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92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5-8-10 12:33:31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三章
(炎的視角)
“不過住宿算蠻近的,所以周末我還是會回家。“漾默默的說,我想若不是貓公車他一定不會去住。

“我還以為你們要說你們假日要打工不回來。“姐喝著茶,漂亮的眼睛瞄了過來。  

“我是有此打算沒錯呀!不過還沒找到就是了。“學長還沒幫我找有沒有我這種程度可以完成的任務。

我將行李箱的拉煉拉起來。

實際上我帶的東西不多,製服、
外套,幾件衣服跟幾本小說和筆記本之外也沒什麼了。

就算那邊再怎樣特殊,日常用品應該也可以買的到,而且學長也說過棉被枕頭宿舍都有,叫我們可以少帶就少帶。

(漾的視角)
“漾漾!炎炎!“媽的聲音從樓下傳來,“有人找你們!“

有人找我們?

我拉著明顯懶得下來,想叫我代他下來看的炎跑下樓梯,看見老媽一臉曖昧。

“唉唉,你們這兩個小子蠻吃的開的嘛。“她用手頂頂我,笑的很詭異。

這個笑我認得,上次喵喵來她也笑成這樣。  

我連忙沖向玄關,那邊站了一個人,不是喵喵。

他穿著一般休閒襯衫下面是牛仔褲,上面一頂鴨舌帽把臉蓋去大半,可以看見的就是皮膚很白的下巴跟綁成一束的長黑髮。

誰?我腦袋刮了一圈,想不起來認識這個人 我媽還躲在後面偷看

“呃…/學長?你動作真快!“炎眨眨眼,說出個令人驚嚇的答案。

“收拾真久。“那個人比我還要快開口,然後他拿下帽子。

我瞪大眼睛,嚇到。

帽子底下真的就是學長的臉,他居然染黑髮了! 見……痛!

啪一聲帽子砸在我臉上,我更確定他是學長。

然後至於炎怎麼認出來的,這我也很好奇,大概又是他的爛直覺吧!

話題扯回學長,他連眼睛都是黑的,少了紅色那種瞪人的魄力。

“想讓你們全家都對學校的人好奇是嗎!“他壓低聲音揪著我和炎的耳朵說。

我懂了,他在偽裝,像變色龍配合環境。

“變個頭。“學長把手移開站好,
然後向我老媽禮貌的行了禮。

“伯母您好,我是褚冥漾和褚冥炎學校的學長,來幫他們搬東西。“

老媽立即跳出來,不過我覺得她有點失望,因為學長不是學姊。

“漾漾和炎炎的學長喔,還來幫他們搬東西,我家小鬼還真是麻煩你了。“

老媽很快的就重拾心情,咧了笑容,“吃過午餐沒有,阿姨現在正在煮東西喔,要不要進來坐?“

學長勾起了笑容,不過在我看來是商業性的笑容,就和炎在心裡有鬼時會露出的一樣,敷衍的假笑。

“不用伯母麻煩了,我們外面還有一位開車的人在等。“然後,他瞄了我一眼。

“是啊老媽,那我和漾先跟學長去宿舍了,午餐我們外面吃就好了。“炎露出和學長不同,但同樣敷衍的笑容說。

我們急急忙忙的抄了準備好的行李穿好鞋子就跳下玄關,“你跟爸還有姐別太想我們。“

只是我會想你們,我會想我溫暖沒有精神壓力的家。

“路上小心喔!“

我聽見老媽這樣說。

※ ※ ※

那天的天氣很好。

跟著學長一走出家門就看見一台白色休旅車停在我家門口。

幸好不是野貓車,我偷偷慶幸了一下。

“哈囉,同學!“

座位上的是輔長,駕駛座位上的居然是輔長!那個蓬毛獅頭!

學長轉過頭,我明顯聽見噗哧一聲,他居然偷笑!

