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323|回復: 187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92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6-23 19:33:0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9-8-5 23:51 編輯

小依是超級新手,第一次發表,希望可以有人留言發表感想,以便更進步,只不過不一定會回就是了,另外基本不定更,看心情,至於會不會崩角也不一定……總之請多留言多批評謝謝。



第一章
我是褚冥炎,黑眼黑髮左右邊各有一撮挑染的白髮,國三,正面臨人生必經之路,分發聯考 。

我旁邊這位和我一模一樣的男生叫褚冥漾,我雙胞胎弟弟,特點是有點……好吧,非常不走運,而且偶爾(每次都)牽連到我……

“冥漾,冥炎,你們打算選哪個學校啊?“

前座同學轉過頭來,對桌上上不上下不下和滿江紅的成績視若無睹的對我和一旁的雙胞胎兄弟問著。

那瞬間很想回他一句,你覺得這成績到底是誰選誰啊!

把第一張明星學校拿開,其實媽對於升學這件事情已經放棄了,
轉變為現在只要能有學校讀就菩薩保佑的心態。

“我聽說中縣有間學校工科感覺還不錯。“同學乾脆把椅子轉過來,
“如果你們也申請能過,我們還可以再當三年同學哩。“

“再說吧。“ 漾給了他如此的響應之後,和我一起將那厚厚一迭學校資料翻了幾次,極度後面的頁數下面有行不起眼的小字。

小的,讓人幾乎察覺不到存在,
是某所學校的名字。

然後,我和漾都填了。

我們把那所奇怪名字的學校填在第一志願當中。

發榜的那天,所有人都開始翻找報紙網絡查看自己數據,當然包括我們也不例外。

有趣的事情發生了,那天我們把各大報翻遍、網絡查遍,就連學校也遞出複查資料。

結果在傳回來的消息都跟我們講一件事情……“查無此校“

有意思!查無此校,如果說不是惡作劇也很怪,可是,一般也不會有人這麼無聊來整我們。

……就算不整,漾的衰運和我老被牽連的慘狀也夠給他笑了。

搞不好是什麼魔幻學校之類的……
漫畫小說都是如此寫的。

※※※

那本學校資料被姐摔在主辦中心的桌上。

“你們搞什麼鬼!印這種不存在的東西給學生填,現在又查無此校,耍人是不是!“

我承認姐有氣魄多了,她比我和漾大三歲,今年已經申請入一所有名大學。

明明都是同一個媽生的,其實我曾經想過是不是所有好運全都附著在姐身上,所以她格外幸運,
就連前幾年大地震被招牌砸到都還只是驚嚇沒受傷。

重點是,受傷是跟她並肩出門的漾……和我!

好幾個櫃檯小姐將那本資料傳了又傳,每個人看過那行小字之後都重複同一種可以算是看到鬼似的驚訝表情。

褚冥玥把那本罪魁禍首從小姐的手上抽回來,重新又摔在桌上一次,“找能作主的來說!“

說真的,姐長的挺漂亮,是那種冷冽型美女,跟電視上的藝人、
歌星比都毫不遜色,所以她發起飆來恐怖的神情也X2。

聽說可能是印刷廠跟別的數據放在一起不蓋到之類……

高階級的解說員拿出了另本一模一樣的資料,翻開上面的確沒有這所學校的名字。

於是姐又火了,不小心蓋到是很有可能,不過這學校的名字、編號可都妥妥的蓋在選校格里面,甚至連邊框都有哩。

這比中樂透還難吧,嘿嘿,搞不好等下去買彩券會中喔。

到現在已經過了三個小時,姐將看見的人罵得連個屁都不敢放。

感覺上很像路人甲乙的我和漾連一句話都沒也說到,時間就這樣在姐罵人聲下渡過了。

很無聊,大了個哈欠,一抬頭,
發現漾正看著自動門發愣,接著我看見一個人影在外面晃過。

外面就是人行道了,別說一個人了,就連百來個人晃過都沒啥奇怪,畢竟這間中心在鬧區附近。

問題是,那人是大剌剌的從自動門前走過去,自動門,沒開。

有意思!太有趣!太好玩!這輩子從小到大我在漾旁邊,跟著碰過各種的意外衰事,但看見鬼……

“啪!啪!“的兩個巨大聲響。

有氣魄卻沒良心的姐拿著數據從我和漾的腦後呼下去,用力之大差點沒腦震盪。

“耳背喔,剛剛叫你們去填重數據叫幾次了!“可怕的臉孔在我眼前放大,魄力增倍。

“姐!打頭會……唔,漾你幹嘛捂我嘴巴!“

“走了,去添資料,還是你想被老姐……“

“當然不要。“

評分

4

查看全部評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3 20:06:03 | 顯示全部樓層
還不錯,蠻有構思的。
大大第一次打文很厲害了。
期待後續,加油。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3 23:30:03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5-6-23 23:41 編輯

