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92章

[複製鏈接]
發表於 2015-7-16 18:52:36 | 顯示全部樓層
我也有在看,
很好看喲,只是有點懶得打字所以都沒留言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7 13:23:3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五章
“那我要怎麼用?“我把玩著那顆紅豆,有點好奇。

“像這樣。“喵喵從她脖子上的項鍊上取下一個豆……珠子,黃綠交間的色絲,像是水彩落水。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請讓學習者見識你的魂“雙色珠中同樣有一個看不懂的文字,然後慢慢發光。

我看見光芒像是小球般急速的轉動自珠子裡浮現出來。

一個巴掌大的小人就站在喵喵的掌心上,“這個就是我草原屬性的夕飛爪的精靈。“然後精靈噗的一聲又消失在空氣中,變回豆子。

“要喚出幻武兵器之前,必須先為他設定一個形體、然後用血與他打成契約,這樣精靈才會與你回复簽訂契約。“

設定形體?

“要怎麼設定?“我看著紅豆,非常不明白怎樣使用。  

“用你的心去設定他。“

……去他媽的什麼鬼答案。

“漾漾,炎炎,我們班也有幻武兵器的使用高手,等等他來的時候我再幫你們介紹。“喵喵拍拍我和漾的肩膀咧著笑容。

“幻武兵器比爆符還要難學很多,沒有人一開始就很會用的。“ 我知道她在安慰我們。

“我明白,謝謝。“漾回答。

“我會努力的啦~“我要變強!我絕對不要被學校的……幹掉,而且我要保護漾。

就在我們三個對豆子各有了解時,教室門又傳來唰的一聲。

進來一個四眼田雞。

“早。“四眼田雞先開口。

那是一個帶著黑框眼鏡的四眼雞,黑髮黑眼外表沒什麼特別,瀏海長長的快要蓋住半個眼鏡,看起來有點陰森,標準版書呆子。

“千冬歲早。“喵喵顯然與眼鏡仔有認識,高興的對他招手,“這個是漾漾和炎炎,那天沒有來報到的新同學。“

在自己的座位放下書包後,眼鏡仔慢慢走過來然後站在我們旁邊開始上下打量我們。

“代導人是黑袍的那兩個新生?“
厚重的眼鏡後面露出有點訝異的神色。

“我還以為應該是很厲害的傢伙,看起來也不怎樣嘛。“

“讓你失……唔“。

“同學你好,我是褚冥漾,這是我的雙胞胎哥哥褚冥炎,請多多指教。“漾一把捂住我的嘴,然後開始打招呼示好。

“漾你幹嘛啦!我們是第一次進到學校的人,之前完全沒有到過這個世界,以後就多麻煩你們啦~“我好不容易掙脫開後附註到。

“防你亂講話,別以為我聽不出你剛想說什麼話。“漾回答。

(漾漾心中os:為什麼你每次都會講出我的真心話!!)

漾你怎麼這樣!為什麼篤定我一定會亂講!
……好吧,我之前亂講的次數確實不少。

“漾漾他們是完全的新人,入學時候才知道我們的事情。“喵喵繼續幫我們附註。

“對了,萊恩他是幾點的車?學長給了漾漾和炎炎幻武兵器,我本來想請萊恩教他們使用的說。“

“萊恩今天有工作會晚點到。“回答給喵喵之後,眼鏡仔又轉回我們這邊。

這次他的興趣明顯提高了,“你好,我叫千冬歲、雪野千冬歲。 “

“千冬歲的祖家是日本來的,所以姓一直沿用,不過他現在住的地方差了十萬八千里。“喵喵不知道為什麼頗高興。

“他們家近期也開始投入跟我們一樣的工作,千冬歲是第四期了。“

又是家族者是嗎……

“別擔心,學校的基礎課程都是從頭教起,如果有那個潛質可以被學校挑上,就一定可以學會。“

千冬歲這樣告訴我們,語氣大致算是很溫和,大概是不錯相處的人。

“等等你們會見到萊恩,萊恩是從國小才開始入讀學校,在之前他也跟你們一樣什麼都不懂,不過現在他算是最會使用幻武兵器的人,還有很多高年級或老師會請教他關於這方面的問題。“

