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第91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6-29 21:07:2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我一天到晚都在看小說,上課魂遊外加睡眠學習連考試當天都打瞌睡還能考得正常分數就知道了。」
───跟我一樣耶~~
上課打瞌睡打到老師在成績單上給的評語之一有上課精神狀況不好,一下課就把小說抽出來看,但在考試的時候都賽到全班第二,年級前四十,更離奇的是畢業當天抱了個市長獎回家。說不定褚冥炎是我失散多年的哥哥呢!!!(((被揍((嗚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29 22:57:57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5-8-11 12:41 編輯

第七章
窗外,有一個正正方方的東西跑過去。

如果那方型的東西是魔術方塊,
大概不至於這麼震驚。

問題是跑過去的東西比魔術方塊大上N倍,他外面有門有窗,裡面有桌有椅有人。

方形的東西正確來說用是跳的。

總之我們看見的是一個方型的水泥塊狀物以著超高速的動作飛跳過去,然後直直的奔往光明的另一方。

那東西每一跳都發出如震天聲響,嗡嗡回音遠遠傳來。

突然有人拍了我們的肩膀,回過頭看見的是土著,他用一種近乎默哀的表情看著我們。

“同學,祝你們好運。“他說,然後我看見等好戲看的笑,“剛剛跑過去那個,是你們的教室。“

“啊!?“漾張大嘴巴,發出了一個超大的呆滯疑問單音

“哦!“我露出找到新玩具的笑,
發出歡樂帶笑的單音。

“別亂說,他們教室不是那間。“
耳邊傳來的是學長的聲音,慵慵懶懶的像是說著今天天氣很好那種感覺。

我抬頭看了一下,欸哆,風和日麗,的確是一個好日子……

就在漾維持著石化版的吶喊定型不動的時候,一個敲門聲傳來。

就離門口最近的土著拉開門,一個纖細的身影閃了進來。

那瞬間我聞到很重的血腥味,然後門關上之後又立即消失。

進來的人眼熟到不行,就是那位我們以為撞火車應該死掉,卻又找不到屍體害我和漾被學長踹的學姊(自稱)。

“庚。“見到來人,學長站起身微微頷了頷首。

學姊同樣禮貌性點點頭,然後看向我們,“兩位學弟,又見面了“

同樣是柔柔的笑容,像是誘惑人心的聲音,“我是大學部的庚,如果學校中有問題也可以來找我。“

“我是來說一聲,外面排隊都排到走廊外了,多少處理一下吧。“柔柔的聲音這次針對的是蓬毛土著,後者無奈的聳聳肩。

排隊?這間健康中心很搶手嗎?學生居然用“排隊“來等候的耶,
我們居然還在這邊待了那麼久。

突然好像有種賺到了的爽感。

“反正他們又不會跑,等一下又不會死。“蓬毛土著哼了哼。

“放久了會有臭味。“學長不悅的皺起眉頭,然後突然一把抓住我和漾的手往外扯。

“我要帶這兩個傢伙到他們班級報到了,你慢慢處理吧。“

放久會臭?就在我還沒意識到這是什麼意思的時候,學長已經拖著我們,打開健康中心的大門。

“啊啊啊啊啊啊-----!!!!“我敢發誓,豬在被殺那一秒的慘叫絕對比不上漾現在的淒厲慘烈。

中心裡面原本好像還要說些什麼的蓬毛土著和學姊和我立即按住耳朵,以免慘遭魔音傳腦。

不過站在漾身邊、離他最近而且還沒習慣漾的尖叫的學長就沒那麼走運了。

這時學長愣了好幾秒沒任何動作肯定是被慘叫嚇到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給我閉嘴!“等到學長回過神來,他不用零點一秒立即就有了動作。

左手極為迅速陰狠的一巴掌從漾下巴打上來,看起來爆痛的,好險我還沒開始叫。

“唔唔……“漾瞪大眼睛,顫抖的指著眼前的場面。

有看過災難片或戰爭片的人一定會看過一種場景。

長長的道路上排滿一整條的屍體還是已經哀叫不出聲音的瀕死重傷員。

現在映在眼前中的,就是這個, 整個自健康中心開始的走廊上躺滿了屍體。

我嚴重懷疑這裡剛有殺人狂出沒要不然就是剛拍完南京大屠殺的場景。

屍體的死狀很可觀,幾乎什麼種樣子都有,甚至有被壓碎、壓爛到面目全非,看不出原本是什麼的肉塊肉泥。

我想吐,可是直覺告訴我吐了就死定了,幸運的是,我真的忍住了。

然後,“嘔---!“ 一旁的漾吐了。

“靠!“接著聽到的是學長的怒吼,然後學長賞了他一腳,因為漾吐在他身上。

我和漾坐在椅子上,半死不活奄奄一息的癱著。

終於可以翻譯剛剛他們的對話了,所謂的“排隊“,原來是屍體大排隊,真是驚人啊,怪不得會臭。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6-30 12:59:0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八章
“剛開始比較不習慣的人都會這樣,你們看久了就會麻木了。“可能也曾是受害者的學姊笑了笑,用一種過來人的語氣說道。

