

「謝謝你們還相信我」

「不會」米納斯和老頭公ㄧ起說

「找到了妖師在這裏」不知到什麼時候鬼族已經把我包圍了

「抓住他,把他抓給比申大人」然後鬼族就一起攻上來

「米納斯!」我把米納斯叫出來後,就開始跟鬼族戰鬥了。

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但是鬼族還是一個一個不斷的增加,我身上的也越來越多了,就在我已經不能和鬼族打鬥的時候,原本圍繞在我身邊的鬼族突然全部消失了,然後我聽到一個女生的聲音

「喂,你是從哪裡來的啊?為什麼受那麼多的傷?」女子用非常溫柔的聲音來問我,但是我已經不行,而在我昏倒之前女子跟我說了這一段話

「你先休息吧,你放心我會把你帶回去治療的,所以就相信我吧!」聽完後不知道為什麼我覺得很安心,大概是因為我的內心還渴望別人來相信我吧?



大家好這是我第一次寫的文章

如果不好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這篇我有在冒天有發喔

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喔!

評分

9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5 22:41:14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有看到欸#
好久不見了#(別裝熟啊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6 09:35:40 | 顯示全部樓層
我沒有用冒天了,因為我忘記密碼了!QAQ
那個女生是誰啊?漾漾好可憐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6 10:10:39 | 顯示全部樓層
接下來的故事一定會特別有趣的說,所以L請你快點PO上來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26 16:11:5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一章     記憶與真相

    =雨熙的視角=

  我把名身上都是傷的男子帶回我的住處先把他治好,但是他身上的傷實在是過於嚴重,所以我把他帶去給黑山君求他製造一副新的身體給他,我一開始以為黑山君會叫我以什麼為代價來換取一副新的身體,但是他沒有,

「我會幫妳造一副新的身體給他的,算是為了報達妳幫我們抓到白川主的一點心意。」黑山君笑笑的跟我說

「不客氣啦!不過可以快一點嗎?」我用一點撒嬌的語氣這樣說

「可以,不過妳認識他嗎?要不然妳怎麼會救他?」黑山君這樣問我

「其實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救他?大概是因為我覺得他很可憐吧?」老實說他給我的感覺就好像是跟我一樣都是被自己所信任的人給拋棄的那種感覺。

「嗯?那好吧!不過妳要給我一點妳的血液才行,要不然很難打造一副軀體。」黑山君這樣告訴我

「好」我毫不猶豫的答應

過了幾小時黑山君將少年帶出來了,手上也有類似是記憶球的東西,黑山君將人還有他的記憶都一起交給我了,然後說「我只是將他的記憶先那出來而已,等妳看完了記憶就會回到主人身邊」黑山君以悲傷的神情這樣說,看來他的記憶悲傷到連黑山君都為他難過了

「嗯」我回了一聲之後腳底下出現了移動陣,而我和這名少年就一起回來了,因為時間之流所流動的時間和外界不一樣,所以現在的時間應該已經是過了一年多了吧,我看著少年現在的讓我感到悲傷,一個人獨自遭到鬼族的追殺外,就連靈魂有著被人損傷的痕跡,回到樹屋後,我把少年搬到床上先讓他休息一下,他的樣子看起來就想是已經有好幾天沒有安穩的睡了,等到事情都忙完之後,我將黑山君給的記憶拿出來觀看,看到中途後我就開始仔細的想,為什麼他會獨自一人出現在森林,而且為什麼溫柔如水的他會被鬼族追殺而沒有人來救他,我現在的想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遭到背叛,但是他的朋友們不可能會背叛他啊,就在我還在想為什麼會這樣時,這些話馬上就證實了我的推測是對的

「背叛者褚冥漾我現在將以公會的命令將你捉拿回公會」這是叫冰炎的以憤怒的眼神說

“我……我做了什麼,為……為什麼學長要這麼說”這是少年內心的疑問

「漾漾為什麼要傷害我哥,我哥明明平常對你那麼好,你卻…」這是叫千冬歲的人憤怒的說著

「我…我沒有啊千冬歲我…怎麼可能傷害夏碎學長」漾漾非常害怕的說著

「閉嘴!你這背叛者沒有資格叫我萊恩·史凱爾的朋友和他的家人」叫萊恩的人非常憤怒的說

“背…背叛者?怎麼了我做錯了什麼嗎?”