了解,反正就是有先例,到時找他詢問,拿exp就能更好變強是吧!不過這學校這麼危險(好玩)……

“我還不是很懂學校……“漾小聲到像自言自語的音量說。

“漾漾你們不用擔心會死掉啦。“
喵喵立刻就看出我們的顧慮。

“你們不是已經見過提爾輔長了嗎?在這學校裡面就算死掉的話,
醫療班也會馬上幫你們復活。“

復活?說起來,我聽過學長講了同樣的話。



※※※



好險好險還是有人看,不然只有小依每天更文更的很歡實在很怪……
反正看過的人有空1拜託留個言讓小依心安一下,
然後目前因為小依存稿還蠻多的,所以基本上是日更。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7 22:54:57 | 顯示全部樓層
來留言~~有在看~
大大安心更文八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18 02:15:3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加油喔!!
我很喜歡炎炎這個角色呢!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8 07:41:49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六章
“這個學校死亡率很高,卻沒有真正“死亡的人“。“千冬歲拿出一個筆記本,翻了翻。

“聽說在創校時董事們跟各界簽立契約,只要是在學校死亡的人都可以復活,但只限定學校裡面,
踏出學校如果死掉,就沒辦法了“

“哦!“那之前走廊的死屍大排隊是等著被復活嘍 !死了會復活,而且學校還有一堆有的沒的,感覺好像在玩真人版電玩,真有意思!

千冬歲把他的筆記本借給我和漾看,“現任醫療班全部都是鳳凰一族的人手,有死而復生的能力。“

“聽說像提爾輔長這種厲害的就算不在契約保護內,只要別死得太離譜連灰都不剩,他還是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讓你重生。“

騙人!太扯了!那個土著居然這麼強,完全沒辦法把人跟能力畫上等號。

“喵喵也是醫療班的人喔!“一邊的喵喵突然舉手插話,“漾漾,炎炎,我可以很快幫你們治療。“

醫療班?鳳凰族的? 可是……

“你是醫療班……鳳凰人?“漾懷疑的看著她,後者用力點點頭。

“你的家族座騎是貓?“我接著問,喵喵又點點頭。

“……“ 然後我就無言了。

難道不知道鳥不能跟貓養一起? 不怕被吃掉是不是!

“我可以告訴你們為什麼。“千冬歲推推眼鏡,發出精光一閃。

“因為千年前貓王吃掉鳳凰族的人,所以被鳳凰詛咒,現在你們才會看見貓載著鳥跑。“

是喔!原來如此,這就是所謂嘴賤的下場。

“我跟蘇亞是好朋友啦!“喵喵追著千冬歲打。

就在兩人打鬧的時候,不曉得為什麼我突然感覺到背後很冷,像有冰塊往後腦砸來的感覺。

Q:如果有冰塊要砸你,躲不躲?

A:我絕對躲!

我立刻條件反射偏頭躲開,管他後面到底有什麼沒有什麼。

然後,我看見一隻手,一隻不知道什麼動物的獸爪,而且大小幾乎快要比我腦袋大了。

“哇啊!!““靠!!“

聽到我和漾的叫聲,本來打鬧的喵喵跟千冬歲同時停下,““漾漾!炎炎““喵喵第一個跑過來將我們拉走。

回過頭,我才看見那隻獸爪並不是野獸,而是一個跟我年紀應該差不多大的人。

那個……同學穿著學生製服,可是就是很不良少年那種樣子,制服穿的很隨便還踏著夾腳拖。

我敢打賭他是會穿那種夏威夷衫的台客。

“同學早啊。“

穿著夾腳拖鞋的人開口,流裡流氣的口音,短短的頭毛用髮膠豎起來還噴上五顏六色的詭異鮮豔色彩。

看起來就是很……難以形容的妙。
那隻獸爪黏在他手上,好像在什麼地方看過。

對了!是獸王族!等等,獸王?那是什麼?

“開學的小混混。“看來千冬歲對這個五顏六色的沒什麼好印象 。

下一秒,我體會到為什麼C班是最後面的了。

“書呆子,你找死嗎!“五彩雞頭的獸手震動了半晌,然後幾秒之後萎縮成人類的手臂。

“對於先動手者,我有完全理由可以回報。“左右都看他不順眼的千冬歲顯然是在挑釁,他沒有外表那麼乖巧沉穩。

我現在是不是應該……去找包爆米花,然後退遠一點準備看戲呀。

“要打就來啊!“ “誰怕你。“

“不要打!“漾突然衝進那兩個隨時都會幹起架的人中間,用力閉上眼睛。

就是說嘛!你們打起來如果教室不爽把我們抓出去壓怎麼辦! 我不要被教室壓爛復活。

(漾:你剛不是還說要找爆米花嗎,怎麼換了?)