“快上車吧。“他拉開後車門把我和炎踢進去,然後自己坐到副駕駛位上。

沒想到這台車還蠻普通的,內臟什麼都沒有,幸好幸好。

我好怕一上車出現車內臟,那會讓我想尖叫。

輔長從後照鏡看了我們一眼,“放心,我開車技術很好,尤其是這種普通車,跟小玩具一樣。“

老大,那就拜託你,求求你千萬開好小玩具。

我很怕這台車等等突然給我飛出去什麼的。

“這車不會飛或是遁地。“坐在前面的學長不知何時頭髮已經變回原樣了,這讓我聯想到某種昆蟲

“不過你們如果再給我亂想的話,
你們馬上就會飛天和遁地。“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10 14:09:48 | 顯示全部樓層
哈哈哈風風好久沒來留言了
突然覺得學長好可憐
一次要聽兩個人的心聲
而且都是腦殘……
這不是就等同同時聽兩個人講話嘛!
居然還沒發瘋……
真不愧是火星人之王!!(誤(被學長打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1 12:38:3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7-7-17 23:34 編輯

第四十四章
(炎的視角)
“呃……那個、我們現在要怎樣去學校?“漾非常疑惑的問。

因為我們只知道去學校的方法是被火車撞,而且只有早上開放,
該不會現在也要去撞些什麼吧?

“與其去學校,同學不認為我們該趁著好天氣去兜風一下嗎?“

奇怪,輔長你沒事為什麼笑的這麼歡?

看突然前座的學長正在調整安全帶,我趕緊跟著系好安全帶。

就在此時,輔長真的把油門給踩下去了!  

我看見速表從本來的六十變成一百三,更驚人的是,他速限表上面的最終數字居然是一千。

“我的年輕歲月朝著夕陽狂奔~~“
輔長居然在唱歌!而且唱的爆難聽!

“褚,你幹嘛不坐好?“學長,我有坐好。

前面的學長轉過頭,而我也跟著往旁邊看。

我看見漾整個人抱緊了學長的椅子後面,像無尾熊一樣。

原來是在指漾,學長你換個稱呼法好嗎?我和漾同姓,你都只叫姓氏很容易搞混欸!例如剛剛。

“車後座有安全帶。“學長提醒漾,他才連忙掙扎過去把自己給綁在椅子上。

(漾的視角)
“一一一一一定要開這麼快嗎?“
我差點咬到舌頭,因為車子突然煞住然後急轉彎。

“提爾是飆車狂。“學長很鎮定,
我懷疑他速度感麻斃。

“感覺好像坐雲霄飛車喔!“隔壁的炎笑著說。

我錯了,我的雙生兄弟速度感也有問題,雲霄飛車都比這安全,
比這慢好嗎!

“啊哈哈,別說的那麼難聽,在下是追求愛與速度的使者。“輔長朝我們三個拋了一個媚眼。

“就像我也喜歡漂亮的閣下與可愛的炎炎和漾漾一樣。“

我看見學長的青筋在跳動,如果不是在車上,要為自我安全著想,他應該會給輔長送上一腳。

是說,打出生我是第一次被個獅毛稱讚可愛,那一秒……我想吐。

※※※

等我注意到時候,車已經奔馳在海岸線上。

不對,海岸線!他什麼時候開到海邊!

話說為什麼沿路沒有警察攔截?
他完全構成超速和公共危險最了吧!

再轉頭一看,炎睡著了,他竟然睡.著.了!唉~自從進了這所學校我越來越懷疑我們是否有血緣關係了。

“玩夠了沒有?“學長的口氣非常,超級,極度不耐煩。

於是輔長轉了轉方向盤,“好吧好吧,就這樣了,下次我們再出來跑跑。“他說的有點遺憾,好像還想再急速狂飆一番。

沒有下一次了! 我整個人貼在椅子上,在心中想。

絕對沒有,如果再搭他的車,我就去撞牆。

他說完之後,學長按下了窗子,
脫開安全帶後坐到窗上面。

“同學,坐好喔。“

就在我還沒理解這句話意思的瞬間,輔長突然緊急煞車、方向盤用力像右急轉--

往沙灘海水沖去!

“啊啊啊啊--!!!“我不想跳海自殺!我還想活下去!……

※※※

(炎的視角)

……為什麼……

誰?

……為什麼……沒有……

什麼人?沒有什麼?

……為什麼……你沒有過來!/你沒有幫我!

……為什麼你那時候不在!!/為什麼你要袒護惡魔!!

什……什麼意思?你……你們是誰?喂!