「漾漾喵喵希望你去自首吧,這樣大家都會原諒你的」叫喵喵的非常悲傷的說著

“到…到底怎麼了?為什麼不相信我?難道因為我是妖師嗎?”

「為…為什麼!我明明就沒有……噗嗤」漾漾還沒說完就已經先被千冬歲的破界鳴弓和萊恩的破界雙刀給傷到,而這是地上出現一個移動陣,而移動陣裡面的人則是他的親人褚冥玥和白陵然

「姐、表哥你們是相信我的對吧」漾漾用非常悲傷的語氣詢問他的親人,而他們的回答卻讓漾漾顯的更絕望

「哼!背叛者你以和鬼族勾結甚至還傷還了公會的一些袍級,『從現在開始褚家將在也沒有妖師背叛者褚冥漾這個人,從此斷絕關係』背叛者乖乖跟我公會吧」

「我以妖師首領的身分將背叛者褚冥漾驅逐妖師一族」冥玥和然非常憤怒的對著漾漾大吼,而讓他更絕望的是冰炎的烽云凋戈直接刺在他的胸前

「是…是嗎?學…學長你們都…都不相…相信我嗎?」漾漾他笑著說,但那是絕望般的笑“原…原來我這…這麼的不-不信任嗎?那……那麼我…我還是離開吧!”

「『吾以妖師禇冥漾之名希望大家身上的不潔之氣能夠消除,能夠永遠的穫得健康不在受到詛咒,真相將會出現在汝等面前,而汝等將在也找不到禇冥漾這個人,言靈,起』米納絲、老頭公你們還相信我嗎?」

『會,我們會一直相信主人的』米納絲和老頭公一起回答

「謝謝你們,米納絲帶我離開吧!」漾漾已經用哭的方式說

『是的主人』米納絲還回頭瞪著傷害他主人的那些自稱是他的朋友們說好會信任他的那些人

「再見了各位」永遠……不見

然後漾漾拿著米納絲往自己的太陽穴開槍而看到這一幕的所有人都被禇冥漾這個突如其來都動作給愣住,他們大概没想到禇冥漾會這麼做吧?看完這段之後我就沒有心情在看下去了

「咳!你果然也跟我一樣嗎漾漾?」嘆息後我對著眼前還在睡覺的人說著

『吾以雨熙·菲莉雅之名發誓將與被背叛的妖師褚冥漾結為搭檔,將永不背叛,以真實之言發誓將真誠相對』雖然我跟他是第一次見面,但是我不但救了他還跟他成為搭檔,或許是因為我們都是一樣遭到背叛而變成現在這樣的吧
我輕輕的撫摸著他的額頭並且這樣說著

「好好睡吧!你醒來後就會有所改變了,所以在這之前就現好好休息吧!」然後我就趴在他的旁邊睡覺去了,明天醒來後會變得更好的



------------------------分隔線-----------------------------



時間:一年前禇冥漾消失的時間

地點:風之白園

第三人稱視角


「呿,被他給逃了」千冬歲憤怒的說著

「沒關係的歲,下次遇到在殺了他」旁邊的萊恩拍了自家搭檔肩膀這說
這是在我們的旁邊出現了移動陣而裡面的人是褚冥漾的搭檔西瑞·羅耶伊亞和亞里斯學院的伊多·葛蘭多和他的雙胞胎弟弟雅多·葛蘭多、雷多·葛蘭多,但是他們說的話更讓我們震驚

「等等!漾漾是無辜的漾漾他是被陷害的」說著話的是伊多
而當他說完這句話是看到他們的表情時,然後在看到地上的那一攤血跡時才知道已經太遲了

「漾~呢?本大爺的搭檔怎麼了?你說話四眼仔,漾~他到底怎麼了」西瑞看到了大家的很錯愕的表情之後他才明白他的搭檔在也不會回來了
在一旁的雅多臉上的表情顯得更加憤怒,而他的兄弟雷多的臉上則是失去了平常的笑容變成了跟雅多樣的憤怒的表情,正當冰炎要問是怎麼回事時,出現了一個肯定會讓他發飆的人

「哈哈哈!這就是你們所為的友情嗎?還真是脆弱呢!簡直不堪一擊!哈哈哈」安地爾非常高興的這樣說著

「安地爾!原來都是你搞的鬼」冰炎非常憤怒的說著

「欸!話可不能這樣說喔亞那的後代,這一切可全部都是你們自己的錯,誰叫你們這麼的『不相信』他呢!」安地爾說了一句讓所有都傷心的一件事實

「嗚……漾…漾漾…………嗚嗚」喵喵哭紅了雙眼傷心的說著

「漾漾對不起!我明明說好要相信你的可是我卻……」千冬歲非常難過的說著

「…漾漾……」萊恩也難過的說著

而旁邊的魔鬼巡司和妖師一族的首領都流下了眼淚,他們非常後悔剛剛對那個總是非常笨拙也非常善良溫柔的傻弟弟做了什麼?而冰炎則是不說一語但是心裡卻非常難過,為什麼剛剛就是不相信他所說的話呢?

