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主: 依.永里

[同人文] 第二X特傳 同時發展的傳說(更新至92章

[複製鏈接]
 樓主| 發表於 2016-2-4 18:43:51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6-4-23 18:02 編輯

第五十五章
重複了好幾次的相似的虐童事件,主配角毫無更動,有變的只有年紀。

……如果,早點注意到異狀,早點靠近理解,是不是……

逐漸的哭聲減小,畫面淡化,看來這熟悉而詭異的夢終於要結束了。

睜開眼睛,映入的景象我十分熟悉--保健室。

被外面的聲響吸引,我爬下床……哇靠!全身僵硬,我到底睡了多久?

搖搖還有些暈眩的頭,我打開門,“漾?喵喵?“

看見喵喵我不意外,畢竟這裡是保健室,而她是鳳凰族人,但看見漾……先生,你應該有比我早醒才對,為什麼也在保健室?又出什麼事啦?

“炎!你醒啦?“漾很驚訝的說。

“不然現在的我是冒牌貨,影分身還是思念體?“我沒好氣的回答。

“炎炎,你睡好幾天了,我們都檢查不出原因,只知道你一直在不停作夢,而且力流混亂……現在有沒有哪裡不舒服?“喵喵擔心的問。

“有……我耳朵被喵喵妳轟的好痛。“擔心可以但音量請小。

“抱歉。“喵喵吐吐舌頭不好意思的說。

怎麼還是沒人告訴我現在的狀況呀……

‘褚,這三位是水之妖精族的貴族,大哥是伊多,雙胞胎中的老二是雅多跟老三的雷多。“

看了多出來的我一眼,學長指著三個白袍介紹。

他們一轉身之後我發現,原來裡面有也一對雙胞胎,而另外一個也跟他們長的有點像,應該是兄弟之類的。

他們都有一頭藍到幾乎墨黑的短髮跟淡褐色眼睛,年紀約比學長大一點。

長的不太一樣的那一個看起來很穩重,另外那一對雙胞胎看起來年輕一點。

學長給我們介紹完那三個人,然後又用我聽不懂的語言跟他們……應該是介紹我們。  

學長介紹時候我有稍微注意了一下,雅多跟他哥哥比較像,感覺穩重。

雷多看起來就是一臉很想玩的表情(咦!奇怪,怎麼聽起來好像漾給進入這所學校的我的評論)。

而且他一直盯著五色雞頭的七色雞毛,直到被五色雞頭惡狠狠的瞪回去他才轉開視線。

“他們不是這個學校的人,是來接剛剛那個小鬼的。“學長這樣告訴……應該是漾吧。

小鬼是指把漾弄來保健室的事件元兇?外校的?

“我們是亞里斯學院大學部一年級的學生。“伊多走過來,然後這樣告訴我們。

“不好意思給各位惹麻煩了。“他看了一下被我忽略許久的五色雞頭,然後彎下身。

“算了,反正他也栽的很慘。“五色雞頭哼了一聲,然後庚推了他一下,他才斂起囂張坏笑。

“如果有什麼該賠償的地方請向我校提出申請,對於此事我們深感抱歉。“依然很有禮貌的伊多這樣說。

就在學長好像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醫護室裡面另外一個房間傳來大吼大叫的聲音。

門被踹開,一對穿著情侶裝的混混從裡面殺出來。

“我討厭他們。“喵喵就在我身邊,很小聲的說。  

“搞什麼!剛剛那個渾帳我要殺了他!“不良A一出來就亂吼亂叫,整個眼都是血絲,臉上還有血漬沒擦乾淨,看起來蠻恐怖的。

很像從瘋人院出來的的殺人魔。

欸,條子杯杯,這邊有位疑似殺人未遂的肖仔請盡快逮捕,以避免無辜?百姓受害。

“來啊,看誰殺誰。“

五色雞頭就囂張的坐在椅子上,一付我歡迎你隨時來光臨讓我幹掉你的欠揍表情。

……糟糕,我好想揍他喔。

  “去死!“

就在戰爭開打之際,兩個白影擋在五色雞頭前面,那對雙胞胎一個像被欠八百萬一個笑的快起肖,四隻眼睛看著那個人。

“隆德,理事長已經取消你的競賽資格了。“完全沒有移動的伊多很冷靜的這樣說。

“而且依照聯盟的規定,你在左商店街利用紫袍權力破壞商家造成損壞,接著又傷害無袍級的學生,結果甚至反被重創。“

原來他叫聾的,聽這遭遇就知道是標準的龍套,唉~真是可悲的人?呀!