第二章
後來我們班上一個同學聽完這件事之後,就跟我們說衰運可能正在往內腐蝕,直接侵蝕到流年八字了。

我倒是沒聽過什麼八字會因為霉運變輕的啦,不過倒是因此知道那同學的老爸職業是乩童。

就在所有人都收到入學數據的那天,我和漾也收到了,是一所挺有名的學校。

有名在只要有錢人人都可以讀,正好完全符合家人的想像。

從此後,注定我們跟那位同學相隔兩地。

“漾漾,炎炎,你們的入學通知來了喔。“

一回到家,那個有魄力的大姐正在一邊看她的電視節目,另外一手把兩個牛皮紙袋文件遞過來。

啥!騙肖!那我們剛剛才從學校拿回來的入學通知是拿假的喔!

接過那個牛皮紙袋、看見上面印的名字,和那個紙袋封口上面用紅筆寫了幾個大字。

我第一個反應是露出看到新玩具的笑容。

說真的,我沒聽過有學校會這樣寫的。

“摔者死! “多麼簡潔利落啊,簡單到讓我幾乎以為這不是入學通知,而是寄錯的恐嚇信了,簡直……太有趣了!

學校名,就是那所查無此校。

撕開封口,果然裡面塞著的是好幾張入學的報名資料,挺厚的一疊,與今天拿到的不太一樣。

最厚的那一疊有用活頁夾子好好整理起來,叫做“新生入學介紹與如何自保“。

厚厚一疊,上面密密麻麻寫了落落長一大串,我馬上決定直接忽略,直接讓它去和角落的灰塵作伴。

將那迭東西往旁邊扔,我繼續研究其他內容物,結果只抓出了幾張學費資料。

看來看去,居然比我和漾今天那間“貴“族學校更便宜很多,大概要便宜上一倍吧!這間“貴“族學校真是完全沒愧對其名聲呀!

袋子裡面有點沉甸甸的,好像裡面還有什麼東西,我把紙袋倒過來搖一搖,一個出乎我意料的東西居然就這樣被我調出來。

一隻手機,而且感覺還含有些……
力量感?

那天晚上,老媽就把漾和我悲哀的一生用金錢決定好,貴族學校的通知被丟進回收箱裡面。

查無此校得到全家人壓倒性的票數勝利。

“漾漾,炎炎,你們要住宿嗎?“
姐一邊咬著烤鴨卷一邊問我們,
“你們通知單上面不是有建議住宿的事項。“

“我想新生訓練時候順便去看看,如果不會很遠就不用住了。“漾回答。

“我跟漾一起,以免他又出問題“ 我接著說,姐點點頭,沒有繼續問。

※※※

“漾漾,炎炎,你們那間學校什麼時候新生訓練?“她抬起頭,拿那雙據說會迷倒人可是卻都拿來視殺我們的美麗眼眸盯著我們看。

我最後一次看到她這種表情時候大概是幾天前,她正在想要怎樣整垮整間招考中心。

別吧老姐,我們是你弟耶……

“下下禮拜一。“漾立刻招了。

不是沒有骨氣,如果你有個姊姊也是這種樣子你就會明白我此時內心的感受。

有時候,精神上的虐殺比身體上的虐殺還要殘酷恐怖。

而很可悲的,姐就是很懂得把玩前面那項的人。

然後就看見姐突然把左手的碗放下來,右手往口袋一抓,直接掏出好幾個平安符之類的東西。

“為了避免你們上學第一天被時鐘砸到。“她笑的很詭異,我發誓。

把最後一張相片貼在註冊表上後,漾直接往背後的床上倒去。

我趕緊告訴他我的猜測。

結論是他覺得我想太多了,要我少看一點奇幻架空類小說,多讀對書,以我的聰明才智一定可以拿到第一高分。

看我一天到晚都在看小說,上課魂遊外加睡眠學習連考試當天都打瞌睡還能考得正常分數就知道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4 15:56:29 | 顯示全部樓層
很有創意~
滿有趣的XD
期待後續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4 19:56:56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5-6-24 20:00 編輯