「謝謝你們就這樣傻傻的按照我所寫的劇本走,我真應該感謝你們送給我們鬼族這麼好的禮物呢!」安地爾看到了他們的表情高興的說著

「但我想漾漾小朋友現在應該很難過吧!因為被他最信任的你們給背叛、給拋棄了呢!」安爾在講完這句話的同時臉上出現了非常悲傷的表情,但是沒有人看到安地爾的表情,因為冰炎他們有的在哭、有的則是低下頭後悔著為什麼剛剛要傷害那個溫柔如水的妖師,明明是他的朋友、家人為什麼當初不相信他說的話呢?
而安地爾在走之前留下了一句讓大家更難過的話




「你們所說的友情還真是廉價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26 16:24:30 | 顯示全部樓層
人物介紹


姓名:雨熙·菲莉雅
暱稱:雨熙、雨(後期夜翼專屬)
年齡:和漾漾同年
性別:女
種族:妖狐族
外貌:金黃色長髮、黃色眼睛
袍級:無袍
武器:烈光(弓箭)
搭檔:夜冥翼
戀人:夜冥翼
個性:開朗活潑,總是以甜美的笑容面對人,但她生氣起來也是很恐怖的,最喜歡向夜翼撒嬌了。
姓名:夜冥翼
暱稱:夜夜、小夜、冥翼、冥、翼(後期雨熙專屬)
性別:男
年齡:和雨熙同年
種族:一半妖師一半妖狐
外貌:銀藍色長髮、墨綠色眼睛
武器:米納斯、水欣(劍)
袍級:無袍
搭檔:雨熙·菲莉雅
戀人:雨熙·菲莉雅
個性:雖然對別人很冷漠,但是面對雨熙非常的溫柔善良,也非常喜歡的玩      弄她,但是他一直都不敢面對過去的「朋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6 20:31:03 | 顯示全部樓層
不知道雨雨會不會學無尾熊抱某種樹的抱法去抱漾漾
L快點更新,我好想在這邊吐槽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26 20:45:38 | 顯示全部樓層
老實說,我也有點忘了L你寫的這篇文了囧
現在回顧回顧也不錯?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26 21:03:2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信任與故事



      漾漾的視角

  我醒來後不知道為什麼會躺在床上,而且不知道為什麼還有人趴在床邊睡覺?等等等一下話說我是怎麼出現在這的?我記得我在森林的時候我被鬼族包圍後,然後我記得我在昏倒以前好像有個女生救了我,難到是她嗎?我有點懷疑的看向趴在床邊的女子,就當我想要默默的下床離開時,她卻被我的動作驚醒了。

「妳……妳好!」我膽怯的回答

「早安啊你醒啦!」她以非常溫柔的笑容說

「還有很抱歉我未經允許就私自偷看了你的記憶。」原來她已經知道了啊!我的過去,但為什麼還要救我?

「那個……妳為什麼要救我?既然妳已經看過了我的記憶,那妳還不怕我嗎?」我低下頭忍住想哭的衝動跟女子說

「為什麼要怕呢?」女子這樣反問著我

「為什麼!當然是因為我可是那個令人還怕的妖師那個先天能力繼承人啊!還是那個背叛所有人勾結鬼族的那個妖師啊!」講到最後想起那時大家對我說的話後,眼淚終究還是流下來了,為什麼我必須要受到這種對待?明明我什麼都沒做卻不相信我呢?難道就因為我是妖師嗎?但我並不會因為這樣而恨你們或討厭你們,因為你們給了我友誼、給了我家庭,你們曾經給了我很多很多是我以前從來沒有感覺到過的快樂,也因為你們我才知道自己是不該存在的人,就算你們拿武器來攻擊我,說我背叛加入鬼族,我也不會恨你們,但是我卻還是如此的難過,感覺上我的心被人狠狠的劃上了一刀。