※※※

“喂!快回答……是夢嗎?“當我睜開眼睛,車子已經停在一個很像中世紀建築的樓房前面。

它的佔地非常廣大,而樓房大概有五層高,頂端是尖的,有個大鐘。

話說這個建築物不知怎的另人聯想到每次電影裡面都有的
……殺人鬼還是食人魔就是從這冒出來的!

“已經到了。“學長走過來打開後座門,“快下來,別發呆了。“

我和漾連忙抱著行李跳下車。

近看建築物的感覺更給人壓迫感,氣勢壯大。

“別忘了你欠我一次喔。“輔長笑笑的這樣說,然後拍拍學長的肩就走回車上,“我要去工作啦,同學下次見。“

“喔,再見/哈哈,拜~。“我和漾對輔長揮揮手 。

如果你下次還是開車來,就免了,pass。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2 13:02:04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五章
(炎的視角)
學長踢著腳步走過來,“這裡就是黑袍專用的宿舍,黑藤館。“他看著洋樓一眼,這樣告訴我們。

“全部宿舍裡面最少人居住的地方,最多人無法靠近的地方。“

為什麼人最少而且最多人無法靠近?難道是因為這個洋樓就是像鬼屋?

話說為啥這地方感覺很陰冷,連站在這邊都有陰氣飄來,然後剛剛明明就是大太陽,為什麼這邊連一絲陽光都沒有!

難道黑袍都住在妖魔鬼怪集散地是嗎!原來如此,怪不得學長能變得如此不正……好痛!

學長直接往我和漾後腦一掌呼下去,“胡思亂想什麼。“然後他自己就往前走了。

我和漾連忙跟上去,不過才走了兩步就停下來。

大門上有人臉! 嗄?我沒睡昏頭或是熬夜熬太晚,大門上面真的有人臉!沒錯,而且不是只有一個人臉……是很多人臉!

我看見學長面前黑色玻璃大門上出現了一張張人臉,好像被硬塞在上面,什麼表情都有。

有人臉就是沒身體!

我前進幾步走到學長旁邊。

“又來了!“學長的口氣充滿嫌惡

什麼東東又來?

突然我看見了……一張人臉脫出玻璃門、直接往我和學長撞來!

“查拉!“好似打蚊子般,學長一巴把人臉摑回玻璃裡面,我親眼看見那個人臉歪了一邊,整個變形了。

“查拉!“學長一腳踹開玻璃(學長一定是不想用手去碰人臉)然後大吼。

被踹的人臉整個都扁了。

你看吧!住在這裡果然會不正常,我旁邊就有一個實例了。

就再學長喊了第二聲之後,我隱約聽見小跑步聲,然後門裡出現了一個看起來讓我直覺性聯想到老鼠的人。  

“我說過你如果再把你的靈魂收集亂放,我會放把火燒了這些鬼東西!“學長的口氣非常差。

靈魂收集? 先不管這是啥怪興趣,學長,東西不可以隨便亂燒,會造成環境汙染。

雖說那個叫差啦的人也亂放了會影響環境美觀的東西,但也不能這樣做好嗎?

“嘎嘎嘎…:我馬上收、馬上收……“
差啦感覺上頗怕學長,然後縮著身體閃到玻璃門後面。

沒過一會兒,我看見門上的人臉全部都消失了。

學長轉過來看我和漾,“褚、進來吧。“

哇!這還真是豪華的地方,我還以為會和外面一樣不乾淨外加怪異呢!

洋樓建築的一樓大廳,可以看見很長的大樓梯,挑高的天花板直直到三樓,上面還有巨型水晶燈

大廳裡有著沙發跟桌椅,牆壁有掛畫,感覺上還頗溫馨的。

“這個是共享的大廳,一樓有廚房跟倉庫、飯廳和一些小房間,不過房間是給宿捨一些……住的“

什麼是……?

“二樓以上每層有六個房間,一直到四樓,共十八個房間,現任黑袍有十五個人,所以還有三個空房間……“

學長簡單的先跟我們介紹一次,
“每個黑袍者的習性都不太一樣,所以我建議沒事情不要亂闖。“

“基本上照我看來漾連要不要住都有問題了。“我小聲的嘀咕道。

“所以我說的是你。“學長下一秒就給了回覆。

唉呀呀,學長你耳朵真好,我說的聲音基本上只比蚊子大一點耶!