眼鏡仔跟五彩雞頭看見漾衝進來一愣,兩個人都沒有動作。

“就連一個不懂術法的人都知道教室不能打架,你們要打就出去外面打吧,頂多被護衛處理掉。“悠悠的聲音從另外一邊飄來。  

奇怪,她什麼時候來的?聲音來自一個女孩子,她有褐色的長發,跟褐色眼睛,看起來很文靜的那種女孩。

“如果你們要打,身為班長的我應該也不能坐視不管。“

班長? 看來新生報到的那天連幹部都已經選好了,太好了,不用擔心被陷害了,不過也蠻可惜的,不能陷害別人。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19 07:08:53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七章
“歐蘿妲,早安。“喵喵對那班長少女打了招呼。  

“早安,喵喵、千冬歲,還有漾漾和炎炎。“被稱為歐蘿妲的女孩彎起漂亮而優雅的笑容,讓人感覺很舒服。

“漾漾和炎炎那天沒來應該還不曉得,我是C部的班長,歐蘿妲蘇凱文,若是你們在班上發生問題了,就來找我吧。“

“好、謝謝。/ok!我知道啦!“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就記下嘍 ~

“漾漾和炎炎都有手機吧。“歐蘿妲彈了一下手指,瞬間我就看見兩隻手機出現在她手上。

奇怪,那兩隻手機為什麼異常的眼熟,不就是我和漾的手機嗎!

“喵喵也要輸入!“蹦過去歐蘿妲身邊,喵喵嚷著要把自己的號碼輸入我們的手機。

“把我跟萊恩的順便也記下去吧,
對你們有幫助。“千冬歲這樣說,
然後坐回自己的位置。

他的位置跟五彩雞頭有差幾排,
兩個人不時還會互瞪,看起來很有好戲看……口誤,是異常危險。

“我一起幫你們都記進去,漾漾,炎炎,如果有事的話直接找我們也可以,我們會盡量幫你們忙的。“歐蘿妲又是一笑。  

幾人個在那邊玩了一下之後,歐蘿妲又彈了記響指,然後手機就消失了。

我摸摸口袋,手機又自動回到我身上了,這招也不錯用,我很想學起來。   

※※※

七點之後同學陸陸續續來了, 大部分都是不打招呼就靜靜的在自己的座位上做自己的事情。

打過招呼之後喵喵也回到她座位上,班上很安靜。  

我覺得這個班好像沒有很好相處,很多人私底下都瞪來瞪去,看起來隨時會開祭典(大亂鬥)。

尤其是五彩雞頭,他很顯然的被很多人是為眼中釘,四周都有人跟他對瞪。

唰的一聲門被拉開,走進來一個我覺得應該不是學生的人。

“各位同學大家早。“

看起來應該是老師,四周原本在各做各事的人都紛紛抬起頭。

“看來今天還是有很多人遲到啊“
老師看著還有三分之一的空位,
呼了口氣。

他長的有點粗曠,有外國人的輪廓,光溜溜可以反光的腦袋上刺了奇怪的黑色圖騰,身上穿的是龐克風的衣服頗像幫派的打手。  

“相信大家第一天都看過我了,我就是你們到畢業為止都會見到的班導,以後每天早上早自習見面禁止在班上、校園打架浪費醫療班資源!“

“沒有問題的話就這樣。“班導拍了拍手,很響亮的聲音迴盪在教室裡面。

“附帶一提,我還兼任異種學,有選到的人就算你們好狗運,沒選到的人就給我多注意,老師的課居然敢不選,皮給我繃緊一點!“

唉呀呀!那門課我沒寫在選課單上,因為剛好和別堂課卡到……

※※※

(漾的視角)

“我沒有選修喔~“繼喵喵和千冬歲之後一個懶洋洋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順著聲音望去,老天!不看還好,一看嚇死我。

聲音來源既沒有舉手也沒有起立,而是一手撐著頭,悠閒的攤在位子上,還嘻皮笑臉的,而且還帶有一絲不懷好意的眼神,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的是,我認識他,不僅如此,我從小到大還天天和他見面外加和他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炎!你活的不耐煩啦,竟然敢學他們那些非人類承認,你只是普通人類耶!