「就算你是妖師又怎樣?你有傷害到任何人嗎?像你這麼純真善良的人怎麼可能會加入鬼族呢,而且在我眼裡你還只是個未成熟的小妖師罷了。」好像是看穿了我的想這樣告訴我

「對了!差點忘了告訴你,我叫雨熙·菲莉雅,你叫我雨就好了。」她……雨笑笑的告訴我,

「那雨……妳願意相信我嗎?」我含著淚水問她

「呵呵!其實啊我在你熟睡的時候,用了言靈發誓會永遠相信你,並成為你的搭~檔~喔,嘿嘿」雨還是以那溫柔的笑容告訴我,讓我停止了哭泣,原來雨她願意相信我啊,但我想問後面的那幾個字一定要拉長音嗎,而且最後面的笑聲是怎樣啊?

「不行嗎?我就喜歡這樣說嘛!」雨歪著頭用無辜的眼神看著我這樣說

「也…也不是不行啦………欸!等等等一下妳…妳可以聽到我的心聲?」不會吧難道
我又沒人權嗎?為什麼又來了個無視人權的人啊!

「嗯!對啊!還有你沒有那種東西喔」雨還是以那種笑容來回答,而且還讓我絕望了,好嘛我就是沒人權嘛!雨竟然在偷笑!我………算了!

「對了,雨妳是什麼種族啊?」我提出了一下我的疑問

「妖狐族喔!也是黑色種族的一員,而且還是比妖師一族更黑暗的存在」雨不以為過的講,好像是在說當個黑色種族又不什麼錯

「當然啦,當黑色種族又沒有錯,我跟你說個故事吧!我先問你喔你知道太極嗎?」我點點頭

「太極不是被分為黑與白嗎?」我在點點頭

「就是在說黑暗與光明的故事喔,世界中有黑必有白,有光必暗,如果這世界少了黑暗或者光明世界將會崩壞,而在太極中白色的不是有一小黑色,黑色當中也不是有白色的嗎?」我在點點頭
「呵呵!是在說就算是光明也存在著黑暗,黑暗當中也存在著光明,所以你聽好
了,你跟我都是黑暗所存在的光明喔!而在白色種族當中也有黑暗的存在,你不必太自責當妖師是你的錯,如果人在出身後就可以選擇的話,那有誰會選擇當黑暗呢?所以別難過了我跟你一樣都是被背叛之人喔!」雨坐在我旁邊輕輕的拍了拍我的背來安慰我,但一樣被背叛是嗎?原來雨也一樣啊!那為什麼會不恨他們呢?

「我之所以會不恨他們是因為我恨不了」雨在說完時臉上瞬間出現了悲傷的表情,但很快的就消失了快到我以為是我看錯了。

「嗯!好了就說到這吧!漾漾你先換衣服吧!我先去做早餐,換好了就下來吃早餐吧!」雨把她準備好的衣服拿給後,就下去用早餐了

我很謝謝雨這麼的相信我,而且還用過去他們叫我的方式叫我,我真的很開心還有人對我這麼好,讓我在次感到溫暖,之後我就進去浴室換衣服了,但我沒發現有人躲在門外偷聽我的心聲。



——————————————————————————分隔線————————————————————————————
     

       雨熙的視角

   雖然我跟漾漾說要下樓準備早餐,其實我在關門後就躲在門後面偷聽他的心聲,呵呵!漾漾你啊還是很想念那些人吧!好了下去準備早餐吧!

過了幾分鐘後,我聽到漾漾走下樓的聲音。

「換好啦!等我一下喔,就快好了你先……」我一轉頭看到漾漾現在的樣子說不出話來了,因為他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好、好可愛啊!他那銀藍色的長髮用深藍色的髮帶綁起來,白皙的肌膚加上深藍色的和服和害羞的樣子,真的太可愛了啦!

「那個……雨謝謝妳借我衣服穿,還有那…那個……我…我穿的怎麼樣嗎?」漾漾害羞的問

「嗯!很…很好看,好……好啦來吃早餐吧!」我回過神來笑笑的回答,但我是尷尬的笑再加上臉有點紅

「好…好。」漾漾他也有點還羞的回答,但我聽到漾漾的心聲這樣說“雨妳的笑容有點尷尬欸!難道是我穿的很怪嗎?”我還是不要聽好了,還是專心吃早餐吧!