“欸!原來是我嗎?那放心,我不會,亂闖又沒好處拿,哈哈!“

我也沒閒到那種程度好嗎?

(漾的視角)

“五樓呢?“我記得剛剛看見是五層樓,在上面還有閣樓。

學長轉過來看我,“五樓以上不能上去,沒有往上的樓梯。“

“……“我不該問的。

“我住的是四樓房間,三個空房都在四樓,你們等一下自己挑一個住吧。“完全不管我在想什麼,學長這樣說。

“四樓的另外兩人都很好相處,只要不要觸犯他們禁忌。“

“學長,學長,禁忌是什麼?觸犯了會怎樣?“炎非常好奇的問。

“你想知道?“學長轉過頭挑著眉反問。

炎,你可不可以不要問這種問題,等一下要是又是……的答案怎麼辦?

“唔……還好。“炎歪歪頭達成了我的心願。




※※※




下一章,要選房間,有沒有人有興趣猜猜看炎炎要住哪一間?猜對沒獎。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12 20:04:16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好,在下是新读者一枚。

我猜炎炎应该会住在漾漾的隔壁吧?
大大我好想快点看到炎炎回复圣骑士的记忆,
而且他应该是梦到前世了吧?
那些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非常想知道呀。
期待下一篇~

大大,请问你有固定的更文时间吗?
没有的话没关系,我常常上来看看也一样的。
抱歉我好像废话一大堆的。。。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3 12:33: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六章
(炎的視角)
“帶你們去看房間,走吧。“學長直接就往樓梯上走去,而我和漾別無選擇也跟著走上樓梯。   

“嘎啊啊啊啊--------“

“哇啊啊啊啊--------“

突然兩聲尖叫從我旁邊傳來,我趕緊轉頭一看。

原來是肖像上的女孩突然咧大嘴整個臉都貼在畫上面發出尖叫結果和漾起了連鎖反應。

※ ※ ※

(漾的視角)

“你跑什麼百米?褚呢?“

在四樓樓梯口停下的學長用種懷疑的眼神看著氣喘的像狗的我。

“有東西有東西!……啊!“我歇斯底里的亂叫到一半,我才想起炎被我丟在樓梯間了。

“少嚇人了!閉嘴,不然我拿爆符炸你喔~“

回頭一看,炎正露出天真無邪如孩童般的笑容對肖像說著不符合表情的威脅。

“……“他根本不用我擔心嘛!

※※※

“這是我的房間。“走一段路之後,學長停下來,走廊第三個轉彎之後沒路了,不過有一個銀白色的房門就在那邊。

然後他又繼續走。  

“你們要住哪?“走沒十幾秒我們第二次停下來,走廊轉彎又有一個房間,深藍色的門。

“所有房間格局都是一模一樣的,
你們可以先看看再決定要住哪?“

這裡離學長房間最近,如果有個萬一,我要求救也比較快,可是炎……

“我住再隔壁那間吧!“炎指著另一個紅褐色的門說。

“漾就住在這間吧!在我和學長中間比較安全對吧!“

學長巧妙的看了我們一眼,從口袋裡拿出兩個鑰匙,分別是深藍色和紅褐色的,然後轉開了兩間房門就把鑰匙給我們。

“房間的鑰匙你們收好,不見了會很麻煩。“  

“裡面基本用具都已經準備好了。“學長推開門,走進去。

我把行李放在沙發上面,四處走了一圈。

接著我想起學長還沒開過浴室,
於是我想連浴室一起開來看看。

某某人說過,“一切的悲劇都來自於手賤“,說的就是我這種人。

一開浴室門我就後悔了。

“哇啊啊啊啊-----!!!!!”

浴室裡面、牆壁上,鑲了一半只有上半身的人的身體,重點是……
他的嘴上咬著連蓬頭。

“炎,炎,我……“我之後可以借你的浴室嗎?你不會拒絕吧?

“抱歉,沒辦法。“炎苦笑了一下說道。

“至於原因嘛!“炎指指他房間大廳的天花板。

“呀啊啊啊啊-----!!!“天花板上有著拿著燈的半身人形呀!!