班導看了炎一眼,“你……沒有選就算了!“

好險,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不過幸好老師沒跟他計較。

我有的時候還真是搞不懂炎到底是天生腦袋少根經還是膽子長太大顆……

※※※

(炎的視角)
老師擊了一下掌,把大家的注意力轉回去。

“C部一直都是學校最難搞的班級,現在你們老師我看了也這麼覺得,不過放心好了,老師我不會對你們示弱的,讓大家一起發揮你們的青春活力吧!耶!“他握拳,朝天花板用力的一揮。

奇怪,感覺好像少了什麼……啊!
對了!是夕陽。

這老師挺有趣的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20 12:48: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八章
“萊恩是個怪人。“

上午九點左右,因為剛開學第一天不用上課,到中午十二點就可以各自回家,所以這段時間是開放到專業教室去看看的自由時間

在這裡是資深老鳥的喵喵與千冬歲拖著我們兩隻菜鳥轉了幾個迴廊之後,進到學生餐廳裡面。

餐廳非常大,大得好像可以裝進上千個學生,比我們以前學校的操場還要大的多,四周還可以看見有同樣偷閒的學生落坐談天。

這裡面裝飾像是熱帶雨林的溫室,四周都是熱帶的植物擺飾,還有變色龍在透明的挑高天花板爬來爬去。

餐廳中間有一個噴水大水池,水池中間有個人魚雕像。

我們在噴水池的附近坐下來。

“有時候不跟他說話他就很像會飄鬼火也不太搭理你,不過如果看你順眼的話,就會變得很多話。“

趁著千冬歲去拿東西的時候,喵喵這樣告訴我們,“不過他也蠻好相處的,所以漾漾和炎炎你們不用太擔心。“

飄鬼火?怎麼飄?聽起來好炫喔!
可以請他教教我嗎?

“千冬歲跟萊恩是好朋友兼死黨,
有問題兩個都可以問,他們都會告訴你們。“喵喵又補充一句。

“請問一下,雪野家跟五……不是,跟那個誰誰誰的家有過節嗎?“
漾突然問。

我敢以吃我最討厭的漾最喜歡的超甜甜食打賭漾他剛剛一定差點講出五色雞頭這個綽號。

“已經有人告訴你了啊。“喵喵挑起眉,確認朋友正在點餐時候才轉回過頭,一臉正經的看著我們

“你們別隨便跟千冬歲提到這件事情,他會發火。“

我和漾點點頭,“我明白。/瞭解啦~“

喵喵坐正身體,呼了口氣,“雪野家是預言之所,而他的家族傳說在遠古時是大神的後裔,至於哪個神,因為是人家家族機密,等千冬歲願意告訴你們自然會說“

神族後裔的預言之所?

“然後很像不良少年的那傢伙所在的羅耶伊亞族是非常惡名昭彰的暗殺家族。“

預言之所跟暗殺家族?我好像有頭緒了……

“難不成是因為……?“同樣有答案的漾猶豫不決的說。

喵喵很沉重的點頭,“千冬歲的祖父還是死在不良少年他老爸的手上,因為有政客出了天價要他祖父的命,所以他們家就接這個工作。“

家族恩怨嗎?還真老套……

“喵喵,過來幫我拿一下。“千冬歲發出叫喊聲,喵喵響應好之後就立即離開了座位蹦過去。  

看來他們點了很多東西。

我有點擔心我的錢包,算了,反正之前才有一筆很高的收入。

我看見兩個人拿了比山高的食物,正起來想過去幫他們,轉頭想和漾說一聲。  

一轉頭,漾跳往左邊一步,又往右邊跳一步,左跳來右跳去的不知道在幹嘛。

仔細一看我才發現,漾往左邊跳,旁邊的人魚雕像的眼睛就往左邊轉,跳邊右他也往右轉。

老實說如果沒注意到人魚雕像的眼睛,我可能會以為漾被不知哪路鬼神附身,準備從學生轉行當乩童了。

我連忙回想學校手冊中有沒有關於人魚的事情。

就在我腦袋快要運轉過度開始當機時,我看見一隻在天花板攀爬的變色龍摔下來,掉落在人魚頭上。

案件就這麼發生了。

人魚突然瞪大眼睛,咧了嘴就將落下的變色龍吞進去。

前後時間沒有兩秒,就像看見食人花吞獵物那種片段,不過不是影片而是現場直播。

奇怪?為什麼雕刻品有牙齒 ?而且還意外的銳利的呢!

話說發生殺人(吞變色龍)事件要報警嗎?