“剛才聯盟發下了處決書,你已經喪失紫袍的資格,從今天開始撥除袍級回到無袍級身份。“


※※※

好像斷在某種詭異的地方了(-_-|||),
總之,炎炎醒啦!然後至於混混紫袍的名字是小依故意的,
絕對不是打錯然後懶得改!真的不是!不要當錯字抓出來!
最後,記得盡量留個言!

以上來自因等待已久的假日到來而嗨度翻倍的小依,下週四見~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2-11 16:09:30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六章
“你這白袍憑什麼……啊啊!!“還沒吼完,聾的身上突然出現一把紫色的火,畫過了室內然後落在伊多手上飄浮著。  

然後聾的就跪下去乞討,而旁邊的同夥也差不多快要嚇死了。

“根據聯盟規定,無袍級者若在非常狀況下打敗了有袍級者,他的袍級可以依特殊法規轉移到無袍級者身上。“

伊多的淡褐色眼睛看著五色雞頭, “您是否願意接受,西瑞.羅耶伊亞先生?“

“不要。“五色雞頭一秒回絕。

“為什麼?“整個里面在聽的人基本上都嚇到,就連學長都盯著五色雞頭看。

“拿了這個以後打人就變成有袍級,打起來都不帥氣,你不覺得無袍撂倒有袍聽起來比較威風嗎!“五色雞頭握著拳很熱血的說。

“……“

基本上我某方面上還蠻懂他的說法的。

畢竟默默無聞的小咖大顯身手幹掉大boss什麼的漫畫小說情節基本上很常見也蠻酷的!標準老套的王道龍傲天劇情呀!

伊多的整個臉都呈現空白,腦袋估計也死機了。

久久,他才像回神一樣點點頭,“我想我明白您的意思了,這樣就由我將紫袍證明處置掉。“

然後他手掌一捏,紫色的火光整個就散掉了。

乞討的那位發出哀嚎聲。

唉~看在你倒楣的運氣上,我為你默哀半秒。

0.1,0.5,完畢。

※ ※ ※

“對了,既然他被取消資格的話,那亞里斯學院的競賽者不就沒了?“

庚打破了室內的安靜,完全沒理會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那條蟲。

“不,亞里斯學院的代表競賽者已經更換為我們兄弟三人,另外一組人則是按照先前沒有變動。“

伊多勾起優雅的笑容,然後看著學長,“我們看過代表者,Atlantis學院今年由兩位黑袍各分一組出賽,我們很期待會與您對上,相信這一定會是個非常好的經驗。 “

“彼此彼此,請多多指教。“學長向他點點頭,這樣說。

雷多的注意力則完全被五色雞頭的七彩雞毛吸引。

因為別人在說正經事情時候他又在偷瞄那個鮮豔的彩色頭。

下一次看見他時他該不會也變成彩色頭吧。

真是,那顆頭有那麼好嗎?明明顏色雜的和亞那做失敗的藥水一樣危險外加噁心。

等一下,亞那是誰?我認識的?不,我印象中沒這人?