※※※

(炎的視角)

“所以你們就跟學長同居了!“

星期一的一大清早,我還沒睡飽就被一通電話叫出宿舍吃早餐,
然後坐在旁邊喵喵就這麼發出驚人之語。

“噗!“萊恩差點把他的飯糰吐出來。

另外一邊的千冬歲雖然沒發出聲音,不過從他一直拍胸來看,他百分之百也嗆到了。

“才沒有同居,因為宿捨不夠我們暫時住到黑袍的黑藤館而已。“漾不用一秒反駁。  

對了,昨天整晚上因為怕浴室那個咬著連蓬頭的假人,他應該不太敢睡,而且我這間他根本不敢進來……

“好羨慕……“喵喵的眼睛閃亮亮的,一直看著我們。

桌上的大盤子都空了,也是吃一個段落結束。

“第一堂課是基礎法陣,時間差不多可以去了。“喵喵看了一下課表,然後這樣說到。

“你們先去教室,我回去拿一下東西馬上來。“漾突然這麼說。

“你要快點喔。“喵喵這樣告訴他,“法陣是在專業教室上課的,上星期有告訴過你了,應該不會迷路吧?“  

“需要陪你嗎?“你確定不會沿途被……幹掉嗎?

“沒問題,我自己去就行了。“漾笑著回應

※※※

野獸叫聲的上課鐘早已響起,山羊鬍老師講解著所謂基礎法陣的組成和製法。

明明是我相當好奇的新玩意卻無法完全專心聽,因為漾很奇怪的到現在還沒回來。

雖然也可能是迷路,但我還是有些不安,可能是和小學時的事情有關吧。




※※※



不要問小依為什麼炎炎不怕樓上那位,人家炎炎膽子比較大嘛!
然後如果有好好讀特傳,應該就會發現炎炎的房間到底是哪一間了……
然後還會發現……

最後,小依再說一次,目前因為是暑假,所以小依會更一~五,六日休息,
至於暑假結束,可能就會停更,畢竟小依再怎麼不務正業,還是學生嘛!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5-8-13 13:03:49 | 顯示全部樓層
炎炎的房間!鬼門開喔喔喔!!
哪間房不好選偏偏選這間……
雪姬大大在第二人生中寫過太陽覺得漾漾很有惹麻煩和被麻煩事找上的天賦,
風風覺得炎炎也不惶多讓啊!!!
搞不好哪天睡一睡就找到天花板密道了!
不過等鬼門打開炎炎要睡哪裡??
依大大開學不要停更啊啊啊啊~~!!!
可以月更沒有關係!!
周末是打文好時間喔!
加油喔!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4 12:49:5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七章
(炎的視角)