我想我會加油的,畢竟以漾的衰運和我的跟著一起倒楣的程度,
以後恐怕要常來保健室,非習慣不可。

我開了檸檬水喝了幾口之後,總算覺得噁心感覺平息了許多,不再想把膽汁都給吐出來了。

“餵!你洗完沒?“輔長不知道何時走到浴室門口邊,隨手就用力拍了好幾下,發出很大的聲響。

“我要開始工作了!“他的工作原來是收屍……

我放下檸檬汁,真誠的在心中如此想著。

“※ %$%#%!“原本緊閉的浴室門突然猛力被拉開。

銀髮上還掛著水的學長一開門就對外面的輔長怒吼謎樣的句子。

我直覺他好像在罵髒話,所以不想被聽懂。  

“你們的臉色很不好,是不是還不舒服?“掛在旁邊當英英美代子的學姊好心的這樣問。

廢話,你看到屍體大排隊臉色怎麼會好,不吐到內臟都跑出來才怪。

一想起剛剛那個“大隊“,發酸的噁心感又出現在我喉嚨。

“如果吐出來,我會用剛剛那件衣服塞進你嘴裡。“一邊整理著身上衣物,學長陰冷的拋來如此恐怖的威脅。

然後我和漾立即用雙手摀住嘴巴,死命的就算吞也要把想吐的東西吞回去。

“你要不要回宿舍換備用的黑袍?
“看見他身上換了白色的便服,學姊微微挑眉然後這樣問。

“被……看到不太好。““不用了,
反正這兩個傢伙今天只半天課,
等等報到完我就下工了。“學長看了我們一眼,冷哼了兩聲。

在我準備開始魂遊恍神時,正在整理頭髮要綁成一束的學長突然又移回視線,瞇著紅色眼睛看了漾很久很久。

就再漾快抖到雞皮疙瘩掉滿地時,學長好看的唇形才慢慢移動。

“你嘴巴不痛嗎?說你嘴巴,不痛嗎?“學長瞇著眼睛靠近漾。

我現在有點怕學長因為剛剛被漾吐滿身的事情突然用手捅死他。

“你剛剛咬到是吧。“學長伸出手,畫過漾的嘴唇“痛!“。

我這才想起來剛剛差點打的漾咬舌的那一巴掌。

大概是因為驚嚇過度了,到前一秒他都沒有痛覺反應,現在學長一摸就突然很痛。

“就這種小傷口也叫痛,哼哼。“
輔長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讓我記起有這麼一號明顯遭遺忘很久的人物。

“乖乖,這點小傷還有什麼好怕。
“為了強化漾的信心,輔長發出不明話語。

“別嚇他了,要不今天都沒辦法去新生報到。“還是學姊比較有良心一點 ,坐在原位這樣告訴輔長。

“我才沒嚇他“輔長把漾拋到旁邊的診療椅上,然後隨便抓下一罐藥瓶。

“那個是什麼藥……“

就在他幫漾上好藥,現在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漾的傷痕消失的一干二淨,好像根本沒有受過傷一樣。

我一定要問問是什麼藥膏這麼有效,依照我和漾每日受傷的必須程度來看算是日常必需品了,不知道大量訂購能不能打對折?

“既然傷好了,我就先帶這兩個傢伙去報到。“學長也不問問我的意願就直接揪了我和漾的領子往另一邊走去。

“啊……“我還想問藥膏去上哪裡去買啊!

學長帶我走後門,這裡的保健室還真豪華,居然連後門都有。

原因我不用問也知道,一定是學長不想被漾第二次嘔吐&尖叫攻擊才刻意走後門,真不知道該說他是善良還是什麼的。

就在我為了這個原因感到小小的感動同時,走在三步前遠的學長突然停下腳步。

“啊靠!“嗄?我在罵啥?