第三章
目前我們位於台中某火車站。

我想,不知所措這個名詞應該是拿來形容我們現在的處境。

一大早起了床,便照著通知單上面的路線圖來到火車站,到這時候我們才發現一件好玩的事情。

這張單子上只有標註幾班的火車名稱,卻沒有學校地址。
  
大清早,車站的人其實非常的少,更何況這地方是比較偏遠的站,自然不像市中心那樣子不管何時都是人來人往。

待車區包括我們在內就只有四個人。

一個是每天起早然後轉車到市區的阿婆,別問我為什麼知道,答案是因為阿婆就住在我家隔壁,
媽每天早上都要跟她哈拉一下。

五分鐘之後阿婆坐上了一班車離開了。

另外一個剩下來的人就沒有看過了高高瘦瘦的,穿著今年流行的民族風服飾,樣子看起來應該跟姐差不多年紀,大約不知道是哪家的大學生。

那個大姐轉過來,突然對我們笑了一下。

“同學,你們去參加新生訓練?“
漂亮的大姐靠了過來,我發現她說話帶點口音,不知道是從哪留學回來的。

“你怎麼知道!“這是漾第一個反應,他完全忘了我們手上拿著什麼了。

大姐指指我們手上的牛皮紙袋,
“我也正在就讀。“她又笑了,勾勾的眼情看起來很像一潭深水似的,好像看久了會溺死在裡頭。

似乎注意到我們的發呆,大姐將視線轉開,“學園裡從高中可以直升大學,以後也多多指教囉,兩位學弟。“

有那麼一瞬間,大姐的眼睛變成綠色的,可是當她轉過來微微笑的時候,又是黑色的,就和我們的眼睛一樣。

““學姊你好。““不知道算不算是反應快,我們立刻就蹦出這麼一句話。

那位學姐還是彎著柔柔的笑容,
然後點點我們手裡的紙袋,“將裡面的安全手冊都看過一遍了嗎?“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她的聲音越來越柔軟。

“看過了。“之後一時興起看了一下,如果不是惡作劇,那這所學校百分之百會很有意思!

學姐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一個巨大的車鳴聲傳來,這個時間不是進站、是只經過的列車。

這時學姊突然站起身,“車來了,
快點跟好,不要走失了。“她說,抓著提包就急急忙忙的往外面衝過去。

跟.好? 外頭遠遠的鐵軌那一方有著小小的車頭點,逐漸往這方向逼近過來,還鳴著震天的車笛聲響。

那輛車不是這站要……

瞪大了眼睛,我就這樣看著眼前發生的事情。

那位學姊抱著手提包,就這樣往月台下一跳,漂亮的眼睛還帶著疑問,好像是問在為什麼不跟她一起跳下來。

火車撞上去了。

※※※

“漾,現在應該要打119還110?“
我無比認真的問。

漾明顯傻住了,都不理我, 把他從失神發呆狀態叫回來的,是突然大肆做響的手機鈴聲。

“餵~“漾將手機拿出來,放到耳朵旁邊,眼睛還是瞪著那個女生跳下去的地方。

[你們怎麼沒跟著撞車! ? ]

手機的那端突然傳來極度不耐煩的聲音,很年輕,是個應該大我們不到多少的男生聲音。

漾張大嘴巴,整個當機,“什……“

看不下去的我直接奪過手機,“你哪位?憑什麼叫我們撞車自殺?“

[我睡晚了,叫朋友順便把你們接過來,你們居然沒跟著跳! ]我得到個聽不懂的答案。

所以到底幹嘛跟著跳!

手機那一頭的人顯然沒耐性的很,也不等我們做出反應就繼續說話。

[算了,我過去接你們,給我待在原地不准亂跑! ]很命令的口氣。
啪一聲,手機斷線,只傳來嘟嘟的聲音。

呵呵呵,他說要過來接我們耶……

不知道抓著那支手機原地站了多久,直到有個很細的聲音在後面傳過來。

俗話說的果然對,人在精神極度緊張的時候往往最能發揮自己的潛力。

我們用不到零點幾秒就馬上回過身,快得連對方都愣了一下。

對方愣完馬上換我們愣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5 21:50: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章
其實在台灣來說,外國人並不難看見,平常在路上都會有好幾團從你身邊晃過去,看得都已經有點麻木了。  