記得那時漾不小心把東西掉在科任教室,也是叫我先走,結果……

“漾漾好慢喔!“前面的喵喵轉頭說道。

“要我蹺課去看看嗎?“坐在另一邊的千冬歲說出絕對會被警告的提案。

“炎炎,你覺得呢?咦!炎炎,你的這個法陣有點……“喵喵問到一半突然皺起眉頭。

“啊?什麼?呃…算是隨手試著改的,有什麼問題嗎?“抬頭一看,喵喵正轉頭看著我的筆記本上的法陣。

“屬性配置怪怪的,炎炎,你畫的這個效率高,但組成不太穩喔。“千冬歲說。

“是嗎?“我覺得應該還好的說。

就在千冬歲準備開始幫我改進法陣時,
咚的一聲,漾跟五色雞頭突然一起摔在教室地上。

整間教室的人也全部愣掉,在講台上翻開一面課本、正在講解法陣的老師也愣掉。

“媽的你剛剛那是什麼鬼東西!“
還沒搞清楚狀況的五色雞頭一邊吼一邊爬起來。

接著,他也發現這個詭異的狀況了。

最快反應過來的是老師,他低頭看了一下法陣,然後咳了咳兩聲,“看來我們今天兩位遲到者帶來漂亮的移動法陣。“

“那就請這兩位同學回去之後畫同樣三十個魔法陣圖形交出來吧。“

全班都在笑,問題是在笑的整個教室裡面,只有三個人沒笑,分別是錯愕的喵喵和我,另外一個則是千冬歲。

那一瞬間我看見了,漾跟五色雞頭摔在一起的時候,他整個臉都黑了。

※※※

有人說過不會叫的狗才會咬人,
千冬歲現在就是處於不會叫的狀況下,讓無關者的我有也點害怕。

漾跟五色雞頭被叫去法陣學教室受訓,出來時候因為下午選的課程都不一樣,所以就完全沒碰上面。

搞不好這樣還比較好一些,漾現在應該不知道怎樣跟千冬歲講話,
畢竟連我都不知道該怎辦…

“炎炎,你想不想去圖書館?“就在我思考該怎麼幫忙他們圓之後的場時,
萊恩突然這樣問道。

“蛤?等一下,萊恩你們好像都有課吧?“敢問你們想蹺課?

“漾漾一定不知道學長的移動法陣怎麼話吧,再說下午的課不上也不會死吧!“千冬歲接著說。

呵…漾,看來這次我們交對朋友了。

※※※

(漾的視角)

“好黑喔!我會不會永遠困在這裡出不去呀……“

一個人龜縮在教室牆角,好像一個不小心就會被黑暗吞噬一般。

“碰!“

啊!有什麼東西進來了,不會是什麼吃人的怪物之類的吧?

“嗚嗚……救,救命呀!痛!“

捂著發痛的腦袋,仔細一看才發現原來是…

※※※

圖書館門口,賽塔轉過身,對我微笑,”男孩子們不是如此小心眼的。“於是他推開了玻璃大門。

※※※

“漾你還好嗎?/漾漾你少笨了好不好?連這種陷阱也……“

“炎!姐!我……“

※※※

我眼睛有點痛,想哭。

我們還在討論的人站在圖書館入口,看起來應該是正想出來,手上抱著一本厚重看起來有點年代的書。

萊恩還有炎就跟在他後面,看見我進來也愣一下,然後勾起笑。

“這小子說你一定不知道學長的移動法陣怎麼畫,在這裡找了一下午的書才找到。“

萊恩說,然後拍拍千冬歲的肩膀,“我們下午都逃學喔,怎麼報答我們?“

我突然慶幸五色雞頭回去了。

突然想起來跟我一起來的賽塔,或許他是對的,在這兒學校的人永遠都是特殊的。

※※※

千冬歲和萊恩帶著我向介紹了圖書館,還有剛剛又遇到了管理員阿卡.里里。

之後萊恩在千冬歲和我到了空坐就直接出去借書了。

於是,我在這期間告訴了千冬歲之前事情的經過……

突然千冬歲向我伸出右手,“我用真實之側發誓,无論何時何地,我都將當你是我朋友而真誠相對。“

我愣了一下, 這也是言靈的一種嗎?

然後我也伸出手與千歲交握,
“以後也請你们多多指教了。“

或許,這是我第一次正式的這樣交朋友吧?

“那,需要我也給個承諾嗎?“炎的聲音突然從後面傳來。

“當然不用。“我笑了笑說道。

從小到大你的做為已經夠我絕對信任了不是?不管是那天,過去還是現在。




※※※




下一章開始,準備去上墓陵,去鬼王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7 12:44:0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5-8-17 13:07 編輯

第四十八章
搬到宿舍之後第一個假日來臨。

“褚,有人找你。“

大清早,當我還窩在床上時,房門已經被敲的咚咚響個不停。

是學長的聲音,我立刻從床上彈起來不敢多躺,
(因為我怕多躺一下以後,我就再也不用起來了),然後衝去打開鎖著的門。

“誰找我?“真是過分,擾人清夢,我還沒睡飽耶!

我突然發現學長今天沒有穿黑袍,而是穿休閒服跟牛仔褲,看起來比較輕鬆多了。

“米可蕥他們。“學長看了我一眼,“我讓他們在大廳等。“說完就去敲漾的門了。

喵喵? 一大早來找我和漾?

我連忙簡單梳洗然後衣服穿了運動鞋跟拿了背包跟就跑出房。

接著踏著據漾所言虛浮的和拖著腳飄沒兩樣的腳步下樓梯。

一下樓果然看見喵喵三人組已經待在大廳、各自站了一個地方在打量黑館的大廳。

然後接著漾沖沖忙忙的以百米速度衝了下來,真虧他不會跌……

“哇啊啊---!!好痛!“

“……“話還沒想完就真的跌倒了,
應該不是我的錯……吧?