吃完後漾漾有點經張的想問我一件事,不過我大概知道他想要問什麼,他想問我為什麼會被背叛吧?

「那…那個雨為什麼妳會被背叛呢?」漾漾低下頭緊張的問

「呵呵!我就知道你會問這個,我就告訴你吧!那一天我和族裡的人們都很開心的在準備慶典,但是我在巡邏的過程中發現有類似鬼族的氣息在族裡,所以我跑去找它,可是在我找到那個鬼族的時候已經有一些族人們死在它的旁邊,後來我在一氣之下就衝過去拿著變成劍的爆符去攻擊它,但它在我衝過去之前就消失了,接著族長帶著族人過來,看到我旁邊那些屍體的時候,族長就認為是我殺了自己的族人,不給我解釋的機會就下令要把我這個背叛者給除死,不過我也不是呆呆的站在那給他們打,我在他們要攻上來時,就已經使用移動符跑了,但族人們並沒有跟著出來,那是因為只要我們一出來就會遭到白色種族殺害,有好幾次我都差點死掉呢!但還是有些比較善良的種族幫助我啦,那時候的我非常感謝他們,因為他們讓我知道每個種族都有它存在的!」我以悲傷的語氣說著

「抱歉!還妳想起不好的回憶。」漾漾看著我眼睛帶著歉意的跟我道歉

「沒關係啦!反正事情都過去我也不會怨恨他們,只是會有點想念他們而已」我悲傷的說出了自己的真心話

「你知道我為什麼要告訴你我的事嗎?」我笑著問,

「不知道!」漾漾搖搖頭說

「因為你值得讓我去相信你而已,要不然我覺得不會跟你說呢!所以你現在知~道~了~嗎?」我笑笑的戳著他的額頭說著

「因為我值得讓妳去相信是嗎?…………嗯我知道!謝謝雨我很開心妳這麼的相信我」漾漾溫柔的笑著說,你終於笑了呢!我很喜歡你現在的樣子喔!漾漾

「那你現在是要回去嗎?還是留下來讓我幫你變強呢,不管你選擇什麼我都回支持你的。」我笑著問題,不過我倒是希望他留下呢,不過要看他自己的想法啦,如果他想回去的話我也會陪這他一起回去的

「我……我想留下來,我……我想保護我所珍惜的人,所…所以我想變強!」漾漾用充滿堅定的眼神回答

「那你所珍惜的人當中也包含我嗎?」我看著他說

「嗯!當然雨也是喔。」漾漾揚起笑容回答,看到漾漾的笑容有一瞬間讓我的臉
紅了起來,但很快就消失因該沒讓漾漾看到吧

「那好吧!現在就開始訓練,不准說不。」我笑著說,不過後面有露出一絲絲的黑氣就是了

「嗯!那就拜託雨了。」漾漾用堅定的眼神對著我說

「好!那走吧!」我還是笑著說,後面露出的黑氣變的更大了,而漾漾也因此嚇
呆了,但動作並不大,而心想“我現在後悔不知道來不來的及”但我對漾漾說出了讓他絕望的一件重要的事

「來~不~及~了~喔!放心訓練時間只有一年而已。」我笑著說,不過漾漾不知道是怎樣的訓練還小小的鬆了一口氣,於是漾漾就這樣開始了如噩夢般的恐怖訓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26 21:07: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作者L 於 2015-8-26 21:08 編輯

第三章       回歸前夕


        =漾漾的視角=(時間:一年前雨還在訓練漾漾的時候)


  當初雨把我帶到森林裡來訓練時,我一開始以為雨要和我進行對打,但我錯了沒想到雨竟然放出了五隻高級魔獸來幫我訓練,我回過頭瞪著那個把我丟在魔獸中央的人,但她居然完全沒有想幫我的意思還在那邊給我吃起下午茶來

「米納絲!」我叫出米納絲來應戰,算了!我認了反正妳們這火星人的訓練對我這個普通人來說根本就不適合!

我打到中途時雨終於開口說話了,可是她說出來的話讓我可以去吐血了,

「漾漾要加油!打完這些後還有兩批喔!加油吧!」說完之後就轉回去吃蛋糕了,喂!幫一下忙吧!不要在那邊看戲啊!而且還有兩批!雨妳不覺得這訓練對我來說有點難嗎?