哦!我在罵一個該死到不能再死的突然從我們三個人面前蹦過去的教室,因為它整個地面狠狠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害我差點摔倒。

轟隆的聲音像打雷,我這才注意到,學長帶我們走到一個不知道是什麼地方的大空曠處。

看不到盡頭,只看到裡面有好幾個教室到處活蹦亂跳。


※※※


小依努力更新中,望更多留言評論增加動力以及反省進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6-30 15:43:00 | 顯示全部樓層
好看喔~~
期待下一篇
更太快來不及來留言,請見諒...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 06:39:36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九章
(炎的視角)
學長把視線轉到那堆水泥塊狀物,“我找到你們的教室了。“很輕鬆自然的語氣。

“啥?“你說什麼?我們的教室?
哪一個?是跳的最hing的那個?
還是跳過頭快摔倒的那個?

(漾的視角)

“我沒有心情跟你開玩笑。“在我正想笑笑的雲淡風清詢問學長是不是騙我的前一秒,學長已經搶先如此斬斷我唯一的希望之火。

天啊……我這輩子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對不起最多的是我老媽--因為要常常上醫院幫我出醫藥費。

還有我旁邊正努力研究水泥方塊的雙胞胎兄弟--因為他老受我牽連結果一起送醫,但是為什麼要這樣整我!

學長指的那間教室跳得特別凶狠,估計時速應該有一百二,甚至更高,大空地發出最大的聲音奔跑,如同邁向夕陽的熱血青年就是它!

“呀哈哈……“我認了。

反正早死晚死都是死,被火車輾過去被水泥屋壓過去不都是一樣會死……

拖著腳步拉著努力觀察水泥方塊的兄弟要往空地走去,一邊的學長突然一把把我們兩個扯回來。

“你們是想一步上西天嗎!“銳利的紅眼像是刀子一般瞪過來。

“唉唉,反正都要上西天了不差這一兩步。“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有心情開玩笑了!

(立馬抽開自己的手,往後退一大步,炎:要去自己去,別算上我!)

學長又看了我一眼,這次很明顯是硬忍了才沒踹我,“這個下面空地都是彼岸水,下去直通地獄,
也不用去西天了。“

啥彼岸水? 我和炎看著連一點水都沒有的空地 。

彷彿看穿了我們的疑問,學長從口袋掏出了一張紙,“天上飛、影現。“

我看見了那張紙突然飄起來,就在一瞬之間紙張反折了兩折,變成一雙紙翅膀往空地飛去。

“你們的程度還不夠看見彼岸水。“冷冷一笑,學長擺明等著看好戲。

就在我張口想要問這句話是什麼意思的同時,那個紙翅膀拍著拍著就拍進去空地裡面,然後慢慢要往地上停下去。

什麼都沒有的空地突然空間扭曲,然後我看見疑似鯊魚嘴巴的東西在紙翅膀停在地上的同一時間突然“吼! “的一聲把翅膀吞了。

那個很真切的立體音效是怎麼回事……

翅膀消失了。

不過我想,如果剛剛踏上去的是我和炎,現在應該會噴的滿地血,依照生物頻道來推算的。

(炎的視角)

“要去追教室要用這個。“不知道何時手上多了一個衝浪板的學長這樣對我們說。

““……喔,好,我現在去買。““我點點頭和漾異口同聲的說。

“買你們的頭啦!“學長又瞪了我和漾一眼,然後把手上的白色衝浪板拋在空地上,板子在離地三十公分處浮起來 ,酷耶!

“看好,我只做一次給你們看,這個東西要這樣用。“

一腳踏上衝浪版,學長彎下腰從版子上面翻開夾層,立起裡面的三角架,架上綁著一條白繩,學長抓起了白繩正好到腰部處收緊在手掌上,“這樣就可以用了“

我站在原地看著學長非常利落的動作,開始懷疑是不是每天都要踩著衝浪板追教室……

“如果不是因為你們,我才不想用這個醜斃的老古董!“學長對我們發出咆嘯。

好吧,我錯了,至少學長應該不是每天用。

“還不上來。“紅紅的眼睛又瞪了我們一眼。

“我來了我來了!“漾慌張的說。

“我可以自己用一個嗎?“根據我的經驗,等等最好離漾遠一點,
以免出事……雖然不一定躲的掉(從沒躲掉過) ,但還是離遠一點以測安全。

學長點點頭丟給我另一個板子。

一腳跳上沖浪板,那一秒我的確有往下沉然後又給浪花推高的感覺,不過衝浪板比我想像中的穩定許多。

一點也不像去年到海邊衝浪被某個一翻飛海底的白痴,自己翻就算了,還順手把我抓下衝浪板,
一起去探究海底。

結果最後被一拖拉庫救生員撈起來的可恨經歷。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 14:19:17 | 顯示全部樓層
依大大寫的很好耶~
變成雙倍的腦殘XD
學長的煩躁也雙倍了
炎真的會用時速一百的衝浪板飆車……飆彼岸水嗎?
風風很喜歡大大的文喔!
依大大加油!期待下一章!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 18:05:0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呃…不好意思,我想問一個問題(不可以打我,你標題的第二是指雪塵大大的第二人生嗎?那正常來說在月臺的時候教皇就會出來了,不是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 19:32:2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5-7-2 10:59 編輯