可是為什麼我會想到這個名字以及我完全不知道的例子。

“耶,學長是兩個人,可是伊多是三個人?“突然,漾問了一個問題。

下一秒,他得到所謂百分之百的收視率。

“這位……褚同學?“我知道我們的中文音很難唸,因為輔長也抱怨過。

伊多沒有被打擾的不悅,反而笑咪咪的轉向漾。

“您應該是新手對吧。競技賽的基本組隊有規定,每個學校只能派出兩隊參加“

“每一隊中最多只能有一個黑袍……因為怕實力懸殊太高,一個隊伍的基本人數是兩人,最多可以到五人,這樣類推。“

喔喔,了解,感謝你細心的解釋

“而且老師不能參加,規定只有學生可以出席。“喵喵這樣補充。

是說我們學校的黑袍嗯……好像不是很多……吧,首先,學長,然後,其它人我就沒有見過也不記得了。

“耳聞夏碎與冰炎的殿下搭檔是近年來難見的強勁組合,這次的大競技賽一定會很有看頭。“

冰炎的殿下?應該是指學長吧!
畢竟他的武器就是這兩個屬性。

學長瞥了我和漾一眼,又把視線拉回去伊多那邊。

“亞里斯學院中的水妖精的三位貴族,我也耳聞三位綜合實力可以抵過高等的紫袍與黑袍,相信在大會上也可以一放光彩。“

好恭維的話。

我打了一個哈欠,結果被漾看到,結果他罕見的沒有嘆那令人短命三秒的氣,而是朝我吐吐舌頭。

原來如此,他也在打哈欠,所以沒資格說我啊!


※※※


這次同樣是偏過渡章,是說炎炎(小依)的思路好像不太正常耶!竟然會贊同某雞……

今天,最後的一篇……這禮拜完就又要停了TAT
小依寧可每天……每禮拜趕文也不想開學考試讀課內書呀!!
下次就要等小依有空……估計要考完會考後才行了……\TAT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19 23:47:42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你寫的非常有趣,讓人忍不住想再看下一章,非常期待下一次更文!話說,炎炎是不是千年前的人啊?因為提到了亞那阿!!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0 18:50:33 | 顯示全部樓層
大大的文好好看啊!!炎炎的身份太令人好奇了!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4-20 19:25:19 | 顯示全部樓層
嘖嘖這次的褚冥炎不會跟詩織一樣都在鬼族大戰時才回想起記憶吧!!
是說怎麼感覺這會是很長篇.......啊啊沒關係這樣腦洞才可以開小一點(不對吧!!
大大期待下一篇喔^o^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16 17:54:37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6-5-17 16:50 編輯

第五十七章
“不知冰炎殿下是否能賞臉,在競技大賽前先讓我們來個小小的友誼賽?“

說話的是專門研究七彩雞毛的科學家--雷多,他看上去興奮的像嗑了藥,好像很期待可以打一場。

“雷多!“伊多遏止。

“有啥關係,大哥你不也想交手看看?我們又不一定會抽到跟他們組對戰,先事前友誼賽過癮也好吧?“

拉著他的雙胞胎兄弟,雷多扯了他好幾下,“雅多也這樣覺得,對吧。“

合作度很高的雅多點點頭。

奇怪,明明同是雙胞胎,為什麼他們的配合度會那麼高?

……我和漾頂多只有多災多難的頻率重疊度很高而已。

“別鬧了……“

“沒關係,就是友誼賽而已,當作訓練比試一下以好。“

學長打斷了伊多的話,一邊的雷多馬上跳起來拍手叫好。

“不好意思麻煩您了。“伊多跟著點頭。

就在一切都底定時,喵喵突然很有氣魄的從旁邊唰的站起來。

鏘鏘鏘鏘,恭喜玩家喵喵獲得100%收視率。

“要打架通通到外面去打!“喵喵一臉嚴肅的宣布。

然後就在我準備跟著往外走時,“炎炎你要留下來!“喵喵突然說。

“欸!為什麼?“

我想去看他們打友誼賽啦!一定會很精彩,不看很可惜耶!

“炎炎你好不容易醒了,要好好檢查一下才行。“喵喵非常堅持的說。

“沒什麼好檢查的啦!就像妳說的,一直在做夢而已。“我也很堅持的說。

只是一直重複家暴的扭曲家庭的夢而已,又不是沒……做過?有什麼好檢查,重點是我想去看他們打鬥啦!

“可是……那不是正常會有的……“喵喵用著讓我分不清是自語還是跟我解釋的微小的音量說。

雖然有點不太好,但是我還是趁著喵喵現在不太專心,抹好腳底的油,趕快跑。

畢竟誰知道喵喵到底會不會放人,不趕快跑搞不好等一下不但的走不了,也跟不上了。

※ ※ ※

急忙趕上還沒走遠的一行人之後,學長帶著所有人走到一個酷似古羅馬圓形競技場的地方。

“這個是學校的第三武術台,也是競技場的一種,平常都開放給校內學生使用“

學長簡單的把這個地方介紹完,然後拿了張紙好像寫了什麼。

寫完,燒掉之後學長就說把這裡借下來了。

嘖嘖,學長你這舉動為什麼我覺得很像燒紙錢……請當我沒想,謝謝。

※※※

“我也好想打。“

被歸類看戲派的五色雞頭坐在一邊的扶幹上,很遺憾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翻了個白眼,這隻彩雞好吵喔!要打就下去自己跟學長說嘛!在這裡擾亂無辜善良百姓幹嘛。