※ ※ ※

“吐出來。“

我聽見有人說話,就在我和漾身邊。

“吐出來,不然別怪我出手。“一個人不曉得什麼時候站在我們身後,語氣陰森的對著雕刻說。

他看起來像流浪漢,應該是全新的製服穿在他身上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變成一團壓爛皺巴巴的醬菜

灰藍色半長的發整個披散在他身上,亂七八糟的完全沒整理、半張臉都給蓋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21 12:30:0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十九章
流浪漢瞪著死不肯把變色龍吐出來的人魚。

“與我簽訂契約的物,讓吞食者見識你的勇猛。“

流浪漢不用一秒就把幻武大豆掏出來,完全不打算繼續交涉下去。  

那是黑色的幻武兵器,看不出屬性,玄黑上面刻畫了金圖騰與紋路的雙刀。

一看見警方(流浪漢)亮傢伙,綁架犯(人魚雕像)立即解放(張開嘴巴吐出)人質(變色龍)。

咚的一聲差點被撕票(消化)的變色龍摔在水池旁邊,然後趕緊逃走。

然後流浪漢才把傢伙給收了。

※※※

(漾的視角)
“好~吵~啊~“

很緩慢的聲音,是好多好多人組合在一起。  

“這種地方哪能吃啊啊啊!“ 天啊!救命呀!我快精神崩潰了!

目前所在位置為不知為何出現在學校裡面墓園,而且四周還飄滿了不明鬼火。

原因是流浪漢找我們來吃飯順便湊任務的數。

而流浪漢正在我旁邊吃著餡料不明的飯糰。

順帶一提,我那位不知是適應力太好膽子太大,還是腦袋少太多根經導致無法感受到危機的雙生兄弟正在用不知哪撿來的樹枝努力研究(戳)鬼火。

(炎的視角)
“你~們~是~哪~方~無~知~小~輩~“

眼前的鬼火球正以詭異的聲音說話,很慢,平均七秒鐘一個字。

“要不要來一個,餐廳的綜合飯糰很搶手的,每次一出來不用五分鐘馬上被搶光。“流浪漢無視聲音,把一個閃閃發光的螢光綠色飯糰塞到我手裡。

“這個蔬菜飯糰很營養好吃喔,是五大飯糰的第三名。“

哎呀!原來這個人是飯糰偏執狂嗎?

嚼嚼嚼……誒!這飯糰真的不錯吃耶!

“竟~敢~擅~闖~禁~地~“

“唉……這位同學,放著不理他好嗎?“明顯被聲音弄得有點發毛的漾問。

嘛!畢竟四周的鬼火已經將我們團團包圍起來了。

流浪漢扇扇手,“放心,通常鬼火講完整段話大概要等十幾分鐘,
放給他慢慢去講好了。“然後他拿起第三個飯糰。

是嗎?那我就放心了。

(漾:不是這樣吧!)

突然周圍的鬼火像是發飆似的開始狂爆火。

喔~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燃燒生命之火?太驚人啦!

“我們就開始吧。“流浪漢這樣說著,然後從口袋抓出一條項鍊。

我看清楚了,是各式色彩的幻武兵器。

※ ※ ※

(漾的視角)
流浪漢出手時,我根本看不清楚他究竟怎麼動手。

只是一陣風過之後,那些鬼火已經消失了。

“啊!都不見了!我還沒研究(玩)完耶!“

“這樣就解決了?“無視一旁哀怨不能繼續戳鬼火玩的炎,我看著空空曠曠的墓園,現在一點聲音都沒有了,只剩下風還不斷吹著

“怎麼可能。“流浪漢取下的項鍊中的紅色寶石豆子,那上面參夾了些許的黃。

“與我簽定契約的物,讓襲擊者見識你的狂。“

我感覺四周的氣溫好像提升,然後聽響亮的聲響沒入地面。

一付血色的雙刀插入地面,像是冒著狂燃的火焰。

“螣火,來吧。“從口袋中拿出了一條細繩子,流浪漢將披散在後面的灰藍亂發紮起成小馬尾。

因為他背對著我,所以沒有看見他的臉是什麼樣子,“再來打開妖靈界把墳場丟回去是關鍵,你們要小心一點喔。“

等等! 他說打開什麼丟回去?

“我們可不可以先離席?“為什麼莫名其妙被拖來墳墓還要看什麼鬼界的大開放,真是夠了。

“不可以,你們現在踏出墓地範圍就會被妖鬼攻擊。“流浪漢背對我和炎,很正經的說。

“我已經在四周布下三層結界,現在出去很容易被當成目標物。“

是喔,那到底是誰把我們弄進來的啊!

我有一種想把爆符塞進他嘴巴讓他爆的慾望。

“再等一下,要等破空間的人來“
按著刀柄,戒備中的流浪漢這樣說。

還要等誰?