說是外國人,他的五官輪廓卻是像東方人的樣子。

長長的銀色頭髮直到腰部,只有額邊挑染了一搓像是血一樣的顏色,很明顯這人是匆忙趕來的,
細軟的長發只用平常綁便當那種橡皮圈隨便綁一束在腦後。

紅色的眼睛,像是寶石一樣, 東方的五官比剛剛那個學姊還要漂亮很多,可是感覺起來卻像個冰塊。

尤其他還直勾勾的瞪著我們,感覺也是跟姐一樣會用視殺技能的那種。

“你們這兩個遲鈍的傢伙!“他開口了,標準的中文,跟那支手機剛剛傳過來的聲音幾乎一樣。

“死神大人!“漾搶在他之前開口,“我還有遺囑沒有想完,再給我一點時間好不好,不耽擱您的工作、馬上就好了。“

我一聽差點跌倒,漾,你的想像力也太豐富了吧!

他突然用一種看神經病的眼光看漾,然後從他黑色的褲子口袋裡拿出手機,那個就跟我現在手上和口袋的款式幾乎是一模一樣。

隱約只聽見幾個問句,什麼確定今年沒收到神經病之類的話。

過了一下像是確定好事情,他把手機一關又轉過頭來看我們,詭異的紅眼睛已經不像珠寶了,像是血淋淋的獸眼。

“他們要再開一次校門,如果你們再沒進去也不用註冊了。“口氣很差,極度的差。

註冊!我這才看到他身上穿的黑色製服還有手上別著的徽章,上頭有個金線銹成的大字,就是我們即將入學的校名。

“還有十分鐘下一般電車才來。“
看了下手錶,他又發出有點不爽的聲音,紅色的眼睛瞪了我們一眼,徑自就在月台上的休息椅子坐下。

接著我看見我那想像力特別豐富的兄弟開始寫起遺書。

“你是……學校的學長?我叫褚冥炎,呃……以後請多指教。“我上前打了個招呼,順便確認我的猜測。

學長點點頭,露出一副好險還有個正常人的表情。

“你已經有自覺要先寫遺囑嗎?“
轉過頭看著漾,學長冷笑了一聲,毫不費力氣的把漾洋洋灑灑寫了一大半的白紙……遺書抽過去。

“不過放心,如果不要死的太離譜的話,基本上都還是有希望復活的。“他轉過來,紅眼睛笑笑的。

過了三秒,漾不知是腦袋撞到還怎樣竟然往火車衝去,好險學長夠快把漾抓了回來,不然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和老媽他們交代。

要說是突然想不開?死神勾魂?還是衰運發作?……扯遠了。

“你衝錯了,要撞的不是這一班,撞下去大概沒藥醫了。“學長對被他抓回來的漾說。

誒……所以撞對就有藥醫?我不太懂這什麼邏輯欸。

漾欲哭無淚,絕望的跪坐在月台上,任憑黑線陰影滿佈在他身上,甚至疑似飄鬼火,讓人懷疑等一下不會又試圖輕生。

嗯……我該不該去拍拍他的肩,輔導一下。

等等,說到鬼火……現在才注意到,輾死一個人的月台理所當然應噴點血的對吧!

看來看去,四周都乾乾淨淨,一個巨大的疑問像是黑色漩渦一樣不停的啃食著我的良心,製造出更多好奇心。

漾抖著手往旁邊爬了爬,我也好奇的跟上去看。

“啊啊啊啊啊!!“漾發出淒慘的尖叫,“哇啊啊啊啊!!“我被嚇到,然後跟著一起大叫。

月台下,什麼都沒有。

明明我們親眼看到一個活生生的人跳下去,月台卻什麼都沒有?

“鬼叫什麼!“不知道何時站在我們背後的學長用捲起來的遺囑突然往我和漾的腦後敲下去。

力道和角度還有準確度完全不輸給姐,強悍的力勁差點把我打的一頭栽到鐵軌上面。

“什、什麼都沒有……“漾結結巴巴的說,“死無全屍耶!“我驚訝的回答。

於是學長的臉和額頭浮起了青筋,照我想,他應該是覺得自己被耍了。

“靠!“果不其然,我和漾各得到了一腳。

過了一會,他和給我和漾一人一瓶蜜豆奶,叫我們喝了看腦袋會不會清醒點。

唔…看他凶巴巴的,其實還蠻好心的嘛!至少肯請我們喝飲料。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7 18:37:2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章
月台下的鐵軌突然開始震動,火車來了。

那一瞬間,學長利落的從地上跳起來。

“快衝!“他叫著,看著我和漾好像還慢吞吞的動作就跑過來一把把我們從地上拖起來。

來的是自強號,這站沒有停,我知道,它就是要輾過我們的車。

被學長抓著跳下月台的那一瞬間,我和漾都尖叫了,而且叫的像是被殺的豬。

只不過差別是豬是被刀殺,而我們是被火車輾。

下一秒我眼前出現了巨大的門,
還來不及反應,眼前的景象就轉換成我和漾最熟悉的場景,保健室。

原因是我某位嚇昏的兄弟。

至於我沒暈倒的原因嘛……呵呵,
這個叫來不及反應,懂沒?