還是要我推他下去?沒問題,我很樂意,再說我也很好奇五色不良雞v.s暴力殺人兔的結果。

“對了,你知道他們剛剛說的冰炎殿下是誰嗎?“漾突然提出了個問題。

漾真是的,現在要和那三隻水妖打的是學長,不就代表冰炎殿下指的就是學長,這很好推論的吧!

五色雞頭看向漾,“是學長啊。“

“唉?“看吧!

“有什麼好驚訝的,就像賽塔一樣,賽塔蘿林在他們那族自己的話裡面就是光神貓眼的意思。“

“所以學長他的名字也有冰炎之聲的意思,伊多才會叫他冰炎殿下。“

差點被我衝動推下去的五色雞看了場內一眼,又轉回來告訴漾。

“學長也是精靈族?“漾訝異的反問。

為什麼漾你的前提是精靈族?五色雞的只是用賽塔舉例而已吧!

不過我也覺得學長是,因為和……很像……和誰很像?

“好像不是,沒聽學長還是別人說過,可是精靈族好像都會發光、走到哪裡都亮亮的,學長又不會。“

一秒否決我們想法的五色雞頭偏著頭想了一下,“真的要說的話,從稱號來看他是個貴族沒錯,我推測學長應該是某個種族的貴族。“

廢話!能被稱為殿下怎麼可能不是什麼貴族之類的。

“與其說是精靈族,我反而覺得學長像是獸王族的一種,很有可能猛獸族群的,因為學長眼睛很利又很漂亮,跟一般種族差很多。“

哈!搞不好都是,就像很多故事主角是什麼混血兒之類,畢竟學長那麼厲害。

不過很利的眼睛……紅色的獸眼……想到這裡,腦中好像閃過什麼。

憤怒、驚恐、訝異、不解……憎……恨的紅眼睛,是誰的眼睛?

……啊咧?我剛剛在想些什麼來著?

視線回到競技場,學長跟另外三個人分別站開。

於是,開打。



※※※



小依考完會考回來了!!

其實小依本來預定是昨天考完就更的,不過太嗨就忘了。

不說廢話,基於非常不專心讀書的小依一邊複習一邊想劇情還偶爾偷打稿,所以除非卡文,應該會由下禮拜開始星期五周更。

是說小依總覺得這篇會變大長篇,明明一開始只打算……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發表於 2016-5-17 21:06:04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冥炎該不會有重柳族血統吧www
而且感覺他應該也是被亞那殘害過的XD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5-27 18:11:45 |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五十八章
四周全部都安靜下來。  

“與我們簽訂契約之物,請讓朋友見識你的無限。“

伊多舉起雙手與肩平齊,然後兩個小光點在他掌心畫出圓,接著兩掌上分別浮現了兵器的柄。  

雅多跟雷多幾乎是同時伸出手,一左一右的將他們大哥掌心的兵器抽了出來。

那是兩把呃……普通外面就買的到的那種西式長劍,至於樣式我不會形容,想知道自己去找那三隻,不過遇不遇的到就不關我的事了。

不對,為什麼劍是從伊多身上長出來? 他是水妖精又不是劍靈。

“喔喔,那個是附身型態的幻武兵器!“五色雞頭整個眼睛都亮起來了,“很少人會用這個,真有意思!“

啥?你剛剛說什麼?

““什麼附身型態?““幻武兵器不是只有兵器和大豆兩種。

五色雞頭轉回來看我們,“幻武兵器還有另外一種,就是他們用的附身型態,就是簽定的精靈不在寶石裡面,而是寄生在人身上。“

“聽說附身型態的兵器都比較好,因為是仰賴寄生體所以特別的銳利。“

簡單說就是附在身上吸收日月精華然後就會自行進化升等嗎?