一股煙擦過我的身邊。

唉?好眼熟的景象?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7-22 02:58:42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是日更嗎?
速度真快呢!!
加油喔!很好看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7-22 12:28: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三十章
“嗨,瞳狼。“流浪漢熟稔的打招呼,仍沒回過頭,因為眼前已經有一團不明黑物正在聚集。  

鬼娃猛然出現在我們面前。

“敬安,白袍,吾家帶來邊界破壞者的消息,請再等待一會兒,他被突來的事情延誤了。 “站在前方的鬼娃說。

“好,我知道了。“流浪漢這樣響應。  

邊界破壞者?

“請褚冥漾和褚冥炎站著原地別移動。 “看了我們一眼,鬼娃猛然從懷中掏出一張白色符紙。

神奇的是、他的手居然沒有從長袖裡面伸出來,就這樣隔著衣服抓,而且連掉都沒有。

哇塞!鬼娃你這哪招,太強了吧!

“流動的時間,在光與影使役之下,連接於你的起點。“

白符乍然出現一條金色的光絲,
筆直連結到流浪漢正注視著的那慢慢產生的黑霧中央,然後被吞噬見不到底端。

“妖靈界的地標確定了嗎。“流浪漢看著那條金色的直線,然後我聽見他好像小聲的念了些什麼。

然後他揮出其中一把火紅的刀貼在在線,“奔騰吧,螣火焰風。“
然後金線瞬間著火,熊熊烈火直接劈往黑霧。

我聽見聲響,一種悶悶的聲音,從我所站的地面傳來。

“請問一下你們兩位在幹嘛嗎?“ 明顯懷有巨大疑問的漾提出了問題。

(漾:不然你就沒有疑問嗎?炎:……)

“吾家正在將妖靈界的道途連接至此。 “鬼娃如是說。

“我要將那條路劈廣一點,等等一舉結界打破之後才可以把這麼大的墓園送回去。“流浪漢如是說。

““……““連結?送回去?

“等到結界破壞者來之後才能打破結界。 “鬼娃指著黑霧這樣解釋。

“我們所做的是要將兩地道路連結,如此一來才不會在運送過程中到路突然斷裂。 “

我盯著那團不斷變大的黑霧,不曉得為什麼心中突然出現一種很不妙的預感。

如果所謂道路就是回去妖靈界的道路,那……那邊的東西也可以過來嗎?

不會吧……應該。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覺得有可能。

就像小說漫畫和遊戲,這時候黑霧中應該衝出一坨妖魔,然後主角們奮戰到屍橫遍野直到其中一方血槽見底,全員陣亡的劇情。

就在我努力做著腦部運動以免大腦僵化時,不知道是不是睡眠不足以至眼花。

我看見黑霧狠狠震動了一下,然後鬼娃也震動了一下。

“怎麼可能!?“

流浪漢發出不敢置信而訝異的聲音,“不可能、應該不可能。“

還來不及思考他在可不可能什麼,我聽見獸性的呼喚,口……腦誤,我聽見野獸的吼聲,從黑霧傳來。

“登“的一聲,連結在白符上的金絲崩斷。

豁然抽起另一把插在地上的紅刀,流浪漢往後跳了幾步擋在我的身前。

“該死,出問題了。“

啥?問題?怎麼了嗎?

“現在開始,你們不要離開我身後。““進入最高警戒。 “鬼娃突然浮高一段距離,“第一要務是保護“

保護什麼?人?墓園?還是……

地面猛然狠狠一陣晃動,轟隆聲響由遠逼近,整個地面都在顫抖

墓碑倒塌,然後躺在地面被震成粉碎,揚起的灰粉被風吹起,整個墓園變得霧濛濛的難以呼吸。

“哇咧!咳咳,……“吸進了一口粉霧的空氣,我整個都嗆到,喉嚨整個不舒服到極致。

突然四周再次安靜下來。

“無~知~小~輩~“雷轟般的巨響緩緩傳來。

哇哇哇!魔王Boss出場!

也就是說我們不知不覺已經到達最後一關了呀!我怎麼不記得我會快速通關的技能呀!

在我們的視線中出現了一隻半腐潰的手,大約有一個人那麼大,
連著紫黑色滴著血的臭肉掌心從黑霧的另一頭抓住了黑霧四周。

“來自通道的妖靈鬼。“那一秒,流浪漢的側臉可以看見的唇角,彎起來。

靠北,他在笑? 有什麼好笑的?

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人,站在墓園的入口。

“真是一個浩大的場面啊,你說對吧,萊恩。“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