“漾漾,炎炎,你們應該還沒去過學校附近的商店街吧。“喵喵一語直切中心。

我搖搖頭,我已經去過了。

詩織和阿珓之前有約過我說要去買什麼材料,所以去晃過了,不過只是在旁看。

“下星期有堂基礎課程,漾漾和炎炎不是也有選嗎,就是墓陵。“

喵喵說完我立刻想起來,這是唯一一堂跟學長一起選的課程。

“墓陵課下星期要帶爆符或者一些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要開始上現場實習課了。“

說真的,墓陵課實在是太無聊了,我上了,不,睡了好幾堂課,完全不知道他在上什麼東西。

拜託,連聽以前危機叢生的課都能睡的亂七八糟的我,怎.麼.可.能去聽幾年前這裡埋什麼人、那裡埋什麼人的。

等一下,話題扯回原位,喵喵剛剛說下星期開始要上什麼?

現場實習課?而且要帶可以保護自己的東西? 總算有點意思了是嗎!

“我跟千冬歲都要買祭咒的水晶,漾漾和炎炎也可以去看看,上課一定都會用到。“喵喵拉著漾的手,笑的很開心。

“既然大家要一起去,要不要問學長看看?大家一起逛街不是比較好玩嗎?“

“……“原來喵喵的目標是學長呀!

※ ※ ※

“從校門口出去之後,往兩側走都各有一個商店街。“

領路的喵喵這樣告訴說明。

“左邊是……“千冬歲分析解釋道。

“哈~好困喔!“我說著說著就直接趴到漾身上去了。

“炎你昨天又熬夜了是吧!“啊咧?明明是問句,為什麼漾卻說的肯定……

(漾:因為已經不止一次了!)

“水晶一般商店就可以買到了,那漾漾想去哪邊逛?“喵喵這樣問。

“去左邊。“走在最後面、被邀出來的學長突然出了聲音。

“右商街對你們來講還太早,所以全部給我去左邊。“

話一出在場完全沒有人敢反駁,就連剛剛明顯對右街興致勃勃的萊恩也一句話都不敢吭。  

於是一群人浩浩蕩蕩的開始移動

※※※

學長一邊拉著我和漾一邊神乎其技的閃人,沒多久就把我們拖到比較少人的街巷裡面,“到了,這裡。“

然後我看見了一家店鋪,不大不小,到處都閃亮亮的完全不怕別人眼睛被搞瞎。

喵喵跟千冬歲已經在裡面了,不過萊恩沒在裡面(或是我沒看見)。

……我果然還是回去補眠好了,水晶什麼的那麼貴,買不起……

我決定了!我絕對要提前回去黑館,然後去補眠!

“站住!“奇蹟似躲開學長企圖抓人的手,我趕緊離開商店街。

廢話!躲開了還留在原地兩個字,找死!

結果衝的太猛的結果就是……

碰!

“好痛!……對不起!“到完歉,一抬頭,哇靠!前面沒有人!!

“……“我剛剛到底撞到了什麼?

“……沒關係。“突然,前面傳來了一個氣虛的聲音,然後……

“哇!“我前面出現一個穿著紅色袍子戴著詭異面具的人。

天啊!我撞鬼了!出現幻覺了!我果然還是趕快回去睡覺好了。

※※※

……因為你們…我最重視的……,
失去了……,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我以……之名詛咒……!

隨著青年如同自語般的聲,此起彼落的哀號從各方響起。

誰?在詛咒什麼?究竟失去什麼?為什麼,我也感到如此悲傷欲絕和如此刻骨的憤怒?為什麼?

我睜開眼睛,原來,剛剛的又是一場夢嗎?

奇怪,我在下墜?等等,為什麼我在玩自由落體進階自由版!?

而且為什麼連個安全繩都沒有!?





※※※





我想炎炎到底撞到誰應該很明顯吧!