六個小時後我終於把雨的訓練做完了,連另外兩批也做完了,雨看到我把訓練做
完後手上拿著蛋糕走過來說「漾漾你辛苦囉!來這個蛋糕給你吧,就當作訓練完後的獎勵吧!」

把蛋糕拿給我後就坐在我旁邊,然後雨拿出一個海藍色的大豆然後把它放在我的手上,雨看著我想拒絕的表情後說「這個幻武也是要給你的,不行說不要喔!這個可是神族兵器喔!比王族兵器更強大脾氣也比較好喔!」雨笑著跟我講

「雨什麼是神族兵器啊?」我看著這個大豆好奇的問

「想知道嗎?」雨露出狡猾的笑容問我

「嗯!其實我還滿想知道的。」我非常好奇的問

「所謂的神族兵器就是比純種王族兵器還要來的更加稀有更加強大,而神族兵器是從上古世紀流傳下來的要找到還得靠運氣呢!所以幾乎沒有人知道神族兵器的任何事情呢!」雨笑笑的告訴我

欸!等等如果真的是從上古留下的話嗎?那…那麼雨為什麼會知道這些事,而…而且為什麼會有神族兵器啊!我機械式的把頭轉過去看向雨,心想那雨現在到底是幾千歲啊!然後在我腦殘時我的頭遭受重擊,我揉著頭瞪著剛剛那個巴我頭的人

「哼!是你活該,誰叫你把我想像成活了好幾千歲的千年老妖!」雨嘟著小嘴把頭轉到另一邊生氣的說著

「雨,對不起啦!」

「哼!知道錯就好了。」

「不過為什麼雨知道神族兵器的事?」我還是提出了心中的疑問,既然雨剛剛都說了沒有人知道神族兵器的事了,但為什麼雨會知道呢?

「嗯,這是因為我幫黑山君把白川主給抓回去後黑山君為了答謝就送了兩個神族兵器,我自己也有一個就是了,漾漾你就找時間和它簽訂契約吧!」雨笑笑的告訴我這件事,原來是這樣喔!那我剛剛還以為雨活了好幾千歲了,雨真是對不起啊!我不應該腦殘的。

「對了雨接下來的訓練方式是不是會按照現在的方式進行?」我歪著頭問

「……嗯哈!喔嗯當你有變強時我會慢慢增加啦!」雨笑著回答,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錯了,剛剛有一瞬間雨好像看著我恍神欸!我想是我看錯了吧!

「好了已經很晚了,我們回去吧!明天在繼續。」看著天空露出魚肚白,雨伸出手把我從地上拉起,然後牽起我的手往樹屋的方向回去了


--------------------------=分格線=--------------------------
=漾漾的視角=


(時間:一年後)



  多虧雨的訓練讓我現在可以獨自一人在森林裡跟大該有兩千隻的高級魔獸戰鬥,「米納絲!水欣!」我叫出米納絲和水欣來進行戰鬥,我忘了告訴大家在訓練的這段期間我已經和水欣簽訂契約了,我右手拿著水欣左手拿著米納絲來進行攻擊,水欣的型態是一把長劍,我先用水欣向我前方的魔獸揮了一刀後就消失了一半以上,接著我用米納絲向剩下的魔獸進行攻擊,結束後我往樹屋的方向回去了,我回來後感覺到有東西正往我這邊衝過來,我二話不說的感緊閃開,然後我發現往我衝過來的『那東西』正是唯恐天下不亂的扇董事

「欸!漾漾小朋友怎麼閃開了,你這樣讓我好傷心啊!」扇董事站起來後用她的袖子擦拭那根本就不存在的眼淚

「好了扇扇!妳還是先跟漾漾說一下吧!」雨用關懷的眼神看著我講,雨妳幾是跟扇董事的感情變這麼好啦!而且有什麼要跟我說啊!