真好!要是我和漾的電動也可以這樣,那就不會到現在還破不了關了……已經放好幾年。

“別再吵我了,現在是緊張時刻!“五色雞頭把視線轉回去,沒再繼續搭理我們了。

學長把黑袍脫掉,手上出現了長槍。

他們就這樣開始干架了,然後我看見一堆黑影飛來晃去不到一分鐘,學長就贏了。

嘖嘖,完全沒看見什麼可以學習的,不知道可不可以去退票。

“不愧是黑袍,果然很厲害。“雷多以傳說中敗不餒的態度說。

轉過身的雅多微微躬了身,像致敬。

伊多走過來,他伸出手收回了兩把劍,“您的實力的確非常強悍,不愧是有黑袍之名的人。“

“好說。“學長也向他們回了個禮。  

“哼哼,那種程度我也會。“站在旁邊的五色雞頭顯然也看不過癮。

“來吧,可以下去了。“說著說著他直接抓了漾的領子就往下跳。

好險我站得位置比較遠……不對,漾就這樣被抓下去沒問題嗎?

深呼吸一口氣,我做了傳說中非常勇敢(魯莽)的舉動--跟著直接跳下去。

※※※

(漾的視角)

等我感覺好像碰到地面的時候,我整個眼睛都是花的。

等我暈完回過神之後,“炎,你想幹嘛。“我以我最最溫和的語氣問。

“啊哈哈哈,沒什麼,漾你終於歸來啦!“炎一副惡作劇被抓包的乾笑著,手拼命往背後藏。

“漾~你已經靈魂出竅歸來啦?“正在跟學長說話的五色雞頭轉過來也衝著我笑。

那一秒我想衝過去砸他們的臉。

歸你們的死人骨頭!

媽的死雞頭我差點被你謀殺!

還有炎,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剛剛手上拿著油性筆想對我做什麼!

學長轉過來看我,臉上掛著一種詭異的笑容,我才驚覺他一定把我剛剛想的東西全聽進去了。

“他們已經先回去回復學院了。雅多對你和褚很有興趣,剛剛走前說有時間希望可以找你們聊天什麼的。“

找我們?

依照我剛剛看見的,我可不想他是舉劍來找我們不過,為什麼他會對我們有興趣?

明明我們就很像路人甲乙啊......

“雅多說現在已經很少看見你們這種新手……明明有力量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很有趣。“學長補充了這句話。

這算是恭維還是挖苦啊……

(炎的視角)
“對了,萊恩有參賽你們知道嗎?“

就在我準備在神遊界創高峰時,話題突然一轉,轉到遙遠的那一方去。

“什麼!?“

萊恩有參賽?那個飯糰偏執狂!

“學校正式的一共有四隊,兩隊是正場,私底下還有兩隊是候補。“

學長非常阿沙力的說,連關子都不賣,“我聽說今天另一隊已經找上萊恩了。“

是喔,怪不得都沒看見他的人影,還以為他終於被當成惡靈驅走了。

找個神出鬼沒的高手幹嘛,難道比賽比的是暗殺或是躲藏?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3 18:37:00 來自手機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依.永里 於 2016-6-11 03:47 編輯

第五十九章

學長宣布他們那隊的候補是五色雞頭之後就走了,呃……我是說離開現場的走了,不是升天的走了。

而我和漾決定趁著五色雞頭還在跳慶祝舞趕快逃離現場。

可是非常遺憾的,剛跨出一步,馬上被揪住領子,扯回原點。

“漾~炎~不要開溜嘛,再陪我去一趟醫療班。“

五色雞頭結束他舞蹈,然後搭在我們的肩膀上這樣說。

我的眼皮突然跳了好幾下。

去醫療班?奇怪,總覺得好像忘了什麼事……

五色雞頭就著樣拖著我們走回醫療班。   

五色雞頭筆直的往一間醫療室、推開門大大方方的走進去。

裡面的人全部都熟到快焦掉的。

“漾漾?炎炎?“半坐躺在床上的千冬歲非常錯愕。

因為他看見我們跟五色雞頭走在一起,而且五色雞頭還很故意的搭著我們走。

喵喵坐在床邊,另外一邊是萊恩,三個人都把目光放在我們身上。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漾很尷尬的說。

“漾漾,炎炎,我剛剛才說到你們的事情耶!“喵喵邊說邊不著痕蹟的把我們拉到一邊去。

“還有,萊恩這次被選到大競技賽的候補選手喔!他也是剛剛才到,馬上來告訴我們。“……

※※※

就在五色雞頭氣完千冬歲,還順便把漾拖出去後……

“我剛剛還在想要怎麼把炎炎找回來呢!“喵喵突然露出天使般的笑容說。

“誒?什麼?“

小姐為什麼你後面的背景會如此黑暗呀?這和你的笑很不搭耶!