※※※

在學長睡著好一陣子,我大概再半秒就要跟著睡下去時,漾總算醒了。

病床旁邊的拉簾突然被無預警的用力拉開,發出了很大的“唰“聲,整個室內立即迴盪著聲音。

我看見一個獅頭。

呃……是一個頭髮像獅頭的傢伙。

是個很高大的男人,有著外國面孔,褐色挑染的長發蓬起,後面則是用一些奇怪的裝飾綁了好幾個辮子。

他給人的第一感覺,嗯……誒……
華麗土著?

那個男人看了我和漾一眼,用很怪異的眼神,感覺有點像是被蛇盯上的詭異感覺。

然後土著把視線移向正在沉睡的學長。

下一秒,那個南美洲蓬毛怪人突然張手,像是要一把抓起小雞一般往漾的床邊撲下去。

如果這下夠用力的話,我相信床一定會被他撞得彈起,然後躺在上面的漾立刻不用一秒就飛出去,再度昏迷。

不過以上事件都沒有發生,那隻“小雞“的動作快得更多,像是一團颶風。

學長不曉得是什麼時候醒的,一把撐著漾的床側很利落的躍高,
然後迴旋了圈一腳就往土著的臉上踹下去。

土著被踢飛了。

我懷疑學長有用腳行暴的習慣,
因為就再剛剛我和漾也被踹過。

學長的臉還有點睡後呆滯,臉上有銀白長發壓出來一條一條的痕跡,紅眼呆呆的看了一下,好像沒有意識到他方才痛扁了一個土著的行為。

反射神經……是吧!厲害!

那個沒死成的土著哀嚎著從地上爬起,然後嘴巴里念出了長長一串我聽不懂的語言。

這次,學長終於清醒過來了,迷糊呆滯的眼睛瞬間掛上冷霜,抿著嘴巴一句話也不說的瞪著土著

連我都看得出來這種表情是正在警告,可土著仍是哇啦哇啦的念出長串,還擺出奇怪的表情。

五秒之后土著又被踹回原位。

“你昏醒了?“學長轉過頭來,口氣非常之不好的對著漾問。

漾用力點頭,“我在陰間嗎?“我那想像力豐富的兄弟再次發出驚人之語,他果然沒把我之前的話當真。

紅紅的眼睛瞪了一眼,居然有點冷笑。

“如果你要當這裡是陰間也無所謂,不過我可以跟你講,你最好要有心理準備,這裡比陰間還要難待幾百倍。 “

欸!原來這裡比陰間難待喔!

還是沒死成的土著重新爬起來,
這次他不敢招惹學長,毛手毛腳的爬到漾床邊,像個蓬毛大熊。

“同學,睡一覺好一點了沒?“

我很訝異,土著居然會說中文!

“好、好一點了。“漾回答。

土著又笑了,咧著嘴大笑,“那很好,你們錯過就學典禮,至少要到教室逛逛。“

漾疑惑的看著學長,過了幾秒。

“原來我報名的是死人學校……“他做出了結論。

笨!笨死了!老天,我可不可以不要承認他是我兄弟,感覺好丟臉喔……

正在喝茶的土著噗了一聲,茶水全吐在床上。

紅紅的眼睛看過去,冰冰冷冷的,跟早上很像。

“靠!“漾又被學長踹了一腳。

“這裡是Atlantis學院。“

就在土著將被茶噴濕的床單收走後,學長點著手上的徽章,這樣告訴後知後覺搞錯重點的漾。

“這裡是健康中心。“像是要抗議一樣,土著一邊將被單塞進去一個大大鐵製的垃圾……回收桶一邊喊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9 16:47: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章
“Atlantis學院包括你們所說的高中一直到研究所都有,招收的學生自世界各地而來,所以共修的科目幾乎都是不同的,因個人而異。“