「漾漾小朋友學業沒念完可是會被詛咒的喔!回來學院吧!」扇董事坐在我跟雨的對面笑著說

「我不要!」我不用半秒就回絕了,開什麼玩笑啊!我還可以回去那裡嗎

「漾漾不要害怕,該來的總是要面對的,我會一直陪著你。」雨牽起我的手溫柔的對我說著

「謝謝妳雨,我會回去的,但我有三個條件。」我看著扇董事說著

「說吧!」扇董事也看著我說著
「第一.我要夜冥翼的身份進入學院!」

「第二.我希望無殿不要跟任何人說有關我和雨的事情,他們也一樣!」

「最後我和雨要以無袍級的身分進入學院」我嚴肅的看著扇董事說著

「OK!只要漾漾小朋友回來就好了,那你們先把東西填一填吧!」扇董事遞出兩份基本資料和選課單給我和雨後,然後雨拉著我的袖口露出白色的狐尾、狐耳說

「我想跟漾漾選一樣的課目可以嗎?」雨用渴望的眼神看著我,雨妳現在是在向我撒嬌嗎

「可以啊!還有雨以後叫我翼吧!」我用溫柔的笑容回應雨

「嗯!太好了。」雨開心的說著

「嗯哼!不好意思兩位小朋友我人還在這裡欸!」扇董事用奇怪的表情看著我和雨,幹嘛這樣看著我們啊

「抱歉扇扇一不小心就忘了妳的存在!」雨吐出舌笑著說

「算了!反正我知道雨熙小朋友的眼裡就只有......」

「嗯扇扇不可以說出來啦!」扇董事還沒講完就被雨給阻止了

「好好好我不說,你們先把基本資料給填完吧!」扇董事馬上轉移話題回到資料上,寫完後拿給扇董事,扇董事看了看之後問

「人類?你們不是妖狐族的嗎?怎麼寫人類啊?」扇董事指著種族的格子問,我看向正在泡茶的雨,希望由她解釋

「因為不想要讓大家知道妖狐族的事,所以才寫人類。」雨邊泡著紅茶邊跟扇董事說著

「另外扇扇妳們學院裡學生知道我們是妖狐一族後,肯定會想把我和翼趕出學院的,所以我才會寫人類。」雨拿著兩杯紅茶給我和扇董事,我接下雨遞來兩杯紅茶後拿給扇董事轉身向雨說謝謝,雨沒回我只是單純的看著我笑一笑後就坐下了

「那好吧!………雨熙小朋友泡的紅茶還真好喝啊!冥翼小朋友要好好把握機會啊!」扇董事喝完後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講,把握機會是什麼意思啊

「妳、妳別亂說啦扇扇!翼、翼別理扇扇說的話!好、好了扇扇妳已經做完妳的事情了,還、還不回去嗎?」雨紅著臉說著,妳們到底在說什麼啊

「好啦不鬧你們了,對了三天後開學喔!不要忘記咯,還有我幫你們安排了代導人,那就這樣咯!我先走啦拜拜!」扇董事講完後就轉身跑走了,我拿著剛剛扇
董事喝完的杯子拿去洗了,我剛要洗時,雨突然緊緊的抱住我說

「翼你很害怕回去對吧!」雨突然問我這件事

「.....」我沒回答,因為我真的很害怕回去,害怕回去後大家又拿著各自的武器開始向我攻擊,就跟當時一樣,我真的好害怕

「翼別害怕,你現在還有我啊!我會一直陪著你的。」雨溫柔的對著我說,然後抱住我的雙手變的更緊了

「雨謝謝妳,還有妳可以放手了嗎?我這樣子很難行動。」我溫柔的告訴雨現在她正個人是趴在我身上讓我很難行動

「嗯!抱、抱歉翼,我、我先回房間去了。」雨說完後終於放開了雙手,害羞的跑回房間了,洗完後我獨自一人站在陽臺看著月光喃喃自語著

「三天後就要回了,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麼樣了?我消失後大家是不是變得比較快樂呢.......」我憂傷的看著月亮思考著

「既然這麼害怕那為什麼還要回去呢?」我身後突然出現了一個本來應該已經回房間去了,但為什麼.....

「你都已經下定決心要回去了,幹嘛還去想那些呢!而且我都已經說要跟你一起回去了你怎麼還是這樣啊!」雨走到我旁邊嘟起小嘴生氣的看著我說

「對不起啦雨!」我看著雨道歉

「我不要你道歉,只要你答應我不會在這樣了。」雨握起我的手,生氣的看著我說

「嗯!雨我答應妳我不會在這樣了。」我漾起微笑對著雨說

「那就好,好了我們回去睡覺吧!」雨開心的看著我說

「喔!」我回應一聲,的确我現在並不是一個人,我還有雨陪著我回去啊!我到底在怕什麼!就算他們還是不相信我,雨還是會一直相信我的,而這天晚上雨似乎很高興我終於走出了自己封印的內心了,即使雨並沒有告訴我,我還是感覺得到雨現在非常開心


YEAR~首度二更欸!

我眼睛好痛啊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