“檢查啦!之前你竟然趁喵喵不注意時逃掉了!“喵喵不太高興的說。

“抱歉嘛喵喵!我太想跟去看了,所以到底為什麼要檢查?“

又不是第一次做奇怪的夢……

“炎炎,那個時候你的力流非常混亂耶!“

喵喵非常激動的說。

“力流混亂?所以那又有什麼問題嗎?“

好吧!聽起來確實好像有什麼問題。

“力流混亂是很罕見的情況!對身體非常不好!而且一般來說會出現這種情況的只有一些……特別的混血兒身上,可是我們確認過了,炎炎你身上的不像那種,不像屬性造成……“

說完,喵喵微微的低下頭,好像在喃喃自語什麼,我聽不清楚。

“……反而比較像不願意放開 力量……“

“反正無論如何,我不檢查。“

我既不想查明原因,管他到底對身體好不好,更不想被別人知道,太……危險了。

※※※

(第三視角)

“欸,這座山也太高了吧!都這麼久了還沒攻頂。“冥炎大聲的抱怨著。

“我們的任務是探查這座山的失蹤事件,而不是攻頂好嗎!“一旁的詩織無奈的回答。

“如果是攻頂的話還比較好吧!我們都繞了幾圈了?為什麼會鬼打牆!這什麼坑人的任務!該死的夏卡斯!“檽珓跟著詛咒道。

沒錯,這是個任務,被歸類為初級中的初級,單單一、兩個無袍級就能輕鬆完成的簡單的探查任務。

至於為什麼有他們三個來執行,這是因為此任務的賞金實在是太低而且有法術限制。

也就是此次調查目的:此處各元素因不明原因而大量流失缺少,所以沒人接。

但又非得去處理,於是正巧經過會計部的三人就被某會計部頭頭給強迫接下了。

至於強迫以及威脅方式說來話長,而且太過可惡,不說了。

“都是阿珓啦!抄近路抄到坑人任務,還連累別人。“冥炎大叫。

“不准叫我阿珓!我還阿嬌咧!誰知道會那麼剛好嘛!“檽珓反嗆。

“回去我一定要去研究最惡毒的高級詛咒,咒死那隻萬惡的錢鬼!“詩織咬牙切齒的說。

““+1!““冥炎,檽珓同時回道。

“不過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沒辦法探測,而且還妨礙法術,害我們只能徒步尋找異常原因……“

“這就要問老鳥的詩織小姐了吧!“

“我也沒遇過這種的呀……“

“那邊三位,有沒有興趣加入鬼族呀?“

“加入鬼族?你在說什……“

“我剛剛沒說話喔!“

“剛剛的聲音是男生的嗓音所以和我無關。“

“可是我也沒有……“

一瞬間,原本的抱怨詛咒談天聲都沒了,三個人非常有默契的轉頭看向聲音的源頭。

“你們有沒有興趣加入鬼族呀?“有著藍髮以及藍中帶金的眼睛的男性悠閒的在樹上問道。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樓主| 發表於 2016-6-11 11:54:18 | 顯示全部樓層
第六十章

(第三視角)

“不可能!還有你是什麼人?“

“不行啦!我加入的話一定會被學長種掉!“

“加入我會有什麼好處嗎?“

““……““

“呃……當我沒說好了。“

“我叫安地爾。“眼前呃……樹上的藍毛笑的一臉欠扁說。

“比申鬼王第一高手!這怎麼可能!“詩織立刻把檽珓和冥炎兩個菜鳥往後一推。

“比申惡……蛤?怎麼好像在哪聽過……“冥炎喃喃自語。

“鬼王高手?!“等等,如果沒記錯好像等於死亡騎士吧!但怎麼會出現……想到這一點後檽珓驚訝的看著安地爾。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候,阿珓!炎炎!快叫支援!“