他看了漾一下,勾起冰冷的笑容,“不過我建議你最好先選修精神科。“

漾還是呆呆的看著學長,努力消化學長也是這裡的學生,而且只比我們大一歲的資訊。

“那個火車……“漾張大嘴巴,想問為什麼撞了火車之後就會到學校了? 說實話我也挺好奇的。

“校門口就放在火車前面,每天只有三個班次,錯過了你們也不用來了。“將橡皮筋拉下重新綁起白色的頭髮,學長的他這樣告訴我們。

“校、校門口!?“這次漾真的整個人呆掉了。

把被子丟好了土著咧著笑容走過來,手上多了四瓶罐裝飲料,上面是看不懂的文字,從印的圖色來看應該是柳橙汁。

學長相當順手的奪過三瓶飲料,
技巧性的竟然完全沒碰到土著,
然後他各拋給我和漾一瓶,“撞久了就會習慣了。“

“我、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
漾發出小的如同貓叫聲。

學長挑起眉,然後像是思索了一下。

幾秒後,柳橙汁的罐子被放在一邊,紅紅的眼睛來回看了我們很久,“我問你們,你們知不知道Atlantis學院是什麼?“

我遲疑的點……搖頭,漾則用力的搖了頭。

學長哼了一聲,臉上的表情轉變為“好死不死居然被我猜中“。

“同學,你們不知道Atlantis是什麼地方,居然還敢來入學,真有勇氣。“土著拉開飲料罐,一邊喝一邊對著我們笑。

“不就是一般學校……?“漾遲疑的回答。

“Atlantis學院是...…異能學院。“
學長看了我們一下,像是怕我們難以理解,於是他做了個動作。

他將手放在柳橙汁罐上,下一秒,罐子溶化了。

就在學長黑色的手套掌心下面,
包裹著柳橙汁的鋁罐急速溶化,
幾秒後我看見的是橘色的果汁爬滿床墊,以及聽到土著的哀嚎。

賓果!中獎了!

一旁的漾瞪大眼睛張大嘴巴,被嚇的,這個表情很好笑,活像見鬼一樣。

“異能開發學習學院Atlantis。“學長笑了,依舊很冷。

“歡迎啊,兩位學弟。“是說後面那四個字幹嘛加重,好像有點咬牙切齒,我們有那麼另你不爽?

獅頭土著表情哀怨的將那一床被柳橙汁染色的床單收下來。

“歡迎啊同學們,我是保健室的輔長,羅林斯提爾,中文的名字則叫做鳳柩。“

“鳳柩?“好奇怪的名字,看著眼前的獅子頭土著,他看起來和名字一點也不合。

有夠難記的,幹嘛不取獅鷲或鳳梨,至少比較符合外加好記 。

想起還沒自我介紹,漾趕緊說“我、我是褚冥漾,他是褚冥炎,我們是雙胞胎。“

就在我想起我還不知道學長的名字時,突然那扇窗外面傳來驚天動地的巨大聲響。

我感覺到連這裡面的地板都在震動,原本土著喝到一半擱在旁邊的柳橙汁給那震動震得摔在地上,濃稠稠的橘色擴散。

土著發出二度哀嚎。

“你幹什麼?“ 就在漾一把抓起我和學長的手要往逃生之門衝去那一秒,冰冷的聲音立即傳來。

學長發出絕對警告,好像下秒不放開,他就會剁了那隻手。

命跟手都一樣重要,所以漾放開了……學長的手。

不知不覺間,巨大的聲響停了。

漾一邊接收那雙充滿殺氣的紅眼睛,一邊很沒種的陪笑著蹭到窗邊。

“外面不知道怎麼了……“一邊轉移話題,漾一邊立即抽開百葉窗。

看到窗外的那幅景象後他愣住了,然後總算放開了緊緊抓住我的手。

我說,兄弟啊!你抓的我的手好痛喔!就算害怕,或是想保護你兄弟也別抓那麼緊好嗎?

手腕都紅掉了……

為了確定是不是看錯,漾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繼續用力再揉了揉。

眼前沒有消失的真實告訴他:就算把眼珠揉爆,它還是存在。


※※※


拜託不管是批評還是勉勵都好,請留個言,讓小依能更有動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9 17:29:57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好,一是新讀者唷!(揮手)

大大寫得很精彩,期待更新~

今天可以二更嗎?(星星眼)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29 17:30:35 | 顯示全部樓層
我很期待小依大大(如果不喜歡我這樣叫的話要說一聲喔)的文章喔~~

加油呦!~~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