是雪姬大大的第二人生沒錯,但請恕小依提醒,教皇住的是花蓮,褚家兄弟住的則是臺中,所以不會在月臺遇到。
另外教皇之後確實也會出現的,不過不確定是多久之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2 08:37:3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十章
“我先告訴你們以免你們搞不清楚狀況,在這所學校裡面每樣有生命的東西都有個名字束縛他,我們腳下的板子也有名字。“

“需要時呼喚它、用完時感謝他是基本使用禮儀。“學長很冷靜的這樣告訴我們,完全不像開玩笑。

嘖!真夠麻煩……

“不要嫌他麻煩,就算是你們被人家拿來用一用之後沒被感謝也會不爽吧!“

也是啦!不過現在的問題是……

““學長……““我嚴重懷疑他知道我在想什麼。

從早上到現在,我覺得自己想的好像都被學長知道得一清二楚。

“我沒興趣窺探太多你們無聊想法。“哼氣從鼻子出來,學長撇過頭

你明明聽的很清楚嘛!!都不給隱私啊!話說漾也是?

“想要隱私這種東西你們就自己努力上進,現在給我乖乖聽好!“一拳砸在我和漾頭上。

不給哀嚎時間學長又開始衝浪板講座。

“這傢伙名字是斯林,另一個叫林斯,用之前要這樣說:“請給我水上奔馳速度,斯林,奔跑吧。“

在學長如此說完之後,衝浪板突然像是被石頭打到發瘋的野狗不用半秒就衝出去。

“哇塞!啊!等等我!請給我水上奔馳速度,林斯……慢跑吧。“我一念完馬上就跟著以慢了好幾倍的速度衝出去了。

“呀啊啊啊啊“前方十二點鐘方向傳來淒慘的叫聲,清楚指引我目標位於何處。

好險我比較晚出發,不然大概又要魔音穿腦了……

“看好,那間是你們的教室。“追上已經追在巨大水泥塊後面的學長對我和漾這樣說。

看到跟別的差不多一樣的水泥塊在前面轟隆轟隆的跳,我懷疑我的辨識能力很差,連教室都分不出來。

“就算你們是笨蛋好了,每間教室都有門牌,除非你們是眼殘才見不到。“學長傷人的冷言飄來。

我清楚明白的看見奔跳的教室上……掛著門牌,隨著跳躍動作晃來晃去。

上面寫著:一年級、C部。

“學校是按照異能能力分班。“

喔!也就是說其實我和漾的能力不差,數字基本上蠻……

“每個年級只有三班。“學長隨後補上。

……前面的。

“……“學長,多讓我開心一下會死喔!你有必要如此狠心嗎?

“哇啊!““靠!““哇咧!“

就在我們三個要靠近教室門口時候,教室突然緊急煞車,然後立即回頭往後跑。

“該死的傢伙!“學長也不遑多讓,煞車穩住不用一口氣,手上繩子用力縮緊整個衝浪板立刻一百八十度大掉頭,快到漾整個差點被甩出去。

此時此刻我無比慶幸我是自己駕駛的。

(漾的視角)
我們又重新追在教室後面了。

“餵、你們聽好,這裡的每間教室都有名字,只有正確叫對名字,
它才會停下來讓你們進去。“學長控制好速度之後,轉頭過來對我和炎說。

“我我我我我知道了……“我發出抖音。

“誒!是喔!“炎一副要聽不聽的說。

嘆了一口氣,於是學長開始說話“記好了,這間教室的名字是: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

落落長一串,有聽沒有懂。

“啥?“你說啥? 完全聽不懂。

剛剛那個是人類的語言嗎? 那長長一條的文字是什麼?

目前學長的表情很清楚的寫上如果再叫他說第二次他會把我丟下衝浪板的意思。

我沒有勇氣對教室喊出口,可是我想先弄清楚一件事情。

“那……如果名字叫錯會怎樣?“
炎提出了個很重要的問題。

“不會怎樣。“學長的答案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過了不久,某位不認識的同學為我們親自做了叫錯的示範,原來叫錯會……被教室碾爆!