詩織有些驚慌的大叫,她真的快被現狀搞到崩潰了。

“嗄?喔!……喂?學長?救命!有一個叫安地爾的藍毛……好痛!“

“就說我不叫阿珓了……喂,太陽,閉嘴啦!我們出任務結果有鬼……啊!嘖!“

就在檽珓和冥炎開口沒多久,安地爾突然射出兩根黑針,把兩人的手機給打掉。

“為……為什麼鬼王高手……你會出現在這裡?“

甩了甩因為設立結界失敗而刺痛的手,詩織問道。

真是氣死她了!為什麼會有鬼族?普通的低階還好,給她來一個中快高階boss是怎樣!

光有眼前這隻就表示任務至少要有好幾個高等袍級之類的吧!

這裡只有三個無袍,而且還有兩個是等級個位數的新手啊!為什麼他們會跨級打史詩關卡啊啊啊!

她真的快要崩潰了。

“你們難道不知道這裡是前,耶呂鬼王,現,比申鬼王的根據地之一?“

安地爾有點似笑非笑的看著眼前的三人回答。

“咦!欸!“

“是這樣嗎?“

“幹!我是上輩子造太多孽還怎樣!“

看向在安地爾說完後,極具增多的鬼族,“我會設法拖住他們的!你們抓到機會,馬上去求救!“詩織一邊拿出幻武兵器設法打鬼一邊大叫。

“否決!有各方面的障礙!“冥炎不滿的揮動爆符化的劍說。

“我是很想逃啦!可是好像也沒辦法就是……“檽珓無奈的拿著爆符做的尖棍子(法杖)指著包圍過來的鬼族說。

於是,三隻無袍的超跨級boss殊死戰開打。

※※※

(炎的視角)

“靠!怎麼沒完沒了!“看著源源不絕的鬼族,我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爆掉一個鬼又新冒出好幾個的鬼,這該死的增加速度是哪招?

瞪了在一旁看好戲的藍毛一眼,我一劍砍掉一隻鬼族。

氣死我了!敵方主將悠哉的看戲,還毫無損傷,反觀我們,傷痕累累,血槽見底,還沒有藥水或補師……

明明最討厭看到身邊的人受傷害的,為什麼阻止不了……可惡!我需要,不,想要更強的力量!

……想要力量?這就是你的期望?

突然一道磁性的聲音傳來。

誰?我馬上左看右瞧,上瞪下觀,卻遲遲找不到出聲者,反而還因為分心而使身上又添傷口……

……力量,這即是你所要?

突然,我被熊熊大火包圍,眼前出現了一個紅發金眼,長相好到讓我想宰了他,好避免他勾引女生害我以後多一個情敵的男性。

“我是沉睡等待近上千年的火焰之靈,火是我的本源,刃與盾,喚醒我的人,你有信心駕馭我,而不遭反噬嗎?“

他以一種自傲又霸氣十足的表情看著我說道。

反噬……

“……我……不知道,我……很迷惘,但是,我受夠了!所以如果可以守住重要的人,我不會再猶豫了!絕對!“

看著別人受傷害,卻什麼都做不到,總是晚了一步,這種事……我不……要?再經歷了!

“我是沉睡等待近上千年的火焰之靈,火是我的本源,刃與盾“

他露出了一抹淺笑,  “我將成為你的助力,記住,你是我所承認的人,上千年來第一個。“

他對著我單膝跪下,然後抓住我的手,將剛才被打出的傷口流出的血舔去。

火焰散去,戰場在次出現於眼前,詩織和檽珓都被打的滿身傷,真是令人不快!

拿著幻武大豆,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



咳咳,這邊是放假放過頭的小依,雖然說是放過頭,但昨天沒更絕對不是忘了
……應該吧。

小依只是稍微有點卡文而已,現在應該算卡完了,所以放上來了!

被小依丟到山裡的炎炎終於喚醒幻武了!這下應該就不會被幹掉吧!嗯!應該!

最後最後來一個問不膩的問題

還~有~人~在~嗎?有的話至少吱一聲吧!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快速回复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