至於為什麼他會出現的原因嘛……

沒為什麼,不過是小依看他存在感太低所以幫他刷一下。

然後,鬼王塚劇情正式開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5-8-18 12:31:27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四十九章
“冰之翼、水之器,糾羅纏結蛛網、現!“ 我看見一個透明又有點銀白的東西從學長手,然後像網子一樣四處擴散。

不用幾秒後我摔在一個冰涼涼的東西上。

很快的我發現,我和其他學生摔在一個冰做的大蜘蛛網上面。

“欸,可以請問一下現在是啥情況嗎?“我記得我在教室睡著然後…

“炎,現在是在鬼王塚,你剛在教室睡著了,是學長把你扛來的。“一旁的漾解釋。

“你為什麼哭了?“接著漾又關心的這樣問。

哭?下意識摸著臉,真的是濕的,為什麼?是剛剛的夢嗎?

還有,你們幹嘛不乾脆把我丟在教室睡?

抹去莫名出現的淚,我望向學長。

“不能蹺課。“學長說出極其正當,但從他嘴裡說出來非常沒有說服力的理由。

“之前都蹺掉沒來的人沒資格說吧!“我毫不猶豫的嗆回去。

“我是出任務有公假,然後不要吵了!“學長也馬上頂了回來,還順便幫我減少了些腦細胞和血量。

~褚冥炎陣亡~

在我滿血再復活時,千冬歲已經幫我們找好了路線。

“走吧,下去了“  說時遲那時快,學長托起了還沒反應過來的漾的衣領然後把他變天邊的星。

接著喵喵也往下跳去,順便救了差點摔死的漾。

接著跳下去的是千冬歲,他無意外順利抵達洞口。

這下只剩我和學長了,希望我不是要和漾一樣被扔,我不相信學長會和喵喵一樣好……

突然脖子被一隻手臂給扣住,然後我就突然呼吸困難,最後我和學長一起到了出口。

“咳咳咳……“學長你這是蓄意謀殺!不能隨便勒人脖子Ok?這樣會.死.人!

“點光。“完全無視我的學長拍了下手,四周立刻亮起。

“漾漾,你還活著吧?別躺在這裡,會有墓蟲跑來吃。“有良心?的千冬歲走過來把漾從地上拉起來

“第一,四,七條都可以走。“負責記地圖的千冬歲這樣說

“第六條還沒有人走過,不過路上也有機關“

“那我們就走第四條吧。“學長看了一下,然後指著最中間的路。

“其它兩邊的血味很濃,我怕有人會吐。“

“沒問題。“喵喵和千冬歲異口同聲的說。

學長,謝謝你還記得有我和漾這兩個地球人(非火星人),只是你確定這條路真的比較沒問題?

“誰管你人身安全,快走!“學長舉起腳往和他站的比較近的漾屁股上踹了一腳。

然後被推去第一個的漾給了我一個SOS訊號。

嘆了口氣,我默默的接收訊號,站到他旁邊陪他開路。

是說,為什麼我們要走第一個開道?第一個通常……

“據說耶呂鬼王好血色,當年的精靈每個都慘遭凌辱,精靈大軍攻進來時,到處都可見鮮血與肉塊,還有已扭曲到看不出原樣的…“

走在我後面的學長小聲的在我和漾耳邊細語然後…

“就像呢……你們現在快踩到的東西一樣……“

我愣了下,直覺性低頭往下看。

有時候,人都是犯賤自找。

低頭100%是一種錯誤。

“呀啊啊啊--------“

“哇靠!夭壽!“

……會比較慘。

有個人頭滾在我們腳邊,新鮮還在噴血,他的眼睛翻白。

是剛剛先走的學生之一,四周散滿了血跡和肉塊,還有斷的到處都是的切刀。

突然,我聽見有人在笑,我轉過頭,在竊笑的那個居然是學長!  

靠!學長連續兩次是殺人未遂,
信不信我去告你,你已經分別造成我生理(勒脖子)和心理(剛剛的驚嚇)創傷了!

※※※

下到地穴之後,可能是因為學長先開道了,下面全部都已經亮起來,可以看見我們是從某個大廳的天花板破洞往下爬,底下空曠整片。

學長已經站在有點距離的地面。

天花板很高,大概是一般住家又挑高兩三層那種,我抓著繩子慢慢往下爬。

“看來已經有人經過這裡了。“學長彎著身,在地面敲了敲,那邊有幾個鞋印踩在久封的塵土上,
“不過他們沒有仔細看。“

我跳在地上,接著是漾,然後是喵喵,最後一個是千冬歲。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