有一種……哀默大於心死的奇妙感覺。

突然知道了,保健室外面被壓爛的屍體怎麼來的。

“學長。“我認命的硬著頭皮喚了喚他。

“對不起我完全記不住。“

我寧可被學長踹死,也不想被教室碾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3 06:52:00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6-5-19 00:24 編輯

第十一章
(漾的視角)
“誒……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剩下我忘了“炎歪著頭說。

鬼!你是鬼!那落落長的一串你怎麼記得住將近全部!你不是我哥哥嗎!你應該也是人才對吧!

這不合……好像蠻合理的,憑他上次會考沒看書就考的到正常分來看。

(炎的視角)
“我先示範給你們看,你們最好不要是被壓死的那個,這樣帶你們的我會丟臉。“

學長一扯繩子,衝浪板往右側滑去,貼在教室門旁邊奔馳。

“布里德阿卡巴兒達達西納西諾阿那C古卡,再不停下來我就拆了你!“

啊!我漏記的原來是C古卡!

就在學長發出最後警告,教室突然震動了兩下,看起來像是抽筋一樣抖了抖,慢慢的停止不動。

“這樣就可以了。“ 教室門突然敞開,在我努力把漏掉的三字補充建檔時。

前面的學長不知道什麼時候繞到後面把漾和我一腳踹進去教室,自己也跳進來。

“啊!“我連忙轉頭,還記得學長的交代 “林斯,謝啦~“如果是在正常的世界一般人應該會覺得我起肖了。

因為我對一塊衝浪板道謝。

“好了,快給我去位置上。“學長揪著我和漾的領子往內走。

然後教室門緩緩的關上,就在門扉合上的瞬間,我聽見了聲音。

“不客氣~歡迎下次光臨 ~“ 妙齡女子和中年男子的聲音同時響起

奇怪,我好像聽到什麼……

踏入教室之後,我原本準備好接受第N次的驚喜洗禮。

不過很意外的是,教室裡面……空蕩盪,小貓兩三隻。

“人咧!“一旁的漾發出疑惑,學長看看手機上的顯示時間,嘆了口氣,“差不多回去了。“

也就是說我們完全遲到了,連老師的一面都見不上,嘖!我還挺好奇老師是什麼人的說,都是漾和學長的……開玩笑的,學長別瞪了好不好?

教室的最後面角落坐著一個女孩子,打從我們一進教室就一直目不轉睛的看著學長。

不用幾秒之後,女孩的臉上浮現某種崇拜跟紅暈。

話說裡面跟外面的狀況相差還真大,原來教室裡面是如此平靜。

我現在才注意到,教室跳的連窗戶外面都是驚人的上下彈景色,
可是教室裡連點晃動都沒有,像分離出來一樣,真好玩!

“學、學長。“女孩湊了過來,手上抱著一份公文夾、裡面夾著數十張的紙頁,“你帶新生過來報到嗎?“

我打量這個女孩子,白白淨淨的、比我稍小半個頭,及肩的發燙了可愛的小娃娃卷後稍稍挑染金色,很讓人注目。

“嗯,庚有先告訴過你吧。“完全忽略期盼眼神的學長隨口敷衍了兩句,“點名都已經結束了嗎?“

“嗯。“女孩用力的點頭,完全看得很出來她愛慕學長。

可惜偏偏就是看上學長,基本上應該沒望了,真可憐……

在此同時,我赫然想起學長會偷窺別人的心聲!

“我說過我沒有太大的興趣偷窺你們!“前面拋來陰狠的一句話。

那你幹嘛聽!很煩耶!我需要有思想自由與隱私ok?

“那個報到都已經結束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家了。“漾怯怯的說 。

“老師有交代要兩位同學把這些資料寫好。“女孩漾開甜甜的笑。

從公文夾裡面抽出幾張紙張,大約是些學生基本資料調查之類的

“寫好之後我會送去老師那邊。“

有三秒鐘時間我被甜甜笑容給融化了。

她笑起來挺可愛的……

“別發呆!“一記重拳砸在腦袋上伴隨冰冷的言語,我馬上被凍醒回到這個神奇又變態的異世界。

“我寫、馬上就寫,馬上寫。/好啦!寫就寫嘛!凶什麼?…好痛!“在惡狠瞪視和拳頭之下,我和漾連翻出原子筆開始填寫資料。

“原來兩位同學的代導人是學長,好羨慕喔。“女孩開始跟學長攀談起來,看來他們多少有點交情

“啊啊,是學校臨時換的,不然我本來已經不接代導人的事情了。“
邊瞄著我和漾正在寫的字,學長邊回答。

代導人?那啥鬼?



※※※



好像斷的怪怪的,不過家裡系統打字量極限就這樣,以前就打好了也不想改……

總之請大家走過留痕跡,不要只是當路人……

雖然當過很久路人的小依很沒資格說就是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